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区别的消灭

 

      一个初信的弟兄,他已经受了按手,已经到了教会里来,已经到了元首的下面,现在我们就要给他们看见,信徒在身体里的合一,或者称它区别的消灭。意思就是说:信徒在基督里是合一的,所以区别消灭了,区别不存在。

 

信徒在基督里是合一的】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十三节给我们看见说:我们不拘是犹太人,是希利尼人,是为奴的,是自主的,都从一位圣灵受洗,成了一个身体。不拘意思就是没有分别,区别消灭了。在基督的身体里,没有属世的区别,下面说,都是饮于一位圣灵。我们都是从一位圣灵受洗,成了一个身体,然后饮于一位圣灵。

      加拉太书三章二十七至二十八节: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,都是披载基督了。并不分犹太人,希利尼人,自主的,为奴的,或男或女;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。在这里你看见说:在基督里,我们都是合为一个。我们全体都是披载基督的人,每一个都是穿上基督的人。这披载两个字,在原文里面是一个字,不过戴的意思少,披的意思多。你们是受浸归入基督的,你们都是穿上基督的人了。在这里并不分犹太人,希利尼人,自主的,为奴的,男的,女的,在基督里面都成为一了。这就是说,因着在基督里的合一,就消灭了一切原来所有的区别。

      歌罗西书三章十至十一节:穿上了新人,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,正如造他主的形像;在此并不分希利尼人、犹太人、受割礼的、未受割礼的,化外人、西古提人,为奴的、自主的;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,又住在各人之内。在这里告诉我们说,信徒的区别是不存在的。在这里,也是说不分。加拉太书是说:并不分,这里也是说并不分。为什么缘故呢?因为我们穿上了新人,我们得着了一个新人,我们合成功了一个新人。这一个新人,是神所造的形像。在这一个形像里面,在这一个新人里面,那许多希利尼人,犹太人,受割礼的,未受割礼的,化外人,西古提人,为奴的,自主的都不分。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,又住在各人之内,所以是一个,是合一的。

      我想你们读完这三段圣经之后,就能看见,我们信徒在基督里是合一的,并且是积极的把所有的区别都消灭了。这一个是教会建造的根基。如果把人在世界上的区别,带到教会里面来,带到主里面来,你就会看见说,在神面前这一个教会永远弄不好,弟兄姊妹中间的关系,永远没有办法站在正当的地上。

      所以,我们必须看见说,我们在主里面是合而为一的,我们在主里面,是不分信徒以往的身分的。一切在新人里面是不分的,一切在基督的身体里面也是不分的。在这一个不分之中,一共提起了好几个不同,最少有六个不同。在这里所提起的,一共是五个对比,可是有六个不同的意思。一个是希利尼人和犹太人,一个是自主的和为奴的,一个是男和女,一个是化外人和西古提人,一个是受割礼的和没有受割礼的。在这里有五个对比,但使徒告诉我们说,在基督里都是合而为一的。

      在世界里,最着重的是地位,就是说个人的身分。我个人是个什么种的人,我要维持我那一个地位,我要维持我那一个身分。但我们不作基督徒则已,要作基督徒,就这些的东西,必须都关在门外。你如果把你个人的身分、地位,拿到主里面来,拿到教会里面来,拿到新人里面来,就连新人都给你弄旧了。因为这是旧人里面的东西,不能带到教会里面来。你必须在神面前,把这些东西丢掉。

 

国界区别的消灭】凭着世人来说,国界的分别是最大的,像希利尼人和犹太人。犹太人是国家主义最强的一个民族。因为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,又是神的选民,又是神在地上所设立的唯一的国,不列在万民中的,是特别的子民。他们不因为这些在神面前谦卑,在神面前赞美,他们反而以为这些可以在人中间骄傲。他们觉得说,我们不列在列国之中,我们是神的子民,你们不是。所以,他们非常骄傲。因为骄傲的缘故,他们的国家主义,比任何的国家都厉害。他们轻看所有的外国人。从他们的眼光来看,外国人都是下等动物,他们看外邦人像狗一样。他们根本不承认外国人的地位。

      所以,就是要把一个外邦人摆到犹太人中间去,和他们一同作基督徒,都有一点为难。犹太人相信主耶稣,作了基督徒了,你请他今天向外邦人去传福音,他不肯。你们读使徒行传,你们就觉得这是何等的难。你们看见五旬节,是福音传在犹太人中,在那里讲到主死而复活,他们接受了。后来他们在撒玛利亚传福音,也是犹太人得救。为着要将福音传到外邦人中去,主只得兴起保罗,叫保罗去传。但是,这也不能突然在安提阿兴起来,还得先在该撒利亚,让彼得先起个头。彼得是犹太人的使徒,先到外邦人中间去。这件事在当时也是十分为难的。所以需要三次的看见异象,三次的对他说,起来,宰了吃。不然的话,彼得不敢到外邦人中间去。那是第一次传福音给外邦人。你就看见,犹太人对外邦人,连传福音都觉得是为难的。

