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几点撒但在人心思中的工作

 

      人的得着生命﹐就是因为神进到人的里面来﹐人有了神就有了生命――永生﹔没有神﹐就没有生命。神的生命是在祂儿子的里面﹐人信――接受――神的儿子﹐就有永生。所以神必须进来﹐人才有永生。但是﹐在神进来的路上﹐撒但有拦阻。那么撒但用什么东西拦阻神﹐并且在什么地方拦阻呢﹖让我告诉你﹐撒但是用营垒拦阻神﹐并且是在人的心思里面拦阻。

 

【撒但用营垒拦阻神进去】请我们看林后十章三至五节﹕因为我们虽然在血气中行事﹐却不借着血气争战﹐我们争战的兵器﹐本不是属血气的﹐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﹐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﹐将各样的计谋﹐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﹐一概攻破了﹐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﹐使他都顺服基督。在这几节的圣经中﹐我们可以指出几件事来﹕第一﹐有属灵战争的存在。这里明说﹐不是藉血气――肉体――的争战所用的兵器﹐也不是属血气的﹐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的。第二﹐要攻破坚固的营垒﹐并且说明营垒就是那拦阻人认识神自高之事与计谋――理由。第三﹐将人的心意――心思――夺回顺服基督。人的思想﹐本是背叛神的﹐在背叛的思想里﹐有许多理由与自以为高超的思想。这些的理由与自高的思想﹐就是撒但放在人心思里面的营垒﹐或者说是堡垒。你知道﹐在现代的战争里﹐你若要进入敌人的阵地﹐必须先攻破敌人所筑的堡垒;因为堡垒是敌人的保护﹐是拦阻攻击者进路的。在属灵的争战里﹐也是如此。撒但用营垒拦阻神进来﹐并且这拦阻是在人的心思里的。现在让我举几个简明的例给你们看就清楚了。

      比方说﹐你对人传福音的时候﹐你劝人说﹐我不是劝你去作好﹐乃是劝你信耶稣﹐你的里面是没有良善的﹐你是作不好的﹐只有信耶稣得着永生﹐你才能得救﹐才能真的作好。你想人能信么﹖人总以为自己里面有良善﹐能作好﹐因他觉得吃素修行﹐修桥铺路﹐全是良善﹐而不知道人心比万物都诡诈﹐坏到极处﹐是朽木不可雕的。这就是撒但将一个人能作好﹐人有良善的思想放在人的心思里﹐作为它的堡垒﹐叫人不必信耶稣。人总是信说﹐宗教都是劝人为善﹐我只要凭良心行事够了﹐何必信耶稣呢。而不知道耶稣教根本不是劝人为善﹐而是劝人相信。但是人的心思里有拦阻﹐这一类先入为主的思想﹐就是撒但在人里面的营垒。

      再举一个例﹕特别是中国人对于祭祖非常重视﹐甚至在朱子家训之内也提祭祖等事。因此就有许多人因为基督徒不祭祖﹐就非常反对﹐说这是不孝﹐这是忘本。岂知这就是撒但将这一些似是而非的思想放在人的心思里﹐作为拦阻神进来的营垒。除非等到这一类的思想被神的话攻破﹐人才能顺服基督﹐神的生命才找到进路进入人的里面去。对于世人﹐神要攻破营垒﹐然后神才能进去。对于信徒﹐神还得继续做工更新心思。一直到一切由撒但来的属世的思想都攻破了﹐才能说我们有基督的心思了(林前二16)所以千万不要受欺骗说﹐我已经有了新的生命﹐所以我的思想也完全是新的了。弟兄们﹐没有这件事。人可以有一个新的心﹐同时还可以有一个旧的头。心思的更新﹐还是逐渐的﹐并没有我们所理想的那么快。在此我们需要继续的蒙怜悯。

