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 

作得胜者的路

 

      旧约里头,犹太有很清楚的预言。(以色列就没有预言,以色列在耶罗波安时候悖逆了神,而也是先亡国的。明显的说,神对以色列不喜悦,她是被神弃绝的,所以就没有预言。)犹太的预言一直接到主耶稣身上来,从马太福音一章的家谱,你可以看见这个。旧约里有许许多多的先知,他们的工作没有别的目的,就是给我们看见将来的事如何。像但以理这人,他所预言的是列国的情形如何。犹太要亡国;亡国之后,在这二千五百年之中,外邦国家一个一个的兴起,到主耶稣再来的时候。所以著名的像但以理书二章、七章、九章、十一章,都是对于外邦很仔细的预言。除了犹太和外邦的预言之外,在神的计划中,还有神的教会。教会的预言在那里呢?你读前七封书信,没有预言。马太福音十三章像有预言,但不够仔细,也不够清楚是教会,因为那里是指着天国的外表说的。所以,可说只有启示录二章、三章,只有这后七封书信,给我们看见教会的预言。在上面,我们已经略略的读过了,并且看见每个都应验了。我们已经看见主给我们的预言,和历史给我们的应验。我们感谢神,因为预言已经应验了,我们凭着应验来看这七封书信,所以就容易了许多。

 

作得胜者的路】主是要藉着这七封书信,给我们以作得胜者的指引。主在这里专门对我们说,我们应该怎样就能够得胜。藉着书信的应验,叫我们看见在地上作得胜者的路。所以这个是和我们各人所走的路发生关系的。

      我们把这七封书信合起来看,每一封书信都是四段;从头一封到末了一封都是一样。先有主自己的名,有教会的情形,而后有得胜者的赏赐,和有耳朵的呼召。每一封书信,主给我们看见,祂自己是谁,教会是如何的情形,然后就说得胜者主要给他什么,有耳朵的就应当听。得胜者的呼召,对每个教会都有,并且都有它的特点;得胜者,主要给他的赏赐也不一样。所以在这里让我们学习一件事,不管教会处在怎么样的情形中,每个教会有问题发生的时候,人如果在神面前是忠心的,就要寻出自己该怎么办。主给我们看见那个解决的方法。主说祂就是道路,祂就是真理,祂也是生命。所以不管在那封书信中,在任何情形之下,主并不是叫我们注意情形多糟,乃是叫我们看见祂自己是谁。启示是恢复看见。对于主的认识,是由启示一下就看见的。我们一看见,所有失败就都被焚烧了。你要在神面前看见教会的困难是非常急促的。在这种情形之下,我们喊救。但是主说,认识祂的人才有救。所以在每封书信里,主都有一句话说到祂是谁。像祂这么一位主,能不能对付这种景况呢?在我们个人的身上,也像教会一样,在困难的环境中,我们要认识和我们困难相反的主。其余的问题乃是其次的问题。所有的问题就在乎我所认识的主到那里为止。有的人能承当的那么多,有的人能承当的就那么少。那承当的力量或多或少,就在乎怎样认识主。所以在七封书信中,开章就注意到主到底是谁。一个人不认识主,就不会认识教会。许多人今天对教会情形能满意的,就是因为在神面前没有看见,没有看见坐在宝座上的那位是谁,也没有看见主各方面的荣耀,和祂各方面的德性。你如果认识主,你就发现个人的罪,也就知道教会的罪。所有的问题,乃是在你对于神是怎样认识的。认识神不多的人,神的启示也不多,而对于任意的事情也更能容让。每个站在主面前的人,主都把我们不合祂旨意的容量除掉,在主面前的启示一得着,主就把不合祂旨意的都除掉。你就要知道:要圣洁,就有主;不圣洁,主的交通就失去。

      以往我们所看关于七封书信的事,我们千万不要误会我们是争执那个制度问题。请你记得,都是与主发生关系的。你认识主,你就定罪神子民的任意妄为;你若认识主不多,也就能容让神的子民随己意行事。许多时候,人能宽容基督徒,乃是因为他对基督不够忠心。对主不够忠心的人,乃是因为他还没有启示来认识定这个为罪的主。阿,竟然有时候,我们当在主和祂的子民中,拣选我们所当事奉的。

 

