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前言

 

      当我在一九二四年,起首请神的儿女注意到灵和魂的分别时,有许多存心甚好的弟兄们,以为这不过是字眼上的争执,是无关紧要的。岂知我们所争执的,并不是字眼的问题,乃是它后面的东西。灵和魂是两个完全不同(不是分开)的机关,一个是属神的,一个是属人的。你无论给它们起什么名字都好,但是,他们在实质上是完全不同的。信徒的危险,就是以灵作魂,以魂作灵,受了欺骗,纷乱了神的工作,接受了邪灵的假冒。这是我们所以叫人注意的原因。

      这一篇的东西,本来是想在《属灵人》写好,就写出来。但是,因看身体的软弱,与工作的冗忙,所以迟至去年力能登在复兴报。现在为看应读者的要求,所以才出这单行本。

      认识灵魂不同的最大益处,就是使人知道魂的潜势力,是如何的会假冒圣灵的能力的。这样的知识,并不是属乎理想的,乃是帮助人走道路的。

      我昨天晚上,读到梅尔先生将要去世前,在一个聚会里所说的话。其中有一段说:这是一个奇妙的事实,就是从来没有在基督的教会之外,有那么多的灵学(如关亡等)像今天的情形的。还有许多方言的运动,也许都是魂假冒灵的事实。我不愿意辩论。但是,在我们人性较低的地方,魂的假冒是顶多的,总是事实。现在空气里简直充满了各种假冒所发生的动。主好像是呼召教会来到一个更高的地位。今天的情形是危险的。愿意我们要凡事察验,善美的要持守。阿们。

一九三三年三月八日

 

末世的属灵争战

 

      启示录十八章十一至十三节:地上的客商也都为他哭泣悲哀,因为没有人再买他们的货物了;这货物就是金、银、宝石、珍珠牛、羊、车、马和奴仆、人口。人口两字,原文是人的魂。这里所说的货物,是从金银说起,到人的魂为止。以人的魂为总结。金银车马等等,本是货物,能买能卖的。奴仆在此,也是能买能卖的,这就是买卖人的身体。但是,这里说人的魂,也可以像货物一样的能买能卖。

      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五节:经上也是这样记着,首先的人亚当,成了有灵的活人。末后的亚当,成了叫人活的灵。关乎魂与灵等字的正译,在《属灵人》附录中已经详载。这里的正译是:首先的人亚当,成了一个活的魂。末后的亚当,成了叫人活的灵。成了叫人活的灵是译得很对的,在中英文圣经中,都译得很准确。

      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六节:但属灵的不在先,属血气的在先;以后才有属灵的。属血气的,当译作属魂的。所以此节的正译是:但属灵的不在先,属魂的在先;以后才有属灵的。

      创世记二章七节: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,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,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,名叫亚当。成了有灵的活人,可译作成了一个活的魂。这节圣经的意思,是说神将生气吹入人鼻孔里之后,他就成了一个活的魂。有灵的活人这几字,译得不顶准确。可是请你们注意,我并非在此批评圣经译得不好,或是反对这种译法,因为圣经的原文,若按字面来译,就不成文,所以他们译圣经的人,只好这样译法。我们是为要追求更深意义的缘故,就不得不把原文的本意查考一下。

      在已过的两年多中,我深深的觉得,要讲这个深的信息,但是,这信息是很难很深的,讲者不容易讲,听者亦不容易领会。所以当我写《属灵人》时,并未将此信息引入《属灵人》卷三──魂里。但是,这信息,我总觉得应当提起。当我稍微读一点书报,稍微与外界的人接触,看到社会和教会在目前的光景和趋势,就更觉得我们所知道的这真理,是何等的宝贵。同时,我看了这种种光景之后,就不得不再把我们所得的分给人,因为我们若不如此行,就是把灯放在斗底下了。

      今天我所要讲的,是属灵的争战,和这末了的世代的关系,是我以前看为不能放在《属灵人》书中的。至于讲到灵魂体等的分别,《属灵人》书中,已有详细的解说。因为许多人未读《属灵人》的缘故,我再略为讲一讲。

 

