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按手

 

读经:

所以,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瑞,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;不必再立根基,就如那懊悔死行,信靠、神、各样洗礼、按手之礼、死人复活,以及永远审判,各等教训。(来六1~2)

使徒在耶路撒冷,听见撒玛利亚人领受了神的道,就打发彼得,约翰往他们那里去。两个人到了,就为他们祷告,要叫他们受圣灵。因为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一个人身上,他们只奉主耶稣的名受了洗。于是使徒表手在他们头上,他们就受了圣灵。(徒八14~17)

他们听见这话,就奉主耶稣的名受洗。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,圣灵便降在他们身上,他们就说方言,又说预言(徒九5~6)

看哪!弟兄和睦同居,是何等的善!何等的美!这好比那贵重的油,浇在亚伦的头上,流到胡须,又流到他的衣襟。人好比黑门的甘露,降在钖安山,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,就是永远的生命。(诗一三三)

他要按手在燔祭牲的头上,燔祭便蒙悦纳,为他赎罪。(利一4)

他要按手在供物的头上,宰于会幕门口。亚伦子孙作祭司的,要把血洒在坛的周围。并要按手在供物的头上,宰于会幕前。亚伦的子孙要把血洒在坛的周固。要按手在山羊头上,宰于会幕前。亚伦的子孙要把血洒在坛的周围。(利三2813)

他要牵公牛到令幕门口,在耶和华面前按手在牛的头上,把牛宰于耶和华面前。会中的长老就要在耶和华面前按手在牛的头上,将牛在耶和华面前宰了。按手在羊的头上,宰于耶和华面前,宰燔祭牲的地方,这是赎罪祭。按手在赎罪祭牲的头上,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。按手在赎罪祭牲的头上,在那宰燔祭牲的地方宰了,作赎罪祭。(利四415242933)

 

圣经的教训和榜样】在圣经里,明显的给我们看见,一个人需要受浸。在圣经里,也明显的给我们看见,一个人应当按手。按手的意义,你先不要管它,你在圣经里相当明显的看见要按手。

      你们看使徒行传的两个地方:一个地方是在撒玛利亚,一个地方是在以弗所,都是需要受浸,同时接下去就是按手。先是受浸,接下去就是按手。这是使徒们当时所作的事。所以,这是相当明显的事,在圣经里给我们看见要按手。

      今天神的儿女如果光受了浸,而没有按手,总归缺了东西。受浸的意义,你们已经知道了,我们已经讲过,你们也听见了。不过按手这一件事,你们也应当注意。因为神的话给我们看见说,人应当受浸,接下去就是按手。你光是受浸,而没有按手,你就是缺了东西。圣经里相当明显的有这一个教训,也有这一个榜样。

      希伯来书六章告诉我们说,人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,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。在基督徒的生活里,有好几个真理乃是根基,这一个根基是不能放松的。信徒不必重复的立根基,但是根基总得立。立了根基的人,不必重复的立,一次立了就够了。但是没有立的总要立。这些基督道理的开端是什么呢?就是悔改、相信、复活、审判,其中有两件是特别提起的,一件是受浸,一件是按手。所以明显的给我们看见说,受浸、按手是基督道理的根基,也是基督教的根基。如果受了浸而没有按手,这就变作我们在跟从主的根基上,缺了一个根基。

      今天教会的错误,和当时希伯来人的错误完全两样。希伯来人,是有了根基还要立,一直在根基上兜圈子,今天呢,是进步了,而根基没有立好。所以,今天和当时的希伯来人不一样,希伯来人是根基立好了,老在那里兜圈子:受浸的事,按手的事,懊悔的事,相信的事,复活的事,审判的事,一直在那里转,不往前去。使徒对他们说: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,竭力进步到完全去。今天的基督徒,是这些根基没有立好就跑掉了,就往前去了,这太快了。你要指给他们看,按手是基督道理根基之一。已经立的人要往前去,没有立的人必须要立。我们的教训和使徒的教训不一样,他是劝人离开,我们是劝人回头。

