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作见证

 

教会的见证】(先点一支蜡烛放在讲台上。)这一支蜡烛,有被风吹熄的可能。加果这一支蜡烛没有被风吹熄的可能,它的光要继续多少时候?烧到底就了了。现在,要问初信的弟兄说,你们喜欢你们的光就是这样延长不了呢?还是喜欢你们的光就是这样到底就完了呢?所以在这里还有一件事要作。(拿出另外一支蜡烛来,用第一支蜡烛把它点亮。)现在的光,是不是比刚才多了一倍?但是,第一支的光,会不会因为叫第二支的光亮而减少?我们知道没有减少。(再点着第三支。)再点一支,会不会叫第一支的光减少?再点一支,它本身的光并不会减少。(再点着第四支。)再点一支,它本身的光也没有减少。但是,这一支的光(第四支),它也会继续到它完了为止。如果再点一支,再点十支,再点一百支,再点一千支,这一个光要一直继续下去。这就是教会的见证。

      有一件很可惜的事,就是光到有的人的身上,见证到有的人的身上就停止了。这是最可惜的事!教会是一代过一代,一直传下来的。但是,有多少人没有后代,就断绝了。但是,有的人还是继续下去。对初信的弟兄,我们不盼望见证到他们身上就停止。一支蜡烛只能烧到它的光停止了,也照样,一个人的见证,到他死为止。如果一支蜡烛要它的光一直继续下去,就要在它的光末了之先点着别的蜡烛。这样,第二支可以再烧,第三支可以再烧,第一百支,第一千支,第一万支,可以再烧。如果一支过一支,一直在那里点,这一个光就能够遍满普天下,而它并没有减少。这样与它自己毫无损失,又能叫见证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  所以,初信的人要学习为主作见证。因为这个见证如果不继续,福音传到你身上就停止了。你们固然是已经得救了,有了生命,也亮了。但是,如果你们不叫别人也亮,到你烧完了,就了了。所以,你们要带领许多人到主面前去见主。不是双手空空的去见主,是要带着许多人到主的面前去。

      我曾说过,凡人信了主以后,在第一年之内,不会开口承认主的,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开口。我今天在这里也说同样的话。凡人在信主第一年之内,不会为主作见证的,恐怕一辈子也不会作见证。除非主有大恩典临到他身上,或者有大的复兴。我们看见许多人,第一年不作见证,就一辈子不会作见证,一辈子不会带领人归主。所以要对初信的弟兄说,你们信了主,你们第一次得着了这么大的爱,第一次得着了这么大的救主,第一次得着了这么大的救恩,第一次得着了这么大的释放,而你们不能为着主作见证,把你们当作一个光给别人去点一点,就在你们身上的盼望少得很。

      初信的人,第一年不开口,将来总是难以开口。要叫每一个初信的人,在第一个礼拜,第二个礼拜,就起首作见证,就起首带领人归主。这件事千万不要放松。过了些日子,想要恢复,已经太迟了。许多作工的人的失败,就是人得救之后,没有好好的安排,结果下一代不行。所以盼望你们在人得救之后,头几天,头几个礼拜,头几个月之内,就带领他们往这一条路走。要叫他们马上对人作见证,带领人归主。

      你们可以把这个比方,再拉长一点。神的儿子来到地上的时候,祂点了好几支蜡烛。然后到了保罗,主在他身上再点着这一支。从那一个时候起,很少,或者说没有看见是我们直接在那里救人。你所看见的,教会二千年来,都是一支蜡烛,从头烧到末了光熄了。再有一支蜡烛,又是从头到末了光熄了。但是一直到今天,教会还继续在地上,救赎、救恩也还继续在地上。这是因为一支蜡烛,把另外一支再点着,一支点一支的往下点。在有的人身上是点十支,点八支,点几百支,所以虽然第一支烧了,还有第二支继续下去。一支一支的点,你看见光是一直的接着下去。许多人舍去他自己,把你们点了。我们不盼望光到你们身上为止。我们是盼望初信的人,一个一个在那里尽他所能的去作救人的工作,去作见证,带领人归主。在那里能够一支一支的点,叫一代一代的人,能把这一个见证,继续光照在地上。

 

作见证的意义】我想有好些经节我们特别要读。现在先读四个地方:

你们来看!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,莫非这就是基督吗?(约四29)

耶稣不许,却对他说:你回家去,到你的亲属那里,将主为你所作的是何等大的事,是怎样怜悯你,都告诉他们。(可五19)

吃过饭就健壮了。扫罗和大马色的门徒同住了些日子,就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,说他是神的儿子。凡听见的人都惊奇,说:在耶路撒冷残害求告这名的,不是这人吗?并且他到这里来,特要捆绑他们,带到祭司长那里。(徒九19~21)

