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十章  基督何时再来与再来的豫兆

 

    圣经所记载的预言中,关于世界末日与基督再来之前,必须应验的条件,最主要的有三:

    (1)这天国的福音,要传遍天下,对万民作见证,然后末期才来到。(太二十四14)

       (2)我在怒气、忿怒和大恼恨中,将以色列人赶到各国,日后我必从那里将他们招聚出来,领他们回到此地,使他们安然居住(耶三十二37);你们可以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;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,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。这样,你们看见这一切的事,也该知道人子近了,正在门口了。(太二十四32~33)

       (3)一七之内,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;一七之半,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。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(但九27);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,那行毁坏可憎的,站在圣地(太二十四15);那日子以前,必有离道反教的事,并有那大罪人,就是沉沦之子,显露出来;他是抵挡主,高抬自己,超过一切称为神的,和一切受人敬拜的,甚至坐在神的殿里,自称是神。(帖后二3~4)

 

    壹、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

 

    以上的三大条件中,第一项天国的福音,虽然经历了罗马十个王的大逼迫,不但未被扑灭,反而越加广传,至终连罗马皇帝也相信耶稣。如今已传遍天下,无论是民主国家,共产极权无神论的国家,未开化野蛮的国家,或是深山,或是天涯海角,或是沙漠旷野,或是冰天雪地,凡是人迹所到之处,都可以听到福音,都有人相信耶稣。所以这个条件的要求,是已经符合了。

 

    贰、以色列复国

 

    第二项以色列国要复国预言的实现,实在神奇无比。约在公元前六百十七年左右,先知耶利米曾预言说,以色列人不但会遭遇到亡国之厄运,且会被赶散到世界各国,被抛来抛去,在各处成为凌辱、笑谈、讥刺、咒诅。但是日后会复国,在原居住地安然居住。后来于公元前六百零六年,以色列人果然亡于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手中,被掳到巴比伦。等到巴比伦亡于玛代波斯之后,于公元前五百三十六年,波斯王古列允许以色列人回到迦南地居住。兹后易主数朝,沦为希腊及罗马等国家的殖民地,受异国的统治。当主耶稣降生时,是在罗马的统治之下。以色列人因为拒绝承认耶稣就是他们素来等候的救主弥赛亚(就是基督),多方设计陷害祂,想要除灭祂,甚至把祂钉死在十字架上。因此,他们受了咒诅,遭了神的忿怒。主耶稣要被卖之前曾预言说:巴不得你在这日子,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。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,叫你的眼看不出来。因为日子将到,你的仇敌必筑起土垒,周围环绕你,四面困住你,并要扫灭你,和你里头的儿女,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。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;你们看见耶路撒冷被兵围困,就可知道它成荒场的日子近了...他们要倒在刀下,又被掳到各国去。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,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。

    主亲口说的预言,后来很奇妙地应验了。公元七十年四月,罗马提多太子带领着他精练的十万军队进攻耶路撒冷,以色列人顽强守城抵抗。若非因内乱,提多永不得进城。他虽然战胜了以色列人,他仍存心盼望保存圣殿和里面的一切。但悲惨的时刻终于来临,有一个罗马兵丁,站在他一个同伴肩上,抛入一枝火把在圣殿朝北的门里。一阵大风将这火吹开了。在这个烈火中,被围困的以色列人和围困人的罗马兵丁,都在挣扎中一同灭亡了。美丽堂皇,堪称为全世界最荣耀的古迹,在一场大火中被毁掉了。圣殿的金器,因为大火的高温融化,流入石头与石头之间的缝隙。罗马的兵丁为要得到金子,就把所有的石头搬开,到处寻找。因而应验了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的预言。

    再过五十年之后,以色列为反抗罗马,又被杀死五十万人,因此有很多人逃往各地散居于列国之中。主耶稣又说:他们要倒在刀下,又被掳到各国去,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,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。这意思就是说,这圣殿的重建,应等到被外邦人统治的日期满了,以色列复国之后才能实现。