      到使徒行传十五章,问题又发生,讲到受割礼、守律法的问题。有的人主张说,外邦人信了主耶稣,还得受割礼,还得守律法。换一句话说,你们要作基督徒,也得作犹太人。就像我到英国去,他们问我许多问题,我不能答。我说,神是施恩给我,叫我作基督徒,神没有给我恩典叫我作英国人。许多人觉得,你悔改作基督徒,你也得悔改作犹太人。他们的国界,顶不容易打破。到了十五章,才断定外邦人不必守律法,不必受割礼。并且对保罗和巴拿巴说,你们尽管去,我们和你们是有交通的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路是这样走的。加拉太书二章说什么?彼得到安提阿,和外邦人一同吃饭,及至从雅各那里的人来到,他因怕奉割礼的人,就退去与外邦人隔开了。保罗就在众人面前责备彼得,因他所行的与福音的真理不合。因十字架已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,没有犹太人,也没有外邦人了。

      犹太人国界的分别,是非常厉害的。我们中国人国界的分别,没有犹太人那么厉害。求神赐福给初信的人,叫他们能看见,不错,你本来是犹太人,或者你本来是外邦人,是另外一个国家的人,可是今天在基督里面,是合而为一了。你那一个国界,已经被消灭了。你那一个国家的分别,已经不存在了。你要看见,是中国的信徒也好,是英国的信徒也好,是印度的信徒也好,是日本的信徒也好,在主里面都是弟兄姊妹,你不能在这里分开神的儿女。我们没有法子有中华基督教,要是中华,就不是基督。要就是中华教,要就是基督教,不能有中华基督教。这两个是相反的。在主里面,都是弟兄姊妹,不能有国界,这是自然得很的。在基督的身体里,在新人里,是完全合一的,没有国界的分别。连犹太人那么厉害的国家主义的人,主都把他打破。

      以弗所书给我们看见,犹太人是一堵墙,外邦人又是一堵墙,两相隔开的,现在在十字架上拆毁了。不能再有分别,不能再有分开。你们已经作基督徒了,你们今天碰着一个在基督里面的人,你不再说他是一个中国人,你乃是碰着一个在基督里的人。你不再说他是一个英国人,你乃是碰着一个在基督里面的人,我们是在主里面合一的。千万不要想,我们要办一个中国的教会,我们要有一个中国的见证,这根本不在我们的思想里,这是最大的错误。请你们记得,在基督里,没有希利尼人和犹太人的分别,没有这一个东西。如果我们中间有一个弟兄姊妹,把这样的东西带进来,你是把外面的东西带到里面来,里面的东西就被你完全弄坏了。我们没有希利尼人和犹太人的分别。在基督里面,是大家配搭在一起,没有外国人和中国人的分别。你那一个国界的思想,非从你心里拔掉不可,你把这一个一带进来,就叫这一个机关变作肉体的机关,这不是基督的身体。

      有的人,国家的主义抱得太强,他没有法子作基督徒。我们是中国人,我们是在国家的律法之下。但是在主里面,这一个关系根本就不存在,我们每一次到主面前来的时候,根本不是凭着中国到主面前来,你如果要凭着中国到主面前来,那是绝对没有的事。所以,所有的那许多东西都得摆在门外。盼望初信的人,一起头就看见,我们是凭着在基督里的生命联合的。我所得着的是基督的生命,在英国的弟兄,所得着的也是基督的生命;在印度的弟兄,所得着的也是基督的生命;在日本的弟兄,所得着的也是基督的生命;我是凭着这一个生命联合的,不是凭着那一个国家而联合的。这一个,你们要严重的看见,国界是不存在的。在身体上,在基督里,在新人里,国界是不存在的。那一个区别完全消灭了。

      有一个故事,我已经说过许多次了,因为那一个故事是太好了:在第一次欧战结束的时候,有几个在英国的弟兄到德国去,他们开一次大会。在大会之中,有一位弟兄起来介绍说:现在欧战已经结束了,有英国的弟兄来探望我们,我们非常的欢迎。他这样介绍完了之后,有一位弟兄就站起来说:我们不是英国的弟兄,我们是弟兄从英国来。这话实在好:我不是英国的弟兄,我是弟兄从英国来。那里有一个英国的弟弟,美国的哥哥,法国的妹妹,意大利的姐姐?不要说这一个,就是我是一个福建人,我只能有一个弟兄从山东来,我只能有一个弟兄从上海来,我只能有一个弟兄从美国来,我只能有一个弟兄从英国来。在基督里,不只没有国界的区别,连省界的区别也消灭了。

      你们从起头的时候,就得看见,在主里面,根本就没有这个分别,国界的分别一带到教会里来,一有感觉,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作基督教。这一个东西,要留在门口,脱得干干净净走进来。你们已经归入教会了,你们已经按手了,你们就得把这些东西通通脱掉。第一件事,你们要看见,希利尼人和犹太的分别消灭了。并且这话是写给犹太人的。这是希奇的事,因为这一件事,犹太人是非常注重的。但是主说,这一个在基督里已经消灭了。这是一件荣耀的事,非常荣耀的事。在教会里,只有基督,基督是包括一切,又住在各人之内。除了基督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 