听见约翰的话跟从耶稣的那两个人,一个是西门彼得的兄弟安得烈。他先找着自己的哥哥西门,对他说:我们遇见弥赛亚了(弥赛亚翻出来就是基督)。于是领他去见耶稣。耶稣看见他,说:你是约翰的儿子西门,你要称为矶法(矶法翻出来就是彼得)。又次日,耶稣想要往加利利去,遇见腓力,就对他说,来跟从我吧。这腓力是伯赛大人,和安得烈、彼得同城。腓力找着拿但业,对他说:摩西在律法上所写的,和众先知所记的那一位,我们遇见了,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。(约一40~45)

因为你要将所看见的,所听见的,对着万人为祂作见证。(徒廿二15)

父差子作世人的救主,这是我们所看见且作见证的。(约壹四14)

 

      前四处是连在一起的,后二处也是连在一起的。从这几处圣经里,我们可以看见什么叫作为主作见证?作见证的意义是什么?

      使徒行传二十二章十五节说:因为你要将所看见的,所听见的,对着万人,为祂作见证。这是主托亚拿尼亚对扫罗说的话。你要将所看见的,所听见的,对着万人作见证。所以初信的弟兄作见证的第一个根基,是在乎看见和听见。你不能见证你所没有看见的事,你也不能见证你所没有亲耳听见的话。保罗的特点,是他不像别人是听见别人所传的,他的听见是亲耳听见。他是把他亲耳听见,亲眼看见的见证出来。

      约翰一书四章十四节,说这一个见证,是什么见证?父差子作世人的救主,这是我们所看见且作见证的。人所看见的,人就作见证。感谢神,你们在最近的时候,已经相信了主,已经遇见祂,相信祂,接受祂,你们是一个蒙了救赎的人。你们是已经脱离罪孽,得了赦免,有了平安的人。你们知道相信了主之后,你们是何等喜乐的人。这一种喜乐是你们从前所没有的。本来罪孽的重担压在你身上,是何等重的事。今天,感谢神!这一个罪孽的重担,已经脱去了。你们是看见的人,你们是听见的人,今天你们对于这一个该怎么办?今天,你们就要将这一个见证出去。我们不是请你们去作传道先生,也不是要你们从今以后把职业丢掉了,出来为主作工。乃是说,应该将你所看见,所听见的,向着你的亲戚朋友,你所认识的人见证出来。并且,应当想法子把人带到主面前去。

 

怎样作见证】再看以上四处的圣经。这四个地方是相当简单,都是特别指著作见证说的。

      往城里去说──撒玛利亚的妇人:第一个地方,是约翰福音第四章。撒玛利亚的女人,当她看见主的时候,主向她要水喝。后来主对她讲活水的道,给她看见,人活在地上没有活水是不能活,不能满足的。人活在地上,喝这井里的水,还要再渴。你能够多少次的喝,还是多少次的渴。你还是不能满足,还要喝,多次的喝。这一个世界所能贡献给人的一切,就是我们喝了,还要再渴。所以,今天的满足,不过是一时的满足,等一等远要渴。只有主的水,喝了不渴,因为有泉源在你里面涌起来,叫你一直的满足。惟有这种里面的满足,才能够叫人脱离世界上的要求。

      到这里,你们看见当主耶稣指明出我是谁的时候,本来那一个女人水罐子是最要紧的,现在她把水罐子丢掉了到城里去,说:看哪!在这里有一个人,把我所有的事,都说出来了。你们要去听祂。这就是作见证。

      这一个女人是已经嫁了五次。一个丈夫过去,再嫁一个,再过去,再嫁一个。总是不满足,一连换了五个丈夫,就像人喝水,喝了还要喝,总不满足。到了今天,主说,现在你所有的丈夫还不是你的丈夫,你还是一个不满足的人。但是,我有活水可以叫你满足。当她听见这话的时候,当她得着了这么大的一位主的时候,就把水罐子丢了,到城里去说:你们来看,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,莫非这就是基督么?她第一件事,就是作见证。

      见证什么?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,有一个人把我完全说出来了。这一个女人,素来行了许多的事,也许有一部分是城里的人所知道的,有一部分是城里的人所不知道的。她怕把她的事告诉人,现在却被主都说出来了。她就作见证说,我素来所行的许多事,没有人知道,只有我自己知道的,在这里有一个人,把我完全说出来了。所以你们来看,莫非这就是基督么?我告诉你们,她一看见主就开口。圣经说,许多人因着这女人的话,就相信了。

      从这里,你们可以看见一件事。每一个人都有作见证的需要,就是作自己的见证。如果主把你这么大的罪人拯救了,你就必须在神面前看见说,非开口来作见证不可。在这里,有一位救主把我救了,我没有法子不开口来承认祂。道理虽然讲不出,最少我看见了这一位神,这一位是基督,这一位是神的儿子,这一泣是神所立的救主。我也看见我是罪人,被主拯救了。你只要这样讲就够。你只要讲你的感觉就够。

