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赔罪与赔偿

 

读经:

若有人犯罪,干犯耶和华,在邻舍交付他的物上,或是在交易上行了诡诈,式是抢夺人的财物,或是欺压邻今,或是在检了遗失的物上行了诡诈,说谎起誓,在这一切的事上犯了什么罪。他既犯了罪,有了过犯,就要归还他所抢夺的,或是因欺压所得的,或是人交付他的,或是人遗失他所检的物,或是他因什么物起了假誓,就要如数还归,另外加上五分之一,在查出他有罪的日子,要交还本主。也要照你所估定的价,把赎愆祭牲,就是羊群中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,牵到耶和华面前,给祭司为赎愆祭。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,他无论行了什么事,使他有了罪,都必蒙赦免。(利六2~7)

所以,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,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,就把礼物留在坛前,先去同弟兄和好,然后来献礼物。你同告你的对头还在路上,就赶紧与他和息,恐怕他把你送给审判官,审判官交付衙役,你就下在监里了。我实在告诉你,若有一文钱没有还清,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。(太五23~26)

 

认罪和赔罪的习惯】我们信主之后(不是指着我们信主之前的事),我们必须有一个认罪的习惯,必须有一个赔罪的习惯。我们如果得罪了什么人,或者叫什么人受了什么亏,我们应当学习在神面前赔罪赔偿。我们一面要在神面前认罪,一面要在人面前赔罪,才能够使我们的良心敏锐。

      人如果在神面前不认罪,人如果在人面前没有常常的赔罪和赔偿,这一个人的良心,很容易在神面前变作刚硬。良心变作刚硬,有一个基本的困难,就是他不能得着神的光,光就很不容易在他身上照亮。人必须在神面前,有这一种赔罪和赔偿的习惯。在神那一边有认罪;在人这一边有赔罪,这两个常常继续的作,才能保守我们在神面前有一个敏锐的良心。

      爱文罗伯斯(Evan Roberts)是韦尔斯有名的复兴的人。他常常喜欢问人一句话:你末了一次向人的赔罪,是在什么时候?人末了一次向人的赔罪如果是隔了多少年,或者是很长久的时候,这个人定规出了事。全世界没有一个人,领复兴会像爱文罗伯斯。爱文罗伯斯说:按着他个人的意见,一个人向人赔罪如果是隔了多少年,这一个人定规有毛病。因为人不能不得罪人,但是许多时候,人得罪了人而不感觉。这就证明说,这一个人的良心有毛病,良心黑暗,良心不够明亮,良心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  所以他常常用这话来试验人,到底你末了一次的向人赔罪,是在什么时候?你只要看见他隔开时间的长短,就能知道他和神中间有没有出事。隔开的时间长的,就是在灵里面缺了光。隔开的时间短的,在最近的时候还向人赔罪的,这就证明说,他良心的感觉是相当敏锐。初信的弟兄要看见,因为我们要活在神的光中,所以我们要有一个能感觉的良心。如果要我们的良心有感觉,我们就得在神面前继续在那里定罪为罪。许多时候,要向着神认罪,许多时候,也得向着人来赔罪。

 

需要向人赔罪的罪】什么种的罪,是需要向人赔罪的呢?不是所有的罪都要向人来赔罪的。乃是我所犯的罪,我所作的事,是能够妨害别人的,能够叫人受伤的,就需要向人赔罪。我如果犯罪,我所作的事,叫我和我的弟兄出事情,叫我的弟兄受亏损,或者叫外教人受亏损,叫人因着我的缘故受损失、受伤害,我都应当向他赔罪。不只我自己向神认罪,我还得向人赔罪才可以。

      我们绝不能够求神替人来赦免我们的罪。我们应该在神面前认罪,求神赦免我们得罪人的地方。另外一方面,我们应当在神面前认罪,或者我们应当叫人得着满足。有一件事,是非常要紧的,就是人縰不能彀把得罪人的事挪到神面前去,以为向神求赦免就够了。

      另一方面,所有得罪神而与人无关的,绝不需要向人来赔罪。盼望年轻的弟兄们,不要作得过度。我们绝不愿意有人作过度的事。任何的弟兄,他所犯的罪,只得罪神而与人无关的,就不需要向人赔罪。向人的赔罪,只需要在得罪人的时候。得罪神而不得罪人的,绝不需要赔罪。这一件事要请弟兄们注意。

