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一章   殆不罗斯计夺人灵城

 

人灵城的布置

    前我云游四方!经过极多城镇,无数大地,一天到一有名大国,叫作宇宙。这国的界限,东西南北,伸到天的四极;国内寒暑不同,雨露均匀,高山大河,到处可见,地土肥美,出产繁盛,居民熙熙攘攘,不可胜数;人民颜色不同,言语各别!打扮、礼仪、宗教等等,各从其类。有文明的,也有野蛮的;我见这些光景,不知不觉,便在那里逗留一回,学会他们一些言语风俗,世事人情。我真爱慕那国,即便死在里边,也是甘心。当时我主人还没召我回家,所以趁机在宇宙国中仔细游历一回。

论在那里所见的光景虽多,使我脑子永不能忘的,惟有一座城,和那城的故事。论那城是建在最牢稳地方,外面的坚固,内里的布置,和守护的严紧,真是天下无二。城这样出奇,城的名字,自然不凡了。所以通国的人,都称那城为人灵城。

此城修在今世来世之间。按国史所记,人灵城王,名叫沙代。他把万物造完的时候,才建造这城,意思是把末后所用的工夫,荣耀宝贵起来。为这城行告成礼的时候,传言有天使天军,唱诗庆贺沙代无限的权柄。沙代不但掌辖人灵城,连宇宙国中一极小东西,也都属他。他晓谕通国,都须臣服人灵城。倘有不守约束的人,人灵城有权惩罚他们。

    在城当中,沙代拣选一块地方,作逍遣场。论权力说,是城中的炮台,论快乐说是城中的伊甸,论宽广说,比世界还大。世界万事万理,都堆积在里头。除了沙代,别人不准擅入。沙代这样甄别那地,一因自己的喜爱,二不让别人犯境。在里头又设上精兵看守。但兵丁或勤或懒,或忠信或懈怠,沙代都托付人灵城民监察。

    再论人灵城的城墙,是沙代亲手修的,没用居民帮助一点,所以城中的人,一点不能拆毁。城有五门,都如城墙的坚固相配,若非城里的人开门揖盗,绝无人能越墙而过,或穿门而入。五门的名是:耳门,眼门,鼻门,口门,觉门。外人和城里交接,或城里和外边通事,非经这五门不可。

    至于城内的律法,是完全公义的;居民是圣洁的;恶徒光棍,和品行心性不洁的人,里头一个没有。他们结的团体,十分坚固,都以事奉沙代,谨守他的律法,为可乐的事。无论何时,沙代一见这城,便生无限的高兴,因为他看所造的都好。

殆不罗斯忽起不良

    有一殆不罗斯,是阴间的大王,猛勇凶恶,超乎寻常。一天起了不良之念,要攻取人灵城,想攻破了,把里边的布置,颠倒过来;守护的精兵,归他指挥;坚固的炮台,为他霸占;论殆不罗斯,虽有王的身分,却一心贪饕!如同乞丐。

    原来殆不罗斯是沙代的大员,沙代十分宠爱他,派他住在东方,有清晨太阳的光辉,任谁当着,也该知足。不料他竟胆大妄为,思欲造反;地位已经甚高,还要更高,权柄已经甚大,还要更大.一心想要争沙代的权位,掌管万物,只愿比沙代王微小一点,万不肯和同人并列。但这个位分,沙代王要留给他儿子以马内力,别人万不能得。

    殆不罗斯也明知不先杀他儿子,难以得这名分。自己打算一回,后和几个同党商议,遂约下日期,定下暗号,在何处聚齐,在何处动手,要杀害沙代的儿子。

但沙代是无所不知的神,宇宙国中的事一望都见。不但身外的事,他能看见,连人心的隐念,他也晓得,而且爱他儿子,如同自己。见殆不罗斯等这样作乱,先哂笑一回,又发大怒,把他们捉来,定他们有忘恩负义,和骄傲自大的罪。遂从那光辉快乐府中,把他们赶出,!推到无底深坑,在那黑暗地方,不得舒畅,如被铁链捆锁一样。

    殆不罗斯这一妄想,惹出塌天大祸,从今以后,沙代的恩典,永无他的分了,只忧忧愁愁等待审判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和他的羽党,既被沙代赶出天府,就在无底坑中,绉着眉头,走来走去,常打算法子,反对沙代和他儿子。若一见沙代所造的东西,就恨到骨髓,能毁的毁坏,能杀的杀伤,半点吝惜的心肠没有。

    一天殆不罗斯逛到宇宙国中,人灵城下,便想起这是沙代顶爱的地方,因当初建造的时候,他也在那里。其中的布置,他都熟悉;守护的精兵,他也认得,一见这城,欢喜的张口呀呀,如同饿狮捕羊,那一阵咆哮的动静,真令人毛发悚然。他以为攻破人灵城,便可报沙代赶他离天府的仇恨。

