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八章   众将猛力攻城

 

以马内力得胜进城

    以马内力知道再战,必得胜进城,所以吩咐众将官,各尽力量,往前直打,凡属殆不罗斯的党人,一概杀戮。属人灵城的旧民,不要伤售。众将官听以马内力的吩咐,都允遵命,分路向耳门眼门进攻。

    我看见当时诸大将佩带的整齐样,进发的英武气,差一点在旁为之喝彩。他们一到眼门、耳门,大声呐喊道:人灵城已得胜,人灵城已得胜。一面呐喊,一面用飞砣战羊直攻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在里面急忙迎敌,不住的嘱咐手下人说:要城不要命,要城不要命。所以他的党人虽筋出力尽,仍不退后。但耳门被以马内力一大将,连用战羊攻了数下,门闩断成三处。两扇又厚又沉的大门,咚咚咚咚的敞开了。不罗斯听见耳门已开,吓的两手抱头,往黑洞直跑。说:不好了,不好了,以马内力进来了。

    此时以马内力的号筒手,吹的越有力气,诸大将皆由门里登城,大声齐喊,号声与喊声响成一块儿,震的全城震动。以马内力随着大军,也进了城。在耳门旁边,扎下营,设下宝座,遂给那地方名叫善听。吩咐请大将,仍用飞砣战羊,再往里攻。并往黑洞顶上,多发石头,黑洞靠近处是良心先年的住宅,从耳门到城中间的大街,那时人山人海,被霹雳大将不多时打的死的死,窜的窜,那条街立绝人迹。以马内力趁势吩咐霹雳、正法、审判三将直取良心住宅,三家大将,各带精兵,一直飞到,一面将战羊五只,对黑洞安上,一面力叩良心的门。

诸大将攻取良心住宅

    可惜良心此时年老,轻易不见人,人也轻易不见他。所以门虽设而常关。恍惚之间,彷佛闻有叩门声,莫说不知谁来叩门,连什么碰的门响,他也辨不出来。霹雳见不开门,遂用战羊将门一撞,撞的良心和房屋一齐发抖。良心不得已,走到门上。哆哆嗦嗦的两片嘴唇,几乎张不开。挣扎着说:谁在门外。霹雳回答说:我们是沙代的仆人,以马内力的大将。今要住在你的房屋。说着又用战羊,把门撞了数下,门就咚咚咚咚的四敞大开。往里一望,清堂瓦舍,以马内力的兵将,住在里头十分合宜。

炮台的前面,是殆不罗斯的黑洞。此时殆不罗斯隐在洞中,不敢出来。良心见以马内力的兵将,一齐拥进,耀武扬威的,极其惊人。他们将来要做什么,自己将来能遇什么,全不知道。

良心发现诰戒城民

    却说诸大将占了良心的住宅,不多时候全城的人,没有不知道的。并且他们怕全城都要灭亡,有许多人一面害怕,一面到良心门前,看以马内力兵将的举动。先见数只战羊,正朝黑洞口安着。又见良心的住宅,满了兵队,触目之下,惊异交集。良心见城民来窥,就告诉他们说:朋友们,都知道我们曾背叛又圣洁又能干的大王以马内力,也看见他来城门困城,我当尽上本分,奔走呼号,把城民唤醒才是。可惜我竟默然无声,败坏公义。有时因说沙代好,吃殆不罗斯的气不少。但这不算什么,我的大亏,就是听他指挥,叛了沙代,被囚在人灵城。嗳呀!真吓煞我了,看看以马内力的威武,实在不明白将来我要遭什么结局。

诸大将猛力捕敌

却说诸大将,自占良心的住宅,每天自朝到晚,十分忙乱。当时正法大将,仍守后街及城墙的后部,与主意挑战,把他追杀的坐卧不安。他手下的人,也都被正法赶散,主意不得已暗自藏了。耳门的看护人名偏见,被正法斩首。耳门上有两尊炮,炮手名叫吓人退后,也被正法腰斩。又有奸诈是主意的心腹,被正法杀戮。此外有主意的精兵,及事奉殆不罗斯的仆人,被正法杀的杀,伤的伤。城内本地人,却未伤一名。

