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藉争战得扩充

 

我还有末了的话、你们要靠着主、倚赖祂的大能大力,作刚强的人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,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。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,乃是与那执政的、掌权的、管辖这幽暗世界的、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。[两个争战原文都作摔跤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、好在磨难的日子、抵挡仇敌、并且成就了一切、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,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,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;又用平安的福音、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,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、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;并戴上救恩的头盔、拿着圣灵的宝剑、就是神的道;靠着圣灵、随时多方祷告祈求、并要在此儆醒不倦、为众圣徒祈求、也为我祈求,使我得着口才、能以放胆、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,(我为这福音的奥秘作了带锁链的使者)并使我照着当尽的本分、放胆讲论。(弗610~20

我想大家都很清楚,新约的以弗所书与旧约的约书亚记有很多地方是相对应的。在约书亚记之中,在神的子民进入美地之前,耶和华已经告诉他们,祂已将这地赐给他们;这地已经是他们的产业,仇敌也已被征服了。在祂看来,一切都已成定局。但是当神的子民实际进入这地的时候,他们发现他们必须为每一寸土地争战。其实这里没有矛盾,因为为他们的争战乃是耶和华已经作成的。我们应该如此看待:与其说他们是为胜利而战,不如说他们是在胜利里争战。这个乃是用信心持有,而不是用信心接受。的确,这是一件关乎承受产业和扩张产业的大事。他们没有停留在仅仅继承产业的地步,而是不断地面对挑战,胜过挑战,最终使他们的产业和他们本身都得着了扩充。

这个正是教会在属天地位上的情形。以弗所书中所说的属天的地位,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属天地位,与约书亚论的美地是相对称的。主乃是在祂升天的生命和地位的一切丰满里。这个丰满是为着教会的。教会是祂的丰满,但教会要得着基督的度量,得着任何属灵的丰满及扩张,就必须经过属灵的争战。耶和华把仇敌留在迦南地里纵使祂曾说过祂已将这地赐给祂的子民,并且要仇敌降服于他们,但祂并没有立刻将仇敌赶出来。祂要让祂的子民来作这件事。虽然在十字架上,仇敌已经被打败了,一切都已为教会赢得了,但主将仇敌留下来,好叫教会可以来得着真实、属灵的、丰满地位,而不只是得着一个无意识的、理论上的地位。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,仇敌是主留下来的一个工具,要让教会与之争战,去得着祂属天的地位。

在以弗所书这卷书里所说的产业,是有两面的。主在圣徒中得了基业(即产业),也就是说,主的子民乃是祂的基业;从另一面来说,主自己乃是圣徒的基业。这两方面的实现主得着祂心意里所要得着的;我们得着主召我们来得的这就是属灵的扩张,是一天又一天借着属灵的争战而得着的。

属灵力量的需要

这是什么意思呢?简括说,就是灵的力量。我们属灵的度量是在乎我们在属灵上有多刚强。所以这一段是这样开始的:我还有末了的话,你们要在主里面刚强(或作:在主里面充满能力),依赖祂的大能大力刚强起来。这就是你属灵的度量和属灵的力量,是在属灵的争战中建立起来的。若我们在反对及压力下,很快就倒下,因着事情艰难便轻易放弃,这就显出我们属灵的力量很少,我们里面基督的份量少。从某点意义上耒说,我们看基督,就是看祂如何对待仇敌。你看祂在地上的生活:即使有时仇敌能取得很多优势要压制祂,但你会发现,仇敌在任何时候、任何环境,都没法占祂任何便宜。主面对所有属灵恶势力的反对,反而证明了祂属灵度量有多伟大。撒但和牠的全军都起来抵挡主,但祂一个人这一个人得胜了,将世界的王赶了出去,征服了牠的国度,夺去牠的权柄。基督的度量,是在与仇敌的争战中显出来;我们的属灵度量也是体现于与仇敌的战斗中。所以简单地说,我们属灵度量的大小,就是我们属灵力量的大小。

