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反对撒但的祷告

 

读经:

耶稣设一个比喻,是要人常常祷告,不可灰心。说:某城里有一个官,不惧怕神,也不尊重世人;那城里有个寡妇,常到他那里,说,我有一个对头,求你给我伸冤。他多日不准;后来心里说,我虽不惧怕神,也不尊重世人;只因这寡妇烦扰我,我就给他伸冤吧;免得她常来缠磨我。主说,你们听这不义之官所说的话。神的选民昼夜呼吁祂,祂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,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么。我告诉你们,要快快的给他们伸冤了。然而人子来的时候,遇得见世上有信德么?(路十八1~8)

 

祷告的三方面】我们的祷告,是有三方面的:()我们自己;()我们所求告的神;()我们的仇敌撒但。每一个真实的祷告,必定与这三方面都发生关系的。我们自己来祷告,自然是为着自己的利益,就是因为我们有所需要,有所缺乏,有所盼望,所以我们才祷告。祷告原是要补满我们所要求的。但是,在真实的祷告里面,不止应当本着我们的利益而求,并且应当因着神的荣耀,和神在世界上的政治权柄而求。我们得着一个祷告的答应,直接享受利益者,固是我们;然而在灵界里的事实,则不止祷告者得着利益,并且神也得着荣耀,祂的旨意,也得以通行。祷告的答应,是与神有莫大的荣耀的,因为祷告的答应,是表明神的爱心和能力,如何恳切伟大,以致能成功祂儿女所要求的。并且祷告的答应,也是表明神旨得以成全,因为神不肯答应不是合乎祂旨意的祷告。

      请求的是我们,被请求的是神。在一个成功的祷告里,请求者与被请求者都有所得。请求者得着心愿,被请求者得着其旨意之成全。这个我们并不必多说,因为凡神忠心的儿女们,在祷告上有经历者,都知在祷告里,这两方面的关系如何。我们现在所要提醒神的儿女的,就是我们的祷告,如果只顾着人神这两方面,则我们的祷告,虽然有时也是很有功效的,但仍不免美中不足,在成功里失败,而未得着祷告的真谛。自然属灵的圣徒,都知道祷告不止单是我们己身受益,并且与神的荣耀和旨意,是有绝对关系的。但是,这不够。我们尚须注意到第三方面,因为我们求神,并不止与神发生关系而已。我们若求于神,则我们所求的,和神所应许的,必定是与神的仇敌有所亏损。我们知道,在宇宙里掌权者是神;然而撒但是今世的君王(约十四30),这世界也是卧在牠的手下(约壹五19)。所以我们看见在这世界里有两个完全相反的势力,彼此争长。神固然有最终的胜利,然而不是等到千年国以后;撒但是仍然在世界上操权,反对神的工作、旨意和利益的。我们作神儿女者,乃是属乎神的。如果我们在神的手里有所得,这自然就是说,神的仇敌撒但有所损失。我们属神的人得着利益多少,就是说神的旨意得以成就多少。神的旨意成就多少,就是说撒但的损失有多少。因为我们是属乎神的,所以撒但的目的,是要摧残、苦害、压制我们,使我们无立足之地。这是撒但的目的。但是牠的目的,不一定都得以成全,因为我们能靠着主耶稣的宝血,来到施恩座前,祈求神保护照着我们。神如果听我们的祷告,则撒但的计划,必定失败。神听我们的祷告,就是说,撒但不得志,不得照着牠的计划来苦待我们。所以我们祷告得着多少,撒但的损失就有多少。我们的利益、神的荣耀,和撒但的损失,是互为消长的,一得一失,一失一得。所以我们在祷告中,不止应当顾到我们自己的利益,和神的荣耀、旨意,并且应当注意到第三方面,就是仇敌撒但。一个祷告如果不是注意到这三方面,并且叫这三方面都受影响者,则这祷告不过是表面的,并无任何的价值,而且所成功的亦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  无意识的祷告,我们自然不必说,因为它对于此三方面中的任何方面,都不会生出效力。就是一个属乎肉身的基督徒,他所发生有意识的祷告,也不过注重在自己的利益这一方面而已。他的目的,不过要使自己因祷告得着利益,他目中所有者不过是自己的需要和缺乏而已。如果他能够得着神答应他的祷告,要他得着他的心愿,则他已心满意足。他并不知有所谓神的旨意,也不知什么是神的荣耀。至于撒但受损那一方面,则更未想到了。但是神的儿女不都是属乎肉身的,我们感谢赞美神,因为祂的儿女中究有许多是属灵的。他们祷告的时候,他们的目的,并非只顾自己的利益,以为若能得着神答应祷告,就已心满意足,不管其它了。他们也是很注意神的荣耀和旨意的。他们祈求神,听他们的祷告,不但是因为他们自己要得着什么,乃是因为神如果听他们的祷告,则神将在那件事上得着荣耀。他们在祷告的时候,也不强求,乃是顾到神的旨意如何。这个旨意的意思,并非谓神乐意不乐意将我们所求的赐给我们。乃是说,神如果听我们的祷告,对于神的工作、政治,和计划的旨意有无相反。不止是看这事的本身,也是看这事与神工作的大体,有若何的关系,他们祷告是注意神人两方面。很少的基督徒,曾在祷告中注意到第三方面的撒但。一个真实的祷告,它的目的不止为着自己受利益,也许有时连这个都没有想到,他所注重的是神的荣耀,和仇敌的损失;他们不以自己的利害为首要。他们以为如果我这个祷告,会叫撒但受亏,会叫神得荣,则我这个祷告已经成了莫大之功。他们所注重的,乃是要藉着祷告,吽魔鬼受亏损。他们的眼光不止看他们目前的环境,他们所注重的,乃是神在全世界的工作和旨意。自然这并不是说,他们只记得神和魔鬼两方面,忘记了自己这一方面。不过,按着事实说来,神如果得以成就祂的旨意,撒但有所损失,则我们必定是有利益的。一个圣徒的灵程如何,只看他在祷告上所注重的,是在那一方面便知。

