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得胜生活的依据

 

读经:但我是属乎肉体的,是已经卖给罪了,因为我所作的,我自己不明白。我所愿意的,我并不作。我所恨恶的,我倒去作。若我所作的,是我所不愿意的;就不是我作的,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。我也知道,在我里头,就是我肉体之中,没有良善。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。我觉得有个律,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,便有恶与我同在。我真是苦啊,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?感谢神,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。(罗七章1425节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靠着爱我们的主,在这一切事上,已经得胜有余了。(罗八章37节)

  神的儿女定规了要照着神的心意来活的时候,就会发觉他们正面对着一个难处。越要多靠近主,越觉得有犯罪的心意或其它的心意阻挡自己不去靠近主;越要胜过某一种罪,越是跌进这一种罪的困扰里;越是注意灵里面的难处,越是没有办法对付掉那难处。曾经有一位弟兄来看我,他苦着脸说:我没有办法叫我生活得圣洁一点,我用尽了我的意志力量,还是不能使我好一点。终日在愁烦的苦恼里,我看我这个样子,恐怕我的得救很成问题。很多神的儿女都像这位弟兄一样,要得胜反倒失败,不愿意伤神的心却是不能脱离顶撞神的事,结果不是落在自怨叹息里,就是落在对救恩的事实产生疑惑的光景里。神的儿女们在追求长进的路程上,常会碰上这类现实的困扰。要不爱主了,里面过不去;要爱主又好像跟不上来。要对付掉这一个困扰,我们要来求主给我们有新的看见。

属灵争战的开始

  我们没有信主以前,我们在任何事上都可以自己作主。不管是什么事情,从自己作开始都没有难处,因为一切出于自己的定规都是遵循着那恶者的安排,而我们的灵是在死的光景中,背逆神走向死亡,我们没有什么感觉。我们一信主了,得救了,有了神的生命,我们的灵活过来,苏醒过来,我们的心思意念也更新了,因此我们的选择和跟从就不再是从前一样了。正因着这一个转变,一场属灵的争战就在我们的身上开始了,并且是不断的进行下去。

  撒但虽然不能拦阻我们去信主,但牠并不甘心人脱离牠的权势而归到主的名下,所以牠还是在我们这些信的人身上搅扰,叫我们跟不上主,叫我们不去顺服主,鼓动我们走回头路去顺从自己。我们要记得,神现今在救恩里赦免了我们的罪,除去我们该受的刑罚,也赏赐了神的生命,但是神在现今还没有拿掉我们的旧生命。这旧生命就是我们的天然性格,圣经上也称它为肉体。它的基本表现就是一切都以自己为中心,这个自我中心具体的表显就是人要追求绝对的满足人的情欲,即使是邪情私欲也得让它满足。这个肉体既然仍旧存在我们的里面,我们这些人的里面就有两个相反的吸引;一个吸引我们顺服神叫神满足,一个吸引我们远离神,单要满足自己。我说,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,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。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,圣灵和情欲相争。这两个是彼此相敌,使你们不能作所愿意作的。(加五章1617节)在这一个继续不停进行的属灵争战中,我们顺从圣灵就是得胜,顺从肉体就是失败。体贴肉体的就是死,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。原来体贴肉体的,就是与神为仇。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。(罗八章68节)这样看来,这一场属灵的争战是十分猛烈的。得救的人若顺从肉体,就又会活在死的光景里,就是愁苦,没有安息,心灵虚空背重担。这种死的光景虽然不会把我们坠回灭亡里,但叫我们失掉神的丰足与平安却是肯定的。因此我们在这一场大争战里,必须要追求时刻站在得胜的一边。

撒但的两种武器

  在争战中要得胜,必须要知己知彼,我们若不对敌情有澈底的了解,我们便无从进行争战的。所以我们再用一点篇幅来探讨撒但是如何进行攻击的,牠所用的武器又是怎样的。

1. 罪的引诱(外面的)

  撒但在对神儿女的进攻里,牠的目的就是要牵引神的儿女重新活在罪恶过犯中。为要达到这个目的,牠常把许多的事物摆在神儿女的眼前,叫你去看,叫你去想,叫你去爱慕,这样子来引动人的情欲。创世记三章,撒但起初引动人的始祖,就是叫夏娃看见那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好作食物,又悦人眼目,并且是可喜爱的。马太福音四章,牠试探主耶稣的时候,也是叫主看见祂的肉身的需要并地上的荣耀与权柄。不管是什么样的事物,牠一定叫你看见一些,好引动你的心去接受牠的诱惑。这是牠的手段柔和的一面,藉着甜言蜜语把人的心腐蚀过去。

