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与世界分别

 

      今天,我们要对初信的人,讲到与世界的分开。关于这一个问题,在圣经里的命令是相当多。在旧约里的榜样和教训也是相当多。像巴比伦、像所多玛、像迦勒底的吾珥、像埃及,都给我们看见,人应当与世界分开。与世界的分开,是有好几方面应当分开的。埃及代表世界的快乐;迦勒底的吾珥代表世界的宗教;巴别塔代表世界的混乱;所多玛代表世界的罪恶。人应当脱离埃及,人也应当像亚伯拉罕一样从迦勒底的吾珥出来。罗得到了所多玛,以色列的国民陷在巴比伦,都应当从那里头出来。圣经里,用四个不同的地方,来代表世界;同时把这四个拿来给神的儿女看,人该怎样脱离世界。我不知道你们出去所碰着的初信的人是什么样的人,如果有人好像是有一点属灵的知识,有一点属灵的背景的,不妨把这四个完全提起。普通的时候,我们提起埃及就够。

 

读经:

于是摩西、亚伦被召回来见法老,法老对他们说:你们去事奉耶和华你们的神,但那要去的是谁呢?摩西说:我们要和我们老的少的,儿子女儿同去,且把羊群牛群一同带去,因为我们务要向耶和华守节。法老对他们说:我容你们和你们妇人孩子去的时候,耶和华与你们同在吧!你们要谨慎,因为有祸在你们眼前,不可都去,你们这壮年人去事奉耶和华吧!因为这是你们所求的。于是把他们从法老面前撵出去。耶和华对摩西说:你向天伸杖,使埃及地黑暗,这黑暗似乎摸得着。摩西向天伸杖,埃及遍地就乌黑了三天。三天之久,人不能相见,谁也不敢起来离开本处,惟有以色列人家中都有亮光。法老就召摩西来,说:你们去事奉耶和华,只是你们的羊群牛群要留下,你们的妇人孩子可以和你们同去。摩西说:你总要把祭物和燔祭牲交给我们,使我们可以祭祀耶和华我们的神。我们的牲畜也要带去,之一啼也不留下,因为我们要从其中取出木,事奉耶和华我们的神。我们未到那里,还不知道用什么事奉耶和华。(出十8~1121~26)

要留到本月十四日,在黄昏的时候,以色列全会众把羊羔宰了。各家要取点血,涂在吃羊羔的房屋左右的门框上和门楣上。当夜要吃羊羔的肉,用火烤了,与无酵饼和苦菜同吃。不可吃生的,断不可吃水煮的,要带着头)腿、五脏,用火烤了吃。不可剩下一点留到早晨,若留到早晨,要用火烧了。你们吃羊羔当腰间未带,脚上穿鞋,手中拿杖,赶紧的吃,这是耶和华的逾越节。以色列人从兰塞起行,往疏割去,除了妇人孩子,步行的男人约有六十万。又有许多闲杂人,并有羊群牛群和他们一同上去。他们用埃及带出来的生面,烤成无酵饼;这生面原没有发起,因为他们被催逼离开埃及,不能耽延,也没有为自己预备什么食物。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共有四百三十年。正满了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,耶和华的军队都从埃及地出来了。这夜是耶和华的夜,因耶和华领他们出了埃及地,所以当向耶和华谨守,是以色列众人世世代代该谨守的。(出十二6~1137~42)

又说: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,与他们分别,不要沾不洁净的物,我就收纳你们。(林后六17)

 

出埃及的预表(救赎的意义)神要拯救以色列人,神所着重的点,乃是用逾越节的羔羊来拯救他们。神是要拯救他们脱离灭命者的手。人怎样脱离灭命者的手呢?乃是借着逾越节的羔羊。你们稍微看一点关于逾越节的事,神的使者出来击打每一个埃及地的长子时,看见门上有血的,灭命的使者就越过他。如果门上没有血,他的长子就被杀。

 

