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十五章       殆不罗斯卷土重来

 

殆不罗斯率军攻城

    善探这次报告,叫城民大受益处。因当时殆不罗斯已准备妥当,来攻人灵城。自己骑马在前,不信及各位少将,随后紧跟。

    第一少将名暴怒,他带的兵,疑惑人灵城民,未被拣选。他的旗是红色,扛旗的名毁坏,旗上画一大红龙。

    第二少将名残忍,他带的兵,疑惑人灵城民,未曾被选。他的旗是灰色,扛大旗的名黑暗,旗上画一火红蛇。

    第三少将名永刑,他带的兵,疑惑人灵城民,不能蒙恩。他的旗是红色,扛旗的名无生,旗上画一黑洞。

    第四少将名不知足,他带的兵,疑惑人灵城民,没有信心。他的旗也是红色,扛旗的名侵吞,旗上画一打呵欠的口。

    第五少将名硫磺,他带的兵,疑惑人灵城不能恒久。他的旗也是红色,扛旗的名烧旺,旗上画一蓝而发臭的火焰。

    第六少将名酷刑,他带的兵,疑惑人灵城不能复活。他的旗也是灰色,扛旗的名切齿,旗上画着一黑虫子。

    第七少将名无逸,他带的兵,疑惑人灵城不能得救。他的旗也是红色,扛旗的名顽梗,旗上画着死的形状。

    第八少将名坟墓,他带的兵,疑惑人灵城不能得荣耀。旗也是灰色,扛旗的名败坏,旗上画一髑髅和死人骨头。

    第九少将名失望,他带的兵,疑惑人灵城没有快乐。他的旗也是红色,扛旗的名灰心,旗上画一块红铁,及一人心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又派七位大将,管辖这九少将。他们的名字是别西卜、鲁斯夫、群、亚波伦、大龙、赛比利、彼列,又派不信作这七将的头目,殆不罗斯是大王。

    全军齐备,即从地狱口小山拔营!直向人灵城进发。但人灵城此时被善探警醒起来,各门派兵看守,十分严禁。城民也将发石机预备妥当,石头足够用的。当时殆不罗斯的党羽,虽在城中,却不能加害于城民。但城民见旗章蔽天!鼓声震耳,离城廿一里就听清楚,不禁惊怕起来。又见殆不罗斯单骑独到耳门,用力攻打。盼望城中同类,立时内应。但内中的人,虽听见他的声音,却不敢举事。因城民十分警醒,严禁看守。

    殆不罗斯攻了一回,见无内应,灰心之至。当时城内诸大将朝着殆不罗斯发石如雨,每石重约十斤。殆不罗斯支援不住,不得已退到城外飞石发不到处歇马。因当时城内诸大将,往外发石,极其凶猛。离城太近,难免无伤。

    殆不罗斯既打算攻城,遂命人筑起四面土山:第一座叫殆不罗斯山,他的意思是要藉此名字,吓诈城民。第二座叫阿利渴土山,第三叫为葛拉山,第四叫提斯风山,阿利渴土,米葛拉,提斯风,都是地狱中最狂傲的巨鬼。殆不罗斯山筑于城北。

    山高悬一大旗,旗上画着人灵城着起火来。此旗一悬,殆不罗斯立命鼓手在城外每晚打鼓。城内夜间不发石头,他望藉此动静,惊的城民,快投降他。城民听见始不罗斯夜间的鼓声,十分害怕,吓得浑身发抖。往外一望,无穷的黑暗,看不到边,似乎绝了救星。鼓声一响,城民立软如水。地上没有比那声更高、更惊人、更难听的。他们一听鼓声,彷佛要被吞灭。鼓手呜鼓的时候,且呜且劝城民说:人灵城民请听我言,我主人殆不罗斯命我来告诉你们的话如下:你们若肯甘心投降,我主人宽宏大量,仍收留你们,前有的利益还赐给你们。若故意抵抗,殆不罗斯定要用力吞噬你们。但说了一气,城中毫无动静。鼓手也回到营中,禀报一切。

    殆不罗斯见鼓手且呜且说!没有效验,以为他的话被鼓声扰乱不清,所以又差他空手前去,单仗舌锋,叫他们速降。但城民仍不回答,仍不理会。因他们当时虽仍软弱,然前归殆不罗斯所受的苦,却还记清。