      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?我说不上来。但是你们来看,我这个人是变得多好!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样的。本来我以为自己是一个好人,今天我看见我是个罪人。本来我不以为是罪的,今天主把它说出来给我知道了。现在,我明白我是什么种的人。从前的时候,我作了许多事,别人不知道,连我自己也不知道。从前我也犯了许多罪,但是我一点不觉得是犯了罪。在这里,有一个人把我的事完全说出来。我自己所知道的事,祂给我说出来;我自己所不知道的事,祂也给我说出来。我只得承认说,我摸着了救主。在这里有一个人告诉我说,连我今天的丈夫还不是我的丈夫。祂说,你喝了这水还要再渴。你还要再来打水,还要再渴。我所不知道的事,祂告诉了我。你们来看,这一位恐怕是救主,这一个恐怕是基督,只有这一位能救我们。

      我告诉你们说,凡看见自己是罪人的,都应当有见证好作。当你看见这一位主的时候,你也应当有见证好作。请你们记得,这一个女人的见证,是在她遇见了主之后一个钟头以内的事,是头一天的事。并不是在她过了多少年之后,赴复兴会才有的。回家去,就立刻作见证。我很妥当的说一句话,如果头一年是哑吧的人,总是一辈子是哑吧的。

      总是人一得救,就应当出去,把所看见的,所懂得的去对人说。不要说你所不懂得的。不要讲那么多,那么长的话给人听。只要说你所知道的。有的人,可以说,我没有信主的时候,夜里睡不着,现在会睡了。我从前常常气闷,现在无论作什么事都觉得好得很了。也许有的人可以说,我从前吃饭吃不下,现在吃得下了。许多这一类的事,你所经过的,像睡不着,吃不下,气闷,今天信了主,都过去了,你可以把事实拿出来给他们看。不必说你所不能说的话,不必讲你所不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  弟兄姊妹要学习不多话,不可越过你的地位来说你自己所不知道的话,以致引起人的辩论。就是把自己当作活的见证摆在人的中间,你要看见人没有话说。

      回家去作见证──一个被鬼附的人:再看马可福音五章一至二十节。在这里有一个人被鬼附,可以说是圣经里附鬼最厉害的一个。鬼附在他身上,他就用石头砍自己,看见人就动武;用铁链锁他,铁链被他弄断;住在坟茔里,人也不敢从他那里经过。主把他身上的鬼赶出去,鬼跑到猪的身上去,猪就死了许多。这一个人要跟从主,主不许。主说:你回家去,到你的亲族那里,将主为你所作的,是何等大的事,是怎样怜悯你,都告诉他们。你对他们去传,这是一件何等大的事,主替你作了。我告诉你们,这就是见证。

      这个被鬼附的人,他不能住在屋子里,只能住在坟墓里。坟墓是死人的地方,活的人住在死人的地方。他住在那里,人不敢从那条路经过。结果主耶稣吩咐那些鬼出去,鬼附到猪群里去,猪的数目约有二千,都投到海里淹死了。在那里,有一个人身上所能忍受的鬼的力量,是两千只猪所不能忍受的。鬼的力量,在他身上是这么大,是超过二千只猪所能忍受的。他用石头砍自己的身体。没有一个落在鬼魔手里的人,不是用石头砍自己的。前面是一个寻求世界快乐的人,这里是一个凶恶的人,主救了他。主对他说,主替你作了何等大的事,你是怎样的蒙了主的怜悯,所以你应该回家去告诉你的亲属。

      一个人蒙恩的时候,总得让家里的人知道,让附近的人知道,让亲戚邻舍和你一辈的人都知道你是个得救的人。不只告诉他们说,你信了耶稣,并且告诉他们,主替你作了何等大的事。你就是将你的事向他们承认,顶实在地向他们作见证。当你这样作的时候,好像你把别人点亮了一样。救恩不停止,救恩继续下去。如果救恩不停止在你身上,救恩就能得着继续。

      到会堂里去宣传──扫罗的故事:再看使徒行传九章十九到二十一节:扫罗和大马色的门徒同住了些日子;就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,说祂是神的儿子。凡听见的人,都惊奇说,在耶路撒冷残害求告这名的,不是这人么?并且他到这里来,特要捆绑他们带到祭司长那里。这里的就字,在希腊文里有一点特别。在中文里看不出它是一个着重的动词,不过好像是一个虚词,或连带词而已。但这是一个时间的字眼,在中文里可以翻作立刻。所以这里应该是说:立刻就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,说祂是神的儿子。