阶级区别的消灭】在人之中,最难的一个关系,是阶级的关系。因国界的关系碰着的不多,除非碰着外国人。但是每天要碰着的,是阶级的问题。使徒在那里告诉我们说,自主的,为奴的,这一个阶级,在基督里也除掉了,在基督里,自主的,为奴的,这些关系都不存在。

今时代的人听了这话,或者还不觉得这一个区别的厉害。但是,你们要记得,保罗写这三封书信的时候,是在罗马掌权的时代,那一个时候,是奴隶制度最厉害的时候。在罗马的时候,有牛的市场,有羊的市场,也有人口的市场。就像在上海有许多的交易所,有纱布交易所,有杂粮交易所,有证券交易所,有金子交易所。当时,在罗马也有人口的交易所。打仗多,就掳来的人也多,就把这些人摆在市场上卖。假定说,这些买来的人,生了儿女,主人觉得他们吃饭太多,他也可以拿到巿场上去卖。这是罗马时候的普遍的人口市场。人也像其它的货物一样,能买进,也能卖出。并且也有生产,生产多,巿场买卖就好。所以在那一个时候,一个自由的人,和为奴的人大两样。

      虽然民主的主义,是从罗马起头的;公权、选举、投票都是从罗马起头的,但是,光是自由的人能得着,为奴的人,就什么都没有。你打死一个为奴的人,是讲价钱的,是讲这一个人值多少钱,就还他多少钱。这一个人是没有公权的,所以没有人命的关系。打死一个奴隶,像打死一只牛一样,最多不过是还牛价,是不要赔命的。这一种的阶级,比今天的主人仆人,老板伙计,上司下属中间的阶级,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。今天任何的地方,没有这样的阶级。你的父母是奴隶,儿子生出来也是奴隶,而且这一个生产是归于主人的,一生没有自由,除非主人把你放了。并且所有的逃奴,都得以十字架钉死。可是神的话说:这一个阶级要消灭。哥林多、加拉太、歌罗西,三处的圣经都是说,并不分自主的,为奴的。这一个,在基督里已经除掉了。

      今天如果腓利门带着阿尼西母来聚会,当他们在家里的时候,阿尼西母是仆人,腓利门是主人。当他们到教会里来的时候,你就马上看见说,阿尼西母是腓利门的弟兄,不是他的仆人。主仆的关系,在这里就不存在。在家里作事情的时候,阿尼西母是腓利门的仆人,是他的奴隶,是他所买来的。但是,到教会里来,这件事就根本不存在。不只在家庭里阿尼西母是腓利门的仆人。腓利门的的确确是主人。可是,当他们在那里跪下祷告的时候,他是他的弟兄。站起来作事情的时候,他是他的奴隶。跪下去祷告的时候,他是主里面的一个,他是基督里的一个,他是新人里的一个,他是身体里的一个。注意这三句话:在基督里这一个关系不存在;在新人里这一个关系不存在;在教会里这一个关系也不存在。在基督里,把阶级的问题通通消灭了。人没有阶级的感觉,人没有阶级的争执。

      所以,你在神的面前,就要看见说,你们今天也许是一个奴仆阶级的人,或者说,你是别人的下属,你是别人的伙计。请你记得,你的上司,你的主人,比你大的人,在家庭里的时候,在另外的地位上的时候,你应当站住你的地位,你应当学习顺服听话。可是每一次你和他到神面前来,就不能因为他是我的主人我让他,你不能因为他是我的上司我让他。在谈属灵的事情的时候,不是因为他是主人的缘故,他所讲的就是对;不是因为他是上司的缘故,他的道理就是对。没有这件事。一跪下来祷告,一碰着属灵的事,这一个地位就改了,阶级的关系不存在。你不能把那一个带到教会里来,在教会里,这一个关系不存在。

特别到教会里来的时候,你们记得雅各定罪这样的事(雅二)。有许多有钱的人,到教会里来,就请他坐在好位上,穷的人来,就叫他站在那里,或坐在脚凳下边。这是雅各所定罪的。我们要学习一到教会里来,一与神的儿女来往交通,我们是站在基督里的地位上,我们是站在新人的地位上,我们是站在身体的地位上,不站在阶级的地位上。

      阶级的破除,只有基督徒才能作到,也只有我们基督徒作得彻底。只有我们基督徒能拉着手说:我们是弟兄。因为只有基督徒能有爱。人只能用一个阶级把另一个阶级打倒,而后把自己的一个阶级提高,又成为一个特殊的阶级,只有我们基督徒,在主里面的人,才能除灭阶级。

