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区别的消灭

 

【信徒在基督里是合一的】信徒在基督里是合一的,是把所有的区别都消灭了。这一个是教会建造的根基。林前十二13:我们不拘是犹太人,是希利尼人,是为奴的,是自主的,都从一位圣灵受洗,成了一个身体。在基督的身体里,没有属世的区别。加三27~28: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,都是披戴基督了。并不分犹太人,希利尼人,自主的,为奴的,或男或女;因为你们在基督里,都成为一了。受浸归入基督的,都是穿上基督的人了。信徒在基督里是合一的,是把所有的区别都就消灭了。西三11:在此并不分希利尼人,犹太人,受割礼的,未受割礼的,化外人,西古提人,为奴的,自主的。这里是说,信徒的区别并不存在,因为我们穿上了新人(10),我们合成了一个新人。所有的信徒是一个,是合一的。

    如把人在世界上的区别带到教会里面来,那么,弟兄姊妹中间的关系永远没有办法正当。在世界里,人最着重的是个人的身分。但我们不作基督徒则已,要作基督徒,这些东西就必须都关在门外。我们在主里面是不分已往的身分的。你如果把你个人的身分带到新人里面来,就把新人都弄旧了,因为这些都是旧人里面的东西。

 

【国界区别的消灭】()不分犹太人和希利尼人:凭世人来说,国界的分别是最大的。犹太人是国家主义最强的一个民族。他们轻看所有的外国人。他们看外国人都是下等动物,都像狗一样。他们根本不承认外国人的地位。所以就是要把一个外邦人摆到犹太人中间,和他们一同作基督徒,都有一点为难。彼得是犹太人的使徒,需要三次看见异象,才敢传福音给外邦人。到行传十五章,有人主张外邦人信了主,还得受割礼、守律法。换句话说,外邦人要作基督徒,也得作犹太人。

    今天在基督里面,国界的分别已经不存在了。无论是中国人也好,是英国人也好,是日本人也好,在主里面都是弟兄姊妹。

    ()十字架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:以弗所书给我们看见,犹太人是一堵墙,外邦人又是一堵墙,是两相隔开的,现在十字架已把这隔断的墙拆毁了,不能再有分开。你那一个国界的思想,非从心里拔掉不可。你一把这一个带进教会来,就叫教会变作肉体的机关,这不是基督的身体。我们所得着的,是基督的生命。我们是凭着这一个生命联合的,不是凭着国家联合的。

 

【阶级区别的消灭】在人群之中,还有一个最难脱开的关系,就是阶级的关系。在保罗写这三封书信时,一个自由的人和为奴的人,有大的区别。这一种的阶级,比今天的主人仆人、老板伙计、上司下属中间的关系,不知要厉害多少倍。

    新约腓利门书,说到腓利门有一个奴隶,叫作阿尼西母。他们主仆的关系,在教会里已经不存在了。当他们跪下祷告的时候,阿尼西母是腓利门的弟兄;当他们站起来作事的时候,阿尼西母是腓利门的奴隶。

    你今天也许是别人的下属、伙计或仆人,请你记得,你在上班的地方,应当站住你的地位,应当学习顺服听从你的上司和主人的话。可是每一次你和他到神面前来,就不能因他是你的主人、上司,你就让他。对于有钱的人,就请他坐在好位上;穷人来,就叫他站在那里,或坐在脚凳下边,这是雅各所定罪的(雅二1~8)。我们要学习一到教会里来,我们就是站在新人、身体的地位上。我们不站在阶级的地位上。阶级的破除,只有基督徒才能作到,也只有基督徒才能作得彻底。在基督的里面,你加不进任何的东西去;在基督的里面,你也少不了任何的东西。

 

【男女区别的消灭】我们在世界里,在教会的行政上,男人有他的地位,女人也有她的地位。但是在基督里,男女的地位是一样的,没有分别。请记得,在属灵的事情上,你没有法子分男人、女人。姊妹的事奉,在有的地方和弟兄不一样,这是摸着权柄的安排的问题。

    弟兄是作神的儿子,姊妹也是作神的儿子。圣经里面所有翻作儿女的地方,都应该翻作孩子。这个字是不分男女的,不过它的性质还是男性的。我生下作神的孩子,将来长大是神的儿子,是男性的。在基督里,男人是弟兄,女人也是弟兄。

    在全部新约里,只有林后六章有儿子和女儿。这是说到个人与神之间的问题,不是说到人在基督里的问题,所以题起儿子和女儿。当你个人为神受苦时,神就是你的父。如果你是男的话,神收留你作儿子。如果妳是女的话,神收留妳作女儿。

