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 

第三讲 根基毁坏,义人还能作什么?

 

(但一)

  末世是个政治、经济、道德失控的时代;每天打开报纸,扭开收音机、电视机时均见到(太廿四)所描述的情景,为什么呢?皆因这时代的人离神愈来愈远!一个没有神,没有神话语和文化的社会,是没有根基的社会,是失去控制的社会!

  检讨人类历史,这失控的根源在那里呢?从《徒》中我们看到,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后福音迅速传开,当保罗决定到亚洲一带传福音时,圣灵禁止他,带领他到欧洲一带传福音,这福音为欧洲文化建立了一个好的根基,西方文化在《圣经》的基础上稳固发展,神恩待欧洲的文化。但后来有两个运动,十四世纪开始的文艺复兴运动开始将神和《圣经》建立的欧洲文化的根基拆毁。十八世纪另外一个运动,启蒙时代,继续将建立在《圣经》上的西方文化逐渐拆毁。到廿世纪末,又有另外一个文化大革命-后现代文化的出现。后现代文化推翻了文艺复兴和启蒙时代的思想,起初西方文化以《圣经》为中心,但文艺复兴时主张人的文化建立在人的理性之上,以人的理性取代了《圣经》!启蒙时代继续将这种以神为中心的文化根基拆毁,继续高举人的理性。到了后现代文化,人们发现理性是不可靠的,要将人类文化建立在人的感性及直觉上面。人类文化根基完全毁坏。根基若毁坏,义人还能作什么呢?(诗十一3

  在(但一)中,我们有了答案。我们看到,但以理和他的三个少年朋友,在被掳到巴比伦后,从一个以神话语为中心的文化进入一个外邦世俗文化中。在这以人为中心、世俗的文化中,但以理怎样自主,怎样为神作见证呢?但以理的经历给我们很好的提示,让我们知道,在这末世怎样为主而活!当时的但以理大概十五至十七岁,一个不够二十岁的年青人,不但能在世俗文化中站立得住,而且大大荣耀神,将神的名向外邦的君王传开,影响整个时代!昔日的但以理能为神作大事,愿你我都能够在这主快来时候为主作大事!在(4-7)中,尼布甲尼撒王尝试拆毁但以理与他三个朋友带去巴比伦的文化基础:

1)思想的改变,叫他们学迦勒底的文字;

2)生活方式的改变;

3)身份的改变。尼布甲尼撒王很聪明、很有计划地想拆毁但以理及他三个朋友的文化基础。

  在教会历史中我们看到一般有如下方法面对世俗文化:

1)在早期教会,有的人主张要绝对文化,过与世隔绝的生活,过基督徒自己的生活,世界人所作的事我们绝对不做!到第三、四世纪,当时所谓的苦行僧离开城市乡镇,去过旷野的生活,他们误解《圣经》的意思,为了对付罪,对付自己的肉体,不洗澡,用比较谁较肮脏来衡量谁较属灵,为了对付肉体,不使自己安睡,去睡在悬崖边,作一个不合适的盒,让自己不舒服的睡,来攻克己心。现今有的人说自己要绝对文化;外国有的教派,不听收音机,不看电视,不看报纸及一切世俗的刊物,不跟从服饰的潮流;过与世隔绝的生活。

2)另外一种是融入文化中,为着迁就世俗,尝试将《圣经》另外解释,以迎合世界的潮流;在科学发达时,有人觉得神迹叫人难以相信,唯有将耶稣基督的神迹重新解释,五饼二鱼吃饱五千人,这不过是心理作用罢了。人们就是这样来迁就文化的!

  我们要怎样在世俗文化中为主作见证呢?在(约十七14下,18)中,我们不属于这世界,神叫我们入世,我们要进入这世俗的世界中,但在这世俗的世界中我们不要被同化,而要在我们的信仰中站立得稳。求主帮助我们,如大海中的鲜鱼,无论浸多久都不会变咸;不要让大海中的盐影响到我们。但以理面对当时巴比伦的世俗文化,走耶稣基督路线,入世但不属世,这是需要我们去思想、去学习的。

一.但以理学习在巴比伦怎样分辨文化

  少年但以理无能为力去敌对当时的文化,但也没有用自己的信仰去迁就;他懂得去分辨什么是可以接受的,什么是一个属神的人不可接受的!在当时的环境下他无可奈何地接受了一些东西:

如(1)改名,

2)服事当时外邦世俗极端骄傲的、残暴的、不敬畏神的国权之下的君王,

3)当时的尼布甲尼撒王因为但以理聪明伶俐,让他作当时术士,观兆之人的领袖。但另一些是他们宁死不接受的,

如(1)但以理却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饮的酒玷污自己,所以求太监长容他不玷污自己。(但一8)因为这是与王结盟的表示,成为盟约,站在王一道,接受外邦人的生活方式和观念,成为他们其中一分子。

2)当王作了一个金像要他们跪拜时,但以理和他三个朋友死都不肯。这界线怎样划分呢?但以理的界线是,在外邦文化任何事务中,如果只是影响外面生命的,在无可选择情形他还可以接受;如果影响里面生命,影响他与神关系的,万万不能!今天我们的界线要分得清楚,知道什么影响我们里面的属灵生命,影响我们与神关系的事都不可作!

