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领人归主

 

      我们对于初信的弟兄,已经讲到:相信之后,应该为主作见证。现在,我们应该教他们怎样带领人归主。如果他们不知道怎样带领人,就许多的见证,恐怕是白作的。

      关于这件事,我想我们必须把它分作三段来说。第一,为着罪人到神面前来。第二,为着神到罪人面前去,和带领人归主的技术(姑且用这两个字)

 

为着罪人到神面前来】一个人一得救,你们第一件事不只劝他们应当怎样去作见证,并且要告诉他们如何带领人归主。要带领人归主,有几件事是必须要作,必须要学的。

      应当预备一本簿子:第一件事是要预备一本簿子。让神把祂所要救的人的名字,摆在你心里。就像你们刚得救的时候,我们曾告诉你们的,你们以往亏欠人的应该赔偿,你们记不记得那一个功课?那一个时候,你们怎么晓得应该向着这一个人赔偿?是因为主把那一个人摆在你心里,叫你记得那一件事,你就非去赔偿不可。第一次记起一件事,过两天又记起一件事,过四五天父记起一件事,在那里你对付。你一次过一次赔偿,有的要写信,有的要当面去作。今天也是照样,每一个人如果要作带领人归主的事,要替主作见证,就要让主把那一个名字摆在你心里,自然而然你心里有负担,会替好几个人,或者好几十个人祷告神。

      不是随便坐下来写一张名单。如果随便写,你要白花许多工夫。所以,在你写名字的时候,最要紧的,要好好的让主来给你看见。这一个工作作得好不好,完全是在起头起得好不好。这一个名单,不是你可以随便写的。你是要专一的求神给你几个人。当你把这件事摆在主面前的时候,你在那里祷告的时候,自然而然会记得那一个人。你家里的人,你的朋友,你的同事,你的同学,你所认识的人,自然而然他们的名字,会到你的心里来,叫你一直觉得说,这几个人,我盼望他们赶快得救。

      所以要预备一本簿子,把那些名字一个一个写进去,并且要编号头和日期,写明是几时祷告起的。比方:今天是七月十六号,你就写七月十六,第几号,为着某某人、某某人祷告。另外一边,再写一个日期,那一个日期是在他得救的时候写进去的。总是这本簿子里的人,不写则已,一写进去,就不能出来。只有两条路可以出来,一个就是得救,一个就是死亡,第三条路都摆不进去。除非他死了就不替他祷告了,算了,算我这一个祷告的投资投坏了,投错了。一写进去,总是要一直祷告,祷告到他得救为止。

      这一本簿子,总要分成几项,第一项是号码,第二项是日期,第三项是名字。第几号,某一个日期,为着某人起首祷告。第四项又是一个日期,就是他得救的时候。如果不幸有人去世了,也可以在第四项上写他去世的日期,说他去世了。人加果没有去世,又没有得救,总不放他,总不能祷告到某一个日子算了,停了。我们的祷告,总是要祷告到他得救为止。我记得一个弟兄,替一个人祷告,记在簿子上,整整十八年才得救。所以这是说不定的。有许多人在簿子里,有的一年得救,有的两三个月得救。也许有一两个是难的,但是也逃不掉。不过,我们总不要放松,总是要他得救。

      祷告是救人的基本工作:当你们预备好这一个簿子的时候,你们就必须知道,为什么要这样作。因为救人有一个基本的原则,就是在我没有向他开口之前,我必须在神面前祷告过。我要先求告神,然后到他面前去说话。总是我要为着他先到神面前去说话,决不能先向着人说话。如果先向着人说话,就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  我在某地,曾看见一两位负责弟兄,他们很热心的要带领许多人归主。但是,我和他们一接触,就知道他们根本不对。因为他们根本没有为那些人祷告。你如果在神面前没有这一个负担,你在人中间,虽然有那一个兴趣,还不够。那一个工作,也作不来。你总得在神面前,有那一个负担,然后你在人面前才能够作。

      所以,第一件事,你们总得先向神要几个人。主耶稣曾说过,凡父所赐给我的,必到我这里来。你们也记得,使徒行传二章,神天天将得救的人加给教会,所以我们要问神要人。要向神求说,神阿!求你将人赐给主耶稣,求你将人加给教会。人是从神那里去求出来,讨出来的。要在你这一边,和撒但来办交涉。人的心是最难办的,我们不容易叫他的心归向主。所以问题是说,你在神面前要好好的先为这一个人祷告,然后你再很仔细的向人说话。因此,祷告是何等紧要。你把人一个一个摆在神面前,好好的祷告过,并且要相信,这样你就能好好的带领人归主。

