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二章 信徒的误会

 

      我们不要以为这样被邪灵欺骗的信徒乃是最污秽的、卑下的、罪大恶极的。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完全奉献自己给神的人,乃是比平常的信徒更高一等的。他们是拚命似的顺服主,愿意出任何的代价来跟从主。因为他们是完全奉献给主的人,而又不知如何与神同工,所以才陷入被动。不是他们这样的人,还没有被动的可能。有许多人自以为完全奉献给神的,然而,他行事为人仍照他血气生命的思想和理性,还是随着己意而生活;这等人是不会陷入被动而被鬼附的。他们可以在别的事上给邪灵以地位,但是在顺服神的意志上是不会以被动的地位给邪灵的。都是那些真实奉献的人,不顾自己的利害,而愿意听从神一切命令的人,才有被动被附的可能。因为惟独这一等人的意志最易陷入被动,才肯完全顺服所有命令他的,才有被动的可能。

      许多人问说,神为其么不保护他们呢?他们的存心岂非最纯正的么?神竟然让忠心寻求祂的人被邪灵所欺骗么?许多人以为在任何光景中,神都是应当保护祂的儿女的。岂知要得着神的保护,必须履行神保护的条件。信徒如果履行了邪灵作工的条件,神就不能禁止邪灵作工。神是一个遵守律法的神。信徒既然将自己──不论其有心无心──交在邪灵的手中,神就不能拦阻邪灵有管治信徒的权利。许多人以为存心纯正就可以免受欺骗。岂知世上最易受欺骗的人就是存心纯正的人。诚实并非不受欺的条件,知识才是。信徒如果不头圣经的教训而儆醒祈祷,以为只要存心纯正就不会受欺骗,他就必定受欺骗。他如果受欺骗而履行了邪灵作工的条件,他怎能盼望神保护他呢?

      许多信徒以为他们是属主的,所以他们必定不会受欺骗;或者以为他们是完全奉献给主的,是有不少属灵经验的,就以为自己是不会受欺的。岂知信徒这样的自视甚稳,就是已经受欺了!信徒如果不是自卑一点,他就要受欺到底──被鬼附,反以为是充满圣灵。被附并不是生命的问题,也非存心的问题,乃是知识的问题。都是因为信徒在他生命起初的时候,接受了太多理想的教训的缘故,就叫圣灵难以将他所需要的真理指点他;或者因为信徒自己有了成见──对于解经的成见,就叫别的信徒难以将他所缺乏的亮光给他。信徒这样的在危险中自诩安全,若非叫邪灵有作工的机会,就是叫邪灵可以继续作工。

      我们已经看见,被鬼附的原因是在乎被动,被动的原因是在乎无知。信徒若非无知,就不至于被鬼附。实在,被动不过是误会的顺服、误会的奉献而已,也可说是过度的顺服、过度的奉献而已。信徒如果有了知识,知道邪灵是喜欢也是需要人被动,牠们才能作工,他就不至于让自己陷入被动,给邪灵以工作的机会。信徒如果知道神是需要人与祂同工,不要人将自己化作机械,就不至于让自己陷入被动,而望神来动他。被附的信徒,多是因为无知,才弄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  信徒需要知识来分别神的作为和撒但的工作,信徒需要知识来认识神作工的原则和撒但作工的条件。惟独有这样知识的人,才能保守自己脱离黑暗的权势。撒但所藉以攻击信徒的,乃是谎言,所以必须有真理来代替。撒但要把信徒留在黑暗里,所以亮光必须照耀。我们所必须紧记在心的,就是邪灵和圣灵所有工作的原则是不同的,但是,他们每一次作工,总是照自己的原则而作。虽然邪灵是最会改头换面的,但是,把他们所作的工合起来看,就能看见,外面虽然不同,里面的原则总是一样的。当我们知道了其中的分别之后,我们只要查察我们以往的经历到底是从那一个原则得来的;从此,我们就能分别什么是圣灵,什么是邪灵。按着那一个原则而行的,必定是那一个灵。

      因为信徒陷入被鬼附的地位都是因着无知,所以我们要详细的看信徒平常所最误会的几件事:

 

