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按手

 

【按手是真理的一个根基】在圣经里明显的给我们看见,一个人需要受浸;在圣经里也明显的给我们看见,一个人应当接受按手。今天神的儿女,如果光受了浸,而没有按手,总归缺了东西。

    希伯来书第六章告诉我们说,人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,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。在基督徒的生活里,有好几个真理是根基,都是不能放松的。信徒不必重复的立根基,但是根基总得立。这些基督道理的开端,就是悔改、相信、受浸、按手、复活、审判。如果我们受了浸,而没有按手,我们在跟从主的事上,总是缺少一个根基。

    当时的希伯来人,是有了根基还要再立,一直在根基上兜圈子。今天的基督徒,是这些根基没有立好,就往前去了。好比盖房子,你缺了一个根基,你得补上,然后才能往上盖造。

 

【按手的意义】()联合:利未记第一章所说的按手在牲畜头上,意思就是献祭的人和祭牲合而为一,和祭牲联合。一个人到神面前来献祭,他为什么不把自己献上,而把牛羊献上?千山的牛、万山的羊都是神的,难道神还希罕牛羊?人来到神面前,除非把自己献上,不然,神是不满足的。献祭,是要献自己;献祭,不是要献牛羊。

    但是如果到了祭坛上,倘若真把我自己献上,杀了、烧了,当作燔祭,那岂不就像旧约里那一班拜摩洛的人一样么?拜摩洛的人,不是把牛羊献上给摩洛,而是把自己亲生的儿子献上给摩洛。摩洛是要求我们的儿女流血,神是要求我们把自己作牺牲献上。

    从一方面看,神的要求是比摩洛还厉害;但另外一方面,神给我们一个方法,叫我们作牺牲而不烧掉。这方法就是带牛羊来,按手在牠的头上。牛羊全身最要紧的地方是牠的头。我的手按在牠的头上,好像牠就是我,我就是牠。牠的血流出来,就是我的血流出来;牠摆在祭坛上,就是我摆在祭坛上。所以,按手的意思就是联合。今天我和牠站在同一个地位上,牠被带到神面前去,就是我被带到神面前去。

    ()传递祝福:在创世记里,以撒给他的两个儿子按手,雅各给他两个孙子以法莲、玛拿西按手,替他们祝福。这按手就变作传递、传接,把福传递给他们。

    按手有两个意思:一个是联合,一个是传递。两个都可以说是交通。交通叫我与他合而为一,交通叫我的能力流到他身上去。

 

【基督的身体与膏油的涂抹】()神将膏油倒在基督的全身上:林前十二章12~13节给我们看见基督的身体。神在地上得着了一个人,这一个人就是拿撒勒人耶稣。神已经设立祂作基督(就是受膏者的意思)。当神将祂自己的灵倾倒在祂身上时,神不是将圣灵倒在祂个人身上,神乃是将圣灵倾倒在祂身体的头上。主耶稣不是以个人的资格得着神的膏油,祂乃是站在作头的地位上。换句话说,祂乃是为着身体而被神涂膏的。

    祂的名字叫受膏者,我们的名字也叫受膏者。祂的名字叫克利斯托司(Christos),我们的名字叫克利斯托爱(Christoi)──基督徒、基督人。祂是头,教会是身体。神在地上不是要造出一个人,神在地上乃是要造出一个团体的人,就是教会。但是教会在地上如果凭着自己,教会不能满足神的心,教会没有法子维持见证,教会没有神的能力。为着这个缘故,神必须将膏油倾倒在教会身上。膏油乃是代表神的权柄,神的权柄是借着膏油倾倒在教会身上。然而神的膏油不是涂在一个肢体身上,也不是涂在所有的肢体身上,神的膏油乃是涂在元首身上。因为神将膏油倾倒在元首身上的缘故,所以全身就都有了膏油。

    ()我们站在身体的地位上就得着膏油:我们怎样才能得着膏油呢?我们必须站在身体的地位上。如此,当膏油倾倒在头上的时候,自然而然就来到我的地方。

    请记得,膏油是倾倒在亚伦的头上,然后才流到胡须,流到衣襟。所以膏油倾倒在元首上,膏油就流到身体最低的地方。今天人享受膏油,不在于个人在神面前怎样,乃在于他是否站在身体的地位上。

    在属灵的路上,我们需要圣灵的能力,才能有膏油作我们的力量,才不是凭着肉体作的。因为膏油是不涂在人的肉体上的。但是膏油的得着,不是我祈求、祷告的问题,乃是我和身体发生正常关系的问题。圣经里面绝没有身体受膏,圣经里面只有元首受膏。但是因为你是身体上的肢体,元首受膏,你就也受膏。只有愚昧的人,才追求个人的膏油。

