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往事的了结

 

      今天我们要提起一个问题,就是一个初信主的人,怎样了结他们一切的过去?就是一个人信主之后,总有许多以往的事没有了,他应当怎样一起了结它?

 

圣经的教训】全部圣经,从旧约到新约,特别是新约,神不注重一个人没有信主之前的那些事。你试从马太福音一章读到启示录二十二章,你能找到几地方,讲到信主的人对于他以往的事,该如何了结?你如果去读,你要说,实在难找得很。就是书信里,讲到我们以往行为不对的地方,也都是对我们说,从今以后该怎样,并没有说对于从前需要怎样。

      你们看以弗所书、歌罗西书这两本书,都讲到我们的以往是如何,但是没有讲到那些以往的应该如何了结;都是讲从今以后应该如何。帖撒罗尼迦书也是注重以往是如何的,但它也没有对我们说以往该如何了结,都是对我们说今后应该如何,以往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  一个人一得救,自然有许多以往的事要来和你商量,解决;你们必须给他们一条路,叫他们有一个正当的解决。为什么缘故?因为大有关系。你们知道今天在中国,在世界别的地方,有许多领复兴会的人,他们一直要初信的人来对付他们的以往。你如果来读神的话,就知道这些都不是使徒们所注意的,连传悔改的约翰都不注意。

 

施洗约翰的回答】你们记得,有人到约翰那里去,问他说,我们当作什么呢?约翰回答说:有两件衣裳的,就分给那没有的;有食物的,也当这样行。你看,这不是说以往,乃是说今后。收税的人来问约翰该作什么?约翰说:除了例定的数目,不要多取。当兵的人也来问约翰说,我们当作什么呢?约翰说:不要以强暴待人,也不要讹诈人,自己有钱粮就当知足。这给我们看见,就是传悔改的约翰,也是注重今后如何,不是注重以往如何。

 

保罗的教训】如果我们稍微花一点工夫看保罗的书信,你看见他也总是注重以后如何,对以往不提。这是什么缘故?因为一切都在宝血底下。因为稍微不小心,你就会把福音弄错了,你就会把主的路弄坏了,把悔改的路弄坏了,把赔偿的路弄坏了。我们在神面前,这一个问题必须好好的解决。同时也给初信的人知道,有几件事要作,这是因为有其它的原因。不过,我们的地位要清楚。

      哥林多前书六章九至十一节: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么?不要自欺,无论是淫乱的,拜偶像的,奸淫的,作娈童的,亲男色的,偷窃的,贪婪的,醉酒的,辱的,勒索的,都不能承受神的国。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。他讲到他们从前有这些事,但是他没有讲这些事应当如何去解决。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的名,并藉着我们神的灵,已经洗净,成圣,称义了。这一个着重点,不是在对付以往。因为有一位救主已经替我们对付了所有的以往。今天着重的点,是以后该如何?得救之后的人,是已经洗净,成圣,称义的人。这是比较清楚的地方。

      以弗所书二章一至五节: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,祂叫你们活过来,那时,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,随从今世的风俗,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,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;我们从前──还是讲到从前──也都在他们中间,放纵肉体的私欲,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,本为可怒之子,和别人一样;然而神有丰富的怜悯,因祂爱我们的大爱,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,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。这里不是说从前那么多属乎肉体的事该如何去了结;这里只有一个了结,就是我们的主根据于神爱我们的大爱,根据于神丰富的怜悯,祂替我们解决了。

      以弗所书四章十七至二十四节,也是讲到我们从前的光景。所以我说,且在主里确实的说,你们行事不要再像外邦人存虚妄的心行事;他们心地昏昧,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,都因自己无知,心里刚硬;良心既然丧尽,就放纵私欲,贪行种种的污秽,就要脱去你们从前行为上的旧人;这旧人是因私欲的迷惑渐渐变坏的。又要将你们的心志改换一新,并且穿上新人;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,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。

