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擘饼

 

读经:

我们所祝福的杯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?我们所擘开的饼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?我们虽多,仍是一个饼,一个身体,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并。你们看属肉体的以色列人;那吃祭物的,岂不是在祭坛上有分么?我是怎么说呢?岂是说祭偶像之物算得什么呢?或说偶像算得什么呢?我乃是说,外邦人所献的祭是祭鬼,不是祭神;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。你们不能喝主的杯,又喝鬼的杯,不能吃主的筵席,又吃鬼的筵席。我们可惹主的愤恨么?我们比祂还有能力么?(林前十16~22)

我当日传给你们的,原是从主领受的,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,拿起饼来,祝谢了,就擘开,说:这是我的身体,为你们舍的,你们应当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饭后,也照样拿起杯来,说: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,你们每逢喝的时候,要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你们每逢吃这饼,喝这杯,是表明主的死,直等到祂来。所以无论何人,不按理吃主的饼,喝主的杯,就是干犯主的身、主的血了。人应当自己省察,然后吃这饼、喝这杯。因为人吃喝,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,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。因此,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,死的也不少。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,就不至于受审。我们受审的时候,乃是被主惩治,免得我们和世人一同定罪。所以我弟兄们,你们聚会吃的时候,要彼此等待。(十一23~33)

 

      今天,我们要讲到主的桌子,或者说主的晚餐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我们先从主设立晚餐讲起。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二十三节所说的: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,应该翻作主耶稣被卖的同一夜。在英文里是说That Same Night,希腊文里有同字,是那同一夜。

 

主怎样设立睌餐】第一件事,先要看主怎样设立晚餐。在教会里,有一个晚餐,是神的儿女要卦赴。这一个晚餐,是怎样设立的呢?是主耶稣活在地上最末了一夜所设立的。要注意这一件事:第二天,祂就被钉十字架。第二晚,祂就到地的中心去。这是主耶稣活在地上的末了一夜,这也是主耶稣活在地上的末了一餐。祂和门徒在一起,这是末了的一餐。你们要看见这一件事的发生。是祂在世界上最末了的一日,最末了的一夜,也是最末了的一餐。虽然在复活的时候也吃,但这是最末了的一餐。在复活的时候,是吃也行,不吃也行。在作人的时候所吃的,这是末了一餐。

      这末了的一餐,是怎样的呢?这里是有一段故事的。犹太人有一个节,叫作逾越节,记念犹太人从前在埃及作奴仆的时候,神拯救了他们。神怎样救法呢?神吩咐他们说,各人要按着父家取羊羔一只,在正月十四的晚上,应当把一只羊羔杀了,把牠的血涂在门楣门框上。当夜要吃羊羔的肉;要与无酵饼和苦菜同吃。犹太人从埃及出来之后,神就命令他们,每一年到逾越节的时候,都得守这一节日,以为记念。所以,从犹太人的眼光来看,对于逾越节的羊羔,这是一个回头的经验。因为有神的拯救,每一年我都在这里纪念这一个。

      刚刚好主耶稣离开世界的这一晚,也是吃逾越节羊羔的时候。当主耶稣和祂的门徒在吃逾越节羊羔的时候,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,因为这是他们的逾越节。在守了逾越节之后,主就马上接下去设立祂自己的晚餐。所以,主在这里就是有意给我们看见,我们吃祂的晚餐,要像犹太人吃逾越节的羊羔一样。

      我们先把那一个拿来对照着看。以色列人是被拯救脱离埃及,所以守逾越节。今天神的儿女也是蒙拯救,所以来吃主的晚餐。以色列人有羔羊,我们也有羔羊;祂是神所设立的羔羊。今天我们已经脱离了世界,已经脱离了撒但的权势,已经完全归于神,所以今天我们也要守一个节,像守逾越节一样。