与基督同死】信徒的被动,有许多是因误会了与基督同死的真理。使徒说: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;现在活着的,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;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,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(加二20)信徒因之就以为最高的灵命就是无我。他们就以为他们应当失去他们的人格,不再有意志,不必自治,让我自己完全死,变成一种机械来顺服神。他们今后对什么都不应当再有感觉,应当消灭自己的人格,抹煞所有人生的欲望、兴趣和爱好。他们应当真变成死尸一般。从今以后,没有他们了,他们这个人已经没有了。他们以为这里的命令是要他们自磨、自灭、自杀,叫他们不觉得自己和自己的需要、自己的情形、感觉、欲好、环境、状态、安舒、苦痛等。他们只要觉得神在身上运行、作工、活动。他们以为向自己死,意思就是不再有自觉;所以,他们就将他们的自觉交给死,要死到什么都不觉得,只觉得神的同在。他们知道死是应当实行的,他们就在每一次有自觉时,专一的将自己交给死;每一次自己觉得有欲望、缺乏、需要、兴趣、感觉时,都专一的克治它,叫它死。

      他们以为:我已经与基督同钉了,所以我已经没有了。基督活在我里面,所以我已经不活着了。我与基督同钉死,所以我已经死了,所以我现在应当实行死,意思就是我自己不再有思想和感觉。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,所以我的人格已经没有了,现今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替我想,替我觉得,我就是被动的服祂,让祂在我身上思想、感觉。但是,他们并不注意保罗在这里所说的另一句话:我如今在肉身活着。保罗死了,但是,保罗并没有死!这个我已经同钉十字架,然而,这个我还是活的。保罗经过十字架之后,说:我如今活着!

      在这里我们看见十字架并不将我们的我消灭,我是永远存在的。将来上天堂还是我这个我,并非别人替我去的;不然,救恩有什么意思呢?我们接受基督的死的意思,就是我们向罪死,并且也将自己的魂生命交给死,就是那些最美好的、最善义的、最清洁的,也应当交给死。神的意思,乃是要我们拒绝靠着自己天然生命而活的心,乃是要信徒靠着神而活,时时刻刻吸取神的生命以供给全人生活的需要。神并非要消灭人的各种功用,并非要全人陷入被动。反之,这样的生活,需要信徒逐日的、专一的、活泼的、相信的运用意志拒绝自己血气的生命,支取神属灵的生命。今天人身体的死,如同不是消灭的:将来人在火湖里的死,如何不是消灭的;照样,今天人与基督同死,也并非消灭的。人的自己应当存在,人自己的代表──意志──也应当存在。人所靠着而活的自己生命应当死。这是圣经的教训。

      当信徒这样的误会,并这样的让自己陷入被动之后,结果就是:()他自己不再使用自己;()神因为这样的情形是违反祂作工的原则的,就也不使用他;()邪灵因为这样的状态是与牠们作工的条件相合的,就利用这个机会,而凭依在信徒身上。所以,信徒这样误会死而实行死的结局,并没有别的,不过就是被鬼附,而假作是神充满了他而已。因这个缘故,我们在许多地方看见,都是在信徒接受加拉太书第二章的教训之后,便被鬼附而有许多奇异的经历。

      当信徒这样的死了之后,邪灵就使他自己没有感觉,也不知为自己感觉。当他与人接触时,人要觉得他是铁石打成的,好像没有感官一般。他不觉得别人的苦痛,也不觉得他自己如何使人苦痛。他没有本事来知道、分别、感觉、察看一切在他外面和里面的事。他丝毫不觉得他自己的态度、形容和行动是怎样的。他并不用意志来思想、推求、决断,便说话了,行事了。他自己并不知道话语、思想、感觉是从那里来的。也自己的意志并没有这样的定规,却有许多的话语、思想和感觉,藉着他作一条运河发表出来。他所有的动作和行为,都是机械式的;他自己并不知其原因,也莫名其妙,不过就是因为受了一种不知来源的命令和圣方便作了。他虽无自觉,但是,当人家稍为不慎的对待他,他是最会误会,最会觉得难过的。他就是这样的没有感觉过日子。他以为他自己是与基督同死了,所以连自己都不觉得了。岂知没有知觉是邪灵依附的条件,也是邪灵依附的结果。这叫邪灵凭依、拦阻、攻击、感动、提议、思想、扶助、催促,毫无阻挡,因为信徒自己尚是毫无所觉的。

      所以,我们应当记得,我们所说的死亡,乃是对己的生命、能力、意见和己在神之外的活动死,并非对己的位格死。我们并非抹煞自己而使之不存在。这是必须分别的。我们说没有自己,意思是说没有自己的活动,并非说没有自己的存在。信徒若以为应当消灭自己人格的存在,自己不应当思想,不应当觉得,不应当有意见,不应当有身体的转动,一天到晚就是在梦里作人,也不知道自己跑到那里去了,他就要被附。他虽以为这是真实的死己,他真是一个无己的人,他属灵的经历是比任何的人都高;其实他这样的奉献,不是奉献给神,乃是奉献给邪灵。