      四章二十五至三十一节:所以你们要弃绝谎言。这是今后的事。从前撒的谎怎么对付,没有说,不过说从今以后别撒谎了。今天要各人与邻舍说实话。生气却不要犯罪;不可含怒到日落;也不可给魔鬼留地步。都不是讲从前,乃是讲今后。从前偷窃的不要再偷。没有说从前偷窃的要去退还。那一个着重点是在今后。怎么还,是另外一个问题。总要劳力,亲手作正经事。污秽的言语,一句不可出口,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,叫听见的人得益处。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。一切苦毒、恼恨、忿怒、嚷闹毁谤,并一切的恶毒,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。

      五章三至四节:至于淫乱,并一切污秽,或是贪婪,在你们中间连提都不可,方合圣徒的体统。淫词,妄语,和戏笑的话,都不相宜,总要说感谢的话。还是刚才的原则,都是从今以后的事,是信主以后的事,而不是信主以前的事该如何了结。

      你把所有的书信看过之后,你能够找出一个顶奇妙的真理──神所注重的,乃是一个人信主以后该怎样作。信主以前的,神没有注重,神没有对我们说该怎样作。这是根基的问题。

 

错误的福音叫人过度对付以往】因为有许多错误的福音,是过度的注重对付以往,结果有许多人陷落在捆绑里。我们不是不对付以往,有几件事情我们是要对付,但是根基不是这一个。我们劝神的儿女在相信之后,绝对不可以马虎。

      一个初信的人,我们对他们讲的时候,我们自己要清楚,神所着重的点:以往的罪都在血底下,都因着主耶稣替我们死,完全得着赦免,都因着主耶稣替我们死,我们得救。得救并不根据于如何对付以往。人不是靠着以往的好行为得救,人也不是因为悔改以往不好的行为得救。人是靠着主耶稣十字架的拯救得救。这是根基,要拿得牢。

      那以往的事该怎么办呢?我花了很多的工夫,在读新约的时候,一直问说,一个人信了主,他的以往该如何了结?我找到只有几个地方提起一点,但都不是教训,而是榜样。主留下几个榜样给我们看,加果我们碰着一个初信的人,我们该如何替他们解决?可是不应当伤他们的良心,要给他们看见以往一切无知的行为,都在宝血底下。这一个必须抓牢。

 

应当对付的几件以往的事】按着我所知道的,在新约里,一个信主的人对于以往的事该怎么办?只有这四五个地方给我们看见一点光。

 

偶像的事必须解决】帖撒罗尼迦前书一章九节:离弃偶像归向神。一个初信的人,信主的时候,偶像的事必须解决。

      关于以往的偶像的事,并不那么简单。有许多人也许以为偶像的问题很简单,但是不简单。请你们记得,你们是圣灵的殿,神的殿与偶像有什么关系呢?连约翰看见那些信徒的时候,约翰也得对他们说:小子们哪!要远避偶像。这一个问题,不像我们所以为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 圣经里关于偶像的看法,关于偶像的路,你们必须看见。在旧约里你能够找到几处关于偶像的地方。一件事你们必须注意的,就是说凡一切的东西,神都禁止人作它的像,而同时有一个意思说它们是活的。任何的东西,你不能在它面前,有一个意思说它是活的。一这样想,就变作偶像。当然偶像是算不得什么,但是,你如果以为它是活的,就不对了,所以对于这些东西的敬拜是禁止的,对于心倾向它们,也是禁止的,禁止造像是十条诫里的一条(申五8)

      申命记十二章三十节说:不可访问他们的神说,这些国民怎样事奉他们的神。请你们记得,连查这些神是怎样敬拜的;都是不应该作的事。都是那些头脑好奇的人出毛病。他们是怎么办的?他们是怎么事奉的?神禁止我们查问这些。因为,你若能去查问,跟着第二步,就能照着去行。所以,要禁止那些好奇的人。

      对于以往偶像的问题,如何解决呢?哥林多后书六章说,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关系?意思是相当明显,基督徒不能到庙宇里去。除非实在没有地方住,到荒山上去没有地方保护,碰见庙去住宿,那是另外一件事。总归信徒是不应该参观庙宇的。因为哥林多后书六章明显的说,你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,同时说偶像与圣灵的殿有什么关系。在环境上有什么特别的安排,我们不敢说,但是故意的去游玩,与他们有接近,当然是不合宜的事。小子们哪!要远避偶像。要远,意思就是不要近。