      主耶稣在守节之后,站起来,把饼擘开,递给门徒说,你们拿着吃,这是我的身体。又拿起杯来,递给他们说,你们都喝这个,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,为多人流出来的。实在在擘饼的时候,用酒是对的,用葡萄汁是错的,绝没有人守逾越节是用葡萄汁的。这是因为外国人禁酒,禁到主的桌子面前来,所以葡萄酒变成了葡萄汁。我们中国人,没有外国人的风气。在犹太地,都是用葡萄酒。所以,擘饼时该用葡萄酒,不该用葡萄汁。

      晚餐,是什么意思呢?我们称它说:主的晚鬟。晚餐,在全世界各地,乃是家庭的餐。在中午的时候,要一家的人,完全在一起不可能。在犹太地,中午的时候,有的人是在放羊,有的人是在打鱼,有的人是在种地,要回家吃饭,是不可能的。都是在外面午餐的多。所以午餐不是家庭的餐,早餐也不是家庭的餐。早餐是想作事,不是想休息。如果不是病人,每一个人吃早饭都是很匆忙的。晚餐,乃是每天三餐中最特别的一餐。是家庭里的人,大人孩子都在的时候,共同来用的一餐。

      同时,一天的工作都作完了,没有工作的思想摆在前面,而是休息的思想摆在前面。晚餐乃是工作都完了,要休息了,没有事情了,全家的人,安安逸逸地在那里吃,是这一种的味道。主在这里设立祂自己的晚餐,就也是这样,祂是要叫祂的子民,在全地上看见说,这乃是在神家庭里的一餐。没有工作的思想在里面。不是要你去作事,乃是把安息摆在你面前。吃早饭中饭,你总是想要作事。但是到了吃晚饭,是事情没有了,总是人吃了去休息的时候。例外的不算。所以,神的儿女们是凭着这一种的心情,聚集在一起,来吃主的晚餐。

 

主的晚餐的两个意义】主要我们怎样作这件事呢?主说:你们应当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所以,晚餐的基本思想,第一是为着记念主。同时,我们看见晚餐是有安逸的家庭的味道。不要在记念主的时候,心里想到许多的事、许多的工作。稍后,我们要提起几件事,现在先提起第一件事。

 

第一是为着记念主】主在这里对我们说,你们要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这就是说,主知道我们会忘记。千万不要以为说,我们所得着的恩典是这么大,我们所得着的救赎是这么希奇,我们还会忘记么?我告诉你,人就是这么一回事。人是会忘记的。所以,主在这里特别对我们说,你们要记念我,你们要记得我所作的事。所以,初信的弟兄要看见,虽然你们刚刚得救,你们今天才吃了逾越节的羊羔,但是稍微不小心一点,就会忘记了主的拯救。所以,主说:你们要记念我。

      主要我们记念祂,不只因为我们会忘记,并且主自己觉得说,祂需要我们记念祂。换一句话说,主不愿意我们忘掉祂。主是大到一个地步,祂可以让我们忘掉祂。祂超越过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倍,祂不知道是多大的一位主,按规矩祂可以不在乎。但是祂说:你们要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这是给我们看见说,主是降卑祂自己,降低祂自己,欢喜来得着我们的记念。

      你们要看见,主要我们记念祂,这是祂的爱。这是祂爱的要求,不是祂大的要求。如果是祂的大,你忘记祂,无所谓。这是祂爱的要求,要我们一直的记念祂。因为如果我们不记念祂,我们所受的损失,是非常的大。我们如果不是常常记念主,常常把主的救赎摆在我们面前,我们是很容易在世界里与世界调和,也很容易在神的儿女中起争执。所以我们需要记念祂。我们若记念祂,我们就能得着好处。这也是蒙恩的方法之一,我们能够从这里面接受主的恩典。

      我想,关于主要求我们记念祂的这件事,还应当另注意一点。就是说,主作我们的救主,祂是降卑祂自己来作救主的;今天祂也是降卑祂自己来得着我们的记念。祂是降卑祂自己来救我们;今天祂也是降卑祂自己,来问我们,要我们的心。祂要我们活在这里的时候,不忘记祂。祂愿意我们一个礼拜过一个礼拜的,一直活在祂面前,一直在这里记念祂。好叫我们在这里得着属灵的好处。