      所以,会带领人归主的人,都是认识祷告的技巧、技术的人。一个人如果祷告的答应出了问题,我告诉你们说,你出去为主作见证,也要出问题。盼望初信的弟兄看见,你们的路是这样的:先要替人祷告,然后才去作见证。关于祷告的问题,祷告得着答应的问题,我们已经说过了。但不知你们有没有在神面前清楚?这一个祷告的问题,你们必须要实际的学。如果没有实际的学习,你们就不能马虎的过去。你们在这里,要看见说,每一个善于带领人归主的人,都是善于祷告得着答应的人。今天,如果在我们中间,有一个弟兄,有一个姊妹,你对于祷告没有把握,请你记得你对于带领人归主,也就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  祷告最大的拦阻乃是罪:初信的弟兄姊妹,要注意的,就是你们所知道的罪,必须把它拒绝。你们必须学习在神面前,过一个圣洁的生活。你们知道的罪,必须拒绝。人在神面前,罪的问题一马虎,祷告定规受拦阻。罪总是一个大问题。我们知道有许多人因为容让罪的缘故,他的祷告,就祷告不出去。因为罪不只拦阻我们祷告,罪也破坏我们的良心。

      罪这一个东西,有主观和客观两方面的工作。客观的工作,是在神一边的。主观的工作,是在我们这一边的。

      客观方面:罪拦阻神的恩典和神的答应 以赛亚书五十九章,我想你们都记得。他说:耶和华的膀臂,并非缩短不能拯救;耳朵,并非发沉不能听见;但你们的罪孽,使你们与神隔绝,你们的罪恶,使祂掩面不听你们。神的怜悯和恩典的能力,是全世界最有力量的。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能拦阻祂,就是罪能拦阻祂,罪叫祂不能显现。

还有一节圣经可以注意的,就是诗篇里说,我的心如果注重罪孽,主必不听。你们要看见,这是没有办法的。人如果对于罪的问题,没有好好的受对付,他就自然而然的在神面前有拦阻。没有承认,没有摆在血底下的罪,在神面前是一个大拦阻,叫你的祷告不能蒙神的垂听。这是客观方面的。

      主观方面:罪破坏了人的良心 人一犯罪,不管他自己对自己说什么话,不管他在圣经里读了多少话,不管圣经里的应许有多少,不管神有多少悦纳人的恩典,他的良心总是软弱下去,爬不上来。圣经里说,良心像船一样。这一只船不能破,船旧不要紧,但是不能破。船小也可以,但是不能破。照样,良心也不能破。一有良心的不安,许多的话就说不上来。这不只在神面前有拦阻,在你自己里面也有了拦阻。

      我常常想到信心和良心的关系。信心像货物一样,良心像船一样。所有的货,都在船里面,这一只船一漏,货物也就漏掉了。信心像货物,良心像船。良心刚强,信心也刚强;良心一漏掉,信心也漏掉。这一边向着神求,那一边良心控告自己。神比我们的心大。我们如果定自己为罪,神更定我们为罪。这是约翰说的。

      要注意血 初信的弟兄要看见说,我们在神面前,如果要作一个会祷告的人,对于罪的问题,总要解决。初信的弟兄,特别要注意血的问题。他们是活在罪里面这样长久,现在他们刚刚出来,稍微不注意一点,他们就脱不干净。所以要他们注重的作,总得到神面前去一件一件的承认过,一件一件的摆在血底下过,一件一件的拒绝过,一件一件的把自己从里面脱出来,然后良心才会恢复。一有血,良心就恢复。血一洗,良心就没有控告,自然而然就能见神的面。千万不要弄到一个地步,你们在神面前软弱了。你们如果在神面前软弱了,你们就不能替人求。所以,罪的问题,是第一个问题,你们要常常注意,天天注意。你们在神面前有好的对付,你们才能在神面前好好的祷告,把这些人带到主面前来。你如果天天在主面前记念他们,你就要天天看见主带领人得救。我们天天催促他。你如果真的信,你如果天天催促,不久,你要看见你能得着许多人。

      祷告乃是最大的试验 把这些事摆在初信的弟兄面前,给他们看见,有一个很大的考试,或者说是一个试验。这是试验说,你在神面前,属灵的情形如何。你属灵的情形如果是对的,是正常的,没有难处的,你就自然而然看见这些人,会一个一个的得着。你在主面前一直的求,过了几天、半个月、一个人得救,两个人得救了。三个、五个人得救了,一个一个的过去。如果过了两个月、三个月、四个月,你的祷告还没有得着答应,必定是你的祷告有毛病。所以你们必须看见,祷告乃是你最大的试验,试验说到底你在神面前有没有病。如果在那里有病,自然而然你的祷告得不着答应。如果你在神面前没有病,你就看见说,总归过了一些时候,有一个人两个人要得救。

      所以,要劝这些弟兄们,都得有一个簿子摆在那里。如果那一个簿子里面,好些日子人不动,你们就要在神面前去拚,在那里有问题要对付。或者是有罪,像刚才所说的。罪如果存在,你的祷告就出不去。你的祷告如果能够刚强的存在,罪定规也会除去。如果不是祷告把罪赶走,就是罪把祷告赶走。因为我知道,初信的弟兄姊妹,最大的难处,还是在罪上。要叫他们看见说,祷告最大的拦阻乃是罪。所以你们要学习,在神面前对付那些不应该作的事。一件一件在神面前好好的对付。这样,你才能作一个祷告常常得着答应的人。

