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天堂何在

 

天堂是一个地方

天堂是一个地方,天堂是一个所在,不是一种光景。天堂在人心中,在人方寸里面,人心的美好光景就是天堂等等,并不是圣经所说的。这是好奇、不信的人们的论调。他们的根据,就是他们的理想。圣经里所说的天堂是一个地方,它是在天上,不是在人心。人心──堕落人类的心──无论好到什么地步,总不能叫天堂在那里表显。虽然人心有时得着一种不可言喻的快乐;但若天堂就是那样的光景,则天堂岂不甚有限──不过尔尔么?究竟圣经所说的天堂,是一个实在的地方。有一日,我们──信主耶稣赎罪的人──要进入那个地方。我们要进入天堂,不是天堂要进入我们。

主耶稣基督在约翰福音十四章说到祂父的家:祂到那里去,原是为信徒预备地方;预备好了,就必再来接他们到那里去(2-3节)。这一段故事,可以解决天堂是否一个实在地方的问题。当主耶稣升天时,祂是带着祂的身体而去。圣经说,血肉之体,不能承受神的国。(林前十五50)所以我们的爱主,在十字架上流血之后,当祂复活的时候,就讲论祂复活的身体,说,魂无骨无肉,你们看我是有的。(路廿四39)主耶稣复活之后,祂血肉之体已改变了。然而祂不只是一个魂,祂是有骨有肉的人。祂有人的身体。这个身体是已经变化,不像从前死去的身体(林前十五42-44)。虽然如此,祂是人目所得见的(路廿四34),祂是可以摸的(39节),祂能食物(43节)。主耶稣基督现在已经升上天堂(路廿四51;徒一9-11);如果天堂不是一个地方,那么,有身体的耶稣基督将如何安置祂的身体呢?我们说主耶稣是带着身体升上天堂,意即天堂是一个地方。有了一个体,就应当有一个地方存留他。体和地方是分不开的。没有地方,体就无存在的可能。我们随便想什么有体的东西,我们总不能不联想到与他们连带相关的地方。主耶稣有身体升上天堂;所以,天堂就必定是一个地方。

〔注:圣经原文中,天字有很大的分别。在汉文圣经有许多地方,是同用一天字。但是原文里,这些天字,多有位数的分别。例如天国,本应译为诸天的国。天国的天字,是众数的,惜在汉文里未表达出来。诸天好像是指着各星宿所有的天而言(我们地球有地球的天,其它星宿亦然)。诸天或者也是指着各层的天说的(保罗曾说三层天)。诸天的天字,大概都是指着我们现在所常用的天字而言──即我们用以说天地的天字的意思。这原文的诸天,是与天堂通的。天堂的名词,自然是从他教借用来的。然而我们应当知道圣经的天字,就是天堂的意思,比较英文Heaven。这天字,意即神宝座所在的地方,是极乐的所在。换一句话说,就是近今一般普通人所谓的天堂。以下用此字时,同此。〕

天堂是一个地方,主耶稣从那里降下,然而仍旧在那里。主耶稣就是从那里降下来,遵行神的旨意,替世人赎罪,代死于十字架上。神的儿子复活后,升入高天(来四14),坐在天上(来八1)。祂是高过诸天(来七26)。我们的救主不特是高过属地、属天一切的事物,祂并且是高过诸天的境界。圣经记说,神将祂升为至高(腓二9),叫祂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,远超过一切执政的,掌权的、有能的、主治的,和一切有名的;不但是今世的,连来世的也都超过了。(弗一20-21

查考圣经,天最少是有三层的,因为保罗说,他曾被提到第三层天(林后十二2)。大概第一层,就是幕地云雾的所在;第二层就是星宿的所在;第三层就是看见神宝座的地方。

天堂在那里呢?有的人以为天堂是在这一个宇宙中的某个地方。它是形圆如球的。它是自行旋转,环绕一个中心,这个中心,就是神的宝座。这是人们的理想,是靠不住的。

究竟,这个问题应当如何回答呢?如果神的话(圣经)对我们有明晰的告诉,则我们就有知道天堂何在的可能。若圣经对于这事静默无声,则我们可不必用许多思索来求知。因为隐秘的事,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,惟有明显的事,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(申廿九29)。所以,神所隐秘的事,我们可不必求知。神所显明的事,我们也不可不欲知。我相信许多信徒的心,必定欢喜快乐,如果他们知道天堂是在那里。感谢父神,因祂的话,对于这一个问题不是默然的。