    殆不罗斯第二晚间,又命坟墓少将,登城呐喊道:嗳,我奉大王殆不罗斯的,吩咐你们开城投降,欢迎你们的旧王殆不罗斯,不要再耽延了。你们若仍旧反叛,我必吞噬你们,如坟墓吞噬死人一般。一经吞入,永不吐出。我现在没工夫等,要快知道你们投不投降。我主人是此城的真王,你们前也承认。他虽被以马内力攻败了,这次却又来作你们的王,辖管你们。你们要平安不要呢?若要平安,莫妙暗暗降了罢。若投降我们,仍是朋友;若故意拒绝,你们必失去一切。只有火和刀,与你们相近。

城民聚会预备迎敌

城民听见这话,甚觉丧胆,也一言没答。坟墓将见无影响。也回营去了。

    城民那时聚集商议,拟定要求城中的总书记官,指挥一切。论总书记官,本为以马内力所派,为人灵城发令的总督。可惜城民把他得罪了,消灭了他的感动。现在城民求他三样大事,他也一 一回复。

    第一、求他可怜当时的苦境,不要远离他们,也要听他们的哀告。但总书记官回复说:我已被你们伤透了心,不能看待照顾你们如前一样。

    第二、求他指教如何拒敌,因殆不罗斯亲帅二万大兵前来攻城。他的兵将,非常凶恶,城民极其害怕。总书记官回复说:你们当查看以马内力为你们所留的律法,就必知道当作何事。

    第三、求他帮助,写一禀帖,呈与少代及以马内力。也请他在禀帖上签名,显出于城民表同情来。城民又说,前呈上的禀帖不少,一点回信没有,若他的名字在上,他们必得回信。总书记官又说:你们把我的感动销灭了,以马内力也被你们得罪了,现在我不管你们的事,你们自己管罢。前日作恶到这地步,就是结局。

    总书记官这样回复,满城觉着加压磨石底下,势担不起,不知何处求援。敌人又要吞灭,加之总书记官毫不垂怜,当时城民的情形,实在可怜。但也不能居然听殆不罗斯的话,直归降他。

    他们当时如坐黑监,极其愁闷。那时明智忽发言道:众位不要过虑,从总书记官的话中,可找点安慰。我们从前犯罪,自然当受难为,但凭他的话,我们暂时受点磨难,却终必从敌手得救。不多时候,以马内力必要回来。这句话叫城民略安慰些。因他们知道明智的话,甚可信靠,当时城民仰望明智如先知,于是城民将总书记官的话,通告诸大将。他们也说明智的话可靠,于是全城都打起精神,预备迎敌,立誓勇往直前,将一切殆不罗斯的党羽,和他的疑兵,全然杀尽。聚会完了,城民诸大将明智各退到原处,诸大将甚愿等一合式机会,与敌争仗。

    次日他们聚会商议用发石机回答殆不罗斯的诸将。又次日日出的时候,诸大将发石如雨,殆不罗斯见他的诸将及兵丁被人灵城的石头打的甚重,他又另想别法,自语道:我不如用甜言密诰,把城民一网打尽。

殆不罗斯欺哄城民

    过不多日,殆不罗斯又来到城下,这次没带战鼓,也没带坟墓少将,只带着两扇柔滑如蜜的嘴唇,恰似一平安王,假意要帮助他们,毫不显害他们的意思。

他对人灵城民说:人灵城阿!你是我的心肠,我已等候多夜,要向你们行善,只是不得机会。我走了许多崎路,要来向你们行善,我只愿你们得好处,不愿你们得不好处。你们若愿投降我,我必十分欢迎,你们知道前日原属乎我,那时你们都尊我为王,凡属地的快乐,我为你们备的极其完全。自从你们离了我,想想那天不忧郁呢?那天不如降黑洞呢?那天没有难过呢?昔日属我的时候,从未如此。你们要再得平安,除非再投降我。若不降我,不用想得平安。若你们仍愿尊我为王,我必将属你们一切的好处全赐你们,从东至西,无所不至,再不纪念你们的恶行。我所亲爱的朋友因为怕你们,现在藏匿各处,要预备害你们。若你们投降我,我也不让他们这样作,倒用一切好处服事你们。他们单等作你们的朋友,如昔日一样。我不用再多说话,你们也不必耽搁工夫,快快回来就是了。我所说的这一切话,都是出于爱心、热诚,我一定必要你们投降。或平安了结,或藉争战,不要再拒绝我了。也不要自己吓自己。我定了主意,必要你们归顺。你不用想你们的大将,有权柄反对我,或盼望以马内力帮助你们。我今次来,带着最强悍的兵旅,地狱的大王作这军的首领,我的诸将,走起来比鹰更快,比狮子更猛,比狼更凶恶。比巴珊王噩与哥利亚勇。他们一百个,也不能比我一个将军。你们怎能从我手得脱呢。

