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十三章       殆不罗斯党羽谋复人灵城

 

敌类暗谋恢复人灵城

殆不罗斯被逐出后,以马内力曾给主意权柄,擒诛他们。但主意和城民都忘了杀他们,倒归从他们。所以他们当时一齐拥进,大胆为非,离开藏身之所,走入人灵城。城民渐与之熟识,久而交好,这是他们跌倒的初步。

殆不罗斯的党羽,见城民犯罪,把以马内力逼走,就到破坏家中聚议,怎样可以破坏人灵城,怎样可以迎回殆不罗斯。这个说他的法子好,那个说他的法子好。淫欲说:以我的拙见,莫妙派数人,作城民的仆役,服事他们。同时感动其心,投降殆不罗斯。凶杀说:以我看来,此计难行。因为城民都为附从守欲,得罪以马内力懊恼。而且以马内力告诉他们一见我们同党,就拿下监。我看最妙的法子,我们当效狐狸的狡猾。不硬不软,相机而动。因他们杀我,我不能报。若能存活,还可复仇。

    商议多时,遂定规先送信给殆不罗斯,禀告城中现在的景况。信文如下:

    我们的大王殆不罗斯惠览。你的忠仆自与大王分手,仍藏人灵城中隐密处,静观城民之举动。我们样样所有都是你的,一切恩典,从你来的。我们看你在地狱被人灵城民时常藐视,真不快乐。我们不愿与你分别,倒愿你快回来。因人灵城民,时下爱以马内力的心十分冷淡,已把他得罪重了。他们虽呈禀帖,也无回信。城民时下长病的长病,发昏的发昏,贫富一样。以目下观之,人灵城不久要仍旧成你的居所。此事并非无望,他们现在无力,正是受你欺诈顶好的时候。若你肯来就行。诸首领要全心恢复人灵城,我们也赞成。若我们的意见不善,恳求大王赐教为幸。某月某日由破家中发寄。

信既写好,便差自侮送去。他一到地狱口,立即敲门,赛比利接进信去,呈于殆不罗斯。说:大王在上,有你的忠仆才送信来,请阅。此言一发,立有许多人,自墙角跑来。其中有别西卜、鲁斯夫、亚波伦等。殆不罗斯念信的时候,他们都倾耳细听。念完了,殆不罗斯叫人摇死人铃,庆贺刚来的信。那钤一响,地狱中人无不欢呼,摇钤的人更欢呼,来来往往越摇越高兴。那钤声彷佛说,人灵城不久又为我们的居所,不久又成我们的房屋,快乐一气。

    他们商议,遂写回信如下:我的忠仆知悉,我见来信,十分欢喜。我殆不罗斯你们的大王,盼望你们的勇敢能成大功.你们要毁害人灵城,这是爱我敬我的一大凭据。你们是我珍爱的子孙,忠义的兄弟。淫欲、苟合、提倡送来此信,叫我非常高兴。从自侮手中接过;欢喜之极。我们曾为此,摇铃庆贺。听见你们要毁害人灵城,众人无不欢腾。我们也甚愿听到城民得罪了以马内力,和以马内力已离开他们的信息。更喜城民此时患病软弱,尤喜听你们此时强壮。若能得机,再入人灵城,我要多么高兴呢!至于我们的狡计诈谋,我全不吝啬。只要能毁伤人灵城就行。我们已经起首,要助你们胆量。若我再进人灵城,必用刀杀尽你们的仇敌,派你们作大臣,作监督。以马内力有律说,我再进城,他必让我永居其中。所以你们忠心的仆人要留心,侦出他们的病根,越发病他们。再送信与我,看用何策合宜,若我再进城里,我必帮助你们驱逐城民,过虚空日子。或引诱他们入疑惑阵,绝望圈,或用自欺的枪药,狂傲的毒酒,把他们熏死。你们也当准备一切,在城中尽力往外攻,我们从外往里攻。现在正是时候,快下手罢!无论你们我们,都要在败坏人灵城上得胜。而且此工程,是你们大王殆不罗斯至上的心意。我是人灵城的仇敌,我想起将来的审判,每常发抖。现在地狱中人蒙福,全在你们身上。我们送这信,是众人的意思。信既写好,遂交自侮带回。

