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主的桌子

 

都持之以恒地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,并擘饼、祈祷。(徒二42另译)

我们所祝福的杯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?我们所擘开的饼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?我们虽多,仍是一个饼,一个身体;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。你们看属肉体的以色列人;那吃祭物的,岂不是在祭坛上有分么?我是怎么说呢?岂是说祭偶像之物算得什么呢?或说偶像算得什么呢?我乃是说:外邦人所献的祭,是祭鬼,不是祭神;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。你们不能喝主的杯,又喝鬼的杯;不能吃主的筵席,又吃鬼的筵席。我们可惹主的愤恨么?我们比祂还有能力么?(林前十16-22

我当日传给你们的,原是从主领受的,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,拿起饼来,祝谢了,就擘开,说:这是我的身体,为你们舍的;你们应当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饭后,也照样拿起杯来,说: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;你们每逢喝的时候,要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你们每逢吃这饼,喝这杯,是表明主的死,直等到祂来。所以无论何人,不以相配的态度吃主的饼,喝主的杯,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。人应当自己省察,然后吃这饼,喝这杯。因为人吃喝,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,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。因此,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,与患病的,死的也不少。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,就不至于受审。我们受审的时候,乃是被主惩治;免得我们和世人一同定罪。(林前十一23-32,不按理吃主的饼另译为不以相配的态度吃主的饼)

 

祷告:亲爱的天父!你邀请我们来到主的桌子前,这是何等的喜乐,何等的权利!我们实在感谢、赞美你,因为我们本来一点也不配,但你使我们配得前来与你一同坐席,与你相交,并来赞美敬拜你。因此,主阿!当我们继续在你的同在里,我们实在求你吹气在你的话中,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把它点活。主阿!每一次我们聚集来记念你,都是真实、活泼并具有永远的价值。愿一切荣耀都归与你。奉主耶稣基督的名。阿们!

 

圣灵用一句话总结了原初教会的生活和见证,这句话记在使徒行传第二章四十二节:所有信主的人一起生活,他们擘饼、祈祷,并生活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头。不仅是十二使徒,不单是在五旬节前在楼房上等候了十天的一百二十人,还有在五旬节信主的那三千人,他们都恒心持守、生活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中,一起擘饼、祈祷。这就是原初教会的生活方式,是他们向世界的见证。

使徒的教训和交通

请注意,这里不是说使徒的诸教训,而是使徒们的一个教训。当时有十二使徒,但他们没有十二种不同的教训。纵然他们每个人都不相同,彼得跟约翰相异,雅各和安得烈不同。当我们读新约的时候,甚至发现他们的教训各有偏重。如果你读约翰写的书卷,即使不见他的名字,很明显地你仍会知道是约翰写的。如果你读彼得的书信,尽管你没有注意他的名字,仍会知道是彼得。换言之,所有这些使徒,不单是十二使徒,而是所有的使徒,包括保罗等等,他们的教训虽然各有偏重,但教训却只有一个,而不是有许多的教训。

彼得没有自己的教训、约翰没有自己的教训、保罗没有自己的教训,雅各也没有自己的教训,他们都传主耶稣所教导他们的。换言之,使徒的教训是单数的。使徒的教训没有别的,那就是主的教训。所以在使徒行传第十三章十二节,你看到主的教训。虽然是保罗在那里教训人,帕弗的总督却希奇主的教训。

原初教会所有信徒都相信主耶稣,他们持守主的教训,持守使徒们的交通。同样的,不是各样交通,而是单数的交通。纵使有许多的使徒,他们的交通乃是合一的,因为这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交通。保罗没有自己的交通,彼得也没有自己的交通。你发现他们都在同一个交通里,那就是神儿子耶稣基督的交通里。

所以,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一章九节,说:神是信实的,你们原是被祂所召,进入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交通里。(另译)我们都是被呼召进入神儿子耶稣基督的交通里。使徒的交通没有别的,就是神儿子耶稣基督的交通。