 

赔罪的时候应该怎么作】赔罪的时候,怎么作呢?你们就要把赎愆祭,好好的来看一看。赎愆祭有两方面。赎愆祭给我们看见,我们如果犯罪,得罪了人,也得罪了神,我们需要在神面前,先献上赎愆祭,仍需要在神面前认罪。因为你无论得罪什么人,你总是得罪神,任何的罪都是得罪神。因为所有犯的罪,总是亏欠神的荣耀。所以,你无论是得罪谁,都得在神面前献上赎愆祭才行。

 

赎愆祭和赎罪祭的不同】你们要看见,赎愆祭和赎罪祭完全不一样。赎罪祭,乃是指着那一个基本的罪来的。那一个是七月十日赎罪节里面的事。我不是说专门是那一个时候的事,乃是说,特别在那一个日子,那是赎罪节。那是特别指着我们在神面前基本的罪说的。赎愆祭,是我们零零碎碎所犯的罪。就像我们得罪了人,虽然是我们得罪了人,但我们也应该在神面前认罪,我们也应该献上祭来求赦免,这是利未记五章所说的。

      但是,利未记六章告诉我们说,赎愆祭,光是在神面前献祭还不够。赎愆祭,还应当对付你所得罪的人才可以。五章给我们看见那些零零碎碎的罪在神面前应该怎么办。我们已经提起过,我们还得承认,我们还得倚靠十字架才能得着赦免。但是事情不停在这里。你如果得罪人,你向着你所得罪的人,还得对付。在人这一边怎么对付呢?我们把六章稍微读一下。

 

赎愆祭的另一方面】六章二节:若有人犯罪,干犯耶和华。请你们记得,所有的罪,都是干犯耶和华。若有人犯罪,干犯耶和华。在什么事情上呢?在邻舍交付他的物上,或是在交易上,行了诡诈,或是抢夺人的财物,或是欺压邻舍,或是在检了遗失的物上行了诡诈,说谎起誓,在这一切事上犯了什么罪;他既犯了罪,有了过犯,就要归还他所抢夺的,或是因欺压所得的,或是人交付他的,或是人遗失他所检的物,或是他因什么物起了假誓,就要如数归还,另外加上五分之一,在查出他有罪的日子交还本主。也要照你所估定的价,把赎愆祭牲,就是羊群中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,牵到耶和华面前,给祭司为赎愆祭。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为他赎罪,他无论行了什么事,使他有了罪,都必蒙赦免。这就是赎愆祭。赎愆祭,就是说,你要对人作清楚,才能蒙赦免。你对人如果没有作清楚,你就不能蒙赦免。你在这里,看见赎愆祭在物质上得罪人的地方,非解决不可。

      第一,是在邻舍交付他的物上,人寄放在你地方的东西。神的儿女,要常常注意人寄放在你地方的东西。如果可能,宁可不给他寄放。既然给他寄放了,出了事情,你要赔。人家寄放的东西,你要好好的保守。

      第二,或者在交易上,就是说在买卖上。许多人不只在人托给他的东西上,并且在买卖的物质上,行了诡诈。人交给你的东西,故意把好的留下,把坏的换了,故意把有价值的,你所喜欢的留下。有诡诈在里面,这在神面前犯了罪。在交易里面,在买卖里面,行了诡诈,撒了谎。用不正当的方法来营利,把不该得的东西变成自己所有的,这在神面前都是罪。并且都应该严格对付才可以。

      第三,或者是抢夺人的财物。这一个,也许在弟兄中间不会发生。但是这话并非说不可。没有一个人,能够用抢夺的方法,去得着任何的东西。藉着机关、地位、权柄、所有的利便,来得着东西,叫任何别人的东西,变作你自己所有的,这是罪。

      第四,或者是欺压邻舍。就是在你左邻右舍,住在你附近地方的,你沾他们的光,叫你自己上算。用任何的地位,用任何的势力,在态度上欺压人,叫自己上算的,这都是罪。从神的眼光来看,神的儿女,不能作这样的事。这一种行为,是不可以有的。