    在公元三百六十年左右,曾经有一个名叫朱理安的作了罗马的皇帝,他是反对圣经最激烈的,想尽办法打倒基督教的人。当他读到路加福音第二十一章二十四节这段记载时,他就决定用皇帝的财富权势,重建耶路撒冷的圣殿。因为他想,现在是罗马统治以色列的时候,若能在以色列尚未复国之前就重建圣殿,等于证明圣经的记载不可靠,可令大家不相信基督教。他就命令一位大臣名叫阿力匹阿斯,负责建造圣殿的工程。除他以外,巴勒斯坦总督也很热心赞助这个举动;再加上反对基督教的犹太教徒的合作,建殿理应势如破竹。因此,朱理安皇帝的建殿计划的实现,似乎指日可待。但是人力怎样能抗拒神的定规呢?当工程开始进行时,忽然有可怕的火球,由邻近圣殿基地之处喷射出来,不容任何人靠近工地,顽强抗拒施工的企图,直到建造圣殿的工程被迫取消为止。这件事很明显地证明,圣经确实是出于神的,不容任何人蓄意推翻,甚至地上最具权势的执政者也不能。

    以色列人居住的迦南地,就是现今的巴勒斯坦地。该地虽然果如先知的预言,不断的遭遇兵灾,刀剑不离开他们;但若是没有其它的因素配合,以色列人也不至于完全抛弃故乡故国,远走他乡,以致使那地变成为荒场,全然荒凉。他们也不至于被赶散到世界各国,被抛来抛去,饱尝辛酸苦辣的滋味。因为兵灾是可以作短暂的躲避,俟乱定后还可以回老家重建家园;这就是所谓的国破河山依在。甚至当元朝得势,建跨欧亚两大洲之大汗国时,不只中原汉民族被蒙古骑兵蹂躏,连苏俄、中东、欧洲许多国家民族,也曾经被其淫威摧残过。但也未见任何民族被抛散在世界各国中。以色列人背离故乡,最主要的原因是:自从公元七十年耶路撒冷城被罗马毁灭之后,那地受了咒诅,约有一千八百多年,神停止降秋雨、春雨在那地,以致本为肥沃之地,因缺水变为不毛之地,无法使人生存,而成为世界著名之废墟。

    原来迦南地不像埃及地,埃及人的指望是靠尼罗河的水来灌溉。以色列却是靠天上降下的雨来滋润地。若神降春雨、秋雨,就定规有丰收。若是天干旱,结果就是闹饥荒。一个特别依赖雨水来滋润地土的国家,若雨水断绝,是极易招致灾害的。就地质而言,巴勒斯坦地方,几全为白垩石灰石层所构成。以农事方面而言,这种地质是很适宜的。在巴勒斯坦的阳光热力熏蒸之下,灰石比他种岩石易于分解,而迅速成为地里丰富的养料,使地成为永远的沃土。在常有暴雨的巴勒斯坦,海绵性的石砾地,比任何土壤易于吸收地下无穷尽的水分,以滋养深根的苗,因此,植物虽半年无雨水,亦能在烈日炎暑之下继续繁茂。这就是从前迦南地被称为流奶与蜜之地,一挂葡萄需两个人用扛抬着的缘由。神停降春雨、秋雨,一面迫使以色列人被抛散在世界各地,以应验了神藉众先知的口所预言的话;一面乃是为以色列人保存该地,不致成为其它民族愿意耕耘而占有。巴勒斯坦多年以来果树毁坏,田地荒芜,荆棘遍地,路无行人,懒惰的土耳其人后来虽占据该地,不能、也不肯与恶劣的气候所产生的困难奋斗。这种情形,正说明了为何该地容易被以色列人购回。这就是神为着祂的百姓,保存巴勒斯坦地的方法。