      或者在这里﹐让我再举一点经历上的例给你们看﹕就是有了生命的基督徒﹐对于比较深一点的真理﹐还是不能接受的﹐因为里面有成见――营垒――在那里拦阻神的话。我记得有一次对一位信徒说﹐我们不能接受人看为美好的﹐因为人看为美好的﹐不一定就是美好的。我们要看那美好的源头是什么﹐是出于神的才是真的好﹐出于人的﹐人纵然可称它为好﹐但在神面前不一定好。那位信徒不能接受﹐并且和我辩论说﹐只要是好的总是好的﹐管它源头不源头。这一类的信徒多得很呢﹗这就是证明说﹐在他的里头还有许多撒但放进去的营垒未曾完全除净。

      因此神要继续做工﹐借着祂的话照亮我们﹐将在我们里面一切不准确﹐不正当的思想除去﹐好使我们的心思完全顺服基督的管辖﹐让主掌权。

 

【撒但用阻塞――荆棘――拦阻神的出路】当我们信的时候﹐神借着祂的圣灵住在我们的灵里﹐与我们联合﹐这样﹐在圣灵的里面﹐我们有神﹐在这里﹐神要找出路﹐祂的出路﹐是由中心往圆周的﹐所以是由灵而魂而体的。但是﹐当神要在我们的灵里启示祂自己时﹐在许多人的心思里遭遇到阻塞。因为心思被别样东西霸占了﹐塞住了﹐神在灵里的启示不能被心思看见。现在请我们看几节圣经来证明我的话。

      请看马可四章十八至二十节﹕还有那撒在荆棘里的﹐就是人听了道﹐后来有世上的思虑﹐钱财的迷惑﹐和别样的私欲﹐进来把道挤住了﹐就不能结实。那撒在好地上的﹐就是人听道﹐又领受﹐并且结实﹐有三十倍的﹐有六十倍的﹐有一百倍的。这里的道﹐就是生命的种子。它要长大﹐但是遭遇了拦阻﹐就是荆棘把道挤住了。这里也告诉我们荆棘是什么﹕第一就是世上的思虑。意思就是今生各种各样的事务﹐须要人用心思去想的。第二是钱财的迷惑﹐人因为要想发财﹐心思就受欺﹐以致在心思里一直思念如何赚钱﹐怎样发财﹐在头里装满了发财的念头。但是﹐神的话说这是一个欺骗。凡想发财的人﹐都是受撒但欺骗的人。第三是别样的私欲。就是各色各样的欲望贪求﹐醉生梦死地在声色货利中追逐﹐这些东西都在人的心思与情感的里面。在这里﹐我们看见撒但利用这三种东西塞在人的心思里﹐叫心思没有空地﹐统统被霸占了﹐叫心思为着世界的种种﹐一直不停地在那里转动﹐像波浪似一直地起伏不停。你想看﹐神在灵里的启示哪里找得到一个合式的出路呢﹖有经历的人都知道﹐人的心思须要安静像无风的湖面一样﹐这样的湖面﹐才能映得出湖边美丽的花草。照样﹐神需要一个安静而不被霸占的心思﹐来明白神在灵里的启示。现在人的心思里满了荆棘﹐已被占用﹐所以神的启示也就无路可通了。神是这样地受拦阻找不到出路﹐结果﹐这人在属灵的生命上就不能长大﹐不能更深的认识神。因他的心思得不着启示的光照。

 