      第五,在检了遗失的物上,行了诡诈。初信的人,特别要注意。他们是没有学习公义的人,在遗失的物上,有许多人行了诡诈。有变作没有,多变作少,好变作坏,这都是诡诈。有给你说到没有了,多给你说到少了,好给你说到坏了。人家遗失的东西,因着人遗失的缘故,在那里占人的便宜;因着人丢掉了东西,你就从中取利,从中得着好处;这没有别的,这是罪。

      第六,是说谎起誓。你因着任何物质的东西说谎起誓。明明是知道的,变作不知道。明明是看见的,变作不看见。明明是有的,变作没有。撒谎起誓来证明你所作的,这一个是罪。

 

信徒不能在物质的东西上犯罪】在这一切的事上,犯了什么罪。这是赎愆祭的另外一方面。这是指着物质的东西说。我想有一件基本的事,是神的儿女应当一直在那里学的,就是说,总不愿意有的东西是别人的,而能够变作我的。这种不是好事。怎么变过来,你不要管,能变过来就不行。是人的东西,就是人的东西。不能说人的东西,变作我们的东西。东西少了,那一个困难还少;东西会变多了,那一个困难还要多。因为你在神面前,那一个基督徒的地位,要相当的困难。

      所以,初信的弟兄要看见说,就是自从你作基督徒之后,你在神面前,如果有得罪神的地方,你必须好好的在神面前认罪。但是,如果你在任何的东西上,有任何的不诚实在里面,有任何的上算在里面,有任何叫你自己多得着,别人少得着,在这六种不同的方法里来得着,你就是犯了罪。

      基督徒不可以拾东西。你就是把东西拾起来,也要去还人家。国家的律法许可人拾东西,过了多少时候,你所拾来的东西,可以算作你的。但是,我们基督徒不能拾东西。就是拾来了,你要替人保全,把它送还别人。绝不能把你所拾的东西,算作是你的。如果拾东西的方法不能有,就其它的方法也都不能有。如果拾东西是不能的,何况其它的方法呢?所有其它的方法,都不应有。无论用什么不义的方法,把别人所有的变作我的,都是错的。连在买卖上,把别人所有的,变作我的,也都是错的。一切上算的事,信徒总是越少作越好。总是不该占人的便宜。占人的便宜,这是很不好的习惯。

 

我们要学习在神面前保持一个公义的行为,和无亏的良心。在这里你们就看见神的话,是何等的重。他既犯了罪,有了过犯,就要归还他所抢夺的(4)。要归还他所抢夺的。我在十几年前,曾说过这一个还字,是何等的要紧。你们记得赎愆祭的这一个还字,和挽回祭的挽字,乃是同样的意思。赎愆祭是两方面的:一面在神面前要挽,一面在人面前要还。你千万不要以为在神面前挽了,就够。总得在人面前还了,才够。不还,不够。你在利未记五章里面看见,有赎愆祭,那一个赎愆祭,是对人无伤的。五章里面,是在物质上与人没有亏损,那当然不必还。六章里面告诉我们说,在物质上叫人受伤,在物质上叫人受亏,我们信徒就非还不可。你光是藉着祭来挽不够。你总是要还才够。所以说:他既犯了罪,有了过犯,就要归还他所抢夺的。所有他所抢夺的都得归远。归还他所抢夺的,归还他用欺压所得着的,归还人交付他的,归还人遗失被他所检得,或者要归还他因什么物起了假誓而得的。这些,都要如数归还。

 

怎样归还?】所以,请你们记得,一个人在没有信主之前,有许多的事,要好好的了结,这是我们所已经提起过的。但是,今天你们信主之后,你们有许多事,有不义的时候,你们非还不可。我们已经看见,如何才能够不犯罪。也看见,假定犯了罪,在神面前应该怎样承认。靠着主作我们的中保,藉着红母牛的灰,恢复我们和神中间的交通。今天我们要看见,我们如果亏欠了谁,我们就要还他。我们不能把别人的东西,变作我们的,应当把那一个东西归还给人。