 

路加福音十八章的比喻】在这一个比喻里,我们的主耶稣就是将这三方面,对于祷告有关系者都说出来。在这一个比喻里,有三个人物:()官;()寡妇;()对头。这个官在反面上,就是代表神。这个寡妇就是现今的教会,或是单个忠心的基督徒。这个对头就是我们的仇敌魔鬼的代表。我们解说这个比喻的时候,常常只注意这个官和这个寡妇的关系。说到这个官如何不怕神,不理人,竟然因着这个寡妇不间断的求告,而为她伸冤;所以我们的神,既不像这个官之无德,岂不更因着我们的祈求,而为我们伸冤么?我们所说的就是这个,我们所注重的也是这个。岂知在此尚有一位最重要的人物,为我们所忽略,所不念及。如果没有这个对头,则这个寡妇何必去求官呢?就是因为有对头的苦害,所以寡妇才有求官的必要。并且我们若想到这个寡妇求官时所说的话语,则我们更不能不注重这个对头。圣经因着要简略的缘故,所以记说:求你给我伸冤。这一句的话,是何等的含蓄呢!其中所包含的,岂非一个很苦楚的故事么?求伸冤的必定是因为有冤。冤从何来呢?自然是从这被告的对头的压迫而来。圣经称他为对头,则其人与寡妇仇恨之深可知。圣经称寡妇从这对头手里所受者为冤,则这寡妇被这对头所摧残的厉害可知。所以这个寡妇在法官面前所述说者,是这对头如何待她的已往故事,和目前的情形。她所要求者即法官刑罚这个对头,为她伸冤。所以实在说来,这个对头是本比喻里的最重要人物。没有了他,则官长的治下,也无这害人的事;这寡妇也安居乐业,不受骚扰。没有了他,则这个比喻里的故事,完全没有,不能发生。兴波作浪者,就是这个对头。他是一切混乱苦害的制造者。所以他是应当最受我们注意的。

 

官】这个官是某城里独一的掌权者,他管理全城。这是说到神的能力和权柄。世界现在虽然暂时为撒但所管理,但这是霸占,这是悖叛篡夺。主耶稣钉死十字架时,已经将今世的君王赶出去,祂的死已经将一切执政的,掌权的掳来,明显给众人看,就仗着十字架夸胜。世界现在虽然服在恶者的手下,但这并不是合法的。神已经定了日期,将国度夺回来,叫祂的儿子在世上作王一千年,而至于永远。在这个时候未到以先,神不过允准撒但活动而已;世界仍然是在神治理之下。撒但可以管理一切属乎撒但的,牠也可以逼害一切属乎神的,但这不过是暂时如此。并且就是在这暂时之中,撒但也是完全受神限制的。牠可以残害圣徒,但这只能在某种限度之内,除了神所酌许的限制之外,撒但不能有丝毫的权柄。这个我们可从约伯的故事里,看得很清楚。官管理全城,神也管理全世界。官手下的人民,作人家的对头,逼害人家,乃是反常之事;照样神治下的撒但,牠苦害圣徒,也是反常的。

