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六章   以马内力王子进军人灵城

 

四大将聚议攻城

    此时四大将在城外,聚会商议,用何善策,令城民速降。有的说,不如从速攻城。有的说,一直攻城,使城民无机会悔改,失了盼望,不如从缓为妙。因此遂定从缓开战。先令号筒手上耳门吹号,吹了一气,有人出来窥探,号筒手遂大声说:又硬心又刚愎的城民哪,你们爱罪恶要到几时呢?直到如今,还信靠殆不罗斯撒谎的舌头,不愿接收沙代的平安么?现在不回头,等沙代胜了你们,那时虽然投降也无趣了。你们以为沙代如同蝗虫那样无用么?你们以为比他还强壮么?看天上的星宿多高远,你们能数过来么?又亮又红的太阳,你们能遮其光辉么?也盈也亏的月亮,你们能逐他离轨道么?你们能从天唤下雨来么?能看透骄傲人心的隐念么?我知道你们都不能。但这不过是沙代的小工程,我们靠着他的大名,来劝你们快投降罢!城民听见这话,如麻似痴,不知说什么好。

殆不罗斯煽惑城民

    城民正犹疑不定,殆不罗斯忽出来道:忠信的百姓,请听我的话,若号筒手说的话是真的,请思想思想。叫你们去跟这一位大权柄大能干的王,你们敢去么?愿去么?不去则已,一去必受不了他的管辖,听不烦他的威吓,忍不了他的暴虐。我在这城作你们的王,不过如同蝗虫,并无什么威严,叫你们害怕,此乃人所共知。以我看来,你们要享自由福,不投降沙代更好。论我,不是离了这城便无法度日,只因舍不得你们,所以情愿和你们同共患难。我想你们也不好太绝情了。

    众人听了这话,立时硬心如铁。欢迎沙代的心,立变成反对他的心。又想沙代何其圣洁,都吓得灰心丧胆。遂托号筒手带回信去。说,城民仍尊殆不罗斯为王,万不能投降沙代。若再发兵威逼,城民宁死不归降。

    我看那时城民,比前更加恶了。四大将彼此说,人灵城虽越久越恶,但沙代是慈悲的,必不忍得灭绝他们。说着又遣号筒手,带一队兵前去挑战。说的话虽比前更利害,但仍无用。

觉罪提倡上禀沙代

    四大将后在营中商议,怎能把城民从殆不罗斯的暴虐中快掳回来。有的说这法子好,有的说那法子好。后来觉罪说:弟兄们,以我看来,有二妙法:一仍住城里发石,使城民永不得安,他们的胆气渐小,就容易掳来。俗语说,狮子虽猛,也耐不住常折挫。二我们不如连名具一禀帖,上呈沙代大王,将人灵城中的光景,详细陈明。也求他饶恕我们,到如今还没得胜凯旋。再请他差一首领,率新兵来帮助我们,攻城的人必更完全,奏凯之功必能早成。

    四大将以此策为妙!遂命文书写一禀帖,以备呈于以马内力。其禀帖文如下:尊荣可爱,创造宇宙,辖管万有,建立人灵城的沙代王,臣等奉命远征,取人灵宝城,本欲立时克敌,早回天府,不料城民明知力不能支,惟推因有殆不罗斯暗中唆拨,以致临死不降。当我们第一次登城,本以和平为主,但他们居心狂傲,轻规我们和我们的话,严锁城门,决不开放。而且开炮打我们,发嘲骂我们,我们见其太不自量,遂令其受一点伤。内有殆不罗斯、不信、主意等,是大仇敌。甚望城中有朋友当引手,帮助我们使城民早归降,可惜一个没有,我们虽尽力攻克,人灵城仍然叛逆。现虽冬天,我们仍前去挑战。万王之王,请宽宥这些无用仆人。因我们费时甚久,毫无功效。今齐心合意,恳请大王,再差一首须,率领新兵,来此助阵。城民看见必生敬畏,以致速来投降。今日请添兵力,并非贪懒,亦非胆怯,为救人灵城牺牲身命,也是情愿。但我们不能奏效,恳请再遣助兵,藉以得胜,以便凯旋,永事大王,阿门。