      应该怎样归还呢?就要如数归还,另外加上五分之一,在查出他有罪的日子,要交还本主(5)。在这里,有三件事要请你们注意。

 

基本的就是要还】第一,就是要还。不还不行。没有一个人,能够在那里以为说,我向人认罪就行了。那一个东西老是摆在你家里,这不对。那一个东西,老是摆在你家里,就明显说你不对。

 

还的原则】第二,神不要我们光光的还。神要我们还,还要加上五分之一。为什么要加上五分之一呢?原则是这样:你总得要充分。你拿了人家的钱,你拿了人家的东西,不管是什么东西,神总是要你按着完全的代价,再加上五分之一还。神不愿意祂的儿女去作刚刚好的事。像印书一样,要有天白地白。什么东西,都得有一个边,都得有一点空白。一个人认错、认罪、赎偿,不要作得那么紧,要宽,要充分才是。

      我觉得有的人在那里认罪,那个五分之一还差得很多。你看见他在那里认罪说,我在这一件事情上,是得罪了你;但在那一件事情上,我是不错的;在那一件事情上,我没有得罪你,是你得罪我。我告诉你们,这是算帐,不是认罪。我说这话是不对,你说那话也不对。这是算帐,不是认罪。你如果要赔罪,不要这么紧。赔罪,多赔一点,不要紧。不要少赔,宁可多赔。谁叫你犯罪呢?要赔人家东西,就要多赔一点。不可以拿了人的东西,又只还那么一点。总得要充分才好。神的儿女,不要作仅仅够的事。

      神的儿女作事,总得有神的儿女的体统,连认罪也得有神的儿女的体统。像算帐那样的认罪,是不好看的,那是巿侩的认罪,不是神的儿女的认罪。神的儿女,是大大力力的认我的错,再加上五分之一。没有一个人在那里认罪的时候,可以斤斤较量的。在那里算我多少、你多少,实在不像基督徒作的事。我本来都不气,就是因为你那一句,我气了。我承认我的气,你也得承认那一句。这完全是算帐,这不是赔罪。你既然是赔罪,就得多赔一点。盼望你们在赔罪的事情上,要宽一点。不要很省的在那里赔罪,宁可很宽的在那里作这一件事。

      初信的弟兄,从头起就得在那里作。我想加五分之一,有一个好处,就是下一次你知道这是亏本的事,不能再作了。初信的弟兄要学习知道,这是一时上算,后来要蚀本的。拿的时候是五分之五,还的时候是五分之六。拿的时候是上算的,还的时候是要如数还,主还说这不够,还要加上五分之一。

 

归还的事越快作越好】第三,这一种的赔罪归还,应当在神面前越快作越好。这里说:在查出地有罪的日子,要交还本主。你如果有那一个力量,如果那一个东西还在,在查出的日子,就得作。这些事,是很容易拖的。许多神的儿女,对于赔罪的事越拖,那一个感觉就越不行。什么时候你得着光,那一个时候你得作。归还,总得在当天就归还。盼望初信的弟兄,要保守从一作基督徒起,就走正直的路。千万不要一直作上算的人,从来都没有作过公义的人。基督徒活在地上基本的原则,总是不作上算的人,总是不作占便宜的人。所以一切的上算,一切的占便宜,都是不对的。要从起头起,就不要占便宜。从起头起,就要作公义的人。

      如果他们在作基督徒的日子,在任何的时候,有上算的地方,有占便宜的地方,像拿人的什么东西,拾人的什么东西,偷人的什么东西,抢人的什么东西,或者在交易上骗了人的什么东西,任何的东西,凡是别人的,而会变成我们自己的,都得归还,并且要加上五分之一。并且一知道这一件事,就得当天去作。神的儿女,要学习拒绝这一切的事。

      我知道,有的地方的弟兄姊妹,有赔偿的习惯。我不相信像有的复兴会那一种的认罪,把事情摆在公众的面前认罪。我不相信得罪人的事要在公众的面前认。但是,我却相信,任何的不义,都应当对付。不然的话,你就看见神的儿女在那里缺少感觉,在那里没有公义的感觉。这样,就能叫他们在神面前,有有亏的良心。同时,他们在路上,也很不容易得着光。所以,对于这一件事,我们必须注意。