得救的基本原因乃是血】所以,问题不在乎门的好或坏,不在乎门楣门框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,不在乎那一个家里有什么好的地方,也不在乎那一个长子的行为是孝的,或者是不考的。问题是有没有血。沉沦和得救的分别,不是在乎你的家道如何,不是在乎你的为人如何;乃是在乎你有没有接受血。得救的基本原因乃是血。不是你的为人,不是你的家道,这根本与你这个人没有关系。

 

救赎的结果就是出去】我们蒙恩得救的人,都是被血救赎的人。可是请你们记得,血一救赎,你就得动身,你就得出门。不是说你被宝血救赎了,就买一所房子住下去。乃是所有被血拯救的人,都得在当天晚上就动身。在半夜之前的时候,把羊羔宰了,用牛膝草把血涂了,就赶快吃饭。吃的时候,腰要束起来,杖拿在手里,因为马上就得走。

      救赎的第一个结果就是分别,就是出去,就是离开。绝没有说神把一个人救赎了,仍把他放在世界里,放在那个老的地位上,叫他在世界里再住下去。根本没有这回事。每一个人一重生,一得救,就得把杖拿在手里,就得动身。灭命的使者,一在得救和沉沦的人中间分别,你就得出去。灭命的使者一分别你,你就得动身出埃及,总得看清楚这一个预表。杖是为着走路用的,没有一个人拿了一根杖躺在床上。杖不是枕头,杖是为着走路用的。凡得着救赎的人,无论大人、小孩,都得拿着杖,在当天晚上出去。什么时候被血救赎,什么时候就作客人,在地上作寄居的、作客旅。什么时候被血救赎,什么时候就出埃及,与世界马上就分开,不能再继续住下去。

      有一个姊妹,在主日学里教一班学生。有一次她讲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,她问他们说,你们拣选作拉撒路呢,或者是拣选作财主?财主,是今天享福,后来吃苦;拉撒路是今天吃苦,后来享福;你们拣选那一个?有一个小妹妹,大约是八岁,站起来说:我活着的时候要作财主,死了要作拉撒路。我告诉你们,许多人就是这样。我需要得救的时候,靠着羔羊的血;但是羔羊的血救了我,我就更稳当的住在埃及。这样,我两面都有了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血的救赎,是把你从世界里救出来。你一被血救赎,马上你在这一个世界,就变作是客旅、是寄居的。不是说不住在世界上,是说你和世界立刻有分别。在什么地方有救赎,在什么地方总是产生这一种的情形在他们身上。你什么时候得蒙救赎,就在什么时候变了你的路,你定规要离开世界。所以,血的分开,是血把死人和活人分开;血的分开,是把世界上的人和神的儿女分开。你不能再在世界里。

      不是等了多少年,这一个人才和人有分别;乃是当天晚上,人一得救,就得与世界分别。人不能说,我得救之后过多少天,等想定了才出来。你是基督徒,你是属乎主的,你必须离开埃及,必须与世界分别。

 

不能在世界里事奉神】我们从以色列人的出埃及来看,人出埃及是何等的难!因为埃及一直拉着他。以色列人要出埃及的时候,你们记得,法老虽应允壮年人去,但是小孩子和老年人他要留下。这是法老第一次的要求。如果光是壮年人去,把老年人和小孩子留下,壮年人走也走不远,等一等定规回来。撒但的诡计,总是不愿意我们与埃及有彻底的分开。所以摩西在一起头的时候就拒绝法老的留难。因为你如果留下一样东西不带出来,留下一个人不带出来,请你记得,你走不远,你也会回来。

      你们记得,法老第一次的话,还不只是这样。在起头的时候,他对摩西说:你们就在埃及地敬拜,你们就在埃及地事奉神,你们不要到旷野去。以后,又劝他们不要走得太远。第三次,就提起只要你们壮年人去。第四次,又对他们说,人可以都去,牛和羊要留下。法老的路,就是说:你们要在埃及地事奉神。这是他基本的思想。你们可以作神的子民,但是你们要在埃及作。他知道人如果在埃及事奉神,这一个人就没有见证。他知道人如果在埃及事奉神,这一个人也得事奉法老;这一个人要作神的仆人,也得作撒但的仆人。