殆不罗斯聚大议会

    殆不罗斯遂择好日子,聚大议会。商酌用什么法子攻城,用什么计策雪耻。聚会的时候,殆不罗斯为主席,报告大众道:我们今日聚会,不为别事,特为磋商如何夺取人灵城,以报我们的公仇。众将官:第一、我们可否率着大队,直到人灵城下扎营,使城中居民,明白我们的来意。第二、可否到城门坐下,用无赖法子,和讨饭的花子一样。第三、可否呈上战表,用巧言花语,和欺骗的法术挑战。第四、可否选出一二精明将士,在城下散步,见城上的头目人出现,乘机射死他们。殆不罗斯报告已毕,遂在椅上坐了。

    某大人站起批评第一法子说:全群齐去,必使城中受惊,守城的必更严紧,不如先去一人,探明城势,然后再作道理。殆不罗斯说:不错,若城中受惊!我们断不能得手!城民若不允准,无人能进里面。以我看来,不如我去装作城中的人,和他们说话,谅来他们必不怀疑。众人都拍掌道:这个法子尽美尽善。

    阿拉渴头批评第二法子说:城中居民,从未见过我们,像我们这般模样!不但城里没有,连宇宙国中,也很难找。亚波伦界面道:阿拉渴头说的不错,莫说全群都去,就是去一个,也必吓惊全城。大王殆不罗斯已经说过,城中一受惊,夺城的工夫必归徒然。别西卜起来说:诸位所说的,句句中理,当我们在天府的时候,常进城里游玩,那时城民和我们很熟识,无论一天见几次,或说什么话,他们总不生疑。但我们自离天府,再没到城里去,城民也没见我们,我们现在不但境遇改了,连模样也不同前了,要想和城民搭话,必打扮的叫他们不害怕,看见犹敢亲近才行,请众位仔细研究。我们的大王,当穿什么前去诱敌。有的说,当穿这样色,有的说,当穿那样色.纷纷不一,殆不罗斯也无所适从。

    末后路斯夫起来说.以我拙见,大王当穿人灵城中一动物的皮,不但是城民常见的东西,更是他们所辖管的畜类。他们看见,断不会生疑,若能穿他们所珍爱的一样兽皮更好,他们一见必生玩好的心,绝不想其中有害处。说到这里,大家又拍掌称善,也有的说,人多出圣人,看来到底不假。他们知道人灵城中,最喜玩五花蛇,正如今人玩雀一样。大家遂定殆不罗斯穿的衣裳,是一条长虫皮。(按著书的人,曾说这一部书,先存在我心里,后到我脑里,又后顺胳膊到我指头上,末了从笔尖落到纸上。没写以先,无人想到。既写以后,人人看出。谅看书的人,到如今更明白了。)

    大家批评第三法说:人灵城是坚固的,居民是精练的,若一直挑战非徒无益,反而有害。离真(又名群)站起说.以小弟短见,不如趁机开战,城民必求沙代助阵,乘此微隙,可查知城民何日力尽,何日投降,只是战的时候,当用谄言欺哄,假仁假义为外表,把真主意藏在里头,万勿使城民看出假冒来。总要随机应变,他们愿听什么,就说什么;愿看什么,就做什么;初在城上和我们交谈,谈上滋味,何愁不开门让客呢。因为他们忠诚老实,自己不会撒谎,也没听别人撒过谎,更不知道如何叫做受欺。而且我们撒谎,总要如说实话一样,声音颜色,不要露出破绽来。就是谎言中,也要带出半点真事,不然,怎能取信于他们呢。这样分明要害他们,却装作要爱他们,分明要得我们的心愿,却装作要求他们的益处,此策行与不行,再请大家斟酌。

    众人连声说:好,好,好;到底群兄弟心思多,说起话来真如流水一样。第四法子,大家都看中了,遂定规先射死拒恶,这是人灵城中的元帅。殆不罗斯怕拒恶一人,较怕全城更甚。若能先射死他,夺城之功,可算有了一半。

