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五章   城民拒降

 

霹雳之兵大获全胜

    这其间沙代军中,勇往前战,已用飞砣将不信的屋顶打落。主意被一飞砣打中头部,仆倒在地,几乎丧命,但他挣扎起来,仍往前战。又见城外发上一炮,打死六个头目。他们的名字是:发誓,好嫖,动怒,坚谎,醉徒,欺傲。高效,粗卤,两尊大炮,也被沙代的兵拉下城门,丢在泥里。

    我已经说过,沙代的四大将,曾过冬歇马,使城民昼夜不安。虽然如此,他们却不敢常到殆不罗斯面前,因听沙代的军,常来惊吓,有时在耳门上,有时在眼门上,有时四门上,一齐呐喊。城民在这冷天冻地时候,常听此等凶耗,不但身体觉冷,连心中也发冷。有时听见城外号筒震响,有时城外用飞砣往城里抛石头,城中也有受伤的,一时一万兵,半夜呐喊,呐喊的动静,城中无一人不听见,无一人不害怕,连殆不罗斯也不能安息。

城民中有因此改了心愿的,有的说,我们不能活了。有的说,不管事,不久就好了。有的说,我们不如归降沙代完结此难。也有的说,我至死不归降他。

    此时老府尹良心对城民说话,他的声音如同打雷,和城外呐喊的声音混成一片,城民听着格外害怕,都觉自己的地步可怜的很,周围如被死亡围住,美貌快乐都没有了。

    那时霹雳大将吩咐号筒手一连三回调兵,往人灵城进发,助劝城民连连投降。无奈有不信和主意,在城内乱扰,所以城民虽愿投降,终难成事。而且殆不罗斯当时如狂似颠,任口胡说,惊的城民惶恐之至。要投降沙代不敢,不投降又难久待,他们当时的景况,极其狼狈。

号筒手三次对城发言

    霹雳的号筒手,第一次到人灵城上,用善言劝说:沙代的四大将,怎样可怜你们,怎样等你们投降,你们若肯投降,沙代必饶恕你们背逆的罪,不纪念你们强项的恶。号筒手说了许多劝勉话,就回营去。

    第二次号筒手又到城上,说的话较头次略重。吹了一气号筒,开言道:城民哪,你们仍然刚愎,绝没有悔改的心么?你们如此硬心,惹的四大将动了圣怒,立定主意,要胜你们,除减你们,你们要终久背叛么?说完这话,又回营去。

    第三次号筒手又到城上,说话比前两次更严厉,说话的样子也更利害。对城民说:自从你们背叛沙代,本该灭亡。我不知四大将是来向你们施恩,还是要来审判你们,但他们要你速速开门,欢迎他们。号筒手说了这话,又回营去。

主意代表回复四将

    城民被号筒手一连鼓动三回,都离心离德,不知所从。最令他们不安的,就是末次的话。众人聚议一气,规叫主意到耳门上吹角,告知四大将,城民愿和他们说和。

    四大将听见耳门上,角声震人,以为城中又是挑战,立带大兵四万,马上提到耳门。

    主意一见,对四大将道:请不要行凶。你们的号筒手,三次来说的话,我们都听明白,现在城中愿与沙代讲和,但必须应我们四大条,这讲和的合同,才能立成。第一若要讲和,必须令不信,忘善,主意等,仍旧任职,把守城门。第二、殆不罗斯从前的权柄,讲和后不得稍减。第三、城民得殆不罗斯的利益,讲和后必仍让他们享受。第四、讲和后不得另立上新律,另设法官。势必要立要设,必须城民中意方可。若允许以上数条,我们就投降沙代。

霹雳大将回复主意

    霹雳大将开言道:人灵城阿,刚才听见吹角,宣言讲和,我甚喜欢;你们说要归降沙代,我更高兴,但听你们这一片胡言乱语,我的高兴立变忧愁,不愁别的,就是愁你们仍在自己眼前,放绊脚石。我为你们希望的心,转而为你们害怕。如今我们要挫折人灵城的恶魁,倾覆你们的恶谋。独不想你们方才的话,并不配玷污我们的耳朵。你们竟大言不惭,逐条覆求,何其不知自量呢。我实在告诉你们,方才所要求的四条,我连一条都不允。你们若要讲和,总当老实,归降沙代,听他如何安排如何好,这才是讲和的体统。我敢保你们甘心归降必有好处,若不归降,我们的交涉,仍如往日,但我们已经定规所要作的事了。

不信城上发言

    城上不信听霹雳大将的话,大声喊道:岂有此理,谁肯归降一素不相知,不摸脾气的王,那里找这样胡涂人。别人我不管,只管我自己,却永不能归降沙代。因他的性情我一点不熟悉。

    又一位说:风闻沙代是忍心的人,常对他的百姓发怒。谁若走错一步,就受不了没味儿的气。

    又有一位说:沙代常难为人,向人要求,比给人的贵;向人取的,比欠他的多;正是不放利,就要聚敛;不撒种,就要收割;这样的人,谁能服事他呢?归降沙代一事,实关重大,一不小心,恐为他日贻无穷大祸。无论怎样,把这些喜欢自由的人,交给一位权柄无限的主人,胡涂极了,胡涂极了。而且若归降他,后来虽然懊悔,也难救药。若果然归降他,他必将我们尽都杀戮,再从他本城迁民来住。

