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三章   沙代遣将讨伐人灵城

 

沙代心腹前去报信

    众位都知道沙代怎样宝贵人灵城,怎样从天府赶出殆不罗斯,人灵城到这地步,沙代的心腹能不去报信么。今将报信人的话,略述如下:

    他见了沙代,说,第一、城民当初怎样老实无罪,谨守命令,被殆不罗斯用诡计引诱了。第二、殆不罗斯怎样带兵,射死拒恶、无罪。囚起良心、明智。第三、无罪跌下城时,恶念趁机毁谤沙代,吹嘘殆不罗斯。第四、人灵城听受恶念的拨唆,开了大门,让敌党一齐拥进。第五、殆不罗斯引诱主意背叛沙代,并和心志到处浑闹。(连殆不罗斯怎样派十三官员,修三座寨子,以及城中各样腐败,都在沙代前一 一报明。)妄善、贪色是人灵城最恶的棍徒。殆不罗斯竟用以替代明智、良心。人灵城自从修了三座寨子,全城较先年,多黑暗多肮脏,多令人厌烦。以及殆不罗斯怎样预备军器,要抵挡沙代,保护城民,都一 一说明了。说这话的时候,不是在私下,是在公庭。沙代和他儿子以马内力,天使长诸天使,都听清楚。(众位看到这里。以为沙代必翻脸大怒,立派天兵天将,到人灵城,擒拿殆不罗斯,杀尽他的党羽,拆毁他的寨子,把城再夺回来。)自殆不罗斯被逐时,沙代和他儿子,就知道他要浑闹。也知道人灵城必受其害。这事现在果然应验了。

沙代派定以马内力救人灵城

    沙代与以马内力,听完报信人的话,父子二人,便甚忧伤,不是怕殆不罗斯厉害,乃为城民无知,受此大苦,殊属可怜。父子二人叹息一回,遂手拉手进了密室。仔细商议怎样得回城民,和城的荣耀来。(按以马内力的性情,见人受苦,如同自已受苦。)密议一回,沙代遂择定日期,遣以马内力到宇宙国一走,按公义真理赏罚万民,立成完全救恩,把人灵城民从殆不罗斯的残暴手下,全都夺回。沙代这样安排,以马内力也乐意允许。沙代遂吩咐天使长,将所议的大事,刷印告白,贴满天府各街。大意说:尔众知悉,沙代王子以马内力已被派为救护人灵城的大将。他与殆不罗斯争战,不是仗着兵器,乃是借着无敌的慈爱,把城改,和当初地位一样。告白贴出,天府中没有不赞美这计策的。也谈论沙代和他儿子的爱德,真是凑成一块儿。

殆不罗斯嗾使城民犯罪欲阻以马内力救城

    不料这信,也被殆不罗斯听见,他吃了一惊。自忖道,这信到我耳中,不甚紧要。若到城民耳中,一定要出变故。他们若听见以马内力要来,求城和城民的好处,他们必归降他。我要吩咐主意将五大门守好,昼夜不断。眼门、耳门,更要留神。遂召主意来,对他说:我风闻人灵城,不久要回到沙代手中。我盼望这是谣言,毫不可信。但无论是谣言不是,我恐人民听见动心。所以吩咐你,仔细守门。异服异言的人,总不准他们进城。若城内有革命的举动,我也派侦探缉捕。无论何人,不服管辖,一经查出,就地正法。若查有谈论沙代的行为,和他律法的人,也必下监。主意回答说:大王在上,臣必惟命是听。凡关系沙代的人,永不准其进城。殆不罗斯又对人灵城立新约起新誓。逼他们应许永不背叛,永不卖国,永不想改他的律法,要承认他是仁义王。敌人攻城,务必拚命死战,不要信沙代有权,能从罪中拯救他们,从地狱释放他们。

    全城的人,听了殆不罗斯这一套巧言花语,好似喝汤一样,都觉着津津有味。彼此相劝道:往那里找这样的王呢?我们离了这仁义王,要归降谁呢?殆不罗斯又命污秽写一告白,贴在炮台,各城的人都能看见,大意说;食、色性也。平生不贪食好色,还算人么。但贪不出奇状,好不出淫癖来,也不足挂齿。惟望尔等,不遗余力,各满欲量,是所厚望,若有人假冒为善,拦阻你们,劝戒你们,我必责问其罪。

    殆不罗斯这样手段。是叫人灵城,越久越肮脏越软弱。也越不信沙代和他儿子的慈爱。因人犯罪愈多,愈不望得恩典。这样沙代见城污秽,就懊悔差以马内力救城了。殆不罗斯原知沙代和他儿子,是至圣至洁,厌恶罪孽的。而且自己也是为犯罪,被赶出天府来。所以想把城弄污秽了,以马内力就不来了。

