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争战的掳物

 

读经:他们将争战时所夺的财物分别为圣,以备修造耶和华的殿。(代上2627

从这段圣经里,我们认识了神的家是借着我们的争战而构成,主用争战的成果来建造。大卫交付给所罗门建造的圣殿也是如此;当那座殿建成的寸候,它巍然矗立,代表一个全面的胜利;它的材料说出完全的得胜,圣殿的银和金、以及其中所有的宝贵材料,都是从争战中掳来,而经过制作、被建造在神的家中。旧约里的这个例子,在新约的实际里也是同样的实在;那个更伟大的大卫的儿子、那位更伟大的所罗门,祂在这里用祂自己的争战、并祂圣徒的争战中的掳物来建造神的家。

当我读到代上17910时,印象非常深刻;神在这里对大卫说话,其中祂提到一件事:我必为我民以色列选定一个地方,栽培他们,使他们住自己的地方,不再迁移,凶恶之子也不像从前扰害他们,并不像我命士师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时候一样,我必治服你的一切仇敌的。你注意耶和华是说到治理以色列的士师们,你也记得,他们的职任是帮助以色列人完成约书亚所留下未完的工作;当他们在约书亚统帅之下时,耶和华要他们将应许之地所有的居民完全除灭,并且治服每一个仇敌;但是他们在这件事上失败了,他们容让仇敌存留,他们妥协了。以后,耶和华兴吉士师,拯救他们脱离当初在除灭一切仇敌这事的失败所带耒的恶果。但是士师们失败了;整本士师记就是一个悲惨的故事,而在末了,使命仍然没有完成。耶和华兴吉士师,为完成约书亚留下的工作,可是他们并未完成它。在代上1819章里,有一个非常有趣与启发性的重点:当耶和华对大卫说到有关神家的建造时,他就明确而积极地接受这个使命,要将士师们未曾赶逐的仇敌治服。这些仇敌就记载在这两章圣经里。你将这两章圣经读过,就会看见士师记里面,以色列人所有仇敌的名字。大卫从神殿的启示里,被神的灵感动,看见一件事:若这些仇敌未被治服、未被完全的除灭,神的殿永不会出现。耶和华应验祂自己的话,亲手对付了大卫的仇敌。当耶和华使大卫在四境都得胜之后,大卫就将圣殿的图样传交所罗门,开始建造。而他在争战中所掳来的胜利品,就是建殿的材料。仇敌手中握着建殿的材源,所以必须治服他们,好使神的殿被建造。这件事可以给我们明亮的光,照明我们前面相当长的一段路。我愿意将它缩减成简练的话而形成较小的范围,但它能帮助你们将来有很广的应用与默想。

建造的两方面

建造神的殿有两方面,我们可能常会偏重其中的一方面。有一面是关乎数量的,当我们想到建造神的殿,我们就想到得着人,借着将人带入救恩与真理,而加增得救的人数,所以我们多半想到神的家,就像彼得所说的:你们,也就像活石,被建造成灵宫这说出我们所想到的数量的一面:收集一个一个的石头,将他们安置在属灵建造的位置上。这是建造神的家很真实的一面,但它只是一方面而已,是真理的一半,还有另一方面是同等的重要,缺少了这一面,整件事就不够完善。这是神家建造的属灵和实际方面。你们可能有许多的人得救了,但仍缺少神家最真实的意义;你们可能有一群会众,却没有一个教会;你们也可能有相当多的人数,却没有一个属灵的殿;神的家不是单与数量有关,而是一件属灵和实际的事。就是说:它有一个特点,这个特点使它具有神家的性质,它必须从它的元首取得这个特质,而最后当神的家完成时,人能从它身上看见这个特质。他们不仅仅是一批得救的群众,而是带着元首主耶稣之特质的一班人。这个时刻必要来到,主要将祂的名赐给凡属祂的人。那时,我们会得着一块白石,在其上有一个新名,我们会有一个新名,就是祂的名。祂的名字要写在我们的额上。这些都是象征性的话,它的意思是说:主耶稣将在属祂之人身上,完全地被彰显。当你看见他们,你会说:这些人表现了主耶稣;你所看见的都是祂,祂在这些人身上那么显著,你只能说:这是基督的性情。你在他们身上遇见了祂,当你遇见他们,你就是遇见了祂。所以,借着属于祂的人,祂要被宇宙性地彰显出来。祂的名字就是祂的特性,祂的名里和所包含一切属灵的和实际的特性,都在他们身上,他们的特性从祂而来。所以,将来会出现一个宇宙性的彰显,陈列主耶稣的特点与性情。这个彰显并不废除祂自己、个人的存在,乃是他们成为一个导管,将祂自己宇宙性的发表出来。

