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释放

 

      今天我们应当对初信的弟兄,讲到释放的问题(Deliverance)。读的圣经,应该是罗马书七章十五节至八章二节。

 

从罪里得释放始于何时】一个人相信主之后,是可以立时从罪里得着释放的。可是,这一个不一定是所有信主的人所共有的经历。有许多人信了主之后,他并没有从罪里得着释放。他们反而常常看见,他们自己是陷在罪恶中。他们是得救的人,他们也是属乎主的人,他们已经有了永生。这是绝无问题的。但是有一个大难处,就是说他们常常受罪的打扰。信了主之后,老在那里有罪的搅扰,叫他们不能按着他们所欢喜的在那里事奉主。

      一个人信主之后,受罪打扰的时候,是最痛苦的时候。因为一个蒙了光照的人,他的良心是敏锐的。他有罪的感觉,里面有一个定罪为罪的生命。但是竟然受了罪的打扰,就叫他特别感觉自己的可恨,自己的败坏,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经历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有一个难处;因为有许多信主的人,虽然是信主了,但还不知道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有许多人以为说,罪,只要拒绝,就能免去。所以,他尽力量拒绝罪的试探。有的人以为说,罪是需要胜过的。所以他一直在那里与罪争战,想胜过。有的人以为说,罪叫我不自由,捆绑我。我如果能够挣扎得厉害,我就能够脱离罪的引诱。所以,他们尽力量在那里挣扎。但是,这都是人的意见,这都不是神的话,这都不是神的教训。所以,这些方法,都不能带人到得胜的地步。

      我盼望你们自己注意这一件事。我个人相信,从罪里得着释放这件事,应当给初信的弟兄,一信主就知道,一信主就把这条路摆在他们面前。我不相信一个初信的信徒,要多少弯才能到神面前,才能得释放。他们应该一信主就能走一条自由的路。

      在神的话语里,并没有告诉我们说,要胜过罪,要向罪挣扎,要抵挡罪。圣经是说,要从罪里得拯救;或者说,要从罪里得释放;或者说,要从罪里得自由。这几个字都可以。从罪里得拯救,得释放,或说得自由,都可以。这是圣经的话。你们就看见说,在这里有一个能力抓住的人。可是并不是把能力打消,不是把能力打掉,乃是脱离它。我本来和它连在一起,没有法子,今天不是把它打死,乃是走开,乃是主把我挪开。

 

罪是一个律】罗马书七章十五至二十五节(请特别注意十五节)因为我所作的,我自己不明白。我所愿意的,我并不作。我所恨恶的,我倒去作。若我所作的,是我所不愿意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。故此,我所愿意的善,我反不作。我所不愿意的恶,我倒去作。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,就不是我作的我觉得有个律,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,便有恶与我同在。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,我是喜欢神的律;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,和我心中的律交战,把我掳去,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。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,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。

      你们要看见罗马书七章的关键。从十五节起,一直到二十节为止,这六节圣经中,你们看见他用一个字,就是我愿意、我不愿意、我立志、我所愿意的、我所恨恶的、我所不愿意的、立志为善由得我、我所愿意的善、我所不愿意的恶、我作我所不愿作的,等等。那着重的字眼,一直重复的在那里说,愿意不愿意,立志不立志。但是从二十一节起,一直到二十五节,就是在最末了的时候,他就给我们看见另外的一点。他所着重的点,不是愿意不愿意,乃是重复的说,有一个律在我的身体上。在我的肢体中,另外有一个律,把我掳去,顺从肢体中犯罪的律。我的心是顺从神的律,我的肉体却顺从犯罪的律。你们把这两个着重的点,先摆在面前,才可以往前看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 保罗在罗马书七章的第一段里面,保罗是在那里想得胜。保罗想,最好我能够不犯罪,最好我能够作神所欢喜的,作我要讨神欢喜的事。我不愿意犯罪,我不愿意失败。但是他自己说,不行。立志为善由得我,行出来却由不得我。我立志说,我要为善,结果作不出来。我不愿意犯罪,倒去犯。我愿意为善,愿意行神的律法,反而不能行。换一句话说,自己所愿意的,都不能作;自己所立志的,也都不能作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你们看见,保罗从十五节起一直立志到二十节。从十五节起,一直愿意到二十节。但是完全失败。这就可以看见得胜的路,并不在愿意不愿意里面。得胜的路,也不在立志里面。他立志又立志,愿意又愿意,但结果他还是失败,他还是犯罪,这明显给我们看见,愿意不是得胜的方法。立志也不是得胜的方法。你不要以为说,我愿意为善就好了。或者,我立志为善就好了。立志是由得你,行出来由不得你,你至多是立志而已。所以,立志没有多大的用处。