 

对人赔了罪才能向神求赦免】请你们记得,这样作还不够。还了,还不够。你千万不要以为说,我得罪人,向人赔罪了,向人赔偿了,就了了。没有这件事。也要照你所估定的价,把赎愆祭牲,就是在羊群中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,牵到耶和华面前,给祭司为赎愆祭(6)。在五章里面,那一个赎愆祭,因为你在人面前没有难处,所以只要到神面前来对付就是了。但六章是你对于人有亏欠,所以你要在人面前对付好了,才能到神面前求赦免。人还没有对付好之先,你没有法子到神面前来求赦免。你要把你所拿来的归还,然后在神面前才能够得赦免。也要照你所估定的价,把赎愆祭牲,就是在羊群中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绵羊,牵到耶和华面前,给祭司为赎愆祭。结果,祭司要在耶和华面前,为他赎罪,他无论行了什么事,使他有了罪,都必蒙赦免(7)。这样,才会得看赦免。

 

这是神的儿女一生要作的事】这一件事是主要的。在一切物质上亏欠人的,都应该在神面前尽力量去归还,然后靠着主的血,来到主面前,寻求赦免。你不要以为说,这是很低的事。我告诉你们,在各地已经找出来,亏欠的事多得很,这是奇怪的事。上算的事,亏欠的事,越过越多。在我们中间,常常一不小心,我们就会占人的便宜,就亏欠了人。请你们记得说,这是神的儿女一生一世,每一天都得在那里作的。就是说,有东西亏欠人,就应当归还人。

 

马太福音五章的实行】现在,我们要看第二段的圣经,就是马太福音五章。马太福音五章的情形,和利未记六章的情形不一样。利未记六章,乃是完全在物质上的亏欠。马太福音五章,就不一定完全是物质上的亏欠。不过主把那一个亏欠,也提起给我们看,我们就姑且也提起。

      马太福音五章二十三节至二十六节:所以,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,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,就把礼物留在坛前,先去同弟兄和好,然后来献礼物。你同告你的对头还在路上,就赶紧与他和息,恐怕他把你送给审判官,审判官交给衙役,你就下在监里了。我实在告诉你,若有一文钱没有还清,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。这里的一文钱,不是在物质上真是一文钱的问题,是说那一个亏欠不还清,不能出来。

 

亏欠的对付】这一件事,我们要稍微仔细的看一下。他说:所以,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,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。这是特别说到儿女和儿女之间的事,弟兄和弟兄中的事。你就看见说,你到祭坛上献礼物给神,这是献礼物,不是祷告,是你带礼物到神面前来。但是,主在这里说,你在那里有所献给神的时候,你如果想起弟兄向你怀怨,这就是神的引导。许多时候,关于这一类的事,圣灵会将合式的思想摆在你里面,圣灵会将合式的记性摆在你里面。当你在那里记得的时候,当你在那里想起的时候,你不要把那一个思想摆在你的旁边,以为说这不过是思想。那一件事,你必须对付清楚。

      你如果想起弟兄向你怀怨,那必定是你有亏欠。你对弟兄有亏欠,可能是物质方面,可能不是物质方面,这是说到亏欠的问题。也许你得罪他,作了一件不义的事在他身上,也许是物质,也许不是物质。这里所注重的一点,不是在物篔,是神叫他觉得有怀怨的事,或者是亏欠的事。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,如果一个弟兄得罪另一个弟兄,一个人得罪另一个人,只要那一个人,或者那一个弟兄,在神面前叹一口气,你在神面前就都了了。