      如果一个人刚刚信主,我们要对他们说,在基督道理的开端里有受浸,在基督道理的开端里也有按手。你如果受了浸没有按手,是不够的。现在要好好的开端,进入基督的道理。如果是一个基督徒,我们要劝他回头来补,因为在他们的根基里,缺了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  神明显的给我们看见,按手是根基里的一个,你盖一所房子,是六块石头作根基的,不能缺少一块。缺少了,有一天要出事情。是根基的东西,就不可少。受浸是根基,如果没有,将来要出毛病,所以必须补。按手也是根基,如果没有,将来也要出毛病,根基是马虎不得的。不能根基没有立好,就把房子盖上去。你缺了一个根基,你得补上,然后才能得着当初所没有得着的。你们总要在神面前看见这是根基。根基是绝对需要立定的。如果没有根基,就不能建造。缺了根基就要补。不然的话,房子盖得高,而根基没有立好,就不能维持,就要倒下来。

 

按手的意义】我们已经见过,受浸替我们所作的事:受浸,是叫这一个人从世界里出来,得了拯救,脱离了世界;受浸,又叫这个人能够进入到基督里面,有分于基督的复活。这一个你们已经听见了。但是,按手到底替我们作了什么事?按手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  对于这个问题,可读利未记一章、三章、四章。这几处地力,是给我们看见按手;这几处地方,是在旧约里讲按手最多的地方。你们知道,犹太人也读旧约,旧约是犹太教的旧约,犹太人相信,他们也在那里读,也在那里解释,到底旧约里一个人按手在牲畜头上是什么意思?好像只有两个意思。

 

是我与牠联合】利未记一章所说的手按在牲畜头上,意思是我和牠合而为一,我与牠联合。今天有一个人要带一只牛,或者一只羊,到神面前来献祭,或者献作赎罪祭,或者献作燔祭。问题是在这里,你为什么不把你自己献上,而把牛献上?千山的牛都是耶和华的,万山的羊也都是耶和华的,你带了牛来,你带了羊来献给神,有什么用处?没有用处。这样,我如果来到神面前,我除非把我自己献上,不然,就不行。献祭,是要献自己;献祭,不是要献牛羊。我告诉你们,神不希罕这一只牛,神也不希罕这一只羊,神是要人把自己献上。

      我如果到了祭坛上,把自己献上,那怎么办?那就像外邦人,拜耳摩洛的人一样。旧约里有一班人是拜摩洛的。拜摩洛的,不是把牛羊献上给摩洛,而是把自己亲生的儿子献上给摩洛,他们是把亲生的儿女摆在祭坛上,献给他们的神。难道我们到神面前来,是把牛羊献给神么?但是,我们如果把自己献给神,我们的神就和摩洛差不多,要求人流血,要求人舍命。摩洛是要求我们的儿女流血,神是要求我们把自己牺牲献上。可是,如果真的把自己放在火里,就我们的神对于我们的要求,比摩洛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  神一方面的要求,是比摩洛厉害;但神另外一方面,给我们一个方法,叫我们是牺牲而不烧掉。怎么办呢?我带一只牛来,我的手按在牠的头上,牛全身最要紧的地方是牠的头。我带一只羊来,我的手就按在牠的头上。我两只手按在牛的头上,我两只手按在羊的头上,我到神的面前来,或者开口也好,或者默祷也好,是在那里祝祷说,这就是我。你在那里对神说,我自己本来应当到祭坛上去的,我自己本来应当被火烧掉的,我自己本来应当作牺牲的,我甘心乐意把自己献给你,我应当赎我的罪,我应该死,我应该把自己献在你面前,作馨香的燔祭。主!我现在把这一只牛带来,我的手按在牠的头上,好像牠就是我,我就是牠,我现在托祭司把牠宰了,就是我宰了。牠的血流出来,就是我的血流出来。祭司把牠摆在祭坛上,就是祭司把我摆在祭坛上。我按手在牠的头上,意思是牠就是我。

      当你受浸的时候,不也是这样么?你到水里去的时候,你说这就是我的坟墓,主把我埋在这里。你把水当作坟墓。现在你把两只手按在牛的头上,就是把这一只牛当作你自己。你把这一只牛献上给神,就是你把你自己献上给神。这一只牛就是代表你这一个人。

      所以,按手的意意,就是联合。在圣经里,就是这一个意思。在旧约里,按手大部分是这个意思──我与牠联合,我就是牠,牠就是我。今天我和牠站在同一个地位上,我就是牠,牠就是我。所以牠被带到神的面前去,就是我被带到神的面前去。这在圣经里是相当的明显,这就是按手的意义。

 