    大家相看一回,说,谁可去射拒恶呢?提斯风狡诈伶巧,超乎寻常,遂选妥他担任此职。他也应声说好。此刻事已办毕,由殆不罗斯勉励一番。遂散会各尽职任去了。

殆不罗斯率兵攻城

殆不罗斯打扮成一条长虫,其余的也披挂整齐,跟到城下,预备相机而动,看势行事。殆不罗斯绕城走了一气,看出最好是从耳门下手,因城里要听城外的消息,非从此门不可。

    他先设好埋伏,走近耳门。除了恶念,管谁没带,恶念是他多年的参谋,凡遇大事,总不离他。殆不罗斯一到耳门,立时吹起号来。城上忽的爬上拒恶、无罪、坚志、谨守等等。齐声喝道:谁在城下吹号,是为何事来的。说话之间,坚志见一人靠耳门站立,问他说:你叫什么名字,从那里来的,有何大事,来惊动人灵城呢?此时殆不罗斯如同绵羊,温温柔柔开言道:城上众位先生请听:我的住址,离此不远,和你们本是邻舍,也有大王管辖。今日是奉大王之命,特为给城上请安。说着朝城上深深一揖。又说:倘众位先生不忙,我有几句密言奉告,请诸君垂听。所要说的,于我没有干涉,全是你们的益处。你们若肯领会,才不负我的好心。我看你们,住在这人灵城,真是苦极。人生至上的好处,就是脱离管辖,得以自由。

    殆不罗斯说到这里,城上的人都侧耳要听。也有的说,请你告诉怎能得自由呢?殆不罗斯说:自由福气人人该享,但你们要自由却不容易,第一、关系你们的王。第二、关系他的律法。第三、连累你们自己。人都知道沙代有大本领,只是发号施令,多半诡诈,施行政事一味强压。我看犯他的禁令,也不一定受刑。即便受点刑罚,也总强似终身作奴隶,一生受捆绑,连一果子都不敢吃。论沙代的律法,又无礼又含糊,又非常的苛刻。怎么说无礼呢,试想一果贵,还是一人命贵?五尺童子,也能判断。千万果子,终不如一人命贵。沙代说,你们若吃一个果子定规必死。犯罪这样小,刑罚那样大,其是无理极了。怎么说含糊呢?他先说园中的果子,你们都可吃。复又转念道,但那分别善恶的果子不准动。先是后非,何其含糊呢!怎么说苛刻呢?请看别的果子,都让你们吃,但禁止吃分别善恶的果子,为什么禁止你们吃呢?树的名字,已经告诉你们,就是因为吃了这树的果子,立有聪明,而分别善恶。请问你们能分别善恶么?我看不能。你们觉出来聪明的快乐么?我看没有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又说:我是为你们可惜,整天家踽踽凉凉的谨守王章,甘心作瞎眼的人。何不寻找机会,加增智慧呢?咳,人灵城中居民,多不自由呢?你们受此苦待,怎能忍住。以我看来,他所禁止你们的,正是你们的好处,你们何不要求呢。你们不愿得聪明尊贵么?你们不愿睁开眼如同神么?你们想想受谁的管辖,能比受沙代的管辖大呢?受谁的苦楚,比你们受的利害呢?良心不常告诉你们说,睁眼终比瞎子好,自由终比奴隶乐么?

    那时殆不罗斯正和人灵城谈到热闹处,提斯风从埋伏处,向城上射了一箭,巧中拒恶头部,拒恶支不住痛,滚下城来,登时殒命。城民见拒恶一死,如同高堂去柱,轮船失舵一样。又惊煌,又忧伤,一时不知所为。但殆不罗斯却心中暗喜,因元帅既丧,全城皆空,其余都是庸庸之辈,无一人能补其缺。

    当此两下各生感情的时候,恶念站起来对城上说.列位先生请听我的话,今日我大王得此机会将密语告诉诸君,万勿当耳旁风听了。论我王的爱心,人所共知,对人灵城更非常的爱慕。明知来此谈话,是触犯沙代的盛怒,但他爱你们的心,胜过怕沙代的心。所以冒险前来,报告这要紧的消息。他所说的句句实话。诸君若有疑惑,树的名字可作证据。而且等吃了果子,就明白了。我今无多话说,若我王允许,再加两三句。(说着,朝着殆不罗斯作了一揖,殆不罗斯也点头示意。)刚才我王说的话,诸君当细揣摩。看看善恶果子,何等悦目;想想自己胡涂,何其可怜,我们这次来,报告开智慧的门,就是吃善恶果子,一吃就中。我们把这法子告诉了。至于肯不肯用,全凭你们主掌。只是不听好话劝,辜负好人心的事,诸君幸不要做。

城民听了殆不罗斯并恶念的话,都中情理。抬头看禁止树的果子,又好看又中吃,且能增人的智慧,情不自禁,遂摘下吃了。城民一吃,都昏过去。眼门、耳门、四敞大开。殆不罗斯唤起伏兵,排着步队,一直从两门进城,那时我见无罪仆倒而死。是中箭而死,或中毒而死,我不知道。只见人灵城中,去了拒恶、无罪二大英雄。全城人民,都成殆不罗斯的奴才了。此时沙代和他的律法,早被城民抛在九霄云外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