      初信的弟兄该看见,你们如果得罪了一个人,若不去认错,不去求赦免,只要他在神面前提起你的名,叹一口气,你就了了。你所有献上给神的,都不蒙悦纳。你所有献上的祷告,都不能听。你们千万要注意,不要让弟兄到神面前去叹息。因为他一叹息,你就没有用。你在神面前就没有路。如果你作一件事,是你错的,你得罪了人,你不义,你叫他受了困难。他不要到神面前控告你,只要到神面前去说,某人,哎哟某人!只要他哎哟一声,就够了。你所有献上的,都不蒙悦纳。你所有的一切,你所有的舍己,你所有的祷告,都不能听。只要他说哎哟某人就够。千万不要让有的弟兄、有的姊妹、有理由、有地位,到神面前叹一口气。你有地位给他去叹息,我告诉你,你属灵的路就断了,你所有的献祭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  你到祭坛面前,去献礼物的时候,如果想起一个弟兄向你怀怨,有叹息在里面,倒不如不要献。你现在要把礼物留在坛前。把礼物留在那里献给神,是该的。但是,要先去和弟兄和好,然后来献礼物。礼物是神所要的,但是总应当先和人和好。不能和人和好的,就不能到神面前来献给神。所以就必须把礼物留在坛前,先去同弟兄和好,然后来献礼物。你们看见这条路吗?所以你们总得先去同弟兄和好。什么叫作与弟兄和好?这就是说,你要除去他的怒气。或者是赔不是,或者是赔偿,或者是赔礼,或者是赔罪,你总得作到他满意为止。不是五分之一,不是六分之一,不是三分之一的问题,这是和好的问题。和好的意思,是满足他的要求,你总得作到他满足为止。

      你得罪了他,你向着他有亏欠,你叫他心里起不平,你叫他有感觉说你不义,他在神面前有叹气。我告诉你们说,你在神面前,所有属灵的交通都断了,你在神面前所有属灵的路都断了。你活在这里,能够一点不觉得是活在黑暗里,你觉得你行,但是所有献到祭坛上的礼物,都不行。不要说向神要,就是给神都不行。不要说你不能叫神下来,你要献上去也不得上去。什么都要摆在坛上,但是神什么都不欢喜。你到神的坛前来的时候,你要先得着弟兄的满意。无论他有任何的要求,总要尽你的力量所能作得到的去满足他。你应该在神面前,学习满足祂公义的要求,也满足弟兄公义的要求。你只有作到这一个地步,你才能够来把你的礼物献上给神。这是相当的严肃的。

 

现今就要对付】所以,不要轻易的得罪人。初信的弟兄要知道,不要轻易的得罪人。特别是一个弟兄,不要轻易的得罪他。你如果得罪他,你就自然而然落在审判之下,很不容易恢复。如果你不是作到他满意为止,主在这里有一句话是很着重的:你同告你的对头还在路上,就赶紧与他和息。怎样呢?在这里有一个人,是你的弟兄,但是你对待他有不义的地方,也在神面前有不平。主在这里,用人的话对我们说,比方他像告状一样,他是告你的对头。我想在这里有一句话相当好你同告你的对头还在路上。今天大家还都在路上。他还没有去世,你也没有去世;他也在这里,你也在这里,他也是在走路,你也是在走路,你要赶紧与他和好。

      因为有一天,很容易的你不在这里,你不在路上了。有一天很容易的他不在路上了。谁也不知道谁要先去。到那一个时候,你就看见说,太迟了。当他和你都还在路上的时候,大家都在这里的时候,还有机会可以讲得通的时候,还有机会可以认罪的时候,你得赶紧与他和好。我们知道,救恩的门,不是永久开的。对于弟兄认罪的门,也不是永久开的。许多时候,有弟兄会懊悔,因为他连认罪的机会都没有了。因为有一个已经不在路上了。所以,你们总得趁机会,大家都在路上的时候,就要赶紧与他和好。我们不知道他明天在不在,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明天在不在。认罪和生命发生极大的关系。与弟兄和好,要在路上的时候。因为有一个人一不在路上,这一件事就不成功。

      所以你们要看见,这是何等严重的事情。不能马虎,不能随便。要学习在神面前,要趁着还有今天,赶紧和弟兄和好。不要在那里拖。如果有弟兄在那里埋怨,就要注意。我有错,我得尽力量去认,免得以后没有和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  接下去,主用人的话来说:恐怕他把你送给审判官,审判官交付衙役,你就下在监里了。我实在告诉你,若有一文钱没有还清,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。我不能仔细的说这一个。可能在国度里面有这样的事发生。关于这一文钱的还,在解经方面如何的解释,我们不去注意它。我们只注意在实际方面,这一文钱的还。我们要看见,这一件事,在神面前要完全解决才能了。不是完全解决,就不能了。主在这里,不是教训我们说,将来怎样受审判。主的目的,也不是教训说,我们怎样关在监里。主的目的,也不是教训我们说,将来怎样出来。这个都不是主所注意的。主所注意的,乃是今天就得和好。今天就得把每一文钱还清,不要等到将来才去还。在路上的时候就得作。不要说今天不作,盼望将来作。主就是给我们看见说,留着将来作,是不上算的,非常不上算。