 

神的运行】因为你们立志行事,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,为要成就祂的美意(腓二13)。这也是一节最被误会的圣经。在有的信徒看来,立志的是神,行事的也是神,乃是神将神所立的志和神所行的事放在他里面,乃是神替他立志,神替他行事;所以他自己不必立志,自己不必行事,只要神替他立志行事。他已经是超级的信徒,所以他并不立志行事,乃是神立志行事;他自己除了作一种无知觉的机械之外,对于立志行事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  岂知道这一节圣经的意思,不过是神在我们里面作工到我们肯立志、肯行事的那一点。神并不往下再作,只作到那一点。神并不替人立志行事。神乃是作工到人肯照着祂的美意而立志、而行事的地步。立志行事的仍是人自己。使徒在这里是最谨慎的,所以他说:你们立志行事。不是神立志行事,乃是你们。你们的人格尚在,你们自己还应当立志行事,立志行事还是你们自己的事。神虽然运行,但是神并不代替。立志行事是人自己的事。这里运行的意思,就是神在我们里面作工,感动我们,溶化我们,策动我们,叫我们有一个倾向遵行祂旨意的心。神并不替我们立志来遵行祂的旨意,神只使我们倾向祂的旨意,然后我们自己立志来遵行。这里的教训,是人的意志需要神能力的扶助;他若离开神,就自己所定规的,随着自己意志所作为的,是没有用处的。神不要替人立志,神也不要人单独立志,神要人倚靠祂的能力而立志──不是神代替立志,乃是靠神的运行而立志。

      有的信徒不知道这个,以为既是神在我里面运行,我就连动都不必,就是被动的让祂运行,行出去也好,在里面行也好,都随着神。也以为乃是神运行立志,所以我并不立志──不必运用我自己的意志,而让另外一个意志在我身上用我这个人。因此,他就不敢定规什么,拣选什么,抵挡什么,乃是被动的等候神的旨意降临。当外面有一个意志替他定规的时候,他就接受。一切出乎他自己意志的,也都扑灭。这样作的结局就是:()信徒不用自己的意志;()神也不用祂的意志来替他出主意,因为神要信徒活泼的与祂同工;()邪灵便趁着机会抓住这个被动的意志来代替信徒行动,不是叫信徒痿痹不前,就是叫他充满了鬼火发热;()在这样的时候,信徒相信乃是神代替了他出主意,岂知实是黑暗的权势作了他的主。

      我们必须看见,神代替我们立志,和我们用意志与神同工的分别。如果是神代替我们主张,就这件事与我们完全无干,虽然是我们的手作的,但是我们的心并没有如此主张,我们在清楚的时候,知道这件事并不是我们作的;如果是我们用意志活泼的与神同工,我们要看见这事虽然都是靠着神的力量作的,却是我们去作的。一个被鬼附到极端的人,并不知道他在鬼来时他所有的举动;他虽然一时疯狂,但是过后他对于刚才所作的毫无所知。这就是对我们说,那些疯狂的事,都是鬼用牠的意志替他作的。虽然信徒在受欺的时候,以为他现今所有的事都是自己作的,话都是自己说的,意思都是自己想的;但是,当他被神的光一照,问自己到底有否真要如此行、说、想,他就知道这些与他自己毫无关系,乃是附在他身上的邪灵替他作的。

      消灭我们的意志,并非神的旨意。我们若说今后我再没有自己的意志了,就是让神的旨意从我身上显明出来,,我们就不是把自己奉献给神,乃是与邪灵立约了;因神不以祂的旨意代替我们的意志。正当的态度乃是,我有我自己的意志,不过,我意志所要的乃是神的旨意。我们应当把意志放在神这一边,而靠着神的生命行事为人。实在的真理就是:从前使用我们意志的生命,现在是被交在死地;我现今靠着神的生命使用我的意志。现今我并非消灭了意志,意志仍是有的,不过换了生命罢了。死的是自己的生命;意志的功用是仍然存在的,不过是被神所更新过的而已。新生命现在用着我的意志。

 

圣灵的工作】信徒因为不明白圣灵的工作,以致陷入被动和被附者,数目真多。有几件事是最普通的:

      等候圣灵:现今的教会在经历上真是太不明白圣灵了!所以,有许多好意的信徒,就多在各地方注重圣灵的教训。其中有一种最普通的教训,就是应当等候圣灵充满,等候圣灵降临在你个人身上,等候圣灵的浸。在实行方面,就有人在家里彻夜的祷告,长期间的禁食,等候要得着他个人的五旬节;有的聚会,就在讲道完毕之后,将聚会改作等候的聚会,凡要求圣灵的,都可在其中等候。结果:真有许多人得着奇异的经历,有超然的灵降临在他们身上,叫他们有奇美的感觉,看见异象、奇光,听见声音,说方言,震动,以及别的现象。从那时以后,主耶稣变为更宝贵,明显的罪恶也除去不少,更为喜乐,更为热心。他们以为他们已经得着圣灵的浸了。他们这样作,是根据路加福音二十四章四十九节: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;你们要在城里等候,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;和使徒行传一章四节:耶稣嘱咐他们说,不要离开耶路撒冷,要等候父所应许的。

但是,在这里我们应当注意几个重大之点。主耶稣在这里真是命令门徒等候圣灵降临;但是,从五旬节之后,我们没有在使徒行传或书信里看见使徒命令信徒等候来得圣灵的。他们现今乃是用受(徒十九2)字,不是用等字了。

      并且,当日门徒等候十日,圣经并没有说,他们是被动的等;他们乃是同心合意的祷告祈求。今天被动的等候,和深夜的等候(有的竟然还不只十日),与门徒所作的并不相同。

      并且,在五旬节之后,我们每次读到信徒得着圣灵充满,都是立即得着,并不像信徒们在当初那样需要等候的(请看徒四31917,十44)

      圣灵是不可以直接向之呼求的,也不能求之使来的,因为圣灵不过是另一位的恩赐(路十一13;约十四16),并且已在五旬节时降临了。全部新约中从来没有一个人直接向圣灵呼求的。直接求圣灵降临,要圣灵为信徒施浸,乃是圣经所没有的,因为圣经是说(主耶稣)要用圣灵给你们施浸(太三11)

      还有,圣灵只降临在新人就是里面的人的上面。想要圣灵降临在身体上面,要在感觉上觉得,预先定规好身体上有如何的感觉时,才算得圣灵的降临,乃是受欺的根源。

      所以,今天等候圣灵这样的作为,并不合乎圣经。这种等候的状态完全是被动的。在这样的等候中间,多数是在深夜里,身体已经疲倦了,禁食已经很久了,等候的日子已经很多了,就叫信徒的心思天然的很混沌。并且,长入坐着或跪着的祷告,以等候圣灵降临在身上,最容易叫意志陷入完全的被动。信徒没有抵挡、分别、拣选什么,就是被动的等候,就会有一个灵临到他的身上,来把他摔倒在地,来使用他的口舌,来给他奇妙的感觉。这样的等候,都是以便利给邪灵的。怪不得在这样的光景中,信徒多得着超凡的经历。超凡者就是要等人如此的被动,而后将自己显现出来。圣灵不作工,因为那是违反祂作工的原则的。邪灵利用机会便大活动起来,把许多假冒的给信徒。此时所有献上给圣灵的祷告、应许、信心,都是献给邪灵的。虽然在这样的聚会中,佳美的空气好像充满了屋子,众人都觉得安静快乐,过后也许有许多的牺牲和工作,但是,那天然的生命依然是没有经过对付的。

      顺服圣灵:信徒根据使徒行传五章三十二节的话,神赐给顺从祂之人的圣灵,就以为他们是应当顺从圣灵的。他们因为没有按着圣经的命令来试验分别真理和谬妄的灵,就以为凡降在他们身上的灵都是圣灵。所以,他们就被动的顺服他们身上的灵。他们整个人不过变成一种机械。他们身上的灵所吩咐他们的,他们都一一遵从。当他们要有所举动时,就是回转到自己的身上来等候命令。久而久之,这漾被动的状态就逐渐加深,就叫在他们身上的灵可以直接使用他们的口、手等机关。信徒以为这一种的顺从圣灵乃是神所喜悦的,岂知这里始终没有叫我们顺从圣灵。我们乃是藉着圣灵顺从父神的。使徒刚在前几节(29)对我们说,应当顺从神。信徒如果把圣灵当作他顺从的目标,而忘记了父神,就叫信徒顺从他里面或在他四围的灵,而不藉着圣灵服在天上的父神。这是被动的起头,也是给邪灵以假冒的机会。只要比圣经过了一点,便有许多的危险。