      一个人记念主的时候,有一个很大的好处,就是世界在你身上力量的继续,会不存在。因为你每隔几天,就记得说,你是如何接受主;每隔几天,就记得说,主如何替你死。我告诉你们,世界在你身上不能存在。就像我们前些日子所记的一样,我的主在这里已经死了,我没有话说。他们如果没有杀我的主,他们还有和我讲话的余地。他们已经杀了我的主,主的死摆在这里,所以我在这里没有话说,我没有法子和世界再有任何的来往,我没有法子和世界再有任何的交通。这是擘饼记念主的一个好处。

      擘饼记念主,还有一个属灵的用处,就是叫神的儿女不能起分争,不能有争执,不能有分门别类。因为当你在这里记念你怎样蒙恩得救的时候,另外一个人,也在这里记念他怎样蒙恩得救。当你想到你这个人的罪都赦免了,你看见另外一个弟兄进来,他也是宝血买回来的,他也是宝血救赎的,你就不能把别的东西拿进来分。你怎么能够在神的儿女中,有分门别类的事?教会这二千年来,有多少神儿女中的争执,到了主晚餐的桌子前,都了了,一切就都过去了。有多少不赦免的事,厉害到不肯赦免的事,甚至有许多的仇恨,因为到主的桌子前,就都过去了。因为记念主,就是记念你自己如何得救,如何蒙赦免。你不能说,主赦免你千万两的债,而你看见另外一个仆人欠你十两的债,你就搯住他的喉咙。这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  记念主,还有一个好处。就是说,每一个人,当他来记念主的时候,他自然而然就放宽了他自己的心,包括了神所有的儿女。自然而然就看见,一切蒙主血救赎的人,都是主所爱的,也是我所爱的。在主里面,没有法子有嫉恨,没有法子有话语,没有法子有不赦免。你不能一直和在你隔壁的那一位弟兄、那一位姊妹有争执。当你记念说,我许多的罪,主都赦免了,而你要和你的弟兄来争执一件事,好像是有权柄地来要求你的弟兄,那是不可能的。你要争执,你要嫉恨,你要不赦免,你就不能记念主。

      所以,每一次,每一个礼拜,我们聚会在一起,记念主的时候,主总是叫我们再一次温习祂的爱。温习世界的败坏,世界的受审判。温习所有蒙恩的人,乃是主所爱的人。每一次记念主,都是温习了主的爱。主爱我,为我舍弃自己。主爱我,主为我下了阴间。世界已经被定罪了,世界把我的主钉死了。所有神的儿女,都是我所爱的,因为他们也是主血所买的。我不能恨祂所买的人,我心里不能对他们有恨的心。

      以上所说的几件事,就是记念主的意义。主的晚餐的第一个意义,就是主对我们说,你们要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在记念的方面,我们再多看一点也好。你们绝不能记念你们所不认识的人,你们也绝不能记念你们所没有经过的事。假定说,我记念某一件事,那件事定规是我所经过的。假定说,我记念某一个人,某一个人定规是我所认识的。我不能记念我所不认识的人,我也不能记念我所没有经过的事。所以,主在这里对我们说,我们要记念祂。是说,我们遇见过祂,我们在各各他遇见过祂。我们是蒙祂的恩典,所以我们今天是在这里记念祂所成功的事。我们今天是回头来记念,像犹太人记念逾越节一样。是因为我在以往的时候,有出埃及的事,所以我今天来记念这件事。记念是回头看的事。

 

第二是表明(陈列)主的死】主的晚餐,还有第二个意义。在这里,要读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二十六节:你们每逢吃这饼,喝这杯,是表明主的死,直等到祂来。你这样作,你这样吃主的饼,你这样喝主的杯,乃是表明主的死。晚餐的第二个意义,就是说,我们需要表明。表明,可以翻作陈设或者陈列。意思就是把它陈明出来,陈列出来。就是把主的死摆出来给人看。今天,主叫我们有祂的晚餐,不只是叫我们记念祂,并且是叫我们陈列祂的死。