现存的四个教会】我们已经知道,七的数目很明显的分作三和四。以弗所接下去就是士每会,士每拿接下去就是别迦摩。这三个是一类,因为他们都过去了。底下那四个又是一类。推雅推喇、撒狄、非拉铁非和老底嘉,这四个和前三个有一个基本不同的地方。撒狄在地上日子,推雅推喇还在地上;非拉铁非在地上的日子,撒狄也在;老底嘉在地上的日子,非拉铁非也在。换句话说,末了这四个教会是一同在世界上过日子的。她们不是同时起首的,她们乃是同时结束的。这四个教会今天摆在我们面前,是顶有意思的。更正教出来的时候,罗马教已经一千多年了。非拉铁非出来的时候,更正教已经二三百年了。老底嘉在地上的时候,非拉铁非也已经好几十年了。我们今天生在这时代,有一件很特别的事,就是有四种不同的教会可以给我们拣选。如果我们生在十四五世缸之前,我们除了作罗马教的人以外没有路走。如果生在十八世纪,我们可以拣选作罗马教的人,或是更正教的人。到了前一个世纪,在一八二五年,非拉铁非来了,弟兄们起来了,那么我们有三个可以拣选。到一八四几年,老底嘉进来了。今天有四种不同的教会。这四个里面都有得救的人,有的比较好,有的比较坏。神把我们摆在这里,有四条路给我们去拣选。不过主也把祂的心意打开给我们看。祂的心意不在罗马教,这个问题已经过去了。我要不要作教皇的门徒,这个根本用不着祷告问神。虽然在启示录二章里摆着这个,但是这个拣选的需要已经没有了,读圣经的人都知道拣选罗马教的问题是过去了。困难却在这里,就是有许多弟兄,不都知道拣选更正教的问题也已经过去了。主是不是叫我们去作撒狄呢?希奇的,有许多人作撒狄很满意。但如果读神的话,主就要给我们看见,祂对撒狄并不满足。主的心意是在非拉铁非身上。你所看见的七封书信,只有一个非拉铁非被主称赞。其余的书信,主总有责备的话。士每拿好一点,没有责备,但也没有称赞。非拉铁非却不同,从起头到末了,主全是称赞。那么你们问说,我们好不好加入弟兄运动呢?好像这个运动是可以加入的一样!弟兄运动中有许多人已经变成老底嘉了。那么现在我们怎么办呢?老底嘉也是主所弃绝的。我们如果一不小心,非拉铁非没有赶上,反赶上老底嘉了。

      所以今天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是神的儿女所该注意的。在中国,从一九二一年以后,我们看见福音越过越清楚,得救的人也越过越多,神对教会的真理也越过越注重。我们越首看见教会完全是神的,只有得救的人才能在里面,也只有神在圣经里所定规的话是教会应当遵守的。在那个时候,谁也没有听见过什么是弟兄运动。到一九二七年,才起首听见说,在国外有这样的工作。继续的藉着书报,才知道有个很大的运动充满在全世界各国,改教也不过是这样大的运动。但是另一面我们感觉,其中也有许多人已经落到老底嘉的地位了。那时,我们就有一个问题,到底圣经是怎么说?神的儿女应当加入一个运动么?基督徒的联合,应该是在基督里,而不是在运动里。所以,我们就用更多的功夫去读圣经。我们越过越清楚,比地方大的不是教会,比地方小的也不是教会。在这个时代中,神给我们看见有四个不同的教会。或者我们可以这样说,有罗马教、更正教、弟兄相爱和弟兄会。第四个的弟兄会,她已经落到老底嘉的地位上了;以那个团体说,已经变成一个宗派了。我曾问一个弟兄说:你看我像不像一个弟兄?他说:像是像,不过在你们中间还有我立刻就说:那么你们是什么?我在这里作弟兄还不够?在我们里面包括所有被宝血救赎的人。什么时候,重庆有弟兄得救了,而重庆教会说他还不是弟兄,重庆教会就变成宗派了。一个人除了他是弟兄之外,还要加上一个东西,才叫他作弟兄,那就是一个宗派。虽然他们没有自己说他们是弟兄会,但是却有一个无形的界限放在那里。

 

走非拉铁非的路】今天的非拉铁非是怎样的人呢?在各处的教会可能都是非拉铁非,也可能有的不是。究竟谁是谁不是?我没有办法说。可能重庆的教会是非拉铁非,可能昆明的教会不是,可能成都的是非拉铁非,也可能兰州的不是。今天变作是地方的问题了,像七封书信是地方的一样。罗马教非弃绝不可,更正教非离开不可。在消极方面,这两个你们能除去;但在积极上,你们是不是非拉铁非?还是老底嘉呢?脱离罗马教是简单的事,脱离更正教也是简单的事,只要你写一封信,从前门走出来了;但是你是不是非拉铁非还有问题,要看你后门走出去了没有。非拉铁非不会落到撒狄去,但是会落到老底嘉去。主对于老底嘉的批评,比对撒狄更重。主在这里要我们学习高举主的名。无论在那里,有两三个人奉主的名聚会,主就在他们中间。但是你千万不要为自己高举。凡自己说自己是非拉铁非的,这人就有一点不像了。