      圣灵作主:在别的地方我们已经说过,神藉着圣灵管治我们的灵,我们的灵藉着魂里的意志管理我们的身体、全人。乍看这一句话好像是无关紧要的,岂知其中属灵的关系正大。圣灵只影响我们的直觉,使我们知道祂的旨意;圣灵充满时,也只充满我们的灵。祂并不直接管理我们的魂或体,祂也并不直接充满我们的魂或体。这是最应当注意的一点。因此,我们不能盼望圣灵藉着我们的心思来思想,藉着我们的情感来感觉,藉着我们意志来主张。圣灵乃是将祂的旨意在直觉里显明,使信徒自己照着祂的旨意来思想、来感觉、来主张。许多信徒以为他要将他的心思(头脑)献给圣灵,让祂从里面思想出来,岂知道这是一个最大的错误。圣灵从来不这样直接代替人,用人的心思。圣灵从来不要人被动的奉献给祂。祂要人与祂同工,祂不替人作工。祂的感动,信徒是有能力可以消灭的(帖前五19)。祂并不强迫信徒去作什么。

      圣灵也不直接管治人的身体。人要说话须自己开口,要行动须自己举足,要工作须自己动手。神的圣灵是绝对不侵犯人的自由。祂除了在人的灵里──就是神的新造里──作工之外,祂并不在人意志之外来动人身体的那一部分;就是人自己愿意了,牠也不肯代替人来动他身体的那一部分。因为人有自由意志的。人必须作他自己的主人,必须使用自己的身体。这是神的律法,神不愿自己犯法。

      我们常常说,圣灵管治人。说这话的意思,如果是指圣灵在我们里面作工,使我们顺服神,这是不错的;如果是指圣灵直接管治我们的全人,就是完全错误的。在此,我们可以分别邪灵和圣灵的工作。圣灵住在我们灵里,为要表明我们是属神的;邪灵附在我们身上,为要驱使我们如同机械一般。圣灵征求人的同工;邪灵寻求完全、直接的管治。我们与神的联合乃是在于灵里,而不在身体上或魂里。我们若误会了,以为我们的心思、情感、身体和意志,都当直接的受神的动,邪灵就要假冒作工了。信徒不应当随着自己的思想、情感和意思而行动;但是,当信徒在灵里得着启示之后,就当用自己的心思、情感和意志来执行灵的命令。自己放弃魂和体不用,盼望圣灵直接来用,乃是鬼附的初步。

 

属灵的生活】现今信徒对于属灵生活的误会有许多,我们现在只能略看几件:

      语言: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,乃是你们父的灵在你们里头说的(太十20)。信徒以为这个意思就是神要代替他说话,他们不必说话,神会从他们口中将话说出来。他们将口奉献给神,自己不再作主,盼望作神的舌人,叫自己的嘴唇和声带都陷入被动,让外面超凡的力量来使用它。有的为主传信息的人,以为当聚会时,他自己都不必用心思、用意志,不过将口被动的献给神,让神从他口中说出话来。这样作的结果就是:()信徒自己不说话;()神也不说话,因为神不把人当作一种留声机;()邪灵利用信徒的被动,就从他的口中说话。这样就叫信徒时常得着一种的能力在他们口中说话,叫他们时常得到天上的消息。信徒因为所说的非常美好,就以为这些话语乃是出乎神的。

      马太福音这里所说的,不过只说到被逼迫受审时的事,并且也不是说圣灵要代替信徒说话。使徒彼得和约翰后来在公会中的经历(徒四8),就是应验这个。

      引导: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,这是正路,要行在其间(赛卅21)。信徒不知道这节是特别说到在千年国里犹太人──神肉身的子民──所要经历的;那时并没有邪灵的假冒。信徒却以为这样听见超然声音的引导,乃是最高的。他们以为自己高人一等,所以常有超然的引导。他们并不使用良心,也不随从直觉。他们就是被动的等候超然的声音。他们以为自己不必思想、考虑、拣选、定规,不过就是被动的顺服。他们就是将这声音代替自己的直觉和良心。结果:()信徒不用良心和直觉;()神不愿命令他,不要他像机械那样顺服;()邪灵就用超凡的声音,代替直觉的启示。这样一来,邪灵就可以依附他们了。

      从今以后,信徒不再顾念自己直觉的感动、良心的声音、自己所明白所感觉的,或者别人所说的,他就是顽固的随从超然的声音,而不稍为思想一下。这样一来,就叫他的道德标准逐渐堕落,他自己还不觉得。这是因为他乃是让邪灵代替了他的良心,而不再分别善恶。