      你要在世界里事奉神,同时你定规也作撒但的奴隶,你还得替他烧砖。所以,他不放你走。就是放你走,也不放你走得太远。因为只有壮年人去,其余的人还在埃及,这样,壮年人定规要回来的。法老相当熟悉马太福音六章的财宝在那里,心也定规在那里。财宝和人是在一起的。他知道如果把牛羊留在这里,人不会走得远,等一等,人会跟着牛羊跑。但神是要牛羊跟着人跑,所以钱要得救。

      所以,要出去,就是到旷野。要出去,就得把所有人完全带去,把所有的财物完全带去。不然的话,就要都留在埃及,与埃及没有分别。神的命令乃是说,我们事奉神的人,必须与世界有分别。

 

我们的路是在旷野里】不只你口里认主耶稣为主,不只你口里说,我今天已经是一个相信主的人了,这一个见证不够。你必须从他们中间出来,作一个分别的人,比口里认耶稣为主的人再进一步。哑巴的基督徒固然作不得,但光说话远是不够,你必须与这些人有分别。你不能维持以往的朋友,你不能维持以往的人情,你不能维持以往的关系。你必须看见说,我今天宝贵我在主里面的地位,我必须远远的离开我以往的地位。人要出去,东西也要出去。也许人要说你傻了,但你不要听他。我今天要从那个地方出来。自从你我作了基督徒之后,你我的路,总是在旷野里,不是在埃及里。

      以新约的话来说,埃及是代表世界,旷野也是代表世界。埃及是指道德的世界,有道德意义的世界。旷野是指物质的世界,实质的世界。我们基督徒,是在实质的世界里,不是在道德的世界里。我们要看见,世界是有两种:一种世界,是一个地方;还有一种世界,是一个组织。有许多的东西,与这些物质的东西发生关系。这些好看的东西,叫人能够有眼目的情欲,叫人能够有肉体的情欲,叫人能够有虚荣心,这一个是埃及。世界还有另一个意思,就是世界是一个地方,是一个住的地方,就是一个物质的世界。

 

要离开道德的世界】我们基督徒今天是从这一个世界的制度、是从这一个世界的组织里出来。我们今天脱离世界,是指脱离道德的世界说的,不是指着物质的世界说的。我们是要离开道德的世界。不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地方。换一句话说,我们还是在世界上,但是这一个世界,是一个旷野。

      当我们走在旷野的时候,潘汤(D. M. Panton)说一句话顶好,他说:我活着的时候,是一条路;我死的时候,是一个坟墓。一个人不能停留在路上许多时候,因为是一条路。我如果死了,我不过是埋在这里。我看潘汤这一句话是相当好。信徒在地上,不过是一条路;死的时候,不过是埋在这里。就是这样完了。我们总得与世界的人有分别。每一个信主的人,总得与世界有分别。以世界的人来看,你是在旷野;以世界的人来看,你是在旷野里的人,你是作客旅的人。他们才是真正的在世界里的人。

      或者引一个比方,我不知道这一个意思能达出来不能达出来。这一个分别的意思,相当要紧。我在英国的末了一段时候,就是张伯伦用绥靖政策的时候。在慕尼黑订约之前一点点的时候,我看见人在那里预备战争,挖壕沟筑飞机场、造防空洞、他们也发避毒的面罩,他们很热闹的在那里作。

      我告诉你们,我在那里的味道和他们不一样。我看见他们在那里预备打仗,我看见他们劝人捐钱,我看见他们训练守军。后来签字之后,有电报来说,字已经签了,不打仗了,那一天夜里.许多人都不睡觉,大喊大唱那一首平民的歌。但是,我在那里,只有四个字:冷眼相看。他们在那里热切的预备的时候,我也是冷眼相看,因为什么?因为我是寄居的,我是要走的。我在英国作客旅,我不是英国人,我的心情,完全两样。