灵魂体的分别】创世记二章七节,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,这就是人的身体。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,这是神将灵赐给人,这就是亚当的灵。这可见人的身体是尘土作的,人的灵是神给的。当神将生气吹入人的鼻孔里以后,人就成了一个活的魂。这魂字,就是我们普通所说的灵魂。其实灵和魂,和体,是三件分开的东西。我们若说灵魂和身体,就是错了。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二十三节是说,又愿你们的灵,与魂,与身子,得蒙保守灵,是神给的;魂,是活的魂;体是神造的。魂,照我们世人常用的话来说,就是我们的人格。灵与体合在一起,就成了一个活的魂。天使的特点是灵。下等动物如禽兽等的特点是肉体。我们人有灵,有体,但我们的特点,不是灵与体,乃是魂。我们有活的魂。所以,从此以后,圣经称人,就称作魂。这在原文,英文圣经中,均很明显。例如雅各全家七十人下埃及,英文圣经记着说,七十个魂下埃及。圣经中又记着有一次有多少人得救,就说有多少魂得救。魂,就是我们人的个格,就是我们人之所以为人者。

      到底灵、魂、体,有什么用处呢?灵、魂、体的用处,在《属灵人》卷一已解释过。但我顶快乐,因为有一天在书架上,我找到慕安得烈先生所著的《基督的圣神》,此书末了的附录有一段记着灵与魂与体的解释,正与我们所说的相同。所以,我今天,就把慕安得烈先生所讲的译给你们听,他说:

当我们谈到人的创造的历史时,看见耶和华用尘土造人,这就是人的身体;随后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,这就是人的灵;所以我们知道人的灵是从神来的,结局人就成了活的魂。魂,是活的人,有自觉的功能(我们知道惟人能有自觉,木石就不能自觉)。魂就是灵与体二者相接处的交接点。藉着体,人能与外界接触,能受外界的影响;藉着灵,人能与神发生关系,并能从神接受生命的能力。人的魂是在两个世界之中,因与两个世界接触之故,所以人的魂有能力来断定他是要灵或是要体来完全管理他。灵是与神发生关系的,所以是最高的,体是与世界接触的,与世界发生关系的,所以是最低的;魂自己若不从体得特点,就要从灵得特点。魂的特点,是叫灵与体有适中的地位,叫体在最卑下的地位来顺服那在最高地位的灵。

 

      我不过给你们看见,不只我们是如此分,就是慕安得烈,也把灵魂体分得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  灵是什么?凡叫我们觉得神,与神发生关系的,就是灵。魂是什么?凡与自己发生关系的,有自觉的,就是魂。身体是什么?凡叫我们与世界发生关系的,就是体。可可福批注的圣经中,也是这样批注说:灵,是叫人有神觉的;魂,是叫人有自觉的;体,是叫人有世界的感觉的。牛马不会感觉到神,因为他们无灵,牠们只能有自觉。体是我们感觉世界,叫我们能看见世界上的一切,觉得冷热等等的。关乎体这一点,我想大家都知道,用不着多说。

      以上所说的,是灵魂体的用处。现在我要提及最大的问题,就是在《属灵人》书上也曾提及的。许多人想,灵魂体等问题,不过是有关属灵生命的问题,所以当注意。但是,我今天要告诉你,知道这些事,不只与我们属灵生命有关,也是与我们属灵的工作,并争战有关。当亚当未堕落时,人以为他所有的,与我们差不多,我们想亚当是人,我们也是人,所以差不多。我们所不能的,亚当也不能,岂知亚当所不能的,你们也不能;但亚当所能的,你们也不能。亚当的本事是如何,我怕你们尚未知道。你们若细读圣经,就要看见亚当在未堕落前,亚当到底是如何的一个亚当。

 