    好望大将,慈悲大将,同时在眼门杀的人也不少。眼门的守门官,名叫欺瞒,统管一千兵,被好望一刀砍中脑部,登时毙命。他手下的兵,被好望追杀殆尽,恶念是殆不罗斯多年的参谋,此时已老,白发垂到腰带,也被好望杀死。那时我见人灵城各巷口,满了尸首,却都是属殆不罗斯的人。虽然如此,殆不罗斯的党羽,仍有许多未死的。

明智良心领首呈禀

    我又见老良心与明智和别的头目,聚在一块,商议要呈一禀给以马内力。此时他在耳门里宝座上坐着,禀上写的话,开头是认罪,后题到他们得罪沙代,归顺殆不罗斯,极其忧伤,末了求以马内力开恩,不要他们。以马内力接了禀帖,细读一遍,也没回答。此时他们越发害怕,越发难过。

炮台前门攻破,以马内力游街

    这其间诸大将,在良心的住宅用战羊攻炮台的大门,门的名字叫攻不破,他们费了多力,把攻不破门撞成三段。此门既开,便得道路入洞,直取殆不罗斯。飞信报到以马内力营中,众人听见炮台门既开,殆不罗斯不久被擒,战事不久完毕,人灵城不久得释放,不禁大声欢呼。欢呼的声,震的全城乱动。

    那时以马内力从宝座上起来,挑选一队亲兵,带着往良心的住宅进发。以马内力穿的金甲,被日头照的耀眼争光。大旗在前飘飘摇摇的,真壮威风。以马内力面上,十分自然,人虽见他,却不知他是恨人灵城,或是爱人灵城。许多人听见以马内力在街上走,都跑到门口,看他的大荣耀。有诧异的,有害怕的,也有的说他脸上为什么显不出喜怒来,他若爱我们,脸上必带出喜容,或发出笑来。他一不说话,二不发笑,必是厌恶我们。

此时城民猜不透以马内力要作何事。那片愁闷懊悔,如雅各众子,在埃及看见约瑟的时候一样。纳闷一回,止不住的大声喊道,若以马内力恨恶我们,城民必全被杀,城必变为荒场。当时城民,承认背叛沙代律法,也知道以马内力晓得这事,所以他们十分害怕。

    那时我看以马内力走到那里,那里的人都叩拜他。有议论他的大荣耀大威严的,都悄悄的说,若以马内力肯作我们的王,必保守我们脱离各罪。这个思想,在他们忧惧中,滚来滚去,如同一大铁球。

    以马内力来到炮台前门,黑洞门口,吩咐殆不罗斯出来投降。殆不罗斯听见以马内力声音,吓的发抖,要藏藏不了,不藏又坐不住,出于无奈,在一黑影伏下,要逃以马内力的面。但此事徒然,故终出来听命。

殆不罗斯就擒

    以马内力一见殆不罗斯,立吩咐左右,用铁链将他捆绑,预备等候审判。殆不罗斯再三央求,不要送他无底坑里。但不多时被拉到大街,在众人面前,把他常夸口的铠甲立时脱下。脱的时候,号筒手用力的吹,诸大将高声呐喊,众兵了也齐唱凯歌。

    城民此时见殆不罗斯一败涂地,极其恐惧,也极其凄凉。前日自号仁义大王,今日竟赤身露体了。

    以马内力留霹雳、正法二将把守黑洞。命人把殆不罗斯锁在车轮,满城游览。又从眼门出城,到了平原,进入大营,营兵一见以马内力坐在车里,车轮拴着始不罗斯,高兴呐喊的声音,震天动地。大略说,你看背逆人,也都降服了(诗篇六十八篇十八节)。殆不罗斯被人嬉笑的时候,从城里来了许多兵一面讲说打仗的情形,一面赞美沙代的荣耀。且说且唱,诗的声音,极其嘹亮。在山的人,也都开窗听听。凡见这事的,没有不希奇的,都觉着如升空中,不知第二步要遇何事。城民知道以马内力的计谋极其完全,所以将全心全灵归服他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出城以后,以马内力严责他说:再不准你进入灵城扰乱城民,污秽圣地了。说着遂打发人送他走了。殆不罗斯凄凄惨惨到了老家,那地是沙漠干旱之处,无人居住,终年不雨,想要休息,却是不能。

