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 

主的再来

 

读经:

以致你们在恩赐上没有一样不及人的,等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显现。(林前一7

因为他们自己已经报明我们是怎样进到你们那里,你们是怎样离弃偶像,归向神,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,等候祂儿子从天降临,就是祂从死里复活的,那位救我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。(帖前一9-10

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,并且等候救主,就是主耶稣基督,从天上降临。(腓三20

因为神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,教训我们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,在今世自守、公义、敬虔度日,等候所盼望的福,并等候至大的神和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。(多二11-13

你们心里不要忧愁;你们信神,也当信我。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;若是没有,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。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。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,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;我在那里,叫你们也在那里。(约十四1-3

你们每逢吃这饼,喝这杯,是表明主的死,直等到祂来。(林前十一26

 

圣经告诉我们等候主再来,但仅等候是不够的,还需服事主。如何服事呢?在凡事上遵行神旨意,即听神话──听话胜于献祭。如何作才是遵父旨意的服事呢?凡祂所喜悦的即去作,就是合神旨的服事了。神愿意万人得救,你为罪人得救祷告,即是服事;为福音摆上财物,即是服事;把人带往神前,即是服事。你有这一切,你即是一个等候主再来的人。

天使作见证,主怎样去,还要怎样来(徒一11)。

主第一次来是被杀;第二次再来是拯救我们(来九28)。

启示录二十二章二十节是末卷末章末节的经文,是在主升天六十年后所写的,那时圣灵已经来过了,使徒只剩一个人。主必快来,我们不只回头仰望十架,也是前望主的再来(多二13)。

救我们的恩典,就是等候主再临。所以我们一面事奉神,一面等候主再来(帖前一9-10)。我们不是活在这世界的人。擘饼,就是记念主,等到祂回来(林前十一26)。我们传教会、传事奉、传祭司的职务,都不是永远继续在地上的(腓三20),乃是有一天我们就变成新妇(启廿一9)。

 

候主再来是信徒的目标】所有信徒的目标,都不在地上。我们曾着重讲地方教会,但不是继续在地上,乃是仰望等候主的再来。神的呼召给我们,不是属地的,乃是属天的(来三1)。神不是叫我们永远建造在地上。按圣经所说,五大类的兆头,主来的日子的确是近了,所以我们要等候,也就是说,我们无论作什么,都是为着等候主的再来。和教士是专门等候主再来的人,什么东西在她身上都没有长久的观念。她说:当我在弯时,可能忽然遇见了主,所以要等候主。我们是属天的呼召,没有一样是长久的,没有一样是有时间性的。我一归主,就是一个等候主再来的人。

我们是等候主再来,不是知道主再来。有人查启示录,不一定是等候主再来;有人注意白色宝座、新天新地,虽对预言知道得清楚,但不一定是一个等候主再来的人。

我们对于地不能改变,不过作了召出来的一班归主的人而已。我们对于地毫无盼望,对于这世界也没有盼望。主在头一次来是为救我们脱离罪,得着神的生命,亲近神。但这不过是一半的工作,罪的问题是过去了,而死的问题还未过去。罪在人身上虽过去,而撒但的国度还未过去。死的能力虽过去,而我们身体还会死。我们虽是得救了,而还是活在败坏的环境中。生命越圣洁,越感觉世界污秽。我们得的救恩,不过是一半。主耶稣是救了我们,但并没有改变世界。主的再来,乃是改变世界,不只让我们里面有享受,并让我们在环境上也有享受,乃是改变地上的环境。

 

社会之败坏惟靠主再来改变】有许多人是注意社会主义的。他们说:主的救恩是让个人得救,而世界上还是不平等,连下等动物,都是那么苦。世界上都是给人犯罪的,个人虽得救,而这些社会性的怎么办?圣经中从来不放松这些事。神不是说,罪人得赦免而上天堂,就够了;圣经中无此思想。天堂不是为人得救的事,乃是在地上的人都归主时,才有天堂,就是新天新地。圣经有社会的得救,有世界的得救,但这是当主再来时所要作的事。现在教会不过是传福音救个人而已;但主未忘记救全地上的人。我们蒙召是从世界里救拔人,却不作改变世界的事。这个世界一点盼望也没有,当主再来时,这地上一切问题都要解决了。所谓等候,有个人方面的,也有世界方面的。有的信徒欲世界改好一些,他反被世界弄脏了。我们乃是救出一班人来,这是我们的责任。世界的改进,乃是等候主的再来。

地上有好些基本的难处:

(一)不公义:而神说,当祂儿子来时,公义就彰显出来(赛十一4)。

(二)争战:地上总是互相残杀,地上最大的需要是和平,而主来时,争战就止住了(赛二4)。和平是主作的,我们不盼望人能解决。

(三)公共生事业:我们对此也不感兴趣。如瘟疫,在耶利米和以西结都说是主所管的。我们基督徒不能管。当主再来时,这也过去了(赛卅三24)。人寿很长(赛六五20)。

(四)饥荒:农产不够用,是大问题,是世人所注意的。世上有一奇妙事,即农作物不易长,而荆棘野草反极易长;野草能把麦子挤出去,而麦子却不能把野草挤出去。一不小心,榖物就不出来了,足见创世记第三章十七节的咒诅是事实。野草是自然而生的,五榖却不易生长,虽下肥料仍是不易生长。野草是任意而长,人需改良农作物而得食物,足见人得花工夫才有得吃。若顺着天然,便没得吃的,都是汗流满面,才得糊口。我们不是注意这些,乃是等候主再来就解决了(赛四三19-20)。万物复兴(赛卅五1)。当主再来时,所有的地要大大替人效力,荆棘野草都不生长了,无肥料却长得更茂盛(赛五一3)。现地因有咒诅,不效力了。地不给效力乃是告诉我们,地不再是乐园了。若是乐园,不用耕,五谷也长。

(五)教育:是基本社会的需要,要教人知道是非,而主再来时,认识耶和华的知识遍满了大地(来八10-12;赛十一9)。

(六)消遣娱乐场所:酒馆、烟馆、赌场、戏院、妓院,这一类娱乐罪恶场所,不只犯罪,也是使犯罪便利的机关。每城每乡都有带领人跌倒的地方,但主再来时,就把叫人跌倒的地方除去了(太十三41)。所有一切关于地上的事,都得等到主再来时,才得解决。

(七)苦待牲畜:人的命都不值钱,何况是牲畜呢?连老虎狮子都受了痛苦,人一遇见牠,总想解决牠。英国有不许残待动物会,但在罗马书第八章二十二节说:在主来前,一同叹息劳苦。当主来时,下等动物都得释放(赛十一8-9);兽不害人(赛十一6)。

(八)政治:全世界在国外争政治的权柄,在国内也是争政权,但主再来时,天使高声喊说,这地上一切的国都变成我主耶稣的国了(启十一15)。

福音是主第一次来解决我们个人罪的问题,而第二次再来是解决地上一切的难处。当主耶稣第一次来世时,所有的是站在个人地位上来作的,而不是站在制度地位上来作的,乃是等到主第二次来时,才用制度来解决地上的事。今天我是嘴唇不洁净的人,站在嘴唇不洁净的人中间,将来乃是洁净的人站在洁净的人中间。人不能用恨来建立爱,今天任何的破坏,会有错误的可能,要有牺牲人的可能,但主再来时,一切都没有错误。

 

主再来的紧要】我们蒙的呼召是属天的,不改变这一块地。没有一件事在我们身上是长久的,是必须有的。主有安排,让我有也好,没有也好,只要主来,什么都好了。我们活着,是为着主,等候祂来。祂来,得救就得完全了,不仅我个人改变,连环境也改变了。今天说脱离世界,不属世界,到那天就不说脱离世界和不属世界了。什么都不是紧要的,连为主的工作,连最属天的工作,都不是永久必要的,只有等候主再来,才是我们唯一的盼望。我们不能在地上扎根,神的话是一直应验,主就在门口(太廿四33)。要等候主来。

圣经中有无一处经文告诉我们:祂来是在灵里呢?或指亲身来的呢?答:主再来是有形有体的下降,不再是在灵里,或灵感作用里。他们正看的时候,祂就被取上升,有一朵云彩把祂接去,便看不见祂了。当祂往上去,他们定睛望天的时候,忽然有二个人身穿白衣,站在主旁说:加利利人阿!当人子在祂的荣耀里同众天使降临的时候,要坐在神荣耀的宝座上(太廿五31)。所以主怎样去,也必怎样来。去时驾云,来时也必驾云;去时人看见,来时人亦必看见,乃是一个荣耀身体下降。其实祂已升天,是一位真实的人,复活的人,照样,祂还要再来。从前钉十字架,如何真真实实;祂的再来,也是真实再来。主的再来,结束邪恶的世代,带来世界的和平。这个世界,漫天烽火,到处血腥,整个世界都罩着战争的烟云。本来世界的原始是多么美丽,今被魔鬼纷扰和人类罪恶破坏到不可收拾。战争是那恶者的狰狞面目,是毁坏人类的利剑。世界第一次大战结束时,人类企求世界和平,国际间协议了各种维护和平的公约。一九二○年我曾赴英往各国,看见马路上缺少臂脚的士兵,坐在地上讨饭;礼拜堂许多父母哭泣阵亡儿女,钟声当叮响,向人类忏悔悲呜,想不到不出二十四年希特勒发起第二次大战。韩战数年,越战又起。和平公约,只不过一张空头支票而已。根据英文小书《给我们和平》内载在过去三千三百年中,全世界共有八千多次和平条约,而不能阻止战争、流血。和约寿命只有半年,和约失效,打上一仗,再立新约,毁约立约,世上根本没有真正和平的一天,只有主来了,才有真正和平。―― 倪柝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