      许多人懒惰不结果子,是什么缘故?是因为忘了他旧日的罪已经得了洁净。所以主要叫我们记念祂说:你今天活在世界上要爱我,要常常的记念我。要记念说,这一个杯,是我流出来的血;这一个饼,是我的身体,为你舍去的。这是我们今天所要注重的第一点。你们不要放松,要记得第一是经历,第二才是道理。在道理方面,是怎样呢?这一个饼,这一个杯,就是陈列主的死,把主的死陈列给我们看。

      为着什么是表明主的死?因为血是在肉里,血和肉会分开,这就是死。今天血和肉分开了,血在杯子里,肉在饼里。你看见这一个杯子里的酒,你就看见血。你看见这一个饼,你就看见肉。当一个人身上所有的血和肉分开的时候,你只有一句话说,这一个人死了。你不必告诉他说,我们的主替你死了,他只要看见血不在肉里面,就知道这是死。主不必告诉你说,我替你死。主只要说,你喝我的杯,你吃我的饼,这就是死。因为血在一个地方,肉又在一个地方,这就是死。

      你们每逢吃这饼,喝这杯,是表明主的死,直等到祂来。什么叫作吃饼?旧约明显告诉我们,这个饼是谷作的。我不知道这一个縠字,在中文应当翻作什么。在英文里是Corn,是谷类的意思。主对以色列人说,你们进迦南的时候,要吃陈的榖,就是这一个字。比方说,草这一个字,是一个种类的称呼,树字也是一个种类的称呼。这里或者称它作粮,比较好一点。但是还不够好。换一句话说,你看见这一个饼的时候,就看见这里已经有碾碎的谷。把谷碾碎了才有饼。你看见杯的时候,就看见有已经榨过的葡萄。这就明显的给我们看见死在这里──在这里已经有碾碎的谷,在这里已经有榨了的葡萄。所以,他才说:你们吃这饼。

      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,不过是一粒。一粒的麦子若不碾碎,仍旧是一粒,不会成功作饼。一挂葡萄,如果不是榨了,就没有酒。主在这里托保罗说,你们吃这一个饼,你们喝这一个杯,就是表明我的死。如果谷保全它自己,饼就没有。如果葡萄保全它自己,酒就没有。你吃这一个已经碾碎的谷,你喝这一个已经榨过的葡萄,这就是表明主的死。血和肉的分开,是表明主的死。

      以人来看,今天神在地上的见证没有了。所留下的,就是十字架。十字架也可以过去,但是,十字架的记号,一直的继续着。十字架,也许今天有许多人都忘记了,但是,十字架在初信的人中,是一直被记念着的。我们每一个主日晚上,在聚会的地方,看见主的晚餐,就是看见神把祂儿子的十字架,陈列在教会里,告诉我们,什么东西被忘记都不要紧,主替我们死这件事是必须记得的。

      你们也许有父母、儿女、亲戚,是不认识你们的主的。或者你们把他们带到擘饼的聚会里来,他们第一次看见擘饼,他们就要问你,这是怎么一回事?擘饼有什么意思?喝杯有什么意思?你如果说这一个杯里的是血,这一个饼是肉,这是说什么?你应当告诉他说,这是说死,因为血在这一边,肉在那一边,血和肉分开,这就是死。你们应当叫许多人来看,给他们指明说,我就是把主的死摆在这里。

      所以,请你们记得。不只是你们出去传福音,不只是在聚会里有传福音,不只是有恩赐的人传福音,并且主的桌子也传福音。把主的桌子摆在那里的时候,如果人不以为这是一个礼节,而知道我们是把主的死陈列在他们面前,我告诉你们,这是全世界、整个宇宙里的一件大事,最大的事。拿撒勒人耶稣,神的儿子,已经死了,这是一个大的事实摆在这里。所以主说,要表明祂的死。