亚当的能力有多大──亚当的权柄和体力】创世记一章二十七至二十八节说: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,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。神就赐福给他们;又对他们说,要生养众多,遍满全地,治理这地;也要管理海里的鱼,空中的鸟,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。神说,你们要管理这地。朋友们,这地有多大呢?你曾想过么?我们这两间房子,要叫仆人管理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说,他能管理这么大的地方,主人方派他管理。我们这里文德里许多人家,若只用一个仆人来管理,就作不到了。因为一个仆人,不能作过于他力所能作的,即使有不良的主人,也不过叫一个仆人叫他在他所当作的事之外,再多作一点。但是,请问你们,神会不会叫亚当管理他所不能的呢?亚当若能管理,那未亚当的能力,必不像我们今天的能力。他有能力、才干、本事。他里面的一切,和他外面的一切,都是从创造者所得的新鲜的能力。虽然不可以说是有千千万万倍的能力,也总比我们现在多千万倍的能力方可作这些事。不然,就不能如此。若是我们,不要说管全地,就是管文德里的衖堂,每天三次的扫除,就已吃不消了,身体都要直不起来了。但是,亚当不只管理全地,他又管理海里的鱼、空中的鸟,和地上各样的活物。管理,并非坐着不动,管理,是要管理,是要治理。所以,从这点,我们能见亚当必有一特别的能力,超过我们今天的光景。在你们以为这是件新鲜的事,其实这是圣经的教训。在亚当未堕落前他有能力,他作事并不觉累。他堕落后,神才对他说,你要汗流满面才得糊口。因此,我们知道亚当在未堕落之先,作事并不会吃力。这能力,就是从神的创造中所发出的新鲜的能力。

 

亚当的脑力与记忆力】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,和空中各样飞鸟,都带到那人前面,看他叫什么;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,那就是牠的名字。(创二19)朋友们,你们觉得新鲜么?你若从字典中去把犬旁的字都读一读,你就说,我不懂,我不能记忆这许多的名字。但亚当能为所有的鸟兽起名。我们应当想,亚当是何等有智力的人。如果我们中间智力差点的人,去读动物学,读了一点,就无办法,因为我们的头脑记不清这许多。但是,亚当不是记动物学的名字,乃是发起──题名。所以我们看见亚当理智的能力是多么丰富,多么完全。你知道动物有多少千万呢?但是,亚当替牠们一一起名。

 

亚当管理修理的能力】创世记二章十五节:耶和华神将那人安置在伊甸园,使他修理看守。我们且不说管理全地的事,且在此看神所吩咐他作的事。神是叫他修理伊甸园。修理,是比管理有系统些。伊甸园有多大呢?创世记二章十至十四节说起有四道河──就是比逊、基训、希底结、伯拉河。是从伊甸流出,分为四个流域。你们想这个园有多大呢?比上海的虹口公园、兆丰花园,不知要大多少倍。亚当要修理这四道大河流域之地,就他的能力有多大呢?他不只修理,还要看守。看守就是保守这园,不让仇敌进来。所以亚当当日所有的能力,必是非常的能力。他必是有非常能力的人了。这许多能力,都包括在亚当活的魂里。所以亚当的能力,必是不可思议的了。亚当的能力,按我们看来,以为是超然的事,是神迹奇事,但是,在亚当本身,并非神迹,不过人迹;并非超然,不过出之自然而已。

      亚当的能力,在当日是否都用完了呢?按我读创世记时所看见的,他并未用完他的能力。当亚当顶新鲜的从创造的神出来后,在亚当未尽显他能力之先,他就已经堕落。当仇敌把鱼钩上的饵引诱夏娃时,牠应许她什么呢?仇敌所用的鱼饵,就是说,你若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,你就能像神知道善恶。像神就是仇敌的应许。牠对夏娃说,你虽有能力,但是,你与神仍是中间隔了深渊,如果你吃了这果子,你就有神的权柄、智慧、能力。夏娃当日,就受试探而堕落了。

 

神给亚当的能力】我们今天并非好奇,乃是要看神给亚当的是什么?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:神说,我们要照我们的形像,按我们的样式造人。形像两字的意思,在原文是指人外面的形像,亦可译作形状。样式两字,在字面看来,与形像没有分别,是重复的。但在希伯来文中,样式二字,不是指物质上的形像而言,乃是指道德及属灵方面的形像而言。并非物质的字,乃物质之上属灵的字眼。我自己不顶会希伯来原文,不过会看原文字典而已。有一位西国姊妹马克哈师母,她对于原文,很有研究,她说,样式二字,在原文是变成像。这样说,好像不成文,实在她的意思是成了像。就是说,变得像祂。神造人,是要人变得像祂。神的目的也是要亚当能够像祂。魔鬼说,你能像神;神也说,你要变得像我,这是神的目的。从这句话,我们就知道在亚当未堕落时,他里面是含蓄一种能力是能够像神的。在他里面有一种隐藏的能力,使他有像神的可能。在外面的形像上已经像神,但是,在道德上(我用这道德二字是指着一切在物质之上的,不是指着人的好品行说的),神要我们超乎物质之上的,都变得像神。这样,我们就可看见人类堕落后所受的损失有多大。这么大的损失,怕是许多人从未想到的。