      到了二十一节之后,保罗自己就找出来,我在这里愿意,愿意不成功,为什么?我在这里立志,立志不成功,为什么?乃是因为罪是一个律。因为罪是一个律的缘故,所以他说,我愿意没有用,我立志没有用。他在二十一节之后,就指明给我们看见说,他立志失败的原因在那里。他就解释说,从来我一直立志不成功的缘故,是因为罪是一个律。我每一次立志为善的时候,我的律就在那里。我内心是顺服神的律,我肉体却是顺服了罪的律。什么时候,我要在那里定规说,我要欢喜神的律,怎样呢?他说,我肢体中另外有一个律,就把我掳去,叫我顺服我肢体中犯罪的律。什么时候,我立志为善的时候,就有恶与我同在,这是一个律。

      有许多人作基督徒,已经多少年了,还没有看见罪是一个能力,还没有看见罪像有权柄似的。他们还没有看见罪是一个律。所以我盼望初信的弟兄姊妹要看见说,罪在圣经里,在人的经历中,是一个律。罪不只是一种势力,不只是一种能力,罪还是一个律。所以,保罗找出来说,我用立志来胜过一个律,这是自作的,因为用立志来对付一个律,是永远对付不来的。

 

意志不能胜过律】一个初信的弟兄,听了这话,也许还莫明其妙。这不过是摆在他们面前,给他们看见说,在第一段里面,保罗所以失败的缘故,是因为一直在那里用他的意志来愿意,来立志。但到了二十一节之后,保罗的眼睛就被开起来了。他的那一个仇敌,他在那里要对付的罪,不是别的,乃是一个律。等到他看见罪是一个律的时候,他叹一口气说,没有法子,完了。要用意志来对付律,是作不来的事。要用立志来对付律,是办不到的事。

 

意志是人的力量,律是天然的力量】意志,是人里面的力量。律,是一个天然的力量。意志有力量,但是律也有力量。我常常欢喜引那一个比方,因为是容易叫人明白那一个律。我们知道,地心有吸力,地心的吸力乃是一个律。所以我们称它作地心吸力的律。在这里,有一个律,就是地心有吸力。为什么地心的吸力,称它作律呢?物理学告诉我们,地心的吸力是律。为什么是律呢?律的意思,是说都是这样的。一个东西,偶然是这样的,你不称它作律。一个东西,偶然是这样,那是历史的偶遇,那是碰巧碰着的事,那不能称作律。

      如果我把我这一条手巾,丢到地上,那是偶然丢下去。虽然地心有吸力,但不是律。为什么地心的吸力是律呢?是我的手巾,摆在这里是会掉下去的,摆在福州是会掉下去的,摆在上海也是会掉下去的。无论在什么地方,一直都是如此的。无论在那里,它总是被吸下去的。这叫作吸力的律。不只是吸力,而且是变作律了。光是有的时候吸到地上来,那不是律。是老是这样,一直是这样,才叫作律。我把我的新约圣经朝上一丢,它是落下去的。我把一把椅子朝上一丢,它也是落下去的。我这一个人跳起来,也是落下去。不管在那里,不管什么东西,我把它朝上一丢,总是落下去的。我就看见,地心不只有吸力,并且地心的吸力是一个律。

      律的意思是什么?就是一直如此。律就是说,没有例外。这个律好像世界上的律法,律法就没有例外。普通的事是一会儿这样,一会儿那样,这是历史。如果一件事定规了,一直是这样,那就变作律法。一个人,今天走到街上去犯了罪,警察把他拖了去。一个人在家里犯了罪,警察也要把他拖了去。一个人杀了人,无论在那里,警察要来把他拖了去。不管杀了什么人,都要把他拖了去。不管谁杀了人,警察都要把他拖了去,这就叫作律法。应用在每一个人身上,而不能有例外的,这叫作律法。今天,一个人杀了人要捉进去。明天,一个人杀了人,不捉进去。后天一个人杀了人,再捉进去。就这一个捉人,不是律法。律法,是一直如此的。昨天如此,今天也是如此,明天也是如此。律的意思乃是说,一件事情继续不变的,一直如此的,那一个叫作律。

