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四章   四大将兵临城下

 

四大将起程

    四大将当时那片英武气象,叫人一望真是不能不赞美喝彩。数日后,沙代又召聚四营大兵。叮嘱他们,如何忠君爱国,遵守号令,如何猛力克敌,救民水火之中。叮嘱已毕,四大将领着各队,直向人灵城进发。霹雳统带前队。觉罪、审判统带中队。正法统带后队。

    他们离了天府,经过宇宙国,所到之处,不但不骚扰百姓,反与各处的人有益。一切军需,沙代预备的甚是完全,毫无乏款的忧虑。

    过了多日,四大将老远里,望见人灵城上,雾气腾腾,恰是腥闻于天的表号。又想城民投降殆不罗斯的情景,一时间止不住落泪。大家为城哀哭一阵,后在耳门前,搭下帐棚,扎了大营。因此处是听信的出处。城民见城外忽来一片大兵,极其英武,各色的旗,飘在空中,几乎要赞美起来。全城的人听见此信,都到耳门,看是什么光景。

殆不罗斯恫喝城民

正当此时,殆不罗斯自忖道,不好了,城民本来无知,见此大兵,难不动心,开门让客的事,未必作不出来。思疑着便急急走出黑洞,跑上城墙,大声叱喝。城民吓的连滚带窜,一阵都跑下来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又到他们面前,半怒半笑的道:列位先生,你们虽是我亲爱的朋友,但为今日的事,我不能不言责你们。你们真胡涂极了,城外扎营的大兵,何必登城观望呢?他们从何处来,为什么来,早前我没有告诉你们么?要来攻坏人灵城的,就是他们。我为你们预备的铠甲,就是为抵挡这些人。你们乍见他们的时候。为何不大声呐喊道,开炮打,开炮打。为何不唤起全城人民,一齐迎敌呢?早前我甚喜欢你们,也十分求你们的好处。所以将瞭望的人加了两倍,我常愿你们的心坚硬如铁。不料你们竟如妇人女子的脾气,见了仇敌,倒登城观景。看现在的光景,人灵城是必有战事。而且你们定要取败。为目下计,不如竭力打鼓,打的越响越好,叫城外听见,以为我们都是英雄。咳,我不必责备你们,只要切记,再不这样胡闹就是了。无论何人,若没有我的命令,不准往城外伸头露脑的观望。你们既听明白,就当遵命而行。必须这样,我才与你们同苦同安。

    城民听了殆不罗斯这一片厉言,吓的满街乱走,不住的说,弟兄们都来帮忙,我们的大仇敌来了,正逛走,又呼叫说,毁伤我们平安的人来了。殆不罗斯见此光景,当时就赞美城民道:好!好!好!只用这样不住的呐喊,敌人就不能破城。

霹雳大将遣留心听攻城吹号

    又住了三天,霹雳大将把兵提到耳门正下扎营,吩咐号筒手,奉沙代的名字,到门上吹号。为要惊动城民,听沙代的命令。号筒手的名字,叫留心听。但吹了多时,城上无人出来,城里也没有动静。留心听回到营中,禀报大将,霹雳见城民顽梗,就甚忧伤,命留心听到后营歇息一回,第二次仍差他前去,使的力气比先前虽大,得的效果却一样。因城民听了殆不罗斯的嘱咐,说无论城外怎样惊动,总不要理会,也不要答应。

    四大将遂商议道,这样看来,非开战不行,可再差留心听前去吹号,这是第三次。城民若再无动静,就知道殆不罗斯的强压,何其厉害,城民的苦恼何其可怜。

    且说留心听第三次到门上吹号,吹了一起,大声对城民说:我奉霹雳大将的命令,沙代圣王的名字,叫人灵城民出来听旨,若再不出来,沙代王的大将,必仗大势逼你们归降。现在不听,到了那时,悔之晚矣。

