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七章   殆不罗斯讨价还价

 

以马内力斥责殆不罗斯

    那时我见殆不罗斯说完一切,以马内力金王(因全身披挂金甲,人皆呼曰金王)站起对殆不罗斯说:欺哄人的恶魁,我奉我父沙代的名字,和我自己的名字,为这苦民的好处,现在对你说话。你以为占据人灵城十分有理,但天府中都知道,你进城的时候,是仗着一哄人的舌头,先毁谤我父的名字,又糟蹋他的律法,藉此把城民哄住,你偏说城民甘愿开门,让你进去作王。你明明是奸诈恶徒,却装作仁义大王。你说占据人灵城有大情理,我问你有什么情理,你敢到天府中,把你的情理对我父质证么?嗳,殆不罗斯阿,你不用粉饰,你的权势,都是假的。你对城民说,我父是忍心的人,专会蛊惑人,这话对么?你这样胡言乱语有理么?你为甚自欺哄人灵城中无知百姓呢?他们今日的苦况,不是因受你的害么?你才进城的时候,应许城民享各样快乐,犯我父的律法,这话无非出于一作恶的阅历,曾商议过谁来?城民除了犯罪作恶,快乐在那里?殆不罗斯阿,你真是我不共戴天之仇。你怎敢把我父的像毁坏呢?毁坏之后,又怎敢立你的像代替我父呢?咳!你真侮辱我父到了极点。这样混行,无非是积累己罪,加增城民的苦楚。你不但诱惑百姓随从了你,并且挑唆他们,轻看拯救的恩典,反对我父的兵将。你作这一切事情,无非为藐视我父,和他的律法。我今日来,

    一、为替父报仇。因为你不但自己侮辱我父的名字,还叫城民也随着侮辱。我要为此和你大起交涉。你这地狱的魔王,我必在你头上显出报应的凭据。

    二、为我自己的缘故,嗳,殆不罗斯阿,我今日来是靠大权柄的手,把人灵城从你手中救回。因为这城,原是我的。查考古史,就知道这城实在是我的。因为当初是我父自己建的,城中的消遣场,是我父甄别之地。除了他,别人不准进入。但我是他的独生爱子,承受他产业的,是他心所爱的,所以这城是他的,也是我的。我今日来反对你,要从你手夺回我后嗣的名分。我永不得罪他,他也永不能从我手夺回城去,更不能夺去给你。我也没曾把这城卖给你。人灵城是我心所爱的,喜乐场消遣厅,是我所宝贵的。

    三、人灵城是我的,因是我买来的。殆不罗斯阿,我已经将人灵城买到手中,为要藉此荣耀我父。天地早晚必废,我的话一点一画也不能废,都必成全。自人灵城民听了你的话,背叛我父,我便在父前用身体代身体,灵魂代灵魂;为人灵城作中保。要藉此法,把人灵城修好。我父也悦纳此法。时候已到,如今就是了。我要献上身体,灵魂,生命,作价银。把人灵城从你手中赎出。