      律有力量,这一个律的力量,是天然的。所有的律的力量,都不是人工作出来的。是一个律,就有力量。地心的吸力有力量。我在任何地方把一件东西一丢,就自然落到地上来。我不必用手压它下来它才下来,是自然有一个力量叫它下来。因为在律后面,有天然的力量。律是有力量的,而又是天然的。

      什么叫作意志呢?意志是人的定规,人的主见。意志,就是我自己定规,我自己要,我自己愿意。意志就是我在那里有主张,我在那里有决断。意志不是没有力量的。我自己定规要作一件事,我就去作了。我定规要吃饭,我就去吃了。我定规要走路,我就走了。我这一个人有意志,我的意志会产生出力量来。意志也有力量,我能够叫我作这一个,我也能够叫我不作这一个。我自己定规怎样,我自己就去怎样作。

      但是,意志的力量,和律的力量有一点不一样。律的力量,是天然的力量,是自然而然有的一个力量。地心的吸力,不是我们把电装在后面,它才吸下去,它自己自然而然会吸下去。你今天点一盏灯,热气往上冲,也是一个律。空气一热,要往上升,要涨,这是一个律。它在那里涨的时候,升高的时候,是有力量,这是天然的,这是自然的力量。但意志的力量,是出乎人的。因为只有活的人,才有意志。椅子没有意志,桌子也没有意志。神有意志,人也有意志。只有活的人才有意志。意志虽然有力量,但是那一个力量,是人的力量。律有力量,它是天然的力量,这两个是相对的。

 

起初是意志得胜,结果是律得胜】今天的问题是在这里,意志和律相反的时候,到底是那一个得胜?这两个在那里相对的时候,是那一个得胜呢?大概在起初的时候,都是意志得胜;结果的,都是律得胜。在起初的时候都是人得胜,意志得胜。但在结果的时候,都是律得胜。比方说,我手里有一本圣经有半斤重,地心的吸力,在那里作一件事,要把它吸下去,尽力量的要把我这一本圣经拖到地上去。在这里,有一个律作工,要拉它到地上去。但是我的手在这里,我这一个人有意志,我是一个有意志的人,我这一只手托在这里,我不给它拉下去,我总是托住它,我得胜。我的意志比律厉害,我要得胜。

      我能够叫这一本圣经不下去,我的意志比地心的吸力厉害,他也能不掉下去。我告诉你们,现在是八点十七分,我得胜。到九点十七分,我开始叹气,我起首叹气说,我的手不听话。到明天,八点十七分,我要请医师来看病了。因为律是不累的,地心的吸力不累,我的手累。人的力量,没有法子胜过天然的律。它一直的拉,它没有意志,它没有思想,它老在那里作,一直的作。我不给它下去,我勉强的托住它,总有一天,我要不行,我一不行,它就落下去。二十四个钟点,它总是这样的,我不行了,它还是那样。

      我告诉你们,意志总是失败的,律总是得胜的。在世界的事情上,所有人的意志,都不能胜过这一个天然的律。人的意志,在那里勉强的抵抗,这一个天然的律,在起头的时候,也许能够胜过,但是结果,总归要没有办法,你不要看轻这一个地心吸力的律,你天天在那里和它打,个个到坟墓里去的人,都是承认说,你没有它厉害。几十年的光阴,天天都是你得胜,忘记了地心吸力的厉害,好像说没有死。你天天都不停止的在那里动,但等到有一天;你都给它拉倒了,那一个时候就都停了。这是没有办法的事,律总是得胜的。你想看,有没有一个人在这里能够用人的力量、意志的力量,拿着这一本圣经,在这里老不让它落下来?不能。我们说,迟早你总得投降,迟早总是律得胜。我这一个意志,没有法子不投降。

 

人不能脱离罪的律】罗马书七章,只说一个题目,就是律和意志相对。千万要记得,罗马书七章不是讲别的,很简单的,只讲一个题目,就是意志与律的相争。保罗本来还不知道罪是一个律。在圣经里保罗是第一个人讲出罪是律。律,这一个字,是保罗第一个说出来的。人知道吸力是一个律,人知道热了会涨是一个律,但是人没有看见罪是一个律。保罗自己也不知道。等到保罗一直犯罪,一直犯罪,看见身体里有一个力量,会把他拖去犯罪。不是他故意的要犯罪,是在身体里有一个力量要拖他去犯。