按手是传递祝福】第二,在旧约里面,按手还有一个意思。创世记里面,我们所看见的,是以撒给他的两个儿子按手,雅各为他的两个孙子以法莲:玛拿西按手。雅各给他两个孙子按手的时候,一只手摆在一个孙子的头上,替他们祝福。这就变作传递,传接,把福传递给他们两个。就是说,我替你们祝福,求福,这一个福就临到你们身上,这一个福就赐给你们。

      初信的弟兄姊妹要看见,在神面前的按手,一共有两个意思,一个就是合而为一,一个就是传递。一个是联合,一个是传递,两个都可说是交通。交通叫我与他合而为一,交通叫我的能流到他身上去。

 

为什么基督徒要按手】在这里,我们还要看,为什么我们基督徒要按手?为什么圣经里面有身体的代表来替我们按手?为什么有使徒,当我们信主受浸之后,接着下去就替我们按手?

      让我在这里要先解释一点什么叫作基督的身体,什么叫作膏油。请读两处圣经:

就如身子是一个,却有许多肢体;而且肢体虽多,仍是一个身子;基督也是这样。我们不拘是犹太人,是希利尼人,是为奴的,是自主的,都从一位圣灵受洗,成了一个身体,饮于一位圣灵。(林前十二12~13)

看哪!弟兄和睦同居,是何等的善!何等的美!这好比那贵重的油,浇在亚伦的头上,流到胡须,又流到他的衣襟。人好比黑门的甘露,降在钖安山,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,就是永远的生命。(诗一三三)

 

作基督的身体】基督教,真是一件希奇的东西。希奇在那里呢?就是说,神在地上得着一个人,那一个人完全是顺服神的,完全是代表神的,也完全是活出神的生命的。今天神已经设立这一个人作基督,神已经设立这一个人怍主。神已经设立祂为主,为基督了。神今天将祂自己的灵,倾倒在这一个人身上,这一个人,就是拿撒勒人耶稣。神将祂自己的灵,倾倒在祂身上。当祂得着圣灵的时候,神不是将圣灵倒在祂个人身上,神乃是将祂的圣灵倾倒在祂身体的身上,像是倾倒在我们的头上一样。神的膏油是倾倒在元首的身上。主耶稣不是以祂个人的资格,得着神把膏油倒在祂头上。主耶稣得着神将圣灵倒在祂头上,乃是站在作头的地位。换一句话说,祂乃是为着身体,而被神涂膏的。

      所以祂的名字叫受膏者,我们的名字也叫受膏者。祂的名字叫克利斯托司(Christos),我们的名字叫克利斯托爱(christoi)──基督徒,基督者。祂是头,教会乃是身体。神在地上不是要造出一个人,神在地上乃是要造出一个团体的人(coorperateman),这就叫作教会。但是,教会在地上如果凭着她自己,教会不能满足神的心。教会如果凭着自己,教会没有法子行出她所要行出的。教会如果凭着自己,教会没有法子维持神的见证,教会没有神的能力,所以为着这个缘故,神必须将膏油倾倒在教会身上。因为她有了膏油,才能满足神的要求。膏油乃是神权柄的代表,膏油就是神的权柄。神的权柄是藉着膏油,倾倒在教会身上。

      可是,请你们注意,神的膏油,不是涂在一个肢体身上,神的膏油也不是涂在所有的肢体身上,神的膏油乃是涂在元首身上。所有神的儿女,要明白圣灵,必须要明白身体。圣灵不是赐给身体的,圣灵乃是赐给元首的。神乃是将膏油涂抹、倾倒在元首身上。因为神将膏油倾倒在元首身上的缘故,所以全身都有了膏油。你看见这里的不同么?不是单个的肢体接受圣灵的问题,也不是所有的肢体接受圣灵的问题,乃是元首受膏的问题。

 

神的膏油藉元首流到身体上】我们这些人怎样才能得着膏油呢?我们必须站在身体的地位上。我如果站在身体的地位上,我如果站在我在身体上所当站的地泣上,膏油倾倒在头上的时候,自然而然就来到我的地方。膏油不给你个人,你如果想个人向神求膏油,这是不可能的事。膏油不给你个人,并不是说你得不着膏油,乃是说你个人去求膏油就得不着。这里面的讲究,非常厉害。许多人在神面前不蒙祝福,难处就在这里:就是他想个人在神面前得着圣灵,个人想在神面前得着膏油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膏油是倾倒在亚伦的头上,然后才流到胡鬓,流到衣襟。亚伦的衣襟,是遮过他的脚的,是非常长的,是把全身都遮盖过了。换一句话说,膏油倾倒在元首身上,膏油就流到身体最低的地方。所以,今天人享受膏油,不是个人在神面前怎样,乃是人站在身体的地位上,膏油就从我身上流过。你如果站在元首下面的地位上,膏油就从你身上经过。你如果不站在元首下面的地位上,膏油就不从你身上经过,接受膏油,不是个人的事;接受膏油,也不是身体的事;接受膏油,是在身体上元首下面的事。乃是身体俯伏在元首下面,站住他的地位上的时候,就有膏油。