在约翰一书第一章三节,约翰说:我们将所看见、所听见的、传给你们,使你们与我们相交,我们乃是与父并祂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。这是原初教会所有信徒的生活方式,这是他们一同持之以恒地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的方式,也是在主的教训里,与在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交通里。这是原初教会教导和生活的方式,也是我们今天应有的教导和生活的方式。

公开的见证

教训关乎真理,交通系于生命,两者互相平衡。一方面是真理的教导;另一方面是生命和爱的交通。这是平衡的,不是偏向一方面的。这是原初教会的生活方式。因为他们持续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,你就看见他们表现了在使徒的教训和交通里持之以恒的公开见证。

擘饼和祈祷就是公开的见证。有时候我们并不太重视擘饼、主的桌子或是主的晚餐,有时候我们甚至忽略祷告。这里的祷告不是指我们个人的私祷,我们都晓得私祷的重要,这里的祷告却是指团体的祷告。教会聚集在一起祈祷,就像教会聚集擘饼记念主一样。

在现今的基督教里,人不太重视擘饼这件事。有些聚会地方甚至完全不擘饼,例如神之友,也就是贵格会,他们完全不擘饼。他们以为擘饼只是一个象征,只是外在的形式而已,他们以为他们已经脱离了这些外在的事物,已经进入灵里。有些地方一个月擘饼一次,有些可能一年两次,就是在复活节和圣诞节,他们不太重视擘饼。但在原初教会,这是他们持守使徒的教训和交通的表现。

同样的,在今天的基督教里,人也不太重视一起祷告。有些地方没有团体祷告,只是礼拜天一起聚集一小时,已经足够了,他们对同心祷告掉以轻心。有些地方可能有祷告聚会,却只有三、五人在那里。神的子民并不强调团体祷告这件事,也不来一起祷告,他们认为这是多余的。但在原初教会,这是他们的生活,是他们的见证。擘饼和祷告这两件事是原初教会的公开生活和见证。今天我们集中在擘饼这件事上。

擘饼

有时候,我们认为擘饼只是一个仪式、一种传统,或者我们因习以为常而视之等闲。我们必须紧记,擘饼并不是由其它人设立的,乃是由主亲自设立的。在祂被卖的那一夜,祂招聚自己的门徒,是祂自己的家人,在楼房跟祂一起吃逾越节的筵席。到了筵席的末了,祂拿起饼来,祝福了,就递给门徒,并说:你们拿着吃,这是我的身体。然后,祂拿起杯,祝谢了,递给门徒,说:这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,你们拿着喝。这是立新约的血,为赦罪而流的。

因此在那晚上,我们的主耶稣吩咐祂的教会擘饼来记念祂。从此,教会就遵此而行。不只是耶路撒冷、犹太、撒玛利亚,连外邦人的教会也如此行。神兴起保罗,借着他的职事,在外邦人中间建立了许多教会,他们也遵此而行。不论犹太人的教会或外邦人的教会都如此行,因为在基督里并没有犹太人或外邦人之区别。

当然,保罗未曾亲眼见过主。他不是主在地上时的门徒,所以他没有亲耳听见主说擘饼的事。然而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,他说:我当日传给你们的,原是从主领受的。显然保罗得到了一个启示。升天的主告诉保罗无论往那里去,无论在何处建立了教会,他们都要以擘饼作为公开的见证,作为他们公开的生活。

主远瞻加略,为我们舍命以先,吩咐我们擘饼,即使是祂复活升天之后,坐在父神的右边,祂仍命令我们如此行来记念祂。主是何等重视此事!祂一而再,再而三地提醒祂的子民:你们应当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

何以主多番提醒我们如此行呢?难道祂害怕我们忘记祂吗?我们怎能忘记这位深爱我们、为我们死、为我们舍了自己的主呢?亲爱的弟兄姊妹!祂知道我们的软弱,但更重要的是因为祂极爱我们,盼望我们来记念祂,所以祂才好像坚持要我们如此行。祂深爱我们,不想我们离开起初的爱。我们与主的关系是爱的关系,不是头脑、物质的事,而是爱的联系。祂爱我们,为我们舍己,祂爱我们至极,祂为属于祂的人舍己;因为祂这样爱我们,祂希望我们也爱祂。祂所求望于祂子民的,就是起初的爱。起初的爱指时间上的第一和素质上的第一,意思是说,我们爱祂像祂爱我们一样。祂维持我们在祂起初的爱中的唯一途径,就是把祂的爱呈现在我们眼前。