      这个官的性情,是不惧怕神,也不尊重世人。人神两方既都不顾,则其人的品德可知。但是因为寡妇不止息的到他面前,求伸冤,他因为受烦扰不过,怕寡妇的缠磨,就为寡妇伸冤。主耶稣是用这个官作神反面的代表。神并不是像这个官的不德。祂是为我们的慈父,祂是保佑我们的。祂愿意以最好的事物赐给我们。祂与我们也不像官与寡妇的无亲。如果这样的官,会因着寡妇的常常控告,而为之伸冤,则比这官更有德,更慈悲,更有亲切关系的神,岂不更因祂儿女的时常祷告,而为他伸冤么?一个不德的官如果能因着不停止的求告,而为人伸冤,则神最少也必定因着祂的儿女的祷告,而为之作工。寡妇之得官为之伸冤者,只因着她的常求。她对于官的自己,并不能生出若何的盼望,因为这个官是无品格的。但我们的祷告之得答应,并不止因着我们的常求──自然常求已经足叫我们得着我们所要的了──但我们的祷告,也是根据于神的良善。所以主耶稣说岂不这两个字。岂不就是一个比较。单靠着常常祈求的寡妇,已经够叫她得着她所要的,则我们因着时常祈求,而又根据神的真善去求,岂不更能得着我们所求的么?

 

寡妇】这个寡妇是无靠的。寡妇二字已经够表明她的孤立了。她所倚靠为生的丈夫,已经去世,所以她才成为寡妇。这真是基督徒在世的一个好代表。我们的主耶稣已经升天去了。按着肉体而论,基督徒的无依无靠,诚然像寡妇一样。马太福音五章的教训,就是告诉我们以基督徒在世肉体上的苦况。他们是最懦弱的,不能有丝毫之抵抗的,到处都是受人欺负、凌辱的。主耶稣和使徒,并没有教训信徒应当在世得着大权高位,他们乃是应当卑卑微微的,到处受人家的轻看和残害,而又不能根据公理或律法,与人计较长短。这是基督徒的分,是主为他们所排的道路。如果神的儿子应当钉死十字架,毫无抵抗,毫无怨言,则祂的门徒岂能盼望得着更美好的待遇吗?所以这个寡妇,真是今世基督徒的代表。

 

对头】寡妇有她的对头,我们基督徒也有我们的对头。这对头就是撒但。因为撒但的意思,就是对头。对头的意思就是作仇敌。彼得前书五章十八节说:你们的仇敌魔鬼。魔鬼就是我们的仇敌。我们应当认准了谁是我们的仇敌。我们才知道如何来到我们的官,就是我们的神面前,控告牠。如果要查考我们与魔鬼为仇的原因,说起来话也就长了。简单说来,这个仇恨是从伊甸园里起首的。神说:我又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,你的后裔,和女人的后裔,也彼此为仇,女人的后裔,要伤你的头,你要伤她的脚跟(创三15)。就是因为魔鬼陷害我们世人,所以神将仇恨的心,放在牠的心里,也放在我们的心里,我们知道创世记所说的女人后裔,就是指着主耶稣基督说的。祂与魔鬼永远是彼此为仇的,这乃是神所命定的。我们信主耶稣的人,是归于主耶稣这一边,所以我们不能不以主耶稣的仇为仇。而主耶稣的仇敌撒但,也不肯轻轻放过我们,而不反对我们。牠把主耶稣当作牠的仇敌;所以,牠不能不把主耶稣的门徒也当作牠的仇敌。没有相信主耶稣的人,乃是牠的儿女(约八44),牠自然爱属乎牠自己的人。但是我们是信主耶稣的,是与主耶稣联合的,所以牠因着恨主耶稣的缘故,就也转恨我们。

      这个仇恨一天深过一天,因为牠是强有力的,而我们乃是孤苦无靠,如同寡妇一般,牠就利用牠的能力,来欺负我们。牠压制我们,叫我们受牠的大亏。到了最末后,我们更至受牠的冤枉。冤之一字,表明我们也不知受了牠多少的苦。对于这一点,我们不能不十分注重,就是现在的基督徒也是受魔鬼的冤的。这冤若不伸,就是说他们永远受亏。可怜,神许多的儿女还不知道他们是受撒但的冤的。