    至于究竟以色列人要在国外漂流多久,何时才算耶路撒冷被外邦人践踏的日期满了呢?在过去漫长的岁月当中,这个应许得以应验的日子似乎很渺茫,遥遥无期。在过去一千八百多年当中,耶路撒冷曾经先后落在罗马人、叙利亚人、十字军、苏丹撒拉丁、埃及人、基督徒、回教徒,与土耳其人手中。当以色列人尚散居在世界各国时,神把少数清心爱神的以色列人圣别出来,他们从旧约圣经中看到了神将来要让他们复国的应许,因此就抓住了神应许的话,进行所谓的郇山运动,一心一意要归回他们的祖国。他们在约但河边挖井寻水,住在那里昼夜祷告,呼求神早日成全复国的应许。当最初发起这个运动时,许多以色列人加以讥笑。但这个运动渐渐引起了响应。当中却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,就是土耳其政府从此禁止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置产。后来土国闹革命,政权落入青年派之手。这时苏丹(就是土王),因财源缺乏,就允许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置产。以色列人回祖国的移民运动,就从此成为热潮。海口逐渐扩大,船舶将日用品运到以色列海岸去,人口也骤增。一八二七年,耶路撒冷城人口仅有五百;一八八二年,人口增至二万四千,其中以色列人四千;到了一九一零年,耶路撒冷邻近一带又增加了大约十万人,其中的五分之四,就是大约八万人是以色列人。

    这个郇山运动,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被阻止了。但神自己来开一个敞开的门,以成就祂的旨意。第一次世界大战时,土耳其人加入德国方面作战,企图控制波斯湾一带的油田,乃经由苏彝士运河而攻埃及。英国不得已,才派兵远征米所波大米,以确保油田利益,并进攻巴勒斯坦,使其脱离土耳其势力。当时,以色列人有数十万青年人帮助协约国作战。结果,协约国方面战胜了德国及土耳其的联盟。战后,巴勒斯坦地就脱离了土耳其的管辖,成为英国的托管地。由于寄居英国的以色列人对英国颇有贡献;其中的一位就是韦斯曼博士,他对于英政府及国际联盟都有很大的贡献,英政府对他非常感激。英政府因此决定大力扶持以色列人回巴勒斯坦地,并且拟把耶路撒冷交还给以色列人,于是写信给韦斯曼博士透露此意愿。因为他那时在耶路撒冷郇山委员会担任干部,正热烈地筹备以色列人的回国事宜。

    据英国巴勒斯坦委员会机关报载:以色列人把这项宣布比作波斯王古列的谕示,该谕示曾使以色列人第一次的漂流结束。

    当这消息传遍时,以色列人感到空前的兴奋,我们应当回想以斯拉的日子也是这样。这正像复活一般,以色列人的各团体、会堂、友谊会、职业公会,为这民族解放的动力,立即表示非常感激,向英政府重伸敬意。

    虽然战后,以色列国并未立即得着复国,但和约已划巴勒斯坦由英国暂时托管,俟以色列人建国时,归还给他们。且于公元一九二九年,在国际同盟里成立了犹太局。神也垂听了以色列人的祷告,兴起了环境,印证他们的信心已蒙悦纳,就在战后,解除了那地历经一千八百余年的旱灾,按时赐下春雨、秋雨,(虽然从十九世纪末,已略有降雨之事,但尚未回复正常),使土地再转为肥沃,适合供人居住。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地的移民徙置工程也恢复了。一九四零年罗斯福和丘吉尔的会谈,作成以色列复国的决议。这些环境上的配合,引起了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以色列人热烈的响应,特别是获得移居在美国,拥有雄厚经济实力的以色列人的支持。他们投资争购巴勒斯坦各地区的土地,且有组织地大量移民,以高明的经营才能,使本为荒凉之地再度繁荣起来,奠定了复国的基础。

    公元一九四八年,联合国达成协议,正式宣布以色列国的复国。以色列成为第六十个加入联合国的国家。以色列人因有金钱的后盾,又有全国民众齐心努力,埋头苦干的精神,复国不久,就建立了一个现代化、且国防力很强盛的国家。至此,基督再来之前该应验的第二个条件已经实现了,并且是应验在我们的眼前,叫任何人都无可否认。以色列人历尽了沧桑,终于实现了复国的梦。一度曾经枯干了的无花果树(就是以色列国的国徽),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到了,我们知道夏天近了。这样,我们看见这一切的事,也该知道基督再来的日子近了。

 

    叁、订立和约和重建圣殿

 

    唯一剩下尚未应验的条件,就是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预言,敌基督会表示与以色列人友好,与他们订立和约、盖圣殿。经上说:一七之内,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;一七之半,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。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,并且有忿怒倾在那行毁坏的身上,直到所定的结局。