我们何等容易受诱惑!何等容易左顾右盼,我们的心思也是何等容易被牵引到许多其它的事物上。主说:你们应当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这就是这个方法,这是祂对我们的爱。祂要一直把祂的爱呈现在我们眼前,免得我们离开对祂那份起初的爱。我们感谢主!祂要我们来记念祂。这不是重担,而是为了我们的利益和好处。这也是祂的命令。因为这是祂的命令,我们就必须如此行。

有些事是仇敌所极其恨恶的。仇敌恨恶神的子民一起聚集来擘饼。你可曾想过这一点?仇敌恨恶见到神的子民聚在一起祷告。我们听过有人说,当圣徒跪下来,魔鬼就颤抖了。如果神的子民一同聚集祷告,就要震动地狱了。正因如此,仇敌千方百计要拦阻神的子民聚集祷告;擘饼也是如此。假若你仔细思索今天仇敌在擘饼的事上对神的子民所作的工作,你就明白牠是多么狡猾和诡计多端。比如说有些人的确重视擘饼或是主的晚餐,他们确实看见这是教会生活的中心,他们也以此作为教会生活、事奉的中心。但你看魔鬼何其狡猾?牠知道牠不能挪去擘饼,所以牠把擘饼的性质改变了,使擘饼变成了弥撒。

什么是弥撒呢?弥撒就是重演钉十字架的事实。借着神甫的祝福,饼就变成主耶稣物质的身体;所以人吃那饼的时候就是吃主的肉。借着神甫的祝福,那酒也物质化,成为主耶稣的血,所以你成了喝血者。这就是天主教的化质说。有一大群基督教的所谓信徒也相信化质说:酒转化成血,然后喝下去;饼转化成了主耶稣物质的身体,然后吃下去。换言之:把一切属灵的实际都物质化了。

我们的主耶稣要被钉死多少次呢?每逢人庆祝弥撒时,我们的基督就像再被钉一次。二十世纪以来,祂被钉了无数次,这岂不是一种亵渎吗?希伯来书第十章说:我们的主耶稣一次献上自己作挽回祭,就完成了永远的救赎。祂不需要再死,一次就已经足够了。祂现在活着,并且活到永永远远。我们所敬拜的是活的基督。希伯来书第六章说:你若把主耶稣重钉十字架,就是明明的羞辱祂。由此可见,仇敌何其狡猾,牠想把这个变成另一样东西,要把擘饼变成不合乎圣经,变成不是主所要的东西。因为人把擘饼变得如此神秘,就失去其本来意义,人把擘饼看成一件神秘的事。

另一方面,有许多人,就是所谓的更正教徒,他们看见仇敌的诡计是要把擘饼变成弥撒,所以他们说:不,不,这不过是象征而已。主耶稣说:这是我的身体。他们说:不,主的意思是这代表我的身体,这并不真是我的身体。主说:这是我的血。他们说:这当然不是祂的血,只是代表了祂的血。因此他们视擘饼只是一件象征的事,当你把擘饼贬为一种象征,你就把它贬低到次要的地位去了。

在更正教的教会中,聚会里最首要的就是传讲圣经,或是话语的职事,或是讲道。讲道成了敬拜的中心。实在说来,讲道是为了神子民的益处,但不能被视为敬拜的中心。敬拜的中心必须是主,而不是主的百姓。我们被仇敌欺骗,变得这样自我中心,就算是来敬拜神,也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。因此,在更正教的教会中,讲道和话语职事占了首要的位置。他们把擘饼撤到次要的位置。有些地方甚至不设立擘饼,有些地方则只隔一段日子才进行一次。他们甚至说:如果你经常擘饼,这件事就会变得很平常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是一个象征,那自然就变得很平常。因此你可以看见仇敌是多么狡猾,牠千方百计要从神子民中挪去他们生活和主见证的公开彰显。