      约翰说,凡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的,都是从神生的。扫罗到了这里,就是这样立刻得救了。但是当他一得着光,一跌到马底下,来到大马色城里去的时候,眼睛看不见,软弱得很。后来亚拿尼亚来给他受了浸,他吃了饭就健壮了。过几天他立刻就去说耶稣是神的儿子,立刻就去作见证。他这样作,有一点难。因为他是公会里的一个。犹太人的公会,是七十个人组织而成的,他是那七十个中间的一个。他拿了大祭司的文书,出去要把相信主耶稣的人捆绑起来,送到祭司长那里。但他现在却接受了主耶稣,这怎么办?本来他是去捆绑接受主的人,现在他自己也许要被捆绑了。他逃也得逃去,了了就算了。但是他反而走到会堂里去,证明耶稣是神的儿子,不只是一个会堂,乃是许多会堂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你就看见,一个人接受主之后,第一件事要作的,就是为主作见证。那个时候,也许保罗的眼睛有病。等眼睛的病好了,一有机会,他立刻就去作见证,说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。我告诉你们,每一个相信主的人,都应该这样作。

      一切不信的人,听见耶稣的名字的也好,连在历史上知道有一位耶稣的也好,总以为耶稣是拿撒勒的耶稣。世界上的人,都承认有一位耶稣。但人只知道在许许多多世界的人中间,有一个人叫作耶稣。换一句话说,耶稣在你的心目中不过是那么许多人中间的一个。虽然比较特别一点,但还是平常的人。到有一天,当你得着了亮光,心眼开起来的时候,你得着了一个启示,你找到了一个事实:耶稣是神的儿子。那怕是半夜三更,你也要跑到人家里去说,神有一个儿子,给我找到了。神的这一个儿子,就是耶稣。

      我姑且假设一个比方来说:我们这几天在外面雇用了一个小孩子送信、送菜。你们都和他相当熟,你们知道这一个小孩子,不过是鼓岭山上的一个普通人家的小孩子吧了。有一天忽然有一个人跑来告诉你说,我告诉你一个顶重要的消息,这一个小孩子郭功余,他不是姓郭,不是叫功余,他的父亲是作总统的。我告诉你们,你们要觉得这是很大的发现。也许半点钟之内,整个鼓岭都知道了郭功余是总统的儿子。

      但是,我告诉你们,有一天你找到说,在人的中间有一个人,被人找出来说,是神的儿子,那是不得了的事。你们要看见那一个关系。当人接受主耶稣作救主,承认主耶稣是神的儿子的时候,他是作了一件大事,不得了的大事。他不能马马虎虎的过去,因为这是一件大事。在全世界二十二万万人之中,六千年之中,我找出一个人来说,这是神的儿子,这是什么事?你们不要以为说,你们所说的这一位主耶稣,是一个马马虎虎的人。我告诉你们说,你们是在这世界千万的义人中,在六千年中,忽然知道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,这实在是一件大事。如果今天在这么多人中,有一个不是人,有人找出来说,他是天使。我告诉你们,你们都要觉得希奇。何况祂是神的儿子!

      不要说在那么多人的中间。就是在这里,在我们这一百个人之中,有人忽然找出来说,某弟兄不是人,他是天使来作人,你们要觉得说,这是何等大的事。但是我告诉你们,天使和我们的主比起来,不知道差了多少万万倍。在这里,没有可比拟的,那个比例差得太多。

      今天,在这里有一个人,骑在马上的时候,还说要杀凡信奉这名的人。但是,当他跌到马底下爬起来的时候,进到会堂里去,却说这一个人是神的儿子。我告诉你们,他若不是疯子,就是看见了异象。他若不是疯子,就是得着了启示。如果没有得启示,他定规是疯子。但是他不是疯了,他是得了启示。他的确从千万人中,拣出了一个人来说,祂真是神的儿子。所以,初信的人,你们像保罗一样,已经在千万人中,拣了一个人出来说,这是神的儿子。你们就应当半夜三更去告诉人说,我遇见了神的儿子。

      我告诉你们,如果有的人得救了,他还能够坐在那里,好像若无其事一样?他相信了主耶稣,还觉得并不算是怎么一回事,并不会觉得是那么希奇的,并不会觉得那是特别的,我就怀疑这一个人。因为在这里有一个人,是超越人的常情的,是特别到没有法子再特别的──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。这是多么大的事!你们看见了这么大的事,你们得半夜三更,去叩你朋友的门。你这样的作,我一点都不觉得希奇。人应当到山头上去喊,人应当到海边去叫,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!在宇宙里面有一个神迹奇事,就是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有一个人病刚刚好,眼睛刚刚看见,就立刻到会堂里去说,拿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。这不是作工的人的工作。每一个相信主的人,看见一个事实,找到这一个奇妙的事的人,都得立刻到会堂里去喊说,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。我不知道你们怎样觉得,每一次当我想到拿撒勒人耶稣是神的儿子的时候,我总是觉得这是全世界第一大的发现。没有第二个发现,比这个更厉害。把全世界所有的发明都合在一起,都赶不上这一个。在这里有一个人是神的儿子,给我们找出来了。这是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  今天有一个某某省长,某某主席,或者一个总统,或者一个元帅,一个国王,从我们中间微行而过,却给你知道了,你觉得你的眼睛厉害。他本来不要给人知道,是微行而过的,现在给你知道了,你觉得这是一件大的事,当神的儿子微行而过的时候,给我们找出来了。这一个微行的,是神的儿子;拿撒勒人耶稣,是神的儿子。我告诉你们,这是一件大事。所以,当彼得对主说,你是永生神的儿子的时候,主耶稣对他说,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,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。当祂微行在我们中间的时候,如果不是父叫人知道,就没有一个人能知道祂。