 

人的潜势力】亚当是个魂。他的灵和体都荟萃在他的魂里。所以,上文所说的那么多惊天动地的能力,都是包含在亚当的魂里的。亚当从灵与体所生出来的活的魂所包括的能力,是不可思议的,超然的(这是我们今天的看法)。当人堕落时,他这个与我们不同的能力,就立刻失去了。但是,这并非说没有了。乃是说这些能力现在虽然仍在人的里面,不过是像死僵的一样,不能用它。到了创世记六章人已堕落之后,人就变成属肉体的。肉体把全人包围起来,叫人顺服它。本来人是活的魂,现在人堕落,变成属肉体的。人的魂本来是顺服灵的管理的,现在顺服肉体的管理了。所以神说,人既属乎血气(肉体),我就不再与他们相争。所以在原文圣经中,说有多少人时,就说有多少肉体。神提到世人时,就不称他为人,只称他为肉体(在中文圣经中,译作属血气的人)。因为在神看来,人是块肉而已。所以圣经说,凡肉(有血气的人),都败坏了。又说,神不把祂的灵倒在一切的肉(属乎血气的人的身)上。又说,凡肉(有血气的人),都不能因行律法称义。这几处所说的血气,在原文,就是肉字。因为从那时起,一切的人都伏在肉体之下。

      为何我要提起这事呢?因为启示录十八章所说起的事,是末世所必有的事。我已提及末了的人口,就是人的魂。人的魂,成了巴比伦能买能卖的货物了。为什么要把人的魂当作货物买卖呢?因为撒但,就是那敌基督的,牠所要的,是人的魂,以作牠在这世代末了活动的工具。亚当在伊甸园堕落了,亚当的能力,也随之堕落了。当亚当堕落的时候,这个能力并未失去,不过现在是埋藏在亚当里面而已。亚当成功作一个属肉体的人,他的肉体把他那奇异的能力都紧紧的包藏在他里面。一代一代的传下去,亚当当初的能力,就变为一种潜势力在他的子孙()里面。就变作一种隐藏的能力。人并没有失去这能力,不过被肉体将这能力捆绑在人的里面。今天每一个活在世上的人,还有亚当的能力,不过都包围在他里面,不能自由发表。这些能力都在人的魂里,像当日在亚当的魂里一样。只因今日魂是受了肉体的包围,所以,这能力就也受了肉体的包围。魔鬼在今天,就是要激动人的魂,把人的魂里所包含的潜势力发表出来,用以欺骗人,叫人接受牠当作属灵的能力。我现在所以提起这些,就是要我们知道,人的魂与撒但在这末了世代有什么特别关系。

      我们已经看过亚当是有特别,或者起然的能力的,其实不是什么特别超然的能力,不过在我们今日看来,以为是如此的吧了。因为亚当堕落了,这些能力也都随他堕落了。这些能力,在亚当未堕落之先,是他很平常容易运用的能力。这些能力本来都是包括在亚当的魂里。亚当堕落了,这些能力,就被身体的壳子所包住了。当初亚当的魂有这些能力,身体是他的帮助者,现在魂堕落了,他的能力,就被肉体的壳子压住包围了。现在撒但,就是要人把肉体的壳子打破,来发表人魂里所包含的能力,藉此牠就掌管人的魂。许多人不明白这个,反当它是从神来的,就受了牠的欺了。

 

世上在发掘魂的能力──从宗教方面来看】不只基督教,就是巴比伦人、亚拉伯人、佛教、道教、印度教,都是特别要想法子,要用力把亚当所遗留给我们当初魂中所包含的一切释放出来。无论那一个宗教,无论他们的功课,意即他们修行的方法和手续,如何的不同,在表面的底下,在一切功课的后面,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就是要胜过外面的肉体,使魂的能力脱离了种种的捆绑,能以自由地使用出来。有的功课,是要破坏身体的拦阻,有的不过要叫身体与魂合一就是,有的是训练魂使它刚强,能以胜过身体。无论如何,其中的原则,总是一样的,对于这点,你们若不知道,你们就要受欺。我不知他们这班人,如何知道人的魂里是有奇异的能力的,不过是死僵在里面;也不知道他们如何知道这能力是被肉体所捆绑,只要释放这魂的能力,就能满有神奇的能力,能够成为所谓的仙、佛。这件事也许是魔鬼邪灵所告诉他们的。所以他们的说法虽然都不同,但是他们里面的目标都是一样的,就是要特别用法子,把魂的能力释放出来。虽然他们还没有我们这魂的能力的名词,但是,事实却是这样的。例如道教、佛教,以及基督教有关系的真道会和基督教科学会(这会在上海天津都有分会),他们有特别能力、超奇的能力,他们能作似乎神迹的事,他们会医病,也有人能预知未来的事。