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这件事。13~20节的经文表明,仇敌以许多不同的方式侵入,要抢占据点。我们无法在这里说明军装所代表的所有意义,但这里提到的全副军装的每一部份,都是针对于仇敌攻击的每一项方式:头盔告诉我们要防备头部被袭击,就是防备仇敌攻击我们的心思。我们的心思能抵挡多少的攻击呢?我们知道仇敌常对我们的心思施行可怕的攻击,是要掳掠我们的心思,控制我们的思想和理性。另一个时候,仇敌也对我们的心就是我们的感觉、情感、喜好、欲望发动可怕的攻击。护心镜所表明的,就是防御仇敌这一种的攻击。有的时候,仇敌攻击我们的腰,就是我们的要害;这是真理的带子所要抵御的。这里有一个意思是指:仇敌一直有一种属灵的攻击,就是趁我们不当心,没有防备的时候,一下子就来打击我们的要害,叫我们受到极严重的损伤。所以你仔细地看全副军装的每一部份,你就会发现它们都代表站某种形式的属灵争战。在不同的时间,争战集中在不同的地方,今天可能是在这里,明天可能是在那里,我有没有力量抵挡仇敌?在我们心思里能否对仇敌有属灵的抵挡?在我的心中,我的情感里我能否对仇敌有属灵的抵挡?这一切决定了一个人属灵的份量到底有多少。所以我们从一起头开始,就需要在属灵上有这样的力量。

属灵智慧的需要;

另一方面,我们也需要属灵的智慧(Spiritual Intelligent)。有两祥来西可以标明一个人属灵的程度:一个是属灵的力量,一个是属灵的智能。你会发现整本新约圣经都证明了这一点。在属灵上,智能和力量是同样重要的东西。一方面我们可以是一个刚强的人,但是若只有力量却没有智慧的话,我们就不能成就什么。另一方面,我们可能有一种智慧,能够知道很多东西,却没有力量经受得起考验。所以,这两个因素必须同时兼有。这里说到魔鬼的诡计,我们不但要面对魔鬼猛烈的攻击力量,还要面对牠的诡计。牠知道该在什么时候进攻,进攻什么地方,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最好。牠常常这样兴起一个环境来达到牠的目的。牠会叫我们的心思过度,不断思想、筹划、疑问,然后再施以可怕的一击,使我们的心思混乩,继而全人垮下去。有时牠会搅动我们的情感,激动我们的情绪,兴起环境来深深的摸着我们的心。在这一刻,我们的情感生活是最危险的地方,仇敌就狠狠地朝这里猛攻。牠是多么诡诈、多么狡猾、牠它知道怎样攻击最能奏效。

我们要作反击,就必须有属灵的智慧,看穿仇敌的企图和策略。我们经常看见这样的事:一个人在仇敌的攻击下,彻底地失败了。后来另一个人来告诉他说:某某人,你没看见仇敌如何设下阴谋,要叫你落入牠所预定的圈套之中吗?这人就回答:若我早一点识破仇敌的诡计,就不至于失败了!当我们有属灵的智慧来对付仇敌的诡计,我们就有属灵的度量。我们所需要的刚强,不只是摩拳擦掌,匆匆上战场的那一种力量,还需要有智慧的力量。一个非常强壮的人,可能最终被一个小小的聪明所胜;他之所以被打败,不是因为碰到的力量强大,而是因为他中了对方的诡计。

基督各种攻击的充足防卫

保罗本身就是属灵力量和属灵智慧结合的杰出榜祥。试想想他在写这些话时处境。我作了带锁链的使者(弗620)。何等的矛盾!何等的希奇!保罗在捆锁之中、在监狱内,有许多理由可以令他放弃、令他软弱、令他绝了指望;但是事实上他却非常刚强。他所要面对的处境不只是个人的,也包括众教会的光景足以使他感到绝望,整个环境足以将他完全打倒,但是保罗却显示了他卓越的智能。保罗谈及这副军装,并将它引伸到属灵生命方面,这就显出属灵的智慧。请仔细地、一件一件地想:为着防备心思的攻击,有救恩的头盔。这是何等适切于我们所面对的处境!仇敌对我们的心的攻击这是最能让仇敌打倒我们的攻击,牠用诽谤和审判的灵,叫我们的心感觉自己的邪恶、不配和无用,叫我们落在绝望之中。保罗很有智慧地说:解决的办法就是穿上公义的护心镜但不是你自己的义,要以基督的义面对仇敌。这是面对这种攻击的唯一方法。看一看军装的每一部份,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有智慧、非常有认识的装备。在每一点上,保罗留都展示出他卓越的见识,也显出他的度量;若是保罗有另外一种态度,他很容易就会像其它人一样因这些事倒下去。他可以这样争辩:这些教会都反对我,这些弟兄们都离弃了我;现在我被囚在牢狱之中,主一定在对付我,我必定是大错特错了。若保罗真的存这样的态度,他很快就会陷入无比绝望的深渊之中。但是他穿上了救恩的头盔和公义的护心镜,显出了他的度量。当然,我们不能与保罗相比,但他告诉我们,属灵的扩张的真正意义,就是在争战中刚强、有智慧。所以一个人属灵的深度,完全是取决于他在争战之时所显出的属灵力量与智能。── 史百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