    四大将听城民仍无归降沙代的心意,就忧忧愁愁退回营中。

殆不罗斯夸奖不信

    不信等人,也进黑洞,对殆不罗斯禀报一切。殆不罗斯一见他们进洞,立时欢迎问道:今日的事怎么样?不信向死不罗斯先深深一拜,自头至尾将霹雳大将的话,和自己并城民的话,都一 一陈明。殆不罗斯把大嘴一裂,大笑一气,望着不通道:你实在是我忠心的仆人,从来没见你一回奸。倘这次战胜,我必令你掌管一切。除了我,就数你的权柄大,无一人不属你管。城民无论何事,必须有你允许。老不信听殆不罗斯夸奖完了,就迈步出了黑洞,那一片得意的滋味,骄傲的气象,全身无不显出。

明智艮心攻打不信

    不信在黑洞和殆不罗斯说话的时候,明智和良心在耳门上,听的明白,大大不服。就招聚一队城民,对他们说:沙代要求的事,何等有理。不信回答的话,何其无情。按不信这样无理,沙代能吩咐四大将,立时发兵,来灭我们,但他仍宽容我们,这恩典何其大呢!众人听明智和良心的话,就都恨恶不信。那时他们在城角上,走来走去,起先小声唧咕,后来就大声呼叫说:又英雄有慈悲沙代的四大将阿,我们都愿意在你王沙代权下为民。

    老不信在家里听见城民这样惊动,就出来把眉头一皱,两个铅弹眼一瞪,大声喝道:混帐东西,你们胡吵什么,还不给我快滚!城民正在这不服的时候!见他这样凶恶,就一齐哄上!乱手乱脚把他痛打一顿,内中有一个高个,照着不信的脸上捣了三拳,把眼立时捣青。老不信又疼又吓抱头往家就跑,说:反了!反了!刚一到家,回手把门关上。城民就即赶上,有打门的,有拆屋的。幸亏他的屋坚固,众人拆了一气,也没治得。那时城民的气已消大半,老不信从楼上开开窗,温温柔柔的对众人说:先生们,请不要行凶。我刚才出去,并无不好的意思,不过要问你们吵闹什么。

    明智开言道:这次众人喊嚷,就是因为你和你主人向沙代的四大将,太无理了。你有三个大错:第一你和四大将说话的时候,为什么不让我和良心一块儿去?第二、你和四大将讲和的话,那是不能行的,你知道人灵城,名虽归向沙代,仍服事殆不罗斯,沙代能让么?第三、四大将对我们说的话,多温和有理。你倒粗粗卤卤,无情无理的回答。

    老不信听见这话,又大声说:.了不得,反了!反了!

    明智回答说:你愿意怎样寻思,便怎样寻思,但据我看,无论如何像沙代的四大将,你当按理待他。

    老不通道:我所说的话,乃是遵着我的王殆不罗斯的命。也图安静城民。你们为什么率领城民,起来反对呢?

    良心又接看说:明智说的话很对!我按着你对明智说的话,敢定规你就是人灵城的大仇敌。一、因为你领头反对沙代。二、因为你曾用无理的话,回答他的四大将。三、因为你胡作非为的搅扰城民。四大将是要城中的乱事平息,你却无理取闹,令乱事越法激烈。

    老不信回答说:我若还活着,再能见到殆不罗斯,必把你们一切的话都告诉他,他必要回答你们。你们这些怨言,我再不闻不问。我的心意,不过是要求全城的好处。

   明智又说:你和你的王,殆不罗斯都是外国人,并不是本城人。当初你们是一同来的,现在也可一同走罢,叫城民自治何其好呢,或者把全城发上火,你们可随烟飞去,然而你说,要求全城的好处。老不信哪,不想这话是僭分么?不怕被殆不罗斯听见,见你的怪么?

不信与明智开战。主意在旁立观

    他们谈论的时候,主意、偏见、恶念等人,从城墙上过来问道:你们吵闹什么?众人各人说各情理,一字听不清楚。

    主意说:不准乱吵,可一个一个的说。不信指看明智、良心对主意道:我主啊,这两个自私的人,招聚城民,反对我。凭易怒的性情,居然造反。

    凡属殆不罗斯的人,齐声说:不错,他们正是这样。因此要把明智、良心,送在监里。

    忽有一队人站起说:那有两头的英雄,敢把明智、良心送到监里。

    眼看众人分为两党一属殆不罗斯,内有主意,忘善,不信,偏见等。一属沙代,明智、良心,为首,附从的人也不少。

    这边呐喊沙代的律法,和沙代的恩典.那边也乱七八糟的吵闹。不多时就住了声,抽枪舞剑即动了手。

    良心两次被撞在地,明智也被打了一枪,幸亏打的不重,尚无大害。那边也有受伤的,卤莽的脑子,被心志一锤打出来,登时毙命。老偏见被人一脚踢在泥里,手脚乱挠,也出不来。

    那时我止不住笑,因前不多时,偏见是他们的头目,忽看不中,就拿脚踢,真是可笑。老偏见的头,不知何时叫这边的人打破了。我见两面好,那时十分忙乱,来回乱跑。他虽然忙乱,两下却不领情,说他是假朋友。他忙乱的时候,不知叫谁把腿弄断了,两下都说这样东西,为何不给他把头弄下来,早结果一天,人灵城早安稳一天。

此时众人乱打乱闹,惟有主意在旁站着,一面看光景,一面笑。偏见在泥中好不自在,两面好瘸到主意面前,东扯西拉的要讨夸奖。并指着自已的腿道:看看我说和所受的伤。主意头没抬,眼没动,仍裂嘴笑。

    他们打仗,战了一回,两下的力量都没有了,吵闹的声音也停息了。殆不罗斯吩咐人,拿住明智、良心定他们为造反的头目。把二人下了内监,城中就安静了。在监中各类非刑,他们都吃尽了。

殆不罗斯想把明智、良心一下结果了。只因四门上有沙代的兵,常常挑战,所以不敢杀他们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