      总是试探来的时候,心里想要抵挡,没有抵挡好,就失败了。这是我们失败的历史。第二次试探再来,第一个就是抵挡,没有抵挡好,又失败了。第十次试探再来,第一又是抵挡,没有抵挡好,又失败了。这是第十次,等到第一百次、第一万次,试探来,你抵挡,没有抵挡好,已经又失败了,这是第一万次。我告诉你们,一次过一次,一次再过一次,都是这样。你就看见说,这一个并不是历史上的事,这是一个律。因为他一直是那样犯罪,这不是历史上的事。犯罪乃是一个律。你如果光是犯一次罪的人,你以为犯罪是历史。但那些犯一千次一万次罪的人,他要说,犯罪不是历史,犯罪是一个律。因为一直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  有试探,就失败,我没有办法。试探一来,我就失败。每次试探一来,我就失败。我就看见说,我的失败,不只是失败,我有一个失败的律,失败是成功作一个律在我身上。因为我一直失败,一直失败。弟兄们,你们看见吗?保罗看见了这一个。二十一节,就是他的一个大启示。是对于人、对于自己的一个大启示。他说,我觉得有一个律,这是他第一次的感觉。他说,我觉得有一个律,怎样呢?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,便有恶与我同在。什么时候我愿意为善,什么时候我里面的恶就在那里,这是律。我一行善的时候,罪就在那里,罪就跟在后面。不是一次,不是一千次,不是一万次,乃是次次如此。我现在觉得这是律了。

      不是说,我犯罪,碰巧犯了一次。我不是难得犯了一次罪。不是有的时候我犯罪,有的时候我不犯罪。乃是一个律,一直是如此。因为它一直如此,我就知道说,这是一个律。因为当我愿意为善的时候,便有恶与我同在。每一次我愿意为善的时候,恶便与我同在。我就看见说,这是一个律。当保罗眼睛一开起来,看见这是一个律的时候,保罗就知道,我所有的方法都不行。刚才我怎么作呢?我立志为善,我以为立志能胜过它。那里知道意志总没有法子胜过律。当他看见罪是一个律,不只是行为的时候,他马上知道,我那样的立志,一点没有用。意志绝对不能胜过律。意志没有法子胜过律,这是一个大发明,是一个大发现,也是一个大启示。

 

我们的失败成了律】等到一个人,蒙神的怜悯,能够看见罪是一个律的时候,我告诉你们说,那一个意志胜过罪的力法就不用了。一个人还没有看见罪是律的时候,他老是在那里立志,一次受试探,咬住牙根要得胜,立志要得胜,终于失败了。下一次再受试探,以为定规是前一次立志立得不好,所以失败。这一次怎样作呢?我的立志要比从前还要厉害,这一次我无论如何要不犯罪。这一次,我无论如何要得胜。我告诉你们,你这一次立志还要厉害,还是失败。你想规定是立志不够,下一次再受试探的时候,要再立志,要求主帮助我。我立志。也许靠不住,所以要祷告:主阿,你怜悯我。你施恩给我,叫我这一次不犯罪。你爬起来,又失败。你不知道,为什么立志不能胜过罪?我告诉你,你错了,你用意志去胜过律,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  我这一只手,也许很刚强,能够拿五十斤。这一只表,只有五两。以一只能够拿五十斤的手,来拿五两重的表,一点都不难。但是,在这里有一个律,天然的在那里拖它,每一个钟头在那里拖它,每一分钟在那里拖它,每一秒钟在那里拖它。我这一个有五十斤力量的手,到了后来,只好说连五两都拿不起来。挑担子的难处,就是在这里。越挑越重,不是担子重,乃是律起首胜过人。你起头的时候,挑一百斤能够跑路,等一等,跑不动了。等一等,只能够挑半担,等一等担都丢了,律胜过了人。天然胜过了人,自然能够胜过人类,人类不能胜过自然。你看见有一个力量,那一个力量,一直是那样的作,你没有法子。