    究竟什么叫做一七?一七之半?行毁坏可憎的,他到底是谁?现在让我们来看第三个条件──将来必成的事。

    以色列复国,附带产生了巴勒斯坦难民的大难题。在以色列人亡国之前,阿拉伯人只是一个弱小的游牧民族,没有固定的居所,到处游牧。后来,这民族的人口渐渐增多,遍布于中东一带各国;其中的一部分于以色列亡国之后,趁虚在巴勒斯坦游牧,仍过着很落后的原始游牧生活。他们的信仰是一神教,它发源于旧约圣经,蜕变而形成回教;其实他们所敬拜的阿拉神,就是以色列人所敬拜的耶和华神。他们因为过着游牧生活,故没有置产和生活于固定居所的观念。巴勒斯坦的大部份土地,是属于国王,或是国有的。后来,巴勒斯坦各地区的土地,逐渐被资本雄厚的以色列人购回。起初,以色列人因为人力有限,并不急于主张土地所有权,故那些游牧民族尚有草原可供牧羊,不大关心以色列人置产对他们的严重后果,双方尚能相安无事地渡过一段时期。但是等到以色列复国之后,开始施行大规模且有组织的土地改革,屯耕计划,兴建土木,开设工厂。因而那些原寄居于巴勒斯坦的游牧民族,发觉能让他们牧羊的草原越来越少,且土地不属于他们,很难再维持生活。他们为时势所逼,逐渐流亡于邻近回教国家,其中最多的乃是黎巴嫩,所以就成为巴勒斯坦难民的大本营。

    这些围绕着以色列国周围的回教国家,基于回教共同的宗教信仰,把以色列人视为共同敌人,不承认以色列人的生存权。阿拉伯各国,一面援助巴勒斯坦难民的复国运动,一面对以色列国虎视眈眈,拟伺机摧毁。在以色列这一面而言,复国当初,他们的首都耶路撒冷还没有完全收回,有一半的土地还在他们敌人之一──约但国手中。以色列人对于耶路撒冷是势在必得,他们必须收回耶路撒冷,在旧殿的地基上重建耶和华的圣殿。重建圣殿是以色列人举国一致的誓愿,也是神的应许,更是将来基督再来之前必先实现的条件之一。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二章说:将来敌基督,那大罪人,就是沉沦之子,显露出来;他是抵挡主,高抬自己,超过一切称为神的,和一切受人敬拜的,甚至坐在神的殿里,自称是神。因为现在还没有耶和华的圣殿,所以重建圣殿,是为要应验经上的预言所必须的条件之一。这就难怪举世的人,皆视中东为随时会爆炸的火药库。阿拉伯人及回教国家,想要摧毁以色列国;而以色列人,想要从他们的手中夺回耶路撒冷。这就是导致爆发数次中东战争,至今尚动荡不已的因素。

    公元一九六七年,这些回教国家发动了战争。而以色列人,在那一次被公称为六日战争中,竟然打败了埃及、叙利亚为首的十倍以上的敌人,把耶路撒冷从阿拉伯人的手中夺回了。回教国家虽然以禁止石油输出为武器,企图影响世界各国的经济,迫使联合国出面施压,企图使以色列放弃耶路撒冷。但是以色列国宁愿放弃其它占领地,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弃耶路撒冷,因为重建圣殿与以色列复国并重。以色列人早已将建殿的材料准备好了,旧殿根基的正确位置也已完成勘察测量,他们现在所等候的,就是为着重建圣殿必需的一段和平时期。如果没有达成和约,阿拉伯人的阻扰是显而易见的。现代武器的破坏力甚大,一个飞弹就足够摧毁圣殿,而使重建工程的努力归于徒劳无功。

    所以,第三次中东战争之后,以色列国就开始与回教众国家寻求和平共存的途径。他们不惜放弃广大的西奈占领地,而寻求和平。神也兴起环境,响应了以色列的努力。首先软化态度的,乃是几次中东战争中的回教集团领袖埃及,接着就是约但和黎巴嫩。巴勒斯坦游击队总部,就是因此被迫从黎巴嫩境内撤走。甚至叙利亚的态度也软化了一些。伊拉克总统胡森,本来已成为以色列头号强敌,构成很大的威胁。但他太狂妄了,以致估计错误,霸占科威特,引发了波斯湾战争,使阿拉伯众国家的团结,因分裂而瓦解。神借着波斯湾战争,为以色列削弱了恶霸伊拉克的势力。