【内外之战】加拉太五章告诉我们﹐基督徒的里面有肉体与圣灵的争战﹐这是每一个活在神面前的人所共有的经历﹐在此不提。我所注意的﹐就是那些学习与神同在﹐在里面认识神的人中间﹐的确有一种情形﹐我称它为内外之战。这里的战场﹐仍然是心思﹐就是到底心思被用在外面的事物上呢﹐或者心思被带到里面在神面前与神同在呢﹖有经历的人告诉我们一句话﹐父亲在家里﹐而我们在远方。真的﹐这是我们的光景。你看我们的眼睛﹐因着看见世界形形色色的东西﹐一下子将我们的心思带到世界的事物里去了。我们的耳朵也是这样﹐常因着外面的声音﹐将我这人带到远方去了﹐而不与住在我里面的神亲近了。所有身上的觉官﹐都能将我们带到外面去﹐眼与耳特别厉害就是。哦﹐多少专心爱神﹐亲近神的人﹐是何等的愿意闭眼﹐塞耳﹐哑口呢﹗是多愿意将世界和世界的一切关在外面﹐而单独地与神同在呢。这没有别的﹐这就是愿将心与心思﹐由外面纷扰的事物里﹐收回到里面来亲近神。就是将游荡在远方的浪子――心思――召回到父亲所在的家里。哦﹐亲爱的兄姊们﹐一天二十四小时中﹐到底你在远方的时候多呢﹖还是在家里的时候多呢﹖父亲是多愿意你们回家在那里享受祂所预备的肥犊呢﹗

      哦﹐神的丰富是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﹐在我们里面是被这丰富的生命所充满的(西二910)神一切的丰富都在这生命的里面﹐何必旷时废日到外面找猪所吃的豆荚呢﹗神是最近的﹐祂住在我的灵里比我们的自己――魂――还要近呀。只有在这里﹐是最容易遇见神的所在。只要集中你的心思往里看﹐神就住在你的最深处。但是﹐撒但是不愿意我们去亲近神的﹐它要利用世界各种的事物﹐借着我们的觉官﹐将我们带到外面去﹐叫我们远离神﹐要我们吃那不能喂养生命的豆荚――世界的享受。在这里﹐我们该拣选﹕到底是要活在神里面呢﹐或者要活在世界的事物里面﹖世界在外面﹐神在里面﹐我们心思里的思念﹐要定规我们到底活在哪一边。

 

【心思被撒但占用的危险】人的心思正像一匹野马﹐一直是乱跑的﹐是不羁的。有许多的意念是撒但塞进来的﹐是仇敌射进来的火箭﹐并不是出于我们自己。多少的时候﹐在我们的心思里有污秽的思想﹐贪心的思想﹐恨恶﹑嫉妒的思想﹐骄傲自大的思想﹐猜疑﹑妄想等等﹐都是出于撒但的。你怎么知道是出于撒但呢﹖你只要问这几个问题﹐就要看清楚的﹕第一﹐是不是我一一基督徒--要想这一类的思想﹖第二﹐是不是神――圣洁的神――要我想这一个思想﹖如果两者皆不是﹐就第三﹐源头必定是撒但。可以断定无疑﹐并且应该立刻拒绝﹐不让它继续在心思里思想。在这种光景中﹐还可以问一个问题﹐就是到底是我主动地去想一个思想呢﹖或者是一个思想抓住了我的心思勉强我思想呢﹖如果是我主动要想﹐是正常的﹔如果是一个思想抓住了我﹐勉强我去想﹐这就是撒但作的。

      我曾遇见这一类的人﹐不但是在外教人中﹐而且是在弟兄姊妹中。有的人已经落到一种不正常的情形里﹐他不能管理他的心思﹐有一些射进来的思想﹐明知不该想﹐还是要想﹐没有能力拒绝它。意志非常软弱﹐无法控制。在这一种人身上﹐撒但已经有相当的地位了。若不趁早用意志拒绝﹐就要落到意志被动﹐行动失常﹐就要做出他意志不愿作的事﹐甚至有实行自杀的。在十多年前﹐我亲自遇见过一个人﹐他无故自杀﹐幸而未死。但当你问他为什么自杀﹖他说﹐实在不是我要自杀﹐谁不爱惜自己的性命呢。但在那时有一个力量转动我的意志﹐是我所不能抗拒的。你看﹐这人的意志已经被动﹐落到他自己不能控制他的行动了。但是﹐意志未落到被动之先﹐心思已经被撒但占用了。撒但占用人的心思﹐几乎有六千年之久﹐它以它非常巧妙的方法﹐不知不觉人就落到它的陷阱里去了。