    留心听说到这里,城上忽的跳出一人,头戴野鸡翎,身穿鱼鳞甲,大声喝道:城下吹号的是什么人,那里来的,敢这样放肆,从我作了这五门的总统,未见一人到此胡闹。(听此口气,便知他是主意。)留心听回答说:我是霹雳大将的仆人,霹雳是沙代的元帅,沙代就是你们叛逆的真主。霹雳特来报信与你们,你们若归降沙代必得恩惠,若掩耳不听,必受惩罚。主意说:这事重大,我一人不敢定,让我回禀殆不罗斯,看他有何安排。留心听道:我们是报信与城民,不关系到殆不罗斯,殆不罗斯无论怎样反对这信息,我们毫不理会,因我们是来救城民,脱离暴虐,归降沙代。主意说:好,我可将这信息,告诉城民。留心听说:先生请不要哄我们,因哄我们,比哄自己还苦。我们的志向,已经定安,绝不含糊。城民听信改,归降旧王,平安无事。若不归降,我们必用兵制服你们,再说一句利索话,若不归降,明天必见霹雳大将的黑旗,插在山顶,那就是挑战的表记,叫城民看见,便知道我们的来意,就是要城民归降沙代,愿意得归降,不愿意仍得归降。主意说:我一定将你的话告诉城民。说着就回到城中。留心听也回入营里。

    四大将及众统领聚在一处,听留心听报告完了。霹雳说:全营的兵可都埋伏城濠里,一面看,一面听城里有何举动。但等了好久,毫无动静。

霹雳大将率师攻城

    次日霹雳全营的兵,预备打仗。又叫一切号筒手,一齐吹号。城民吓的魂不附体,彼此说,不好了,必是沙代来灭我们哩。当时除了号声,别的动静一点听不见。城民听殆不罗斯的指挥,也预备开仗。霹雳又差留心听前去吹号处,惊动城民。霹雳自己也带着一号,力吹一气,见耳门仍甚严紧,连缝儿不闪,霹雳着急太甚,一跃跳到城墙,大声呼叫说:明智在那里,我有要言对他说。可惜先年的明智,现在改了名字,他一听霹雳的声音,立时走出,往城上看,彷佛要霹雳说话。但霹雳一见毫不认识他,因他不但改了名字,连面貌也不同前了。对他说:我不是来见你,是来见明智有要紧的信息报告他。,说看正从下边跳上一黑脸大汉,对霹雳说:好一个大胆的将军,擅自带领大兵,来此城下扎营,要逼令城民归向沙代,我从来没见过此等人,你们凭何情理,来此鼓,使全城不得安宁,你到底来此何干。霹雳大将一见,就知道是殆不罗斯,所以一点也不理他,彷佛没看见他一样。仍大声对城说:又可怜又悖叛的城民请听我的话,那慈悲无比,至高无上的沙代,就是我的主人,特差我来送信与你,(说着将沙代的印!照城中一摆,又装在腰里。)叫你归降他。若甘心归降我,必待之如弟兄;若不甘心,我必要用兵力威服。

觉罪大将对城发言

    觉罪大将此时亦到城上,(在他身旁有一灰色大旗,朝天直竖,旗上画着一律法书,四敞大开。)大声对城说:嗳,人灵城阿,早年你因无罪出名,也因无罪蒙爱,但如今你却满了诡诈和诸般邪恶,可叹可叹。刚才我弟兄霹雳说的明白,你们好好归降沙代,就必蒙恩惠,得平安,享随时的快乐。这些福气,别人决不能赏给,惟有你所悖叛的沙代王,他能赐,他也肯赐。你若不归降,他能将你撕成粉碎。因为沙代一怒,无人能站得住,都必灭亡。你们因怕刑罚,强说无罪,但你们的品行,却是有罪的凭据。就如从何时悖叛沙代,欢迎殆不罗斯;从何时弃了良善,满了邪恶,这是不能瞒的。你们若说无罪,岂不是说谎么?何况你们既称殆不罗斯为王,违悖沙代的律法,顶盔穿甲要攻我们呢!紧闩城门,要拒我们呢!这就是犯罪的大凭据。若趁机会听霹雳的话,如今正是蒙恩的时候,切记切记。人灵城阿,不要听殆不罗斯用花言巧语引诱你们,进入苦恼境中。他说你们信他,能得益处,我看你们的益处,就在归向沙代。人灵城阿,当默想沙代出奇的恩典,他本来至圣洁至公义,若照公义,该立时灭绝你们,但他不忍立向你发怒,仍藉我们用爱心劝你归顺他,他是完全的王,你们或归顺,或不归顺,与他的完全,毫无加损,但于你们的祸福,却大有关系。