    殆不罗斯恐此策不行,又出一计。煽惑民心把百姓聚集在大街上,对他们演说道:军民人等知悉,我在你们中间,始终为人如何,你们都看见,也都知道。你们当初怎样被捆绑受拘禁,自从我作这城的王,使你们享的自由福,大概从未尝过。现在我甚忧愁,是为你们不是为我。刚才从鲁斯夫送来一信说,你们的旧王沙代要兴兵来,杀你们人马不留。今天召聚你们,是特为这事。我要提醒你们,怎样作好。论我原是一个人,我很能顾自己,但我不愿单顾自己,撇下你们独受患难,不知你们要自己解散呢?或是靠我站住不动呢?众人听到这里,合口同声说:谁若离开你,叫他死了。殆不罗斯道:我们要蒙沙代的恩,是不用想的事。因沙代变幻异常,为要牢笼你们,再作奴才,无论怎样,不要轻信他的话。比喻他能救你们,也不心动心,不必欢喜。因他先用救你们当引子,等你们受了愚弄,必下毒手,拘禁你们,暴虐你们。好了愈疤,立忘痛么?我未来之先,你们的景况,不在心么?而且你们在沙代手下,无论怎样尽忠,他永无赏赐。看我现在待你们的恩情,叫你们自己说,比沙代当初待你们好不好。他拿着要求你们的益处当口实,及至归他以后,不但没有益处,惟恐比当年更苦。即便他能求你们的益处,还比我为你们预备的更完全么?你们若不愿被律法辖制作奴才,总不要轻信沙代的话。他来的时候,必说靠血赎罪。靠血赎罪,若血能赎罪,何用靠以马内力呢?谁的身体不带血呢?别话不必说了,沙代是必来的。各人都到军械所,顶盔穿甲预备迎敌。嗳呀,不好了!沙代果真来了,你们都要站稳!我可乘此机会,教你们几套战法。在炮台里面,有无数军衣,足够城民用的。你们若自头至脚披挂整齐,临阵时候,必保无伤。说看众人拥拥挤挤。遂跟住殆不罗斯往炮台而去。

殆不罗斯夸其军威

    到了那里,殆不罗斯立在炮台上宣言道:里面的头盔、护心镜、腰刀、藤牌等,兵器甚多。我要告诉你们这些兵器,是什么做的。护头盔是盼望铸的,无论你的品行,怎样不好,终可望得平安(如申命记廿九章十九节);我虽刚愎自用,渴时痛喝,还是平安。戴这头盔,遇见快刃利箭,也不能伤头。并非说,因此不受攻打,乃是无论受多次攻打无关紧要。护心镜是铁打的,从我本国寄来的,凡我的亲兵,没有不戴的。这护心镜,就是一刚硬如石的心,人一戴上,恩典不能感动他,刑罚也不能惊吓他。凡自我麾下出去迎敌的人,这护心镜是必需之物。腰刀是用地狱中火舌头做的,沙代或他的儿子,他的律法,他的百姓,都能受此刀的害。此刀就是一毁谤的舌头,风快争亮,极有能力。人若能把这力使熟了,任凭沙代多大本事,总不能胜他。藤牌是一不信的心。凡沙代的言语,恶人的审判,用这藤牌,都能挡去。沙代若来攻打,我以不信,足能胜他。你们都要牢持不信藤牌。沙代若对你说审判不要听,讲恩典也不要听,无论讲什么都不要听。并且要疑惑他所说的,都是假的。还有一件顶要紧的军衣,就是不祷告的鬼,或说厌恶救恩的鬼。人穿这件军衣,便永不能向沙代求恩。你们若为我争战,必要穿这战衣。还有木捶火箭,及别项毒药兵器,都要为你们取出。

    请到这里,殆不罗斯就给他们一个一个的把军衣穿好。一面穿一面劝他们说,要纪念我是你们的仁义王,就是你们立誓永远不违背的君。打仗的时候,要勇猛如狮子。也要纪念我待你们的好处。平日不能报答我,在打仗时,是你们报恩的好机会。若尽心打仗,必胜世界。那时候我要封你们为王,为太子,为诸侯,及各大爵位,岂不好么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将众民打扮好了,劝勉完了,把守门的勇士,加了两倍。反复叮嘱他们要尽本分。莫让沙代的仆人,探去消息。殆不罗斯说完这话,就进黑洞安息。

    此后城民每日操演,彼此指挥。每逢演完,必唱一回歌。赞美殆为罗斯的盛势。也吹嘘他们将来与沙代交战,要如何显勇,如何拚命。

沙代遣四大将出师

    且说沙代,虽应许差他儿子以马内力去救人灵城,却没立时差遣他来。他的意思,是先打发人到人灵城,侦探城民,果真都降殆不罗斯否?到底还肯复归旧王否?于是沙代从他的心腹人中,挑选四位大将。各人统带精兵一万。第一将是霹雳,为他扛旗的,名电雷,旗是黑色。上画看三个炸开的雷球。第二将是觉罪。为他扛旗的,名忧伤,旗是灰色,上画着一本敞开的律法书,书中有火焰往外直冒。第三将是审判,为他扛旗的,名惧怕,旗是红色,上画着一座正旺的火炉。第四将是正法,为他扛旗的,名公义,旗也是红色,上画看一棵不结果子的树,树根放着一斧。这四大将霹雳为第一。但无论那位,都是忠勇兼全。他们的兵,也是常猛烈。沙代凡有战事,总离不了他们。

一天沙代把众将官召聚一处,点完了名,先劝四大将切实爱兵,又特晓谕霹雳大将说:呜呼,霹雳爱将,你素日为我所靠,因你的忠勇,人人皆知。今日为我取人灵城,不要因殆不罗斯可恶,任意蹂躏。要可怜城民无知,先用和平法子,诱劝他们,离开暴虐主人,再来归降我。但他们必洁净自己,将殆不罗斯所喜好的,一概除出,我方收留。你当细查,城民到底有归降的意思没有。若有就不要伤害他们。连一个孩子也不要杀戮。要看待保护他们,如同弟兄朋友。告诉他们,到了定日,我必到他们中间,将我的慈爱彰显出来。倘若城民不听你的话,不归降我,甚至要同谋攻击你,你便遵我的命,张大兵权,惊吓他们,逼他们早晚归降。沙代晓谕其余三将的话,与此大同小异,兹不赘录。凡他所晓谕的,众将官没有不点头应声的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