    却说自侮既回人灵城,进入破坏家,交出殆不罗斯的回信,他们念完都甚喜欢,又问别西卜、路斯夫、都平安否。自侮说:都平安,他们一见我们的信,非常欢迎。唱歌的唱歌,摇铃的摇铃。众人听了更加喜乐,都图谋败坏人灵城的法子。

第一、他们说,我们当严守秘密,不让城民知道我们的信。说了许多计谋。后有欺骗站起说:大王殆不罗斯曾题到攻打城民,有三法子:第一引诱城民奢侈无度,贪爱繁华。第二、引诱他们疑惑丧心。第三、引诱他们自欺自傲。我看第二法最好。因他们既会疑惑丧心,必看以马内力的慈爱为不足重,也不再往天府送禀帖了。

    话说欺骗的法子甚好,但怎样叫人灵城全丧心呢?欺骗又说:这事不难,从我们中挑出几人,改头换面。私入城内街市中,装作远处的人来此谋事。说甚愿为人仆役。找着地方,要殷勤装作忠信的人;同时也趁机推翻他们。以马内力见城内倾覆,必从口中吐出人灵城,再不管他们了。此时已到,我们的大王殆不罗斯可来,城民必投降他。

    此计通过。复有贪婪、好色、暴怒,都换了打扮,改了名姓,充当此差。贪婪改名克俭,好色改名耍乐,暴怒改名热诚。三人约定一日,打扮好了,都穿着紫英英的袍子,和城民里沾污的白袍,不差什么。他们走进城去,又说又笑,无人认出他们是奸党。因他们也会说城民的话。他们说要找地方,少要工钱。也应许无论作何工夫,必尽心竭力。中有二人立找了地方。

    听说明智雇了俭,畏神雇了热诚,耍乐等了几天未找得地方。因城中当时不喜他的名字。但过了几天,主意雇了他摆台。三人谋得好差,都甚得意,也都甚狡猾,不久各人都施出破坏的手段。克俭、耍乐更加厉害,热诚不久被畏神看破,吓的立时跑了。不然畏神必要吊起他来。

    他们既尽心竭力,要倾倒人灵城,都看定赶集的时候最好。因那天城民很忙,不提防殆不罗斯来攻。而且若谋不成,他们可在买卖中藏身。

    于是又写一信,送给殆不罗斯。大意说:属大王殆不罗斯放纵的羽党,大概都藏在靠城洞中,或山岩里。滋养我们生命的大王殆不罗斯阿,听说你已预备妥当,要来帮助攻城。凡与善为敌的人,无不欢喜,我们的大欲是愿见人灵全然荒芜,城民全死在我们脚前,大家现在勉励,要为你和我们倾覆此城。我们已经思想过你所题的三条大计,都十分好。然第二条为最好。我们要用二法行这条计:

第一、诱惑他们作恶,能诱惑他们到什么地步,就诱惑到什么地步。这样,你与我们便有机会下手,用大力攻打。

    第二、派一队疑兵毁坏人灵城,是必有效验的。他们一被攻打,无不立时犯罪。罪恶的坑,必向他们开口,他们必被吸入坑中。

    我们已经打发三人,改装进城,为的是引诱他们。这三人是贪婪,好色,暴怒。贪婪改叫克俭,明智雇他当内部苦力,明智现在已经如他仆人一样。好色改叫乐,主意雇他当仆役,主意也跟好色学坏了。暴怒改叫热诚,畏神雇了他,不多日畏神又看不中他,把他赶走了。暴怒吓的也快跑开,怕畏神吊起他来。这三人与我们眼前的工程大有裨益。因主意、明智、现在都登罪恶的道途,和我们一样。我们看你来攻城的日子,莫强似赶集的时候。因那时城民忙乱,不能防,你从外攻、我们从内攻、不等他们思想,就把他们吞吃了。大王若有什么比我们更好的计谋,请让我们知道。此信是你的忠仆自侮亲笔写的,由破坏家中发寄。