天堂是在上的

圣经所说天堂的所在,是在上的。当人们建巴别塔时,神说,我们下去。(创十一7)神与亚伯拉罕谈话后,就离开他上升去了。(创十七22)。神对摩西说,我下来是要救他们。(出三8)大论耶和华说,祂又使天下垂,亲自降临。(诗十八9)以赛亚的祷辞说,愿你裂天而降。(赛六四1)主耶稣自己说,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,没有人升过天。(约三13我从天上降下来。(约六3842)当主耶稣升天时,经上说,祂就被取上升本祂往上去,他们定睛望天。(徒一9-10)司提反快死时,看见神的儿子站立起来,迎接祂首先殉难的仆人。他定睛望天,得见主耶稣(徒七55-56)。使徒约翰看见天上门开时,他听见好像吹号的声音,对他说,你上到这里来。(启四1)在主降临的时候,凡爱主的信徒都要被提到云里,在空中与主相遇(帖前四17)。尚有许多的圣经,都是可以引的,不过这几节已足证明天堂──神所住的地方──是在上面的。

上面?不错。但是上面是在那里呢?我们所居的地,是形圆如球的。若说上面,是在那一点呢?若说地球的上面是天堂,则南京的上面,和广州的上面,岂不差得甚远?北美的上面,与中国的上面,几乎变成两极端!一个地球的上面,自然是一条直线,与地球面成正角的。这样,则地球各处的上面,是向各方而去,东西南北并无一定。这样,天堂不是在一个限定的地方,乃是随处都有的。然而,天堂是一个实在限定的地方,不是随处都有的(上文已经说过)。所以,以天堂在上面,必定不是那样说法。

圣经又说,(是)高过地。(赛五五9天离比(是)何等的高。(诗一○三11)天堂是在宇宙的最高点。基督现今是在天堂里;祂现今是远升诸天之上(弗四10)。所以祂所在的天堂,也必定是远在诸天之上。然而,高过地并不是一个限定的地方,因为地球是圆的;地是在空虚之中的。高过圆地的地方,东南西北都能。天堂是一个限定的地方,不是东西南北随处都有的。所以天堂高过地,必定另有一种说法。

天堂在北方的极处

圣经有一段很明显的宣言,我们现在看一看,藉以知天堂究竟何在。以赛亚书十四章十二至十四节说,明亮之星,早晨之子阿!你何竟从天坠落?你这攻败列国的,何竟被砍倒在地上?你心里曾说,我要升到天(堂)上;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;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,在北方的极处,我要升到高云之上;我要与至上者同等。

我在这里,不是要解释这几节圣经的意义,不过将这几节圣经与我们所研究的问题──天堂何在──相关之处说出来。这从天坠落的明亮之星,早晨之子,就是撒但。我们以此比较于路加福音十章十八节、启示录十二章七至十二节、提前三章六节,就知道牠是撒但。然而无论牠是谁,这几节讲论牠的经言,对于天堂的所在有明确的讲论。十三节说到这一位奇妙具有人位者坠落的原因。牠满有骄傲,欲强夺神位,与至高者同等,故受了神的审判。牠是从天堂坠落,所以牠原是居在天堂的,所以牠知道天堂是在何方。这里说到天堂是在神众星之上,在北方的极处,高云之上,它又称作聚会的山上。明亮之星,早晨之子,以为牠若能达到这个地步,就要与至上者同等。

天堂在神众星之上,在高云之上,是我们所能领悟的。然而它是在北力的极处,这一句话,到底是何所指?我们可以先看聚会的山到底何意。请读几处的圣经。

列王纪上二十二章十九至二十二节说,米该雅说,你要听耶和华的话;我看见耶和华坐在宝座上,天上的万军侍立在祂左右。耶和华说,谁去引诱亚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阵亡呢?这个就这样说,那个就那样说:随后有一个神灵出来,站在耶和华面前,说,我去引诱他。耶和华问他说,你用何法呢?他说,我去要在他众先知口中作谎言的灵。耶和华说,这样,你必能引诱他;你去如此行吧。这里明以神宝座所在的地方(天堂,阅太五34),就是聚会的地方。

约伯记一章六节说,有一天,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,撒但也来在其中。六节之后,说到神与撒但的问答。这里神的众子,是天使无疑。他们因着受造,称为神的儿子;撒但也来,牠的目的,是为控告义人(比较启十二8-10)。

诗篇八十二篇一至二节和七节说,神站在有权力者的会中;在诸神中行审判;说,你们审判不耒公义,你们要死,与世人一样;要仆倒,像王子中的一位。神将这个宇宙分区,命祂所造的天使去掌管。他们就是本诗的有权力者与诸神(比较约十34-35)。神命他们应当施行公义(3-4节);然而他们竟犯罪,行于黑暗之中(5节),所以神定他们的罪,而要叫他们受罚(6-7节)。