      祷告应当有信心:假定说,他们的罪是彻底对付过的,良心在神面前也是很刚强的,你就再对他们说,还有一件事,是紧要的,就是应当有信心。

      实在说起来,对于初信的弟兄的祷告,就是良心和信心的问题。虽然我们看见,祷告是一件很深的事,但是祷告对于初信的人,实实在在只有良心和信心的问题。如果他们在神面前的良心无亏,信心就容易刚强。信心在神面前如果相当刚强,自然而然祷告容易得着答应。所以,要劝他们信。

      你们知道什么叫作信心?就是在祷告的时候,不应当有疑惑。是神叫我们祷告,是神请我们祷告,是神给我们应许说,你们尽管向我祷告。所以我们祷告了,神就不得不答应。祂说叩门,我就给他开门。决没有我叩了,祂不肯开的事。祂说,寻找的就寻见。决没有我来寻找了,却寻不见。祂说祈求就得着,决没有我来求了,却得不着。如果不是这样,我们把我们的神当作谁?所以你们必须看见神的应许是信实可靠的。

      今天我们都是相信主多少年的人。当我们回头看的时候,好像那一个时候的信心是相当难得的。信心是根据于认识神,认识神有多深,信心也就有多深。我相信神,我应当多多认识神,信心才能放心。所以,得救是根据于认识。你们已经得救了,你们已经认识神了,所以可以信,一点难处都没有。你们如果信,神就答应你们。要学习从起头起,就作一个满有信心的人。不是凭着感觉,不是凭着头脑想。我们要学习在神面前信。你们真是学习在神面前信的时候,你们看见你们的祷告就得着答应。

      关于罪的问题,关于信心的问题,你们必须凭着神的话来相信。因为神的话像现款一样,可以拿来用的。神的应许,就是神的工作。应许,不过是告诉我们神的工作就是。工作,不过是显明神的应许就是。让他们接受神的应许,像接受神的工作一样。当他们凭着神的话来相信,不住在疑惑里,是住在信心里的时候,他就要看见神所说的话是真实,他们的祷告,就要得着答应。

      要羡慕作一个会祷告的人:要鼓励初信的弟兄,要叫他们有一个意思,有一个雄心,要在神面前作一个会祷告的人。鼓励他们要有一个意思,在神面前作一个有能力的人。有的人,在神面前是有能力的;有的人,在神面前是没有能力的。有的人,在神面前说话是神听的;有的人在神面前说话,神不听。请你们记得,什么叫作有能力在神面前呢?有能力在神面前,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说,他说话,神肯听。好像神欢喜受人的影响似的。有的人,的确能影响神。在神面前,没有能力的人,就是他在神面前说的话,神不理。你总是拖拖拉拉的,在神面前,拖了许多钟头,但是神不理你。所以祷告的答应,是一切的试验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有一个很好的机会,让你们试验说,神是会听祷告的神。也试验说,你们自己在神面前会不会祷告。你们学习把这些名字记在簿子上,在神面前一个一个的对付,看神多少时间来救一个人。

      我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?我说,要在初信的人里面,造出一个羡慕来。你们看见吗?要在里面有一个羡慕,要在里面有一个意念,要在里面有一个欢喜,说,我的祷告能够常常衼神听。这一个比许多事情都好。我能够祷告,神常常听,这一个比站在讲台上是好多了。我们要求神说,愿意我在你面前一有什么要求,你就能欢喜听我。我们在神面前要作一个有能力的人。

      你能够被神信托到一个地步,你要什么,神就给你什么。这是一件大事,所以盼望你们从头就有这一个盼望──我的祷告神能听。你们就是把这些人摆在那里,把这些名字摆在那里,一号一号的在那里求。如果过一个时期很长久了,还不看见听,你在那里就要办交涉。祷告要得看着应,常常要办交涉。如果在一个时期中,祷告得不着答应,总是有病,你若马虎,就要坍下来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你看见这一个簿子的需要。这一个簿子,叫你在神面前能够知道你的祷告有没有得着答应。许多人在神面前,根本不知道他的祷告有没有得着答应,因为没有簿子。所以,要劝初信的弟兄,用这一本簿子。这样,祷告有没有得着答应,他自己就会知道。在主面前出事不出事,他自己也会知道。神对于罪的感觉,比你对于罪的感觉要敏锐得多,也快得多。许多时候,你没有感觉,神已经感觉。有东西在那里拦阻你,所以你的祷告不能得着答应。当你这样把簿子摆在神面前的时候,过了相当时间,你看见得不着答应,你就知道出了毛病。

      这一个病,总归是根据于这两件事:若不是良心里有罪,定规是信心出了毛病。特别对于初信的弟兄,其它深的谈不到,只要管他的良心和信心就够。

      所以要对这些初信的弟兄说,你们的那一个罪,在神面前总得要对付,要承认,要拒绝,你才能够信。要真实的信,完全的信,相信神要按着祂所应许的来作。这样,你们看见得救的人,一个一个又回来。总要叫他们的祷告得着答应。在他们的生活中,总是一直要有祷告的答应。