    此其间人灵城的景况,极其可怜。因得罪了沙代和以马内力,虽送去许多禀帖,到底一音不回。每禀帖都是求饶赦,望开恩的话。但至今不见以马内力的笑脸,所以仇敌得机会,在城中经营,弄的罪恶如云,愈久愈黑,以致城民去沙代越久越远。城中大将兵了,都得了重病。他们软弱了,仇敌强壮了;他们越软弱,仇敌越强壮;以致仇敌作了中的头目。

    却说自侮将信写好,送到地狱门口,交给门官呈与殆不罗斯阅看。门官一手接过,对自侮说:老朋友我很喜见你又来。请你告诉人灵城时下景况如何了?自侮回答说:嗳,题起人灵城来可就有滋味了,从前城民时常恨恶我们,如今都转了方向,讨我们的喜欢。他们属圣的性情全然失了,以马内力甚生他们的气。我们的朋友天天打算,将城卖与殆不罗斯,城民毫不知觉。目下瘟疫大行,我们望胜他们,就在眼前。地狱门口的狗忽发声道:嗥嗥匕嗥嗥匕。意思是说,要攻人灵城没有比现在更合式的。我盼望速去攻打。快快得胜。自侮又说:城中同志,日夜打算法子,败坏城中一切。城民如同鸽子,管什么不知,害他的东西虽在眼前,他们也看不出来。你看殆不罗斯不久就快动身么?门官回答说:很好,请你进去见大王殆不罗斯罢,他必十分欢迎,他们必念这信。于是自侮朝着门官一欠身,就迈步进了黑洞。

    殆不罗斯一见他来,上前握手,说:我的忠仆,我甚喜见你和你的信。别的大人也都欢迎自侮。自侮也赞美说:惟愿人灵城归给你管,惟愿你作其中的王。自侮说完这话,地狱里发一极大的叹声,这声极其宏大,震的山岳要倒,他们也几乎跌碎。

念信以后,商议如何回信,鲁斯夫宣言曰:以我拙见,毁坏人灵城最好是使城民污秽不洁。老霸伯多年前用过此法,已经通达,我们也可持此为至上的法子,先引诱城民爱罪,爱污秽。他们一到此地步,除非恩典不能救他们。但只有以马内力坐在宝座上的时候,能施恩典。现今城民因得罪他,恩典的门已关锁了。以马内力丢弃他们,如弃敝屣。我们目下的要事,是熟熟的审量何时为攻城善机,是趁赶集的时候呢,还是别的日子呢?我不知道人得胜,是不是全关系攻打的时候。所以当熟思深想,到底是趁赶集的日子攻城!或趁别的日子呢?

    别西卜站起说:鲁斯夫的话,颇属中理。但我看不是更上的法子。让我们往前商议,看有何法能查出人灵城到底知不知道他们的苦况,和我们要害他们的计谋。若知觉了,当赶集的日子,他们必把四门加倍看守;若不知觉,必在里面睡觉:若他尚不知觉,我看无论那日,都可攻城。但以赶集的日子最好。

    殆不罗斯说:我们怎样预知人灵城看不看守城门呢?他们齐声说:自侮能告诉我们。

    于是请进自侮一问,自侮道.大王在上,我深知人灵城此时向以马内力的信心、爱心,早已枯干,以马内力弃绝了他们。他们虽送禀帖,请他回来,以马内力绝不回答。他们也不见强。

    殆不罗斯说.我甚喜欢听他们不好,但我甚怕他们给以马内力的禀帖。又一转念道:似不必怕,因他们禀帖上的话,多半不热诚、不恳切,无心的祷告,断不能动以马内力垂听,也不能帮助他们有力,我们也毫不惧怕,请往前商议。

    别西卜又说:若自侮说的话真,我看无论那天攻城,都无不可。

    亚波伦说:我们当慢慢的作,不要发急,先让城中的朋友引诱他们犯罪,他们越犯罪,必越忘记以马内力和他的天军。而且以马内力见他们犯罪,他必不肯回来。我们的忠友贪婪等将以马内力赶走了,现在淫欲守在城外,若以马内力要进城,他必拦阻不让他进,再派三人在城中作假朋友,使城民远离以马内力,如果这事能行,比一军有力。我所以说,让我们的朋友在城中用诡诈狡猾,殷勤作工,和同人来往是一个心,和城民交涉又是一个心。使他们犯罪,越多越好。因城民犯罪越多,越软弱,越不能抵抗我们,我们也越容易胜他们,我最怕的是以马内力回到城中。但照目下看来,此事难成。即便回来,我们仍有法子,把他肮脏走了。我盼望他永不回来,因城民的罪恶,他后来必将大将、兵丁、军器等项全都取去,把人灵城撇的赤身露体。城民见以马内力把他们丢弃了,怎能不开门投降,请殆不罗斯为他们的王,和前一样呢?但这是一慢工,不能立时做成,因这是一大事情。