      神的儿女要认真学习这一件事:物质的东西要赔偿,得罪人的地方要赔偿。一面是赔偿,一面是赔罪。所有学习事奉的人,都要注意这件事。常常赔偿,常常赔罪,总是站在稳当这一边上算。站在边际上总是不上算。不要让弟兄姊妹向我们埋怨。除非良心是那么干净,错不在我们。若是我们有错误的地方,我们就得承认。我们在行为上,不能有可指摘的地方。不能总是别人错,你自己是对的。你不管人在那里怎么怀怨,而你说你是对的,那总不行。

 

怎样认罪和怎样赔罪?】现在,我们要来看,认罪,应该怎么认?赔罪,应该怎么赔?

 

得罪的范围多大,认罪的范围也多大】第一件事,总是注意说,每一个认罪,或者赔罪,或者合在一起说,总是你得罪的范围有多大,你认罪的范围也该有多大。我们不愿意人走极端的路。我们是要人按着神的话来作,不能过度。因为一过度,就要受撒但的攻击。得罪的范围有多大,赔罪的范围也有多大。得罪众人,就要向众人认罪。得罪个人,就只须向个人认罪。得罪众人,向个人认罪、是不及。得罪个人,向众人认罪是太过。得罪的范围有多大,认罪的范围也有多大。作见证是另外一件事。许多时候,我个人得罪人,我愿意在弟兄姊妹中作见证,这是另外一件事。但是,有关于赔罪和认罪,可以按着那一个范围作,不要越过那一个范围。这一点,要特别的注意。

 

两个人一同作的事,不要拖出那一个人】第二点要注意的,是二个人一同作的事,就如两个人一同去偷,两个人用诡诈的方法去得着东西,一个人能够把那一个东西去赔,也许也能够去认罪,但是绝不能把那一个人说出来。因为任何的知识,托在我们身上,都是信托的。违背信托的,都是不义。人给我知道某一件事,就像人托他一笔的钱一样。任何的信托,我们都不能把那一个信托卖掉。卖掉,就是不义。比方说,一个人告诉你一件事,这是一个信托,你把这一个信托说出来,就等于你偷他的钱一样。请你们记得,任何人的信托,交在你的手里,你把那一个信托显露,就是不义。所以,我们要记得,有一件事,有人给你知道他在那里作,或者说,你们两个人一同作,你要作赔偿的事的时候,你不能把另一个人拖出来。否则,也是不义。

 

有的罪你绝不应该承认】第三,有许多的罪,你绝不应该承认。你不能够为着要叫你的良心平安,而叫听你认罪的人,从今以后一直不平安。许多时候,你把你自己弄平安了,你却把别人弄得一辈子不平安。比方说,一个女儿得罪了她自己的母亲,作了一件顶不好的事,她母亲不知道这一件事,女儿却一直觉得不平安。母亲是一个教友,也不知道得救没有,脾气是相当强。这一个女儿给神光照,觉得自己不对,因为难受得很,就告诉了母亲:我从前作了某一件事,是这样的作的,我得罪了你。她自己心里平安了。但是,从那一天起,她的母亲翻了,一天到晚气,一天到晚闹,什么都来。她是弄得平安了,但是,母亲从那一天起,心里不平安。所以,要知道第三个原则,绝不应该用别人的不平安,来作你的平安的代价。

 

有的认罪和要负责弟兄商量】第四,关于认罪的事,有许多时候,初信的弟兄要学习和负责的弟兄商量,要有教会的保护,才能作得准,才能作得不极端。所以要让教会知道,要让负责的弟兄知道,要让负责的弟兄教他怎么样作。有许多事情,该承认的,有许多事情不该承认的,要让教会知道。

 