      诗篇十六篇四节说:我嘴唇也不提别神的名号。所以,连在讲台上除了没有法子要提比方之外,别神的名字我们要留意的避免它。还有各种迷信的,为着命运而有的顾忌,怕这个、怕那个的意念和话语,都不该有。许多信徒还在那里着意说,他的命运如何,他的相貌如何,他的前途如何,这些关于算命看相一类的事,也是禁止的。还有一切在偶像范围里的东西,人应当在神面前一了百了,与偶像完全脱离关系。

      对于初信的人,必须第一天就要他们脱离偶像:名字必须不提,不能有私人的命理,不能与庙宇接近。对有形像的东西,不只不可拜,连动意念都不可。所有其它宗教,他们怎样敬拜,我们不能问。这是以往的,我们应当解决。有这一类的东西,要摔掉,不要卖掉。应当毁灭,消灭,除掉。关于这一件事,我盼望弟兄姊妹们,对于初信的人,要相当严重的说,不能随便,因为神对于偶像是非常忌邪。

      今天他们如果站不牢,将来他们如果留在地上,碰着最大的偶像,就逃不过。你不只要告诉他们,泥塑木雕的不能敬拜,就是活的也不能敬拜。的的确确有活的偶像,大罪人也是偶像。请你们记得。任何的偶像都不能拜,任何的偶像都应当拒绝。你们要叫他们有这一个习惯。我不能说拜偶像的人不多,十个中间,总有六七个是直接或间接和偶像有接触的。连主耶稣的像都不能拜。所有的像都不能拜,连马利亚的像都不能拜。

      你们必须把这一个作得彻底。不然的话,就要走另外一条路。因为我们不是在肉体中事奉,乃是在灵里面事奉。神是寻找用心灵事奉祂的人,不是用肉体事奉祂的人。神是一个灵,不是一个像。这样作,就叫许多弟兄将来不会落在罗马的势力下。有一天,敌基督要来,罗马的势力要大大的发展。

      对于以往的对付,圣经里第一件事,就是人要拒绝以往的偶像。人要拒绝偶像,等候神的儿子第二次降临。主耶稣的像也不应当保留。这不是主耶稣的真样子,没有任何的价值。在罗马的博物馆里头,有二千多种主耶稣的像,根本是画家的理想。在外国,有许多画家,常是到处跑,看见有一个象样的,就给他一点钱,叫他坐下,把他画下来。我告诉你们,这是亵渎的事。这一个原则,是厉害的,神是忌邪的神,神不能让这些事存在。任何的迷信都不能有。比方说,这几天气色不大好,运气坏得很,这完全是地狱里出来的。神的儿女,第一天就把它扫光,不能让偶像的气味进来,要彻底的解决。

 

对可疑惑的东西应当有一个了结】使徒行传十九章十九节:平素行邪术的,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,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;他们算计书价,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。这一件事也是初信的人应当了结和对付的。

      但这并不是命令,不是教训,乃是圣灵工作的结果。圣灵作工到一个地步,他们把不该有的东西拿出来。这里说五万块钱,是相当值钱。不是说把它卖了给教会用,而是把它烧了。如果是犹大在,一定不肯。这不只是三十两银子可以赒济穷人。但主喜欢把它用火烧掉。

      一个人信主之后,就得对他们说:有几件东西要对付。刚才是偶像,这里是书,行邪术的书──在这里面我们找出一个原则。一个初信的人到你面前来,第一件事,偶像要好好的拒绝;第二件事,许多可疑惑的东西,你们要解决它。有的东西,是明知道和罪有关系的,像许多的赌具,不正当的书画,与罪有关系的,我们有榜样,非烧掉毁掉不可。也许还有许多奢侈品,过分享受的东西,虽然不把它焚烧,但也得对付。不过焚烧是一个原则。

      一个人一信主之后,回家去就应当找他自己的东西。在一个不信的人家里,以往总是有这些东西,有的也许是与罪有关的,有的也许是与圣徒体统不合的东西,与罪有关系的东西不能卖,要毁掉,烧掉。奢侈的东西,能改用就改一改来用,不能改用,就把它卖掉。你们要给他们看见,对付这些东西,是他们所该作的事。