      如果今天你脱离了宗派,你看见了教会,就只有神的话来作标准。比方说,有一个弟兄,他也是重生的人,你能说他不是弟兄么?道理清楚的人是弟兄,不清楚的人也是弟兄。他住在家里是我的弟兄,他跌在马路的沟里也是我的弟兄。千错万万,只怪我的父亲生他。非拉铁非的特点在弟兄相爱。今天这条道路,你非走不可。但是你却不可抱着这样的态度:我爱清楚的弟兄,我爱可爱的弟兄;不可爱的,我就不爱。他清楚不清楚,这是他的事。我们绝对不能说:你是一个悖逆的人。你今年所看见的,是你去年没有看见的。也许明年他也看见了你今年所看见的,神也在他读经的时候给他看见亮光。神的心如果有那么大,我们也得有那么大。我们要学习有个够大的心来包括神所有的儿女。什么时候你说我们而不能包括神所有的儿女,你就是最大的宗派,或者站的地位不是一个弟兄相爱,而是高举自己。非拉铁非这条路是非走不可的。困难的点是非拉铁非包括所有的弟兄,有的人却不能包括那么大。

      举一个例子:抗战前我到昆明,有一位会弟兄约我去谈话。他是很好的一个弟兄。他见我的时候说:你还记得不记得,我在上海问你一个问题,你还没有答我──我们如何才能合作?我就说:弟兄,你有一个会,是我所没有分的。他说:对,但是你不要管这个;我是说我们在神面前好好的合作。我说:我有一个会,我在里面,保罗也在里面,彼得也在里面,约翰、路德马丁、斯理、戴德生都在里面,你也在里面。我那个会很大,所有在基督里的大的小的都在里面。我继续说:弟兄,你和我有一个分别,我只建立一个会,你要建立两个会。我的工作只有基督的教会,没有会。如果你所说的是建立基督的教会,而不是会的话,我绝对可以合作。弟兄姊妹们,你们看见这个分别么?那个弟兄的相爱不够大,他注重会内的基督教会,他是建立两个会。我话说完了,他承认头一次看见这是怎样一回事。他拉着我的手说,盼望以后不会再起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 弟兄相爱就是说,所有的弟兄我们都得爱。他有软弱是另一个问题。我说神的儿女非受浸不可,但是不能说他没有这样作就不是弟兄了。他是浸到水里的是重生,他没有浸到水里也是重生。千错万错,都是我的父亲错生了他(主赦免我如此说)。不错,有机会的时候,要同他读圣经,要让他知道太监和腓利下到水里去,主耶稣从水里上来。圣经里的受浸是人下去,人上来,不是两个指头下去上来。但是我们不能说,他还没有作这件事,所以他不是弟兄。弟兄的根据是生命,不是受浸。虽然我们相信受浸是对的,但我们不是浸礼会。交通的根据是血,是圣灵的生命,不是知识,连圣经的知识也不是。最大的问题就是有没有神的生命;他如果得了重生,他就是弟兄。相爱只有站在这个地位上。什么时候我们把其它的东西拿进来,加上几个条件,就是宗派。比方说擘饼。初信的保罗到了一个地方,有人把他带去,的的确确有了见证,知道他是弟兄,他就可以擘饼。根本没有第二个条件发生。他相信不相信大灾难是不是七年?被提是局部或全体的?你如果要这样问,根本就错了。要看见和我同样的弟兄才相爱的,就是宗派,就违反了弟兄相爱的见证。感谢神,我们都是弟兄。每个被宝血赎回的人,都是弟兄。你自己的那一分出来,定规是骄傲:我们才对,你们这些弟兄不对。但是饼要包括所有对的和不对的弟兄。

      当你要这样的跟从主的时候,要爱所有的弟兄的时候,不是说,所有的弟兄都会爱你。这一点是你要知道的。撒狄从推雅推喇出来,撒狄虽然是跟从主的旨意,但是难免受了罗马的恨恶。照样,非拉铁非是从撒伙出来的,宗派就也要反对你们。他们因为要维持他们的机构,就要对你们说,你们这样作,不是爱弟兄。从他们的眼光看,爱弟兄就是爱撒狄,好像爱弟兄和爱宗派是没有分别似的。总有存心要维持宗派的人,要批评你们爱心不够,因为你们没有建立他们的宗派。但是,你们要清楚:爱弟兄自己,和爱这位弟兄所爱的宗派,乃是两件事。

      并且我们要知道,爱整个的教会,只因着他是弟兄就爱他,才是爱弟兄。如果在全体的弟兄中,只有局部的弟兄我们爱,只有我们范围内的弟兄我们才爱,就这爱弟兄不是爱弟兄,乃是爱分门别类。我们若不脱离这个门户之爱,我们就不能爱弟兄。门户之爱不只不是对的,并且是错的。爱门户乃是爱弟兄最大的拦阻。人若不除去爱门户的心,他就不能爱弟兄。爱弟兄的人,因为他没有门户之爱,就受人批评,说他无爱心,这是常有的事,不要以为希奇。

