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十一章       重组人灵城新内阁

 

不信夜间逃走

    不料夜间不信自狱偷走,跑到城外暗处藏了,要等合适机会,再进城扰害。次晨禁卒(真人)见不信逃走,心甚纳闷,因不信为众犯之魁,比余者更恶。一旦漏网,岂不可惜。

    真人遂将此事禀服良心、明智、主意、三大臣。三大臣命真人派侦探队各处细查,速速拿办。但查来查去,终无纵迹。后听有人说,不信跑出城外,有人见他从一庄田跑过。后访问一人名叫确见,他说,我见不信跑到殆不罗斯那里去了,现在或者还在地狱门口。

    殆不罗斯一见不信,便甚欢迎。历历问道:从他走后,城中有何新闻?城民如何,以马内力如何。嗳,他两个谈论的时候,何其长呢。不信将以马内力如何整顿政务,改革法律,如何赦城民罪,城民如何请他进城住在炮台里面。城民如何欢迎沙代的兵,如何唱诗作乐,赞美以马内力,都告诉殆不罗斯。不信又说,最可惜的就是以马内力将你的像打成碎粉换上他的像。把你的官职,换上他的心腹。主意本反对沙代,是你麾下的大将,现今竟成以马内力的爱将。他为沙代尽忠,满城擒拿你的心腹。我们同党被他处死的不少,被他监禁的不少。前日多人又被他定了死罪。或者现在已经死了。我也在其中,但我趁夜逃跑,才有今日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听到这里。把铁弹眼一瞪,血盆口一张,大牙一呲,连喊了几声,天为之昏,地为之震。起誓说:人灵城阿。人灵城阿,你离弃了我,投降沙代,这事我不干休。不信又与殆不罗斯商议善策,如何得回人灵城来。

众犯处决

    正商议间,众犯处决的时候到了,以马内力传命说:城民既愿除净殆不罗斯的羽翼,须亲手杀他们,才显出尊敬我的凭据,我要同去看你们遵我命令否。城民遂一齐动手;绑的绑,锁的,要将众犯拉到法场。谁知众犯将死非常凶猛,他们两手虽带铁锁,但从地狱往法场解的时候,城民被他们搅扰的闹哄的无法支持。

    快到法场的时候,众犯越发横逆;城民要想撒手,又撒不了:要往前走,又走不动;不禁望天大哭道:以马内力阿,我们恐不能拉他们到法场受死,我们的力量全用尽了;要撒手罢,又恐他们回城作乱;要拉他们前走,他们又不去:今求你因自己的尊名,帮助我们。这啼哭的声音,被沙代的书记官听见了,他特奉命来看众犯处决,此时站在法场的十字架下,一听城民的哭声,立时前去帮助,把众犯拉到法场,钉在十字架上。

    众犯既被钉死,以马内力带着大兵,到了法场,见他们尽力灭敌,就甚欢喜,并说了一片安慰和助兴的话,大意是今日看你们所作的事,真知道你们爱我,和我的律法了。向后我也必更爱你们,帮助你们云。又劝城民说:你们虽已得胜,不当因此知足,当奋勇前进。我必另差一少将,率精兵千名来助你们。他必与人灵城大有好处。说着,以马内力便召一随员上前,(随员名叫到等候)吩咐他跑回炮合召笃信大将手下的忠仆名老练的快来。等候答应一声,飞跑而去。到了炮台前门,见老练正在那里,领兵演队。等候因为不便,遂先见了笃信大将,说明来意。笃信立时告诉老练速去见以马内力,万勿迟延。老练一见以马内力,就匍匐而行,归荣耀于他和沙代的名。城民见老练来了,非常欢喜。因听说他要帮助城民,平日城民就熟悉他的本领,也知道他的聪明计谋。外观内容,都出类拔萃。今得他来帮助,能不喜出望外么?老练拜完以马内力,便立起一旁。以马内力对他说:我已经定规要将一尊贵体面的职分,放你肩上。派你统精兵一千,在城民中,往来调查。见有忧哭的,你要安慰他们;困乏的,你要扶持他们。老练接着说惟愿荣耀归主名。以马内力遂叫沙代的书记,写一圣旨,晓示城民知悉;今后又添一小将,名叫老练,率精兵千名,日在城中救人之苦,解人之难。自示之后,城民要格外恭敬他,爱戴他.有何难事,要告诉他。圣旨写好,以马内力接过一看,见字字句句都合心意,遂盖上印,叫等候拿去贴在城门上,与十字路口及人多聚集的地方。城民听见降了圣旨,蜂拥去看,有挤在后头看不见的,便喊前边的人说,请告诉圣旨上是何言语。不一刻,城民连看带听,大人孩子没有不知道老练的,也没有不因此欢喜的。也有的一面庆贺一面赞美以马内力的完全爱心,和他的周到安排。