四、我赎此城不是赎一半,是要全赎。按我父的公义律法看,也觉靠此赎价,人灵城定可赎出。

    五、我今日不是特为灭绝你,是特为要救人灵城。我父曾对我说,下去救人灵城。这件大事,你该知道。全城也该知道。若没有我父的命令,我断不能来反对你。

以马内力苦劝城民

    此时以马内力又更端说,我要和城民说几句话。刚一开口,我听见里边鼓冬鼓冬的,把城门立时加了双闩,巡警添了两倍,不让一人听以马内力的话。

    但以马内力仍然直说道:嗳!可怜的人灵城阿,我见你们的苦况,实在可怜。你们接了殆不罗斯为王,变成他的奴隶,和他同心,背叛荣耀的沙代王。你们给殆不罗斯开门,却不给我开门,听他的引诱,却不听我的痛劝;他来行毁坏,你们却欢迎,我来施拯救,你们倒拒绝;并且你们以圣为俗,把属我的东西,全交在殆不罗斯手中。他本是我父和我的大仇敌。你们却俯伏拜他。又起过誓、永远服事他。可怜的人灵城阿!我当向你作何事呢?我要救你们呢,或是灭你们呢!(按城民的刚愎,不配蒙救,该当灭亡。按以马内力的慈爱,不忍灭他们,只得救他们。)咳,我当向你们作何事呢?我可倒在你身上,把全城压成碎粉么?或是在你身上现出我高超的鸿恩。我当向你们作何事呢?城民哪,请听我的话,听我的话必得生命。我是有恩典的主,不要把我关在门外。我无意来害你,也并非奉差遗来害你,你为何与朋友断绝的这样快,和仇敌亲密的那样切。我实在告诉你,我来要你们为罪懊悔,但不要绝望。又指着身后的大队说,这些军兵不是来伤你们,是特来救你们脱离罪坑。我来是特和殆不罗斯并他的党羽交战。我必要他出来,并要分散他的赃物,夺取他的盔甲,赶逐他离人灵城,把城中排上我的百姓。人灵城阿!你们知道殆不罗斯要带着锁链,跟我走么?你们知道几时见这光景么?我实在告诉你们,我若一显大能,这件事立能作出。殆不罗斯立得离人灵城。但我不愿快办,要叫众人看见我与殆不罗斯的战事。他当初进城是用欺骗的法术,我如今要他在众人面前,赤身露体。这一切话,都是真的。我有权把人灵城从他手中救出。

    以马内力这段话,与人灵城有大益处。可惜他们把耳门关的很紧,又加了双闩,添了巡兵,不准城外的人进入,也不准城民前去窥听。城民这样反对以马内力全是殆不罗斯的指挥。

以马内力函问城民代表懒低头

    以马内力见人灵城这样恋爱罪恶,就把众兵召聚一处。对他们说,目下光景!想用公道法子救人灵城,是无用了,除非攻破城门,一直进城,绝没有效。遂吩咐众兵,将战羊飞砣运到耳门,和眼门下边。

    以马内力将兵器一 一备妥,不忍立时攻城,又送信问城民说,你们到底要投降以马内力呢?还是等以马内力发大威呢?城民见时势不好,遂和殆不罗斯聚会,商议道.若以马内力收纳我们,就应许投降他。但必说明怎样待我们,我们才投降他。再者,我们当差谁去,和以马内力讲说这事。斟酌一回,就举懒低头去。

    论懒低头多年为殆不罗斯的心腹,凡事不肯下气。城民将当说的话嘱咐他,就打发他去了。

    他出了人灵城,到以马内力的营中。还未开口,先遂遵着见殆不罗斯的规矩,向以马内力施了几套礼,遂开言道:以马内力大王,我的主人殆不罗斯性情善良,待人忠厚。凡认识他的,尽都知晓。今日我来贵营,是奉他的命令。论我主人的本意,不是愿打仗。若你肯和平了结,他情愿把城一半,让与你管。不知大王尊意如何?

    以马内力说:人灵城全是我用赎价买的,我怎能失落一半呢?

    懒低头又说:我主人殆不罗斯也说,你若作全城的王,让他管理人灵城一份(不必一半)也可。

    以马内力说:这是什么话,我已经告诉你,全城都是我的,这话是实在的。既全是我的,我就要作全城的王。除了我以外,不准有别的王。

    懒低头又说:我主殆不罗斯也说,大王若不用他管城,在城里给他几处房子,让他安居度日也行。

    以马内力回答说:凡我父赐给我的,我不要失去一点,所以我断不能让殆不罗斯住在城里,连一城角也不让他霸占,我要管辖全城。因城全是我的。

    懒低头又说:若殆不罗斯把全城让给你,有时他进城拜望朋友,逗留十天半月,这事谅来必行罢。

以马内力说:我逐他出城,断不准他再入;更不准他逗留城中。大卫当初收留远方的人,和他们同居,不久却受大害。我断不为敌人留此地步。

    懒低头又说:大王何其严厉呢,比如我主人,把全城都让给你,他和亲友,仍在城里做买卖,有何不可呢?