      或者,再引一个比方来说。像发脾气,发脾气是非常普通,也是很容易知道的一个罪,每一个人多少都犯过这一个罪。我们看见一个人,说一句话不好听,你里面觉得不舒服,你里面好像闹了翻了,难受。他再说一句不好听的话,你也许要说重的话。他再说一句不好听的话,你也许闹起来了,起来了,拍桌子,什么都来了。你在那里觉得我是一个基督徒,我不应该发脾气,下一次,我再不要发气了。你觉得,我再不要发脾气了,下一次,无论如何不发。你祷告完了,相信赦免,心里也满快乐说,我再不发脾气了。结果,人又在那里说不好听的话,你听见了,心里又难受。第二次说的时候,你里面又好像是机器一样,咕噜咕噜又来了。第三次说的时候,就又爆出来了。你觉得这不对,我是信徒,不应该发脾气。又去求主赦免你的罪。你又应许说,我从今以后,无论如何不发脾气。结果,再听见人的话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,又发脾气。再祷告,再求赦免。起来,再听见,再发脾气。你要看见,这不叫作犯罪,这叫作犯罪的律。

      如果一个人杀一个人叫作犯罪。如果一个人天天杀人,这叫作杀人的律。如果一个人打一个人,这叫作打人。如果一个人每一次都打人,这叫作打人的律。如果一个人天天发脾气,每一次都发脾气,你说这一个脾气是律,而不是脾气,脾气已经变作律了。一个东西,从楼上落到地上来,你说叫作落下来。如果每一个东西都落下来,你就说有一个落下来的律,有一个地心吸力的律。

      那么犯罪怎么说呢?犯罪不是偶然的事。因为它不是一次的事,因为它是多次的事,犯罪乃是一辈子如此的事。永远如此。世界上撒谎的人,要一直撒谎。不洁净的人,要一直不洁净。犯奸淫的人,要一直犯奸淫。偷盗的人,要一直偷盗。发脾气的人,要一直发脾气。这一个,在人身上是一个律,是没有法子胜过的。保罗当初没学好这一个功课,他怎样作呢?我立志,下一次不作了。主!你怜悯我,下一次我不作了。但下一次,还是作。主!你怜悯我,下一次我不犯罪了。但是下一次还是犯。没有法子胜过。你要想用意志胜过律,那是绝对没有的事。

 

认识罪是个律,我们才能踏上胜利之门】所以你们要看见说,罪不是一个行为,乃是一个律,这是一个大发现。什么时候主怜悯你,开你的眼睛,叫你看见罪是一个律。我告诉你们,得胜已经差不多了。如果你们还以为我犯罪不过是犯罪,就是了。如果下一次多祷告一点,多不听试探一点,我就得胜了。我告诉你们,你别盼望。没有这回事。因为它是一个律,完全是在我们力量之外的事。罪的能力,如何是坚强可靠的,我们的能力,也如何是薄弱不可靠的。罪的能力,如何是一直得胜的;我们的能力,也如何是一直投降的。罪的能力,总是从头到末了都是得胜的。我们的能力,总是一辈子都是失败的。这是一个律,罪的得胜是一个律。我们的失败,也是一个律。当我愿意为善的时候,便有恶与我同在。保罗说,我觉得有这一个律,没有法子胜过。我们总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  我盼望你们,对于这一个罪的性质,能够相当清楚。若是你们能够看见这个律,就要省去许多困难、许多痛苦。你们如果肯接受神的话,你们就知道,犯罪是一个律,你们不再用自己的意志去胜过。这样你们能够看见保罗说出另外一个得胜的方法。你们看见,这是一个大祝福。你们如果不知道这是一个律,让你们自己去找出来,那就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次的失败。也许要经过十次的失败,一百次的失败,一千次的失败,你才能找出来,在我身上,有一个失败的律。我是这样失败的一个人。到那一天,你才看见,要用你自己的意志去胜过罪,是没有的事。在我们中间,也没有这样的人。没有一个弟兄,能够靠着意志来得胜。迟早,罪恶爬起说:我是一个律,你怎么办?我告诉你们,所有靠着意志的人都得服下来说:我是没有办法的人。罪是一个律,我怎么作,都抵挡不过它。我意志的力量,绝对不能胜过律的力量。

 

得胜的方法】我们知道人要得着拯救,不是凭着意志。人运用意志力量的时候,绝不能倚靠神拯救的方法。总得到有一天,服在神面前说,我这一个人没有办法。你再加上一句话说:主!我也不想法子。什么时候,当你没有法子的时候,而你继续在那里想法子的时候,你还是请意志来帮你的忙。乃是说,我没有办法,我也不想办法。我没有办法,我也不用意志来想办法。这样,你才起首看见什么叫作得拯救。到了这一个时候,你们才能够读罗马书第八章。