      对头从前怎样苦待寡妇;魔鬼现在也怎样苦待信徒。我们也不知道已经受牠多少的亏了。自然撒但逼害我们,不是牠亲自现形作的,牠所有的工作都是藉着人或事物作成的。牠总不肯露形。牠叫世人出头,牠却在暗中作指挥者。牠头一次作工时,如何假托蛇的形像;照样,牠后来每次的工作,都是有所假托的。就是因为牠如此隐藏牠自己,以致神的儿女们竟然错认了仇敌,看不出牠是真对头。牠叫信徒身体软弱,叫他们生病痛苦(徒十38)。信徒以为这是他们自己不生,或过劳之故,岂知道这是魔鬼在后面作崇呢。哎哟!在这一点上,也不知道信徒受了魔鬼多少的亏。牠有时藉着世人逼迫信徒(启二10),叫他们受家人、亲友,以及社会的攻击,信徒以为这是人心恨主,岂知这是魔鬼在后面挑拨呢。有时,牠在环境中作工,叫信徒遇着艰难危险;有时,牠叫信徒彼此误会,将最亲爱的朋友分开,叫他们伤心流泪;有时,牠断绝信徒的供给,叫他们有许多的缺乏,或者竟至于绝粮;有时,牠叫信徒觉得郁闷,坐卧不安,行走无定;有时,牠叫信徒失去主意,没有自主之权,不知如何是好;有时,牠叫信徒心中存着没有原因的害怕;有时,牠叫信徒事务猬集,疲劳过度;有时,牠叫信徒夜不安眠,心身都倦;有时,牠叫信徒在心思上不洁净,或者混乱的思想注射入信徒的脑里,叫信徒无力抵挡;有时,牠假作光明的天使,欺骗信徒,带领他们进入岐路。如果我们要说尽牠的工作,就不是我们现在所作得到的。不过总括来言,凡可以叫信徒苦者,无论是在身体上,或在灵性上,凡可以叫信徒犯罪者,凡可以叫信徒吃亏受害者,牠都一一用计来作。但是许多神的儿女,在他们受撒但的亏的时候,还不知这是撒但的工作。有时,以为这不过是天然的,是偶遇的,是人如此待我们的;岂知在许多天然的事里,有许多的超然在。许多偶遇的事里,有许多的暗算在。许多人的对待里,有许多撒但的手段在。

      所以现在最要紧的一件事,就是请我们看准了我们的仇敌。应当的确知道,谁是我们的对头,谁叫我们受苦。我们在许多的时候都是以为我们在受人的亏。但是圣经告诉我们,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,乃是与那些执政的、掌权的、管辖这幽暗世界的,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(弗六12)。所以在每一次我们受人的亏的时候,总要记得,在这血气的人的后面,是有撒但和牠黑暗权势在那里指挥的。我们应当有属灵的眼光,在一切事情的后面,看出神的工作,和魔鬼的手段来。我们应当分别什么是天然的,什么是超然的。我们应当老练,应当有灵界的知识,叫撒但在暗中所有的工作,不能逃避我们的观察。

      如果这样,我们岂非要看见我们平常所以为偶遇天然的事,都有仇敌的作为在里面么?如果这样,我们就要看见:撒但真是处处掣肘,事事压制我们。最可怜的,就是我们在过去的日中,已经受了撒但不少的亏,我们尚是毫不知道是牠叫我们受亏。现在最要紧的一部分的工夫,就是我们每一个对于撒但,发出忿恨的心,因为牠如此的苦待我们。我们对于撒但的仇恨,是不怕太深的。我们必须在心里持着反对的态度,不愿再仍旧受牠的压制,才有得胜的可能。我们应当知道,我们从撒但那里所受的苦害,真是一个冤,此冤是不可不伸的;此仇是不可不报的。牠没有权利可以残害我们,但他竟然如此的叫我们受苦。这真是仇,这真是冤。不伸不报是不可以的。

 