      所以,初信的弟兄!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说,你们的相信是一件小事。基督教说信仰,说信心,说相信,为什么缘故?因为这是超越过一切人所有的。世界上没有这一个东西。从人的眼光来看,这是快事。在人世中间,没有这样的东西。但是弟兄们!你们是相信了,你们如果在这里发现拿在你们手里的信心,是何等希奇的东西,你们会叫,你们会喊,你们会到街上去,你们会到会堂里去,你们会到聚会的地方去,你们会到每一个地方,一有机会,就要说,我找到了拿撒勒人耶稣是神。你们看见我们的弟兄保罗所作的事,是希奇的事。你们如果领会,你们所看见的是何等希奇,你们也会作同样的事。拿撒勒人耶稣,是神的儿子,这是希奇的事实,也是极大极荣耀的事实。

      一个对一个作见证:第四处的圣经,是安得烈去找西门,还有腓力去找拿但业(约一44~45)。从这里我们可以看见,一个人信主之后,不只要到城里去对人讲,不只要回家去对人讲,不只要在公会里作见证,并且还要有一个特别的见证,就是一个领一个。

      安得烈和腓力是一个找一个 安得烈一相信了主,就去带领他的哥哥彼得来遇见主。到后来才发现,彼得乃是一个更大的恩赐,也许是更大的使徒。但是安得烈是引导彼得的人。他自己先得救,然后去带他自己的哥哥。腓力和拿但业的关系,不是弟兄,乃是朋友。在这里有一个人是去带领他的弟兄,还有一个人是去找他的朋友。腓力找了拿但业,把拿但业带到主面前。这是一个找一个。

      配基注重对付一个 请你们记得,基督教的根基,就是建立在这一个救一个上。前一百年的时候,英国有一个信徒,名叫哈利配基(Harley Page)。他特别蒙主的恩典,开他的眼睛看见说,我什么恩赐都没有,什么事情都不会作,我是最简单的人,我不会带领许多人,但是最少我总能一个对付一个。许多人能够作大的工作,我作不来,我就只对付一个人,只注意一个人,老注意他,老跟着他。我只会说,我得救了,你也要得救。抓牢一个,怎么都不放。总得要等他得救才过去,老替他祷告,老和他讲话。结果,到他去世的时候,得着了一百多个人信主。

      何多马和他的一一团 接着他下去,就有何多马(Thomas Hogban)所发起所谓的一一团(One by one band),一个救一个的团体。配基是一个很简单的人,何多马从他得了帮助,也这样老是一个一个的钉着去作,总是要等到这一个人得救了,才再换一个。不然的话,老是对付这一个。配基的意思是:我如果要对付两个不行,对付三个更没有这件事,我只对付一个,总不肯让他过去。结果到他去世的时候,得着了一百多个,结结实实的一百多个。后来何多马受他的感动。何多马是有学问的人,也是一个会祷告的人,他就组织了一个一一团。在二十七个国家之中,都有他们的团体。现在是停止了,从前是救了许多人。他们不管教会问题,只管救人。

      老跟着一个 初信的弟兄,要自己看见,也许我不是大有恩赐的,我初信就像安得烈一样。不过安得烈在他得着主的那一天,就去找他的弟兄。腓力也是在他遇见主的那一天,就去找拿但业。这都是当天作的事。所以当你得救之后,立刻就得对你家里的人作见证。可是,你如果觉得力量不够,就可以对付一个,老跟着这一个。像中国人所说的死钉住他一个,总不放,我就是要你这一个。这样作,我们就要把人带到主的面前来。

 

什么时候作见证】人应该一相信主,就作见证。不管对一个人作见证也好,对朋友们作见证也好,在家庭里作见证也好,或者是到城里面去叫也好。或者是清晨的时候作也好,中午的时候作也好,或者在一个地方作也好,在一带地方作也好。你看那个被鬼附的人,是在一带的地方作见证。不管是在会堂里也好,在乡村里也好,这个见证总得作。每一个信主的人,这一个见证,总得要作。

      人在信主的第一天就救人,那是一个很大的祝福。不知道在我们中间有没有这样的人?如果没有,这个机会是过去了。初信的人,要当天就救人。这是神的大怜悯。讲到这里,我记起一个故事,是相当出名的,那一个故事的名字,就叫作狄营长。