      所以,年轻的人要看见,你们没有信主,没有话说,你们若信了主,就得要知道,你们的上司是你们的弟兄,你们的下属也是你们的弟兄。你们的主人是你们的弟兄,你们的仆人也是你们的弟兄。那一个东西──自主、为奴──那样厉害的阶级,那样难的关系,都完全摔破,不能存在。你要看见说,你们只能凭着主所给你的那一点,和其它弟兄姊妹交通,我们乃是弟兄,我们乃是姊妹。你如果这样作,你就能在神面前有极大的祝福,这一个教会才像有主的爱的教会,彼此在基督里服事。

有几个基督徒,在重庆的时候,一直想要盖一个礼拜堂,专门给政府里的人聚会。他们的意思是好的,要给政府里面的人来聚会。他们来问我有什么意见。我说,你这个礼拜堂,预备起什么名字?外面写什么字?我说:我给你们起一个名字,叫作官绅礼拜堂。如果是官绅礼拜堂的话,定规不是在基督里的,在基督里没有这样的东西。因为在主里面,没有自主的,也没有为奴的。自主的如果要得救,是接受主的生命;为奴的如果要得救,也是接受主的生命,这一个没有分别。你还可以告诉他们说,在基督的里面,你加不进任何的东西;在基督的里面,你也少不了任何的东西。人不能盖一个官绅礼拜堂,因为在基督里面没有这个东西。每一个人,都得学习作弟兄;每一个人,都得学习作姊妹。

 

男女区别的消灭】我们已经看见两个区别,在基督里消灭了,还有第三个区别,在基督里消灭的,就是性别,男女的问题。我们在世界里,男人有地的地位,女人也有她的地位。在教会的行政上,男人有他的地位,女人也有她的地位。在聚会里的时候,男人有他的地位,女人也有她的地位;在家庭里的时候,丈夫有他的地位。妻子也有她的地位。但是,在基督里,在新人里,男和女的地位,是一样的,没有分别。

      你在基督里所看见的,并不是说,男人站在特别的地位上,或者女人站在特别的地位上。在基督里,因为基督是在一切之内,基督也包括了一切。请你注意这两个一切:住在一切之内和包括了一切,这两个都是在主里面,所以男也没有分别,女也没有分别。请你们记得,在属灵的事情上,你没有法子分男人,你也没有法子分女人。

      我们曾讲过,姊妹的事奉,在有的地方,和弟兄不一样。这是摸着另外的一个问题,这是这一个时代里权柄的安排的问题。将来的时代,这一个权柄的安排就两样。可是,今天在基督里面,是没有分别的。今天,一个姊妹,靠着得救的是基督的生命,是神儿子的生命;今天,一个弟兄,靠着得救的,也是基督的生命,也是神儿子的生命。今天,一个弟兄,是靠着神的儿子的生命得救;今天,一个姊妹,也是靠着神的儿子的生命得救。弟兄是作神的儿子,姊妹也是作神的儿子。

      我想这件事,我们要相当注意的说,圣经里面所有翻作儿女的地方,都应该翻作孩子。Children这个字,就是孩子,根本不分男女,并且这一个字的性质,还是男性的。我生下来作神的子,后来长大,是神的替格挪,是神的儿子,是男性的。弟兄是这样,姊妹也是这样。姊妹不是作神的女儿。不是说,儿子是指着弟兄,女儿是指着姊妹;乃是说,孩子。不是说男孩子,女孩子,乃是说孩子。

      那么,哥林多后书六章怎么说呢,全部新约里,只有哥林多后书六章有儿子和女儿,其余的地方,都是翻译不准确。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,我就收纳你们。我要作你们的父,你们要作我儿子和女儿。这里不是说,因为我们离开了世界,祂生我们。乃是说,当我相信了神,脱离了世界,我从他们中间出来,与他们分别,不沾染不洁净的东西,神说:我要收纳你们像父亲一样,你们要作我的儿子,我的女儿。你们要注意那个味道。这是个人的问题,不是说到在基督里的问题,不是说到与神的关系,乃是我要收纳你们像我的儿子一样,我要收纳你们像我的女儿一样。这是全有的主说的,这是另外一个地位。乃是说你个人为我受苦的时候,你个人为我有所损失的时候,你个人为我经过困难的时候,我就是你的父,你是我的儿子。如果你是男的话,不要紧,神在这里收留我作儿子。如果你是女的话,也不要紧,神在这里收留你作女儿。有神收留我,我不要紧了。祂是全有的主,祂样样都有。这是说,我们因为丢弃,分别,而与神碰着。

      全能者该译作全有者。这一个字是说到神供应我们,我们得着恩典。在这里,我们碰着了神。那一个味道,那一个感觉是这样:你如果是男的,就是像作父亲的儿子;你如果是女的,就像是作父亲的女儿。这是个人的问题,而不是指着在基督里的问题。在基督里,我们都是神的孩子,在基督里没有男女的分别。这一个分别,根本不存在。

