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十七章       以马内力给城民的信

 

殆不罗斯拦阻送禀

    殆不罗斯一听城民聚议要送禀帖,立时飞到他们中间,大发霆。说:反叛的族类,硬心的城民,你们还要送禀帖与以马内力么?我实在告诉你们,我不准再有此事,我定要阻止。于是命鼓手用力打鼓,惊吓城民。殆不罗斯原知道城民最厌鼓声,所以出此手段。又对众党羽说:我的忠心仆人,我今召聚你们,为要告诉这背叛的城民,至今心仍不死,又打算送禀帖与以马内力,大胆之至。且有总司今为之起草,为之盖印,奇怪极了。我吩咐你们败坏人灵城,越厉害越好,用你们全副精神制服城民,强奸其妇女,杀戮其老幼,到处放火,任意抢掠。作此等事,无非为他们反叛的赏赐。

    殆不罗斯说完这话,悻悻而去,直往炮台前门,一味叱喝,声言必须开门;他与其部下党羽,必要进入。畏神回答说:我一定不为你和你的党羽开门,人灵城不过受苦一阵,不久必增新力。殆不罗斯说:你不让我进也可,只是必须将商议送禀帖反对我的那些人交出。最要紧的是笃信,就是去送禀的人,我必要他的脑袋。你们若把他给我,我便离开此城。

    此时忽有一敌人,名叫装呆,跳一高儿,说:我主殆不罗斯说的话,最有情意,你们独不想,一人死,使众人得生。往那里找此良缘?但畏神说:按我们看,交出笃信一人,与交出全城是一样情景,所以断不能将他交出。我们无笃信,便不能生活;若他走了,我们也必都走。装呆闻言不能回答。

    明智又发言道:嗳,吞食人的恶鬼们,你们的话我们一句不听,一言以蔽之,我们必与你们力战。虽尚有一将一兵,一发石机,一块石头,也必不肯干休。殆不罗斯说:你们还盼望得帮助蒙拯救么?你们虽然送禀,但你们太软弱,不能使所祷告的有效。你们以为所图谋的能达到么?我对你说罢,全是徒然。不但我反对你们,连以马内力也拒绝你们;他既让我进来,你们还能逃出我的权柄么?明智说:我们得罪以马内力是真的,但他已经应许人一切的罪都可赦免(马太十二章三十一节)又说人子来特为救有罪的人。故此我们毫不丧胆,一面勇往前进,一面盼望得救。你不用想我们的软弱是你们得胜的机会。

笃信大将回自天府

    此时笃信大将从天府中回来,手提小包袱,直进炮台。殆不罗斯一见立时张口露牙,又喊又叫。明智抽身而回,为欲欢迎笃信求知紧要新闻。二人一见笃信脱帽庆贺道:一切苦难必过去。说着,将包袱放在桌上,请明智速下传单,告知城民,笃信已自天府回来,并带有以马内力的回信,即请各大将帅及长老绅士等,速聚大会,以表欢迎,藉知要问。

    传单布到,众人立时集齐,先与笃信大将请安,遂问消息如何。笃信登台报告说:一切事体,必快成就。说着抽出一大信件,内装要信数封。

第一是以马内力写给明智的,笃信对众念出。其文曰:大王以马内力甚喜闻知明智克尽厥职,为城民力谋幸福,抵拒仇敌,不久当有重赏为之预备。

    第二信是写给主意的,其文曰:大王以马内力甚喜闻知主意尽忠事主,为沙代奋勇敢为。虽他的儿子被殆不罗斯轻贱,但以马内力却仍重视。因他警醒守城。虽殆不罗斯想要肆行。但主意握住疆绳,使敌人不得全伸。他又亲手将敌人中的首领,杀了数位,这样勇敢,城民无不赞美,将来他也必为此领受奖赏。

    第三封信是写给良心的。信文是:以马内力甚喜良心尽力事他。每见城民犯罪,必督责言劝。且领他们披麻蒙灰,痛苦悔改;一切善举,全照以马内力的律法。若城民故意造反,自己阻遏不下,便求霹雳大将帮助弹压。