伸冤的呼求】这个寡妇受苦害以后,就来官府前求伸冤。这是我们所应当学习的。我们不是要来到地上的官那里,求他为我们作什么。我们乃是求我们的官,就是我们的父神。我们争战的兵器,本不是属血气的(林后十4)。所以我们并非用什么血气的法子,来对待撒但所利用的血气之人。我们反倒可怜他们,因为他们不过是魔鬼的工具。在属灵的争战上,血气的兵器是完全无用的。不止无用,凡用之者,又都是被撒但胜过了的!属灵的争战,应当有属灵的兵器。这属灵的兵器,自然有许多,就是记在以弗所书六章里面的。但其中最要紧的一件,就是第十八节的祈祷。我们自己无力,不能为己伸冤,但我们能祷告于我们的神,求祂代我们伸冤。祷告是攻击仇敌的最好兵器。在祷告里,我们能够保守我们的阵地。在祷告里,我们也能进攻仇敌,使牠的计划、工作,和能力受大损失。这个寡妇,她自知如果她私与对头争辩,或争闹,她必无幸,因为一个软弱的寡妇,是不能敌住一个恶霸的。照样,神的儿女如果不是靠着神的能力,没有以祈祷为后盾,不在控告中控告仇敌,求神伸冤,而私与撒但单独争战,则必定受火箭的伤害。在本比喻里,主耶稣告诉我们最好胜过对头的方法,就是昼夜呼吁神,求祂为我们伸冤,审判刑罚撒但。

 

反对撒但的祷告】圣经中对于以祈祷控告撒但的事,也曾给我们许多的帮助。现在我们要略看圣经的几个地方,好叫我们知道,如何有反对魔鬼的祷告。

      我们记得在创世记第三章里,魔鬼首次作工,后来神刑罚牠,咒诅牠。所以我们知道撒但是受神咒诅的。并且在这咒诅里面,神明明的预言,魔鬼的头要在十字架上被主耶稣所打破。所以当我们受牠的亏时,我们可以利用牠这一次的刑罚,我们可以祷告说:神啊,求你重新咒诅撒但,使牠不能随意作工。你已经在伊甸园里咒诅牠了,我求你,现在重新咒诅牠,重新把牠放在十字架的势力下,叫牠不能动作。魔鬼所最怕的,就是神的咒诅。神一咒诅,牠就不敢来害我们了。

      马可福音第一章记着说,当主耶稣赶鬼的时候,主耶稣不许鬼开口说话。所以,当撒但利用人说许多误会,或强暴的话语时,我们可以求主不许魔鬼开口,不许牠再出声。有时当我们传福音给人,或以真理教导人时,我们可以求主不许魔鬼对我们对方的听道者开口,说什么话,以致后来他疑惑,或抵挡主的道。我们记得但以理在狮子坑里的故事。有一个祷告常常有效力的,就是说:主啊,求你对狮子的口,不让牠害你自己的子民。

      马太福音十二章里尚有一个很好祷告的话语,主告诉我们说,要进入壮士的家里抢夺他的家财,就非先捆住那壮士不可。我们知道主耶稣所说的壮士,就是撒但。所以在我们要胜过撒但之前,我们必须先捆绑牠,叫牠不能作工方可。自然,我们没有法子可以捆绑壮士,叫他失去自由,不能抵挡我们所要作的。但我们可以祈祷。我们能在祷告中,求神捆绑撒但,叫牠无丝毫之力,来抵挡我们。每一次工作之先,我们若是先用祷告真捆绑了撒但,则我们的得胜是定规的。所以,我们应当常常祷告说:主啊,求你捆绑壮士。

      约翰一书三章八节说:神的儿子显现出来,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。所以,当我们一看见有魔鬼的作为时,我们就可以祷告说:神啊,你的儿子显现出来,就是要除灭魔鬼的作为。我们感谢你,因为祂在十字架上已经把魔鬼的作为除灭了。但是魔鬼现在又作工,求神除灭牠在我里面的作为,除灭牠打算藉~我作为的作为,除灭牠在我环境里的作为,除灭牠一切的作为。当我们祷告时,我们可以按着临时的情形而祷告。我们若看见撒但在我们的身上,或家庭,或工场,或学校,或国家里面作工的时候,我们就可以求神除灭牠在那一个地方的工作。