经争战而老练

因此,建造神的家,不仅是聚集一些百姓,是一个属灵和实际的建造,而这个建造唯有经过争战。神所计划的次序是,主耶稣自己已经全面性地胜过祂的众仇敌,但祂仍然将这些仇故留下,让我们来对付。虽然仇敌已被击败,但他们仍被留下,为要让圣徒们来对付。主自己虽已得胜,但祂并未将我们的仇敌从宇宙中赶逐出去,祂留下这些仇敌,好让我们在祂的得胜里去争战;经过这样的争战,你和我才能得着属灵的与实际的长进,唯有借着争战、战役、严格又可怕的属灵战事,才能让我们得胜元首的超卓、实际地作在我们身上,我们在祂的得胜里夸胜,但我们知道信心必须经过争战的试验,在争战中深深地被考验,以至于它不再是一个客观的持守,或只是相信一个在基督里的事实。在争战中得着从祂而来之信心的操练,并把祂得胜的能力作在我们的生命里面。信心必须经过严格而可怕的考验,凡不出于基督的一切都不足以带我们经过;如此,我们就在祂的得胜里被制作到全然与祂合而为一。这件事必须被制作在我们里面,而且只有借着争战中所产生的信心才能作成。这样,经过争战与抵挡,我们就在神的主权所安排的生活中有属灵与实际的建造。

属灵实际的一面,是指着经过操练而有的得着。借着加略得胜的价值而操练信心。我们对于加略的得胜理论性的取用,是一件事在急难中,我们说:我取用加略的得胜;但是经过你发现没有事情发生;虽然我们站住了地位,但发现自己一直宣告持定地位,一直持定、持定,在这样的过程中,信心才经过拭验,而加略的得胜就不再是客观的取用,它成了里面的建造。最后,得胜在我们里面正如在主里面一样。它在我们里面成为一个实际的性质,到了下一次的试验里,我们不再是努力去持定地位,乃是得胜已经生根在我们里面;有一点信心作在我们里面了,它成了我们的一部分。

为启示而争战

这样的争战是从许多不同的层面、方向、关联而进行的。你得着了一个启示,是主将某一个真理的幔子为你揭开;天开了,你看见了一个真理,是以往从未看见过的,也许你看见一件全新的事,也许是一件已有的认识、却有新的亮光。无论是哪一种情形,都是一个新的启示。替你带来许多的新鲜、喜乐、感动,并且将你提升到敞开的天的境界。可能有一段期间,你在这个启示中,觉得非常欢畅、荣耀;你浸沉于其中,除了那临到你的新启示之外,没有别的事是你愿谈论的。然后,你会来到一个地步,进入一个与此启示有关的、但可怕的争战。似乎原先的荣耀消失了,而你心中所充满的是种种的疑惑。所以你变得冷沉、死寂、黑暗;那个启示似乎失去了持定你的力量。而且从你现在这经历的观点来看,你怀疑究竟那个启示是对或错?我们真是很奇怪的受造!这些事在我们的经历中,曾经何等有能力;但当某种环境临到,它们就变成了令我们猜疑的事:这些启示是真的么?或者只是随手拣起一个启示而欣赏一阵子呢?虽然它一度充满了新鲜,然而它只能带我们走一段路。现在,一切都不真实了,我们开始为着主曾赐给我们的那真理而争战。在这样争战之际,我们自己被主搜寻,我们的心被祂察验,我们正经过考验。记得约瑟吗?耶和华的话试炼他,直等到他所说的应验了(诗10519)。主的话试炼他;我们也必须回顾所有曾说过、相信过的话,反问自己许多有关的问题。