      利未记十三、十四章讲到长大痳疯的衣裳,是一个很好的比方。这就像我们的对付东西。有的衣服查出来是大痳疯,不能洗的,就把它烧掉。因为是大痳疯进到它里面去了。有的是洗一洗就没有大痳疯的,能够用。所以,有许多衣裳也许样子不对,改一改能用。有的也许太短,改长一点就能用,有的也许太奇怪,改得平常一点就可以用。有的根本不可救药的,有罪恶在里面的,就得烧掉。有的能改的,洗得掉的,就医它。有的或者卖掉它,把钱送给穷人。

      对于东西,应当有一个了结。你们不妨跟你们年轻的弟兄、年轻的姊妹,到他们家里去看一看,我相信,如果个个初信的人,对于他的东西,彻底的去整理,他是起了一个好的头。所以,更好是到他们家里去对付这些东西。迷信的东西要烧掉。有的东西,要把它改一改再用,或者把它改一改再卖掉。我告诉你们说,第一次学了功课,一辈子忘不了。要叫他们知道作基督徒是一件实在的事,不是到礼拜堂去听听道就算数的。这些东西,应当帮他们的忙去处置。

 

亏欠人的应该赔偿】第三件事还要对付。偶像是一件事,不对的东西是一件事。还有一件事要对付,我们也有一个好榜样就是撒该。路加福音十九章八节:撒该站着对主说:主阿!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;我若讹诈了谁,就还他四倍。

      希奇!没有教训,都是受圣灵的感动去作的。所以在这里多作一点,少作一点,都是受圣灵的引导,而不是根据道理的教训。如果是道理的教训,就不能多,也不能少。还是原则摆在那里,榜样摆在那里,是圣灵如何感动,多一点也可以,少一点也可以。

      例如撒该的事,主在他身上是那样有力,他说,我若讹诈了谁,就还他四倍,其实还二倍也可以。利未记的原则是加上五分之一,一千块钱就还一千二。不过受感动的时候,看主的灵要你怎样作,感动你还四倍也可以,感动你还十倍也可以。在这里只讲原则。所以,弟兄们!你们读圣经的时候要清楚,这不是讲教训,这是圣灵作工的时候所引导的。圣经明显的给我们看见,在书信和使徒行传,是一样的原则。

      初信的人,在以往的时候,如果有什么地方勒索人,欺诈人,偷了人的东西,或者用不正当的手续得了不应当得的东西,主如果在你里面作工,我们相信这一件事要去对付。有的人也许要看见说,他经济的情形不够,没有法子对付。在某地,有两位弟兄,他就是把他整个家所有的再加十倍,还不能还他那一个机关。这对于他们的得赦免没有关系,这对于他们罪人的地位也没有关系,可是与他们的见证有关系。

      比方说,我在不信的时候,偷了某人一千块钱;我信了主之后,如果不给他对付清楚,我怎么能对他传福音?我在那里讲,也许他心里一直记得那一千块钱。不错,你在神面前得了赦免;但是,你在他面前没有见证。你不能说,神赦免我了,我不还也没有关系。不,这和你的见证发生关系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撒该四倍的拿出来,乃是为着见证。当时大家都说,主怎么能够到这一个罪人家里去!大家都不佩服。这一个人勒索了多少人,这一个人讹诈了多少人;他就站起来说:我如果勒索了什么人,我都还他四倍。这一个四倍的归还,不是作亚伯拉罕子孙的条件;这一个四倍的归还,不是神的救恩临到这一家的条件。这一个四倍的归还,乃是神的救恩临到这一家的结果;这一个四倍的归还,乃是作了亚伯拉罕的子孙的结果。因为有这一个恢复的行为的缘故,所以在人面前就有见证。这就是见证的根基。

      我认识一位弟兄,当他没有信主之前,对于钱的事不是太好,某种的行为也不是太好。他的同学相当多,都是所谓中上阶级的人。他是相当热心要带领同学归主,但是不行。虽然他是非常热心的向他们传福音,但是他们说,那有这样的事!他的钱如何了?他的以往在他们面前没有挪开。这一个弟兄,从来没有作撒该。他的罪,在神面前是赦免了,什么问题都解决了,可是在他们面前没有解决。他只有承认他以往的错,说出他以往的错,赔出他以往的错,然后才能作见证。见证的恢复,乃是在乎他以往的事的了结。