  有的教会花很多钱去装修,而为着弟兄姊妹及传道人的培训,他们却不肯去花钱投资。末世是一个注重外表,而不着重属灵实质的,有敬虔的外貌而失去敬虔实质的时代。许多时候我们回教会聚集,但没有真正敬拜神,有聚集,无敬拜!在教会中我们有许多工作,但不是真正的事奉,因为我们没有用爱神、爱人的心去做。末世的教会好像老底嘉教会一样你说:我是富足,已经发了财,一样都不缺。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、可怜、贫穷、瞎眼、赤身的。(启三17);境况如此可怜,竟然话自己了不起!《圣经》说是:不冷不热。

  在这后现代文化中,注重外表、包装,而不注重内涵。今日我们所谓彼此尊重,彼此接纳的多元文化,在香港人来讲,即坐日本造的汽车去吃美国牛排,穿西装去听中乐团的演奏。我们以为如此便是多元文化!求主帮助我们好像但以理一样懂得怎样分辨文化。

二.但以理建立美好团契生活

  当尼布甲尼撒王作了一梦,没人能解,但以理被人推出去为王解梦,接到这差事后,但以理如(但二17-18)所言去做,第一件事是回到他的祈祷小组中去,寻求神!面对一个世俗后现代文化时,我们应该效法但以理建立美好团契的生活。团契生活有两方面对我们的提醒:

1)与神、与耶稣基督有美好团契,是一个祷告的团契。

2)与弟兄姊妹之间的团契。我们与神的关系和好时,才能与弟兄姊妹的团契生活好,这是但以理给我们看到的。

  今日在这末世时代,教会最需要的事奉是祷告的事奉,但我们发现在许多香港的众教会中,最弱的一环就是祷告的事奉、祷告的工作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不明白什么是祈祷,好像昔日的门徒不明白一样;《四福音》中常常看见耶稣基督和门徒在一起时也单独一人祈祷,因为耶稣祈祷很长,甚至可以通霄祈祷;耶稣基督很享受祈祷生活,而门徒们如今日的我们一样做不到。耶稣在一个地方祷告;祷告完了,有个门徒对他说:求主教导我们祷告,像约翰教导他的门徒。(路十一1)莫非门徒不懂得祈祷?不!他们未跟耶稣之前,在犹太教中,在家庭中,在会堂里都有祈祷!在这里他们是想学,热爱祈祷,好像耶稣基督热爱祈祷一样!耶稣说:你们祷告的时候,要说:我们在天上的父: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。愿你的国降临;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。(2)中,首先我们要与神建立一种父子、父女之关系。正如奥古斯丁说:真实而完全的祈祷乃是爱。当我们与神有这种爱的关系时,能建立这样的祈祷生活方式时,教会兴旺了!祈祷是没有规条的,祈祷不是一种工作,不需要守则;祈祷就像回家一样,祈祷如找我们所爱的父讲话一样。

  但以理和他三个朋友在外邦的文化中之所以能够站立得稳,是因为他们与神和他们自己都有美好的团契,一有问题,就一起祷告。团契生活是何等甜美,好的基督徒都需要团契生活,与神有好的团契,必定与弟兄姊妹有好的团契生活,因神是按照祂的形像造人,神是个体的神,亦是群体的神!神是独一真神,也是三位一体的神!神有永恒的爱,神造成我们不单止是个体性的,亦是群体性的;人必须有群体性的生活,所以我们重生得救之后,神放我们在教会中与弟兄姊妹有群体的生活,藉着与神与人的团契,生命能够成长。今日因着传统家庭制度崩溃,人不能在家庭中找到他们所需要的,所以许多教会及教会外都有小组,给人家庭中找不到的温馨。一个单独的基督徒是一个容易跌倒、容易犯罪的基督徒;夏娃当时堕落犯罪就是因为她单独在一处;大犯罪时亦是在单独自处时。耶稣基督当时一开始工作时即呼召十二门徒,一方面教导,另一方面常和他们同在;神的儿子来到世上作人,尚且需要十二门徒的那种团契生活,何况你和我,今日你、我都需要团契的生活!

三.但以理肯付代价,坚守原则

  当但以理懂得分辨文化,界线划清楚时,有任何越过界线的事物,他都坚守原则,一定不去做,至死不屈。但以理三个朋友面对金像,不跪拜,宁愿入火,面对狮子坑,要但以理不祈祷,但他宁愿入狮子坑。但以理坚守原则之余,懂得有智慧地处理事物。在那时代,神能大大使用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,主要是他们能为神、为真理冒生命的危险,死守原则!《圣经》中许多先贤先圣所以被神大大使用,其中主要原因亦是肯付代价;约瑟、以斯帖都是这样。巴比伦的文化没有同化但以理,他在当中大大被神使用,他反而用好的见证改变了巴比伦!在这末世时代,周围的文化都敌挡神,我们是否愿意死守神的立场,站在真理一方,不妥协?我们也有自己的小巴比伦,我们求主教我们分辨文化,为主作见证。当我们能这样做时,神一样能大大使用我们。──  张慕皑《黑夜已深,主必快来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