      你们每一天要划出一个规定的时间来,为著作代祷的工作。花半个钟点也行,花一个钟点也行,花一刻钟也行,但是总得有一定的时间。请你们记得,对于初信的弟兄,总要有一定的时间来祷告。年长的人,我不说这话。但是。初信的人,一定要有一定祷告的时间。他如果没有一定祷告的时间,他就没有一定的祷告,结果就没有祷告。所以,总得要鼓励他定规一个祷告的时间。要一刻钟就一刻钟,要半点钟就半点钟。不要心太大,要两个钟点,等一等两个钟点拿不出来。我想有的人划出半点钟,一点钟,一刻钟,也许就够。总是要划出一个时间来,替你所要祷告的人祷告,总不能放松。

      几个领人归主的榜样:我在这里记下几个故事,就是许多人是如何作这个工作的。

      1.对钟者的女主人 在英国有一个女人,家里有许多钟。(前一个世纪的时候,不只满清的皇帝欢喜钟,世界上许多有钱的人,都欢喜钟,都特别有这一种嗜好。)怎么办呢?她必须雇一个人天天来对钟。总不能一架钟是十点,一架钟是十一点,一架钟是十二点。这不是谁听谁的问题,这也不是平均的问题。所以总是要雇人来把它较准。有的人,家里就长年包给那些对钟的人,天天来对。她家里也包了一个对钟的人,天天来。

      她这一个人也是一个替人祷告的人,一个名字、一个名字记在簿子上。有一天,她忽然想起这一个对钟的人天天来,我一次都没有向他提起主的名字,我也没有替他祷告过一次。她觉得主把这一个名字摆在她心里,所以就把他记在簿子里。所以路是这样:是主把这一个名字摆在她心里,她就祷告说,神阿!他来对我的钟,让我来对他的灵魂。她为着他天天祷告。

      起头的时候,没有向他讲,后来就向他讲。那一个对钟的人,总是:是,是,是的,一点都不动。过几天,她再向他讲,他还是不动。因为她是主人,所以那一个对钟的人对她很客气,但是,总是一动都不动。一直到十五个月之后,钟是天天对好的,他的灵魂也对好了。

      关于祷告救人的事,总得多在神面前花工夫,常常记念他们,一个一个向着神提起。得救的时间,长一点,短一点不一定,但是,总得祷告到这一个人得救为止。

      2.一个烧煤炭的人 在英国有一个烧媒炭的人,是在船上烧锅炉的。一天到晚,脸是黑的,身体也是黑的。有一天,这一个烧煤炭的人得救了。他就问带领他归主的弟兄说,你想,我第一件事,为着主该怎么作?他说:和你一同烧煤炭的人中,主摆在你心里的第一个人,你就为他祷告。和他一同烧煤炭的有十几个人,那时他特别记起一个。他就一天到晚,替这一个人祷告。

      后来,不知道怎么被这一个人知道了。起头他很不高兴。过了好些日子,这一个传福音的人,又到这一个老地方来传福音。看见有一个人站起来说,我好不好也得救?又说,我要得救。传福音的人,就问说,你为什么要得救?他说:一个人老替我祷告,所以我要得救。就是这一个烧煤炭的人为他祷告,他受不了,所以他要得救。就是这样,一个带了一个来。

      3.十六岁的小孩子 有一个小孩子,只有十六岁,在一个建筑公司里作一点抄写的工作。那一个公司里的总工程师,脾气相当不好,每一个人都怕他。这一个十六岁孩子得救之后,也学这一个功课,所以就替他的总工程师祷告。他很怕那一个总工程师,不敢向他传福音,就是天天为他祷告。过了不久,那一个总工程师就跑来问他说:在整个公司里,二百多人中,就是你和我不一样。你告诉我,这是什么缘故?那一个工程师,有四五十岁,他只有十六岁。这年轻的人,就告诉他说,我已经相信了主,你没有相信。就在那一个时候,那一个工程师说,我也要相信。他就把他带到教会里,后来他也得救了。

      4.英国两个姊妺 在英国有一种大家庭,常常开起来,给有的客人住。不是旅馆,是很好的人家,接待了许多人。有两个姊妹,在一个家庭里,也接待客人。来的都是上等人。有的时候,有二十个,或者三十个,同时住在那里。她们两个,都是信主的姊妹。他们看见那些来住的人,所谈的话,都是世界上的事,好笑的事。他们所穿的衣服,都是很时髦的。有一天她们觉得有一件事不对,坐下来谈话的时候,总是谈那些不相干的笑话,所以就想要胜过他们。但怎样胜过他们呢?他们人多,我们人少,怎么作呢?她们姊妹两个商量好,一个坐这一头,一个坐在那一头,她们两个从两头来拉住他们。她们一个一个的替他们祷告,总是把他们带到主面前去。

      第一天,她们吃过饭在客堂里谈话的时候,一个坐在这一头,另一个坐在那一头,一个一个的祷告过去。一个从这边祷告过去,另一个从那一边祷告过来,总是把所有的人都祷告过。结果,那许多人都改变了。第一天给她们祷告了,大家都笑不成功,大家也都谈不成功,就问这是怎么一回事。第一天一个人得救。第二天,有一个人的妹妹得救了。就这样,一个人,一个人,被带到主面前去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祷告总不能少。她们这两个姊妹相当有智慧。我们不坐在他们中间给他们影响了,我们要坐在两头,我祷告这一头,你祷告那一头,拉着他们,叫他们转不出去。的的确确,他们转不出去,都得救了。