    以马内力说:这事一定不行,正反对我父的旨意,以后我在城中,看见殆不罗斯或他的党羽,不但要逐出他们,连他们性命也要丧上。

    懒低头又说:我主人离城以后可否仍藉信件和城中的朋友交好。因他有许多朋友住在城里。居然绝交,实在不忍。

    以马内力说:这事我也不准,凡殆不罗斯的朋友,也不能留在城中,他们在城中,必坏我父的律法,拦阻我的爱心,失去城民的平安。

    懒低又说:这样看来,我主人离城的时候,可否留些礼物,给城民作纪念品。以后城民一见,便想起他们的旧王来。

    以马内力说:不可,人灵城既是我的,我不让城中存留一点属殆不罗斯的东西。若留一点,殆不罗斯必与城民有交往。

懒低头又说:我再有一件事,说完再不说了。比如我主人离人灵城,若城民有甚缺少,不愿叫你知道,可让他们出城,到他那里领教否?或让他进城,和城民商议否?以我看来,叫他走也不用这样急。不让他住在城里,他在人灵城外另立一村,和他的朋友搬到那里,安居乐业可行罢。

    这是懒低头末了为殆不罗斯央求的话,但以马内力一定不准。他说到殆不罗斯一出城,不但不准他再进去,也不准他在附近地方停留,恐城内的人,再出去听他引诱。那是大反对我父的聪明灵巧。城民以后若缺少什么,可藉祷告向我父求,不用向殆不罗斯求,若一开门让殆不罗斯出入,他的党羽必趁机进来,谋叛我父,破坏人灵城。以马内力说到这里,懒低头朝了他施了一礼,说:告别大王,我必将这事禀我主人殆不罗斯。说着,就回去了。懒低头见了殆不罗斯,将以马内力的话回复已毕。

城民又遣恶念言告诸将

    众人和殆不罗斯听了,一齐说,与其被他赶散,不如死在一团。我们总要尽力,与以马内力相抗,把他关在城外,永不为之开门,看他有何本领。遂打发恶念到耳门上,对四大将说:我奉主人的命令吩咐你们,告诉以马内力知道,人灵城的王和百姓,已经定志,同心守城。以马内力想要夺取,非动大兵不可。四大将听了这话,送回营禀告以马内力。

以马内力大胜仇敌

    以马内力说:我必要试验我刀的势力,必从仇敌手中把城夺回。遂吩咐霹雳、觉罪、审判、正法,四大将,各将大旗悬起。叫号筒手到耳门吹号。笃信大将也上前入阵。又吩咐好望与慈爱二大将,到耳门紧下。吩咐其余的人,各尽各职,相机而动。

    诸事已妥,以马内力又说:再把我的大旗悬起。旗一悬起,见上边写着:以马内力四大字。同时号筒吹起,战羊与飞砣,一齐动工,大战遂开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在城里急调城民把守各门。这样拒抗,越叫以马内力生气。

    以马内力的军与人灵城相持数日,我真爱看那光景,因那光景真值得看。

    那时我见霹雳大将,用力向耳门打了三次,打的全城震动。觉罪也连着攻了三次,弄的城中大不安靖。看门的人几乎投降。战羊仍旧前攻,觉罪大将走近耳门,被敌人攻退,并受了伤,幸亏来了救兵,才得逃命。以马内力因二将大显勇敢,遂将他们召回虎帐!休息片时。并派人到觉罪那里,调治伤痕。以马内力赏给觉罪、霹雳每人一条金链,壮其胆气。好望与慈爱二将由眼门攻城,把眼门几乎攻开。他们也各从以马内力手中得了赏赐。其余诸将各都尽力攻城,也各得了赏赐。

    这场战事,殆不罗斯的人,有被杀的,有受伤的。第一个被杀的是自夸。他说无人能把耳门攻破,也无人能把城基摇动。第二被杀的是自稳。他曾说耳门容易把守,瞎子、瘸腿便可守住,他被觉罪用刀将头劈落。第三被杀的是夸功。他与人十分凶恶,专管发放火箭。在眼门上,被好望一刀刺人胸部,立时毙命。还有一位名自觉,他虽不是将军,却也十分利害,常帮两边的人造反。他被震雳手下一兵,将眼射瞎。并被斩首。