    却说以马内力出城以后,霹雳、觉罪仍驻扎良心住宅。他们的容貌如同狮子,极其可畏;说起话来,如同海涛;他们此时严守炮台,全城的人又懊悔又害怕,大有心中扎刀的痛苦。如此没有平安,没有盼望,没有安息的光景,为时甚久。因不知二大将要作何事,以马内力时在城外营中。

明智良心主意被拿

    以马内力后命二大将,召聚城民到炮台前院。当着众人捉拿明智、良心、主意,三人。将他们下在狱中,等他开恩。几时叫释放,才敢释放。二大将遵命办了。城民较前更害怕,以为城必见毁,交头接耳说,谁知道我要受何刑。那个说,连我自己怎样死,我也说不明白。以马内力叫怎样死,我们就怎样死。也有人说以马内力能否将我们送无底坑,也未可知。他们以为背叛圣洁的王,投无底坑实在相称,故发此言。

    全城的人,因明智等三人被拿,极其惊煌。都说倘他们一日被杀,全城如何支持,将来到何结局,也说不明白。

城民初次呈禀

    城民没有法子,写一张禀帖,交愿活呈与以马内力。大意说:又荣耀,又尊贵,无所不能,胜了殆不罗斯的大王,人灵城的救主。求你开恩,可怜我们!不要纪念我们那前日的罪愆,和人灵城头目人的过恶。不要因我们不洁,除灭我们。要照你的大恩,存留我们。若你肯收留我们,愿永作你的奴仆。如同狗在主人桌下,等候零碎食物。们。愿活将禀帖呈上。以马内力念了一遍,一言不发。

城民二次呈禀

    城民见此情形,不知所作。以后商议一回,又照前样,写一禀帖。但送禀帖的人,不知谁好。彼此对问说:前次以马内力或不喜愿活,因而把他得罪。我们不如求觉罪大将,代我们将这禀帖转去.或者叫以马内力息怒开恩。他们都说:好。大家遂央求觉罪大将,行此方便。但他推辞说:我不能为反贼求恩,我的大帅,极其慈善,你们若能找合式的人,把他头上绑上绳子,一面拿着禀帖,一面呼叫说,开恩开恩。他必可怜你们。城民见觉罪不肯帮助,又找不出合式的人来,遂将此事搁了几天。后来他们想起有一人,名愿醒。都看他去合式。遂请他来。将事之前后,告诉了他。他回答说:众人既不嫌我,我甚愿尽力救人灵城。众人把禀帖递给了他。也告诉他见以马内力当说的话。又告别说:愿你平安去,也平安回来,越快越好。

    愿醒到了以马内力的营中,城人报进信去。以马内力出来相见。愿醒立时伏俯在地,大声呼叫说:可怜的人灵城,若在你眼前蒙恩,才能盼望存活。喊着,就将禀帖呈上。以马内力接过念了一遍,禁不住将头转在一旁,落一回泪。又转过来对愿醒:起来去罢,你所求的已知道了。我要思想思想,再作道理。

    城民此时等愿醒等的甚急,又怕以马内力不接禀帖。今见他回来,多人跑去迎他,要听新闻,但他说:我不到明智、良心、主意那里(监中),管什么不说。及至愿醒了监狱,随上的人更多,拥拥挤挤都是要听新闻。愿醒见明智面貌已变土色,如有挂心事体。良心浑身发抖,彷佛害怕。但众人无心看他二人。齐问愿醒说:快告诉我们以马内力对你说的什么话。愿醒开言道:我一到营门便求人传进信去,以马内力出来见我,我立跪在他脚前,就把禀帖呈上。我一见他荣耀的容貌,觉着不能站立,非伏在地不可。又央求说,可怜的人灵城,若在你眼前蒙恩,才望得以存活。他念了禀帖,将脸转在一旁,片时又转过来,对我说:你先回去,我要思想你们所求的问题。以马内力的荣耀,真是晃人眼目。无论谁看见不能不爱他,也不能不怕他。你们要我作的事,我已尽了本分,至于将来的结局,我却说不明白。