      比方说,道教中所讲的修练、吐纳等等,就是最浅的,如打坐等,也只有一个原则,就是叫身体顺服魂,来释放魂的能力。所以道教中有许多神奇的事发生。好多事都是事实,我们不能以为迷信,就什么都完了。至于佛教,本是无神主义。释迦牟尼本是个无神派。这是许多研究佛学,着佛学评论者所共有的断案。他是相信轮迥。他也相信轮迥之外的涅盘。人如果真弄到什么都空的时候,人就能够超过一切成功为佛了。我今天不是要讲佛学。我的目的,就是要解明为什么佛教中有不少的奇事,和他们得着这些奇事的手续是如何。佛教中人讲避世,他们出家不婚娶,他们戒杀又戒荤,他们参禅,他们修行,到了后来,他们就辟榖。有好多高僧竟然能预知未来和过去的事。他们藉着佛法,也会作出不少奇异的事来。在他们所谓的心血来潮时,就可以知道未来的事。这些事的原则,只有一个,就是佛家是用他各种的戒,并修行,来打破身体和物质的捆绑,使他们魂的能力能够发表而已。就如最简单的参禅,也是以脱离肉体的捆绑,来发表魂的能力。我有几个父执,他们是加入同善社的。他们也按着他们的规矩打坐等等,他们说,他们进入一层,就有一层的光,道有多少高,就能见多少光。我相信这些都是真的事。他们不过是脱离了身体的压制,而得着亚当在堕落前所有的能力而已。这并不足奇。

      至于世界现今很普通的基督教科学会,是艾迪师母所发起的。她说,人本无病、无痛、无觉、无罪、无死(但是,艾迪师母已死了)。人本无病,所以,如遇患病时,病人只要用心说,我没有病,他就可以不病。意思是说,只要我信是无病的,就无病。对于罪也是一样。信他没有罪,罪就不会有。只要训练人的意志、思想、情感到一地步,说这些事是绝对没有的,这些都是假的,骗人的,这些就真的没有了。当初他们说时,有许多人反对,有许多医生反对,以为如果这样,医生就用不着了。但是,他们查考基督教科学会所医好的人,看见他们真好了,结果连他们也无法推翻,并且信他们的人愈过愈多,甚至有许多出名的科学博士和医生们也相信了。在英美各国,不特有许多人相信,就是在中国也有他们的分会。但是,这些并不足为奇,因亚当本有顶大顶多的能力,包含在他的魂里面,只要人能从肉体里把这魂的能力释放出来,就可以得着。

 

从科学方面来看】另外我们要从科学方面来看。心理学,在近代有空前的研究。什么叫心理学呢?心理学,就是魂的学。各国的精神学、心理学这个字,都是从希腊文中得来的。不过都是把希腊文中的仆宿刻,和罗各司二个字合起来。仆宿刻译为心理,罗各司译为学。这种仆宿刻,就是在我们圣经里所译为魂的那个字。所以心理、精神,就是魂。所以心理学、精神学,就是魂的学。所以近世科学家所研究的心理学,不过就是我们魂部分中间的事而已。不过只限于魂的部分,没有及于灵的部分,近代精神学、心理学的发起,当以马斯麦尔为始。他最初的发明是在一七七八年,他的发明,今日学者称之为马斯麦尔主义。自从马斯麦尔以后,他的门徒青出于蓝,发明越过越多。有的发明真是希奇,叫人几乎不敢信其为真。他的法子,就是将人内里的一股隐藏的力量发表出来。例如近代所谓的千里眼(能见千里外的事物),或能闻,能嗅在千里外事物等,都是从马斯麦尔的子孙所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  有一本书上记着说:马斯麦尔主义(精神学)是座大石山,所有心理的科学,都是从这座石山内挖出来的石头。本来在马斯麦尔之前,精神的研究不算作一种独立的科学,不过是附属于自然科学之内,为自然科学的一小部分。后来,因有空前的发明,就自成一系了。