      这一个死的表明,祂说是直等到主来。我常常欢喜这句话。因为这句话,和晚餐两个字连在一起,特别好。我不知道你们觉得晚餐的好么?晚餐,是我最末了吃的一顿饭。我是天天在那里吃最末了的一顿饭。因为天黑了,我只吃这一个晚餐。我每一个礼拜都吃这一个晚餐,因为天是黑的,天没有亮。请你们记得,二千年来,教会一直没有吃过早饭。我今天在这里吃最末了的一顿饭。现在我们还是看见天是黑的,一直要等到祂来,天才亮。到那一天,晚饭不用吃了。谁能在早起就吃晚饭?没有一个人,明天早起吃晚饭。到了明天早起,这件事已经过去了。当我们面对面看见我们的主,这件事就过去了。看见了,就不用记念了。

      所以饼和杯是表明主的死,一直到主来。你如果把晚餐两个字加进去,你就觉得有特别的味道。两千年来,教会一个礼拜过一个礼拜吃同样的晚餐,虽然年数有两千年,但是这一个晚上没有过去。两千多年,这是一个够长的晚上。我们一直在这里吃晚餐,一直等,一直等,有一天,天一亮,我们就不再记念了。所以,记念主是第一个基本的思想。第二个,就是我在这里表明主的死,一直到主来。因为主的晚餐是叫我们记念祂自己。

      盼望弟兄们,从起头就看见祂自己。人能够记念主自己,自然而然就记念主的死。人记念主的死,人的眼睛自然而然就望着国度──有一天我要到主那里去。没有一件事比主的死更好。十字架,总是引到再来。十字架,总是引到荣耀。没有一个人记念主为他舍身,而不是仰起头来说,主,我要见你的面。当我见主面的时候,这一切都要过去。所以,祂在这里给我们看见说,要记念主,一直彰显祂的死,表明祂的死,陈列祂的死,直等到祂来。今天我们没有别的事,就是等主再来。

 

主的桌子(或主的筵席)的意义】主的晚餐,在这里明显给我们看见,有两个意义:一个是记念主,一个是陈列主的死。但哥林多前书十章里又给我们看见一个东西说,乃是主的筵席。十章不是说晚餐,十章是说筵席。这一个字,我们欢喜把它翻作桌子。请你们记得,这两个东西不一样,虽然题目是一样。哥林多前书十一章是说晚餐。你们如果吃得不对,就算不得吃主的晚餐。十章不提晚餐,十章是说主的筵席,或者翻作主的桌子。我们在各地所说的桌子,就是从十章来的。因为在英文里,是翻作主的桌子(Lord's Table)。在希腊文里,也是桌子的意思。虽然这桌子是指着筵席的桌子,不是普通的桌子,但是,桌子总是实在的。你如果翻作筵席也可以,可是没有那么重就是。

      我们的主,在末了一晚所设立的晚餐里,叫我们记念祂,陈列祂的死,一直与祂有交通。但是,主这样作,不过是一方面,在教会里还有另外一方面。那另外的一方面,我们称它为主的筵席,或者说主的桌子。在这一方面的意义,也有两个。十章十六至十七节:我们所祝福的杯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?我们所擘开的饼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?我们虽多,仍是一个饼,一个身体;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。在这里,还有两个意义:一个意义是交通,一个意义是合一。主的桌子有两个意义,像主的晚餐有两个意义一样。

 