      所以,要对初信弟兄说,要带领人归向主的第一个条件,就是你要替他们祷告。有计划的祷告,有秩序的祷告,天天祷告。列作号码来祷告,不放松的,一直祷告到他得救为止。如果他不得救,总是不停止。

 

为着神到罪人面前去和带领人归主的技术】光是替他祷告,还不够。光是为着罪人到神面前来,也不够。你还得为着神到罪人面前去。告诉他,神是怎样的,许多人有胆量对神说话,没有胆量对罪人说话。所以,要训练这些年纪轻的人,要有胆量去对人说话,不只对神说,也要对人说,对人说到主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  初信弟兄,总得找机会对人讲到主。不只老替他祷告:另一面还要找机会,给他讲到主的事。

你们要对他们讲到主的事,有几件事,你们总得特别的注意:

      绝不作无谓的辩论:你们在对人讲的时候,必须有一点技巧。特别是初信的人,对人讲的时候,要有一点技巧。第一,绝不作无谓的辩论。不是说决不辩论,因为使徒行传里有好几次的辩论,连保罗也有辩论。如果要有辩论,乃是你和一个人辩论给另外一个人听。对于你所要救的人,最好越不辩论越好。你不辩论给你所要救的人听,不和他辩论。在这里有一点技巧,对于你所要救的人,越少辩论越好。因为辩论会把人赶走,不会把人带进来。总是要给人一个温柔的态度,你如果与人争,他就逃掉了。

      许多人以为说,辩论能感动人的心。但没有这件事。辩论,至多叫人的脑子服。所以要少说脑子里的话,总是尽力量作见证。讲来讲去,总是讲我相信了主耶稣心里快乐,我相信了主耶稣心里平安,我相信了主耶稣晚上顶好睡,吃饭真有味道。我告诉你们,这一个都是不能辩的。你就是说,我知道我相信了耶稣心里平安,我相信了耶稣我心里快乐。他要说,这是古怪的事。你说我知道,我的快乐你没有,我的平安你没有。

      要抓住事实:你们看见带领人归主的那一个技术,都是在那一个事实,不是在那一个道理。你们自己去想,去记得你自己得救的时候,是什么种情形。不是道理听通了才信。许多人道理听得很通,不信,没有用。

如果一个初信的人,走错了路,想要用辩论、道理,来带领人归主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他的路就错了,那一条路走不通。救人的技巧,总是抓住事实,一直在那里抓住事实。

      所以,常常乃是简单的人能救人。常常那些道理讲得好的人,反而把人脑子听对了,结果人不得救。我们是要救人,不是要脑子听得对。脑子听对了,他不得救,有什么用?

      我记得有一次,有一个年老的人,他每一次都是上礼拜堂去,但是不得救。虽然他自己不得救,但是他认为上礼拜堂去,是一个好习惯。所以,他自己每一个礼拜都去,也要全家人都去。但是,回到家里,总是发脾气,全家的人都怕他。什么话都要,一气闷,就要人。从来没有接受主,但是礼拜堂总是去。你们知道,一个英国的绅士,总是以为上礼拜堂是一件好的事。人可以仍然上礼拜堂去,但一回家,就什么脾气都发。

      有一天,他的一个出嫁的女儿来看他,他的这一个出嫁的女儿,是属乎主的。当她来看他的时候,带着一个四五岁小女孩。他就把那一个小外孙,也带到礼拜堂里去。从礼拜堂出来的时候,那一个小女孩子把他外祖父看看,觉得他的外祖父不像一个相信主耶稣的人。走在路上的时候,她就指着她的外祖父说,你相信耶稣吗?老祖父就说,小孩子不要说话。再走几步,她又对外祖父说,我看你不像是相信耶稣的。老人家就再说,小孩子不要说话。等一等,那一个小女孩又对她外祖父说:你为什么不相信耶稣?这一个老人没有办法,那么凶的一个人,那一带的人个个都对他没有办法的,就给一个小孩子,这样问过两三句的话,把他问得救了。就从那天起他接受了主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决不是讲道的问题。在这里,有一个小孩子,她的眼睛比许多人都厉害。她看见了她的外祖父去礼拜堂,和别的人不一样,她说:你不像一个信主的人。等一等再说:你为什么不信主耶稣?就是这样把他带到主面前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要传福音,要作见证,不要怕笨。所有脑子好的人,都难得救人。我没有看见一个脑子好的人,能够救人的,因为他都是往道理方面走。道理都讲通了,人不得救。这是大有关系的。传福音是需要有技术的,你必须知道神的路,你才会传福音。不然的话,你的道理讲对了,一批的人来听,整批的人出去,他们不得救。许多钓鱼的人,都用直的钩,没有弯的,总钓不着鱼。钓鱼的钩子,都应该是弯的,才能够钩得住牠。总不能够用直的钩,钓一个丢一个。这一个也是初信的人要学的。