    亚波伦说完了话,殆不罗斯大有不能忍耐之状。说:我的忠信朋友,我听你们的话已经够了。但我饥饿的心,恨不能立时吞了人灵城,方觉知足。我实不能再等,我要立时足我的心愿。把你们的头和心,全借与我,助我前去攻城,我如今正要下手。

    地狱的首领,见殆不罗斯这样火急,就不再说话了。只允许各人尽力,助他取城。虽觉亚波伦的办法,更能取胜,但不敢强用。于是众人又商议,当差何等兵丁,因殆不罗斯要亲带一队精兵在前攻城。商妥之后,众人为他选了一队疑兵,数目约两万,是从地狱靠近处疑寨挑选的。殆不罗斯遂命首领呜鼓,指挥摆队进发。又写一信,送与城中同党,就是等回信的人。信上说:

    殆不罗斯和他的王子,从黑暗地狱中,送此信与我的心腹,我知你们急等我的回信。论到攻城的事情,我甚喜你们的品行,也喜欢你们所差来的老自侮,我开你们的信,全洞中无不欢呼,大声庆贺。靠地狱门口的山岭,几乎震成碎块。我赞美你们的忠信,和你们的狡诈;因你们攻城的团体甚紧,我们在地狱的人,不能想出比你们更好的法子,我们商议多时,都算不了什么。因我殆不罗斯不愿照他们的行,愿照你们的行。我的心火急,要施行你们的法子。现今又生气又无恩的殆不罗斯,亲统两万疑兵,惯会争战的,来帮助你们倾覆人灵城。因此你们在城里要善用权诈,和甜言蜜语,引城民猛趋下道,直至罪恶送他们至死地。因人灵城越犯罪,以马内力越不来帮助。我们来吞他们的时候,他们越无力抵拒。沙代王看他们犯罪,必从口中吐出,再不保护他们了。也必从城中将各样战器飞砣拿去,撇弃他们,让他们光着身子,全城必投降我们,如无花果往人口中掉,那时胜人灵城极其容易,我们尚未决定何时进城,但看赶集的时候顶好。你们一听我们的战鼓响,就在里边动手,越急越好。城民必无所措手,不知往何处求助,鲁斯夫、别西卜、亚波伦、和群都向你们请安。我殆不罗斯也亲笔请安,惟愿你们得着属地狱的兴旺。此信是叫自侮带去的。

    自侮接过信来,告别大家,迈步上到洞口。赛比利问道:你们在下边商议要怎样待人灵城。自侮说:商议的很好,众王子都甚合意,现在我带回信进城,他们一定欢喜。赛比利又说:我听说大王也要前去,是他自己要去么?自悔说:不错,不错,但他不是只身一人,是带着两万疑兵,就是从疑寨特挑选的。赛比利一听此言,极其欢乐,不禁喜道:恨不得我也去,显显我反对人灵城的勇气。自侮道:来罢,大王正望又勇又健,像你这样的人,快来罢!但我必先前往,因我的事更要紧。赛比利说:好,你快走罢。你到破坏家的时候,见了众人,替我问安。我若有机会,必随队前去攻城。自侮道:好哩,我要把你的话告诉他们,他们也必十分欢迎。

于是自侮与赛比利告别,起身回城,到了破坏的家,见他们都等他,等的火急。一见他来,都甚欢喜,如解长渴一样。自侮开言道:我们的大王请你们安。他愿你们的计谋成就一顺百顺,也劝你们勇往直前,推翻人灵城,使城仍归我们。说着,就把回信交出。当时人灵城的景况,极其可怜。城民把以马内力得罪了,他已离开他们。城民此时专凭愚昧作事,使地狱的使者,越发得力,越发大胆。因而人灵城的景况较前更加苦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