    却说老练乍得新衔!眉目间分外光彩,以为荣耀主的机会更合适了,立时预备招兵,他所统的是义勇队,非现招不可。我见老练吹一气号筒,许多少年跑到他面前,有的是官宦的儿子,有的是富家的儿子,也有的是平民儿子。其中有二位:一名灵巧,一名善记,老练派灵巧充副都统,派善记作号筒手。其余的官名甚多,不能历数。他的旗是白色,旗上的表记是一死狮,一死熊。

    此时以马内力拔营回城,进炮台休息。又命书记写一圣旨,以马内力一面说,书记用减笔字记下。后又写清楚,大意说:人灵城民,是爱我的百姓,凿凿可据。今后你们求我的事,我必垂听,必帮助你们出死人生,脱离危险,升到平安。我给你们全权,在城内城外,随便暗查殆不罗斯的党羽,到底绝迹没有。无论大小,一经查出,或下监或处死,可随你们心意,我也给你们大权,在我所爱的人灵城中,不准有外人的脚踪,永不准生人进城游览,享其中的利益。我在城里备的一切好处,是为我的百姓,不是为外人,更不是为殆不罗斯的党羽。圣旨的言语很长,我不能样样记清。

    城民从以马内力手中接过圣旨,拿到大街人多地方,请书记员自首至尾朗诵一遍,众人无不点头钦佩。念完了,城民又将圣旨缴回。书记员将其中的目录,用金字写在炮台前门上,往来的人都可看见,常有人在下念诵,谁念诵谁觉高兴。嗳,城民此时的快乐,无人能说出来,就是他们自己也形容不尽。见有摇铃的,有弹琴的,有歌诗的,有跳舞的,诸大将喝彩庆贺。各色旗章向空飘扬,白金号筒不住的吹,城民且乐且生勇气,因那作乐的声音,实在助人的兴味。但此时,殆不罗斯的党羽又害怕,又羞愧,不知藏往何处去了。

以马内力为人灵城立新内阁

此后,以马内力又召城中长老聚会,商议要立一内阁帮助他们栽夺政事。说你们的聪明有限,必有人帮助才能作事,不然你们不能行我父的旨意。城民一听极其高兴,他们尊主为大,不约而同都到以马内力前听他的安排。立下新内阁,以后任作善事,有辅助了。

    新内阁的总司令一正一副,正的是从天府派来的,副的是人灵一老百姓。以马内力说:从天府来的那位和我并我父沙代同等,我们三位没大没小,他是我父的总书记官。我父的律法旨意都记的很熟,他的聪明和我父并我的相同,他是我们三位之一。他也爱人灵城和我们一样,他将作你们的总师长。凡属我父的事情,他甚熟悉,若没有他的指教,你们看也看不明白,听也听不明白。除他以外,无人能教导你们遵行我父的旨意。也无人能告诉你们已过和将来的事。他在你们心中,要占第一座位。一面教你们行我父的旨意,一面在父面前用说不出来的叹息,为你们祷告。因此你们要敬爱他,惧怕他,不要使他担忧。他能给你新生命新力量,靠着他的指引,你们只要祷告我和我父,不要祷告别人。若他不允准,不让别的新事进入你心。万不可任凭己意,销灭他的感动。不然他必和你交战,使你忧伤比十二万兵围攻还厉害。你若爱他敬他,常与他亲密,你必觉出比得尽天下的财利还强百倍。他必将我父的慈爱,灌满你们的心。人灵城民,必成为有福的百姓。

副司令是良心,以马内力此时叫他站在人前对他说:你是城中的老百姓,城中的政事,我父的律法,你都明悉。你也知怎样对城民传述我父的旨意。我要派你作内阁副总理,监督城民,立正品行,受好教育。若见他们有时愚昧,你当教导之,引领之,使他们不失原性,这就是你的职任。你不必想施至上的教育,就是天府中的奥妙。因你程度不够,只有我父的书记官,负此责任。你在城中知道城中的历史。他在天府不离我父左右。凡关系我父,和天上的事情,他无不晓。良心阿!我今派你作内阁副总理,因你的聪明智慧,只能达到这里。你在总司令前是学生。凡事领教他,你在城民前是大臣,凡事由于你;但你和城民及城中一切,都在总司令的权下。切记殆不罗斯的党羽,因妄自尊大,失了位分,下在狱中。你务要谨慎,尽你的本分,守你的权限。要知足,不要争总司令的位分。你有权柄管辖城民,若他们不听你的命令,我必用鞭子打他们。你因年老力衰,不能立时上任,现赏假几天,可到我的恩泉中,尽量饮足,就可反老还童。那泉永流葡萄汁,胃中的污秽洗涤净尽,目力因此增大,记性因此强健,以致有力接受总司令的宝训,指挥城民的趋向。良心遂谦恭下拜,接受这职任。