 

关在罗马书七章里不能到八章】弟兄姊妹们,不要轻看罗马书第七章。罗马书第七章,是许多人在那里转不出来的一章。虽然罗马书第七章得着更多的基督徒,过于别的圣经,许多人的通信处,是罗马书第七章。许多人,到罗马书第七章里,都找得着他们,他们是住在里面。所以光讲罗马书第八章没有用处的。不是你懂得不懂得罗马书第八章的那一个道理的,是你从第七章里出来了没有?许多人讲罗马书第七章,出来就到罗马书第八章。许多人传罗马书第七章的道,却是埋在罗马书第七章里面。许多人还是用意志的力量来对付律,结果失败了。我告诉你们,如果没有看见罪是一个律,如果没有看见意志不能胜过律,你们就被关在罗马书第七章里,永远不能到罗马书第八章里来。

 

赐生命灵的律,使我脱离罪的律】初信的弟兄们,要看见神的话这样说,你们就得接受。你们要自己找出来,那需要犯许多的罪。并且犯了许多次的罪,眼睛还不亮,眼睛还看不见。还需要有一天眼睛被开起来,你才能够看见是白作的,仗也是白打的,一点都没有用。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说仗白打,没有用。谁能够胜过律呢?人没有用。所以,到了第八章起头,他就这样说: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,就不定罪了。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,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,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。你们看见,罪是一个律。你们看见意志不能胜过律。那么得胜、得拯救的方法到底在那里呢?

      得胜的方法是在这里: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,就不再无能了。罗马书第八章一节的不定罪,这一个字在希腊文里有两种用法。一种用法是律法上的用法,一种用法是民间的用法。如果用在律法上的时候,就是不定罪。就像我们中文所翻的字,是同样的字。这是指着法学上的用法。还有一个民间的用法,不是定罪,乃是无能(disable)。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,就不再无能了。或者在英文里也有一个字handicap是很好的。那意思是掣肘了。用民间的用法可以翻作无能,也可以翻作掣肘。恐怕在这里按上下文来说,用民间的翻译更清楚。

      我们不再无能了,这没有别的缘故,是因为主耶稣督给我们有拯救。这是主作的事。但主怎么作呢?那很简单,就是第二节所说的: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,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,使我脱离了罪和死的律。脱离了罪和死的律,这是得胜的方法。你们想能不能把罗马书八章二节这样改一下:生命圣灵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,使我脱离罪和死。我恐怕十个基督徒念罗马书八章二节,十个都是这样念。但这里怎么说呢?这里乃是说,生命圣灵的律,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,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。许多人只看见生命圣灵释放了我脱离罪和死。许多人没有看见生命圣灵的律释放了我脱离罪和死的律。许多人不知道要花多少年的工夫才能学习了这一个功课,才能知道罪和死是一个律。

 

罪是一个律,圣灵也是一个律】就是像罗马书七章的情形,乃是花了多少工夫才看见罪不只是罪,罪是律。犯罪犯够的时候,才知道罪不只是罪,罪还是一个律。罗马书七章是立志了多少次,才知道罪是律。我告诉你们,有许多信徒,相信主多少年,只看见生命和圣灵。也许也要花那么多年,才能找出来说,主的圣灵在我们身上,也是一个律。今天问题在这里,罪跟着我们,跟了几十年了,时间不算短了。今天,有的人二十多岁,有的人六十多岁,罪跟着我们几十年了。但是,还没有找出来罪是个律。和他多年的深交,但还没有找出来它是律。今天,有的人信主只有十几年。有的人信主恐怕已经三十年了。三十年的工夫,圣灵在我们身上,我们只知道祂是圣灵,我们没有知道祂是一个律。

      直等到有一天,主开我们的眼睛的时候,我们看见罪是一个律,这是一个大发现。也有一天,主开我们的眼睛的时候,我们看见圣灵也是一个律,也是一个大发现。我告诉你们,这是一个更大的发现。当有一天我知道圣灵是律,赐生命的圣灵是一个律。我早上看见罪和死是律,谁能够胜过他呢?下午就看见圣灵是律,因为只有一个律,能够胜过一个律。决不是意志能够胜过律,乃是律胜过律。你如果凭着人的意志,决不能胜过罪的律。但是,靠着赐生命圣灵的律,就能脱离罪和死的律。是用这一个律来胜过那一个律。