神的话试炼我们,使我们在争战中发展了属灵和实际的素质,产生了属灵和实际的特色。争战中为着更深的建造得着掳物。当我们回来时,不只是回到以往我们对这真理的认识,乃是进入更高、更深、更刚强的认识,因此这个真理对我的意义较以往更丰富,因为我们会带着它进入争战,并带着建造的掳物回来:如此加入了新鲜的、属天的因素。借着争战,有些新的材料调入原耒的建造里,带来额外的价值;这是复活的能力。如此,神的物从神出来,带着它一切的神圣荣耀、美丽、力量。我们在它的光中喜乐一段时期,然后与这个光一同进入死的里面;但是,就在争战中,在死亡里,全人被搜寻、被试炼、被考验、被显明、被赶逐到一个地步,若这光熄灭了,我们也就随之而去,因为这个启示就是我们的生命。若我们能带着启示回来,是因复活的能力开始运行;带回耒的启示将比以往更强烈,而且我们携回掳物来建造神的家。我们才知道这启示的价值是以往从未证实过的;因为,以前我们未曾随它一同进入争战,从未试用过这套军装,从未试验过这把利剑。但是,现在我们与这启示进入争战,而得着前所未知的宝贵价值。启示确实要经过这样的工作。我们看见许多人,他们一步跃入启示中,他们手里也紧握住它,除了这个新启示以外再不能讲论其它事物。我们非常高兴。也欢喜看见人能进入这种境界,但是我们要说:是的,他们很快就要为这启示经过试验,而且这启示的本身就要测验他们;他们会经过一段可怕的争战和黑暗,对前所得着的后示充满困惑,究竟它是真的?是对的?这时,主就把启示放在他们的里面了。原先,这启示大部分在某一方面来说,是表面的,是客观的;但是现在主要将启示栽植于他们里面;将他们也种在这启示的里面。他们经过以后而出来了,就说;从前这是主赐给我的,但它只属于别人:现在它是我的了。然后,他们开始用这次争战而得着的掳物,建造神的家。

为使命而争战

在神永远旨意的异象这件事上,原则也是一样。主赐给人关乎祂心意的异象,也就是祂召我们来服事的那旨意;这异象抓住了我们,祂的旨意控制了我们。在一段时期里,除了我们为之而被召的这旨意以外,我们无其它所思想、所谈论。使命与事奉这件事完全主宰了我们,我们有了一个异象。于是,我们带着这异象往前一段时期,我们按着这异象的推动力向前:然后似乎异象失败了,而我们为此异象进入一种争战的境界。当争战猛烈时,异象似乎进入死亡,我们经过一个极深而黑暗的经历,在这里整个问题又集中于:究竟真有异象其事吗?我们有否迷误?这就是主召我们的目的吗?是否我们自己跳入其中,而终究不是主的意思?我们错了吗?我盼望大部分的人为了异象的争战,懂得这一种冲突的经历。但是到末了,当我们来到更刚强的地步,就比以往更认识这个关乎那神圣旨意的异象。

我们的历史正是如此;无数次我们带着我们的异象进入死亡与争战:在这些经历中,看起来似乎异象完全失落了,许多的疑问产生了;但我们终于从争战中出来,并且发现我们自己较以往更结实的联结于那异象。我们经历争战,在其中有属灵的和实际的素质调入;而这一个建造,就是试炼的成果。