      犹大书第九节,说到天使长米迦勒对撒但所说的一句话:主责备你吧。经过这一句话之后,撒但就不敢再抵抗他。所以,这一句话,也可以作为我们的祷告,以反对撒但的用处。我们求主责备撒但。我们应当知道,主是听我们祷告的。我们求祂责备,祂就必定责备。我们也应当相信,主责备了撒但之后,撒但是受不住的。撒但惧怕主的责备。当主责备海中风浪的时候,我们看见风浪立刻听祂,立刻平静。所以,主的责备对于撒但也有同样效力的。我们若读诗篇,我们就要看见主的责备,是何等有效力的!诗篇十八篇十五节说:耶和华的斥责一发,海底就出现,大地的根基也显露。七十六篇六节说:祂的斥责一发,坐车的、骑马的,都沉睡了。八十篇十六节说:人们因主脸上的斥责就灭亡了。一百零四篇七节说:主的斥责一发,水即分流。一百零六篇九节说:主斥责红海,海便干了。这几节的圣经,告诉我们以主斥责的能力,所以主若责备撒但,撒但必定是当不起的。撒但对于我们一有欺负的时候,我们就可以求主责备牠。

      马太福音十六章记说,彼得因人情的缘故,要拦阻主耶稣去钉十字架,主就责备他说:撒但,退我后边去吧!每一次魔鬼利用我们的亲友,用人情来拦阻我们遵行神的旨意时,我们都可以求神,使撒但退到我们的后边去。

      主耶稣在马太福音六章,教训我们应当祷告说:救我们脱离恶者。我们不知道恶者在什么时候要来,要压制我们,但我们可以常常用这一句的话来祷告。

      歌罗西书二章十五节说:主耶稣在十字架上,将一切执政的、掌权的掳来,明明的羞辱牠们。当我们看见魔鬼权势猖狂的时候,我们就可以站在十字架的根基上,祈求主重新再羞辱魔鬼。牠已经在十字架上受了羞辱,所以我们可以根据牠头一次的羞辱,求主再羞辱牠。牠如果受了羞辱,牠就抬不起头来。则牠怎能再害我们呢?所以我们应当求说:主啊,我们现在站立在十字架的根基上面,重新求你羞辱魔鬼。

 

祷告的期间】这样的祷告,应当祷告几时呢?我们知道有许多的祷告,我们只祷告一次就够了。对于攻击撒但的祈祷,是不怕多的。主耶稣对于说这个比喻的目的,是要人常常祷告。这个官为寡妇伸冤,并非为着公理,或其它的缘故,他只因着受不住这寡妇的烦扰,所以他就为她伸冤。他自己说:我就给他伸冤吧,免得他常来缠磨我。所以这一种的祈祷,是应当时常无间断的。不止在特别的事临到时,才有如此反对仇敌的祷告,乃是在平日无事的时候,灵里不间断的持着反对撒但的态度,而无止息的发出反对撒但的祷告。当主耶稣说出这个比喻的教训时,祂就说神的选民,如果昼夜呼吁祂,神就必定快为他们伸冤。所以这一种的祈祷,是要昼夜不辍的。我们应当昼夜不辍的,在神面前控告我们的仇敌。因为启示录第十二章告诉我们说,撒但是昼夜在神面前控告我们的。牠既然昼夜控告我们,则我们岂不应当也昼夜控告牠么?

      这是一个报仇。所以牠怎样对待我们,我们也应当怎样对待牠。这个寡妇的呼求,是一直等到对头受审判刑罚,自己得着伸冤之后,方停止的。所以,撒但尚有一日掌权,尚未被关在无底坑里,尚未被扔入火湖里,神尚未为我们伸冤的时候,我们断不可停止我们反对牠的祷告。乃是等到撒但真从天上如闪电落下来的时候,我们的祷告方可止息。因为那时神才开始为我们伸冤。哎哟!神何等的愿意我们对于魔鬼发出更深的仇恨。我们在牠手里所吃的苦,已径够多了!牠这样的步步为仇,处处叫我们在身体上,在灵性上,受牠的压害;我们为什么缘故,还是无言无语的,忍受牠的苦害呢?为什么我们还不兴起,用祷告的话语,在神的前面,控告牠呢?我们应当报仇,我们应当雪恨。为什么我们不时常来到神的面前控告牠,以泄我们仇恨的气呢?主耶稣今天特召我们,来用祷告,反对魔鬼!