      在上海有一个作匠人的弟兄,有一次我问他:弟兄,在你那一个地方的弟兄到底什么情形?他就说;你是问男弟兄呢?还是女弟兄?我觉得这一个再好没有。因为他不知道我是指着弟兄这一边说的,或者是指着姊妹这一边说的。因为男弟兄,也是弟兄;女弟兄,也是弟兄,在基督里没有分别。他的话实在说得对,他简简单单的说出了圣经的真理。我觉得这是世界上所说的好话之一,是不容易说的。弟兄都是弟兄,姊妹也是弟兄,在基督里没有男女的分别。

      所以要请初信的弟兄们记得,当我们来到基督面前,碰着主的时候,我们是超越男女的关系的,我们是超越性别的,这一个区别也给主除掉了。在主的面前,在基督的里面,是不分男的和女的。

 

国民性区别的消灭】现在还要再提起犹太人和希利尼人。这一句话,在圣经里还有一个不同的意义。就是犹太人所代表的,乃是满了宗教性的民族;希利尼人,乃是代表哲学和聪明。在历史上,你要说到宗教,你就提起犹太;在历史上,你要说到哲学,你就提起希腊。今天所有基本的科学、哲学,都是从希腊出来的。所以,一直到今天,全世界所有文字的根据,都是以希腊文字作根据的。所以我说,你们作医生的人,要读希腊文比较容易得多。所有拉丁文的字根,还是从希腊文来的,很难得有的拉丁文,不是有希腊文的字根的。今天所有新发现的科学,也都是取希腊文的名字。这是希奇的事。所有新造出来的字眼,还是用希腊的字来造的,特别是科学的名字。因为智慧,是以希腊作代表的。要说到科学、哲学,就说希腊。要说到宗教,就说犹太。这是国民性的不同。

      比方说,南边的人都比较热情,北边的人,都比较冷。南边的人都比较轻浮,北边的人都比较沉实,这是国民性的不一样。像热带一带地方的人,他们是一天到晚都在那里跳的;北边的人,像北欧那些地方,不只不跳,好像呆得很,不大动。请你们记得,南边的人能作基督徒;北边的人,也能作基督徒。犹太人能作基督徒;希利尼人也能作基督徒。满了智慧的人,能作基督徒;满了宗教性的人,也能作基督徒。宗教和智慧这两个国民性,是完全两样的。你讲科学的知识是讲理性,这是以希腊人为代表,他们是最重理性的;宗教就都是直觉──良心里的直觉,根本是两条路,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  可是在基督里,不分犹太人和希利尼人。一个人不能说,我这一个人是讲理性的,什么事情我都得要考究根源,那我就作基督徒。还有一等的人,是完全讲良心的,是不是说这两个人就有分别了呢?凭着肉体来说,这两个人完全不一样,一个人是凭着你的头脑──大的头脑来走路;一个人是糊里胡涂的,凭着感觉来走路,但是在基督里不分希利尼人和犹太人。不只在国界上不分,就是在国民性上也不分。一个人在那里是冷冷的,能作基督徒;一个人在那里是热热的,也能作基督徒。完全凭着理性的人,能作基督徒;完全讲里面的感觉的人,也能作基督徒。各种各样的人,都能作基督徒。

      你们如果是作了一个基督徒,请你把国民性留在门外,在教会里没有这个东西。今天许多教会,难处的发生,就是因为许多人把他们国民性的气味带进来。他把他那一个特有的性情带到教会里来。像不喜欢说话的人聚在一起,就变作不喜欢说话的集团。话多的人聚集在一起,就变作一个话多的人的集团。冷的人聚集在一起,就变作冷的人的集团。热的人聚集在一起,就变作热的人的集团。你看见,在神的儿女之中,有许许多多的分别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国民性是教会里所没有的,国民性是基督里所没有的,国民性是新人里所没有的,你不要以为别人的性情和你不一样,你就说他是不对的。请你记得,你自己的事,别人也看不上眼。你觉得你话说得很亲热,他们为着什么这样冷?他们要觉得你为什么话说得这么多?他们觉得你那一个国民的天性,他们受不住。

      所以,一个初信的人,就要看见说,你是脾气急的也好,你是安静的也好,你是冷的也好,你是热的也好,你是讲理性的也好,你是讲感觉的也好,请你记得,你一进来作弟兄,你的脾气就要留在门口,这不是教会里面的东西。不然的话,你在教会里面,设立了许多不需要的批评。你把这些东西──天然的东西,拿到教会里来,就变作批评,混乱,分开的目标;你把弟兄们分开了。你就是格,凡及你的格的,就是好基督徒;凡及不到你的格的,就不是好基督徒。你就是标准的基督徒。你把你的性情,你把你的性格,你把你的脾气,拿到教会里来。我告诉你说,教会今天就是混乱在你的脾气里面。你的安静不见得好,你的话也不见得好,你的冷不见得好,你的热也不见得好,你的理性大不见得好,你的感觉厉害也不见得好,这些都是在基督之外的分别,这是希利尼人和犹太人所代表的。所以,你的天性不能带到教会里来。