    以马内力又转向城民道.我垂怜你们已到极处,和你们不能久立不倾,今又派两位先生,特意看顾帮助你们。一位专引导你们知道天上的事。一位专指挥你们明白地上的路。凡良心受自总司今的命令,都要传给你们,他不是总司令,也不明白天上的事情,不过为总司令传命。天上的事情,只有总司令明白。然而他却能将总司令的命令,印在你们心上。

    以马内力又转向良心说:良心阿,你要恪遵我定的界限,事奉沙代,这样你必蒙福,也必获益。还有一事,要对你说,可爱的良心阿,这世代必快过去,我必为人灵城另备一世代。至于那世代的事情,城民和你都不明白,只有总司令明白。你们要闻其详,非求总司令默示不能知道。

    又对城民说:城民阿,你们留心查看良心教导的事理,无非总司令的吩咐,因他不过为总司令传命而已。

以马内力警城民

    这事完毕,以马内力又告诉城中诸长老,当善待诸大将。说:诸位大将,是沙代的心腹,特奉差遣来灭殆不罗斯,清理人灵宝城。他们甚爱此城,我要你们为我的名字,恭敬他们,优待他们,永不要轻视他们。

    他们虽猛如壮狮,但最怕人的藐视。一遇藐视,立时气短。我劝你们也要善事爱戴,扶助他们。他们不但为你们争战,也必为你们扫净殆不罗斯的党羽。若他们一位有病,无力作工,不要小看他,议论他,倒要助其高兴,壮其胆量。因他们是你们的保障,是城门的铁闩。若见他们衰弱,当帮助他们;他们复元,必仍为你们争战;他们软弱,全城就不坚固,他们健壮,全城必不软弱;人灵城的安危,全在他们健不健壮。也在你们善待他们否。他们患病,是从城中染的。你们当快医治他们。

    人灵城阿,我对你们说这话,是为你们的益处。你们若肯速行,就是谨守我的命令了。

    再者,城中至今仍有殆不罗斯的羽翼,图谋不轨,要想败坏你们,掳掠你们,比埃及人苦待以色列人还要厉害。他们是殆不罗斯的密友,所以你们当儆醒谨慎,抵挡他们。

    你们不要说,已经悔改,再难跌倒。若不留心我的话,必快返到原旧地步。那众党羽,曾与殆不罗斯同住炮台,那时不信城中的府尹,凡事听他指挥。从我进城,虽将他逐出,但他仍在城外山穴中,你们当搜拿他,将他治死。此事虽难,但不得不如此作。即便推倒城墙,能捉拿他,也要作的。

我要你们作殷勤人,寻得他们藏身的洞穴。他们无论说什么和平话,切不可听,殆不罗斯的党羽,你们不甚熟悉,我要数出他们的名字,免得你们不认识。就是奸淫、苟合、凶杀、暴怒、淫欲、迷惑、恶眼、醉酒、反叛、崇偶、巫术、离群、争斗、嫉妒、争竞、忿怒、异端,这些是头目人。

     他们终日不作别事,惟打算推翻你们现在的地位。他们离城也不甚远,有时也进城窥探。但你们若看清沙代的律法,一见他们,就认出是毒蛇一类的。

    他们能伤害诸大将,能割断兵丁的脚筋,能打坏城门的铁闩,也有力把人灵城全翻过来,变为荒场。

    你可爱的良心、明智、主意阿,你们当奋勇前进,严拿恶类。何地探得,何地处决。我已说出恶党的名目,你们务要小心,不可轻敌。他们有时混在城民中,虽极虔诚的人,也当不住被其煽惑。你们若不警醒,不定何时受其大损。因他们常装作光明天使,到处哄人。我将这话告诉你们,你们若留心听受,就可为你足前的明灯。无论何时,得以出死生,离险就安,也永不走错路。我深知那些恶类,必常对你们演说,引诱你们。

    嗳,人灵城阿!务要廉洁自守,休贪他的好处。但愿你的仇敌,无力感动你。

以马内力赐城民白衣

    以马内力说完这话,又定一日,召城民集在一处,赐他们每人一记号,城民有这记号,无论在何处,不能混杂。日子既到,以马内力先在王宫会合城民,对他们说:所爱的人灵城民啊,我要使天下知道,你们是我的百姓,也要你们看出自己,与世人不同。说着,遂叫仆人从库中拿出顶上的白袍,这白袍是以马内力为人灵城特预备的。吩咐城民各照自己的身量,穿上一件。不多时候,众人的打扮,焕然一新。来的时候,有穿黑的,有穿青的,也有穿蓝带绿的,现在都穿上细麻布袍。又白又净,十分夺目。

