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论争战或战斗

 

      你可晓得有一个战争一直在进行中吗?你若是说不晓得,那我不能相信,然而如果你说我晓得,那我必须老实的告诉你,看来你不像是晓得。神的子民并未充分认真地对待这件事。我们自己必须有一个在战场作战的态度。但是相反地,我们并未清楚看见在已过的这两千年里,虽然撒但可能远没有被遏制住,但是牠却确实被人抵挡过。

      按照神的思想,教会是被摆在一个战争状态之中的,教会的每一件事都必须与此发生关系。如果教会不是一个从军的教会,她就完全不是教会,因为神只承认一个从军的教会。如果我们仍然被地、被自己,或是被魔鬼束缚住,那是因为我们没有看见我们的仇敌。当晓得我们有三个仇敌:就是世界、肉体和魔鬼。正如我们的神是三而一的那样,我们的仇敌也是三合一的。

 

识别仇敌】我们怎样来识别仇敌呢?在世界、肉体和魔鬼这三个仇敌中,首先被胜过的是那一个呢?

      ()世界──依照经验,首先被胜过的是世界。这是得胜的最低一层。如果我们在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中被世界的灵所摸着,那我们就置身于战斗之外。为了要成为得胜者,我们所必须胜过的不光是世界的事物,也是要胜过世界的灵。藉着胜过世界,我们维持着我们与父之间的正确关系。

      ()肉体──世界是在外面的,但是撒但在我们里面种植了一些东西。你能对世界有一个彻底的决裂,但是,你发现到无论你到那里,总有一点什么东西跟着你,你不能离他而去,在你所作的最好的事情上面,你会发现,在每一桩的事上都有你的自己在其中,神不得不用多年的功夫来对付我们,直到祂能在祂的光中指给我们看见我们的自己,这样,我们才会真正的软弱下来。光的结果是肉体不能再像以往那样的反抗,因为肉体没有剩下一点力量了。只有在受了这一个对付之后,我们才能认识我们的第三个仇敌:撒但。

      ()魔鬼──因为牠是一个灵,只有那些从肉体得了释放的人才能──在他们的灵里──懂得在灵界里的争战。那些属肉体的人只晓得肉体是什么,因此,凡没有从世界和肉体中被拯救出来的人,对撒但的认识是模糊的。在以弗所书里我们看到只在这末了的一章(第六章)里才提到争战,这正是以弗所书头几章所说明的。那头两个问题──世界和肉体──必须在我们的生活中先解决,我们才能进到第三个问题──魔鬼。

 

立于战争状态】我们如果感觉不到战斗,就没有探讨做得胜者的必要。得胜者并不是那些比别的信徒属灵多一点的人。你好,并不能使你成为一个得胜者,然而,显而易见的是,如果我们个人的生活不对了,我们就会满了难题,我们这就要昼夜呼求神救我们脱离这些难题。

      在有关于男孩子(得胜者)的经节中,没有提到他的生活(启十二)。对男孩子来说,他只有一个目标──仇敌。我们常常问这问那,问这个人怎样、那个人怎样等等,但是关于男孩子,就只提到仇敌这一件事,因为有比我们个人的一些难题远为重大得多的问题处在危急关头。

      我很喜欢告诉每一个人说神的国近了,如果你真看见了国度,那么就不会缺少战斗的特征。在和平时期唱战歌,跟在战时唱战歌是两件大不相同的事。

      在宇宙中进行的这一场战争,是比我们在创世记里所看到还早。但愿神保守我们的灵刚强。你的灵很容易受到世界和肉体的影响,如果你全受那些的影响,你就昏暗了,属灵的事实就成了教训而不是成为生命,他们会变成为不过是一些的话语。我切切的盼望我们都能像是在进行战斗那样的生活着。

      有一次一位夫人请我吃饭,她说:我没有什么好的食品,必须等到战争结束才会有。这才真正是立脚于战争的态度。

 

战士乃最高估价】如果我们被世界管辖,如果我们被自己管辖,如果我们被环境管辖,如果我们被人管辖,或者如果我们被地管辖,就我们是不适宜于这场属灵战争的。

      二十到六十岁的人是最值钱的,你估定的从二十岁到六十岁的男人,要按圣所的平估定价银五十舍客勒(利廿七3)。在有关各种年龄的估银中,他们所缴付的是最高估价,为什么呢?因为民数记里说:从二十岁以外能出去打仗的(3)换一句话说:神对人的价值最高估、是根据人参与战争的能力的大小而定。

