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 

二、盼望主再来的态度

 

  主耶稣再来,乃是新约圣经中主题之一,主自己也说得很清楚,所以我们应看为重要,并该存这盼望。新约差不多每卷书的作者都提及主再来(只四卷是例外),可见主再来是何等重要。初期教会根据主的应许,一直盼望主再来,他们对于这盼望的态度,与今日的基督徒对此,实在差别很大。今日的基督徒不大想到主来,只是想到自己会死;我们怕死,尽量把死推出去;怕主来,也尽量在思想上,把这意念推出去,这是非常的不正常的!是否初期教会的信徒,因为亲近过主,与主有感情,而盼望主再来呢?不是的,其实他们也有不少人未见过主,他们却有喜乐的心盼望主再来。圣经教训我们要儆醒准备,并严重的警告我们;但也教训我们,要用喜乐的态度等候主来。

  (路廿一27-28)那时,他们要看见人子,有能力,有大荣耀,驾云降临;一有这些事,你们就当挺身昂首,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。

  在这段经文中,主警告世人说祂再来时的情境,祂吩咐门徒一有这些事,就该挺身昂首,应当欢喜快乐,因为得赎的日子近了。死虽然是可怕的事,但死对基督徒来说却是一件得福的事,因我们要回到天家见主面。主再来更是我们有福的事,因我们的灵,魂,体,都要复活改变,永远与主同在。主曾作比喻说:天国好比十个童女迎接新郎回来,这是欢喜而高兴的事,我们也该欢迎祂再来。我们虔守主的晚餐,是因为主曾说:你们要如此行,为的是纪念我,直等至我来。主耶稣是教会的新郎,祂再来就是新郎要回来,这是教会欢喜快乐的日子。教会对新郎之情爱,是人间最强烈的爱,最喜乐的爱;这是教会喜乐之日,也是主最喜乐之日,因为祂喜欢看见这唯一的爱人──教会──。祂曾为教会受苦,这是祂爱教会的最高;祂再来时,就是爱教会强烈喜乐的最高,祂要欢迎教会回到祂怀抱。所以我们虽然没有见过祂,却是爱祂,如今虽不得看见,却因信祂,就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!祂盼望我们因祂而喜乐,想及祂的名而心里欢欣。有一诗歌:耶稣名何等甜蜜,我们是否有此甜蜜呢?

  (提多二13)说:等候所盼望的福,并等候至大的神,和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。

  读这段经文,使我们看见:()我们等候主的福。(二)我们等候主自己。

  我们今日盼望主再来,乃是盼望有福的日子来到,并非惧怕哀哭黑暗之日;所以要挺身昂首,要快乐等候至大的神,与主耶稣基督荣耀的显现。保罗说:现今我们是凭信心,并非凭眼见。(林后五7)主荣耀的显现,是能够看见的,也是有福的。正如人间的荣耀,虽与自己无关,但我们亦会感到高兴和荣耀。我们的主再来时是有荣耀的。犹大书说:主带着千万的圣者降临。,有无比的荣耀,不单是光辉,更是荣耀和华美。正如地上的会幕,愈深入则愈华美;是用多种线织成的,上基啪;里面还有灯台,有约柜等,都是包金的。至于圣所和至圣所,一切都是用金装饰的,所以圣所都充满了华美!主再来时所显现的华美,实非我们所能想象到的。试看天然界的日出日落,以及神所造的树木,花草的华美,可知该是如何了。

  (西三4):基督是我们的生命,祂显现的时候,你们也要与祂一同显现在荣耀里。

  这里所说的荣耀,我们也有份;我们等候主得荣耀之日,也是众圣徒与祂同得荣耀的日子,所以应该成为我们有福的盼望。

  (提后四8):从此以后,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,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,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;不但赐给我,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。

  如果有人爱慕主显现,主必会将公义之冠冕赐给他。这种人必然爱主生活必圣洁,也必是与主有密交。假如我们不喜欢主来,我们的生活必有问题,爱主的心必冷淡,看主是不值得爱的?求主赦免我们,也怜悯我们,好使我们有爱慕主的心,下功夫追求,使失去了的爱心,不愿见主的心可复兴过来,回头爱主,而且爱慕主的显现。

  假如主来时,自己的人也不欢迎祂,试想祂心中会有何感受!(约一11)说:祂到自己的地方来,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。只有憎恨祂的人,妒忌祂的人才不欢迎祂,最后还会说:除掉祂!钉祂十字架!但祂第二次再来时我们就不能不欢迎祂了,因为我们是祂用血,用重价所买赎回来的。别人可以不欢迎,我们却不能不欢迎祂。现在我们知主快要来了,却仍冷冷淡淡地,不当为有福的盼望。试问,这种态度,又怎能不使主伤心呢?如再不改好这态度,那么恐怕我们难免被撇下了。

  有些人是怕主来审判,因为主的审判是严格的,是有赏罚的,我这样的人看来是不能通过的了!主是那么严厉公正!我又怎能逃得过祂的审判呢!玛拉基书说:祂来的日子,是如炼金之人的火,又如漂布的人的盐。(玛三1)主来时任何的渣宰,刚愎,顽梗都不能存留,要完全打碎,我又怎能到主面前!我的思想如此污秽,我又怎能不怕?正如(太廿五41)中主说:你们这被咒诅的人离开我,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。那时我当如何!

  但假如我们是个重生得救,已有生命的人,就不必存这惧怕的心了,试看(帖前五5-10):你们都是光明之子,都是白昼之子;我们不是属黑夜,也不是属幽暗的,所以我们不要睡觉,像别人一样,总要儆醒谨守。因为睡了的人是在夜间睡,醉了的人是在夜间醉;但我们既然属乎白昼,就应当谨守,把信和爱当作护心镜遮胸,把得救的盼望当作头盔戴上,因为神不是预定我们受刑,乃是预定我们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得救。祂替我们死,叫我们无论醒着睡着,都与祂同活。在世人来说,他们是绝不能逃脱,但保罗说我们是白昼光明之子;那属黑夜的人对主来才会惧怕,所以我们应儆醒谨守做人(不是睡觉的人)。因属乎白昼,故当穿上白昼的服装,把信和受当作护心镜遮胸,把得救的盼望当作头盔戴上。得救的盼望乃是我们的头盔,主来时我们就完全得救(连身体也得救了)。

  所以,只管盼望,不要惧怕,神已预定我们得救。藉着我们的主得救,不是藉我们的善行得救。只管盼望,正如头盔保护我们的要害处,这盼望也如战场。当我们做人觉得灰心,困难而想放弃一切时;只要想到主快来,就会坚强起来而继续下去。我们是得救的人,是永属主的,我们不是预定受刑的人,我们是藉主的宝血买赎的。祂来时一定接我去,就算是我的生活不完全,也不至于沉沦。根据我们不沉沦这一点,我们就应该喜乐;也因这一点,而知主是爱我的。虽然祂会严厉的待我,但我已尝到祂的爱,祂的恩情,我是祂所爱的,是祂所救的;所以欢迎祂,并爱祂显现,求主帮助我们。──  胡恩德《再临的研究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