      有一个人叫作叨德,算是前一个世纪很会救人的人。他得救的时候,是十六岁。情形是这样的:在一个放假的日子,他到一个乡村里去,在那里碰着一个教会里的一对老夫妻招待他。那一对老夫妻很会作工,就把他引到主的面前去。他本来是一个年纪轻的人,糊里胡涂。那一天他跪下来祷告,得救了。后来,他就和那一对夫妻在一起谈话。那时,是他们大家在一起喝茶的时候。他祷告完了之后?就和他们在一起喝茶。在喝茶的时候,他们就谈起,在我们这一个地方,总得要等那一个狄营长悔改了,才有办法。他是一直要打人的,实在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  叨德是一个年纪轻的人,一听见这个话,就问:狄营长是谁?他们就告诉他,他是一个退伍的军人,已经六十多岁了。在他家里,预备了一支手枪,谁给他开口讲福音,他就打他。对于基督徒,他就给他们起一个名字,叫假冒为善的人。他看全世界的基督徒都是假冒为善的人。只要是基督徒,他就要打。所以没有一个人敢向他传福音,也没有一个人敢从他住的那条路上走过。因为一从他的路上走过,他就要,咒诅的,非常的凶。叨德就说:主阿!我蒙你的恩典,今天第一天你救了我,我要去向他作见证。茶没有喝完,就说,我要去。得救没有两个钟点,就要去向狄营长作见证。

      那一对老夫妇就劝他说,这是不行的,我们许多人劝过他都不行,你不要去。有的人给他用枪托打出来,有的人给他用棍子打出来,有的人看见他要开枪,就赶快跑出来。又不能因着传福音被打而控告他,所以他越打越厉害。并且他又是长官,退伍的军人,是律法上保护的人,没有人敢碰他。他说:不上我觉得我应该去。他就去了。一到狄家门口,一叩门,狄营长就出来开门。狄营长就说,青年人,你要作什么?棍子拿在手里。他就说,好不好让我说几句话。两个人就一同走到房子里去。一到房子里,叨德就说,我盼望你能够接受主耶稣作你的救主。狄营长就把棍子拿出来说,恐怕你是新来到这一带地方,你是初到这里来,所以原谅你,不打你。难道你在这里没有听见吗?这一个地方,是谁都不许提起耶稣的名字的,走!快快走!

      叨德就再说,我劝你应该相信耶稣。狄营长就发火了,到楼上去,把手枪拿下来,很凶的对他说:走!不然,我就开枪。他说,我是要劝你信耶稣,你要开枪,只好让你开。不过当你还没有开枪之前,让我祷告。他就立刻当着狄营长的面,跪下来,祷告说:神阿!在这里有一个人,不认识你,求你救他。第二次再说,神阿!在这里有一个人,不认识你,求你怜悯他,怜悯狄营长。一直,一直的祷告,跪在那里不起来。一直说,神阿!求你怜悯狄营长!求你怜悯狄营长!当他祷告到五六遍的时候,他就听见在他旁边有个声音,好像是叹一口气。等一等,又听见手枪放下来。再等一等,狄营长也跪下来了,在他的旁边,祷告说:神阿!你你怜悯狄营长。五分钟之后,那一个人相信了主。他就拉一拉这个青年人的手说:我一生都是听见福音,今天我是第一次看见福音。这一个青年人告诉人说,当时我看见他的脸,照旧是犯罪的脸,每一横都是罪,每一横都是凶的。但是,光从每一横里照出来。每一横好像都是在说神怜悯了他。第二个主日,狄营长就到礼拜堂里去礼拜。一直到死,狄营长也带领了几十个人得救。

      叨德就是有这一股劲。在教会的历史中,他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人。头一天相信主,两三个钟点之内,带领了一个出名不容易对付的人得救。这个狄营长的故事,是世界出名的。叨德虽然不是很会讲道,但是很会救人。所以一个初信的人,总要他越早开口带领人相信主越好。总不能让时间空过去。

 

信徒快乐的秘诀】每一信徒,在他一生之中,有两个大日子,是他得着快乐的日子。第一个快乐的日子,是他相信主的日子。我已经接受了主,所以我特别快乐。第二个快乐的日子,就是他第一次带领人归主的日子。有许多人,头一次带领人真的到主面前去的时候,那个快乐,也许比他自己得救还要快乐。千万不要堕落到一个地步,没有快乐。许多人不快乐,是因为从来没有替他的主说过一句话,从来没有带领一个人到主面前来。

      圣经里说,只有有智慧的人,才能救人。所以,初信的人,应当在起头相信主的时候,就学习救人。总得学习作智能的人,在神的教会里才有用处。许多人到了今天,还没有属灵的窍,就是因为他不会救人。人救不来,所以一辈子都是呆的笨的。我们不是劝人到讲台上去讲道,我们是要人能救人。许多人讲道行,救人不行。许多人,你把一个人带到他面前,他就毫无办法。只有能对付人的灵魂,把人带到主面前去的,那才有用。盼望初信的人,从起头就能有学习。