第四是写给畏神的。信文是:以马内力甚喜畏神所作的工,因他凡事认真,义勇敢为。且淫欲败坏人灵城,只有他一人查出。以马内力也纪念他为城民所流的眼泪,所发的叹声。并夸奖他如何擒拿奸党,把守炮台,坚拒殆不罗斯。又引城民送禀帖,哀求以马内力。一切善行,实堪嘉赏云。

    第五封信是写给城民的。信文是:大王以马内力已经阅过你们的禀帖,甚喜你们已经悔改,并应许自今以后,永不听殆不罗斯的迷惑,不怕他的惊吓,也永不投降他了。因以马内力离城后,已将全权交总司令掌握,又有笃信大将协助,城民无论办何事情,都可请教此二位。到了时候,必得赏赐。

    笃信将五封信一 一念完,便往总司令处商议一切去了。他们本是至友,又最知道人灵城的事情,总司令甚爱笃信,并显出各样优待他的样子。谈了许久,笃信又回自己寓处,暂为休歇。后总司令又人请他来,对他说:我已派你为全城领袖,并管兵大元帅,此后城民均须听你指挥。你可以领城民在信心和真理的路上,大胆前走。但你必自立章程,约束一切兵将。

    当时城民见笃信在总司令以马内力面前,极其尊贵,便后悔说:我们早知笃信这大用处,何不早用他?我们真无知之至。请看他为我们送的禀帖,何其有效呢!于是城民又举良心问总司令说:我们愿笃信大将作我们的首领,我们一切事情,须由他手而得。总司令说:笃信要管理你们众人,和众人一切事情,拒抗殆不罗斯。若你们凡事领教他,他必为你们打算好处。良心回来报告时,城民非常欢喜。但这一切,全属秘密,因仇敌仍在城中强横。

殆不罗斯欲攻炮台

    殆不罗斯见明智与畏神极其大胆,便甚生气,召聚大会,欲再复仇。殆不罗斯吩咐一声,不信及地狱火中诸大头目都聚齐了,商议如何攻开炮台。因此门不开,人灵城的机关终不能得。商议一气,无甚章程。

    忽有亚波伦站起发言道:我亲爱的弟兄,按弟拙见,是带领大兵退守平原,因炮台仍在城民手中,我们虽在城中,也无济于事,况且畏神的勇敢,一点不减;任用何法,炮台是不能归我们的;若我们退到平原,城民必疏忽失守,后可趁机,将诸大将诱至野地,任意戕害。诸君独不记前次诸大将在平原受我们的害么?若把他们伤在平原,大军即趁机入城,炮台便可立得,请教众位此法行否?

    别西卜发言曰:此计定难施行,一、不能引诸大将至平原。二、我们一出城,城民必戒严看守,故此计难以施行。按弟拙见,莫如用前行过的法子,即诱城民犯罪。若城民不得罪以马内力,无论在城在野,或恶战,或善诱,都不能使我们作人灵城的主人翁。我们又不能与以马内力战。为目下计,当创一新法,使城民作速犯罪,惹动以马内力的盛怒,我们便可派遣疑兵看守炮台。此目的一达,万劳智休。但从来笃信掌管炮台,城民与以马内力注他,以马内力也帮助他,若你愿率军退至平原也可,但必先禀告大王殆不罗斯。我们出城后,他在城中要竭力骚动,使城民不知不觉,流于犯罪地步。

    别西卜一说完这话,众人无不赞成。都说此乃独一无二攻取炮台至上的法子。于是他们即打算用这法子,诱惑城民。

    鲁斯夫发言曰:今后不要打鼓呐喊,只要安静退至平原,这样做不是惊吓他们,不过使他们惊醒就是了。还可挑选几人,在炮台下卖贱东西,用慢手段,欺哄城民。这些人的名字是图小利、坏大事、甜世界、与美礼物。他们专仗狡诈与城民交易,又彼此相帮,引诱城民贪财,总之要牢笼他们就是了。若城民中我的计,专心发富,必忘了求以马内力说明,必打盹睡觉,忘了看守炮台,甚或把炮台的军火搬出,当作栈房。若炮台里面,充满世物,诸大将在内必无地方,那时我们稍一攻打,必奏大效。你们未听得有话说:钱财的欺哄,能塞住真道么?人若专求今生的快乐,灾患必忽然临到他们。众位须知城民用我们的东西,也必用我们的人,如奢华、浪荡、淫佚、闲管、虚浮等,都可作城民的工人。若他们进去,不久城中必有举动。他们若把炮台里面弄坏了,无论以马内力或他的兵丁,都看为不洁之城。我再看要攻炮台,不必退出城外,不必穷兵黩武,只用使城民自相攻击就得。