    以马内力看着城民,大换了样,不禁喜道:人灵城民哪!你们现在所穿的白衣,是坐席的礼服。我的仆役,见谁穿这袍,就恭敬他。因知道是属我的。不穿这袍的,不是我的人,也不能见我的面。我因我的名字,将这白袍赐给你们,为要将你们从世界甄别出来。世人一见就知道你们是属我,不属他们的。

    那时满城被城民的白跑照得争亮。城民脸上都发荣光,走起来极其整齐,如同大兵演队,那片叫人高兴的趣味,言辞形容不出。

以马内力又说:除我以外,无人能给你们这礼服。你们穿着要留心我的命令:(一)天天时时穿这礼服。不要一时不穿。何时不穿,何时便不属我,也容易受害。(二)常使礼服洁白,一点不要沾染。偶一沾染,便是辱骂我名。(三)要用带子紧腰,使礼服离地,免致沾上秽尘。(四)你的礼服要留心看守,免得你赤身露体,使人看见你的羞耻。(五)我不愿你污秽礼服,若污秽了,要赶急照我的律法,再去洗净了。这样你们仍可站在我前,不至被驱。也要注意殆不罗斯和他的羽翼,他们甚嫉妒这礼服,甚愿你们污秽了。你若保守礼服洁白,我必不离你,永和你同在。

    那时人灵城荣耀极了,威风极了,天下人间没有第二城和他比较。沙代看人灵城被以马内力完完全全的救回来了,就满心喜欢。

以马内力与城民交情愈厚

    人灵城当时如同以马内力右手的金钏,极其体面。他甚愿住在里头。人灵城中的王位,就被以马内力坐了。诸大将的勇气,惊天动地,他们的军装,白超乎雪。人灵城有这大福气!蒙这大恩典,实当感谢不尽。(然不知他们至终如何)

    此后以马内力与人灵城的爱情甚浓。

    (一)每天他必见诸长老,或诸长老前来见他,彼此商议改良城中已作的事。或密备未作的事。他最愿和明智、良心、主意等议事。以马内力最爱他们,他们也甚爱以马内力。

    有时以马内力从街上或花园行走,他常举手为百姓祝福,见有病的,按手使他痊愈;瘸腿的,伸手拉他行走;无论何等残废人,一见以马内力,必立时复元。以马内力每天也到诸大将营中,向他们显笑容,说壮胆话。每到一处,他们必极欢迎,都愿看他的圣面。因以马内力有时只带笑容,就使兵将大增勇气,倍加精神。沙代此时常请城民赴席。每天一次,席甚平常,不如前日的丰盛。每逢散席的时候,以马内力或赐他们金戒指,金手镯,白玉石。看谁当得什么,就赐他什么。绝无一人空手回家。

    (二)有时诸长老与城民因事所阻,不能前来,以马内力便将沙代特备的酒肉饼干等,差人送与他们,在家食用这些美物,是沙代自己用的,别人没有,别处不见。

    (三)若城民见以马内力的次数太少,不如他要他们去的那样长远,以马内力必去叩他们的门。凡给他开门的,他必进到里面,和他们一同坐席,发新爱情。这样彼此的亲热,就难冷淡。

回想人灵城,当初压在殆不罗斯手下的时候,何其凄惨,何其可怜。如今竟得和沙代的儿子以马内力,同席吃喝。吃喝的时候,有诸大将,和从天府来的客人,站看观看。人灵城民的杯,已经满溢;他们的泉,已流恩酒;他们吃了至美的麦饼,喝了自盘石流的乳与蜜,情不自禁,就大声赞美说:以马内力的恩典何其高,何其厚,从他赐恩之后,我们的境遇何其尊贵。

    以马内力又自天府派一大员来城中,他的名字叫神平安。他比良心,主意,明智,的官衔都高。他不是人灵城中本地人。祖祖辈辈住在天府。他是笃信大将、好望大将的良友。也有人说,他们是亲戚,我想也是。他来是作城中总督,兼理各大炮台。笃信大将常说明他。

    我见人灵城连神平安的安排,为日甚久。城民十分快乐,城中也甚顺适。无咒骂声,无怨谤言,无不信的行为。人人谨尽本分,都绝不干涉别人的事。绅官兵民,各守自己的权限。连妇人孩子也都欢喜作工,自朝至晚,不住的唱歌,全城只有欢乐声。因他们听神平安的命令,无往不利,一夏季都是如此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