      我刚才说过撒该不是用赔偿四倍来作亚伯拉罕的子孙,撒该不是用赔偿来得着救恩,撒该是亚伯拉罕的子孙,所以赔偿四倍。撒该是得救的,所以赔偿四倍。他赔偿四倍的用处,是叫这些人的嘴被封住,不能说话。这一个四悟,是超越了他所亏欠的,叫人没有话说,叫见证能恢复。

      所以,初信的人,你有没有对不起人的地方?在东西上有没有亏欠人的地方?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乱到你家里来的?有没有什么东西是用不正当的手续拿来的?如果有,都应当弄清楚。基督徒的悔改。是要认以往的错。普通人的悔改,光是悔改行为。比方说,我这一个人是发脾气的,现在我不发就行了。但基督徒就是现在不发脾气了,对于以往的脾气,还得承认是错。不只要在神面前不发,并且要承认我以往发脾气的错。这一件事才算了结。

      你在神面前,从前是偷东西的,今天不偷就是了。你曾取了别人的东西回家,你说从今天起我不偷了,在神面前,这一个是了了,可是在人中间不行。就是三年之久,你没有再偷,人还要说某人是小偷。你如果不偷了,并且到他面前作见证说,我为看见证的缘故,要解决以往的错误。是因为你已经得救了,所以能够作这样的事。从人来看,对于这样的事,还得作,然后我的地位就清楚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有一个困难的问题:假定说,我偷了一万块钱,现在我连一千块都没有,怎么办?这一件事,在原则上应当对他们说,承认总得承认,坦白的说,我以往是偷了,现在我不能赔。赔不赔是另外一件事,话总得说,见证总得作,承认总得要承认。不然的话,一辈子不能作见证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许多时候,个人作见证的时候,虽然个人有难处,但是,不能因为有难处的缘故,就不对付;还是要对付。对付了,你才在人面前有见证。

      在某种特殊的情形的时候,还有人有凶杀的事情发生。因为有的人,是曾杀过人的,怎么办?这也算作以往的事。这样的事怎么办?在圣经里,在许多得救的人中,我们看见两个人,一个是有直接的行为的,一个是有间接的行为的。有直接行为的,就是十字架上的强盗。强盗那一个字,在希腊文相当的明显,不只是普通的强盗,并且是杀人放火的强盗。不是小偷,是谋财害命的人。他信了主,罪得了赦免,圣经没有提起他以往的事怎么了。还有一个是保罗,保罗没有直接杀人,可是当人杀司提反的时候,他是帮凶,又看守害死他之人的衣服。你也没有看见他怎样对付这件事。

      在这个原则上,我相信,如果有杀人的人,在我们中间,还是过去的事。没有一个罪,血不能洗净。你今天要和我在乐园里。像那一个强盗,没有去了结这些事,当然他也没有机会去了结这些事。如果碰着这样的事的时候,我们不应该把太重的良心的重担,加在他们身上,除非神在他里面作工,因为新约里面有两个人,一个是直接杀过人,一个是间接杀过人,神都没有注意挽回以往。不过,我相信有的人良心不平安,是神在那里作工,不是普通的控告。那么,如果对于受害的人的家属有什么表示,我们不拦阻。这不是道理和命令。他对于受害的家属,如果愿意有表示,倒是可以的。

 

【未了的事的了结】还有许多其它的俗务没做完,怎么办?一个人得救的时候,在他手里定规有许许多多俗务没做完,多多少少总有一点在那里,好像很容易拦阻他来跟从主,到底这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 马太福音八章二十二节:耶稣说: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,你跟从我吧!这也是圣经里了结以往的事的一个方法,这就算作第四件事。在这里有一个人来对主耶稣说,主阿,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亲。主说,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,你跟从我吧。所以在这里,除了偶像之外,不对的东西要对付,亏欠人的要对付,关于事务责任方面的事,主说让死人去埋葬死人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有一个不信的父亲没有死,那一个人的意思是说,等我回家去,等我的父亲死了,埋葬好了,才来跟从你。主说:让死人去埋葬他们的死人。这一个他们,是指着第一个死人。第二个死人,就是指着他的父亲。第一个死人是指着属灵的意思,世界上的人都是死人,在神面前他们都是死人。主的意思是说你来跟从我,死人由死人去埋,你的父亲让那些死人去埋,你别管。