审判大将对城发言

    此时审判大将也上去了。(在他身旁插着一红旗,随风飘扬。)对城说:嗳,人灵城阿,你们刚愎自由,要到几时呢?我们今天来。并非虚张声势,要为自己报仇,乃亲奉沙代的命令,劝你们离开魔王,归向旧主。若你们强项不服,我们要强逼你们哩。万不可听殆不罗斯的话说,沙代王没有权柄,叫你们归服他。他是创造万物的主,手一摸山,山必冒烟。因为他的恩门不长开着,到了时候.必发怒如火,那时你们就懊悔不及了。人灵城阿,为何看归降沙代是小事呢,他的恩手现在仍然擎着,你们仍不悔改,是必等他发怒么?我已经说过,若沙代关了恩门,无人能开。你们若说不理沙代,当想审判已在眼前,他一发怒,口气可以吹灭你们。你想沙代还重看你们的金子银子么?还怕你们的人多势众么?他的审判台,已经备妥。他将乘火辇而来,随旋风而至。人灵城阿,你们抗不住审判哪,速速悔改罢!

    审判大将对城说这话时,霹雳及别人,都见殆不罗斯在那里发抖。但审判仍大声说.祸哉人灵城阿,为何还不开门呢?我们原是沙代的委员,他甚愿你们脱离灭亡,得回永生。你们不回头,以为能抗住审判么?到了时候,沙代的怒气,必如怒海,倾在殆不罗斯及他的仆人身上,那时你们能当得起么?请你们仔细想想,是要悔改呢?是要等我举斧子呢?我若一砍,你必落地。举斧砍树,是我的本分。除非你们悔改,动了沙代的心,他命我不砍,我才不砍。不然你必被砍下来。丢在火里烧了。嗳,人灵城阿,我实不能再忍耐,因为已经等了三年。你背逆已久,沙代如今的话,就是说砍下来罢!你以为这是谎言么?以为沙代无权做这事么?人灵城阿,若轻视代的话,谁便是火中的煤炭。你在宇宙国中,多年为大阻碍,还不悔改罪恶么?我们的话,你已听见,还不开门么?你是终久不开门,自取祸患呢?或是要开门,接受平安呢?

    诸大将的话,震的耳门乱动。城民都听明白,只是不肯开门。不但不开门,还说给我们工夫,穿好战衣,预备与你们打仗。诸大将又一齐说:你们若将恶念一起丢出城来,我们便你工夫,预备一切,不然就不给你工夫。

不信代表回复诸将

    城内说,恶念既出,善意必进,善意既来,全城必败。殆不罗斯听诸大将要他的忠仆,十分生气。本要自己出去应对,但怕他们不理,就托付不信代表,回复城外,也给城内长点胆气。

    不信遵殆不罗斯的命令,对城外说:你们到城下扎营,搅扰我王我民,不管你们是从那里来,是来做什么,但你们的话,我们一句不信。据你们说沙代给你们权柄,但我们不知凭何情理。他叫你们来,也不知道你们来逼令城民,离其主人,归降沙代有何益处。你们还说城民归降,沙代必喜,若不归降,你们就震吓。你们的话,我们的主殆不罗斯一点不理,连他的仆人及全城的民,也都不理。你们从何而来,报何信息,谁差你们来,我们都不管。我们不怕你们王的权柄,也不归降他。你们说要开仗,我们也不是弱者,总有法子胜你们。我看你们是些恶徒光棍,到处骚扰人的,先用巧言劝,复用大言吓,逼人弃城,你们好来。但人灵城民不是这样,我再说,我们一点不怕,你们有何武艺,拿来使罢,叫我们归降,比登天还难。耳门也不开,也不让你们进来,也不让你们在此长久扎营,总得趁早走开,我们仍愿安静,不喜震动,快走罢,收拾行李速去,不然,我要放炮打你们哩。