      有许多人到教会里来的时候说:我本来是这样的人。许多弟兄都是这样说,说的时候很起劲的。你就要对他们说:我们并不要你那一个本来的人,你那一个本来的人,不要带进来。因为这一个不是在基督里,不能藉着这一个来分别;这一个区别要完全取消。在基督里面,这一个区别,是完全消灭了。在身体里面,这一个区别,是完全消灭了。在新人里面,这一个区别,是完全消灭了。没有一个弟兄,可以把这东西带进来。

      关于国民性──天然的性格,你不能把它带到教会里来。你一得救,就得把这些东西留在外面。你如果到教会里来,和弟兄姊妹接触,和你性格对的就对,和你性格不对的就不对;及你的格的就看为是好的,不及你的格的,就看为是不好的,这样整个教会乱了,分开了。教会多年来所受的亏,就是受亏在性格的分别上。千万要注意,性格的分别,你不能把它带到教会里来。有的人是痛快的,他就说我本来是痛快的,我根本不喜欢不痛快的人,神也不喜欢你们这些不痛快的人;有的人是迟慢的,他就说我本来就是迟慢的,我不喜欢你们这些性急的人。但痛快也好,迟慢也好,你不要把它带进来,把神的儿女分别。你一带进来,你立刻把你自己当作标准。希利尼人要犹太人悔改,犹太人要希利尼人悔改。神是说两个都放在一边,只有基督。

      这一件事,在初信的人一起头的时候,就要把它拉住,这样教会将来能少去许多难处。不要以我们的性格来分。旧人里面的东西。我要拒绝它。我和神其它的儿女,要一同往前面去。

 

文化区别的消灭】在你们所读的歌罗西书里面,还提起一对的人,解经家觉得相当的困难,就是化外人和西古提人。世界上有力量的解经家,在这里都碰着难处,所有的都是一对一对的,但是这个对不出来。化外人在英文里是翻作Barbarian──生番、野人,所以化外人这三个字,是翻得相当好。不过英文的Barbarian这一个字,是取希腊文的字根变成功的,意思就是生番、野人、化外人。但是西古提人,是什么意思呢?这一个字,在希腊文是从西马(Zema)出来的,变作西枯耍(Zecotha)西枯西亚(Zecothia)西枯西恩(Zecothian)。所以中文翻作西古提人,是翻得很好。

      解经家对于犹太人、希利尼人;自主的,为奴的;男的,女的;都能有解释。但是,对于化外人和西古提人,就解释不来。威司脱克脱(Westcott)先生在这里提出一个意思,我想是对的。他说:西枯西亚这一个字,是一个地方的名字。在他们的古典文学(Classic)里,常常提起西枯西亚人,和加拉太人是并提的,所以西古提人是受人尊敬的人。像有的城的名字,一提起来,人就尊敬他。比方说,人家说起福洲人,就会想到这是倒帐的人,常常生意作不好,就倒了帐跑了。福州人,这一个名字提起来,就给人倒帐的印象。比方说山西人,你就知道开银号的,赚钱赚得厉害得很。有的人,或者说绍兴人,你就知道是讲条文,讲法律,作师爷的人多得很。你看见一讲到一个地方,就有联系的思想。所以威司脱克脱的提议是对的。

      你去看许多希腊文的书,你就看见西古提人是被人尊敬的,化外人是被人轻看的,自然而然是相对的。这一对,我们从解经家那里找不到帮助,我们是从文学上来看,这是文化上的问题。有的人是被尊重的,有的人粗鲁一点,化外的就被人轻看。这一个,在世界上的分别是太大了。就像我们把一个地道的英国绅士,和一个非洲的野人放在一起,以人间的区别来说,文化的标准差太多了。这不是阶级的问题。也许这一个英国人,是一个雇工,是替人家扫地,烧饭的;也许这一个非洲野人是一个王,是一个酋长。一个英国人是用人,一个非洲人是王,以阶级来说,是用人和王的分别;但是以文化来说,就又不同了。他们两个人,也许他轻看他,他轻看他。可是保罗告诉我们,不管是化外人也好,不管是西古提人也好,这一个的分别都消灭了。

      今天,这一个文化的区别叫许多人觉得困难。有一次,我碰着两个犹太人,因为我和他们有一点熟,就不客气的问他们,为什么世界上许多人都反对你们犹太人?他说,我们犹太人的文化赶不上人。我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话,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?我就问他,这是怎么说。他是相当有地位的犹太人。他说:比方说,我是美国籍的犹太人,老实说,我站在美国人的地位上,我恨犹太人,因为我们犹太人的文化太低。这就是西古提人轻看化外人。他又说:比方说,一个美国人,一个月赚二百块美金,他一个月吃饭吃去多少钱,租房子租去多少钱,鞋子一天擦一次,衬衫一天换一件,皮鞋两个月买一双,家里面弄得好好的,剩下十几块钱就够了,我要维持一个生活是很舒服的。犹太人就不一样。一个犹太人是一个月用十块钱,省下一百九十块钱储蓄起来。一个美国人是用一百九十块钱,只剩下十块钱。一个犹太人是要钱,不要文化。比方说,不擦皮鞋,就可以省多少钱;不买皮鞋,又可以省多少钱。衬衫不换,让它脏,肥皂的钱又省下了。我们是省钱,不要文化。我们住的地方小一点,不要紧,什么东西都能吃,不是像美国人那样要舒服;我们只要银行里的存款多起来。我们看不起美国人,因为他们穷得很。美国人也看不起我们,说我们的衣服不整洁,住的地方脏得很。文化不同,文化不一样,这里面的难处太大了。

