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当寻求真理

 

请读约十八38

  在我讲今早的信息之前,我喜欢作几句见证:我是生长在非基督徒的家庭,从小就相信佛教。在十岁左右,很欢喜佛教,并念佛教的经。在十余岁时,便常到佛堂,和那些佛教中人,往来谈话,他们的对联等等,我也念得很熟,耳濡目染,佛教的道理便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。因我觉得这个世界及其中的一切,都是虚空的,于是不得不要找个心灵寄托的地方,这信仰佛教的一个最大原因。但不久,我对于佛教渐渐的怀疑,因为佛教不讲创造万有的主宰,说来说去,都是空空洞洞,不能满足我的心,所以过了几年糊胡的日子,到底一无所得,于是我开始失望了。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,我常这样思想:世界上难道没有别的宗教比佛教更好更完全的么?以后出外旅行,走到一个地方,看见回教的礼拜堂,又听说回教是讲真主的,羡慕的心油然而生,假如当时有人介绍,也许就做个回教徒。

  感谢主!我在第一次听见福音,没有等到第二次,便心满意足,立志相信,因为我老早已盼望得着这样的道理。我信道后,又得主给我特别机会,使我听见李叔青先生讲道,李先生不多讲圣经的教训,他所讲的大概是圣经的原理。原理就是不可更易的一种定理。比方蜂能酿蜜,蚕能吐丝,是一种定理,为任何人所不能否认,不能更易的,但这个定理不在乎蜜与丝的方面,乃在乎蜂与蚕的本身。原理与教训,是有分别的,例如:圣经中常叫我们去结果子,这就是教训,不是原理,至于怎样方可结出果子来,那就要明白原理。先有蜂与蚕,自然就有蜜与丝:先有树,才有果,先有原理,才有教训。可见我们欲得属灵的教训,先要寻求圣经的原理,这是毫无疑义的。

  我十分感谢主恩,引导我多年研究圣经中的原理,我越明白圣经的原理,我的信心,就越坚固,不然,恐怕也有退步再回到佛教去的危险呢。在报纸上常有这样的记载:某某基督教徒,现已转入佛教了!例如:前月有一段新闻,谓美国某教士,现已放下十字架,穿上了袈裟,到中国内地去宣传佛教。更有一位意大利的基督徒,现在我国西湖做和尚。诸如此类,尚有许多,他们何以如此下乔木而入幽谷?就是由于他们没有彻底的明白圣经原理,他们的眼光太肤浅,以为基督教的道理,比不上佛教那么精深,他们所看见的,不过是基督教的一些道德的教训,没有明白基督教的原理。可见我们只讲教训,不讲原理,实属危险,我们的圣经,无论什么地方,都是先讲原理,后讲教训的。例如:西二1-4,是讲原理;5-8节,是讲教训。9-11节,是讲原理;12节是讲教训。其它类此者很多,不过略举一例罢了。

  我觉得基督徒有一个最大的危险,就是在皮毛上得着一些基督教的好教训,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以为基督教,不过如此而已,没有更进一步的追求基督教的原理,其结果虽不致退到别的宗教去,然疑惑丛生,信心摇动,自顾不暇焉能救人,我头一次听闻主道之后,便立时相信,可是信是容易,至于怎样过基督徒的日子,那就另是一个很难的问题。比方今早我们听见我们的仇敌魔鬼,如同吼叫的狮子,遍地游行,寻找可吞吃的人,(彼前五8)但若不明白圣经的原理,未必知道对付魔鬼的方法。又刚才所讲的歌罗西三章,那里说我们已经脱去旧人穿上新人,但若不明白圣经的原理,亦如何知道怎样脱去旧人穿上新人呢?

  教会里许多基督徒,未能彻底明了得救的原理,以致灵程游移无定,有时自觉心境好,行为没有差错,便以为自己是一个得救的人;若有时自觉心境恶劣,行为不对圣经,便怀疑自己还未得救。主耶稣的救恩,是这样的儿戏,昨是今非的靠不住么?

  当日以色列人不了解真理,就不能真正过以色列人当过的日子,正如希伯来书第三章说:他们心里常常迷糊竟不晓得神的作为;有人存着不信的恶心,把永生神离弃了;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。(来三10-13)我们读出埃及记十六23,及民十一45,看出他们真是无知得很,肤浅得很,心里常常迷糊,常存不信的恶心,被罪迷惑,心里刚硬,不识神要在他们身上所成就的永远计划和大作为。他们只知思念埃及地的一点肉体好处,即如坐在肉锅旁边,以及吃鱼,吃黄瓜,西瓜,菜等等,却忘了神应许赐给他们的流乳与蜜的迦南──那更美更好的产业。所以一个人甘心作幼稚和肤浅的基督徒,必不能明白神对于他们的心意,因此也就不能得着更大更美的灵福。