教会要教导弟兄学习对付】第五,教会应该注意怎样教他们。特别是作工的弟兄和负责的弟兄们,对于初信的弟兄,要教他们学习怎样对付。有许多的罪,你们在神面前有把握,你们承认的时候,也可以叫他们不受伤。有许多的罪,你们要叫他们必须承认得彻底。许多时候,可以叫弟兄们把事情承认出来。也有许多时候,你们可以叫弟兄姊妹去说,我在某年某月某日,作了一件很对不起你的事,不过,神不许可我说,我要向你们赔不是。就是说到这里为止。

      我知道有一次,有一个家庭,姑姑和嫂嫂之间出事情,有一个嫂嫂在背后作了许多事,得罪了姑姑。本来姑姑不知道是她作的。给她一认罪,就认出事情来了。后来出了大事情,发生了许多事。你在这里认罪,也许很便当。别人给你一认,大不便当。如果嫂嫂对姑姑说,我说了许多话,我作了许多事,我得罪了你,就是这样认一认就够了,一点都没有事情。你如果拖一拖,说了许多仔细的情形,你从今天起,是不犯罪了。但是,对方没有办法,给你拖下去,犯了许多罪,事情不能了。这一个,我们不应该作。所以,负责的弟兄,要叫弟兄们说话说得对。有的事情是可以明说的,但有的事情,是不可以明说的。有的人相当妥当,是不要紧的。有的人你不要告诉他太仔细,你只要说我得罪你,不要说我怎样得罪你。只说我对不起你,不要说我怎样对不起你。这里面的分别,是相当大的。

 

赔偿的信总得要写】还有关于赔偿的事,有的时候,力量来不及。但力量来不及是一件事,赔偿又是一件事。有的人,就是没有力量,可是,赔偿的信,总得要写。虽然赔偿没有力量,但信总得写出去。你要明明的说:我要赔偿。但是今天我不能这样作,请你原谅我。当我有力量的时候,我要立刻作。这也是一件应该作的事。

 

赔偿物无人接受就交给教会】有的人不能接受你的赔偿,他已经去世了。按着旧约圣经的命令,就交给利未人。照样,在原则上,在没有人的时候,你可以按着旧约的命令,交给教会。如果有人接受,教会就不能替你收。本人不在,就给他的亲属,一个亲属都没有,就交给教会。如果有人可以交,不能因为交给教会便当而交给教会,这是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  还有,如果有人去赔不是,人已经去世了,好像说是没有赔罪的机会了。他就应当以同样的原则,对教会来说这一件事,我不是不愿意作,我在神面前表示,我要这样作,求神怜悯我。

      教会对于这一切的事,都得给弟兄们有一点的安排。给弟兄姊妹看见,赔偿和赔罪,要按着正当的规矩来作。情形要对。不应该拆穿别人的事,不应该想逃出这一件事的责任。总是学习认罪。不过,总得找机会,让教会负责的弟兄帮你的忙。我想负责的弟兄在各地,在初信的弟兄一起头的时候,就带他们走正直的路,就能够免去许多的极端,免去许多的难处。有的事情,负责的弟兄一进来,教会一进来,就可以不至于作得太过。

 

赔罪时不要受良心的控告】末了一件事,就是你赔罪的时候,要特别注意说,不要受控告。很可能一个人为着赔罪的缘故,良心一直受控告。你要学习在神面前一直看见主的血,洗净我的良心。主的死,叫我在神面前有无亏的良心。主的死,叫我亲近神。这总是事实。但是另一方面,你总得看见,我在人面前,为着要叫我作一个洁净的人的缘故,我对于许多的罪都要对付。在物质上得罪人的也好,在事情上得罪人的也好,我总是愿意对付。千万不要让撒但给你过度的控告。

      雅各书五章十六节:你们要彼此认罪。结果呢?神医治你的病。许多时候,在神的儿女中有事情拦阻的时候,自然而然,他们有病产生。在神的儿女中,彼此认罪的时候,你看见说,病就除去。盼望初信的弟兄,对于这一个,能够彻底的作,一直保守自己清洁。一面继续在神面前认罪,一面在人面前除去得罪的地方,这样,良心的确能够刚强起来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