      决不能说,一个人有了光而不照出来的。没有一个人有了牙而不长的,有了泉而不流的。照样,也决不能说,有了生命而不想生生命的。谁对于罪人不能作见证的,恐怕他还需要人对他作见证。谁没有心意,没有兴趣要叫人悔改归主的,恐怕这一个人还需要悔改归主。谁在人面前为着主没有声音的,恐怕他还需要听神福音的声音。决没有有光而没有光线的,也决没有有泉而没有水的。总不能有一个人进步到一个地步,连救人都不救。我不是说传福音,我是说救人。我不是说传福音,我是说作见证。没有一个人能进步到一个地步,不必向人作见证。所以,初信的人,一起头,就要好好的学习作见证。这是一件进步不了的事,是一辈子要作的事。

      当你们再多走一点前面的路的时候,你们就要听见弟兄们对你说,你应当作活水的管子。我们应当接在圣灵里,让活水,让圣灵流到我们身上来。但是我说,这也是所有的弟兄说的,就是生命的管子有两个头。一个头是向着圣灵,向着主,向着生命开的。一个头是向着人开的。但是,人这一边的头如果没有开,活水就永远不会流。没有一个人能错误到一个地步,以为说,我向着主开就够了。请你们记得,凡只向着主开的,生命的水,还是不会流。要向着主开一个头;向着人,向着世界,向着罪人,也开一个头。那一个头一开,活水就流出来。有许多人,在神面前没有能力。也许是因为他向着主开的那一个头没有开。但恐怕有更多的人,在神面前没有能力,是因为他向着罪人作见证,带领人归主的那一个头没有开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我不是说讲台上的传福音。我个人就看不起那些在讲台上能传福音,而下了台不能对付灵魂的人。这一点用处都没有。讲台上的传福音,决不能代替个人的对付人。救灵魂是一件有智慧的事。只有有智慧的人才能作。光是在讲台上传福音的人,不一定会带领人。但是有智慧的人,就能得人。所以,那一个见证的头,必须开起来,活水就能在那里流。不然的话,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  以往的时候,也有人作这样的事,我今天也来作。我算了一算,如果在我们中间,有一万个信徒,从今以后,在各地真是同心合意的,好好的作见证。不是在讲台上作,是真的去救人,每一年一个人带领三个人归主,我告诉你们说,十年的工夫,全世界的人都得救。今天的福音传得太慢。神的儿女,只要有一万个起来,每一个人一年救三个,个个都这样作下去,十年的工夫全世界的人不够救。因为十年要有二十三亿六千五百四十四万人得救。今天全世界只有二十二亿多的人口。这样,你们才知道,今天个人救人的事是多懒惰。因着这个懒惰,损失是多么大!

      我盼望年长的弟兄对于救人的事,总要钉牢初信的弟兄去作。总要他们告诉你,什么时候他们救了第一个人。每一个负责的弟兄,都得有一本帐薄,记载弟兄们某年某月某日拯救了第一个人。第一个得救的人,一定要他们告诉你。如果他们没有告诉你,你要去问他们。问一次不够的话,下一次要再问他,再问他。总要个个人都在相当的时期之内,带领人到主面前来。如果一个人一年之内能带领三个,那是大有果效的事。把一万个当作基数起头,全世界的人,十年之内都要得救,一个也不漏掉。所以要给这些弟兄看见,他们的责任该是多大。这不是小的事,这也不是低的事,要给他们看见,这是多么高的事。

      你们不要以为说,天国的福音要传遍普天下,是难的事。我告诉你们说,神的灵如果能够在这一代里挑选人,十年就够。圣灵作工,作了二千年所不能作了的,我们能够跪下来说,主!你作十年。祂如果挑选一万个人作十年,每一个人,一直继续地在那里作,我相信,十年之内,福音要传遍天下,十年之内,人要救完。那是荣耀的日子。所以,我今天盼望说,你们能看见这一件事,这一个世界虽是这么大,但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  在中国得救的人,的的确确是少。这一件事,实在是最羞耻的事。以人口的比例来说,在中国基督徒的数量赶不上日本,只有日本的六分之一。以数量来说,也赶不上印度。印度要比我们多好几倍,但是印度的人口比我们少。他们只有三亿多,我们却有四亿五千多万。所以老实说,在福音的事情上,我们中国是最落后的。让我们看见在这一个国度里面,福音是第一落后的。得救的人最少,教友也最少,所以,在这种情形之下,我们应当在主面前看见,我们应当多负起责任来。

 

作见证的责任】有许多人没有听见福音,是因为你没有作见证,结果就永远的分开而不是暂时的分开。那一个分别,真是太大。蔡尔毛士博士是前一个世纪下半纪讲道最好的人,也是最会救人的人。他讲一个故事相当好。

