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十二章       以马内力黯然离开人灵城

 

守欲诱惑城民

    可惜城中有一人名叫守欲,又将城民领到奴隶地步。我要说守欲的人品给众人听听。

    当初殆不罗斯入城的时候,领着许多党羽,其中有一人名叫自满,办事灵敏,甚得宠爱。殆不罗斯派他比主意微小一点,后将女儿无畏嫁之,遂生一子名叫守欲。举止行动,谨效其父:凡事不怕,又仿其母:终日专查人的事情,传说各处新闻,他甚轻视软弱人,亲近他以为强壮的。

    以马内力来攻人灵城时,守欲在其中,十分忙乱,挑唆城民反对沙代的大军。后见以马内力得胜,殆不罗斯大败,他又假装投降,事奉以马内力。

    他既知道城民的性情,和城内的势力,是不可冒犯的,就用诡诈谄媚他们。说他们有勇敢能打仗,他们的兵器完备,炮台坚固,赞美他们是有福的百姓。因以马内力应许和他们同在,使他们永远快乐。三言两语,把城民的心说动了,都非常的滋润,说不尽那些味气。

    守欲见城民都欢喜他,就十分忙乱,从前街到后街,从这屋到那屋,到处见人拉手,又说又笑。城民不久就成了他的门徒一举一动常跟守欲去消遣,有时去吃喝,有时去打球,也有时去看运动会。

    但城民无论受何引诱,作何事体,以马内力都监察的明白。一面忧愁城民太易受欺,一面向守欲动怒。最奇的连良心、明智、主意三位大人,也被他迷惑住了。都忘了以马内力警戒他们的话。

    以马内力原知他们的软弱,所以预先告诉他们拒绝守欲,不与之往来。惟要纪念沙代父子的慈爱,铭心不忘。不然驰心外务,必难免仇敌来攻。可惜城民当时不谋而同,都登了守欲的路,忘了以马内力的话,离了所派的职任。昔日城民的平安,如长流活水,城民的善德,如海的波浪。这样情景,今日失了。

以马内力见城民向他的心如此冷淡,也知道冷淡的根由,是因中了守欲的话。就先与他的书记官商议道:噫!城民前曾听我的话,行我的路,我已应许永不离他们,并用顶上麦饼,和自盘石中流出的乳与蜜,喂养他们。你看全城的人,为何向我冷心情绝呢?第一、他们如今不来拜我。第二、他们不留心我如今不去看他们。第三、有时我差人去请他们来赴席,他们故作推诿,并嫌席不满意。第四、他们作事任凭己意,不似前日谦卑。且承认人灵城得救,是他们自己的力量,不是我的帮助。

以马内力当时极其忧伤,不忍蒙救的百姓再入灭亡。遂令众书记官前去警戒他们。总书记应声而去。两次见城民在守欲家中坐席,当场警戒他们,他们故意不听。总书记官抽身回营,将所见情形禀告以马内力。以马内力说:嗳,人灵城阿,我忍耐你们到何时呢?现在我将去之,回我父沙代那里。城民几时认罪,我方回到城中。

于是以马内力预备起程。然仍逗留几日,要看城民的举动。有时城民遇见他,也不与之接语,即便接语,也不如日前切洽。天府中的点心食物,再也不送来了。城民间或去拜见以马内力,他和他们说话也大改前样了。城民见此景象,十分忧伤,大声呼救,然呼救多时,以马内力才向之最敞半面,用冷眼直看,望他们悔改恶行,再来救他。惜城民见以马内力仍顾他们,就不理会他要他们走的道了。看以马内力赐的恩典,或有或无,均不足重。以马内力不能再忍,就暗暗离了王宫,迁到城墙旁边,略等一刻,就起身回天府而去。城民几时悔罪,几时他方回来。

神平安见城民被守欲的道理浸透了心,以马内力走的时候,他们并未理会,也不觉大有所失。所以他也不在他们中间作工了。嗳,人灵城啊!人灵城啊!以马内力离了你,你的地步,何其危险可怜。