主意忘善出言不逊

    不信刚说完了。主意又插嘴接着道:你们所吩咐的,所惊吓的,我们一点不怕;也不怕你们的兵,早前怎样,如今将来还怎样;今日告诉你们,只给三天闲空,拔营快走,不然如狮子的殆不罗斯他一睡醒,你们必走不清闲。

    忘善又说:先生们既听见我们的大帅、带着笑容对你们说的话,用客气回答你们的无礼,我劝你们不如听命走罢,不然我们定要出去,叫你们的颈项,试试我们的快刀哩。但我们不愿轻举妄动,也不愿流人的血。

    正说到这里,城内钟鼓齐响,彷佛庆贺这几句话,已经得了大胜,立时有在城墙上跳舞的。殆不罗斯此时回到黑洞,其余将弁,也各回到下处。只有主意仍旧守门,把耳门加上双锁双闩,因这是外人探情的要眼。主意又派偏见当头目,把守各门,也给他六十人听命。

将怜城定于开战

    四位大将,把城上的话听明白了,又看城民的可怜,归期必要开仗,遂提兵到耳门下。要从那里开攻。因不进城不能救城民,想要进城,耳门正是地方。

    霹雳派兵到耳门上,将战表高高悬起,上写着:你们必须重生。城内一见战表,立时大声呐喊,说:开炮打,开炮打。城外像呐喊说:你们必须重生,你们必须重生。两下的声音,嚷成一气。到殆不罗斯在耳门上头,安着两门大炮:一名高傲,一名粗莽。(炮系自满造的)此时鼓冬鼓冬的放开了。全城的人,都信这炮是护城将军,是攻沙代的利器。

    但城外四大将,及众兵丁,虽听见炮声,看见炮子,却无惧色。因虽有炮子飞过,却一点不伤他们。城上尚有别的兵器,也不中用。

    沙代的兵大张勇猛,势将耳门用脚踏破。用飞砣战斗,战了几个时辰,但耳门却终未开。因殆不罗斯、主意、不信、忘善、及别的头目,都到耳门把守。霹雳大将因天气过冷,人马略乏,遂提兵回营,过冬再战。

三位少年投效被掳

    次年春季霹雳又要提兵进发,忽来了三位少年。一名泥古,一名世智,一名维新。声言要入沙代营中,前去报效。看他们的面貌,似有点勇敢,霹雳遂收下了。并嘱咐他们交战的时候,当小心谨慎。那知他们平日,未入过行伍,上阵仍照自己步法,何能行呢。所以一交战,便被主意一块儿掳去,下在内监。

    城内立时传说沙代的兵已经去了三位。殆不罗斯听见这信,喜的没法,对手下的人说:把才掳的三个少年带上来,我要问他们姓什么,名什么,从那里来,来做什么,在沙代营中当何差事。

    三位少年被提到黑洞,见了殆不罗斯,吓的魂魄齐飞,将实话都告诉了。殆不罗斯既问明白,把他们又送回监牢,不多几日又提出来,问他们说:你们现在还想归旧主人呢,是愿意事奉我呢?三人齐声答道:我们不想归旧主人,都愿忠心服事你。他们因为害怕,所以这样顺从。

殆不罗斯遂将三人交与庶务长两面好先生看守。并给他信上说:我所爱的庶务长近佳,送来的三位少年,是从沙代营中掳的。现在他们甘心投降,愿许忠心事我,竭力为城交战,但他们不会我们的战法,我想你能教导,请照我的名字,收下他们,藉以抵制沙代的军,特此布达,藉请勋安。两面好见信,遂将泥古、世智、维新、收下。并派泥古、世智为外委,维新扛大旗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