      态度要诚恳:初信的人,就是态度要诚恳,不要当作笑话。也不要讲理,就是告诉他事实,你个人在神面前所经过的那些事实。你就老站在那一个地位上,我告诉你,有许多人能给你带到神面前来。初信的弟兄,不要学习脑子大,只要注重事实就够。同时,人非诚恳不可,什么事都可以开玩笑,这一个不能。

      我看见一个人,他常常要带领人得救,他也肯祷告,但是他的那一个态度不对,一面讲主的事,一面讲笑话,开玩笑,两个调不起来。这样,就把什么属灵的力量都丧失了,就没有法子带领人归主。所以态度总得要诚恳,不能嘻嘻哈哈的。要叫他们看见,这是最严肃的事。

      求神给说话的机会:在另一面,就祷告求神给你们机会对他们说话。如果你在那里祷告,你看见神要给你机会说话。

      我记得有一个姊妹,领了一个小小的查经班,召聚许多在柜台上卖货的女子来(都是没有信主的)。一个礼拜给他们一次查经班,作了一些时候之后,她觉得不行。在这些人中间,有一个女子特别打扮得漂亮,摩登,她根本一点心都没有,很骄傲的在那里,她就注意她,替她祷告。好些日子之后,有一天,她就请她到家里来吃点心。那一个女子,是盼望有一点社交,所以就来了。那一天,一坐下来,那位姊妹就向她开大炮,一样一样地劝她。她说:我不能信,我也爱打牌,我也爱看戏,我也爱世界的快乐,我不愿意有这些的损失,所以我不能相信主耶稣。但是那一个姊妹说:人如果要相信主耶稣,是要把牌除掉;人如果要相信主耶稣,是要把看戏除掉;人如果要相信主耶稣,世界的快乐是一点不能享受;人如果要相信主耶稣,只能这样行。她说:这一个代价太大,我出不起。那一个姊妹说,我盼望你回去考虑。

      后来,她回去,跪下来祷告。祷告之后,她说,我定规了,我今天要跟从主耶稣。她忽然改变了。不知道什么缘故,她的心就转过来了。她就把她的衣服改变了,也没有那样打扮了。过了一个月,她的一层的一个经理(大公司每一层都有它的经理),就请她到他的房间里去说,我看见你这一个月有大改变,恭喜你。她就很希奇是怎么一回事。经理就告诉她说,我们曾开过会,本来定规说,如果你再像从前那个样子,再继续一个礼拜,我们就要解你的职。因为你的态度骄傲,又看不起顾客,又打扮得那么厉害,又嬉嬉哈哈的,你在店里头,什么都不顾,就只顾你自己。但是,希奇,就在我们定规没有一个多礼拜的工夫,你会忽然改变了,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?她说,我就是这一个月,刚刚好相信了主耶稣,这一件事,我一点不晓得。奇妙的事接下去,就在一年之内,在这一个公司里,有一百多位卖货的女子,给她一个一个的带到主的面前了。

      有的人的样子好像不容易说话;但是,你如果为他祷告,主给你机会向他说话,他要改变。本来和他查经的那一个姊妹怕和她说话。她的态度,好像无所不知,无所不能的,非常骄傲,又是打扮得那样厉害。但是主给她负担,叫她祷告。祷告到有一天,主说,你要和她说话。所以到那一天,就什么都不管,向她开炮,一直说,一直说。

      所以一面要祷告,一面要学习开口。有许多人有许多朋友、亲戚,过了多少年,他们都不敢向他们开口说主耶稣的事。也许有机会在那里等着你,就是因为你怕,机会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  以同等的人救同等的人:我想,按着我们所看见的,以以往的经历来说,主总是以同等的人,来救同等的人。这是一个普通的原则。所以,盼望初信的人要注意,以同等的人来救同等的人。你们劝所有的护士,要在护士中间作工。劝作医生的人,要在医生中间作工,在病人中间作工。你们要劝所有的公务人员,要在一同作公务员的人中间作工。所有的学生,都要在学生中间作工。救恩,总是从犹太人身上出来的,犹太人的原则,一直是对的。你总是要向最近的人作工。不必故意到街上去露天布道,总是从家里的人超头。作大夫的人,向病人作工。作学生的人,向同学作工。作先生的人,也可以向学生作工。作卖买的人,劝他们对他们一同作伙计的人,或者他的老板,他的顾客作工。作佣人的,也可以向同作佣人的作工。

      我记得在上海一个弄堂里,有十二户人家。有一个女佣人得救了,她就定规从她右面第一家作起。果然,右面第一家的女佣人先得救,后来右面第二家的女佣又得救。一共十二家,家家有女佣人,当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已经有六家的女佣人得救了。那一个姊妹的意思说,我是佣人,我去找隔壁的佣人,因为在菜场上要碰着她,在弄堂里也会碰着她,我就向她作工。

      许多小孩子,也劝他们在小孩子中间作工,总是以同等来找同等为原则,这是最利便的。许多男人,劝他找男人。许多女人,劝她找女人。我不是说必须同等找同等,但是我说在我们的经历里,在以往许多年中所给我们看见的,总是以同等救同等最上算,最不吃力,最便当。