      许多弟兄说:没有战事了,真是快乐。我没有那样快乐,我也没有什么不快乐。打也好,不打也好,好像无所谓。我是一个外国人,我是住在他们世界里的人,但是他们那样的快乐,我也快乐不进去;他们那样的忧愁,我也忧愁不进去;我总是一个旁观者,我在那里看看就是。当我在英国的时候,我才真正领会什么叫作外国人。他们好,是他们的事;他们坏,也是他们的事,我不在乎。

      今天的这一个地的世界,我们是在这里,我们没有离开,可是我们是老早出去了。以道德的意义来说,我们不是这里的人。所以,所有的基督徒,如果不是回头来看这一个世界,都是错的。如果不是冷眼的在那里看这一个世界,都是错的。如果我们对于世界里的一切关系、一切事,不是取旁观的态度,也是错的。你还是里面的人,没有出来。我们应当觉得,好像没有什么兴趣,好像没有什么关系。我今天对世界上的人,没有多少兴趣。今天是主留我在这里,而我个人的关系是没有了,世界在我身上已经出去。

      像我在英国的时候一样,我也盼望太平,可是不太平也没有什么。我也盼望不炸,如果炸了也没有什么。我不是英国人。有一次,我对一个弟兄说,神救我作基督徒,神没有救我作英国人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。神是救我作基督徒,所以我对英国的感觉,是可有可无。也盼望她好,也盼望她平安,可是我的兴趣,是在另外那一头。这是一个比方。

 

我们在世界上是寄居的是客旅】初信的人要看见,我们今天就是按着彼得所说的,按着别的使徒所说的,我们在这世界上是寄居的,是作客旅的。以道德的世界来说,我们乃是出来的人了。他们是要把我们留在那里,你若留在那里,事奉神就不可能。他们是要我们和他们近一点,但近一点,事奉神就不可能。他们要我们把人留下,把财物留下,但一留下,事奉神就不可能。

 

离开世界跟着主走】所以,从今以后,我们的脸是向着应许之地去,我们与埃及有分别。那一个着重点,那一个分别之处乃是血。是血把你买回来。没有给血买出去的,是埃及人。没有救赎的是世人。有救赎的是到另一个世界里作人。所以,我要脱离这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 比方:你到钟表店里去买表,买了表怎么样?什么时候有买的事,什么时候就有离开的事。我不能买了表,放在那里,对老板说,你用吧!买就是离开。什么地方有买的事发生,什么地方就有离开的事发生。我今天到米店去买一担米,这一担米就离开店,买了就离开。请你们记得,血买了我们,我们就得离开世人。人一被主的血买来,就得往应许之地去。买一个,去一个。没有买的人不出来,一救赎就出来了。人被买来,不能不跟着主走。我如果被主买了,我就得离开世界跟着主走。

 

与世界分别的原则】你们也许就要问我,我们应当从什么事情里出来?什么事情算作是世界?什么事情我们应当与世界的人有分别?在这里有五件事。但是在这五件事没有说之先,要先说脱离世界。第一件事,你们心里、你们灵里,必须先出来。人如果想仍在世界里作人,下面不必说。你就是脱离了一百件事情,而你的人还是在世界里面,那没有用处。所以事情的脱离是在后,人的脱离、灵的脱离、心的脱离是在先。

      人总得彻底的从埃及出来,与世界分别。不怕人说我们是特别的人。然后我们要有一个原则,在那里对付。什么事情,我应当与世人有分别。什么事情,我应当保持与世人和睦;不是故意的与人闹。在家庭里,在公事房里,在无论什么地方,我们是要作一个与人无争的人。在这里,有几件事,我们要提起。

 

