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十八章       荣耀的王

 

以马内力前来助阵

    笃信刚说完话,有一人名叫快腿前来报告说:大王以马内力已到阵前。笃信将此喜信传知部下队官,队官传知众兵。众人立时欢呼起来,觉着增了新力。又大呼:以马内力的刀,和笃信的盾。呼声较前更大。敌军闻声虽然害怕,却只得出战。但这次不如前时大胆,因以马内力来到近前。而且疑兵多半倒毙,战了约一小时,笃信大将回头一望,见以马内力带领大军,已到眼前。左右有许多旗章,向空飘扬;又有号筒的声音震人耳鼓;天军的脚步,极其快利,如同鸟飞,直向战场而来。笃信大将立时提兵,转向人灵城进发。以马内力在那边,笃信大将在这边,殆不罗斯腹背受攻,力不能支。眼看敌人死伤无数,笃信与以马内力踏着死尸,见面握手。其余诸大将一齐欢呼道:以马内力的刀,和笃信大将的盾。殆不罗斯听见此言,更加害怕,因而孤身退避,因他的疑兵已全阵逃亡,一个也没剩下。

        战事完毕,诸事复就秩序,城中诸长老,及诸大将齐来给以马内力请安,并欢迎他回来。众人那片热心,没法说出。以马内力见城民亲热他,不禁解颐而笑,又祝福道:愿你们平安。此后城民快到各城门上,将门大开,请以马内力及其兵将进城。城民当时无一人带愁容,都喜见他的王回来。炮台前门也大敞开。

城民欢迎以马内力的秩序

        城民欢迎以马内力的礼节:第一、各门大开,诸长老站在门旁,一望见以马内力,就对城门说:永久的门户,应当抬头,尊荣的王,将要进去别位问道:这尊荣的王是谁?长老答道:就是大能大力,战无不胜的王。永久的门户,应当抬头,尊荣的王将要进去。尊荣的王是谁,万有的主,就是尊荣的王(诗篇二十四篇七节)。第二、以马内力骑马由城门向炮台走的时候,唱诗的人及诸长老,用美好音调,互相答应。吹号筒,唱诗的在前;童女跳舞在后:众人齐说:我主驾行,我主我王行到圣所,众都瞻望。歌唱的在前,作乐的在后,击鼓的童女,走在中间诗篇六十八篇二十四节)。第三、诸大将随以马内力后边,每两个一队。笃信与好望是一队,全军在城里走的时候,各色旗章,满天飘扬,号筒不住的吹,众兵一齐呐喊。以马内力仍穿他的金甲,坐在圣辇当中,辇的柱子是银的,底是精金的,辇的棚盖是桔绿色,绣满爱人灵城的条子。第四、各街铺满树枝花草,各门口站满穿华美衣服的人。以马内力从他们门前走的时候。他们都大声喊道:永福归主名,奉沙代的名字来的,是应当称颂的。第五、明智,主意,良心,智慧,心灵,须等在炮台前门,以马内力将进门的时候,他们一齐下拜,用嘴亲以马内力的脚,向他施礼感谢他,赞美他,因他可怜城民,又肯回来拯救他们,坚固他们。于是以马内力进了炮台,这是总司令与笃信为他特备的王宫。第六、城民齐来炮台,在以马内力前痛悔哭泣。因前日犯罪把他逼走了。且哭且拜,恳求饶恕前愆。又求他施恩,肯与他们同在。

        以马内力见他们真心懊悔,动了怜悯的心,说:不要哭泣,你们回去吃肥美的,喝甜甘的。有自己不能预备的,你们分给他,今日是我主的圣日,你们不要忧愁,你们因主喜乐,便可算为你们的护庇(尼希米八章十节)。说着,就挨个拥抱他们。又给诸长老绅士每人金链一条,印记一颗,也给他们妻子耳环手镯等品。并连在城中生的真孩子,也都各有赏赐。以马内力说:速洗你们的衣裳,带上我才给你们的装饰,来跟从我进炮台住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城民齐到为耶路撒冷与犹大人所备之泉中,将衣裳洗涤洁白如雪。后回炮台里面,站在以马内力面前。当时城中有音乐、跳舞、摇铃、等等举动。人人充满欢乐。因他们的大王又到他们中间,用脸上的光辉照着他们。当时城民齐心努力,满处搜寻,为要扫灭殆不罗斯的党羽。凡是洞穴必严搜寻。主意当时非常猛勇,他已定志必将仇敌全致死地,无论日夜,不住缉捕,仇敌怕主意如怕全城。

以马内力命城民掩埋敌尸

    那时以马内力派人到平原,将敌人尸首速速掩埋,恐其染污天气,致城中生病。连仇敌的名字,和他们的思想,以马内力也要从城民中除灭。明智为此特出告示。畏神督工,吩咐人到平原掘坑的掘坑,盖土的盖士。又有在平原与城的四围,调查有无白骨暴露,何处寻得,必作一记号,使人以便取掩。凡属敌人的东西,因此得以灭迹。因此城中的后生,即不能闻仇敌的事迹。众人既将敌人的尸首碎骨尽埋葬后,平原即为之一清。