    ()按手的人是基督与身体的代表──使徒:神的话给我们看见,每一次有人受浸归入基督之后,就有神所设立的权柄,像使徒之类的人,代表元首和身体来给他按手。神在教会里所设立的,第一是使徒。第一,这就是权柄。换句话说,在这里有代表的权柄。

    使徒代表基督给我按手,这意思就是说,叫我服在基督元首的权柄之下。你被按手的时候,你的头就低下来;意思说,我从今天起不出头了,我的头服在权柄底下。

    当使徒代表身体给我按手的时候,就是对我说,他和我是有交通的,他和我是合一的。按手的意思就是说,你这一个人,与基督的身体合而为一了。

 

【怎样接受按手】()要服在元首的权柄底下:我们必须站在元首的权柄之下,我们必须在基督的身体里作一个肢体。你一单独,你就死了。只有在身体里才是活的。

    ()要看见联合的紧要:按手的着重点是在联合。按手虽然带着传递的作用,但按手主要的意义是联合。看见了联合的紧要,才能得着传递的祝福。

    ()要看见我是靠着全体活着:当你被按手的时候,你的眼睛必须开起来看,从今天起,我是在许多的儿女中作儿女。我是一个肢体,所以我的生命要靠着全体而活。如果我在一个地方单独的作基督徒,我就了了,就没有用处。我和其它神的儿女一不交通,就出事情。管你多有力量,你不能存在。

 

【行传里两次按手的例子】()撒玛利亚的事:撒玛利亚的人相信了主,是已经得救了,但是有一个特别的情形,就是圣灵不到他们身上来。所以使徒们就来把他们的头按了,把他们摆在元首的权柄之下,这样,膏油就流到他们身上。

    受浸是宣告说,我把世界丢了。按手是宣告说,我进入了身体。这是两方面的事。我一被按手,就加入了身体,就和神所有的儿女联合,并且我也服在元首的权柄之下。你把整个人摆在元首的权柄之下,你马上看见膏油在那里流。

        ()以弗所的事:以弗所的人信的时候,还没有受圣灵。如果是相信了耶稣,怎么能够没有圣灵?定规在根基上有错误。原来他们只是受了约翰的浸,没有归入基督。所以保罗说,要再受浸归入基督的名。

    如果人没有受浸,就不能接受按手。保罗是在他们重新受浸之后才按手。他一按手,圣灵就马上降在他们身上。在这里不只是得着有外表表现的圣灵;我着重的说,这乃是膏油流到他们身上的情形。

    诗篇第一百卅三篇给我们看见,元首受了膏油。元首的受膏,就是身体的受膏,就是每一个肢体的受膏。五旬节外头的表现,那是太外面的,那并不是那么大。圣灵今天降在人身上,外面的表现不过是显出膏油的涂抹。

 

【圣经里的一个例外】在圣经里面,只有一个地方是例外,就是在哥尼流家里,他们没有受浸,也没有按手,圣灵就先降临。不必先施浸,不必先按手,主就将圣灵降在外邦人身上,乃是有特殊的原因的:那时,所有的使徒还以为说,主的恩典只给犹太人。犹太人看外邦人是下等动物,是畜牲。为要打破人的黑暗,主再三的给彼得看见一个异象,让彼得知道外邦人也可以得着神的救恩。但彼得还是不敢下手替哥尼流家里的人施浸,所以圣灵就先降在他们的身上。这样,彼得回去就可以说,圣灵已经作了事,我只好给他们补一个课,只好给他们施浸。

    受浸是为着脱离世界和进入基督,按手是为要得着膏油。膏油已经得着了,按手就取消了。所以彼得只替他们施浸。后来保罗从外邦地回去,在耶路撒冷教会里,为着外邦人的事起了争辩,彼得又把那一件事说出来,就把那一个拦阻全打破了,从此就开了外邦人信道的门。

    在撒玛利亚有按手的事,在该撒利亚没有。可是主用该撒利亚的事,来印证保罗所作的,叫行传十五章的事得着解决。到了十九章,保罗到了以弗所又按手。所以按手这一条路,一直连到今天没有断。

 

【我们要跟着神的儿女一同走】要知道,我单个人不能活,我一个人不能作基督徒,我要和神的众儿女一同作肢体,我还要学习服在元首的权柄之下。我要跟着神的众儿女一同走,这样,在我的生活上,在我的工作上,自然而然就有膏油的表现,在神面前才有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