    写好了。叫一人送到天府,呈于沙代。这人名爱人灵城者。但禀帖先落到以马内力手中。

以马内力添改禀帖

    以马内力拆开看了甚是欢喜,又提笔改了几字,添上数句,亲自呈与其父。沙代阅过大喜,一喜四大将尽力军务,人灵城已比昔年两样。二喜以马内力添改的字句。笑关道:我儿以马内力啊!以马内力回答说:父!我在这里。沙代说:你和我都知道人灵城的苦况,城民在殆不罗斯手中可怜极了。四大将我已差去,他们与敌人屡次苦战,但至今城民仍不归降。现在我要你率兵前去助阵,望早得胜,以慰我怀。以马内力说:父啊,你的律法在我心中,我乐行你的旨意。我甚愿充此军役,盼望此差为日已久,不知父要我率领什么军队,打点好了,我愿速速起行,去拯救人灵城民,脱离暴虐,升入乐境。我常为城民的罪恶忧伤,但如今甚喜父要我领首前去,掳回他们。我真乐意去,因我很爱人灵城民,我必去制服城民的仇敌。

    以马内力说完这话,天府立就传遍。都知以马内力要亲去救人灵城了。大小官员皆受激动。以为至上的圣者,亲去救护人灵城,真是希罕。

    沙代派一心腹大员,将这信息送到人灵城。四大将一见,立宣于众。全军大声欢呼说,猛勇无匹,能干无比的以马内力,要来助阵,是我们梦想不到的。欢呼的声音,震动天地,连殆不罗斯也在黑洞发抖。因他久闻以马内力的名字,听说他要来攻人灵城,能不害怕么?但殆不罗斯虽然动心,可惜无知的城民,仍然瞎闹,一味贪图情欲,外事毫不挂念。

以马内力率师出征

    时候既到,以马内力即率兵起行。沙代派他为救恩元帅,属他管的有五大将,各统精兵一万。

第一大将名笃信,扛旗的名应许,旗是红色,旗当中画一圣羔的像。

    第二大将名好望,扛旗的名指望,旗是蓝色,当中画有三个金锚。

    第三大将名慈爱,扛旗的名怜悯,旗是绿色,当中画着一人,怀抱三个孤儿。

    第四大将名无辜,扛旗的名不伤,旗是白色,当中画有三个金鸽。

    第五大将名忍耐,是以马内力最宠爱的,扛旗的名忍苦,旗是黑色,当中画有三枝金箭,穿刺一心。

    众兵将披带完全,以马内力遂率着直往人灵城进发。笃信作先锋,忍耐为殿军,余三将列中队,以马内力坐辇中,在全军前头。

    路上走的时候,那片威风,令人真难述说。忽高忽低的号声震耳:飘来飘去的旗色蔽天;以马内力全副铠甲,是精金做的,较比兵将穿带的格外辉煌。以马内力如同太阳,其余者不过晨星。

    以马内力遵沙代命。外带攻城大槌五十四只,发石飞砣十二付(圣经六十六卷)。这些军械是精金做的,为中队所带。

    全军去人灵城二十七里,遂扎下营。一面叫全军休息,一面差人召四大将来报告时下战况如何。四大将一听以马内力来了,又见带的大军,止不住又大声欢呼!赞美起来。

    此时殆不罗斯更加害怕,把城墙上派满了人,他以为城外任从何处攻打,都可无

以马内力筑山悬旗警告城民

    以马内力一到人灵城下,遂在四围筑起两座土山。第一山名恩慈,第二山名公义。二山在城两面,正相对着,山上又筑起敌楼,建立炮台,这些要地,都有名字。有的叫真理,有的叫无罪,用飞砣往城里发石都从此二处下手。恩慈山上有飞砣四付;公义山上也有四付;余四付安置在山下要塞处。又有侧听山,筑在耳门正下。筑这山是为攻耳门用。这山上有大攻城槌五只。