    众人听见这话,面面相观。这个说谁能凭以马内力的话猜想将来是吉是凶?那个说谁能知道呢?吵唧一气,纷纷而散。光剩了三囚犯在监里。明智发言道:二位兄台,刚才愿醒报告的话,我看是吉。主意说:我看是凶。良心说:我看愿醒是来报死信。墙外有人听见他们唧咕的声音,有站下听的。原来众人从监里出来,特有住下听话的。但墙垣甚高,里面的声又小,他们虽截头去尾,听了几半句。却猜不定是议论何事。里面渐无动静,听的人也就走了。

    此后人灵城比前更加惊惶,满城全是谣言。有的说这样,有的说那样;这个说我们必都被杀,那个说我们必都得救;这个说以马内力再不管人灵城了;那个说主意、良心、明智,必都被杀。各人都说自己的话是真的,别人的话是假的。发言盈城,莫敢信,也莫敢不信。有人因为听见良心的话,就说全城必要灭亡,良心在城中当过先知,他说的话,众人肯信。这一夜城民吓的一点没睡,单要等死。城民此时看出反对沙代实在有罪,愈久愈觉担不起。

城民三次呈禀

有些日子,他们十分安静。明智等三人在监中,害怕的心也减少了。于是他们定规为自己的命,再呈一禀,求以马内力开恩。这第三次禀上的话如下:以马内力天王阿,你是诸世界的大主宰,满有慈悲,我们又苦又可怜的人灵城,要在你荣耀尊贵殿下,承认我们的愆尤。我们实在叛逆了你和沙代王。按公道说,我们不配称为你的民。你全杀戮我们,也是理当。若永远监禁我们,也是公义。你无论怎样待我们,罚落我们,毫不埋怨,毫不抱屈。因我们的行为,与所受的刑罚相称。虽然如此,仍求照你的慈悲,怜悯我们。让你的恩典,到我们。救我们从罪犯里得向自由。我们要歌颂你的公义审判。们。

    禀帖既已写好,不知谁送合式。但不叫愿活、愿醒去了。因头两次他们没弄出脸来。有一老人名叫善行,有人说:何不叫他去呢。但良心说:断乎不可,若叫他去,我们的事必要败坏。以马内力问他名叫什么,他必高兴回答说,我名叫善行。以马内力必说,有你活着,为何不能救人灵城呢?若以马内力说这话,我们便是灭亡人了。因千万人的善行,也毫不能救人灵城。良心说了这些话。众人遂不叫善行去了。又叫人问愿醒仍愿去否?他说,为众人的事,很愿再去。众人将禀帖交与他手。又叮嘱他见以马内力,无论言语行动,须要慎而又慎,万勿得罪他。众人这样嘱咐,因恐被他一人的粗心,致全城归于灭亡。愿醒转身要走,又回头说:众位,我有一言奉告,请莫疑我有不愿去的心思,前次我自已去呈禀帖,后来毫无动静,怕这次再走那一步。我请问今次,可否叫我邻舍同去。他的名字叫湿眼,家中贫寒,脾气不好。然而求恩却是好手。众人一听都说好,可叫他和你同去。