    鲁斯夫说完这话,众人都非常欢迎,极其赞美。也说他的计谋,是地狱的精气。看官要知道,敌人这样聚议怎样取城,城民也在此时聚议,怎样扫敌么?

笃信领首与敌鏊战

    笃信大将当时接到以马内力的信说:再过三天,以马内力必在田里见他。笃信甚觉希奇,不知以马内力叫他往田里是何意思。于是执信往总司令处领教。(凡关系沙代与以马内力的事情总司令没有不知道的)。总司令从笃信手中接过信来阅罢说:殆不罗斯今日开大会,商议如何攻城,夺获炮台。他们要城民自相残杀,退到平原,静看城景。但第三天以马内力必要来到那里,你要备妥,到时出去迎他。以马内力那天必带大军,在敌人面前摆阵。你须在他们后边两面夹攻,敌人定必败亡。

    笃信闻此,前去见别的大将!将以马内力的信给他们看了。又把总司令为他讲解的话,说与他们听。诸大将无不喜欢。笃信又命炮台上的号筒手,下到城中,大声吹号。众人闻命,立时遵行。殆不罗斯听见号声,立时上前喝道:什么事情,那里来的这些狂人这样放肆呢?旁有一人说:他们因为以马内力领带大军,快来帮助城民。所以这样高兴;城民一听号声,也都大声欢呼;因那号音.如同告诉城民说:危险快过,平安即来。

    第二天,殆不罗斯率其同党,退到城外,即飞砣发石不到处。在眼门下扎住大营。他们的样子,非常难看。

    第三天,诸大将极其忙碌,摆开队伍,预备欢迎以马内力。笃信大将在前领着,吩咐众兵说:我们的口号是以马内力的刀,笃信大将的盾。翻出来是神的道,和信心。只留老练在城中。其余的人都到城外迎接以马内力,因老练的腿尚未痊愈。但他见城民都去,自己在家住不下说:我弟兄们都去欢迎大王,难道我腿有伤,就不能走么?说着便拿起拐杖也去了。

    殆不罗斯见老练带着拐杖出来,便指看他说:什么灵感动城民,连拿拐的人也出来打仗。

    诸大将猛勇异常,把敌人围在中间。发石的发石,射箭的射箭,以马内力的刀,和笃信的盾,不住的挥抡。殆不罗斯出来死战,主意此时大彰勇猛,不一刻杀倒的疑兵横仰竖欹,笃信大将也说明他。所有守卫殆不罗斯的疑兵,乱了次序。

    好望大将与老练在营外观阵,见有逃的疑兵,不时前去攻击两下,战斗极其激烈。总司令此时命炮台中人,用飞砣发石,单打敌人老营。敌人暂时败走,不多时抖搜精神,复又回战。

    当时以马内力尚未来到,城民大有胆怯之势,他们却信以马内力应许那天来到绝不说谎的。城民歇息片刻,后又进战。大呼:以马内力的刀,和笃信大将的盾。城民每逢大呼,殆不罗斯立时惊伯,以为城民得了新力,因而必退后些。笃信大将劝慰他的人,万勿疏忽丧胆,总要勇往直前奋力杀敌,直至见以马内力的面。他应许来,断不落空。又说:众兵丁众弟兄,我甚喜见你们为人灵城为沙代死战。你们举动之间,大显出有信有胆的样子。我见你们拚命死战,我更高兴。殆不罗斯自夸他能得胜,到底却没有得胜。我劝你们仍要奋力,下一战必得见以马内力的助援,我信打完第二仗,以马内力必来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