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米罗斯人受咒诅

 

──士师记五章二十三节──

  这题的背景,就是古代的一件史事。当时以色列人,受迦南人压迫二十年;有个女先知底波拉起来,提倡打倒迦南,使同胞恢复自由。他们经过艰难险阻,终告成功。于是大家欢喜唱歌赞美主。回忆战争的经过,同胞中有拚命敢死,牺牲于战场的;然而也有袖手旁观,不帮助耶和华作战的,这就是米罗斯人。所以耶和华的使者说:应当咒诅米罗斯人,大大咒诅其中的居民。因为他们不出来助主作战。米罗斯人的罪,并非做内奸,不过是守中立;并非做错什么事,不过是不肯尽本分。其罪从消极而来。

  有首诗说:世间似有两军对敌。这就是善与恶相对。我们从善从恶,必须立志选择。我们既是主的信徒,就当助主作战,总不能像米罗斯人守中立而且没有守中立之理。不是帮助神,便是帮助魔鬼。主耶稣说:不与我同心者,就是攻击我;不为我收敛者,便为我分散。现今教会情形,许多教友守中立。他们不做一事,好像病人躺卧床上,只望人来帮助他;他并不觉得自己有本分,有责任。他到礼拜堂叙集,也要牧师多谢他。他常自夸说:不做坏事。但试他做了什么好事。主耶稣说:有一人下耶利哥,中途遇贼,抢去他的衣裳,把他打个半死,就丢下他走了。后来有祭司和利未人经过,都不理会他。他们的罪,不是做贼打伤人,乃是不肯帮助人。

  我们常自号为基督精兵;但不是与主上战线的兵,却是后方病院的兵。教会今日之所以未能得胜,就因为前线无人作战。可惜牧师们要在后方疗理病兵,没有工夫上前方打仗。我们当求圣灵激发我们的热心,人人皆上前线作战,为主牺牲。

  我们研究米罗斯人不出争战的原因,大抵有下列几种:──

  (一)他们懒惰 际斯国家多难,千钧一发。在别人则奔走呼号,忙个不了;他们却因循苟且,偷安了事。人做好事,我们推论他为什么做好事;其实就因为他是个好人,不能不做好事。人不做好事,我们又推论他为什么不做好事;其实就因为他不是个好人,所以不能做好事。圆者转动,因为牠是圆的,不能不动。方者立定,因为牠是方的,不得不立定。懒惰的人,没有主的生命,所以他不能作主的工夫。我们如有主之生命,自必为主效劳。耶稣说:灯不可放在斗底下,要放在灯台上,使进来的人得见亮光。灯如放在斗底下,就要火烧了那个斗,光才可以显现。不然,先就永远埋没。圣灵的火在人心,也是这样。你如扑灭他的感动,就是熄了他的火。如神的火在你心中燃烧着,你必不会懒惰。

  人分身,魂,灵,三部,圣灵的火,在人的的灵中燃烧着,叫他的魂醒悟;身体因此而活动。如身体有不活动,脑筋有迟钝的,为因他的灵无力所致。如接受圣灵的人,不独灵会活,身体也会活。我们的才干,未能尽量发展,如同女子缠足,叫足不能尽量发展一般。若是主的圣灵在我们的灵中,我们的才干必大大发展,尽量发展。有一个孩子,他十几岁还不会行走,从来要人扶持。他的母亲请医生来诊察他;医生说:他的脚没有什么病,本来可以行走,医生带他入医院留医,安置他睡在一个伤兵的旁边。一天,那伤兵发起癫来,手里拿一把刀找人来杀。孩子看见了,十分害怕,马上跳起来,向外面跑去。伤兵随后追上,孩子愈跑,伤兵愈追;伤兵愈追,孩子愈跑;从三楼跑落二楼,从二楼跑到地下,跑到花园。伤兵没有追来,他才停住脚。于是他又倒在地上。医生叫他转回楼上,他说不能。他刚才能走,是因为那个发癫的伤兵吓他逼他走的。教会中像这个孩子的也不少,不晓得自动的读经,祈祷,为主作证;而要牧师或传道帮助他,激动他。这是因为他心中缺少圣灵之火。不然,定会自动的作事。