    二人去时,愿醒仍用绳将头绑起,湿眼自己的两手绞住,都显出为人灵城担忧;将到以马内力营前,二人吓的心惊肉跳,甚恐以马内力太嫌烦絮,不肯开恩。既到营前,愿醒就谦谦卑卑的对门官赔罪说:我们来的太麻烦了,但我们来不是为打搅,也不是为讲理,是特来认罪。因不认出得罪沙代和以马内力的罪来,心中永不得安。虽不敢前来渎犯,然也不得不如此。正说着,以马内力忽然出来。愿醒一见,立跌在地。大声哀告说.嗳,人灵城若在你面前蒙恩,方可盼望存活。说着便将禀帖呈上。以马内力念了一遍,又将头转在一旁。片时又转过来。问愿醒说:你叫什么名字,为何人灵城单派你来,愿醒说:请大王勿怒。何必问这一条死狗的名字,请不必追究我的根底。人灵城为何叫我来,城民必有道理,我却不甚知晓。但无论怎样,一定不是因我会讨你的喜欢。我从来不知自爱,自己既不爱自己,谁还爱我。也许因此他们叫我来,他们叫来我就来,为全城和我自已央求大王开恩,不纪念我们的罪犯,我们便可不死,望你存活。我们实在犯了大罪,干触大王的圣怒,现在我恳求大王,不必问我的名字,只照你的慈爱,向我们开恩便了。以马内力又看着湿眼,问愿醒说.这是谁。愿醒连忙回答说:这是我的穷邻舍,也是我的朋友,他名叫湿眼,家居人灵城里,城中和他重名的很多,却都是假的。惟他名实相称。湿眼立时伏在地上,哀告说:嗳,我主我王阿,我实不配和我的邻舍同来,我的名字是真是假,我不知道。这是别人给我的。因我父亲名悔改,我母亲就叫我湿眼。因此人都叫我这名字。但好人有时生劣子,诚实父母,有时生假冒为善儿。我叫这名字,不知是因我心软眼湿的缘故否?我知道我的泪,是污秽的,祈祷是不洁的,但我求大王不要纪念我们的愆尤,要按你的大恩典。

   以马内力听他二人的话,又见他们的样子,遂动了怜悯,吩咐他们起来。二人在以马内力前,垂手而立。以马内力开言道:人灵城背叛我父,不愿我父作他们的王,甘愿投降一谎言恶魁,藉以惑众造反,毁我墙屋,占我宫室,想要僭称大王。如今不是已被擒住锁拿在坑中么?殆不罗斯曾把自己举荐给人灵城,你们甚欢迎他,我父不容此事,因差大兵前来恢复,要将你们从他手中掳回。不料你们不知好歹,不但不来归向,倒严闭城门,为敌争战。诸大将见势不敌,又央我父多遣兵力,我遂领兵来此,要你们速速悔改,归向我父。不料你们怎样待诸大将,今日又照样待我。你们竭力反抗我,把我关在门外,不接纳我。我委曲规劝,你们毫不听我。你们原打算挨到几时几时了,但如今我却胜了你们,你们又来向我求恩。噫,当恩慈白旗、公义红旗、觉罪黑旗、尚飘空中的时候,你们那里去了?何不在那时求恩呢?你们的性情何其奸诈,我见你们的禀帖,不能立准,也不一定不准。我必看怎样与我父有荣耀,再作定局。你们先回去,告诉霹雳、觉罪二将,明天将明智、良心等提进我营。也告诉审判、正法仍守炮台,留心记我的话,不要喧嚷。直等听我的回信罢。

    以马内力说完这话,便回营中。愿醒、湿眼也起身回城。但走不远,二人忽生疑心,不知人灵城到底能蒙恩不能,这疑心在他们心中极有能力。

明智良心主意被解

二人进了城门,几乎连话都不能说。城民等的甚急,见他们回来,一拥而上,有的问以马内力有什么信息;有的说以马内力对你们说什么来。二人当时心焦,又见人多嘴杂,没法回答,说:我们必先到监中报信,时下不能回答。他们往监中走时,随后拥挤的人,如痴似疯,都是为听消息的。