世人所认为基督徒不能作的事】凡世界上的人认为基督徒所不能作的事,你们都得离开。作基督徒,要先从世界上的人作起。世界上的人,对于基督徒个个都定规有章程,个个都定规有程度,你如果连这一个程度都赶不上,你不得了。你作一件事,不能给外教人说,基督徒也作这一件事吗?如果是这样,你就了了。你被他指摘一句,你就了了。比方说:你在某一个地方,给外教人碰着,他说:这一个地方,你们基督徒也能来吗?有许多地方,外教人还是要去,你如果说这是不对的,他还是说这是对的。但是你如果去,他要说,你也能去吗?有的事情是罪;他作他不说话;你若作,他就说话。所以外教人认为不该作的,我们不能作。这是起码的要求。外教人说,你们基督徒不好作这样的事,我们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  我知道有许多的父母不是信主的。他的儿子、女儿信主之后,有的女儿要这样东西,有的儿子要那样东西,我就听见这些父母说:你们相信主耶稣的,也要这些东西吗?我告诉你们,基督徒的行为,受外教人的更正,是全世界最羞耻的事。亚伯拉罕的撒谎,给亚比米勒责备,是全部圣经最羞耻的事。外邦人撒谎,你也撒谎。外教人认为不该作的事,世界上的人认为不该作的事,埃及人认为不该作的事,我们不可作。我们非有分别不可。

 

一切和主的关系不能一致的事】任何的事,要你与主中间的关系不一致的,都得除去。主在世上,是受羞辱的,我们不能在这里得荣耀。主在地上是被钉像强盗一样,我们必不可以作一个被人欢迎的人。我们的主,走在地上的时候,被人毁谤说是被鬼附的。我们不能给人说我们的思想最好,人最聪明,最有理性。这样,叫你与你的主的关系出事情,叫你与你的主相反,叫你与你的主不一样。主所经过的路,也是我们所需要经过的,所以,一切和主的关系不一致的,都得除去。

      主说,仆人不能大过主人,学生不能大过先生。这也是指着对于世界的关系说的。是指着受苦、受毁谤、辱说的。如果他们对待我们的主是这样,就不能盼望他们对待我们两样。如果他们对待我们的先生是这样,就不能盼望他们对待我们两样。如果不是这样,我们就有毛病,我们与主中间的关系,就定规有事情。所以,我盼望说,你们在神面前要注意,无论如何我与其它的神的儿女,都应当合起来行走在这一条路上。主在地上是如何的情形,我要跟着走。

      你们要看见,跟从拿撒勒人耶稣的时候,是预备受羞辱的,不是得荣耀的。跟从拿撒勒人耶稣的时候,是预备背十字架的。当人第一次看见主的时候,主不是说:看哪!这是何等的荣耀!乃是说,凡要跟从我的,必须背起十字架来跟从我。主在大门口就说这句话,不是到了房间里才说的。主在你没有来之先,已经说了,应当背着十字架来跟从我。主叫你来,是叫你背十字架的。我告诉你们,我们的路,就是这条路,你只能按着这一条路来跟从主。主对于世界的关系,就是你对于世界的关系,要保守你与主一致的关系,不能两样。

      说到这里,你们要读加拉太书六章十四节。十字架,是站立在世界和主的中间。因为十字架的缘故,你站在主的一边。这一边是主,那一边是世界,中间是十字架。你没有法子过去。我们今天所有的态度,对于世界就是用十字架。世界把十字架给了我的主,所以世界就在十字架的那一边。世界把十字架给了我的主,所以我今天站在主这一边,我要经过十字架,才能到世界里去。这一个十字架,是没有法子越过的。因为十字架已经是一个事实。世界已经给了我的主一个十字架,我的主已经给他钉死在十字架上,我今天是属乎主的人,站在主这一边。我如果要到世界那一边去,我就必须越过祂的十字架。

      但是我没有法子越过祂的十字架。因为十字架是一个事实,十字架是一个历史。我不能取消事实,我也不能取消历史。世界是用十字架钉我的主,我不能绕道而行。十字架如果是事实,世界的钉死在我身上也永远是事实。十字架如果没有法子取消,世界钉在十字架上也没有法子取消。今天除非把十字架取消,我才能够到世界那一边去。但是十字架在这里,我没有法子越过,因为这是事实,我的主已经钉在十字架上。今天,我怎么说都说不通。我今天是这一边的人了。