      所以,初信的弟兄,你们总必须看见,你们自己是什么种的人,就要去注意什么种的人。除非是你的朋友,是你的亲戚,是你家里的人,那是例外。除此之外,总是以同等救同等,小孩子救小孩子,大人救大人,作买卖的救作买卖的,公务员救公务员,这样,你在那里就看见一班一班的人,要越过越加增。

      我不是说决没有例外的事。有例外的事。主耶稣的时候,也作例外的事。不过,这一个是比较平常的。如果叫一个矿工到大学去讲道,无论如何不太合适。不是主不作这样例外的事,但是你总不能盼望主天天都作例外的事。比方,今天有一个学问顶好的人,站在码头上和那些工人讲道,你觉得总不像。如果把码头上的工人救了两三个,让他们去救其它的工人,我觉得非常公道,并且也容易。

      许多年轻的学生,不要马上到外面去作什么工,就是让他们在学生中间作工。像福州有一两位年轻的姊妹,带了三四十个同学得救。总是让他们以同等的地位,来救同等地位的人。

      天天藉祷告把人带到神面前:初信的人,你们要看你的同学有多少,要为你的同学祷告,总不能没有一个人不祷告。你们要看你们的同事有多少?与你们一同作护士的人有多少?一同作医生的有多少?病人有多少?你公司里的伙计有多少?你机关里的同事有多少?总是要求神把一两个特别的人,摆在你心里。主把一个人摆在你心里要你救他,你就把这一个人抄在簿子里,又把他天天摆在主面前。主在你心里所给你的,你写在簿子里,借着祷告,把他带到神面前。要天天这样的作。过些日子,你要看见一个一个的出来,一个一个的得救。

      替他祷告之后,你总是要对他讲,一直跟着他,对他讲。总是把主的恩典,主在你身上所作的事,告诉他。叫他没有法子抵挡,叫他没有法子忘记主所作的事。这一类的事,初信的弟兄,要天天注意的在那里作。

      无论得时不得时都得讲:末后,让我再提一件事。这并不是说没有祷告就不可作,不是有的时候你忽然碰着的就不讲。有的人你第一次碰着他,你也得讲。总是要抓住机会,总是得时也得讲,不得时也得讲。因为不知道有推从你的手里漏过去,总是有机会就讲。那一个,是经常的开口。请你们记得,你总是要在那里祷告,有名字的得祷告,连有许多没有名字的,还得祷告说:主阿!求你拯救罪人,不管什么人,姓什么,名什么,求你拯救他。有机会碰着罪人的时候,心里有感觉,就对他讲。

      我记得一个英国海军军官,到伦敦去看一个赛会。很热闹的,许多人都在那里看。正好,在他旁边有一个很贵族的中年女人,也在那里看。这一个海军军官在心里想,不知道这一个人认识不认识我的救主。所以就转过来对她说,请你原谅我,我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要问你,你认识不认识我的救主?那一个女人给他一问,楞住了,希奇他怎么问这样的问题。后来,他就讲主耶稣是我的救主,你认识不认识我的这位救主?那一个女人就说,这一个我不能说,我不认识。后来,那一个军官,就再解释一点,解说完了之后,他就鼓励她接受主耶稣。那一个女人,也表示接受。两个人就跪下来祷告。在那里,有那么多的人,来来往往的看赛会,但是他们两个就跪在那里祷告。这一个女人,就被带到主面前,清清楚楚的得救了。

      我告你们说,稍微不注意一点,人就漏掉一个。所以有许多人的灵魂,从你手里漏去,实在不应该。我们今天盼望说,所有作工的人,能布一个网,那一个网是这样密,叫鱼漏不掉。盼望所有初信的弟兄,个个都在那里作,所有负责的弟兄,和其它的弟兄,也都在那里作,你要看见有许多人,能被带来归主。

 

要有实际的学习】你们每一次对付一个罪人,要带领他归主,都得把他当作一个案件来研究。像作医生的人,一个Case,一个Case的研究。你不能对病人开什么方子都可以。要学习什么病人,开什么方子。所以初信的人,一起头对付人的时候,要研究。每一次失败,要承认那一个失败。如果主叫你带一个人归主,你要问为什么他听你的话得救。请你们记得,世界上的鱼,都差不多。人的脾气都差不多,如果你一个一个在那里对付,过三个月、五个月,你会变作一个很有技术救人的人。

     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学会计,而能作会计的。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学教书,而会教书的。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学医生,而会作医生的。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学护士,而会作护士的。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学抬轿子,而会抬轿子的。照样,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学救人,而会救人的。有许多救人的人,变作有技术的救人的人。这样的人,都得一次一次把他所带来的人,来考究,来研究。