饼和杯

什么是饼?什么是杯?在那一个晚上,我们的主耶稣拿起饼来,说:这是我的身体。祂没有说:这代表我的身体。当祂拿起杯来,说:这是我的血。祂没有说:这代表我的血。当主吩咐我们时,在祂的心目中不是化质说,也不是代表论。不是神秘的,也不是象征的,乃是属灵的实际。我们需要看见这里有一个属灵的实际。当主说:这是我的身体和这是我的血,我们必须超越物质而进入属灵,因为只有属灵的才是真实而永远的。

主耶稣在十架上流出了宝血,即使你当天在场,曾到十架底下喝了祂的血,你的罪会得到赦免吗?不!请紧记:这不是物质的血,而是宝血的意义,是这血拯救了我们,代替了我们,在神面前付了代价。你必须看见是血的意义、价值和永远的功效才是那个实际。这不只是物质的血,物质的血是为了属灵永远的实际而流的。因此,请你们紧记这一点。

当我们拿起饼来,我们所吃的仍是饼,我们不是在吃主的肉身,否则我们成了吃人肉的野人。你吃的只是饼而已,但当你吃的时候,透过信心的眼睛,你看见基督真实的身体,看见祂的身体这样为你而被擘开了,叫我们可以连于祂并彼此相连。

当你喝那杯时,那是酒,是葡萄酒,你不是在喝血。事实上,远古之时,在挪亚之约里,当神跟挪亚和他的儿子、全地并一切受造之物立约之后,神说:你不能喝血,因为生命是在血里。时至今日,挪亚之约仍然有效,因为世界于挪亚之约底下仍旧存在,仍有冬夏更迭、冷暖变化,有种植、有收割。那就是挪亚之约。因此在使徒行传第十五章,你发现虽然外邦信徒不必遵守摩西的律法,就是不必行割礼,但他们仍不可喝血,因为他们还是人类,仍旧在挪亚之约底下。我们被禁止喝血。

我们所喝的实在是葡萄酒,但透过信心的眼睛,我们在那葡萄酒里看见主耶稣的血。这是我的血,主说:为要除去你们的罪。对我们来说:这是属灵的实际,不是代表的象征,也不是神秘的化体。这是属灵的、是真实的。

当我们聚集记念主,我们接触外在的饼和杯。请记得:如果我们只接触到外在的,不过是形式、仪文、典礼而已,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。但是,当我们聚集擘饼、喝杯的时候,我们的灵真看见主的身体为我们擘开,主的宝血为我们流出,哦!这是何等真实!你碰到了实际,你摸着神。这是何等重要,不要视之等闲。你们看这是何其重要的事,我们要这样一而再的记念主,叫我们的爱得以更新。

我们擘饼、喝杯的时候,有否碰见那个实际?我们是否因为常常这样行而视之为平常的事?假若没有启示,若不是神的灵开启了我们的眼睛,这怎能成为属灵的实际?我们需要神藉祂的灵开启我们的心眼,让我们看见主。每逢我们聚集来记念主,我们要求主给我们新鲜的启示,开我们灵里的眼睛来看见主自己,看见祂如何爱我们,为我们流血,为我们舍命。我们需要看见这个。

然后,凭着信,我们来享用主的筵席。这是多么有意义!多么真实!这是何等的祝福!你怎可能来到主的桌子前而不带着祝福离去呢?你来到主的桌子前而没有看见主,没有感受祂爱的触摸,心里没有激动,没有心被恩感,没有更新你对祂的爱意,这怎么可能呢?唯一的原因是我们的灵黯淡,我们只是因循而行,没有在灵里碰见主。

主盼望以此作为一个途径,叫我们可以看见祂。记念我。当你看见祂,你就借着信而前来,借着信来领受,这样就只有祝福,没有咒诅。

正因如此,使徒保罗向我们解释擘饼的真实意义。在哥林多前书第十章,他说:我们所祝福的杯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?我们所擘开的饼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?我们虽多,仍是一个饼,一个身体;因为我们都分受这一个饼。擘饼是一种相交,是基督宝血的相交。