第一是交通】主的桌子的第一个意义,是交通。我们所祝福的杯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?我们岂不是一同喝主的杯么?这是交通。哥林多前书十一章,乃是说信徒与主的关系。哥林多上前书十章,乃是说信徒与信徒彼此的关系。在我们刚才所读的十一章里面,绝没有注意说我们中间彼此如何。晚餐,乃是说我们在这里记念主,我们在这里表明主的死,一直等到主再来。但十章不一样,十章乃是说:我们所祝福的杯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?这里着重的点,不是在领基督的血,是在同领基督的血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乃是说我们所祝福的杯,杯是单数的。因此,我决不赞成在任何的地方,把杯弄作多数。一弄作多数,就把那个意义弄没有了。我们所祝福的杯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?从一个杯里面,我们一同领受,所以这里面的意义是交通。你们知道,如果不是很亲密的,不能你喝一口,他喝一口。神的儿女,今天一同在这里喝一个杯。你喝一口,我喝一口,他喝一口,这么多的人,都喝这一个杯,这就是交通。这一个同领,就是交通。你如果用许多杯子,你就把十章的意义弄掉了。

      让我顶直的对弟兄们说,我承认有许多人对于疾病的问颢,有一点怕。比方今天如果有一个弟兄病了,我们去看望他,一走到他门口,就用手巾掩着鼻子,不愿意进去,站在那里说:弟兄,你怎样?你想,那个生病的弟兄要怎样想?他要想说,你要来看我就不要怕,你怕就不要来。来又要来看,来了又怕出事情,怕会传染,怕要死,就你不来看我倒还好些。给你看几次,我更要病了。

      我们喝杯,是表明有交通。但是来喝杯的时候,用手巾一直擦,一直擦,那倒不如不喝。你来看病,是表明你的爱心、关心。你来喝杯,是表明交通。但是你不能有交通,那又何必呢?弟兄们,你看见那一个态度,根本是相反的态度。我告诉你们,你如果怕传染,就不要喝。我不是说,这一个杯,不可以用手巾擦,有滴出来的可以擦。但是有的弟兄所作的,我说是擦杯,不是喝杯。

      另一面,讲到爱心的问题。如果有的弟兄姊妹是有传染病的,他觉得是能传染的,最好在最末了喝。这是他的事。他觉得为着软弱的人的良心,所以在最末后喝,这是好的事。

      不过,我愿意弟兄们看见,主的杯是可喝的,我们是一同喝主的杯。在十一章里面,眼睛是只看主不看弟兄。但在十章里,是筵席,或者说是主的桌子,眼睛是看弟兄。在这一个杯里,乃是看见有弟兄。弟兄们都来这里,我和他们有交通。他喝这个杯,你喝这个杯,我也喝这个杯。好像同用一双筷子,同用一个调羹。我在神面前,是这样和神的儿女交通。那一个意义是这样。我们不能把那一意义弄掉了。

 

第二是合一】第二个意义,是合一。它下面就讲到饼。我们所擘开的饼,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?我们虽多,仍是一个饼,一个身体。在这里,马上给我们看见,神的众儿女是一个。在这里,你就看见说,十一章的饼,和十章的饼,有两个不同的意义。十一章的饼,是告诉我们说,这是表明主的死。主说,这是我的身体,为你们舍的。这是指着主耶稣肉体的身体说的。十章,乃是指着教会说的。我们虽多,仍是一个饼。我们就是饼。

      我们在主面前,要学习看见记念、表明和交通,也得学习看见合一。意思说,所有神的儿女都是合一的,像这一块饼,是一个一样。我们只有一个饼,我擘了一点吃,你擘了一点吃,他擘了一点吃。我们各人所擘来吃的那一点,如果合起来就是那一块。或者说,我们所吃进去的,是拿不回来的。假定能拿得回来的话,岂不仍然是一块么?这一块饼,今天是分散在许多人身上,联合起来的时候,就仍然是一块。我们都是接受这一块饼,你得着一点,他得着一点,我得着一点,虽然这一块饼是分散在各人身上,但是在圣灵里是一个。这一个饼,我们没有法子叫它回来,肉体的饼,吃了就了了。但是,在属灵上,还是一个。在圣灵里,还是一个。在肉体里,是不能回头,在圣灵里是合一的。圣灵把基督给你,基督还是在圣灵里。所有分开的,是在饼里。在圣灵里,仍然是一个,并没有分。