但以理书四章十七节所说的守望者与圣者,就是神主权下的天使们。他们在神的聚会中,得知神旨,就发出命令。

综上以观,好像聚会的山,不能不是神与天使会集的天堂。以赛亚书十四章十三节说,它是在北方的极处。天堂在北方的极处,是我们的断案。

上文说到天堂是在上面,我们在那里遇见一个难题。我们说天堂是在北方,这艰难就不成问题了。东西南北是四方,然而东西与南北,在理想上,有不同的地方。例加地上东西两方,总无东极与西极之分。人若向东(或西)而行,他们总不能走到东(或西)。他们最终所到的地方,就是他们当初启轫的地方。地球是圆的,他们无达到东方的极处,或西方的极处的可能。南北则反是。南北是地球限定(或指定)的两极点。北方是在上面,南方是在下面。我们平常都是说,北上,南下;总没有说,南上,北下的。北方是在上面。我们看地图时,多以左右上下指西东北南。我们多以两手头足代表地球之四方,北方的代表是头,北方是在上面。所以上文所引圣经,说明天堂是在上面,就是暗藏天堂是在北方的意思于其中。

上文也说及天堂,是高过地。

除了北方之外,没有一个方向,可以说是比地更高的。无论地面何处的北,都是指着一个方向。这个方向是在各方的上面,所以北方是各方中最高的。天堂若是无定方的,自不必说:天堂若是(自然是)有定方的,而又是高过地的,则天堂非在北方不可。

诗篇四十八篇二节,也有在北方的极处(比较原文)的一句话。钖安山大君王的城,在北方的极处,而居高华美,为全地所喜悦。(原文直译)这里好像说锡安山,大君王的城,就是地上的耶路撒冷,因为它是全地所喜悦的。但是,这里最少也是兼指地上的耶路撒冷;因为地上的耶路撒冷,并不是在北方的极处,所以它乃是指钖安山,永生神的城邑,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(来十二22);这是天堂。

诗篇七十五篇一节:神阿!我们称谢你,因为你的名相近,人都述说你奇妙的作为。这是作诗者的赞美话。二节:我到了所定的日期,必按正直施行审判。这是神所说的话。我到了所定的日期,英文(A.V.)译本作:当我接受社会之人时。这里与以赛亚书十四章聚会的山(天堂)是有关的。三至七节说,地和其上的居民,都消化了;我曾立了地的柱子。我对狂傲人说,不要行事狂傲;对凶恶人说,不要举角;不要把你们的角高举;不要挺着颈项说话。因为高举非从东,非从西,也非从南而来。惟有神断定;祂使这人降卑,使那人升高。在这里神警戒人,不要寻求辅助于东西南。祂不把北也列在不当求助的地方,是深有思索的价值的!我们读因为高举非从东,非从西,也非从南而来时,我们天然想它的意思是说,高举是从北方来的。在非从东,非从西,也非从南之下,就说,惟有神断定。可知所未说的北,与神的住所是有大关系的。神虽未令人们当求助于北,然而这里已足表明神所住的天堂,是在何方了。神接受会众而施行公义审判的地方,是在北方。

先知以西结看神的异象时,他见狂风从北方刮来,随着有一朵包括闪烁火的大云,周围有光辉,从其中的火内发出好像光耀的精金(一4)。这些云、光辉、精金等,都是表明神的荣耀,是从北方出来的。在以西结书中约有四十次用过这北字,其中常是与神的政治和荣耀有奇异关系的。

撒迦利亚书六章六至八节说,套着黑马的车往北方去,白马跟随在后;有斑点的马往南方去。壮马出来,要在遍地走来走去;天使说,你们只管在遍地走来走去;牠们就照样行了。他又呼叫我说,看哪,往北方去的,已在北方安慰我的心。这里北方的用法,也是顶奇妙的。

我们地球的地理及吸力两极(Geographic and Magnetic poles),都是向北而指,这是何等的奇妙!谁知道罗盘针所以专向北辰的缘故!在北极的天鹅宿(Constellation of theSwan)里有一处,周围都是星,中有一个空间无星,这个空间,天文家有者称作黑暗的星云,有者称作天的罅隙。约伯记二十六章七节说,神将北极铺在空中。这个空中,我们焉知不就是那个罅隙呢?北极若是在它里面,则在北极的天堂,岂非也在里面么?我们总有一日知道!

约伯记二十六章七节,也是天堂在北极的一个好证据:神将北极铺在空中,将大地悬在虚空。这里大地和北极是相对的。虚空就是指着环围地球的空气天;和地相对的是天。然而,虚空既是指着空气天,则北极所指的天,必定不能再指空气天,乃是天堂的天。天堂是在北极。

天文家告诉我们,现在全太阳系──日头、各行星,和我们的地球──都是直向这个罅隙飞行而去;每秒钟的速率,有二十英哩之多!每点钟约行十五万华里!我们的主为什么缘故,要叫我们所居住的地,飞向北极而去呢?没有意思──谁能说呢?

今日天堂是一个限定地方的道理,也不知受了多少的攻击和讥笑,然而本篇所研究的,并不是顶要紧的,我们若相信天堂是一个必有的地方,就己足了。

天堂是一个预备的地方,为有预备的人留下的。你羡慕么?你预备好了么?── 倪柝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