      在属灵的路上,需要圣灵的能力才能作见证;需要圣灵的能力,才能有膏油作我们的力量,才不是凭着肉体作的。因为什么?因为膏油是不涂在人的肉体上的。这一点我们要注意。我们不能随着自己的意思作,必须要有膏油。但是膏油的得着不是我求的问题,不是我祷告的问题,乃是我和身体发生正当的关系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你们必须在神面前看见说,圣经里面绝没有身体受膏,圣经里面只有元首受膏。但是因为你是身体,元首受膏,你就也受膏。如果身体要出来受膏,就受不着。这话好像是相反的。圣经没有身体受膏的事,膏油不是倒在亚伦身体上的,膏油乃是倒在亚伦头上的。因为那一个身体是亚伦的身体,所以膏油是流到他的胡须,一直到衣襟,一直到全身都有。膏油倾倒在亚伦的头上,膏油就流到他的全身。只有愚昧的人才追求个人的膏油。只有愚昧的人才追求身体的膏油。谁都得服在元首的地位之下,站在元首要他站的地位上,他这一个人,就得着膏油。这话是相当的深,我不盼望你们就明白。不过盼望你们起头起得对,要马上明白膏油,这是不容易的事。

 

按手的人是使徒】所以神的话就给我们看见说,每一次有人受浸归入基督之后,就有神所设立的权柄,像使徒这样的人,代表元首,代表身体来替你按手。你们看见这是按手的意义。一按手,你的头就低下来,意思说,我从今天起不出头了,我的头服在权柄底下。我的头不出头,我的头在权柄底下。

      今天使徒代表身体,当他代表身体替我按手的时候,就是对我说,他和我是有交通的,他和我是合一的。使徒是代表身体,因为神在教会里所设立的,第一是使徒,所以他代表教会。一个代表教会的使徒,向你这一个人说:弟兄!你是基督身体合一的人,膏油从元首下来就到你身上。因为你这一个人,是与身体合一的缘故,所以膏油也到你身上来。因为你与身体是合一的,身体得着了膏油,这就是他给我按手的原因。他来替你按手,这就是说,你这一个人,与基督的身体是合而为一的。

      不但如此,使徒也是代表基督。要注意这两件事。你们要看见,使徒代表教会,使徒也代表基督。神在教会里所设立的,第一是使徒。第一,这就是权柄。换一句话说,在这里有代表的权柄。所以使徒的手在我头上的时候,就是主的手在我头上。所以,使徒的手在我头上的时候,不只是教会替我按手,并且是基督也替我按手。意思说,主叫我服在主的权柄之下。从今以后,我这一个人就服在基督元首之下。

 

怎样接受按手】在这里你就看见说,联合的意义发生,传递的意义也发生。弟兄姊妹们,你们看见按手的时候,叫你与身体合而为一;按手的时候,将元首所得的也传递给你,不过你要服在元首的权柄之下。

      你们必须站在元首的权柄之下,你们必须在基督的身体里作一个肢体。你们绝不能以为说,我一个人就行。你蒙恩的时候所得着的那个性质,是身体上的肢体,那一个性质,不许可你单独。单独是不行的,你一单独,你就死了。只有在身体里才是活的,你不在身体里,就死。

      你要看见这一个联合的紧要。看见了联合的紧要,才能得着传递的祝福。联合的紧要看不见,传递的祝福就不存在。所以,按手的重点是在联合,虽然带着传递的作用,但按手主要的意义是联合。

      今天有弟兄来替你们按手,那不是说空空的在这里按手,胡涂的在这里按手。你的眼睛必须开起来看,从今天起,我是在许多的儿女中作儿女,我是在许多的细胞中作细胞,我是在许多的肢体中作肢体,我是一个肢体,所以我就看见说,我的生命是靠着全体而活的。像这一个身体上,每一个肢体这样活着,是完全靠身体的一样。如果我在一个地方单独的作基督徒,就了了,就没有用处。如果我和其它神的儿女不交通,就出事情。管你多有力量,你不能存在。管你多大多好,如果把你从身上割下来就死。你不能说:我强得很。你所以强得很,是因为你在身体上,你一离开身体就完了。这样是按手给你所作的事。