      我们在以往,曾有多次讲过说,神的儿女去擘饼的时候,不只去记念主的死,不只去表明主的死,并且我们是借着那一个杯,和神的儿女有交通。当然不能一个人交通,需要和神的儿女交通,并且承认说,神的儿女是合一的。所以这一个饼,就是代表神的教会是合一的。

      所以,今天如果有一个主的桌子,他们不能说我们虽多,仍是一块,那一个饼就没有法子擘,那就不是主的桌子。主的桌子的基本的原则,是在饼。杯最要紧,但杯还不够。神的话相当清楚:你们不能喝主的杯,又喝鬼的杯。不能吃主的筵席,又吃鬼的筵席。你们知道桌子就是筵席。这里说主的桌子,鬼的桌子。杯是另外一件事。

      所以,主的桌子基本的问题,是饼的问题。如果在这里,有神的儿女聚集在一起,他们乃是把他们那些人聚集在一起,饼只有他们那样大小,这一个饼就不能擘,这就不够。必须这一个饼是代表那一个城的才够。或者是代表地方的教会才够。若是我这一个饼,就是我这一个地方,除了我这一个地方以外,任何的都不管,就还是太小,不够。这一个饼,乃是包括神所有在地上的儿女。所以你必须看见,这一个饼,最少是表明说,神所有在地上的儿女是合一的。如果我们要设立一个独立的教会,这一个饼就太小,就不能擘它。

 

擘饼的实际问题】在这里,我愿意弟兄姊妹看见,擘饼的问题,一共有四个意义。一个是记念主,这是向着主去的;一个是表明主的死,一直到祂来;还有一个是交通,这不是往上面去的,是平行的,是和神的众儿女有交通;还不只,我们是合一的。所以,每一次擘饼的时候,都得把你的心放大,得记念主,也得心向着弟兄姊妹。如果我们中间的弟兄姊妹,在擘饼的时候,把在公会里的弟兄姊妹完全忘记,你的心就不够大。

      所有神的儿女,凡是被宝血救赎回来的,都是在这一块饼的里面。所以我们的心,都得有一次被主放大,像饼那样大。我们虽多,仍是一块饼。连公会里的弟兄姊妹,都完全在里面。我所擘的一块饼,他们也都在里面。所以我如果不够大,就不行。你总不能有一个意思,盼望有某某弟兄最好从这里面出去,某种的基督徒,最好从这里面出去。我告诉你们说,这一块饼,不能叫你变作小的人。

      今天有一个公会的弟兄来到这里,他到主桌子的面前来,主和他是联合的,他也是在这一块饼的里面,你们是负责的弟兄,你们接纳不接纳他?要记得,你们不是主人,你们好像是替主人请客,至多不过是作招待员。你们不能说,我们不给人擘饼。我们在主桌子的面前,一点权柄都没有。我们只能喝主的杯。因为晚餐是主的,筵席是主的,不是我们的。连各地的地方教会,也不是我们的。虽然,主的筵席设立在你的地方,像头一天主的筵席是设立在一个楼上一样,这一间楼是借的,主今天也不过是借你的地方来请客。

      所以,凡一切被血救赎回来的人,我们不能在行为上禁止他们。人能够玷污主的桌子,我们不能够玷污主的桌子。我们没有权柄拒绝人。我们不能拒绝主所接纳的人,我们不能拒绝属乎主的人。我们只能拒绝主所拒绝的人,我们只能拒绝不是属乎主的人,我们只能拒绝属乎主却进入罪爬不起来的人。因为他们与主的交通已经断了,我们与他也没有交通。在各地,我们都得注意我们是属乎主的人,我们没有法子运用我们的权柄。

      所以每一次擘饼的时候,要想到所有蒙恩的人,不要光想到我们所认识的弟兄姊妹。如果一个地方的桌子是很小的,没有意思和所有其它地方的儿女一同交通,我告诉你们,那一个桌子太小了。