      你们知道地心吸力在那里抓住我们,一直的抓,那是一个律。但是我们知道还有一个东西,叫作密度(Density),一个东西,如果它的密度是非常稀的,像我们所知道的氢气,地心吸力就拉它不住。我们如果把氢气装进到一个东西去,它就往上飞。有的小孩子,所玩的氢气球,就是这样。地心吸力,不能把它拉下来,因为地心吸力的律,有一定的律。密度到某种度数,能够把它拉下来,若是密度稀的、轻的,就不能拉它,只能让它去。在这里,另外有一个律。那一个律,就是说密度稀、轻的东西,就往上升。那一个,一点不费力,不必手一直动它,不必用扇子一直搧他,你让它走,它就走了。这一个律,就胜过那一个律。这也是一点都不吃力的。照样,也只有圣灵的律,能够胜过罪的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或者这样说,看见罪是一个律,是一个大发现,是一件大事情。人一找着罪是一个律,就在神面前,决不再用自己的意志再作什么了。也照样,你在神面前蒙怜悯,看见圣灵的律,在你身上,你也要有一个大改变。有许多人好像看见圣灵生命,能够给我的生命。但是他们还没有看见到一个地步,圣灵在我里面,因着耶稣基督的缘故,神所赐的生命,在我里面是另外一个律。我让它的时候,那一个律,就自然而然的拯救我脱离罪和死的律。这一个律,拯救我脱离那一个律的时候,我一点不花力气。我不必立志,我不必花工夫,我不必抓住圣灵。

 

意志不作的时候,律就彰显】我告诉你们说,有没有人抓住地心吸力?我要不要祷告,地心吸力赶快把东西吸下来?实在不要求它,它自然而然会把每一个东西吸下来,因为它是一个律。律,你让它就好。你的手不要故意拉住就够。意志不作的时候,律就彰显,意志不干涉的时候,律就彰显。也照样,当主的灵住在我们里面的时候,我们不需那样的忙。你如果怕主的灵在我身上不管事,试探一来,我自己赶快要帮忙,恐怕圣灵忘记了。我告诉你,你根本没有看见,主的灵在你里面是一个律。

      盼望初信的弟兄姊妹,要看见圣灵在你们身上是自然而然的律。罪如果能够脱离,就是自然的,就是不用意志,若是用意志要脱离,就又落到失败里去了。如今,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再掣肘了。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,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,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。就是这样简单。他是自然而然的,他给我另外一个律,自然而然的叫我脱离了罪和死的律。

 

莫名其妙的过去,糊里胡涂的得胜】在这里,也许有的人要问我说,这是怎么一回事?我不知道,你们有没有重一点的犯罪的经历?意思说,你们有没有犯过重一点的罪?比方说,有一个人跑来,你一大堆的话,或者在你面前吵起来,或者要打起来。你在那里相当的气,他那样的说你、打你,是无缘无故的。但是,在这样的时候,你自己就莫名其妙的过去了。等到事情过去之后,你要希奇,刚才他我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忘记了生气。给他说了一大堆的话,本来应该大发脾气的,差一点我真的要发脾气了,如果我稍微记得清楚一点,我定规要发脾气。却也希奇,我就这样糊里胡涂的过去了。我告诉你们,所有的得胜,都是糊里胡涂的得胜。

      如果我们都是糊里胡涂的得胜,差一点要犯罪的得胜,这是因为是律在那里作,用不着你出思想。意志,都是自己出思想,意志都是把自己抓牢的。主所作的,都是莫名其妙的得胜了。这些莫名奇妙的得胜,才是真的得胜。像这些经历,你们如果有一次,你们就能够知道说,我如果能够有一个启示,住在我里面的圣灵,祂能一辈子使我不犯罪,就用不着我立志不犯罪。住在我里面的圣灵,祂能一辈子得胜,也就用不着我立志来得胜。不要我立志,这一个律,住在我们里面,就脱离罪了。你如果在神面前,真能够看见,我在基督耶稣里,赐生命圣灵的律也在我里面。主把这一个灵摆在我里面,自然而然的就把我带过去了。我不出主意,我不抓住,我不思想,你就看见莫名奇妙就把你带到得胜的地步。