      比方说,有一个人,也的父亲也好,弟兄也好,母亲也好,被人杀死了,今天人来找他讲情,他要说,人已经死了,还说什么呢?人没有杀死,什么话都好说,人已经死了,就说不来了。同样的原则,十字架已经在这里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!世界已经把我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,今天我站在主的一边,我只能说,世界,你站在你那一边的地位上来看我,我是钉十字架的;我从我站的这一个地位上来看你,你也是钉在十字架上的,今天两个不能交通。今天你过来,没有这件事。今天我过去,也没有这件事。十字架总是事实。今天还能有话说么?但我没有话说。你如果没有法子取消十字架,你就没有法子把我带过去。我如果没有法子取消十字架,我也没有法子把你带过来。我的主已经死了,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  当你也看见十字架的时候,你就能够看见说,我把十字架当作夸口。因为就我而论,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;就世界而论,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。这两个,是站在这两个地位上,你才能够明白。无论如何,十字架是历史;无论如何,十字架是事实。全世界不管怎么说,都没有用。你心里不管怎么想,也没有用。你是一个基督徒,是在这一边,世界是那一边,中间隔了一个十字架。你一开眼睛,你所看见的,就是十字架,你看不见世界。你如果要看见世界,总得先看见十字架。世界把我的主钉死了,没有话说,什么都不用说。像一个人在那里生气似的,你把我的父亲杀死了,你把我的母亲杀死了,还有什么话说!从我的眼光看过去,就是十字架,世界不得过来。

      一个初信的弟兄,必须被主带到一个地步,看见主的情形就是他的情形。有的人,许多年轻的人,要问许多问题,作这一件事,会不会摸着世界?作那一件事,可以不可以?我们不能给他们一样一样的讲,我们只要给他们一个原则。世界与十字架是相反的,世界与我的主是相反的。所以,你到主面前去,若心是敞开的,心在神的面前是不刚硬的,你一到主面前,两个的分别就清楚。

      什么是世界?什么不是世界?你只要一到主面前,就知道了。你只要问一句话说:这一件事,与主耶稣在地上的关系如何?主耶稣与世界上的人,是什么关系?只要你的关系,与主的关系不两样,就行。你的地位与主的地位不是一样的,就错。我们是跟从羔羊的人,羔羊是被杀的。羔羊无论到那里去,他们就跟着他去(启十四)。请你们记得,任何的话,都不必说,我们是跟从羔羊的人,因为羔羊是被杀的,我们与主一同站在这一个地位上。凡不是与主一同站在一个地位上的,凡是与主的地位相反的,就是世界,就非脱离不可。

 

一切能叫你属灵生命熄灭的事】什么是世界?凡一切的事,能熄灭你在主面前的属灵生命的光景的,那些就是世界。对于初信的人,你不能告诉他说,这一个也不行,那一个也不行。你如果告诉他们十样,他们还能够有十一样。今天如果有一件事,能够叫你在神面前祷告不热心的,这就是世界。今天如果有一件事,能够叫你没有兴趣去读神的话的,这就是世界。今天如果有一件事,能够叫你到人面前去开工出口来作见证的,这就是世界。你不能告诉他们说,这一件也不行,那一件也不行。牌不能打,戏不能看,一件一件的说,是相当的难。

      你就是给他们一个基本的原则:凡是不能帮助你祷告,不能帮助你读圣经,不能帮助你作见证,不能帮助你爱主的心,叫你到主面前去觉得有间隔,需要认罪的,这些都是世界的事。世界就是一个空气,那一个空气,叫我冷淡下去;那一个空气,叫我萎缩了;那一个空气,叫我爱主的心冷了;那一个空气,叫我的热心冷了;那一个空气,叫我想念、思慕、追求神的心冷下去了。你给他们一个广泛的原则,凡一切能叫你属灵的光景,在神面前熄掉的,就是世界。那一个,必须拒绝。

      你能够对他们说,有许多的事,你们也许要提出来说,这一件事是一点都没有罪的,也算是世界的事么?有许多的事,按着人看,是顶好的事。但你要知道,不是有罪和没有罪的问题。乃是说,这一件事,到底是帮助我到主那里去的呢?还之是叫我属灵的生命熄掉的呢?你们能看见这一个原则么?