 

祷告的效力】这样的祷告到底有什么效力呢?这效力是在两个时候里发生。第一,就是目前的效力。一次的控告仇敌,仇敌就一次的受神限制不敢再害我们。虽然牠隔了一时仍要再来,但在我们控告的期间,牠总是有所畏慑,不敢逆施横暴。我们每一次求告十字架的得胜,十字架的得胜就为我们重新显为实在。每一次我们用祷告反对仇敌,牠的工作都是重新受主除灭,牠的自己都是重新受主责佣。我们多祷告一次,撒但就多受一回损失。神听我们祷告一次,撒但的利益就多受剥夺一次。

      但是这个效力还不止限于目前。主耶稣在这里说到有一个最终的伸冤。我们次次祷告,主就次次责备,除灭魔鬼,但这尚非一劳永逸的。牠不过一时受限制还未到牠最终完全失败的结局。主说:神的选民昼夜呼吁,祂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,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吗?这都是说到撒但最终的除灭。我们知道,在千年国度时,撒但要关在无底坑里;千年国以后,主耶稣就要将撒但投在永远的火湖里。这是为信徒报仇的。所以信徒现在应当多多有反对魔鬼的祷告,好叫我们的冤得伸。现在是神忍耐的时候,所以神虽然听了信徒的祷告,限制魔鬼的工作;然而,尚非完全驱除牠,叫牠永远不能再作崇。现在是信徒祷告的时候,好叫那一日快到。我们的祷告好像是会催促神作工的。寡妇若不常常求告,则尚不知那一日官才为她伸冤。她的求告,是催促他伸冤的日子快到。我们也是这样。主说:我告诉你们,要快快的给他们伸冤了。主的意思,好像是说,神工作的缓速,是看着我们祷告的常否而定。我们时常控告魔鬼的祷告,叫神迅速的为我们伸冤。撒但是当主耶稣来时,要从天上赶下来,失去牠的权柄的。控告撒但的祷告,是会催促主耶稣再来的日期的。

      我们时常想,神都是按着祂自己的旨意而行,这固然是不错。但,这不过是偏面,并非完全的真理。神作工是照着祂的旨意,这是祂的原则;但祂真作工的时候,必定须等到祂的儿女,与祂旨意表同情,而来祷告之后方可。神是要人与祂同工的。祂有旨意,但祂是要人按着祂的旨意而求,祂就立刻成就祂旨意所定规的工。若无祂儿女的祷告,表明他们与祂同工,则祂虽有旨意,也是不肯单独执行的。除灭魔鬼是神的目的,为信徒伸冤,自然也是神的旨意,但神要等待祂儿女的祷告。这官如何不肯为寡妇伸冤,如果寡妇没有来求告;照样若没有信徒控告撒但的祈祷,神也不即为信徒伸冤。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。但我们知道,神喜欢这样得着祂子民的同工。然而控告必定有所根据方可。受撒但苦害的,乃是信徒;所以信徒可以本着撒但如何对待他们,而在神的面前控告牠,而致牠以死命。

 

末世的时候】当主耶稣说完这个比喻的时候,祂在最末了的一句话说:然而人子来的时候,遇得见世上有信德么?主的话好像在祂快来的时候,世上很缺乏这一种的祷告。他们不祷告,因为他们没有信心;以为叫撒但从天上被摔下来,把牠投在无底坑和火湖里,乃是一件太大太难的事。神快要将撒但践踏在你们脚下(罗十六20)的应许,已经过了二十世纪尚未应验,则我岂能盼望,因着我的祷告,神就结果牠,叫牠受刑罚么?主耶稣话的意思,是以为当祂快来的时候,人要缺乏信心来祷告这件事。然而,末世的时候,正是我们应当有这样祷告的时候。我们可否作少数忠心的人,在这绝无仅有的时候,来献上祷告攻击反对魔鬼,叫牠快快的失去地位和权势呢?我们知道末世的时候,乃是撒但和牠的邪灵作工特别活泼的时候。所以,我们更应当祈祷反对牠,推翻牠的政府。实在说来,神儿女在现在的工作,没有一件能比这个更大的。谁愿意为着自己,和为着神的缘故,来祈祷反对撒但呢?

      耶和华阿,与我相争的,求你与他们相争;与我相战的,求你与他们相战。拿着大小的盾牌,起来帮助我,抽出枪来,挡着那追赶我的。求你对我的灵魂说,我是拯救你的。愿那寻索我命的,蒙羞受辱。愿那谋害我的,退后羞愧。愿他们像风前的糠,有耶和华的使者赶逐他们。愿他们的道路又喑又滑,有耶和华的使者追赶他们。因他们无故的为我暗设网罗,无故的挖坑要害我的性命。我的神,我的主啊,求你奋起,醒起,判清我的事,伸明我的冤。(诗卅五1~723)。―― 倪柝声《祈祷与读经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