      按手的时候,你要觉得说:主啊!我凭着我自己不能活,我今天必须承认说,我是身体里的一个肢体,要有身体我才能活,要有身体我才能有膏油。清楚么?因为膏油在你头上的缘故,你服在你元首之下,你和神所有的儿女一同联合起来,服在元首的权柄之下。你自己服,你联合的服,你直接的服,也间接的与全体一同服,膏油就来到你身上。你站在那一个地位上,膏油就自然而然的来到你身上。

 

按手的补课】末了,我要把撒玛利亚的事和以弗所的事来看一下:在撒玛利亚有一般信徒,因为腓利到那里去传福音就信了,也受了浸,可是他们还没有得着圣灵。相信了,又受浸了,按着主的话说他们得救了。可是膏油没有来到他们身上,他们没有得着所赐下的圣灵。为什么?因为他们只是奉主耶稣的名受洗。所以使徒们在耶路撒冷一听见这事,就打发彼得和约翰到撒玛利亚去,要替他们祷告,给他们圣灵。当他们祷告的时候,就替他们按手,这样一按手。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,膏油就涂抹他们。

      所以,按手的用处在那里?按手的用处,就是膏油能流到我这一个肢体上。我这一个肢体,今天承认我在身体上的地位;我这一个肢体,今天承认我在元首底下的地位。这是两件事。当我承认我在身体里的地位的时候,当我承认我在元首底下的地位的时候,膏油就流在我身体上。一个初信的人马上就得着。但是这也需要学一生一世,才能把这个功课学得好。不过起头是从按手起。

      受浸是宣告说,我把世界丢了;按手是宣告说,我进入了身体。这是两方面的事。我受浸,我脱离了世界,把消极的世界丢了。这一边,我一按手,得加入了身体。我今天加入了身体,我需要和神所有的儿女联合,并且我需要服在元首的权柄之下。你把整个人摆在元首的权柄之下,你马上看见膏油在那里流。你那一个地位一对,膏油就流在你身上。你那一个地位不对,膏油就不能流在你身上。撒玛利亚的人,相信了主,是已经得救了,但是有一个特别的情形,就是圣灵不到他们身上来。所以使徒们就来,使徒们把他们摆在元首之下。使徒们把他们的头按了,把他们摆在元首的权柄之下,把他们联合起来,与整个身体合在一起,希奇的事情发生,圣灵就降下来,膏油就流到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  你看以弗所的事。保罗也有一次去传福音,到了以弗所,碰着了十二个门徒,这十二个门徒都已经受了约翰的洗。他们是门徒,他们是信了,可是他们只受了约翰的洗。所以使徒保罗问他们说,你们信的时候,受了圣灵没有?他们回答说,没有,也未曾听见有圣灵赐下来,所以使徒就问,你们受的是什么洗?保罗马上看出有毛病来,总是根基上有错。

      你们要注意那一个故事相当有趣。如果是相信了耶稣,怎么能够没有圣灵?根基总有错误,到底你们是受了什么洗?一查就查出来了,第一步是受了约翰的洗,没有归入基督。所以保罗说,要再受洗归入基督的名。完了么?没有。第一个错已经错在那里了,所以问都没有问,就给他们按手。受了浸就按手。你们要进入身体,服在元首的权柄之下,这就叫作按手。

      可是,人没有受浸不能作这个。哥尼流家里是一个例外。你非受浸,脱离世界,进入基督,死而复活不行。你这样作了之后,看见我必须靠着身体才能活着,我必须服在元首的权柄之下。这样一作,圣灵马上就降在他们身上,在这里不只是有外表的表现的圣灵,我着重的说,这乃是膏油到他们身上的情形。

      诗篇一百三十三篇给我们看见,元首受了膏油。元首的受膏,就是身体的受膏,就是每一个肢体的受膏。你就马上在神面前看见说,感谢神,赞美神,膏油从元首流下来,因为我在身体上的缘故,我已经得着了。在那里,主给不给你外头的表现,那是小事情。请你们注意,五旬节外头的表现,必须变作不是那么大的,因为那是太外面的。我们相信,圣灵今天降在人身上,外面的表现不过是显出膏油的涂抹。问题是膏油的涂抹,外面有表现也好,没有表现也好,这是小事情。要紧的,是膏油是从那里来的?膏油是从这里来的:元首的受膏,变作肢体的受膏。所以,按手的祷告是希奇的事。