 

【国民性区别的消灭】在基督里,不分犹太人和希利尼人。犹太人代表满了宗教性的民族,希利尼人代表哲学和聪明。一直到今天,所有科学上的名词,都是以希腊文字作根据的。这是国民性的不同。

    各地方的人,常有不同的国民性。比如:南方的人都比较热情、轻浮;北方的人都比较冷静、稳重。有一等人是讲理性的,什么事情都得要考究根源;还有一等的人完全讲良心的。一等人是凭着头脑、理智来走路;还有一等人是糊里胡涂的,凭着感觉来走路。

    今天在教会中许多的难处发生,就是因为人把国民性的气味带进来。不喜欢说话的人聚在一起,就变作不喜欢说话的集团;话多的人聚集在一起,就变作一个话多的人的集团。你一把你的性情、性格、脾气这些天然的东西带到教会里来,就变作批评、分开的标准。你自己就是格,凡及你的格的,就是好基督徒;凡及不到你的格的,就不是好基督徒。你就是标准的基督徒。教会今天就是混乱在人的脾气上。我们要学习拒绝一切从旧人来的东西,千万不要这样说:我本来是怎样怎样的人。没有一个信徒,能把他天然的性格带到教会里来。教会多年来所受的亏,就是受亏在性格的分别上。

 

【文化区别的消灭】化外人在英文里翻作Barbarian──生蕃、野人。西古提人在希腊文是从西马Zema出来的,变作西枯西亚Zecothia。威司脱古脱(Westcott)说,西枯西亚是一个地方的名字。在希腊的古典文学里,西枯西亚和加拉太人是常常并题的,所以西古提人是受人尊敬的人。化外人是被人轻看的,这是文化上的问题,这一个在世界上的分别很大。

    从一个文化高的人来看文化低的人,的的确确是为难的。从一个西古提人来看,觉得你是一个化外人,穿、吃、住,什么都不行。从一个化外人来看,你这一个西古提人是重物质的人,你就是讲究吃、穿。这两个人的观点完全不一样。中国人吃饭是用筷子,印度人是用手抓。中国人觉得用手抓太不象样;印度人觉得用手抓来吃痛快,不像你们那样的虚假客套。这是文化的区别。

    在基督里的人,是最大的人,什么人间的不同都容得下。我们是在主里面接触,我们是在主里面相爱,其余的事都容得下。我们绝不以别的事来分别神的儿女。我们不能把有教养的弟兄姊妹摆在一起,成功作一个教会;我们不能把粗俗的人弄成一堆,变成一个教会。

    另一方面,我们要学习,在罗马人中就作罗马人,在律法之下的人中就作律法之下的人,在什么种文化之下的人中,就作什么种文化之下的人。不然的话,就会使别人受伤,就得不着别人。在这件事上,神的儿女如果起头起得好,将来许多难处都可以避免。

 

【肉体上敬虔记号的消灭】受割礼与未受割礼,这一个区别,乃是说到肉体上敬虔的记号。犹太人是受割礼的,他们在肉身上有一个记号,说他们是属乎神、敬畏神、拒绝肉体的人。他们这样作,乃是说他们是服在神的约里面,和神的约有分。犹太人相当看重割礼的事,他们认为没有受割礼的,就不是在神的约里头的人,所以行传十五章题到,连外邦人信了主,他们也要勉强外邦人受割礼。

    在原则上,我们今天也会落到与犹太人相同的难处中,去注重那些外面的记号。比方:受浸、蒙头、擘饼,如果把这些拿来分别神的儿女,我们马上就从属灵的意义里落到肉体的标记上去,这些东西马上变作和割礼差不多的东西。不要误会说我们不要受浸,不要擘饼,不要蒙头,也不要按手了。如果一个东西有属灵的实际,而有肉体的表示,那是顶好。但是如果有人有属灵的实际,而没有肉体的表示,我们就不能因着这一个和他有分别。总之,神的儿女不能因肉体上标记的分别,而影响到在主里面的合一。保罗说割礼不是在乎除去肉体的污秽,乃是在乎除去肉体的活动。所以在神面前,要紧的不是外面的事,乃是在乎里面。如果里面的看见是一样的,外表有一点不同,你不能因此而分别。

    我们都是弟兄姊妹,我们在基督里面是一个新人,我们在身体里面是同作肢体。我们在教会里面,已经消灭了一切在基督以外的区别。所有的人都站在新的地位上,都在主所设立的新人里面。我们必须看见,所有神的儿女都是合一的,而不能有另眼相看。我们必须从心里把宗派的意念拿掉,把分门别类的意念拿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