      我不是请你们去劝那些初信的人,不要替父亲办丧事;是说让死人去埋葬死人,那一个原则要抓住。许多末了的事,让他们去了。如果我们要办好了这些事,我们一辈子都没有工夫作基督徒。家庭里的事没完,父亲的事没完,生活的事没完,在这里有几千几百件的事还没完,谁能作基督徒?所以,那一个原则,只有一句话,这些都是死人。你让死人去埋葬死人吧!这里第一个死人是指着属灵的死人说的,第二个死人是指着实际的死人说的。谁去埋呢?让那些属灵上是死人的人,肉体上是死人的人,让那些行尸走肉去埋这一个尸首,这是一个原则。这并不是劝初信的人从今以后不管家里的事;乃是说,不要等到世界的事都办完了才来。若是这样的话。你没有法子跟从主了。

      如果他不死怎么办?所以我们是让死人去埋葬死人。不是说不管,是说这些在属灵上是死的事,我们不要被他拖牢了,有许多灵性上是死的父母,如果一定要叫父母那么好,那怎么办?有许多人要把他的事务弄好了才信主,那里有机会?这些都是死人的事,你们不要被他拖牢。从我们的眼光来看,就是不了了之。所以你们要对他们说,许多末了的事,我就是这样以不了了之的来跟从主。你如果要了了才来跟从主,那你就不得了。你们在偶像的事情上、不正当的东西、亏欠人的事情上都得对付,其它不能了的事,就以不了了之吧!

      所以,请你们记得,在神的话语里,按着我所能找出来的,大概这四类,是一个初信的人,对付以往的事所应持的态度。这一条路就是这样走的。其余许许多多例外的事,我们没弄完,就以不了了之待之。像家庭的本分,我们就让死人去料理,我们没有工夫,我们要跟从主。那些事不是你能了结的,让死人去料理就是。许多在属灵上是死的人,让他们去作。你们如果这样的带领他们,弟兄们!你们又引导初信的人多走一步。

 

问题解答】有弟兄问:有一件事,得罪了一个人,如果那一个人不知道,是不是也要向他承认?

      答:问题是有没有物质上的亏欠。有的时候是他们所知道的,就像撒该的对付。有的时候他们不知道,但如果是物质上的亏欠,还是得承认。不过,最好能和教会在一起作。比方说,我叫你损失了一千块钱,我也肯承认这一个错,赔这一笔钱。不过我总得作得与你最有益处。初信的人不能极端,不要把事情弄坏。所以,最好拿到教会里来断定,让有经验的弟兄来替你解决。我站在这一个情形里,你们看怎样?因为初信的人,要就会良心极端的受控告,要就会觉得应付不了,就不应付。如果他把事情拿到教会里来,许多有经验的人可以帮助他。可能有另外一个方法,把这一个钱还给某人。也许是觉得这一件事对于某人有益处,就讲给他听,也许是觉得这一件事对于某人没有益处,就不讲给他听,可是作这一件事是在教会里有见证。不是不肯承认,乃是停一停再说,因为在我身上没有什么关系,但是在有的人身上恐怕反而叫他们倒下去。或者有的人知道某一位弟兄,现在可以过去了,我们对他说不要紧。许多时候,在复兴会里作的事,赶不上在教会里作的。在教会里有交通的配搭,在复兴会里没有,常常叫少年的人自己去碰。如果能够有交通,能够得着别的有经验的人的意见,就好得多。所以,天主教里那一个认罪的制度,就像康伯对于盖恩夫人,也有它的地位。不同的就是他们完全是死的,而不是根据于属灵的情形。如果教会里负责的弟兄,看见有的人有事,就拉住他;有的人有事,就推他;你就看见,责任在教会身上,而不在个人身上,事情就好办。不是说不承认,也不是说一定承认,是摆在教会面前,让教会来定规,事情就好办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