      总要在那里看,为什么某人会接受?为什么我说这一句话,他能接受?为什么老是听得很好,后来跑掉了?为什么钓了很长久,鱼饵都没有了,到底为什么缘?你们千万不要把所有的难处,都摆在别人身上。请你们记得,所有会救人的人,都是看自己有什么难处。人救不来,总是在我身上有病。我们不能老等在海边说,鱼为什么不跳到船上来。这不是这么简单的。盼望我们能够看见,鱼钓不上来,是我有病,我不行。要花工夫去看,到底那一个毛病在什么地方。你不能老在那里等。救人是有技术在里面的。那一个技术,是在你碰着人的时候学的。失败也能学,看为什么失败;得着也能学,看为什么得着。每一次,一个人得着的时候,都得着为什么缘故。

      我今天能够在你们面前作见证,你们如果好好的这样去作,你要免去许多难处。有许多人,你得着简直是没有什么难处,你到后来会笑。唉!世界上的人,没有几种。我们想江里面的鱼很多,个个都有个性。我告诉你们,他们一点都不厉害,就不过是几种样子而已。对于人也是这样。你看见某一种的人,只要对他讲某一种的话,总是得救的。你一看见某一种的人,只要对他讲另一种的话,定规闯祸,定规不相信。

      过一些时候,你会看见一件事预希奇。世界上的人,对于相信这一件事,种类差不多就是这几种。我如果对于这几种能够弄得好,差不多的人,我都能应付。人如果是我祷告簿子里的,我能应付他。如果是临时碰着的人,也能应付。一个人如果在我面前,我有机会,可以向他作见证,我就马上说话,我马上要找出来,他是什么种的人。我自己心里有数,按着这一条路去,这一个人对他说这一种话,他总是得救,总是进来。当你仔细的研究看人怎样进来,在技术上注意的时候,有一天你要和我一同承认说,救人的人,是有智慧的,是聪明的。你要看见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  初信的人,要作两件事:一件是祷告,一件是开口。每一次有经历的时候,开口的经历无论对和不对,都在那里把他集中的来看。为什么失败,为什么他肯听,要集中的,合在一起来看。如果神能够怜悯你,让你带领人得救,救几十个,一百个,两百个,你就可以成功作一个相当好救人的人。

      最好救人的人,要知道用钩子,有的话能够把人钩得来的,就用他。有的话,把人钩不来的,就有病,就要改。你们要仔仔细细的在那里考究,然后你们就能成功一个大有能力救人的人。

 

附录 分单张】在过去的二三百年中,神特别用单张来救人。单张的救人,有一个特别非常方便的地方。因为人口里讲的,都是有时间的限制,也有人事的限制。你不能一天二十四个钟点,都在那里讲。你讲的时候,人也不一定便当。时间不便当,那些人也不便当。你讲很好的道理,但有的人不在那里。所以要用简单的方法领人归主,单张是非常利便的工具。因为单张没有时间的限制,不管什么时候,你都能够分单张。不管什么时候,人也能够接受单张。也不管什么时候,人也能够读单张。今天有的人没有时间来听道,没有时间来聚会,但是单张没有时间的限制。他在路上,我可以送他看。他在烧饭,我可以送给他看。他在公事房里办公,我也可以送给他看。这是第一便当的地方。

      许多时候,有人很热心要为着主作见证,带领人归主,可是不能将福音传得仔细,不能将福音传得完全。有许多替主说话的人,自己不行,多说一点就不行,话不够。所以,初信的弟兄们,最好的一个方法,乃是除了其它领人归主的方法以外,应当在有空的时候,尽力量在那里拣好的单张,拿来分给人。因为这一个,能够作你自己本人所不能作的。

      不只,单张还有一个便当的地方。有的时候,我们到人面前去,我们当面和他讲福音,也许不能讲得仔细,有许多严重的话不能讲的那么严重。在人面前说话的时候,会受情面的支配,会受感觉的支配。单张就不会。不管是什么人,他到人面前去,要说的就说,不管他是如何。活的人传道,总会受人的影响。单张传道,不会受人的影响。我就是这么说,单张对于谁就是这样。所以初信的弟兄,要用单张来撒种。

      我个人想,还有一个特别的好处。就是你能到处撒种,像旧约里说的,把种子撒在众水的旁边。我们今天要对三个、五个、十多个人讲,要很花工夫。但是,我分单张,在初信的时候,一天平均撒一千、两千、三千,没有难处。遇见一个分一个。出门的时候,拿了一大堆,遇见一个分一个,真是像撒种一样,撒在众水的上面。一千张,有一个人得救,就够了。所以,初信的人,要学习大量把单张送出去。

      神实在是用单张救人。我知道有的人,到人家的门缝里,把单张塞进去。有的人,专门把单张丢在信箱里去。我记得有一个人在路上接受了单张,又摔掉。第二个人走过来,鞋底里的钉浮上来,脚痛得很,找一张纸垫一垫,后来就把那一张单张垫在鞋底里。回去修鞋的时候,看看这一单张,就得救了。这一种用单张救人的事,很多,也很稀奇。

    初信的弟兄,有空的时候,要把单张摆在口袋里去分,这一件事,需要像领人归主一样,好好的祷告,总是要专心的作。分给人的时候,或者说一句话,说两句话,或者不说,总是盼望他归主。这一件事,初信的人,如果作,他们可以得着顶大的帮助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