  现在我要再请诸位注意包括圣经的三个字,即:死生工。在林前十五22说: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。人既然死了,神就不能对死人讲话,而希望死人作什么。比方我们走到坟墓那里,大声疾呼的对那已死的人说:死人啊!起来吧!我要吩咐你作什么呢!那末,人必笑我为愚人,为呆子;神是智慧的根源,难道亦做人们所视为愚蠢的事吗?所以神对于死人的办法,就是差遣第二亚当──基督──来到世上,把他自己的生命赐给世人。我们世人惟一的责任,就是接受基督为我们的生命,有了生命,同时也就有了基督的灵进入我们的心为印记。(弗一13)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,为我们祷告;(罗八26)使我们可以认识何为神的美旨;行神要我们走的路;作神指定我们作的工夫。我们看圣经,若用鸟瞰式的看法,整个的看,便看出其中整个的原理,就是人死了,神赐人生命,有了生命,神才能藉着圣灵用他作工。

  我常常这样想:耶稣为何不在亚当犯罪后,或洪水后,或亚伯拉罕的时代,或任何旧约时代而降世呢?岂因耶稣也像人一样在那时没有空闲来么?当然不是。这就是神要人彻底明白基督到世上,是来作生命的。他来是推翻旧人的一切所有,他来就是旧人的尽头,新人──基督的起头。世人如果不是真的认识自己是死的,是一无希望的罪人,他就没有那么容易明白耶稣是他的生命,没有那么容易就让耶稣推翻他,充满他,占据他的一切所有。这就是全部圣经占大部分的旧约所作的工,也可以说这就是旧约的功用。

  昨日讲彼拉多向耶稣问说真理是什么?但他等不到答复就转身走了,今日亦是有许多人很愿意为神作工,很愿意明白真理,但可惜不能深深的进到神面前,多有忍耐等候他,直到真的认识了自己。在撒上十8及十三8-14说:撒母耳与扫罗约定了要他在吉甲等候七天,等到撒母耳来,才可献祭。不料他等是等了七天,到最后的几分钟却不能等,他竟贸然献祭,以致被弃绝,成了神不能用的一人。请诸位注意:扫罗愿意献祭,却不愿意等候,──愿意尽人力而作工,却不愿听神旨而行事。今日不少基督徒,情愿作胡涂的基督徒,不情愿作清楚的基督徒;也有许多传道的,情愿作胡涂的传道的,不情愿作清楚的传道的。

  旧约好比一所房子,充塞其间的,不外证明人是死在罪恶之中,所以旧约的末了是以咒诅二字为结束。我们不妨在这个房子里多住一些时,直到实在明了神的旨意,和自己的本来面目。认清了自己所站的那死亡的地位,然后再进一步,而到新约的房子来,这样就可知道耶稣是怎样的充充满满的有恩典,有真理,而接受他为我们的生命,为我们的一切所有。保罗之所以能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,将万事看作粪土,为要得着基督,以识基督为至宝,就是因为保罗看透了自己是属于败坏死亡,不可救药。所以他哀叹说:我真是苦啊!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?(罗七20)注意,保罗的苦,不是在乎他作错了某事而苦,乃是由于他自己不能脱离这取死的身体而苦。然而他认识只有耶稣能拯救他脱离这取死的身体,他很有把握的说: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。所以我们若不实实在在的认识自己是败坏,是灭亡的,就断不能以取死的身体为苦,而求脱离。耶稣说:一粒麦子,不落在地里死了,仍旧是一粒,若是死了,就结出许多子粒来。(约十二24)先有死而后有生,我们总要承认这个先死而后生的原理,与他同死而脱离死,与他同活而有新生命。

  我在廿岁时,已接受了耶稣的生命,我以后的工作不过是生命的表显,无论作了什么,也不是我的功劳。比方蜂之酿蜜,犬之守夜,不是功劳不过是生命的表显,生命都有其表显,不独人类与其它动物为然,即植物亦无不然。总之,什么生命,就有什么生命的表显,这是天然的定理。

  我国各地教会的内容,不免软弱,肤浅,在灵性上深有根底的人,处处都感缺少。为何如此?一言以蔽之就是没有照着这简单的,死生工去行,所以我们不怕多多研究这三个──死生工的问题。不怕明白太多,经验太多,我老老实实的说:我经验二十余年,总以为未足,倒觉得越过越感觉不足。经验告诉我们:越多研究圣经的原理,就越多明白自己的不足,越多明白自己的不足,就越多认识基督的丰富能力。诸君啊!水有源,木有本,我们得能力的源头,就在这里了!──  成寄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