      他又说,我们犹太人钱行,头脑行,就是文化不行,和什么人都合不起来,什么人都不喜欢我们。这是我第一次听见这话。

      从一个文化高的人,来看文化低的人,的的确确是为难的。这不是阶级的问题,这不是智慧愚拙的问题,这也不是贫富的问题,这乃是文化的问题。文化缺少,叫人觉得你不行。从一个西古提人来看,觉得你是一个化外人,什么都不行;穿也不穿,吃也不吃,住也不住,他觉得这一个不对。从一个化外人来看,你们这些人,都是重物质的人,又讲究吃,又讲究穿,你们就是讲究这些。这两个人的观点,完全不一样。如果这两个人,摆到教会里来,你有你的意见,他有他的意见,你觉得他不对,他觉得你不对,化外人觉得西古提人不对,西古提人觉得化外人不对。两个人摆在一起,一定是冲突的,无论怎样都合不起来。

      你吃饭是用筷子,他是用手抓,只要在一起吃两顿,你口里虽然不说话,心里却不舒服。两天就要吵起来,受不了。你是好好的坐在椅子上,他是要爬到椅子上去的。你觉得这不像基督徒;但是他也觉得那有基督徒坐起来,两只脚是摆在地上的?你觉得吃饭要用筷子,用手抓太不象样;他要觉得我们是痛痛快快的用手抓来吃,不像你们那样的虚假客套。这一个分别,也是非常基本的,如果按照人来断定的话,没有一个人是对的。你要说他不对,他要说你不对,这是文化的区别。这也不是基督教里的东西。在主里面,这一个区别,根本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  这一种文化的区别,是相当为难。但是,弟兄姊妹们,请你们记得,在基督里面,也已经消灭了。今天你如果不知道,就试试看。假定从非洲来了三位弟兄,是非洲的土人,或者是印度人,你就觉得相当为难。在印度的时候,我曾和他们吃过饭。他们吃饭是用手抓的,非常便当,不用刀叉,不用筷子,就是用手抓。我在那里,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  我们在基督里的人,是最大的人。只有在基督里的人,是最大的人,什么都容得下,什么人间的不同都容得下。不是那一个是我看得上的,那一个是我看不上的。不是我有一个格,其余的人都得及我的格。这不是基督里面的光景,这不是在教会里面的光景,这也不是在新人里面的光景。如果我们的弟兄从印度来,如果我们的弟兄从非洲来,文化和我们不同,但是我们只问一个问题:他们是不是在主里面的?他们也这样问:我们是不是在主里面?如果是在主里面的,这一个问题就解决了。我们是在主里面接触,我们是在主里面相爱,这些事都容让得下,而不是以这些事来分别神的儿女,来分别教会,来分别主里的弟兄姊妹。

      我们不能把礼貌好的弟兄摆在一起,成功作一个教会。我们不能把礼貌不好的,粗俗的人弄成一堆,变成一个教会。这不是教会。我知道文化的冲突,是生命的冲突,是难受。可是我知道这一个并不是在教会里面的东西。这一个东西,是教会之外的,这一个东西是在身体之外的,这一个东西是在新人之外的。我们不能把这一个东西,拿到教会里来。千万不要让文化的问题进来。文化高低的区别,已经除去了。

      另外一方面,在罗马人之中,就作罗马人;在律法之下的人之中,就作律法之下的人;在什么种的文化之下的人中,就作什么种的文化之下的人。如果从亚非利加洲来的弟兄,他是认识神的,他就应当用筷子吃饭。我们如果到亚非利加洲去,我们就应当用手抓饭吃。我们不愿意与神当地的弟兄出事情。我们去,我们就得学。他们来,他们就应当学。我们到英国去,就应当学作一个英国人。英国人到中国来,就应当学作中国人。而不是藉着这一个来分别。我们到什么地方的人中间去,就要作什么地方的人。不然的话,就得伤他们。不然的话,就得不着他们。我们如果有机会,和我们文化不同的人接触的时候,我们总得要学。要将我们在基督里面的地位合在一起。我在主里面,要站在这一个地位上。神的儿女,如果起头起得好,将来许多地方的难处,都可以没有。不然的话,从这里面要产生许多的难处。

 