      记忆:保惠师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(约十四26)。信徒不知这话的意思是圣灵要光照心思,使他们记起主的话;却以为这里是说,他们不必再用自己的记性,神会叫他们记得一切的事。因此,信徒就让他的记性陷入被动,自己不再用意志来使用记性。结果:()信徒不用自己的记性;()神也不用,因为没有人与祂同工;()邪灵就进来,将许多有利于邪灵的事物都罗列在信徒眼帘前,而不能拒绝。人因为意志被动了,所以没法支配自己的记性。

      爱心: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(罗五5)。信徒误会这节的意思,以为这是说,他们自己不去爱,圣灵会将神的爱给他们。他们求神藉着他们来爱,将神的爱充分的供给他们,好叫他们能满有神的爱。他们自己现在不再爱,乃是要神使他们爱。他们不再使用自己情爱的本能,让自己的情爱的功用陷入麻木不仁。结果就是:()信徒自己不爱;()神不抹煞人和他天然情爱的功用而将超凡的爱给人;()邪灵就代替他作人,而随着牠们的意思,发表牠们的情爱和恨恶。因为信徒这样的被动,不用意志来支配自己的情爱的功能;就叫邪灵将一种情爱的替换品给信徒。后来,信徒要看见自己好像木石一艘,好像对于什么都是冷淡的,并不知什么是爱心。这就是许多信徒虽然是圣洁的,却是非常刚硬难亲的缘故。

      主耶稣说:你要尽心、尽性、尽意、尽力,爱主你的神(可十二30)。这是谁的爱呢?谁的心、谁的性、谁的意、谁的力呢?自然是我们自己的。我们自己的生命应当死,但是,我们这些功能依然是应当存留的。

      谦卑: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自荐的人同列相比(林后十12~18)。信徒因为误会了谦卑的意思,就以为无论如何他总当隐藏自己,以致神所允许的一种正当的自重心,竟然也没有了。有不少的自卑都是被动和被附的变相。结果:()信徒抹煞自己;()神不充满他;()邪灵利用被动,叫他更谦卑。

      当信徒这样的被附而自卑的时候,他的四围好像都是黑暗、绝望和软弱,叫与他接触的人觉得有一种的冷冻、沉闷和忧伤。他自己也是极易灰心、失志、难过的。在最紧要的时候,他却要洁身引退,予别人以难堪。神的工作,在他看来,亦无关紧要。在言行之中,他在注意要把这个我隐藏起来;但当他正这样的时候,他的我反弄得更显露,并且叫真属灵的人难过。当神的国度有大需要的时候,他只因过分的看不起自己,便袖手旁观。在他身上所表显的,就是一种长久的无能为、无希望、不可为和易受人伤的感觉。信徒以为这是真实不看自己的谦卑,岂知乃是邪灵使他过分看自己的结果。真实的谦卑会仰望神而进前的。

 

神的安排】我们知道,在这世界里,除了人的意志之外,还有两个完全相反的意志。神不只要我们顺服祂而已,并且祂要我们抵挡撒但。因此我们两次在圣经里看见,神将这二者联起来说。雅各书四章七节,上一句对我们说:你们要顺服神。;下一句就说:务要抵挡魔鬼。彼得前书五章六节到九节也是如此。先是说:你们要自卑,服在神大能的手下。后来就说: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牠(魔鬼)。这是真理的持平。信徒必须在所遭遇的一切事上顺服神,承认神为他所安排的都是最好的;他虽然受苦,但因这是神的旨意,就也甘心的顺服。这是一半的真理。使徒们知道我们有偏颇的危险,所以,立即对我们说,我们顺服之后,应当抵挡魔鬼。这是因为除了神的旨意之外,还有魔鬼的旨意。在许多的时候,牠可以假冒神的旨意,特别在我们的境遇里假冒。我们如果误会了,以为只有神的旨意在这世界里,我们就要上魔鬼的当,以牠的旨意作为神的旨意。因此,神要我们顺服祂,同时却抵挡魔鬼。抵挡就是意志的一种工作。抵挡就是意志反对、不肯、不愿、不赞成。神要我们用意志,所以祂说:务要抵挡。神不代替我们抵挡,我们应当自己抵挡。我们还有意志,还应当用这个意志,不过当听神的话而已,这是圣灵的教训。