      他说,有一次他到一个人家里去吃晚饭。吃完后,就读圣经。蔡博士是非常有学问的,很会说话,在那里谈了许多学问上的事。那时有当地两个年纪很大的酋长也在那里谈谈。这位酋长也是很有学问的,他们就谈了很久。后来大家回到房间里去。酋长的房间刚刚好是在他的对面。蔡博士到了自己房间的时候,就听见对面房间里有一个声音,好像是什么东西跌下去。他跑过去一看,看见酋长跌在地板上,已经死了。其余的人也都跑来了。

      蔡博士马上就站起来说,如果我知道有这一件事,我前两个钟头就不谈那么多的话,我的手指头要指给他看永远的事。但是,我没有花五分钟的时间,说到关乎这一个人灵魂得救的事,我没有给他一个机会。如果我知道现在我所知道的,刚才我要尽我的力量去告诉他,人需要知道耶稣为他钉死在十字架上。但是现在太迟了!刚才我如果对他讲这些话,你们定规要笑我不得时。现在我说这些话,时候是太迟了。吃饭的时候我所可以说的话,现在盼望你们能听,每一个人都需要相信主耶稣和祂的十字架。我告诉你们,这一个分别是永远的分别,不是暂时的。何等可惜,这一个人,永远不能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  所以初信的弟兄要看见说,这一个不能放松,总要带领人归主。在我们里面,要有一个意念,就是要带领人归主。最少要他们听见主的福音,并不是要讲道。盼望每一个人都有一个意念,乃是要救人,把人带到主的面前来。当我初信的时候,就有年长的人告诉我,每天应当最少对一个人讲福音。当然许多生病的人不能这样作。没有病的,要鼓励他们,一天至少要对一个人讲到主耶稣。

      每一个人应当有记录,应当一年救多少人。或者一年救三十个,或者一年救五十个。最怕的祷告,就是那些摸不着边际的祷告。你到主面前去说,主阿!求你拯救罪人。这是没有边际的。你总要有一个确定的目标,要十个就是十个,要二十个就是二十个,要三十个就是三十个。你说:主!我问你要三十个。也不是要三千个,五千个。你把簿子记下来,得了一个就记下一个。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,可以算一算,不够的要补。你说,主!你还缺我五个,现在要过年了,你不给我不行。总是劝弟兄姊妹都要这样的作。我告诉你们,一年的工夫救三十个,五十个不算多。如果讨十个二十个,是很平常的。总要有专一的数目来讨。等一等,你看见主所给你的也是专一的。你说,主!我要二十个。你天天在主面前祷告,有机会的时候,就去作见证。

      最少一天总应该对一个人作见证。千万不要想作传道,站在讲台上传福音。总是看见人就作见证,碰着人就作见证。光是在讲台上传福音,根本没有用处。千万要叫年纪轻的人,学习天天去作见证,天天找机会替主作工。有的人可以把所有的时间摆下来为着事奉主。但是,也有许多的人在他的身上只有讲台上的盼望,而没有任何其它工作的责任。这一点用处都没有。不要存这种虚空而又虚浮的盼望。我盼望你们要把这一条路摆在年纪轻的人的面前,就是要个人带领人归主,至少要一个对一个的去说。

      你们知道慕迪是最会救人的,在讲台上救人也不少。他在美国,是有史以来最会救人的。腓力是第一个,慕迪可以说是第二个。慕迪有一个定规:无论有讲台也好,没有讲台也好,最少一天总要对一个人传福音。有一天,慕迪到床上去睡觉了,忽然间想起来,今天没有传过福音,怎么办呢?就起来,穿了衣服去找人。看看钟,不对了,已经半夜了,南上已经没有人了,现在可以到那里去找人呢?他没有办法,就去找警察。他就劝一个警察说,你要相信主。那一个警察心里正是非常难受,就很生气地他说,你这个人,半夜里什么事情都不作,却来劝我相信耶稣。慕迪怕他,稍微给他讲了几句,就赶快回去了。但是感谢神,过几天,那一个警察就得救了。

      我想,初信的弟兄身体没有病的,最少应当在神面前立定一个志愿,有机会就去找人,最少一天找一次。我想,如果初信的弟兄每一个都这样作传福音的人,带领人归主,不几年中国可以打下来,很快的可以打下来。前些日子我们说这话,今天再说。我们不要有其它的组织,其它的团体,只要教会传福音,就什么都不能拦阻。

      盼望举起你们的火来,去点亮所有的人。让每一个人都出去把别人点亮。我告诉你们,福音的见证,是从我们的身上继续下去直到主来。千万不要到我们的蜡烛点完了,就了了。盼望借着这一支蜡烛,点亮另一支蜡烛,再点亮另一支蜡烛。一年之内问神要三十个五十个不算多。每年都要把人带到主面前来。我告诉你们,这样,教会就能有前途。我们要作从前许多年所没有作的。在我们面前有许多工作要作。少年的弟兄,要全体起来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