      我要你们注意的,不是怎样研究心理学,乃是要你们知道心理学所发明的许多好像神奇的事,不过是把人魂里一部分的潜势力,就是隐藏在人里面的一种势力,就是亚当堕落后,隐藏在亚当的魂里的一种势力发表出来。什么叫潜势力呢?你们要晓得,当亚当堕落的时候,他本来所有超奇的能力,神并没有将其收回;不过这些能力和他一同堕落了(这就是魔鬼所以能特别利用的缘故),就紧紧地关闭在他的身体里面,不能施展出来。能力是在那里,不过没法子施展出来,所以就称之为潜势力。

      我们人生的现象,如能说话,能思想,本来就是奇妙的事;可是在我们里面还有一个潜势力,是隐藏着,并未发表出来。这个如果发表出来,是比我们目前人生的现象更奇妙的。今天心理学家所发明的许多超奇的事,并非他们有什么通神的能力,他们不过把人魂里所已有的潜势力,用方法把它发表出来而已。自从心理学家得了钥匙,知道人心理的本能是这么大之后,他们就层出不穷的发明人藉着精神的能力所能作的事,真是多得不可胜数。

      马斯麦尔有个门徒,在一七八四年,藉着马斯麦尔式的睡眠,就发明了千里眼。这千里眼就是能看见平常人按着物理所不能看见的东西。同时又发明了知念术。这知念俯就是不必人告诉你什么,你利用你自己精神的能力,就能知道人的心里到底现在正在那里想什么东西。这些都是马斯麦尔的学生作的事。不久催眠术、神经学,和精神测定术,就都次第发明了。催眠术就是先使人陷入催眠状态,然后给这催眠的人以种种暗示,这被催眠的人就会按着你所暗示的去想、去说或去行。不只是人会被催眠,就是下等动物也是会被催眠的。神经学是用催眠的方法来医病,利用人的精神来治疗痼疾。精神测定术,就是人的心灵在他身体之外,会有单独的作用,施术者的精神测定的感觉,会探知人一切过去的事。此外所发明的还有不少。

      此外,又有一种名叫脱体术,行术者会管治他自己的意志,能将自己的意志从身体内射出来,无论射到多远,射到那里都可以,能在身外饮食,感觉。凡人在身内所能作的,他们在身外仍能作。这种学术,一天一天的进步,到一八四七年更进步了。有一人某次在一种睡眠的状态中之后,他就发明了一种情绪主义。后来他们就专门的研究这事了。这人说,人能把自己的能力发表出来,叫他自己不觉得痛苦,并会医治疾病。

      以上这些发明,最初人不很相信,不很赞成,自从有许多神奇的事发生,并且这些都是事实,所以这种科学,就独成一系了。他们对于许多神奇的事,都以为是很自然的事,在我们看来更是自然的了。他们不过把亚当堕落后所隐藏的能力都发表出来而已。当训练你自己的意志到一个地步,你也会把你自己在身外显现呢。

      心理学家说,人里面有很大的能力:自治的能力、创造的能力、建设的能力、信心的能力、鼓起兴味的能力、叫人再生的能力(就是反老还童的能力)。这些都是世界的人所能发表的能力。有一本心理学书上有句话说,凡人都是神,不过神是被关在我们里面。若把被关在我们里面的神释放出来,我们就是神。这些话真像撒但的口气。

 

相同的原则】无论是中国,是欧美各国,无论是吐纳,是修练,是运气,是催眠,是测定,是感应,是射心,都不过是发表里面的能力,和里面的能力发表而已。催眠术所作的奇异的事,我想多少都已听见过了。我们中国有一班神相,他们所作的也是许多的人所知道的。他们每天一定只能看几个,并不多看。他们也是从根本下工夫,修练出来的。他们所看的真有惊人的准确。至于有一班的道家的道法,佛家的佛法,也有许多神奇的地方。欺人的事,固然是有;至于有类似超然的显示,也并非没有。这些事的解释,没有别的,就是一班的人,或者是偶然,或者是受邪灵的指示,知道了用某种的修练,就使人有能力作许多常人所不能作的事。普通的这班人,并不知道这能力就在他们自己里面。有点科学知识的这班人,就知道这能力是隐藏在他们自己里面,而不知道能力是如何隐藏在那里的。我们受了神的教训的人,知道这能力就是人魂里面的潜势力,是亚当堕落的时候,把这些能力和他一同堕落了,捆绑在肉体之中。这个能力现在是堕落了,神的定规是人不应当再用这些能力了。但是,撒但喜欢发展这个潜势力,叫人感觉到他()里面所包含的是何等的丰富,知道他自己乃是一位神,以应验牠应许你们必要像神的话。这样就使人崇拜自己,因而间接拜牠,就使人失去了地位。所以,牠是在一切精神研究的背后。牠现在乃是尽量的利用魂的潜势力以成功牠的目的。所以,凡发展魂能力的人,都不能避免邪灵的利用,和亲近。