 

何谓得胜者】另外再提起一点,这里有七次说到得胜。主对以弗所教会说:你要悔改。怎样得胜呢?在乎发现起初的爱心放松了。士每拿的得胜没有别的,主说:你要忠心到底,你就要得冠冕。在别迦摩,主反对巴兰和尼哥拉党的教训,所以凡弃绝巴兰和尼哥拉党教训的人,就是得胜的人。到了推雅推喇,虽然耶洗别在那里,但是还有人不从那教训。主说:你如果持守所有的,这个就是得胜,不是叫他们起来作路德。在撒狄有几个人,他们是活的。虽然撒狄本身没有一样是完全的,但是主说:穿白衣的就是得胜的。非拉铁非顶希奇,有试炼有困难,但是主说:你持守所有的,就已经得胜了。老底嘉就是光有客观的不行,还得主观的与主同走。这里所有的得胜,都是指着神儿女中间的分别。得胜的应许是赐给教会,所以在教会中分作得胜的和失败的两种人。这分别的点在这里:神有一个计划,有一个标准;凡能达到神这个标准的,就是得胜的人;不能达到神这个标准的,就不是。得胜的人,不过就是仅仅作他所该作的而已。许多人有个错误的观念,以为得胜是特别好的意思。请你记得,得胜是最低的限度;得胜不是超过水平,乃是达到水平。你能够达到这个标准,就是得胜者。失败乃是你赶不上神的计划,落在水平之下。

      今天我很高兴一件事,不知道你们怎样觉得?从推雅推喇时代起,差不多一千四百年,神没有叫我生在那里面。神也没有叫我生在撒狄的时代里。我们就是生在这一百多年才有非拉铁非的时代里。主就是把我们摆在非拉铁非里面,要叫我们作非拉铁非。老实说,过去许多人,他们还不能作非拉铁非。今天在公会里有许多得胜者,但是还不是在非拉铁非里。今天在老底嘉也有许多得胜的人,但是这不过是老底嘉的得胜者。在全部教会历史中,没有一个机会比今天这个机会更好。得胜的,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,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。你要注意那个再字,再是已经出去过一次了。在弟兄中,十个有八个是出去过的。主在这里的应许,我就觉得顶奇妙。在神殿中作柱子,再出去,神殿要垮了。底下三个名字很特别:我神的名,和我神城的名,并我的新名。名字是什么意思呢?名字意义顶大。神的名字就是代表神的荣耀;除了非拉铁非之外,没有一个教会得到神的荣耀。神城的名字就是新耶路撒冷,换句话说,非拉铁非成功了神的计划。还有我的新名,你知道主耶稣升天的时候,领得了一个新名,超乎万名之名(腓二9~11)。所以在这里主给我们看见,所有的教会中,主就是特别看中一个非拉铁非,今天我们感谢神,我们是生在一个能够作非拉铁非的时代。虽然我们是生在一个教会情形纷乱的时代,但是感谢神,我们能够作非拉铁非的人。

 

留心主向各教会的责备】末后请你记得,对七个教会有七次主都说同样的话: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。凡有耳的,就应当听。这话你要注意,主的眼睛不只是看摆在这里的七个教会,主的眼睛也是看全世界古今中外的教会。主所说的,乃是对众教会说的。在以弗所时期里那种放松的情形,很可能在今天的非拉铁非里产生。士每拿的时期虽然过去了,但是还可能产生在今天。每个教会的情形,很多的时候可能产生在一个教会身上。教会不是那么单纯的。那些特别的情形,不过是在一段时期里主要的情形而已。所有的情形,可能在这七个教会中同时发生。

      主在这里说: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,凡有耳的,就应当听。有两个人走在马路上,有一个说:等一等,我听见蟋蟀的声音。那个朋友说:你疯了,马路上车马的声音这么多,讲话的声音都听不见,那里还能听见蟋蟀的声音?但是他跑到马路的一处墙边,叫他的朋友在那里听,果真有蟋蟀在叫。他朋友问他,怎么会听见?他说:在银行里的人,他们只听见银钱的声音;许多音乐家,他们只听见音乐的声音;我是昆虫学者,我的耳朵就能听见虫叫的声音。主告诉你说,凡有耳会听主话的,就应当听。有许多人是没有耳不会听主话的人。你如果有耳朵,就应当听。求神给我们走一条正直的路。无论如何,我们要拣选非拉铁非的路。―― 倪柝声《教会的正统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