  另外一面呢,像牠对付约伯一样,摆出一副凶恶残酷的脸孔,叫人想到自己的安全,自己的性命和家人的平安,要逃避肉身的痛苦。人在这一面受了引动,就要离开神而保存自己。历世历代以来,不少神的儿女的软弱失败,在撒但的权势面前倒下去,就是因为看见牠那像咆哮的狮子的样子,心里起了惊惧,就受了牠的变相的诱惑而离弃了神的道路。

  不管撒但是用光明天使的样式,(参看林后十一章14节)或者是显出咆哮狮子的威势,(参看彼前五章8节)牠总是把一些人,事,物和环境摆在人的眼前,使人思想,考虑,生发爱慕的心情,就把人吸引过去。这是撒但在外面的作法。神的儿女若是多思念天上的事,轻看地上的和个人的荣辱,撒但的诱惑是不能起作用的。

2. 挑动人的肉体(里面的)

  撒但在外面的一切摆设,目的就是要叫人的情欲受挑动,激起人强烈要满足自己的欲望,不顾神的圣洁和公义,也不管永远的福乐,只要眼前的满足。肉体的活动在人身上显出来是相当强有力的,不单是保罗因着它而叫苦,我们每一个神的儿女也同样的活在这个苦里。明明晓得撒谎是不对的,为了一己的好处还是撒了谎;明明晓得贪爱世界是在神面前过不去的,肉体的情欲一发动,人就好像不由自主的进入世界的怀抱里;明明知道骄傲是使人受亏损的,但人肉体一被触发,自然就瞧不起人。反过来说,明明知道要爱弟兄,但是就不肯减少自己的舒服,结果爱弟兄就爱不出来;明明知道要好好传福音服事主,但是舍不得家庭生活的温暖,就轻忽了失丧的灵魂。总的一句话来说,肉体一涨溢,人就受它辖制,不愿作的却作了出来,愿意作的却作不出来。

  以前,人的肉体是听从撒但指挥的,现在仍然是任由撒但摆布的,肉体永远是站在神的对头的一面。撒但十分清楚,掌握了人的肉体,就能得着那一个人,叫他离弃神,偏离神的道路。牠深深知道,肉体存在人里面一天,牠仍然有机会藉着肉体来辖制人。牠藉着外面的一切摆设,进一步的来惹动人的肉体去跟从牠。人的软弱失败的根源就是人的肉体,它什么时候受了激动,它就什么时候领人站到撒但那一边去。

  在属灵的争战里,肉体是主要的焦点问题。肉体停止了活动,人就站在得胜的一边;肉体若肆意活动,人就倒进失败的圈套里。肉体好像是一群盗贼的首领,把首领打掉了,贼群就不能为患了。肉体若失去了活动的力量,那么外面的诱惑便无能为力了。也就是说,里面的争战解决了,外面的激动就形同虚设了。因此,我们在争战中追求站在得胜的一面,就当在对付肉体的这一点来下手;把肉体解决了,整个问题也就解决了,因为肉体就是使人不能得胜的根源。

  现在引出来的问题就是怎样去对付肉体。肉体不是身体。肉体是我们的旧生命,我们不能用苦待己身的方法去对付它,像那些拜偶像的人那样伤害自己的身体,或者用隐居避世的方法。肉体是在人的里头,是给罪占有又败坏了的,一切在外面作的都不是对症下药。(参看西二章23节。)对付肉体是一个属灵的问题,要解决它就只能用属灵的方法,不然的话,就成了肉体对付肉体,结果只有加增肉体的活动,增强人的苦恼和自怨。我们在下面要求主带领我们去看看属灵的争战是怎样进行的,得胜又是怎样显出在我们身上。

基督作成了的工作

  属灵的争战就是一个属灵的地位的争夺战。我们作神儿女的都有一个在基督里的地位,我们活在这地位里,我们就是得胜的。撒但的工作就是要拖我们离开这个地位,叫我们不活在与主耶稣联合的事实里。人在神面前是什么都没有,也不能作什么,我们一切所有的都是享用主耶稣所有和祂所作成的。人在神面前有两个严重的基本问题,一个是人所犯的罪的问题,一个是罪人的问题。这两个问题都得要清楚解决了,人和神中间的隔断才能澈底的解决。感谢神,祂藉着主耶稣所作的已经完全替我们解决了。

1. 流血──对付人的罪

  若不流血,罪就不得赦免了。(来九章22节)你们得赎,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。(彼前一章1819节)神设立耶稣基督作挽回祭,是凭着耶稣的血。(罗三章25节)犯罪的结果就是刑罚,刑罚的程度是要求犯罪的人死,流血就是表明死。主耶稣的死是流血的死,流掉了祂的血。唯有流血,犯罪的案件才得清理。我们的罪案要清理,我们自己是不可能用流血的方式,因为我们若流血,我们就什么都完了。因此我们所要得的清理是赦免,而不是流血,因为我们不能流血。但若不流血,罪案就不得清理,我没有办法流血,主耶稣就替我流血。祂既然站在我的地位上去流血,代表我去流血,那么祂的流血就等于我的流血,因为祂是为着我来作的。