      但是信徒误会,以为神的旨意是从神的安排中彰显出来的,所以一切临到他身上的事,都是神的旨意,自然用不着他自己的意志再来拣选、思想、决定、抵挡,或者再作别的了,他不过就是静默的接受一切罢了。这自然是很好听的,也好像是不错的,但是此中仍难免有了误会。不错,我们承认神的手是在一切事情的后头的;我们也知道我们应当完全顺服神的手。但是,这里更是一个态度过于一个行为。问题是:如果临到我们身上的,是神命令的旨意,我们有否话说?这是我们存心的态度。当我们肯顺服神之后,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查问,到底这些事是否出自邪灵?或者是神的旨意?如果是神命定的,我们就没有话说;不然,我们就应当与神同工来抵挡。我们并非不必查察、试验,便顺服了一切的环境。态度是无论何时都是一样的,实行只当在明白之后。不然,就要连魔鬼的旨意都顺服了。

      信徒不应当像没有头脑的人,完全的被动,随着环境的支配;乃是当遇见每件事时,都是活泼的、主动的、有意识的查考其来源,试验其性质,明白其究竟,而定取舍。顺服神是紧要的,但并非盲从。这样的活泼查考,并非说我们可以在环境里违背神;乃是说,我们是存心顺服神的,不过要知道我们的顺服,到底是否顺服神而已。今天信徒的态度少有顺服的,意思就是明知是出乎神的,也少有顺服的。当他们被神打碎的时候,他们又不管其是否出乎神,只要临到他们身上了,他们就不加细察而接受。持平的真理,就是存心顺服神,明白境遇的来源,而后接受或抵挡。

      但是,许多完全奉献的信徒,并不知道这样的分别。他们就是被动的顺服环境,以为一切都是神的安排。这样,就叫邪灵有了机会来利用并苦害信徒。牠们预备环境──牠们的陷阱,使信徒成功牠们的旨意。或者兴风作浪,使信徒受到苦害。信徒就是这样被动的受别人罪恶的伤害,以为这是不与恶人作对。岂知神也是要信徒与罪恶竭力争战(来十二4),藉着胜过环境而胜过邪灵。

      信徒这样作的结果就是:()信徒不用自己的意志拣选和定规;()神不在环境里面压迫信徒;()邪灵利用环境以代替信徒被动的意志。信徒此时乃是顺服了邪灵,而反以为自己是顺服神。

 

受苦与软弱】信徒因为完全奉献的缘故,就以为他应当行走十字架的道路,为基督受苦。他也以为自己天然的生命是没有用处的,他要得着从神而来的力量,他就自甘软弱,盼望因之而刚强。这受苦和软弱两件事,都是神所喜欢的,只因信徒的误会,以致也常变作邪灵作工的根据。

      对于受苦,信徒以为这是最高的利益;所以,从他奉献之后,就被动的顺服一切临到他身上的苦难,无论它是藉着什么而来。他相信这样的受苦是为主的,所以是有赏赐的,也是有利益的。他并不知道,如果他不是专一用他的意志拣选神所要他要的,而抵挡一切邪灵要给他的,却被动的接受苦难,就给邪灵有好机会使他受牠们的苦。被动的受苦,使邪灵有以苦给信徒的可能;当信徒受苦之后,相信这苦是从神来的──相信邪灵的谎言,就叫邪灵有长久使信徒受苦的可能。信徒这样所受的苦,乃是履行邪灵作工的条件所致,并非从神而来。他以为他是为教会受苦,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,他以为自己是殉道者,岂知他不过是个被害者。他以受苦为荣耀,岂知不过是被附的一个病态!

      一件事是堪以注意的,就是这样从鬼附而来的苦难,都是没有意义的,是绝对没有结果的,是无目的的。除了光受苦之外,其它的意义都没有。并且,也没有圣灵在我们的直觉里见证这是从神来的,不过是信徒自己在那里想而已。

      如果信徒稍为查考一下,也许他要看见,从前他并没有这样的经历,乃是当他奉献给主,拣选受苦之后才有的。并且,当他这样拣选之后,他曾接受所有的苦难,以为都是从神来的。其实,其中即非全是从黑暗权势而来,也有大多数是的。他既将地位给邪灵,又信牠们的谎言,就使他一生充满了苦难,没有理由,不知原因,也无效果。信徒如果知道了鬼附的事,就可以明白这样的事。多少不能除灭的罪,如何是因着鬼附而有的,多少不知来源的苦,也是因着鬼附而有的。知道了鬼附的真理之后,可使信徒除罪,也可使信徒除苦──无意义的苦。

