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第十二章 永世的乐园──新耶路撒冷和新天新地

 

    在千年国度时期,万物得着复兴,恢复到起初伊甸园时期的光景。虽然如此,天地还没有完全被恢复到神原初的创造时期那么完美;海还没有除去,死亡和阴间也还没有被扔到火湖里。这是因为还有一些隐而未显的罪,潜伏在某些人里面,只是时机不对,群龙无首,暂时不敢妄动而已。主必须让这个隐情显露出来,以便彻底清除。所以那一千年完了之后,撒但必从监牢里被释放出来,要迷惑地上四方的列国,就是歌革和玛各。歌革在以西结书第三十八章记载,是罗施、米设、土巴的王,即统治者;玛各即指地方。罗施就是俄罗斯;米设就是莫斯科;土巴就是托波尔斯克,即西伯利亚的首都。将来从蒙古、俄罗斯、直到德国东境,这些地区的民族及统治者会跟从撒但,围攻圣徒的营及蒙爱的城,就有火从天降下,烧灭了他们。那迷惑他们的魔鬼,被扔在硫磺的火湖里,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。他们必在火湖里昼夜受痛苦,直到永永远远。罪魁祸首伏法、被神处决之后,神就设立白色的大宝座,审判一切消极的人、事、物。那些在千年国度之前,头一次的复活中没有分的外邦死人都要复活。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,被扔入火湖里。末了,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。宇宙中一切不讨神喜悦的人、事、物,邪灵、污鬼、不信神的、可憎的、杀人的、行邪术的、拜偶像的,连同死亡和阴间,都一扫而净,被扔进火湖里。俟清除所有消极的人、事、物之后,神就来更新地球和它所属的天(大概指着太阳系),因为先前的天地尚有罪的痕迹。神要彻底清除罪的痕迹,把天地恢复到起初被造时的光景。

 

    壹、新耶路撒冷――神的乐园

 

    在过去的永世、今世和未来的千年国度时,神的居所是在第三层天,人所不能靠近的光里。我们通常称为天堂。人人都向往天堂,念念不忘上天堂。因为天堂就是神的宝座设立的地方,也是神同在的地方,那里没有撒但,没有邪恶,没有死亡,是极其安祥的地方。在那里,神的旨意是通行无阻的。人虽向往天堂,但神的心意却是在地球。神巴不得早日把祂的宝座设立在地球上;这是神喜悦的地方,是神在永远的计划里定规的。只是过去地球受了撒但的破坏,满了不法、不义、罪和死亡,使神的旨意不能在地上通行无阻。所以神就先差遣祂的爱子主耶稣来到地上,成功了救赎,解决了罪的问题。然后借着教会活出基督,在肉身彰显那位看不见的神属性的美德,在地上开展祂的国度。天国的福音开展到那里,那里的鬼就被赶出去,那里神的旨意就得以通行,如同在天上一样。然后在千年国度时期,在地上彰显神的公义、圣洁与荣耀。千年国度过了之后,神就把剩余的一切消极的人、事、物清除,更新天地,彻底消灭罪的痕迹,随即把历代以来建造在天上的一座城,就是圣城新耶路撒冷,从天而降。神和羔羊,以及新旧约所有蒙恩的圣徒们,不分以色列人和外邦人,全都包括在内,就是新耶路撒冷城的真正内容。

    新耶路撒冷是羔羊的新妇。在永世里,众圣徒们都得着了一个属灵的、荣耀的身体,成为团体的新妇。所以神就预备了一座城作为居所;是神和羔羊和新妇的居所。城和墙是外面的显出。看得见的圣城新耶路撒冷的情形,乃是一种寓意,是借着城的彰显,说到神在创世以前就拣选、预定、所要得着的那一个团体的特征,属灵的美德。这一座城是由神那里从天降下来的,说出住在城里的圣徒们是被神收藏在祂怀里,从神出来的,不是从地上来的。新耶路撒冷的特征是圣洁。我们知道只有神是圣洁的,所以惟有出乎神的才是圣洁的。新妇是由神而生,从神而来的,所以也是圣洁的。

    这座城也是满了神的荣耀。从前的圣殿中,神的荣耀不是明显的,是如云彩般的;然而这座城却是明如水晶,是透明的。今天,太阳的光是片面照射的,故物体的反面是影子,但是将来新耶路撒冷城的光是透明的。在这城里,坐在宝座上的神是看得见的神。人站在宝座前,所看见并认识的神,就像碧玉般清明。我们今天在世上,对神的认识是模糊不清的;但是在那城里,有神的荣耀光辉像碧玉一样,我们就能看见祂自己,明如水晶。