  血既然流过了,罪案当然也就清理了。罪是我们犯,血是主耶稣流,但在神眼中看来,主所流的血就是我们的罪的了结。神今天只看人有没有主的血,没有主的血的人仍旧在定罪里,有主的血的人不仅是不定罪,并且连罪的玷污也洁净了。神看见主流的血,就赦免了犯罪的人,血是解决罪的办法,主耶稣流了血,我们的罪就得了赦免,不单是一次的赦免,而且是永远不断的赦免,随时随地的赦免。有了主的血,人所犯的罪就有了解决。在解决人所犯的罪上,我们人没有作过什么,只是单单的享用主耶稣流血的果效。我们现今时刻享受赦罪的平安,绝不是我们自己解决了罪,而是接受了主耶稣流血的救赎。靠着血来对付了罪。

2. 钉死──对付罪人

  血解决了人在神面前所犯的罪,但是血却不能同时解决罪人,神也没有定规要用血去解决罪人。在救恩的部份,我们已经提过了,人所以成为罪人,并不是因为人本身所犯的罪,而是因着人犯罪的天性和血统,也就是说,即使有一个人从来没有犯过罪,(当然是绝不会有这样的人。)他也不能不是一个罪人。(参看罗五章19节)因此罪人的问题的本质就是人犯罪的天性的问题,也就是犯罪的生命的问题。

  生命是活的东西,要对付犯罪的生命只有不给它活,也就是叫它死,它若不死掉,它的活动就不会停止。肉体的活动不停止,人犯罪的根源仍旧存留,犯罪的苦恼还是不住的困扰人。所以肉体──犯罪的生命──定不可以再有活动,一定要死。神给我们看见,主耶稣为我们所成就的救赎,不单解决了人的罪,也解决了罪人这一个问题,因为祂不单是在十字架上流血,也在十字架上被钉死。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祂同钉十字架,使罪身灭绝,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。(罗六章6节)凡属基督耶稣的人,是已经把肉体,连肉体的邪情私欲,同钉在十字架上了。(加五章24节)钉十字架就是死。不叫肉体活,就把它钉在十字架上叫它死,不许它活。我们总要记得,主耶稣是代表我们钉十字架,也是带同我们一起钉十字架,他在十字架上死了,我们的旧人也与祂一同钉死了。主耶稣被钉死也就解决了罪人的问题,在神面前对付了罪人这一个事实。

  流血是死,钉死也是死。从外面来看,两样都是说到一个死的事实,但在属灵的功用上来看,它们的意义就完全不同了。流血是为着解决罪,钉死是为着解决罪人。藉着主耶稣被杀这一件事,人在神面前的那两个严重的问题完全解决了,没有一点留下来要我们自己去对付。在主流血的事实里,我们的罪案清理了;在主钉死的事实里,罪人的问题也对付掉了。

得胜的途径

  我们在神面前一切所有的既是享用主耶稣所作成的,那么在追求站在得胜里的方法仍然是享用主耶稣所作成的。不少神的儿女追求得胜却没有得胜,就是不会享用这个属灵的原则。我们得救是享用主所作的,我们得胜也是同样的享用主所作的。不在属灵的原则里解决属灵的事,就不能得着属灵的安息。我们来看一看享用得胜的几件该注意的事。

1. 不是人的挣扎

  在属灵的事上,最使人受亏损的,莫过于人凭着自己去挣扎。事实上,一个一贯以自己作中心的人,就是相信自己过于相信别的,一碰到事情,立刻就是自己去应付。但是我们别要忘记,在属灵的事上,我们是全然无有的,若是要凭自己去得胜,我们所能用上的,不过是人的意志力。对付物质环境里的事,意志或许还可以派一点用场。但是人所有的意志力仍旧是旧生命里的东西,若是用来对付肉体,那就毫无用处,只不过表显出人的挣扎,挣扎来挣扎去还是跳不出肉体的圈子里。比方说,人要作一个谦卑的人,他就得常常在意志里提醒自己要谦卑一点,也用意志来约束自己不骄傲。当然这种出于约束的表现,很不自然,也叫人的精神紧张,使人吃不消。等到意志力一松弛下来,马上就看见,那些逼出来的谦卑都不见了,人徒然在受精神的折磨。我们在神面前一切的问题都不能藉着自己挣扎去解决的,事实上,人越要自己挣扎,就越觉得痛苦。这都是照人所吩咐所教导的。这些使人徒有智慧的名,用私意崇拜,自表谦卑,苦待己身,其实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,是毫无功效。(西二章23节)

