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职业

 

圣经所许可的职业】读经:帖撒罗尼迦后书三章十至十二节

我们在你们那里的时候,曾吩咐你们说,若有人不肯作工,就不可吃饭。因我们听说,在你们中间有人不按规矩而行,什么工都不作,反倒才管闲事。我们靠主耶稣基督吩咐、劝戒这样的人,要安静作工,吃自己的饭。

      今天我们要讲到职业的问题。基督徒的职业,也是一件大事。因为职业如果错了,他前面的路就走不好。所以基督徒必须注意到职业的拣选。

      神在创世时替人安排的职业:当神创造人的时候,神不只创造人,神并且替人安排了职业。神所分派给亚当和夏娃作的事,乃是修理看守。所以,当亚当和夏娃没有犯罪之前,神的确有工作分派给亚当和夏娃作。亚当和夏娃当初的职业,就像一个园丁一样,在那里看守,在那里修理神所造的伊甸园。

      人犯罪之后的职业: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后,我们看见,地不给他们效力。他们要汗流满面,才得糊口。他们要种地,才有得吃。这明显给我们看见,神在人堕落之后所规定的职业是作农夫──种田。人必须汗流满面的种地,地才给人效劳。才能叫人得着粮食。神知道的比任何人都清楚。人堕落了,犯罪了,种田是最好的职业。一直到今天,我们能够承认说,农夫比任何的人都老实得多。当初神定规人应该种田。

      旧约时代里的几种职业:畜牧 到了创世记四章的时候,你看见该隐在那里种地。亚伯在那里牧羊。现在是加上了牧羊,可见畜牧也是神所悦纳的职业。

      工匠 再下去,你看见人生在地上,越过越多的时候,有各种的匠人起来。有铁匠,有铜匠,有作乐器的,有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起来。到了巴别塔的时候,有泥瓦匠、木匠。(但还不敢说,所有造房子的匠人都出来。)虽然盖巴别塔是不应该的,但是人在那里学习建造。所以,有铜匠,有铁匠,有作乐器的,有盖造的匠人陆续的都产生出来了。

到十二章,神拣选亚伯拉罕。你看见亚伯拉罕也是牧羊的人。他有许多的牛,他有许多的羊。到雅各的时候,也是有牛群和羊群。可见他们主要的职业都是畜牧。

      等一等,我们看见以色列人在埃及,他们替法老烧砖,作匠人。但是他们到出埃及的时候,神给他们两个祝福:一个是牧羊,一个是流奶与蜜之地──是耕种。葡萄,要两个人抬,明显是耕种。神说,你们如果违背我,拜偶像,我要叫天像铜,地像铁,不给你们效劳。也很明显的说,他们在迦南应许之地,乃是在那里耕种和畜牧。在旧约里,就是有这几种职业摆在那里。

      新约时代里的基本职业:耕种和畜牧 到了新约的时候,在马太福音主耶稣所引的比喻里,我们看见耕种是一个基本的职业。在十三章里,有撒种的比喻。在二十章里,有葡萄园的比喻。在路加福音十七章,说到有仆人耕地,或是从田里放羊回来要事奉主人的事。在约翰福音十章,主说好牧人为羊舍命,这是畜牧。所以耕种和畜牧是神给人规定的基本的职业。

      打鱼 你们看见主呼召十二个使徒,他们大多数都是打鱼的人。人如果作税史,主就要他丢弃。但是打鱼的人,主说,你们从前是打鱼,从今以后,我要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。所以,打鱼也是一个被接受的职业。

      作工 路加作医生,保罗织帐棚。织帐棚和打鱼不同,织帐棚是加工的制造。人在那里耕地,这是直接的。纺织、织布,或者说裁缝,或者把织帐棚也加进去,这都是加工的制造。

      我只能说,从旧约到新约,神对于职业,就是这样安排。主的门徒在那里,或者是作农夫,或者是作牧人,或者是作匠人,或者说在那里打鱼,或者说加工的在那里制造。再要增加一个职业,至多我们可以加上说,作工的人(不是指着属灵工作的工人)。因为新约有话,工人得工价是该的。工人,就是劳力的人、卖力的人,劳力来得着工价,这也是圣经所许可的职业。

 

职业的原则】我想你们可以花一点工夫来看,在圣经里,从起头到末了所许可的职业,是那几种。我想有一件事,你们能够替他们找出来,就是说,神替人安排了这么多的职业,只有一个基本的原则。那一个基本的原则,就是说,人所得的,人所接受的,乃是从天然里接受。或者把他们的时间,或者把他的力气拿来得着工价。此外,好像圣经里没有许可其它的职业。