      对于软弱,信徒也有类似的误会。他以为应当长久软弱,好叫他得着神的力量。他以为使徒是什么时候软弱,什么时候就刚强了(林后十二10),所以,他也要软弱,好叫他也刚强。他不知使徒并没有说:我要软弱,好叫我刚强;使徒不过告诉我们他的一个经历,说到神的恩典如何当他软弱时,便使他刚强,能以成功神的旨意。这样的软弱,并非保罗要来的。他本来实是软弱的,但是神使他刚强。这里并非劝勉信徒去拣选软弱,并非要刚强的信徒特意去拣选软弱,然后让神使他刚强;乃是要指示已经软弱的信徒,知道他们是可以刚强的。

      这样特意的拣选软弱,乃是错误,乃是以可乘之机给邪灵。拣选软弱和拣选苦难,都是履行邪灵作工的条件,因为都是专一的将人的意志放在邪灵那一边。因此,有许多的信徒,当初他的身体是很康健的,但是他拣选软弱,以为从此以后,他乃是在神里刚强了。岂知他所拣选的软弱,一天过一天在他身上越发显明,而他所盼望的刚强,竟然没有看见。他竟成为别人的累赘,在神的工作上毫无用处。这样的拣选软弱,不但不能使神将力量给他,反倒使邪灵有机会来攻击他。如果信徒不是专一的抵挡、反抗、推辞他这样的软弱,他就要长久的软弱。

 

最要的点】我们所说的,自然有许多都是论到那些极端的人是如何行为的,自然有许多人并没有如此极端的举动;但是无论如何,其中的原则都是一样的:凡在意志上被动,履行了邪灵作工的条件的,鬼都是要作工的。许多信徒虽然没有专一的拣选,但是,他们在不知不觉之中,总是陷入被动,把地位给了邪灵,以致陷入危险的地位。让每一个有上文所说的经历的人,查问自己曾否履行邪灵作工的条件。这个要拯救他脱离许多假冒的经历和无谓的苦痛。

      我们知道邪灵所利用的都是真理,不过真理伸得太长,过于其本来的地位。拒绝己、顺服、等候、神的安排、受苦等,那一样不是真理呢?不过只因信徒不知灵命生活的原则,就叫邪灵利用信徒的愚昧,使之履行牠们作工的条件。我们如果不在所有的教训上察看其中的原则,到底是合乎圣灵作工的,或是合乎邪灵作工的,我们就会受欺。一切的真理只要伸长一点,都是大有危险的,所以不可不小心。

      现在我们应当清楚明白神和撒但在我们身上作工原则的根本分别:神要信徒藉着他自己的意志,使用他全人所有的本能以与神同工,以被圣灵充满;邪灵要求信徒意志被动,放弃全人所有本能的全部或局部,以便利其工作。

      前者,是圣灵充满人的灵,在人的灵里赐生命和能力,释放、张大、更新、加力给全人,使人自由而不作奴隶。后者,是邪灵占据人被动的机关;如果人没有察出,牠们要使人失去其人格和意志,作牠们的傀儡,被牠们监禁、压制、掳掠、强迫、包围,牠们要征服人的魂和体,使人受捆绑而不自由。前者使信徒在直觉里知道神的旨意之后,还能用心思思想明白,还能自由运用意志以使用全人,以成功神的旨意。后者使信徒受外来能力的催迫,以为这能力就是神旨意的代表,不能思想,不必决断,就是像机械一般去行这能力所催迫的。

      也不知道有多少神的儿女,在不知不觉之中,让自己陷入被动,停止自己的意志和心思的工作,以致被附、受苦。被动的程度,无论何等的低,都足以使邪灵作工;如果程度高,就叫邪灵在他的身体上能够显出许多超凡的奇事,一若他们在扶乩者身上所显的一样,不过这个人有基督徒的外壳而已。我们不要以为许多信徒的超凡经历,如说方言、见异象、听声音等为希奇,这些不过都是按着定律发生的。在天然界里如何每一件事都是有定律的,在灵界里亦然;有某种的状态和举动,必定有那一种状态和举动的结局。定这些律的神,是守律的神。所以,无论人是有意或是无心履行了这定律,他就必定得着当有的结局。无论你是一个基督徒,或是一个扶乩者,只要你被动,邪灵就必定附在你身上。人如果用他的意志、心思、力量,与神同工,神的圣灵就要作工,这也是一个定律。―― 倪柝声《被附后的释放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