  我们在得救的事上不能靠人的挣扎,只是把自己摆在一个无望的地位上等候拯救;在追求得胜上,我们也该有同一的看见;我们仍然是须要拯救。许多神的儿女凭借自己的挣扎去得胜,弄到头崩额裂,结果还是要承认自己无能为力,单单等候神的拯救。得救是神救我们脱离罪的刑罚,得胜是神救我们脱离自己。

2. 要看见并接受主所作成的

  得胜既然是享用主所作成的,我们就得求主给我们在这一点上有看见,不单是看见,也接受过来作为我作过了的事实。

  对付肉体唯一的方法是钉死,我们必须看见在主被杀的时候,我们的旧人也是与祂一同被钉的。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。(加二章20节)我必须要看见,不单是主钉十字架是一个历史的事实,并且我钉十字架也是一个历史的事实。要明白这一个,就不能单凭道理上的接受,必须在圣灵的启示里看见这个事实。人一看见了,就很有把握知道我的旧人早就与主一同钉死,我的旧人已经死了。

  我们接受这个钉死的难处,就是我们眼睛看见自己是活的,也感觉到旧人在我里头仍然有活动,脑子就没有办法装得下这个钉死的事实。但是我们要记得,钉死是一个属灵的事实,不是脑子里想出来的。举一个例子来说,第二次大战结束以后,在太平洋的一些岛上,还有一些日本军人在抵抗,因为通讯断绝的缘故,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国家已经投降了。那时他们生活得很苦,吃的穿的都没有,但是他们还是不投降,直到后来人用了许多方法使他们知道他们的国家已经投降了,他们才停止抵抗。这几个日本兵的故事正好说明钉死的事实;我们有时看见旧人在我们里面仍旧有活动,正像那些日本兵的光景,只是一些残余的势力,并不是真实的力量,等到人看见了死的事实,这些残余的力量也就结束了。

  另一个难处,就是无法接受主的死作我的死,因为这事只是在主的身上发生。我记得在读书的时候,学校里常有各项体育运动的比赛,我的那一年级,常常夺得冠军的锦标,全级的同学都高兴,看成是自己的荣誉。你要问,是不是全级的同学都参加竞赛呢?当然不是,只是少数的人代表那一级去参加,但是因为是代表,他们所作的,就等于全级作的,他们所得的,就等于全级所得的。主既然代表我们钉死,也就是我们也钉死了。

  钉死这个事实,人的脑子是不容易想通的,但是神给我们一看见,我们在信心里一接受,钉死就在我们身上显出它的真实性来。人接受了钉死的事实,就是把旧人的活动停止下来;旧人的活动停止了,人就不会受搅扰。一位弟兄过去十分贪爱世界的享受,以后受主对付过了,他也接受了与主同死的事实,这时在他身上不再有世界的吸引,他走过百货公司的橱窗,那些五光十色的的东西也没有摸到他的心。许多他从前的朋友在社会上有了名誉和地位,他心中也没有半点的羡慕和自怜。因为他看见了他已经与主同死了,他就看自己是死的,向自己死了,也向世界死了。既然死了,就什么也不相干了。祂死是向罪死了,只有一次。这样,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。(罗六章10节)看见主死了,也接受了与主同钉死的事实,就看自己是死的,这样,肉体的活动在我们身上便发动不起来了。

3. 顺服圣灵

 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,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。(加二章20节)这节经文清楚的说出了得胜的秘诀。有了钉死的事实,再让基督在人里面活,就是基督领着我们活,这就是得胜。

  怎样才是基督在我里面活呢?以前我们已经从别一些角度来提到这一件事了。顺服圣灵,或者说顺服生命,那个结果就是基督在人里面活。人顺从了圣灵,肉体便不能有所动作。所显出来的就是生命,就是主耶稣的荣美,就像主耶稣,这就是得胜。没有钉死的事实,人要顺服圣灵就大有难处;有了钉死的基础,顺从圣灵就成为可能。靠着圣灵,便能治死身体的恶行。(参罗八章13节)因此,追求得胜的人都要好好的接受圣灵的管理。

  归纳起来说,人要追求得胜,胜过罪和自己,一点不能靠人所有的,也不能凭着人的挣扎。只要让主来替我们去应付一切,享用主所已经作成功了的,不必自己加添什么,只是顺服圣灵的管理。这样,主已经有了的得胜就显在我们身上,成为我们的得胜。

  附注:得胜是一个重要的,也是比较深入的属灵问题,也是基督徒的现实生活问题,读者要好好的领受,在此介绍下列各书给读者,最好把每本都看。

  1. 正常的基督徒生活 倪柝声着 福音书房

  2. 胜利生活的秘诀 胡恩德译 宣道书局

  3. 基列的乳香 胡恩德着 纯恩出版社

  4. 重生与钉死 黄培新译 晨星书屋

  5. 现在活着不再是我 石天民译 基督福音书局

── 王国显《在基督里长进──第二辑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