      那么它用什么方法呢﹖我告诉你﹐它用裹着糖衣的毒药给你吃﹐吃的时候是甘甜的﹐叫你享受﹐叫你舍不得放下﹐结果就中了毒。我想多少我们都有一点这一类的经历。岂不是有时候在那里憧憬着一个思想﹐你不是越想越有味﹐越想越甘甜﹐一直想入非非﹐叫你心荡神移么﹖明知这思想不对﹐是幻想﹐是妄想﹐是该定罪的﹐但是因为你喜欢它﹐就不愿意拒绝它。这样﹐这一类的思想﹐在你心思里渐渐地得着了地位﹐到了后来﹐你不想它不行。

      所以在这里你该注意一件事﹐就是有一些塞进来的思想﹐叫你有所享受的﹐你得赶快将这思想放在神面前看看﹐若不是神所许可的﹐就该立刻拒绝它﹐抵挡它。因抵挡魔鬼﹐魔鬼就必逃跑了。但是你说﹐这思想一而再﹐再而三﹐一直来怎么办﹖让我告诉你﹐你还得一直拒绝。这是消极的抵制。有一个更好的办法﹐是收集你的心思往里面去亲近神。你们亲近神﹐神就必亲近你们(雅四7~8)。这是一个积极的办法。如果你能学习常常亲近神﹐拒绝闲杂不正当的思想﹐到了后来﹐你要看见你的思想变着简单了。并且你的话也能减少﹐人也安静了。这是心思被撒但占用的一个拯救。

 

【撒但将坏的思想放在人的心思里同时又控告人是犯思想上的罪】在基督徒中受这苦﹐吃撒但这一个亏的人实在不少。现在我说一个事实来讲明这一件事。当我作小学生时﹐学校里有一个规矩﹐就是每一个去厕所的人﹐都得拿着一枝竹签去(全校只有一枝)。这样﹐你只要一看竹签在不在﹐就知道厕所里有没有人。有一天﹐竹签一直找不到﹐同时厕所里也没有人。后来一位甲姓的学生﹐到乙姓学生的书包里一找说﹐找着了﹐并且说竹签是乙姓偷的。其实乙姓一点也不知道﹐乃是甲姓放在乙姓的书包里﹐同时又陷害说﹐是他偷的。其实统统是甲姓一手所作的。弟兄们﹐这甲姓所作的﹐就是今天撒但在人心思里所作的﹐它一面将坏的思想放在人的心思里叫人去想﹐同时又控告人说﹐你是犯思想上的罪的人﹐像你这样的人﹐定规没有得救﹐难道得救的人﹐还有这一类污秽思想么﹖哦﹐受这一类思想上的苦的人﹐定规不在少数。但是﹐不知道这是撒但一手所作的﹕放进污秽思想的是它﹐控告你犯罪的也是它。其实你是无罪的﹐乃是撒但用你的心思犯罪罢了。

      那么你就要问说﹐我们所有污秽的﹐或者说不正当的思想﹐只要往撒但身上一推﹐我就可不负责了﹐是不是呢﹖不﹐不。让我告诉你﹐有撒但该负的责任﹐也有你该负的责任﹐并不是说人一点责任没有。请你记得﹐撒但将一个坏的思想放在你里面﹐你的心思就在那里想一个坏的念头﹐比方说﹐你已经想了五分钟﹐在这五分钟之前﹐你没有觉察你想坏念头﹐到了五分钟之后﹐你觉察了。在这里请注意﹐就是在你未觉察的五分钟里﹐是撒但负责的﹐是它犯罪﹐是它占用你的心思犯罪。你没有犯罪。但是﹐等到你觉察的时候﹐若立刻拒绝﹐你就绝对无罪﹐但是﹐到你觉察之后﹐继续思想﹐或许因为你在那思想里有所享受﹐不肯放下﹐在此你要负责。当你觉察之后﹐你仍继续的思想﹐就是你接受了撒但的思想﹐在此你和它一同犯了思想上的罪。你得在神面前认罪蒙血洁净。所以切不可在觉察之后继续思想﹐这是拯救。