      有许多事的的确确是好的,但是多作两下,火就不旺了,多作两下就冷下去了。要认罪,要祷告,不成;要读圣经,也读不成。不是没有工夫读,不只是占去了我们的时间,是占去了我们的良心,叫我们的良心,在神面前软弱了。我们良心感觉自己有错,为着什么说不出来?良心的感觉,总是爬不起来,叫我读圣经没有味道,不是没有时间,就是有时间,也读不来。作见证,没有话说,里面空了,那些事管它有没有罪,管它对不对,都叫作世界。一切能叫你属灵的生命熄掉的,都是世界。

      所以,我盼望弟兄姊妹们要注意,你的地位应当和主是在一边的。世界的事,会叫你属灵的情形熄掉。凡能够叫你属灵的情形熄掉的,就是世界。你在神面前,必须完全拒绝它,你必须出来。

 

一切人事的关系】还有一件事必须提起的,就是人事的关系。任何的社会,任何的社交、来往、宴会,只要会叫我们把灯放在斗底下的,就是世界。任何的社交,会把斗盖在你的灯上,都是要不得的。像许多的聚会,许多的请客,许多人事上的来往,许多的交谊会,许多的宴会,许多的团契等。

      任何的社交,叫你必须把你的光放在斗底下,不承认你是基督徒,让他们在那里说,你还得装着有礼貌,你还得在那里听,还得在那里笑。你里面感觉压制,脸上要笑;里面感觉是世界,外面要表同情;里面感觉这是罪,外面要说这是对的,你不能在这一种的情形里与人来往。许多神的儿女,就是因为社交、人的来往,没有法子分清楚,你在神面前,你看见人把你逐渐拖到世界里去。

      所以,初信的弟兄,你们一起头,就得弄清楚你们的地位,你们要有拣选。我们不是故意的不来,我们不是约翰,不吃不喝;我们是跟从主,也吃也喝。我们不是禁欲主义。但是,我们和人来往,我必须维持我的地位。人不能干犯我作基督徒的地位,人只能尊敬我基督徒的地位。就是我站在基督徒的地位上的时候,也许我还有给人说不是的地方,但我必须站在那一个地位上。

      如果碰着这一种的情形,你必须给他们看见说,这一种的社交,这一种的交情,是世界。我们没有法子混在里面,因为你见证的光发不出来。所以你如果真是要走一条路,是和这一个世界分别的路,你就得注意说,每一次你与人来往的时候,必须是能显出你基督徒的地位来,才好。如果不能显出基督徒的地泣,总是以离开为妙。因为诗篇第一篇说:不站罪人的道路,不坐亵慢人的座位。你如果走罪人所走的路,迟早要走到他的地方去。你如果与不敬虔的人坐在一起,迟早你要染上不敬虔。罪恶和不敬虔是传染的,我们要学习逃避这些事,像逃避病菌一样。

 

软弱的信徒所认为不能作的事】还有一件事,是神的儿女必须学习离开的,就是凡你所作的一切事,能够叫良心软弱的人跌倒的,也是世界。第一件事,我们是说到世界的人所认为不可作的事。现在我们提起,就是最浅的基督徒所认为不可作的事,也不可作。外教人如果说这一件事不可怍,你一作,一点见证都没有。最浅最软弱的基督徒所认为不可作的事,你也不能作,这是圣经的命令。