为所站的地位而争战

我们宣告自己所站的地位,当我们在聚会中和特会时,在与主的百姓的交通中,这件事何等容易。我们宣告我们奔跑有定向,而这里有我们永远要走的道路我将永远、永远不离开祂。我们今天可以非常流畅地唱这样的诗歌,但明天,我们可能四围观看,要为自己找一个后门而开溜。我们的心真的最容易刻变时翻。我们采取一个态度,我们站定一个地位,我们也宣告:目前,靠着这一点力量,我们往前。但是,我们不久就为这个地位受到挑战。你看以色列百姓的历史如何说明这件事:那时摩西和以色列人向耶和华唱歌。他们到了红海的另一边,全以色列都在歌唱,他们唱什么?唱一首完全得胜的凯歌。你会以为他们已经进入了应许之地;但是在不久之前,他们还在埋怨神和摩西呢!他们被考验、挑战、试验,就是为了所站的地位:接着,他们经过了一段黑暗的时期。所以,当我们宣告一个地位时,退早我们会为那地位而经过考验。(我盼望现在我这样的交通不会造成一个结果:你说我再也不宣告我的地位了。你若采取这个态度,那只有拦阻了神的目的)。为了要得着掳物,我们必须走那条路。只有在这条路上,才会引出真正的素质。我们诚然是按着自己向主忠诚的度量而宣告我们的地位。主呼召我们如此作,为的是要得着一个考验我们的根据。好像主作事有一个次序,它必须先得着我们的宣告,祂才作工。若你从耒不表明态度,总是有保留,或一直那么谨慎,主永远不能在你身上作什么。只有当我们的脚离开底层的踏板,而跨入深处,并宣告我们是与他同往,他才能开始作事。我们为了所采取的地位而受考验,因我们的奉献而被试验;但在这些考验过程中所得者的特质,就是争战所得的掳物,是建造的素质。

我曾经读到:许多人缺乏能力,但能力是怎样产生的呢?有一天我们经过电车引擎充电的地方。我们听见无数的轮子滚动的声音和噪声,我们问说:这些轮子如何产生能量?我的朋友说:只是借着轮子旋转时所产生的摩擦,摩擦产生电力。

所以,当神要将更多的能力赐给你时,祂必须先给你更多的压力,借着厉害的摩擦,产生属灵的力量。有些人不喜欢,尝试逃避这些压力,却不愿得着属灵的力量,而藉它超越痛苦的坏境。

为达到力的真实均衡,相对是很重要的。向心力与离心力是相对的运作,而维持我们的星球在它的轨道上。一个力量推迸,另一个力量抗拒;所以一面行动,另一面反动,地球使自己平衡地围绕着太阳运行,而不至于被扫荡到荒芜之地。

神也是如此引导我们的生活。单有一个推动力是不够的,我们需要等量的拉力;所以,祂用在我们生活中的严格考验,把我们拉住。祂也用试探和试验的压力、用一些看似于我们不利的事物,拉住我们;但事实上,祂正在带我们往前,建立我们向前的力量。

让我们为了这两种情形都感谢祂,让我们既接受飞翔,也接受压力。在神圣的推动下,让我们朝着我们高超而属天的呼召,凭着信心与忍耐努力向前。(取自《荒漠甘泉》)

这是说明属灵争战的另一种讲法。光与力量都自冲突中产生。主也是这样用争战的掳物建造神的家,并且许可仇敌留下,为让我们来胜过,有里面的和外面的仇敌;我们经过争战,好让祂使神的家得着美丽与荣耀。

主的手指点出这些话,给我们看见:当祂赐下一个异象、一个启示、一个呼召,我们有所反应,然后相反的情形会临到。但艰难与相反的情形并未与神的启示和呼召相违;其目的乃是要带我们进入一个情形,在真理和事奉上,远超过仅仅属情感的领域。这些争战一定要带我们到得力之处,这是我们可以确信的。主耶稣说:我要建造我的教会,阴府的门不能胜过她。这是因教会有实际的质量。借着这些实际的美德,教会永远被坚立。── 史百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