    今天天使的地位,在我们看来似乎是高不可攀的,但那日,天使在这座城不是作王,乃是在那里看守新城的门。而蒙恩的圣徒们,却是里面的主人。一想到这里,我们不能不低头敬拜神说:人算什么,你竟顾念他;世人算什么,你竟眷顾他。门上写着神的律法和公义。十二使徒从主所得的一切启示,和所传的福音,是新城的根基。城的高有二千四百公里,真是高耸入云,不见其顶。城墙的高是一百四十四肘,约等于六十六公尺,也是高不可攀,无法踰越。城墙的意思是和外面有分别,有保护。伊甸园因没有墙,才让蛇爬进去;但新耶路撒冷必须经门进出。城墙是碧玉造的,并且城墙的根基是用各样宝石修饰的,既华丽又壮观,表明里面的人,都是经过圣灵的工作,更新而变化的人。城和城内的街道是精金,表明城里面的人,有神的生命和性情。他们的生活行为都是活在和神的交通中,圣洁无瑕疵的。十二个门是十二颗珍珠,表明人在神面前所得的生命,不是出乎人的,乃是出乎基督的死而复活而得的生命。

    新耶路撒冷城内没有殿。在旧约时,惟有圣殿是圣洁的,圣殿以外的地都算不得圣洁。当主耶稣在世的时候,地上还有圣殿。在教会时代,则天上有殿,地上无殿。在千年国度时代,则天上有殿,地上也有殿。到新天新地时,因不再有罪了,用不着再献祭,所以就没有殿了。整座新城是圣洁的。到了那一天,凡住在城内的人,都可直接与神交通,且是面对面的朝见神;因神和羔羊作了新城的中心。并且,新城里不用日光、灯光;这并不是说,新天新地里没有太阳和月亮,而是因为在城内既有神的荣耀光照,又有羔羊为城的灯,所以就用不着日、月光照了。

    很有趣的是,新城里有一条金街道,街道当中有一道生命水的河,又有一颗生命树,却长在河的两岸。试想,只有一条金街道,由十二个城门通到宝座,到底是怎么回事?并且,那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的一道生命水的河,又怎么流经金街道当中?而一颗生命树又怎么长在河的两岸?真是不可思议!很可能这一条街道、一道河和一颗树,都是发源于城中心最高点的宝座,以螺旋的形状,由上而下,绕城的四面而伸展,所以又能通到城的每一面,以及十二个城门。生命树也很可能根出于宝座,而如葡萄树的藤状树干长到河的两岸,而结十二样果子,每月都结果子。在人不能,在神却不然,因为神凡事都能。新城里的圣徒们是行走在金街道中,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交通于神,出于生命树,有生命的供应,也有生命的流露,满了神的彰显;不只人得着喜乐和满足,神也得着喜乐和满足。所以新耶路撒冷是神的乐园。

 

    贰、新天新地――人的乐园

 

    在永世里,旧的天地和海都过去了,只有新天和新地,而没有海。海是鬼的住处,它的深处是通到无底坑。海没有了,故污鬼、阴府、无底坑、死亡都没有了。撒但、邪灵、兽、假先知和背叛的人,都被扔进火湖里,连罪的痕迹都没有了。所以在新天新地里,没有咒诅,没有疾病,没有劳苦,没有饥荒,没有眼泪。神的帐幕在人间,神要与人同住,他们要作祂的子民,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,作他们的神。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,因为导致他们流眼泪的苦楚不复存在了。相反的,那里却满有祝福、和平、欢乐和满足。

    住在新地的人,就是列国的人,仍有血肉之体。此时不再有犹太人、外邦人的种族之别,都统称为列国的人。这一等人就是千年国度之后,那些仍活着且未接受撒但迷惑的人。住在城里的人是神的儿子们;住在新地的人,就是从千年国度过来的活人,他们是在新地上作神百姓的人。

    将来新天新地上的居民,他们的饮食、起居、生活的情形,要像没有犯罪之前的亚当和夏娃一样,仍有血肉之体,他们要生养众多。因为在永世里,没有犯罪了,所以不再有死亡,他们会一直活下去,且无止境地传宗接代下去。神说:爱我、守我诫命的,我必向他们发慈爱,直到千代。在过去,无人能证实这个应许,因为从亚当到现在,大约有六千年。洪水之前有一千六百五十六年,洪水之后大约有四千三百五十年;洪水之前,人的寿命比较长,那时的人类共有十一代;洪水之后,人类的寿命大大减少,若以平均三十年算作一代,可能有一百四十五代左右,再加上千年国度时代,估计为三十三代;全部加起来,也只不过是一百八十九代,还不到二百代。所以神说的发慈爱直到千代这个应许,要等到永世时才能应验;神不会说空话,凡神所说的话都会应验。

    在新天新地里的百姓,虽然没有疾病,没有疼痛,没有死亡,可是他们究竟是血肉之体,会有疲倦、软弱。感谢神,祂有丰盛的怜悯。祂预备了生命树的叶子,为要医治万民的疲倦和软弱,好叫他们好好生存下去。至于生命树的果子,则是为着住在新耶路撒冷城内的儿子们。他们吃生命树的果子,被神的灵充满,活出主的生命和行为,发出荣耀的光辉。这个光成为列国百姓生活行动的榜样和指引,叫他们认识何为神的善良、纯全、可喜悦的旨意,而行在光中。这种活在生命光中,享受神的祝福,欢乐满天下的生活,就是人类梦寐以求的人间乐园。但是他们永远比不上住在新耶路撒冷城内神儿子们的荣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