      不是刚强的基督徒说不能作,是软弱的基督徒说不能作。事实上,他们不一定对,他们说对的也许错了,他们说不能作的,也许是不错的。因为他们良心软弱,像我从前有软弱的良心一样。我不能把他绊倒。他认为你是走在错误的路上,你作了,你把他绊倒了。你必须学习走在他面前,像没有走错的一样。保罗说:凡事我都可以行,但不都有益。(林前六12)你就看见说,凡事都可以作,从你的身上看,不是世界的事,但在他们的身上看是世界的事,你为着他们的缘故要不作。因为他们没有光。

      保罗所提起的比方,是说,如果吃肉叫弟兄跌倒,我就永远不吃肉。这是不容易的。谁能永远不吃肉?保罗这话不是说不吃肉,特别是在提摩太书里说吃素是错的。但是他给我们看见,他肯作到极端。他吃肉不要紧,他不吃肉也不要紧。但是,你自己有数,跟着你的人没有数。你自己知道,走到那里应当停,但是跟着你的人不知道,多走了几步怎么办?你吃肉不要紧,等一等,他到庙里去吃祭肉了,也许去拜偶像了。一步跟着一步下去。初信的人要知道,有许多事情,虽然不是真实与世界有关系,但是因为别人看见这是世界的缘故,我们也得小心。

 

从世界出来】哥林多后书六章十七节,主对我们说: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,与他们分别,不要沾不洁净的物,我就收纳你们,我要作你们的父亲,你们要作我的儿女,这是全能的主说的。

      全部新约,一直到哥林多后书六章,这是第一次说全能的主。前面没有,后面也没有,就是到启示录才有。此外,只有这里有。你们看见全能两个字何等的特别。这一个全能的主,就是埃儿沙带(Elshadia)

      诗歌一百三十首,就是说这一个。埃儿是神,沙带在希伯来文里,沙是女人的胸或者奶,沙带就是有奶。可是在希伯来文中间,沙带的意思,就是说全有(All Sufficient)。所有旧约的全能的神(Almighty God),都是埃儿沙带,都应当翻作全有的神(All Sufficienty God)。那一个字根是母亲的奶,是儿子的需要。鸡蛋是鸡的源头,更是鸡的粮食。一个孩子需要的就是奶,母亲的胸有奶,意思就是你所需要的都有了。一切的供给,都在这里。这一个字根,是母亲的胸,意思就是说什么都有了。我们中文圣经,根据了英文圣经,也翻作全能,实在更准确的翻释是全有。在这里,是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  你们如果从他们中间出来,不去摸着他们那些不洁净的东西,我就必收留你们,我就作你们的父,你们就作我的儿女,这是全有的主说的。你们看见需要全有的主说这一个话。这话不能光光的说。主说:你们为着我离开了那么多,从他们中间出来,与他们分别,关系绝了。不干净的不摸,我两只手空了。什么都没有了。主在这里说,当你这样作的时候,我就收纳你们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感觉到主收纳的人,都是与世界分别的人。许多人在主面前,不感觉主是至宝的缘故,都是因为没有把万物看作粪土。消极的,没有把万物看作粪土,就定规以地上的东西当作至宝。消极的,没有把万物当作粪土,就不知道神收纳我们,神是我们的父,我们是神的儿女。在那里,没有那一个味道,并且不知道说这一个话的人,就是全有的主。你看见在这里沙带的特别么?一直到这里,沙带这一个字才有用。因为我什么都丢了,我需要沙带,我需要一个父,祂是全有的。

      所以,就有诗篇告诉我们,当父母离开我,耶和华就收纳我。祂是作我的父。诗篇里又说一句话,当我心力衰残的时候(诗七三),主就作我心的力量,主就作我肉体的力量。我告诉你们说,所有的味道,都是从这样来的。你们必须在那一边有丢弃,这一边才能找到。那一个眼睛瞎的人,乃是被会堂赶出来才碰着主。你如果还是在会堂里,就碰不着主。我告诉你们,我们如果被赶在外面,我们就看见说,有主的祝福在我们身上,这是难得的。

  今天就是把这些事情简单的摆在初信的人面前。你们应当出来,你们才能尝到主的甘甜的滋味。那一边一放,这一边你才能感觉到这一个滋味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