 

圣经里一个例外】圣经里面,只有一个地方有例外,那一个地方就是在哥尼流家里。哥尼流家里没有受浸,也没有按手,圣灵就先降临。所以哥尼流家乃是一个例外。因为从五旬节起,所有的使徒,在起头的时候,还以为说,主的恩典只给犹太人。因为他们自己是犹太人,主耶稣也是犹太人。五旬节的时候,圣灵是降在犹太人身上。那个时候得救的那三千人,那五千人,都是犹太人。是散住在各国的犹太人,回到耶路撒冷来而得着的,一直到那个时候,都是犹太人得着的。到底这一个恩典给不给外国人──外邦人,他们不清楚。我们中国人外国人,是洋鬼子,犹太人也外国人,得比我们厉害得多。他们看外国人是下等动物、畜牲。所以把迦南妇人当作狗,是不希奇的事。他们根本看不起外国人。连彼得那样的人,头脑也转不过来,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  你们知道,要打破人的黑暗是不容易的。所以要到哥尼流家里,去开外国的门,是一件大事。先在撒玛利亚,这还是在犹太人中,还没有碰着外邦人,这些都是在撒玛利亚的犹太人。到八章九章,还是犹太人。主要救外邦人。怎么作呢?主还得先给彼得一个异象:天上有一物降下,好像一块大布,里面有东西,主对彼得说,你宰了吃。彼得一看,彼得比神的命令还要清楚,就说,这一个我从来没有吃过。意思就是外邦人我一个也没有碰着。这怎么办?所以这一个包袱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的降下来,彼得清楚了。若不是这样作,彼得还不能领会。我告诉你们,人的头脑可厉害!从天上降下来的,主亲自给他说的,他还觉得不行。主没有办法,只好收上去。第二次再来,再从天上降下来,再对他说,他仍旧不领会,再收上去。第三次再来,再给他看,再对他说。一而再,再而三的来,那不能不清楚了,就是记性最坏的人,也记得了。彼得不能说,我刚才眼睛看错了;彼得不能说,我刚才看见的忘记了,记不清楚了。他头脑就是再坏些也不能不记得。

      这一个异象一解开,该撒利亚的人就在下面喊,彼得知道是什么意思了,外邦人也可以得着,狗也可以吃桌子底下的零碎,外邦人也能有分于神的救恩。所以他就去。去的时候,彼得不敢下手替他们施浸。不错,哥尼流家里的人已经信了。假定说,彼得给他施浸,与彼得同去的十位二十位弟兄,他们不承认,他们要说:彼得,你单独行动。在那里,彼得相当为难,彼得自己是清楚的,但弟兄们不清楚,彼得不能动。但是在那里不必施浸,不必按手,是主将圣灵降在外邦人身上的,彼得回去就有话说。他能说,我只说了几句话,福音也没有传清楚,圣灵就降下来了。今天有许多传福音的人,传起福音来,要比彼得那一次好多了。彼得在那里没有传什么福音,所以彼得有话好说,圣灵已经降临在他们身上,那我没有办法,我只好给他们补一个课,只好给他们施浸。因为受浸是为着脱离世界和进入基督。按手是为要得着膏油,膏油已经得着了,按手就取消了。所以,我只能替他们施浸。

后来保罗从外邦人那里回去,在耶路撒冷教会里为着外邦人的事,又在那里搅起来,彼得就又把那一件事说出来,就把那一个结全打破了。从此就开了外邦人的门。

      撒玛利亚有按手的事,该撒利亚没有。可是主用该撒利亚的事,来印证保罗的事,叫十五章的事得着解决。到十九章,保罗到了以弗所,又按手,所以按手这一条路,一直连到今天没有断。

      对于初信的人,你们要给他们看见,每一个人相信了主耶稣之后,要知道我单个人不能活,我一个人不能作基督徒,我要和神的儿女一同作肢体,我还要学习服在元首的权柄之下。我不能作一个背叛的人,我要跟着神的众儿女一同走。这样在我的生活上,在我的工作上,自然而然就有膏油的表现,在世界上才有路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