    神又兴起了环境,在很短的期间内,瓦解了世界二大超级极权之一苏联。将来的敌人,歌革和玛各,就是旧苏联境内的一些民族。苏联的瓦解,除去了以色列和阿拉伯间和谈的障碍物。以色列和敌对的国家,正在展开和谈。目前虽然双方的歧见仍多,但在神主宰之下,总有一天会谈成和约的。就在几年前,有谁曾豫料到东欧的共产集团,以及苏联,会在那么短期内就完全瓦解呢?

    目前,我们虽然还看不出谁是将要出现的敌基督?只知道他会成为撒但的工具,暴君该撒尼罗的还魂会附在他身上,他会先以友好的姿态出现。保罗曾说过,撒但也装作光明的天使。他会在一个七年之内,与许多国家坚定盟约,这个友好条约,当然也包括以色列及阿拉伯等国家在内。当和约谈成之日,就是这个世界末期的最后七年已经开始了。然后以色列国将会于前三年半之内,重建圣殿,依照旧约律法的规定在圣殿献祭事奉神。并且教会中那些爱主的得胜者(男孩子),就会被提到神的宝座前;他们是神的精兵,他们会把撒但从天上摔下来。

    撒但的被摔下,会引发了三年半的大灾难。敌基督在这个时候,会露出他恐怖的真面目,这就是但以理所说:一七之半,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,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。他会和以色列人翻脸,逼迫他们不可拜神,却要他们拜他。有许多爱神的以色列人,因为不肯拜他而殉道。另一面,全球各地有许多爱主的基督徒,在大灾难中蒙主保守,陆陆续续被提到主那里。我信,在末期有许多人会忽然失踪了。他们不是被绑票,也不是真的失踪,而是蒙主拯救,提早得着荣耀的身体,与主相聚,免去大灾难,实在是好得无比。在大灾难的末期,当第七枝号筒吹响的时候,那在基督里死了的基督徒必先复活。以后尚活着还存留在地上的大批基督徒,也都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,在空中与主相遇。那时,他们必朽坏的身体,都改变为不朽坏、荣耀的身体,和主永远同在。

    另一面,在中东那一带,敌基督和假先知要鼓动各国的人,从东方,从北方,也有从西方来的,都要聚集在中东,要围攻以色列人。以色列人将会被敌人追攻得走投无路,他们会躲入约沙法谷,如同被猛虎驱入死谷的羊,等着被宰一样。他们因着绝望,就向神发出哀求的声音,呼求神施拯救。就在那时,基督会公开的再临,祂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。这山必从中间分裂,自东至西,成为极大的谷。山的一半向北挪移,一半向南挪移。以色列人要从山的谷中逃跑,因为山谷必延到亚萨。他们逃跑,必如犹大王乌西雅年间的人逃避大地震一样。基督降临,有一切圣徒同来。那日必没有光,日、月、星三光必退缩。主要把围攻以色列人的敌军,聚集在约沙法谷东边的平原,叫做哈米吉多顿;他们是神烈怒的酒醡。主会骑着白马,天上的众军,也都骑着白马跟祂而降。我称他们为白马师。我是多么渴望自己和家人,以及和我一起聚会的弟兄姊妹们,将来都有分于这样的壮举。有几次,我曾梦见了白马师,发觉自己骑着白马跟着主,同时也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,包括家人,也包括在主里安睡的爱子崇道在内。虽是梦中情景,却仍觉得回味无穷,且感觉无上的荣耀与欣慰,但愿此梦能成真。神公义的作为,在白马师中将会完全彰显出来。神在那里踹众敌军。那酒醡踹在城外,就有血从酒醡里流出来,高到马的嚼环,远有六百里。君王与将军,所有敌军、壮士、兵丁,无一幸免。敌基督和假先知都被擒拿,他们两个就活活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。撒但也暂时被捆绑,扔在无底坑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