    一天守欲设摆筵席,请合城的人都去快乐。又特请畏神来。论畏神当时是一老人。城民得过他的帮助不少,但现在无用了。他无论说什么,做什么,城民无一人注意。即有注意的,就是注意挑他的错缝。

    守欲请他来,是要欺哄他,把他的心变坏了。但畏神虽与众人同坐,他却不吃不喝,也不随众狂乐,只安静坐着而已。

    守欲上前进言道:畏神先生,今日辱临敝舍,鄙人感激不尽。只是眼前的酒杯仍满,肉鱼不少,是何缘故。莫非阁下今日胃口不佳么?或厨夫的手艺不好么?愿闻其详。若胃口不好,鄙人家有良药,百发百中一吃就好。此药经敝友忘善所制,你若少喝一点,必立觉爽快,与众同乐。

    畏神说:多谢美意,我不吃药,请让我对席上的人说几句话。说着,便立起向城民说:嗳,诸位长老请听,你们是城中的头目,城民已到极限地步,你们不知挽救。倒在这里宴乐,真是希奇。

    畏神刚说到这里,守欲对他说:好先生,你要睡觉么?那边有好床褥,我请你那边躺下打个盹,你也歇歇,我们也往前快乐。畏神指着守欲道:你存心不正。我说好话,你为何打搅呢?请不要拦阻我。守欲说:为什么呢?畏神说:因为人灵城现在可怕之极,当初虽然坚固,从他们受诱,走了邪道,现在城的荣耀,全没有了。以马内力已经走了。你们想想从何时没听见他的声音,没看见他的尊容了?你们如今不吃他赐的食物,倒去与殆不罗斯的羽翼同席吃饭。他不是你们的真王,请问你们的真王那里去了?你们若能照他的话行,仇敌不能诱惑。但你们现今的罪何其大呢!被守欲哄的何其厉害呢!

    守欲此时又插嘴道:畏神先生。我看你过于小心,凡事太拘执了,你看自己如同将受枪的麻雀。请问谁害你来。我极力要作你的朋友,只是你不信我。现在是坐席的时候。快乐的时候,你自己不吃不喝,也不让别人吃喝么?你自己不快乐,也不让别人快乐么?竟来说些无味闲话,乱众人的兴味。我看你当羞愧罢了!

畏神回答说:我因以马内力回天府,极其忧伤。以马内力离城,正因你把城民引诱下道,忘了他的命令,所以管谁也没知会,就一直走了。看他走的样子,必是生人灵城的气。城民哪,若你们自知有罪,在以马内力前痛悔,或者他不能离城。他见你们毫不留心他的怒气,和他的审判,出于无奈,遂离开你们。他既不在这里,你们的力量就全失了。你以为和守欲同乐就可满意,但我告诉你们,你们的快乐,不久要变成忧愁。因以马内力不在城中,无论如何,城中没有快乐。

    良心听畏神这一片话,大受激触,立席言曰:弟兄们,刚才畏神先生说的话,我想句句字字,无一不真。我自己多日不见大王以马内力,也没到他王宫,我虽不知若干日子,却知人灵城和以马内力再无干涉了。畏神道:在人灵城是不能寻见以马内力的,他已经不在这里。因诸长老领头,忘记他的恩典,和他的律法。他不忍和你们同在。

    畏神说这话的时候。良心脸如土色,眼看要死,众人无不惊吓。又过片刻,他们听畏神的话,商议怎样上禀,再蒙以马内力宠眷回城。他们当时周围一看,见守欲不在眼前。他因畏神的话,大不顺耳,早退私室去了。

    城民当时想起以马内力警戒的话来,就满心忧愁,懊悔听了守欲的诱惑,当时也看出他是假朋友假先知。就是以马内力警戒他们,当远避当谨防的人,他们竟爱如密友。众人忧愤之至,竟将守欲的家,以火焚之。守欲和他的家同变荒场。