    当时主意非常凶猛,平生没见一回。但他忽然失力,有人说他伤了腿部,以马内力的人,也见他在城上走起来,一歪一扭的。

    我不能历数那些被杀的人的名字。因为有的还活,有的已死;也有受伤甚重的。城内的人,看见耳门根基动摇,眼门已经将破,各大将死的死,伤的伤,以马内力的兵,仍往城内发石。他们听见看见这光景,十分害怕。有喜不善是殆不罗斯手下的名人,也受了重伤,但死的甚慢。恶念在头部受了重伤,有人说他的脑部,已被震破,再不能害人灵城了。我又见偏见和两面好支援不住各都跑了。

殆不罗斯登城发言想愚弄以马内力

    战事略平,以马内力吩咐在恩慈山上,将白旗悬起,叫城民望见,会悟他仍愿向人灵城开恩。殆不罗斯知道悬旗,是为城民不是为他。因此又思一计,想愚弄以马内力。

    一晚到城上对他说:我看悬的白旗,便知你是和平君,平安王。我们现在都愿平安,也预备要享平安。但不知何时能得。我甚知你喜悦虔诚圣洁,你来攻人灵城的真原因,正因为此城不虔诚不圣洁。但按目下光景,你若带兵回府,离开此地,我必叫城民听你的律法,连你的命令。第一、我要禁止城民作敌你的事体。连我也作你的仆人。第二、我要劝城民欢迎你为王。若他们知道我愿作你的委员,他们也必甚愿作你的百姓。第三、我要晓示城民,查知自己的错行。并告诉他们罪的工价乃是死。第四、我要将你的圣律晓示城民,严饬他们遵守。勿令其复路故辙。第五、我要叫城民知道,他们一言一行,必要遵你律法而行。第六、我要自己花钱,召城民聚一茶会,把我今日在你面前应许的话,趁便宣告。第七、请你收留我们,使你的百姓,随便定规税饷,我们甘愿交纳。

以马内力痛责殆不罗斯

    以马内力回答说:谎言的族类,你何其无定呢。你的主见改了又改,你想改来改去,总要不离人灵城。你明知我是此城的主人,竟胆大放肆,如此支吾,你已定多计谋,都无效验。以为此是上计,那知也归无用。你本是黑衣大汉,今要装光明天使。你所说的一句不实,我连一字不听。你原来无心爱沙代和人灵城,所以你的话,全是欺诈。你终不能叫人信服。谁信服你,必受亏损。你才说你喜爱公义,为何多年作罪呢?你说要改良人灵城,我不知你要如何改良。你已败坏我父的律法,使全城陷在罪中。你却无力把人灵城从咒诅中救出。你当知道你所说的话,都是虚假。许多人一见你的态像,便知是一魔鬼。如今还来哄我么?不但不能哄我,不久连人灵城也不能哄了。因为我甚爱这城。我来不是叫城民靠自己的善行度日,是叫他们靠我蒙恩。当初城民因罪与父远离,现在可靠我与父连合。我奉差遣是特为救赎整顿人灵城,我必将你逐出,照我父的旨意大加改。我要拆毁这城,再建造起来。把我的旗,竖在城中,叫人看见城中的新规模样,新章程,因而荣耀我父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听以马内力这一片话,连吓带羞,几乎不知说什么,思什么。因心中的隐意,全被以马内力显露了。

殆不罗斯又生恶意

    殆不罗斯是罪恶的源头,素来反对沙代和他儿子,并他的律法。虽一时没有主意,不久却生出新的来,一面思想着一面退回城中,又与城民商议,怎样开战。

    以马内力也退营中,吩咐兵将预备一切。这次殆不罗斯要先将城毁坏了,他以为既不得独占,也不让以马内力占清闲了。吩咐他的仆人说:你们务要竭力拒敌,势必不能支持,就先杀人毁城,能杀多少杀多少;能毁什么毁什么;我们若把城中堆满死尸,铺满乱石,即便开门让客,以马内力也必不入;因他是圣洁的,所住的地方也要圣洁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