      要作男孩子队伍中的一部分,我们就必须有一个绝对的奉献,一个更高更深的奉献。那一种普通的奉献──就像你我刚得救时的奉献──是不够的。我们必须有一个要我们的命的奉献。

      我们必须有一个升天的生活,我们过的若是一个属地的生活,我们就不能是一个在得胜者队伍中的人。我常在神面前说:我是最贫穷的,但是我却是生活在最丰富者的面前。如果你来到神面前,却没有什么好祈求的,那就是因为你不够贫穷,也是因为你不晓得神是多么的丰富。

 

争战的教会】你若不是一个战士,你就在神那里没有为神做管辖者的用处。特别是由于本世纪的发展,教会对属灵争战的恢复有了些认识,然而在这件事上,若不是全部也是大部放在个人得胜的范围里。但是主告诉我们的乃是: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,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(太十六18)。阴间的门是对着教会的,但是阴间的门不能胜过教会,这节经文是说不能胜过她,而不是各个个人的他们。

      男孩子是一个身体,而不是一个肢体,妇人仍是在上的耶路撒冷,在那一日,就是当新耶路撒冷从天降下的日子,就没有男孩子队给人看见了。

      龙是谁,这已经清楚明白的告诉我们了。那将操铁杖掌权的男孩子是谁,也已经清楚明白的告诉我们了。然而在启示录十二章里却没有告诉我们那妇人是谁。在这里全是用表记的语言,教会是放在战时的立脚点上,要一直保持一个战斗的特征,这真是一个最复杂的使命。我们太容易让作战这件事失落在工作之中,我们只抓工作却丢了争战。多么盼望中国的教会真正是一个争战的教会!战争的呼声还不够强!

      一个得胜者必须认识基督身体的生活,光晓得各样身体的原则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  在写给七教会的七封书信中,从在以弗所的教会一直到在老底嘉的教会,都连续不断地一直响着一个音符,就是得胜,就是作战。以弗所书二章讲到天界,而六章也这样讲。神的全副军装就是基督,祂是真理的腰带、公义的胸甲(和合本译作护心镜)等等,然而,并不是军装去作战,作战的乃是穿上军装的身体。军装和身体是合一的。

      这真是奇怪,就是我们常讲你们必须重生,好使你们进神的家;但是神说你们必须重生,好使你们进入国度。

      我们都记得尼希米,他在建造耶路撒冷城墙的工程上作了很大的工作,他用一只手建造,又用另一只手跟仇敌争战(尼四15~23)

      在你知道自己是坐在天上之前,你断不能真正知道属灵的战争,如果你被地束缚住,你可能知道这个争战,但那不过是摸到人肉体范围内的争战。以弗所书一至二章把我们的地位是在天上告诉了我们,以弗所书六章又告诉我们,我们的敌人也是在天界中,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安坐在那里的原因。夹在中间的几章没有提到天界(10一处除外)

      在利未记里我们看到敬拜──我的地位,我的祭物,一切都是个人的。但是在民数记里,我们一读到了我们走的道路,我们就立即投入到争战中。神对一个人的价值的估计是依人作战的力量来估定。其实在旧约里,我们看见从起头到末了都是战争,神的子民一直都在作战,有时甚至神允许仇敌进来,免得祂的子民忘记了怎样打仗。

      当我们听见了神永远定旨之后,一切的事情就决定于我们的反应。我们读到启示录一章九节: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,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、国度,忍耐里一同有分;并为给耶稣作的见证,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岛上。约翰说他是一个有分于患难的人,为什么他又说他在耶稣的忍耐里有分呢?这是重要的一件事。在启示录里用得最多的词是忿怒、审判。我们现在在患难里有分,我们将在要来的国度里有分。神愿望我们接触到祂的审判,如果我们是这样子的话,那我们肯定要在祂的忍耐里有分,也肯定会在行审判的权柄里有分。我们如果不是这样子的话,那我们就不需要有忍耐。至终当主对世人停止祂的忍耐时,那就是审判必即降下的讯号了。现在是祂忍耐的时候;因此,我们才能有分于祂的忍耐。―― 倪柝声《属灵的实际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