  (二)自暴自弃 米罗斯人不出战的第二个原因,就是自暴自弃。他们闻角声之时,心里说:我们米罗斯不过一小村庄,人数不多,无关轻重,我们在国中,算不得什么?有我们不多,无我们不少。这种假谦卑,害人不浅!假谦卑,等于真骄傲。骄傲者,自以为凡事都能;自弃者,自以为凡事不能。骄傲者,以为神造了他之后,就完工了,再没有别人;自弃者,以为神造了他之后,就后悔了,错加了他一人。试想当日以色列危急之时,人人都像米罗斯人那样想法,个个都以为无关轻重,这样,谁出去打仗呢?以色列人不要永远为迦南人的奴隶么?神要求我们的,是各尽其力。不要因为不能做多,少的也不做;因为不能做太,小的也不做。在一个大机器内,每个小钉,也是不可少的。又如一个马蹄没有钉好,马不能跑;因为马不能跑,送信的迟慢;因为送信的迟慢,总指挥误了军机;因为误了军机,兵败了;城破国亡了。城破国亡的原因,乃是因为一个小钉子。我们信徒在教会中,各有各的用处,幸勿自暴自弃!记得耶稣曾设一个比喻,说:一个仆人,把主人交给他的一千银子,埋藏地里,没有生利。后来主人回来算账,大大斥责他,他以为所受的资本比别人少,他就自暴自弃的埋藏不用,致遭刑罚。唉!这个仆人,真可为我们作鉴戒。

  (三)胆怯惧怕 米罗斯人不出战的原因,亦是胆怯惧怕。他们听见号筒吹响,招人出来攻打仇敌;他们胆怯惧怕,隐藏起来。正如后来和米甸人战争,他们当中胆怯惧怕回家的,竟有二万二千人;拚命勇敢的,不过一万人。在人生战场上,在属灵战争中,我们所急需的,亦是胆量勇敢。我传道了二十余年,愈久愈觉勇敢的重要。彼得在五旬节时,何等大胆;在官府,长老,大祭司,及全公会面前,为耶稣作证。人们看见,惊奇他的胆量。他后来被释放,到会友那里去,一同祈祷,他们还要求胆量,使他们可以勇敢为主作证。今日教会所缺少的,不是口才,知识,乃是胆量勇敢。我们当求主加给胆量,使可以大胆在异邦人中作证。我曾问过一个中学生,问他晚间有祈祷没有。他说:有,在床上被里祈祷,因为怕同学耻笑。唉,真可惜!人作坏事,不怕人笑;祈祷,读经,反怕人笑。这是什么道理!五旬时,门徒被圣灵充满,人看他们是新酒灌满了。因为酒醉的人,有一个特色,就是大胆。今我们在人前不敢承认主,没有勇气主张公道。这就是没有圣灵充满的表征。

  米罗斯人,不肯出来帮助上主,攻打仇敌,乃因他们懒惰,自暴自弃,胆怯惧怕。所以神大大咒诅他们。我们应当自省,查察自己是立在哪一边?立在上主一边?抑或立在恶魔一边?我们只要选择,当中无中立之可能。不是帮助上主,便是帮助恶魔。从前英国与德国打仗,瑞典和挪威守中立。惟是在灵性上之战争,上主与恶魔之战争,我们决不能守中立。约书亚临别,对选民说,要选择一边,或事奉神,或事奉偶像。然则我们今日事奉谁?奉事神么?就当全心献给神。不然,就不配称为基督徒。

  有个孩子,在礼拜堂听见牧师讲这选择的道理;他回家去,在地上划分两边;一边写是神的,一边写是恶魔的。他站在中在线,说:我要选择神的一边!于是他便跑往神的一边站着。我们也要如此决心选择。我们在教会中,幸勿做个消极无用者,又幸勿做病兵在后方病院,不能上前方打仗。我们既是从主,就当尽忠竭力,服务教会;把自己的能力才干献与上主,为主打美好的仗。千万不要像米罗斯人受上主严重的咒诅!──  陈崇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