    愿醒、湿眼到监把以马内力的话刚说完了,良心、明智的脸立刻变土色。又接着说,以马内力已经接了禀帖,应许寻思一回,再给回信。说到这里,湿眼叹一口气,把头一低,泪早滴在地上。众人都表同情,忧凄交加,觉着死期已来。城中有一人名老探听,此时问二人道:以马内力的话,你们都说了么?他们说:还没有说完。探听说:现在可往前直说,将以马内力的话,句句说完。他们又说:以马内力又命霹雳、觉罪二将,明天把良心、明智等提进他的大营。命审判、正法二将,仍守炮台,直等他再下令。以马内力说完这话就回营中。

    众人听了这话,极其害怕,齐声喊道.可怜哪,可怜哪。这声音震动天地。明智、良心、主意三人,也收拾行装,预备明天被解。他们对人说:明天日落以前,我们必离此世。说话之间很觉凄凉。全城的人,十分惧怕。那夜一宿没睡,披麻蒙灰直到天亮。

    却说解差的时候既到,明智、良心等,身穿犯人衣裳,头上绑着绳子,全城的人,站在城墙,给三人送行。人人盼望以马内力看见他们可怜的样子,必发慈悲。三人出城以后,城中立满了谣言;有的这样说,有的那样说,惊的惊,怕的怕,如同被鬼附着一样。

    那时我见三囚犯,往以马内力大营解的时候,路上倒很威风。前有霹雳大将领着队伍,后有觉罪大将保着后路,把三囚犯夹在当中。各将的大旗,向空飘扬。众兵的步法,极其整齐。叫人一望,不觉心中发凉。但明智等低头蹙眉,且走且垂胸,来到以马内力营前,三犯越发恐惧,不禁喊了一声道.嗳,愁煞我们了,人灵城何其可怜呢!喊叫的时候,弄的铁链乱响,叫人听之更加悲惨。到了营门正下,他们就把自己摔在地上。营兵进去报导,三囚犯已解来了。

明智良心主意被审

    以马内力立时坐堂。吩咐一声,三犯立时提到。他们一见以马内力的荣耀,越发哆嗦,摔身伏俯在地。以马内力对霹雳说:叫他们站起说话。他们站起还是发抖。以马内力问他们说.你们从前是沙代的仆人么?三人都齐回答说:是的,主阿是的。又问说:你们曾甘心让殆不罗斯进人灵城任意毁坏么?他们回答说:主阿,是的。我们不但让他毁坏,而且助他毁坏。又问说:你们觉著作殆不罗斯的仆人。很知足么?回答说:是的,他预备的法子,甚合我们肉体的口味。久而久之我们就不觉沙代的恩典了。又问说我来攻人灵城,你们不愿我得胜么?他们回答说:是的,我主是的。又问说:你们既作这大罪恶,照你们想,当受什么刑罚。他们回答说.主阿,按公道,我们当受无底坑的死亡。以马内力又问他们,能不能找情理说不当受刑罚。他们回答说.我们没有话说。只知道我们有罪太多,惟你是公义的。以马内力又问道.你们头上的绳子,是什么用处?他们回答说:若你不肯开恩,这绳子是绑我们到法场处决用的。以马内力又问道.人灵城民,都像你们这样懊悔么?他们回答说:凡人灵城本地人,都这样懊悔。但殆不罗斯的羽翼,到底未绝,那些人居心莫测,他们是不是真懊悔,我们说不定。

    以马内力听到这里,立时召一传令官和一队号筒手来。吩咐传令官,将以马内力的上谕,满营传布。传的时候,号筒手一齐鼓吹,三囚犯也跟在后头,所传之令,大意说:沙代的儿子以马内力奉他父的名字,为他父的荣耀,恢复人灵城,已经大获全胜。传令官每这样说一次。三囚犯必齐声说:阿们。

    这事完了,众兵官立唱得胜歌。那歌的曲子,是属天的调,全营也悬满得胜旗。唱诗的唱诗,跳舞的跳舞,说不出那快乐的兴味,但人灵城民此时仍在忧凄之中,毫无头绪。

明智良心主意被赦

    此后,以马内力命三犯站在堂前,要再审问。他们一到审判台前,又害怕起来以马内力开言道:你们三人和人灵全城,恶贯满盈,得罪我父和我,本该灭亡,但我从我父得了权柄,能赦免你们的罪愆。说着,递给他们一道赦旨。写在羊皮上,上有七印作记,吩咐他们把这旨带回城中,速速传报。明天日出以前,叫全城知道沙代已开大恩,城民所犯的罪,已经赦免。以马内力下堂,亲自给三犯脱去处决的衣裳,换上欢乐,平安,赞美的锦绣袍子。把他们头上的绳解去,换以珍珠、宝石,美好装饰。又给他们金索,套在项上。金环,带在耳上。