      胜过罪,是一点不花力气的,都是律作的事。律叫我犯罪的时候,我没有花力气,律把我从罪中释放出来的时候,我也没有花力气。那没有花力气的,才真叫作得胜。在这里是我没有事了。我告诉你们,我们没有事好作了。你们可以仰起头来,对主说:没有事了。从前的事是律,今天的事,也是律。从前律作得好,今天作得更好。从前的律,真是作得彻底,叫我老犯罪,今天不再掣肘了,赐圣灵生命的律,能够彰显它自己。他是远超过罪和死的律。

 

圣灵的律叫我们得着完全释放】初信的弟兄,如果第一天能够看见这一个,把他带到这一条路上来,这就真叫作释放,圣经里,没有胜过罪的字眼,圣经里只有从罪里得着释放。这就是这里所说的,赐生命圣灵的律,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。我没有给它抓住,它今天把我拖出来,脱离罪和死的律。罪和死的律,没有对象,罪和死的律在那里,但是对象不在了。地方吸力在那里,东西都搬走了,搬上去了,它就没有对象。

      今天赐生命圣灵的律,是在基督耶稣里的,我现在也在基督耶稣里,所以我能靠着这一个律脱离罪和死的律。所以说,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,就不再无能了。罗马书第七章就是用无能两个字包括他。那个老是不行的、无能的、一直犯罪的人,保罗说,如今,我是在基督耶稣里的人,就不再无能了。为什么缘故呢?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,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,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。所以,不能再不行了。我已经过去了,你们看见,释放的问题,完全解决了。

 

一条释放自由的路】一个初信的人,越早知道释放的路越好,一个得救的人,实在不需要拖延多少年,才知道拯救和释放的路。有许多的经历,给你们看见,一得救几个月,就得让他们知道。不必受了许多的伤,才回来。基督徒可以不失败。但碰到难处,千万不要抵抗,不要用意志的力量去争胜,等到失败了,然后才回来。每一个得救的人,都要给他看见释放的路。这一条路,要一步一步的看见。第一,总要看见罪在你们身上是一个律。这一个若没有看见,下面不能说。第二,意志不能胜过律。第三,要看见另外一个律,胜过这个律。到此,所有的问题就完全解决了。

      我盼望说,你们要将一首赞美的诗,摆在初信人的口中唱。多少的路,是冤枉走的,是多余走的。多少的眼泪,是因着失败而有的。要叫初信的弟兄,在起头就减少许多的苦,减少许多的眼泪。在一起头的时候,就给他们看见拯救和释放的路,到底在那里?赐生命圣灵的律释放了我,那一个律,像罪的律一样,是那样的完全的,是那样的有力量。那一个律,能拯救我们到底,那一个律用不着我们帮助它。因为有罪的律的时候,全世界的人都犯罪,没有一个人不犯罪。世界上,真是个个人都会犯罪。在这里有另外一个律,在我们中间。圣灵生命的律,在我们里面,那一个律,就自然而然叫我们完全胜过罪。那一个律,就自然而然叫我们完全圣洁。那一个律,就自然而然叫我们满有生命,那一个律,就叫我们显出生命在我们里面,律也在我们里面。

      你们已经接受了生命,千万不要以为圣灵有的时候彰显生命,有的时候不彰显生命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你们只知道是圣灵,不知道是律。如果祂是这样的,一直是这样的,无论如何是一样的,到处是一样的,一直是这样的,无论如何是一样的,到处是一样的,时时刻刻是一样的,这就不是你会叫祂如此,乃是祂就是如此的。这样,你们就要信祂是律。但是我没有法子劝你们信,如果你们没有看见,就没有一个人能够信我们所看见的。你如果能够被神开起眼睛来,也看见这一个,在我们里面的宝贝,不只是圣灵,不只是生命,乃是一个律。那你们就得到释放了。

      我们要花够多的工夫,来看见律。如果能够看见那是律,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人只看见圣灵,还不够。还必看要看见圣灵是律才行。看见圣灵是律,那什么事情就都过去了。在你口里就立刻要赞美,你从主那里得着的是一个律,什么都过去了。从此,要超越过了一切。那是奇妙的事。我真盼望说,你们自己在神的面前,这一件事要弄清楚。对初信的弟兄我也盼望他们,一起头就有正直的路好走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