      什么是觉察呢﹖觉察是神给你光的时候﹐一有光﹐一觉得不对﹐你就该定罪是罪﹐立刻拒绝这思想。这样你就是无罪的。在这里﹐让我说一个比方﹐也许能够叫我们更清楚。因我自己是很得这比方的帮助的。这好比一个贼﹐他偷了一大堆的东西﹐他对你顶好﹐要将一部份的赃物拿来送给你﹐问题是说当你知道了这是赃物之后﹐你接受不接受﹖如果你觉得这是作贼偷来的东西﹐你不要﹐你拒绝﹐你就无罪。若是你知道是赃物﹐但因为这些灿烂眩目的宝物﹐你舍不得拒绝的话﹐你就有罪。贼将赃物拿来分给你﹐是他的自由。你的拒绝是你的自由。你不能拦阻他不拿来﹐你却能拒绝他不接受。撒但可以多次将坏念头放在你的心思里﹐这个它有自由﹔但是﹐你可以在觉察之后拒绝它﹐这是你的自由。千万不要中撒但的计﹐以为一切坏的思想都是你自己的﹐以致一直自责﹐失去平安与喜乐。但愿神保守我们。

 

【猜想】现在我想到猜想这东西﹐不知害了多少人﹗多少家庭中的惨剧﹐朋友中的分裂﹐教会里的意见﹐社会里的事故﹐都是由于猜想而来呢﹗多少的谎言是起于一个人的猜想﹐后来一传十﹐十传百的将谎言散布出去。撒但将猜想放在人的心思里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﹐破坏了多少家庭﹐陷害了多少无辜的人﹗对于这件事﹐我想不得不注意一下﹐因为我的确有看见许多基督徒还是受这猜想的害而不自知。在我的经历﹐曾有几位的弟兄来对我说﹐俞弟兄﹐到底我有什么事得罪你﹐不然﹐你的脸为什么对着我总是不好看呢﹖我这样地被弟兄一问﹐真弄得我啼笑皆非﹐因为我和弟兄根本没有事。祇得怪我的脸不造就人﹐因为不常带笑脸﹐以致弟兄猜想说我和他有事﹐其实一点事也没有。你看撒但能借着一个不笑的脸﹐塞进去一个猜想。哦﹐诸如此类的事多着呢﹗有一次﹐我在家里﹐忽然发现一双皮鞋不见了。我与内人共同猜疑说﹐定规是一个十二﹐三岁的孩子偷去﹐一因为他是穷人﹐二因为只有他一人来我家玩过。但那时我就对内人说﹐这是猜想﹐没有凭据﹐即使是他偷的﹐我们也不猜他﹐虽然顶像是他偷的﹐但还是有错的可能。果然﹐过了几天﹐我们在箱弄里看见了那一双皮鞋﹐后来知道是我三岁的孩子﹐无意识地将鞋子丢到箱弄去了。还有一件事﹐给我一个很大的教训﹐就是甚至有几百人有同样的猜想﹐而结果是错的。这件事是这样﹕一位某一大医院的院长﹐收到了一封侮辱他的信﹐信里画着一只猪﹐意思是说院长是猪。后来院长与教职员就讨论﹐猜想到底这事是谁作的﹐结果他们断定说是某某一位三年级的医学生作的。于是请他来。他说实在不是他作的。但院长与教职员说﹐字迹很像你﹐你自己有数﹐不必抵赖﹐甚至数百个同学也无一人替他说话﹐结果这学生被开除了。过了几个月﹐才知道不是这学生作的﹐而是另一位早已被开除的学生作的。但是到了水落石出时﹐这学生已经冤枉的被开除了。你看﹐这是猜想所作的事。多少莫须有的罪﹐是从这里发源呢。哦﹐这是撒但作的﹐我们应该儆醒﹗―― 俞成华《生命的信息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