    三犯在几乎绝望之地,忽听见以马内力这些恩言,又目睹亲给他们的宝物,心中又喜又惊,彷佛不知是真事是梦景。主意一听见赦旨,惊的几至半死。眼看要倒地上,但以马内力早将永生的圣臂,放他身后。未及仆地,便被扶起。又抱他的颈项,亲他说:你要信,不要疑惑。你的罪,实在被赦了,要高兴快乐!不要害怕惊恐。以马内力也安慰良心、明智二人。并笑着对良心:你回去可将我向你们行的事、显的恩,对人灵城说说。

    三犯的刑具,立被以马内力扭断丢弃,他们心中的感情,无法说出。遂不谋而同,一齐伏地,亲以马内力的脚。用眼泪湿了,又用头发擦干。大声喊音说:惟愿尊贵,荣耀,归与我主以马内力,阿们。以马内力吩咐他们起来,回人灵城,将所看见所听见的,告知城民。以马内力又命一人在良心,明智,主意三人前,吹着笛子打着鼓,直到人灵城下。又叫笃信大将,把他的一万兵摆开大队,保着良心等回人灵城。笃信大将,遵命照办。带着大刀,将良心等三人夹在当中,由眼门入城。顺着大街直入炮台。见了审判、正法请他们速回以马内力营中。二将惟命是听。笃信遂占炮台。此其间城民恐煌,如箭剌心。又如天平拿在颤动的手中。高低法码,极难定规。大家正坐以待毙时,忽听众兵唱歌之声,众人转惊为异,既见三犯荣耀回来,又转异为喜;当他们出城时,披麻蒙灰,今日进城,竟满带欢乐;项上的金索,代替头上的绳子,今日庆生,代替前日畏死。

    良心,明智,主意,一进眼门,惹动全城一齐喝彩,喝彩的声极其洪大,连炮台的大将,也惊动了。城民为他们二人庆贺道:恭喜恭喜,惟愿尊贵,荣耀,都归与以马内力。他今赦了你们,这是最好的信息,请问还为我们带来什么好信息没有?人灵城将来是何结局。请告诉我们。明智开言道:我有一大喜信报告你们。话方完毕,众人又喝一回彩,震的地为之动。明智将以马内力怎样审问他们,他们怎样回答,及以马内力怎样善待他们,赏赐他们,历历说了。众人听见,都甚欢喜。又问良心说:你为我们带来什么信息?

良心念赦旨

    良心开言道:我带来一道赦旨,是预备念与城民听的。但必等明天日出,我才开念;过时不念,不到时也不念;所以你们要聚会,听这赦旨。因这赦旨是关乎万民的。城民一听这话,更喜形于色,那一夜,没人睡觉,满城全是赞美讴歌之声。城民盼望天明,盼的火急,彼此说,谁想到以马内力会这样待我们呢?以马内力永远如此待他的百姓么?(听他们的口气,便知他们当时的心景。)这样待人轻易不见,除了沙代和他儿子,别人万难行出。

次日日将出时,主意,良心,明智,穿戴以马内力赐的衣冠,往众人聚集的地方去。从街上走的时候,走到那里,那里有荣耀。众人一见,十分动心,一时不知所作。然而愿听赦旨的心,却是一样,只见良心择一高地,先向众人摇手,遂大声将赦旨诵读起来。念到恩典的主,慈悲的神,已经饶恕人灵城的罪恶,和城民的愆尤,众人喜的跳舞。良心又将赦旨上的七印,叫他们看看,因而越知赦旨是真的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