肉体里敬虔记号的消灭】最末了一个,就是受割礼与未受割礼。这也是歌罗西书所提起的,这一个区别,乃是说肉体里敬虔的记号。你们知道,犹太人在肉体里受了割礼,在他们的肉身上有一个记号,说他是属乎神的人,说他是敬畏神的人,说他是拒绝肉体的人。可是这一个记号,乃是在肉体里,他们这样作,乃是说,我们是服在神的约里面,和神的约有分。

      所以请你们记得,有许多的人,像犹太人一样,或者特别是犹太人。犹太人是认为说,一个人没有受割礼,不能与他通婚。外邦人也不能受割礼。受割礼,乃是他们宗教的特点。有割礼的,是在神的约里面的人;没有受割礼的,就不是在神的约里头的人。所以犹太人就相当着重割礼的事。我们刚才所看的使徒行传十五章,也提起割礼的事。他们要勉强外邦人也受割礼。整本的加拉太书,就是说割礼的事。保罗说:如果我们也传割礼,十字架的救恩就不存在,因为我们是注重肉体里敬虔的记号。许多人都注重肉体里敬虔的记号。

      比方说,我是受浸的,假定说,某弟兄受的是滴水礼。神的话是告诉我们应当受浸,所以我们的弟兄应当受浸。但是,如果某弟兄没有受浸,我以为我在肉体上多作了一件事,这就是敬虔的记号;某弟兄少作了一件事,他缺少了一个敬虔的记号。就叫我觉得说,某弟兄在主里面不行,因为他没有受那一个外面的洗。这样,受浸就变作是你的一个区别。但不要误会,我们并不是说,不要受浸。

      比方说,姊妹蒙头这一件事,是有属灵的意义,也有肉体上的标记。擘饼,有属灵的意义,也有肉体上的标记。按手,有属灵的意义,也有肉体上的标记。这些事,实实在在有属灵的意义,都是属灵的事。但是,另外一方面,如果把这些拿来分别神的儿女,我们马上就把这些东西,从属灵的意义里,落到肉体的标记里来。马上就变作是割礼。按手,可以变作割礼;受浸,可以变作割礼;蒙头,可以变作割礼;擘饼,也可以变作割礼。这些,都可以变作割礼。

      我不知道你们能看见这一个么?对于这话,你们不要误会,乃是要领会。不要误会说,我们不要受浸,不要擘饼,不要蒙头,也不要按手了。这话,乃是要给你们看见说,你们如果藉着这些来分别神的儿女,就变作藉肉体来分别。在基督里面,没有受割礼和不受割礼的分别。肉体里面的记号,不能拿来分别神的儿女。在基督里面,是合而为一的。在基督里面的那一个生命,是合一的,这些东西都是在外面的。如果有一个属灵的实际,而有肉体的表示,那是顶好。但是,如果有人有属灵的实际,而没有肉体的表示,我们就不能因着这一个和他有分别。神的儿女,不能有肉体里的标记的分别,而影响到在主里面的合一,而影响到新人里面的合一。

      我相信,这些东西,有的神的儿女,在外表上看不准,但他们有属灵的实际,那么我们就只顾属灵实际的合一,而不是注重在标记上。比方说,一个姊妹,她在主面前是顺服的,是站地位的;在弟兄面前也是顺服的,站地位的;她如果少了一个头上的记号,我们不能因此分别。你一分别,就变作割礼。从合一的地位,落到割礼的地位,变作受割礼与未受割礼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保罗说得相当清楚,割礼不是在乎除去肉体的污秽,乃是在乎除去肉体的活动。所以在神面前,要紧的不是外面的事,乃是在里面。如果里面的看见是一样的,外表有一点不同,你不能因着外面的不同而分别。如果他们外面没有,里面也没有,那一个责任不在我们身上。如果有一个姊妹,不站在顺服的地位上;如果有一位弟兄,他的受浸不是与世界分别,不是与主同埋葬同复活,那差太多了。这一个责任,不在我们身上。他们如果看见,受浸与主同埋葬同复活的,不过在外表的表示上,有一点分别,在主里面是合一的,我们就不能为着这一个受影响而变作割礼。犹太人所着重的割礼,是肉体里的记号。外邦人没有受割礼,没有肉体里的记号。你不能因为在肉体里某一件事情顺服神,而觉得与他们两样。就像救世军的人和其它的教会不一样。像贵格会的人,像浸信会的人,和其它的人不一样。你如果把这些事分别神的儿女,就不对。

      我们都是弟兄姊妹,我们都是在基督里面作新人,我们都是在身体上作肢体,大家都是身体上的一部分。我们如果是在教会里面,就消灭了一切在基督以外的区别。所有的人,都是站在新的地位上,都在主所设立的新人里面,都在主所造成的身体里面。你们必须看见,所有神的儿女,都是在合一的,而不能有另眼相看。你们必须从心里把宗派的意念拿掉,把分门别类的意念拿掉。这样,你们就又往前走了一步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