相交

何谓相交?相交就是分享彼此相同的,参与一些共同的事。主的百姓一起围绕桌子吃这饼喝这杯的时候,就是一个相交、就是一个团契。我们在主耶稣宝血的交通里,在我们的灵里共享一种新鲜的感觉,是主宝血的功效、宝贵和能力。每逢我们喝这杯,就彷佛重温我们罪得赦免的故事。

感谢神!我们的罪虽如珠红,现在却洁白如雪。每当我们喝这杯,我们为主的宝血而感谢祂。祂的血不断地洁净我们的罪,让我们能坦然无惧地站在神面前。这是何等的交通!每当我们喝这杯,我们再次感受宝血的能力在神面前还清我们罪债的血,那平伏我们良心的血,叫那控告者闭口无言的血。我们再次经历那血的祝福。这是祝福的杯。在客西马尼园,主为我们喝尽咒诅的杯。祂一滴不留地喝尽了那咒诅的杯,留下祝福的杯给我们。我们称颂这福杯,因此这是与主的相交。

众圣徒的相交

借着擘饼、喝杯,我们不单交通于主的血和身体,一种在灵里的相交。我们看见祂的美丽,再次向祂倾出我们的香气和感谢。但在哥林多前书第十章,相交还有另一重点:这是在基督宝血里的相交,在基督身体里的相交。这是众圣徒的相交。我们不仅在基督的相交里,我们也在弟兄姊妹的相交里,因为我们尽管都不相同,却分享共同的东西。我们的不同仍存在,但有一样共同的是主的血和主的身体;我们有同一的主。我们吃这饼喝这杯,是表明我们与所有弟兄姊妹相交。我们虽多,却仍是一个。只有一个饼,一个身体。

这是何等的祝福!这是众圣徒的相交。这是使徒的交通之公开彰显。藉此我们表现了我们实在是与所有神的子民,就是与基督的身体相交,那是何等的身体!

相交是包含的

相交,一方面是全数包含的,另一方面又是全数限制的。我们只能跟那些与我们共享同一生命的人相交。如果我们没有共同的,就没有相交。我们在主的桌子前相交,我们就跟全世界所有的信徒相交。这不能受限制。即使只有少数人在这里,这饼代表了基督的整个身体。我们不是只和一小撮人一起擘饼,而是与全世界神的子民一起擘饼。这是整个身体。我们和所有的弟兄姊妹相交,不论是否相识,有一件事是我们所确定的:我们同属一个身体。

我们对任何弟兄姊妹没有吝啬、没有私心、没有争论、没有不饶恕、没有苦毒;我们从心底接纳他们。当我们来到主的桌子前,就扩大了我们的心。本来我们很狭窄,但神希望我们的心扩大。我们来到桌子前,祂就扩大我们的心,使我们能容纳全世界的弟兄姊妹。感谢神!我们是合而为一的。

相交是限制的

另一方面,因为这是相交、这是团契,所以必须有所限制,也就是说:必须从世界分别出来。主的桌子把我们从世界分别出来。我们不能喝鬼魔的杯后,再来喝主的杯。我们不能赴主的筵席又赴鬼的筵席,否则就没有相交、没有团契。哥林多后书第六章告诉我们,不要与不相配的同负一轭,因为光明与黑暗是没有相通的。

当我们来记念主,我们多么需要从世界分别出来。世界在我们身上还有权势吗?我们还在事奉两个主吗?这些问题要先解决。主已经把我们分别,祂借着道使我们成圣。所以,我们要从世界中分别出来。每次我们来记念主,就是公开见证我们不属世界。这是世界恨我们的原因,因为我们不属于世界,我们属于主,我们属于祂的家。实在要为此感谢神!