      往大自然里取得物资──加增丰富:这一句话,该怎么说呢?或者这样说:撒种的人,拿一粒麦子撒在地里,等一等结出许多子粒来,或者三十倍,或者六十倍,或者一百倍。一粒变作一百粒,或者变怍六十粒,或者变作三十粒。你把种子种在地里,叫它生长,叫它结出子粒来。你看见,这乃是天然在那里供给它。天然的供给,是丰富的。天然的供给,是任何人都能得着的。因为神叫日头照义人,也照不义的人。神降雨怡义人,也给不义的人。这明显是作农业的用处。你在那里看见说,神给他们生长,所以神的目的,是要人从自然里来取恩典。畜牧也是同样的原则。你牧了羊,牠给你奶。你牧了羊,或者说牠生了许多小羊。这是生产的加增。这乃是自然所给的,而不是说用其它的方法取得的。

      到了新约,你看见说,打鱼。打鱼,是往海里去取,还是往自然去取。不会因为我往海里去取,就叫谁变作更穷了。我可以从海里去取,我可以变作富,但是不会叫任何人更穷。我的羊可以生六只小羊,我的牛可以生两只小牛,但是不会因着我的羊生了小羊,我的牛生了小牛,谁家里就变作更贫穷了。我在这里种地,长出一百倍的子粒来,没有人,没有一个家庭,会因着我的田里长了一百倍,而他们饿了,而他们有损失。所以神给人职业的基本原则,就是我有所得着,人没有所损失。我有所得着,别人没有损失,这就是神所安排的高尚的职业。

      加工制造──加增价值:就是保罗的织帐棚,也是同样的原则。不过,在这里有一点不一样。他不是直接往天然里去取。像打鱼、像畜牧、像耕种,都是去得天然里所有的东西。保罗在那里,乃是加上他的工夫去制造。这一个,我给他起一个名字,叫作加增价值。乃是说,一块布没有加值的时候,只值得一块钱。我把它裁了,成功作帐棚。就变作两块钱。我乃是得着价值加增,和加值的工钱。这也不会因着我得着价值加增的钱的缘故,会叫任何的人变作更贫穷。没有一个人,能够因着保罗制帐棚的缘故,变作更贫穷,变作有损失。我加增这一块布的价值,我因为有工夫加进去,我得着工钱,这是正当的。所有的帐棚,它的价值可以蛮作两块钱。布只有一块钱,因为我加上我的工夫,我把那一个工夫加上去,那一个价值就提高。我把那一个价值加上去,不是光赚那一个钱而叫人有损失。你们要看见那一个基本的原则。神所给人的职业,是这一种的职业──加增价值的职业。

 

作工的得工价】像替人作工,像在那里作匠人,像在那里作医生又是另一个原则。我把我的工夫卖了钱,得了工价。虽然这不是从天然里去取得,虽然这不是加工去制造,但是我花了那么的工夫,出了那么多的代价,用手作了那么多的事,以,我有了那么多的收入。作工的得工价,也是神所许可的事。

 

职业的挑选】有一个职业,圣经里特别看作不好的,就是作买卖。这一件事,我特别要请你们注意,若是可能,我们盼望初信的弟兄,如果有力量拣他的职业的时候,最好能够不作买卖。为什么缘故呢?我想,先把这一个问题扩充大了来看,也许能够看得清楚一点。比方说,我们在这里有一百个人,每一个人有一百万块钱。换一句话说,一百个人,合在一起,就有一亿。每一个人,有一百万。我问你们一句话,我如果出来作买卖,作生意,就要赚钱。我盼望我这一百万,要变作两百万。今天,你们不管我如何作生意,公义不公义。我今天作一个月的生意之后,就变作两百万。在你们中间,总是有人口袋里的钱少了。这是定规的。因为我们一百个人,每一个都有一百万。我手里也只有一百万。虽然我用最公义的方法作生意,在我手里变作两百万了,总是在你们中间有的人的一百万缺了,有的人的钱少了。

 