    畏神仍任旧职,暴怒的兵,疑惑人灵城未被拣选,残忍的兵,疑惑人灵城未被选派;永刑的兵,疑惑人灵城不能蒙恩,不知足的兵,疑惑人灵城没有信心,硫磺的兵,疑惑人灵城不能恒久.酷刑的兵,疑惑人灵城不能复活.无逸的兵,疑惑人灵城不能得救,坟墓的兵,疑惑人灵城不能得荣;失望的兵,疑惑人灵城没有快乐。这些疑惑,都死在刀下,并被埋葬。且和他们的兵器,一同埋葬。他们的大将,暴怒、凶猛、永刑、不知足、硫磺、酷刑、顽硬、坟墓、失望、老不信、别西卜、鲁斯夫、亚波伦、大龙、赛比利、彼列等,尽都逃跑。跑时殆不罗斯与不信在前领头,自地狱门口山上经过,归入黑洞。

敌鬼回洞欲图报仇

    洞中诸鬼,见他们大遭晦气,深表同情。吊唁一番。他们越思越气,仍要报仇。遂聚会商议,如何夺取人灵城。

    鲁斯夫与亚波伦前次聚会所发的议论,殆不罗斯心急未用,此时二人分外着急,大有照他们的法子,一发必中的意味。他们被人灵城吸引的没法形容,身灵骨髓都满了取人灵城的意念。

    这次不同上次,有疑兵也有饮血队。这次的疑兵。与前所招的,性质不同。凡关系以马内力的真理,他们都要问问。他们的本家名疑乡。此地在北极,夹在黑暗与死荫之间。论黑暗与死荫有时界限不清,彷佛一处,其实终是两地。其间空处甚近,这空处就是疑乡所在。

    这次的疑兵,都是从那里招的,饮血队的性情,极其凶悍。他们的本乡在大犬星正下,名叫厌善。较疑乡更偏北。都与地狱门前土山相接。

    论饮血队与疑兵,平素交往最切,常询问城民的信诚,牢不牢靠。他们种族不同,然为殆不罗斯尽忠的心,却无不同。

    殆不罗斯在厌善、疑乡二地呜鼓招兵。不一刻,招起二万五千,都是纠纠武夫。内有一万疑兵,一万五千血队,俱有统领统带。

    统带疑兵的是别西卜、鲁斯夫、亚波伦、群。赛比利。统带饮血队的是该隐、宁勒、以实马利、以扫、扫罗、押沙龙、犹大、天主教皇。

    该隐统带热心与忿怒二队,此二队的旗,俱系红色。旗上画着一棒槌。

    宁勒统带暴虐与霸占二队,此二队的旗,也系红色。旗上画着一食血之狗。

    以实马利统带辱骂与咒诅二队,此二队的旗也系红色,旗上画着一人,咒骂以撒。

    以扫统带妒嫉与暗杀二队,此二队的旗,也系红色。旗上画着一人,预备暗杀雅各。

    扫罗统带无故行凶,特意残杀二队,此二队的旗也系红色,旗上画着三枝血箭,直向大卫飞去。

    押沙龙也统带两队,一队为争世上荣耀杀父杀友,一队专用善言诱人,人人中其计,便用刀刺其心。此二队的旗,也系红色,旗上画着一儿,欲流其父之血。

    犹大也统带两队,一队专用人命换钱,一队专用亲嘴作暗号,卖其师友。此二队的旗也系红色,旗上画着三十块银钱,与一上吊的绳索。

    天主教皇统带一队,全队的人都心一意,俯首听命。他的旗也是红色,旗上画看一炼狱,里边有火焰直冒,并有善人在其中受罪。

    殆不罗斯甚望靠此次所招之兵,必能取胜。他看新兵较往日之旧兵更为信用。亲自试验过他们的刀,永不落空。一临阵前如狗咬人,父母、师尊、兄弟、朋友、君王、臣宰,都能被其咬伤。即万王之王,他们也敢咬。前将以马内力咬出宇宙国外,今独不能将他咬出人灵城么?殆不罗斯一面高兴,一面预备出战。

诸事既妥,仍派不信作元帅统带全军,直向人灵城进发。但这一切事全被善探侦知,立时回城报告。城民闻警,立将城门关闭,预备迎敌。殆不罗斯与不信领兵到城下时,将疑兵调在觉门。一切饮血队,全调于眼门耳门正下。不信递进战表,文辞极其严厉。大意谓:尔等城民,速为我等开门。不速开门,必将全城发火。你们当知今次的兵,不同往日。往日的兵是强逼全城投降为宗旨,今次的兵是杀尽城民为目的。你们若单应许投降,他们看不解渴。他们的宗旨是要你们的血,不然你们可要他们的血。他们的名字正是因此得的。 本仁约翰《灵界大战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