    当时沙代大军,英武的气象,和山上的预备,城上的人,都看见了。一面害怕,一面想法守城。然却非常胆怯,因明看出无力抵拒以马内力.也不知将来有何结局。

    以马内力先命在恩慈山上,悬起白旗。上画着三只金鸽,这是无辜的旗。悬旗的意思有二:一警告城民,现在若能回头,仍可蒙恩;二若不回头,以后永无机会。此旗悬了两天,为给城民机会,默想当投降否。但他们虽然看见,却毫无回信。

以马内力又命在公义山上,悬起红旗。上画一旺的火炉,这是审判大将的旗。此旗悬了数日,城民仍不理会。

    以马内力又命悬起黑旗,上画着炸开的三个炸子。但城民仍不注意。

    以马内力见恩慈、公义、审判,都不能使城民动心,便满心忧凄。对着城说可怜的人灵城啊,你实在无知,我来是攻击殆不罗斯,救城民脱离暴虐,为何不晓得呢?为何不查问我悬旗是何意思?以马内力又送信与城民,详告悬旗的意思。并问他们倒底是要恩典,慈悲,还是要审判、正法呢?

    此时城门仍关锁的十分严紧。各门上加了双闩,巡兵也添上两倍,城民觉着万无一失。殆不罗斯安慰城民道:安居乐业罢,以马内力虽在城外!于城内的人有何防碍。

城民回以马内力信,殆不罗斯到口门回答

    却说城民接了以马内力的信,大众念了一遍,筹划一回。便修覆书道:以马内力大帅麾下,承读手谕,领悉恩典审判,皆由我们拣选,但我们拘律法下,不得随便拣选,也不能给你合宜的回答。因此等问题,是反对本城的律法,和大王的审判。我们两下若没有殆不罗斯的允许,不是打仗,就是说和。但我们必禀告殆不罗斯,请他来到城上,回答你们用何法使城民得益。

    以马内力见城民仍愿服在殆不罗斯手下,甘为奴隶,大大忧伤。及至城民将以马内力的信,禀报殆不罗斯,也请他回以马内力话。殆不罗斯一听,心惊胆战,然外面却装出不害怕的样子。说:我必亲自下去回答他们,关系你们合式的利益。说着就往口门上去了。一到口门,开言对以马内力道:我知道你是至上者的儿子,也是万王之王。我与你有什么相干,你为何来要我受苦呢?为何来逐我出城呢?你知道这城是我的么?我占此城有两段大理:一、是我自己攻取的。我见城民被律法拘的太紧,所以拯救他们,得了释放。二、这人灵城属我,是百姓的情愿。当初他们向我开门,起誓永远尊我为王,也永远忠信事我。又把城中的炮台,军械所,及一切要塞地方,都交我手。而且城民自从接我进城,便把你的律法、名字、圣像,毁坏的毁坏,践踏的践踏。倒把我的律法、名字、圣像立起来。且建立在旧地方。凡昔年属乎你的事情,现在都属我了。请问你的四大将,便知城民多轻视你和你的人。尊敬我和我的律法。以马内力阿,我知道你是公义的,也是圣洁的,不要加苦于我。我求你离开我去,让我在此平安度日。

这些话是殆不罗斯用自己的文法说的,城民听见,也不明白。殆不罗斯原来通晓万国方言,他也有自己的方言,就是在黑洞常用的。城民听见,也不明白。殆不罗斯在以马内力面前谄媚的样子,自卑的熊像,城民也看不见,虽然如此,城民仍觉着殆不罗斯的权柄,至大无比。仍夸耀道,谁敢与大王殆不罗斯开仗呢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