      我盼望各地的弟兄姊妹,总得心够大,包括神所有的儿女。站在教会的地位上,不是有许多人是可以来的,有许多人是不可以来的。但每一次来到主的桌子面前,多看见祂一次,心就多宽一次,包括神所有的儿女。我们的心,是很希奇的事。自己总不会大,总是缩小的。一不小心,就缩小了。我们天然的倾向,是缩小的,不是放大的。当我们记念主的时候,可以让主把我们放大。我们虽多,仍是一个饼,这样,我们就有祝福。

 

在擘饼聚会里该注意的事】末了,还得提起两三件事。除了以上所说的四件事之外,在这一个聚会里,有一个特别的情形要头到的,就是:我们乃是蒙主血洗净的人,不是求主洗净的人;我们乃是得着主身体的人,主的肉作了我们的生命,不是求主给我们生命。所以在这一个聚会里,只有感谢,而没有祈求。所以说,我们所祝福的杯。我们是祝福主所已经祝福的。在主被卖的那一夜,拿起饼来,祝谢了。又拿起杯来祝谢了。所以在那最末了的一夜,吃晚餐的时候,主在那里,只有祝福,也只有感谢。头一天晚上是这样,从今以后也都是这样。就是等到祂自己饼擘完以后,出来的时候,还是唱了诗出来的。

      所以在这一个聚会里,正常的音调,乃是祝福。在这一个聚会里,正常的音调,乃是感谢神,赞美神,感谢我们的主,赞美我们的主。在一个聚会里,不是祈求恳求的时候,乃是记念主。也不是要听道。所以祷告在这里不合适,是打岔的。讲道、听道,在这里也是不合适,也是打岔的。如果有直接关于主的事,提起一点,也许可以,也许用不着。其余的讲道,那更是例外了。在这一个聚会里,只能有赞美,只能有祝谢,只能有祝福,只能有感谢。在这一个聚会里,不应该有祈求,不应该有祷告。因为那一个音调是感谢。十一章是感谢,十章也是感谢,所以我们要跟着这一个走。

      主设立晚餐的时候说,你们要常常这样行。路加福音二十四章给我们看见,主是在七日的第一日擘饼。不多久,在初期教会的时候,也是说在七日的第一日擘饼(徒廿7)。在教会里,有够多的榜样,在神的话语里,也说得够清楚,是在七日第一日擘饼。逾越节是一年一次,我们是一周一次。并且七日的第一日,是主复活的日子,在主复活的日子记念主,是另外的一周。因为我们的主,不是死了,乃是复活了,我们是在复活里记念主。七日的第一日,特别是教会的日子。在七日的第一日,最要紧的事,是主要我们记念祂。盼望所有的弟兄姊妹,在这件事上,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  还有,来记念主的时候,我们要配。这一句话,我还得说明一下。十一章二十七至二十九节:所以无论何人,不按理吃主的饼,喝主的杯,就是干犯主的身,主的血了。人应当自己省察,然后吃这饼,喝这杯。因为人吃喝,若不分辨是身体,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。吃的时候,顶要紧的是配。在英文里,是Unworthily,所以要吃得配。这一个字的意思,不是说人配不配,是说态度。如果是人,早不成问题,因为你若不是神的人,怎么能够来?配不配的问题,在这里发生,是说有的人在那里吃的时候,那一个态度不对。我们领受这一个身体的时候,如果随便的吃,不尊重主的身体,就不应该。

      所以你要劝初信的弟兄们说,你们这些人在神面前,是不成问题的。但是主要你们省察说,虽然我这一个人是对了,但是我在这里吃的时候,要知道这是主的身体。我不能马虎,我不能随便,我不能轻看,我不能放松。我在这里,要作得与主的身体相配,如果主真是把祂自己的血给了我,如果主真是把祂自己的肉给了我。我应当怎样恭敬的接受。每一次擘饼的时候,要恭恭敬敬。这不可以糊里胡涂的在那里作。除非是非常愚昧的人,他才能够在神面前看不起他所得着的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