明智代表回答

    殆不罗斯说完这片欺诈,城里的明智回答说:黑暗中的大王,欺诈的师傅殆不罗斯阿,你所说的话,我们都听见了。其中的谄媚,和欺骗的情形。我们深尝出来。你想我们还能听你的话,吃亏如前,反叛沙代大王么?若我们再归降你,沙代必弃绝我们,永不理会。他若弃绝我们,我们必要归到他为你预备的地方去。我们情愿死,也不听你的欺骗了。

殆不罗斯与城民备战

    殆不罗斯见再说无益,遂悻悻而去。打算仍借大兵,前来攻城。于是召了鼓手打起鼓来。鼓声一响,震的全城乱动,殆不罗斯对众誓师,命暴怒、酷刑二将前攻觉门,并坐在门口,等召无逸少将助阵。在鼻门上派有硫磺少将,与坟墓少将,吩咐他们小心左右的地方。在眼门上有失望少将,他的睑是黑色,十分难看,不知足将专管为殆不罗斯赶车。城民自仇敌手中掳来的人物,样样拘留。口门被他们看的十分严紧,因那门是顶要紧的地方,送禀帖给以马内力必经此门。诸大将往城外发石,也由此门。那门地势很好,往外发石,十分方便。殆不罗斯注意此门,要想用泥塞起。

    当时殆不罗斯在城外忙乱,城民在里边将发石机放上石头,大旗一齐树起,吹起号筒,摆列队伍,以备出阵。主意监察有作反的没有,也寻查城外的黑洞和枯穴中,有没有敌人藏匿。

    主意自从因过受罚后,大见忠信,作事勇敢,时常警醒寻查。真是以马内力的骁将。一次捉获耍乐的两个儿子,自从耍乐下了监,他两个儿子留在主意的家,但如今他倒捉起他们,将他两个用绳缢死。他们的名字是狂喜、滑流。当耍乐下监后,他们仍住主意家,种种行为,毫无羞耻,大胆放肆,甚至要霸占主意的女儿。主意起初不信,以为他的女儿不会结交此等下流人,但他一面不信,一面派他的心腹人暗查与尽告细心侦探,后知果为真事。因为正在互相戏谑的时候,被捉起来。主意大大生气,带他们到眼门,朝着城外失望少将与殆不罗斯,高树一十字架,把他们活活钉死。主意作此,使失望少将害羞丧胆。连殆不罗斯的全军,也没有不害怕的。

    以马内利的诸大将,更加壮胆。因为他们看见敌人望风生畏,各处奔匿。主意更作许多别事,大彰他的忠心。当克俭押监的时候,他的两个儿子,仍在法外,他这二子,是明智的女儿为他生的,一名钳子一名污淫,当时藏在明智家中。他们听见滑流与狂喜被主意处死,甚是恐惧,因思逃走。但明智看破他们的举动,遂将他们囚于地穴,以待次处决。明智知道沙代的律法,是不容殆不罗斯的羽翼发现城中。所以次日清晨,将钳子、污淫提到眼门,用铁链勒死。

城民见明智作这件事,愈壮胆量,因而各尽己力,在城中捕敌。仇敌时下藏匿隐处,极其难寻,殆不罗斯与所统带的兵,见主意、明智为沙代尽忠,十分害怕。然不一刻,他因败仗,咬牙切齿,大动私愤。声言必再攻人灵城,他与人灵城势不两立。但城民与诸大将闻言之下,不似从前那样胆怯了,他们盼望不久必全胜。良心当时又对他们讲道,题目是在创世记四十九章十九节。良心藉此大大发挥,使城民知道人灵城虽难免被攻,然而终必得胜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