因此,每当我们聚集,是我们在基督里合一的表明。在主耶稣的祷告里,祂多么盼望我们可以合一,正如祂与父合而为一,叫世人可以相信神差了祂来。这就是那个合一。擘饼是向世界的公开见证,我们这些信主的人在基督里是合一的,叫世人可以相信。这是何等的见证。这是擘饼。

什么是主的晚餐呢?这是什么意思呢?保罗接下去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说: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,拿起饼来,祝谢了,就擘开,说:这是我的身体,为你们舍的;你们应当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然后,祂拿起杯来,祝谢了,递给门徒说:要喝这杯,为的是记念我。擘饼是为了记念主。我们记念祂,记念是回忆,回到两千年前,我们记得祂那样爱我们,为我们被钉死。是两千年前吗?不,因为当我们记念祂的时候,圣灵把加略山的景象带到我们眼前,看起来彷佛是祂今天为我们钉死一样;是真实的、是现在的、是活的。在那记念的时刻,借着圣灵的能力,祂把基督带给我们,要更新我们对祂的爱意。那是祂要我们记念祂的原因,叫我们的爱再次被更新,我们就会尽心、尽性、尽意、尽力地爱祂。主耶稣说:在你擘这饼喝这杯的时候,你是在宣告、表明主的死。

陈列主的死

主的桌子不光是记念,也是宣告。换句话说:这是陈列。教会在作什么呢?许多世纪以来,教会就是在陈列主的死。如今人庆祝基督的降生,我们却陈列主的死,因为祂来世上,是为了舍命。我们展示的是主的死,因为这是所有死亡的死。借着祂的死,祂败坏那掌死权者;因着祂的死,祂如今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;是借着这个死,祂带来了生命和复活的生命。这是全宇宙最荣耀的死。人喜欢遮掩死亡,所以把死人埋葬了,因为死是一种羞耻。但感谢神!这里有一种死是我们的荣耀。我们乐于展示那死亡,我们乐于向全世界宣告基督已经死了;因为祂曾经死了,就有了希望。这是我们的见证,这是我们的陈列,这是我们向可见和不可见的世界之宣告。在那死亡里,撒但颤抖了,因为撒但被败坏了,并且是永远地被败坏。

为什么我们称此为陈列呢?我们如何陈列呢?当我们围着桌子,我们看见饼在一边,葡萄酒杯子在另一边。血与身体分离,就说明了死。我们主耶稣所有的血都流尽了。祂不单被鞭打流出血来,不只头戴荆冕流出血来,不仅被钉而从祂的伤口流出血来,甚至到了最后,当兵丁用枪刺进祂的肋旁,从祂破碎的心脏流出血和水来。祂已经死了。祂是首先的,是末后的,祂是那永远活着的。祂曾死过,如今又活了,并且活到永永远远。

弟兄姊妹!这是我们的陈列。这是饼和杯分开摆放的原因,也是我们分开来吃饼喝杯的原因。这代表了主耶稣的死。我们展示祂的死,直等到祂来。这带给我们有福的盼望。这告诉我们,有一天祂要回来,祂要回来接我们到祂那里去。

直等到祂来

当我们来到主的桌子前,我们再次跟祂我们的爱人接触,我们禁不住要喊说:主耶稣,我愿你来!我们从末见过祂,却是爱祂,我们渴望面对面看见祂。哦!当我们聚集一起擘饼时,我们何等希望那是在地上最后一次擘饼!下一次将在那荣耀的日子里,主要和我们喝新的,那也是祂婚娶的日子,在祂的婚宴中,祂要再跟我们喝杯。我们何等期望那日子来到!每当我们来到主的桌前,那日子带给我们盼望。这世界没有盼望,但我们有盼望,我们那有福的盼望就是我们的主快要回来了。

要存着相配的态度

这是擘饼的意义。假如我们真看见擘饼的意义,假如我们真的带着我们的灵、凭着信前来,那么,弟兄姊妹!我们要看见这是何等的祝福;因为这是真实的,所以使徒保罗说:当我们吃这饼喝这杯,若不带着一种相配的态度,就是吃喝你自己的罪。这是什么意思呢?一方面无人配得,谁配得来到主的桌子前?我们就像那浪子,我们把神的恩典浪费净尽,我们远走他乡,直至沦落到了饥饿要作脏活的地步,流浪的生活不能满足我们。我们不配再回来,我们不配坐在祂的桌子前;然而,是父亲的慈爱,是我们主耶稣的救赎,是圣灵的代求,使我们配得来到主的桌子前。祂使我们配得,正因祂使我们配,我们怎可以用一种不相配的态度而来呢?不,祂使我们配,所以,我们必须有相配的表现。