      彭伯先生从另一立足点曾说,人只要怎样一作,就可与鬼相交。他对于这些事很有研究,他遇见的事也顶多。他说,人若要与鬼来往,有两个方法:()是鼓动他自己的那个潜势力;()是特别被鬼所附。我们今天特别注意的,是第一个方法,就是什么叫作鼓动潜势力。他说,能鼓动潜势力的很少。许多人对于这件事作不到,是因为履行的方法,是必须叫魂来管理身体,叫魂脱离身体的管辖。这个与我们的看法完全相同。我们研究佛家的入定、参禅等等,道家的运气、打坐、吐纳等等,催眠术家的静坐、贯注思想等等,同善社员的静坐等等,以及其它各种的屏息默想、念词、静默,集中思想以至于无思想,以及百十其它类似的举动,虽然其中人的知识不同,信仰不同,而其中的原则却无不同。他们所作的也没有别的,就是要把人外面纷纭的思想、起落的情绪、软弱的意志,都带领到一个空寂的地步。同时外面的肉体也已降服了。这样作,就叫魂的潜势力有发表的可能。现在魂的潜势力,所以不能在个个人身上表显,就是不能打破他的肉体的拦阻,并把心理普通的现状,带到一个空寂的地步。现在人所作的,就是发展里面的潜势力。

 

一点的事实】数年前,我在新加坡时,我有一位印度的朋友,他在那里作很多的工。他说,他有一个印度教的朋友,能知人隐事,并且屡猜屡中。有一次,他就试试他,请他到他家里主试,他就把他每个抽屉所放的对象都说出来。后来他就请他出去,等在外面。就把一件很重要的东西,用布与纸一再包裹,再把它放在匣子里,最后把它放在抽屉里,用锁把抽屉锁着。但是,后来这人所说的,丝毫不爽。这就是一种魂能力的作用,能够透视一切物质的阻隔。

      宾路易师母在英文《得胜报》上,曾登一件事:一次我在印度北方遇见一个人,他是常与泛拉(印度政府的夏季都城)中的大人物来往的。有一晚上告诉我以他与印度以及亚洲别处哲人(玛哈玛)的关系。他说,政治要事还未发生前几个礼拜,几个月,他就都知道了。他说我并不倚靠电报和新闻纸。他们不过记载已过的事,我们乃是知道尚未发生的事。一个人在印度怎么能知道伦敦的事呢?后来他就解释给我听,这个是藉着知道哲人秘密的人所发出来的精神能力(魂力)

      彭伯先生又说,在佛教中有许多人能看见别人头脑中的思想,能管理邪灵,能用魂的力量作工,叫植物忽然生长,叫火熄灭,叫野兽伏他的管理。他们不只能在身外与人谈话,人不只能伸手摸他们,他们不只能显现灵体,像他们自己的身体一样,他们并且能造作一切他们所没有的东西,好像是能从无造出有来。有法的僧人,非经过长期的修炼不可。

 

基督人对于这些事的态度】朋友们,宗教和科学所有神奇的事情,都不过是这人潜势力的表显,不过为邪灵所利用而已。他们只有一个公例,就是要打破肉体的拦阻,把魂的力量释放出来。我们(基督教)与他们不同的地方,就是我们所有神奇的事,都是神藉着圣灵作的。撒但乃是利用魂的能力,以显出牠的神通,并人的神圣。魂势力是撒但作工的工具。撒但是藉着这个来作工的。神的一切都不取重于魂的能力。从我们得重生起,我们就是从圣灵生的。神的一切都是取重于圣灵和我们重生的灵。魂的能力不是神所要用的。并且自从人堕落之后,神是禁止人再用他从前所有的能力,所以主耶稣基督常说,你们要舍去魂的生命、魂的势力。我从前也曾讲过魂的得救,不过没有提起这方面的事而已。神要我们今天一点都不用魂的势力。现在外面所有各种的奇事,我们不能说都是假的,我承认说,它们好多是真的。不过他们这些现象,是从亚当堕落以后魂的潜势力里来的。我们基督人在这末世里要小心,千万不要有意地,或是无意地激发魂的潜势力。