    这事完毕,众人齐去寻找以马内力,见王宫里没有,满城找遍,到底未见。此时更知畏神的话不假,城民见寻不着,遂去见他的总书记,问他知不知道以马内力的去处,也领教如何上禀,请他再回来。但总书记前被他们得罪,所以免见。

    噫!人灵城那时满目凄惨,真可怜人。城民看出自己的无知和罪恶,就是因听了守欲的哄骗。畏神当时被恭敬起来,城民仰之如先知。主日一到,城民聚在一处,良心开讲,所讲的话俨如雷霆。句句字字,直入城民的心坎。他的题目是在约拿书二章八节。说那崇拜虚无神的,都违弃施恩与他们的王。城民听良心讲道,觉出已罪没法担当。那一礼拜中,几乎不能行走,不能工作。良心不但叫城民觉出有罪,他也在城中走来走去,不住的自怨道:我是城中的讲道先生,竟忘了以马内力的恩典,归从守欲。我是被以马内力派的首领,竟这样愚昧。我见人灵城民失迷正道,我当大声疾呼,警戒他们,禁止他们,不料我倒让他们走入罪途,致将以马内力逼走了,可怜可惜。

    当时诸大将正患重病,众兵丁也极困乏,所以遇见仇敌,无能为力。噫,当时我见众人脸如土色,手脚发软,双膝发酸,拖拖拉拉的,满街乱走。且走且叹,满城尽是怨声。他们的白衣,早拖着地了。沾的不象样了。

霹雳大将讲道

    此后良心又定一日,叫众民禁食祈祷,请霹雳领礼拜。题目是在路加福音十三章七节。说,砍下来罢,何必白占地士呢?霹雳大将讲的时候,很有力量。第一、因无花果不结果,故向它说此言。第二、本题的话,是沙代亲自说的。第三、使无花果知道,若不速速悔改,即必灭亡。霹雳大将讲这一回道,弄的全城觉悟了。人人觉着己罪如山,哭的哭,号的号。完了礼拜,城民聚集一处,大家商议:什么是好法子,能得回原来地步。遂到畏神家中领教。

畏神劝城民呈禀

    畏神说:顶好是你们用最谦卑的话,写一禀帖,呈于以马内力。因你们把他得罪了。要求他饶恕,求他回来,不要常守着他的怒气,不忍丢弃。他们写了禀帖,但不知谁送合式。末了,明智去了。

    到了天府,见门关闭,他在门外等了许久。后从门缝望见一人,便大声呼道:请你禀报沙代。说,门外有人灵城的明智等候引见。并言明来为何事。那人进去禀报沙代。但以马内力不肯出来,也不让人给明智开门,只差人回答说:人灵城民离弃我,转向别人。如今知道难过,他们前去归从守欲,如今何不求见他,竟来见我做什么?他们平日归降守欲,一到难处,又来见我么?明智听见这话,没了主意。也无脸再求,只心中一掘一掘的难受,越难受越觉归从守欲是大罪。难受一回,便捶胸大哭。跑回人灵城去,且走且哭。城民远见明智回来,以为必有好信,就跑上迎接。并问消息如何。明智既把情景告诉了,城民放声大哭,披麻蒙灰。其余的人见城民哀哭,也表同情。

    我见那日,是人灵城最大认罪的日子。过了几日,他们又商议问畏神当怎样作。畏神说.除了上禀以马内力,没有别法,他虽不听,不要丧胆。他初次不听不要紧,二次不听不要紧,三次四次不听也不要紧,因沙代常叫人等他的时候来到。人越等越有胆量。城民听此言,遂又差人去天府求恩。天天时时,有往那里去的,每人都带着信,求以马内力回来。路上满了送禀的人。一冬都是如此。但沙代仍不听城民的哀求。

    我前说过人灵城中仍有殆不罗斯的羽翼,尚未就擒。如奸淫、苟合、凶杀、暴怒、淫欲、欺骗、恶眼、毁谤、贪婪,这些人仍藏在城墙穴中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