那是什么意思呢?保罗说:当你来的时候,先要自己省察。不要随便而来,不要视之等闲,不要因为循例、惯性或传统而来,不要那样行。你来的时候,要先预备自己,你来的时候,要证明你是在信心里面而来。要省察自己,在已过一个礼拜中,可曾与主争执?可曾不顺服主?有未承认、未蒙赦免的罪吗?我们先要省察自己,我们与主之间不能有间隔,因为我们所作的是真实的。我们不光接触物质的东西,我们所碰的是属灵的事物。

因此,我们需要预备好,并省察我们与弟兄姊妹是否有争执,是否恨弟兄姊妹。内心可有苦毒、不饶恕?尽管某弟兄狠狠地得罪了你,你已经赦免他吗?如果你与世间上任何一位弟兄姊妹有间隔,要承认并把这件事放在基督宝血底下,使你能以相配的态度来敬拜祂。

要分辨身体

当我们一起聚集,我们要省察自己,我们要分辨身体。分辨身体是什么意思呢?简而言之,就是你需要看见这是身体。这不是有限制的,不是只包括一小撮人的,我们与整个基督身体有交通,如果我们因着这样而来,就不至受审。

有时候,有些关于擘饼、饮杯会否带给我们疾病的疑问,在神的子民中也有这样的恐惧。记念主是最蒙福的事,我们要心存畏惧,但不是那种意义的惧怕,而是另一种层面的。我们是恐怕我们没有相配的态度来领受;我们不怕其它的事,因为这是我们所祝福的杯。但我们要惧怕我们没有相配的态度来领受,在哥林多教会中,因为他们没有存相配的态度去作,所以有的患病,有的甚至死亡。

不要随意不到主的桌子前

当你碰见属灵的实际,那是何等真实,再没有比这个更真实了。一方面,会有严重的后果;另一方面,也有丰盛的祝福。没有任何事比来到主的桌子前更能祝福我们,更能使我们得益处。

亲爱的弟兄姊妹!你们是属主的,主已经邀请你到祂的桌子前,请不要故意不出席。主用了一个比喻说:一个王为他的儿子摆设婚筵,他邀请了客人,客人却漠视这邀请。他们轻看王和他的儿子,他们不来。请不要那样作。有时候,我们只为了一微少的原因,甚或毫无理由,就不来到主的桌子前。没有任何借口,主既已邀请我们,我们就要来到主的桌子前。

使徒行传第二章所述的原初教会,他们天天在家中擘饼,他们天天在圣殿聚集,听神的道和使徒的教训,天天在家中擘饼,进入使徒的交通里头。他们是在起初的爱里面。后来,这成为教会在七日的第一日,就是在主日进行擘饼的作法。使徒行传第二十章记载:特罗亚人在七日的第一日聚集在一起擘饼。尽管他们听了保罗讲道,但他们聚集,主要是来一起擘饼。

很可惜,保罗讲得太久,有一个少年人从楼上掉下去。重要的事是擘饼,他们主要不是要来听保罗的道,他们是要来擘饼。

这是我们每个主日擘饼的原因。这是首要的事,是中心,是我们敬拜主的中心。这是最关键的事,其它的是次要的。我鼓励弟兄姊妹,不要错过了擘饼聚会,要以擘饼为你生命中首要的事。哦!这有何等的益处、何等的祝福要临到你。

 

祷告:亲爱的主,我们实在感谢、赞美你!我们这些本来不配的,你竟使我们配得来到你的桌子前与你一同坐席。哦!我们为此何等的感谢赞美你。我们一面祷告,求你激励我们,使我们不至轻看你的桌子,而是欢喜来到你的桌子前。另一方面,求你使我们能以相配的态度来到桌子前。主阿!每当我们触摸这饼和这杯的时候,求你使我们能碰见你,你也再次感动我们,叫我们与你之间的爱意天天不断地更新,直至我们面对面看见你。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求。阿们!── 江守道

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二十日

在美国维珍尼亚州星次岩市所释放的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