      现在让我们回到刚才所念的圣经来。我们看见撒但和牠手下的邪灵,在这世代的末了所要特别作的事,就是买卖人的魂的势力。意思没有别的,就是要把魂的潜势力充满了这世界。有一位写《得胜报》的通信员说:现在魂势力正荟萃着向灵势力进玟。凡有属灵眼光和属灵知觉的人,都要感觉到那是实在的。魂势力现在真像涌涨的潮流一样,一直向着我们冲来。撒但现在就是一面藉着科学(心理学、精神学),一面就是藉着宗教,一面也是藉着无知的教会(过度的追求超然的显现,及不按圣经的规矩去支配超然的恩赐),叫这世界满了黑暗的权势。这个没有别的,不过就是撒但在世界最终的预备,以等敌基督的显现。真实属灵(拒绝了魂能力)的人,都要觉得四围反对的邪灵是比从前多了多少倍,四围都是黑暗,好像很不容易进前。但是,这也是神预备得胜者被接所必须经过的手续。

      我刚才所提那么多的事,不过是要你们知道魂的势力能作什么,和魂的势力乃是什么。让我告诉你说,在主还没有来之先,类似这些的事还要加增,也许要加增百十倍还不只。撒但要藉着魂势力作出许多空前的奇事,叫选民都有被欺骗的。现在我们是越过越近那大背道的时候。宾路易师母说:速率是加增得厉害。神和人类的大仇敌的手正在那里掌舵,世界正飘流入黑暗的时候,那时撒但要买作今世的神,要藉着一个超人管理这世界。这人的出现,不会久了。什么是魂的能力呢?信徒受了神的话的教训,神的灵的光照的,知道这能力就是阴府的能力散布在世界各国里,要欺骗他们,好使世界变成非常的危险。

      撒但现在就是打算要利用魂的势力,来代替神的福音,和这福音的大能。牠要弄瞎人的心眼,叫相信宗教的人,因为魂势力的奇妙,要更信他们无血的宗教。现今有好几万万人信佛道二教,就是一个好例子。牠要利用心理科学的发明,使人一面疑惑基督教中所有超然的事的价值。以为这和他们也是一样的,也不过是属精神的潜势力吧了。一面要以之来代替基督的拯救;今日利用催眠术来改人恶癖恶性就是一个先锋。另外,牠现在正忙着在教会中,造出许多出乎牠的奇事,要引导神的儿女走错路。

      神的儿女必须知道灵和魂的分别,才有保障。如果没有以十字架的深工作加在亚当的生命里,藉着圣灵,切实的与复活的主有生命的联合,就在不知不觉中,我们要发展我们魂的能力。

      宾路易师母说:今日的争战,就是魂力反对灵力。基督的身体,藉着住在里面的圣灵,正望着天进行。世界的空气充满了精神的势力,而邪灵就在这些势力的背后。神的儿女唯一稳妥的方法,就是切实的知道什么是与基督联合,好叫他与基督同住在神里面,远超过今世君王所散放的毒气。以基督的血来洗净,以基督的十字架来治死。以复活升天的主的能力,藉着圣灵来宣告,来运用,要叫基督身上的肢体能以得胜,得以上升与他们升天的元首相联合。

      我今天的盼望,就是先叫你们知道魂的潜势力的来由,和其作用,至于其它别的,要等到下次再告诉你们。但愿神叫我们知道魂的势力在那里,邪灵也在那里。我们应当不要从自己出来什么,只应当要从圣灵出来的。在此末世,愿我们特别拒绝魂的潜势力,免得我们落在撒但手下。因为魂的势力,已因亚当的堕落而在撒但的权下,成为牠作工的工具。所以我们当特别的小心,免受撒但的欺骗。―― 倪柝声《魂的潜势力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