赚钱与增加丰富】在这里,我是基督徒,你们也是基督徒,你们是我的弟兄。我问你们,我赚你们的钱,好意思吗?不好意思。我变作更富足,你们变作更贫穷,不好意思。就是他们是外邦人、外教人,你还是基督徒。我告诉你们说,我是神的儿女,我有神的儿女的体统,我有神的儿女的地位。今天作神儿女的人,在这里叫世人更贫穷,叫我自己的钱多起来,我也不好意思。我用公义的方法,赚你们的钱,赚信徒的钱,我不好意思。我就是用公义的方法,赚非信徒的钱,我也不好意思。作生意,就是这一种的情形。我不能把钱从别人的口袋里,拿到我的口袋里。不管用什么方法,把钱从你的口袋里转到我的口袋里来,总是叫你吃亏。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  换一句话说,我们中间有一亿,如果九千万在某弟兄那里,我们这么多的人,我们这么多的人,就只有一千万。如果他有了一亿,我们就一点都没有,他买卖,就是从我们的口袋里,拿到他的口袋里。我如果更贫穷,有人就更富足。我如果更富足,有人就更贫穷。我是神的子民,我觉得我富足,叫我的弟兄贫穷,这一个我不好意思。我富足,叫外教人在神之外的人贫穷,我也觉得我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  所以,你们看见,神在圣经里所给人的那一个基本的职业,就没有这一个难处。因为你看见说,今天我如果在那里种地,我收了一百担米进来,我得了一百担米。不是说,因为我收了一百担米,某弟兄的家里,本来是十担米,现在变作九担了。我不会叫他少。我如果收了一百担米,不会叫你们中间任何的人少一斤米。我如果收了一百担米,不会叫你们中间有人变作贫穷,有人变作吃亏。这一个不是叫作赚钱,这一个乃是加增丰富。所以,你们必须分别赚钱和加增丰富,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。神不愿意祂的儿女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只想赚钱。神是要我们的职业能够加增丰富。这一个基本原则,是相当的直,相当的清楚。初信的弟兄们,要看见说,不要一天到晚,在那里想钱。不要想我能够赚那么多的钱。请你们记得,你赚了许多的钱,人定规少了钱。这样我承认我不好意思。我的钱的加增,就是人的钱的减少,这就是作买卖。

 

从三类不同的职业中去拣选】所以我在这里要你们注意有三种不同的职业:一类就是作买卖,一类就是作工的人,一类就是生产的人。神在圣经里所规定的最高的职业,就是作生产的人。从亚当起,神所特别注意的职业,是生产。因为生产,是我加增丰富,而不叫别人贫穷。我有收成,我家里多了东西。我养了一百只羊,过了多少年,变作四百只,我的羊加增了三百只。但是这一个加增,并没有叫任何的弟兄姊妹的口袋里少一块钱。你们个个在家里有多少钱,仍然有多少钱。绝不会因为我的羊生了小羊,你们就减少。是加增了丰富的问题,这是在大自然里的。我的羊多起来,并没有叫人的羊减少。这是在圣经里的职业的基本原则。就是我要叫我所有的东西加增,我要叫我所作的事,加增他的丰富。虽然我是把羊拿去卖了,我有了钱,但是我却没有叫任何的人更贫穷。

      但作买卖的人,就和这个不一样。比方,我在鼓岭,我一只羊也不生,我就是买一百只羊来,转卖到福州去,每一只我赚他一万,我就赚了一百万的钱。在我是赚了一百万,但是世界上没有因着我多一只羊出来。不错,我赚了一百万,但羊还是那么多。所不同的,是本来羊是在鼓岭,现在羊到了福州。我并没有费力,我却加增了我的钱。我加增了我的口袋,但是世界并未加增东西,也未加增丰富。世界没有因着我的缘故,多出一只羊。世界也没有因我的缘故,多出一粒米。可是因着我的缘故,世界上的人少了一百万块钱,我却多了一百万块钱,这就叫作买卖。作买卖,是说我赚钱,我不生产。我加增我的钱,我却没有加增世界的东西。

      所以,从圣经的眼光看来,作买卖是最低最低的职业。因此,我盼望说,初信的弟兄,要有办法更改他们的职业。我们盼望作生意的弟兄能更改他们的职业。如果有机会拣选职业,我们要拣选加增东西的职业,不要拣选加增钱财的职业。加增钱财,而不加增东西,这是非常私心的。我们要学习,我要加增世界的东西,不是要加增我个人的钱财。这里面有极大极大的分别。

 

信徒职业的标准】保罗这一种的织帐棚,或者还有其它的人所作的事,那又是另外一个原则的东西。不错,没有叫绵花更多,没有叫丝更多,没有叫布更多。可是,布因着他的裁,因着他的缝,因着他花了那么多的工夫,那么多力气的缘故,就增加了价值。据圣经的学者说,当时的帐棚,是要染的。亚儿富特(Dean Aleford)说,保罗所说的,看哪!我这两只手。在这两只手里,定规带着染帐棚的颜色,定规是不干净的。所以,在保罗的织帐棚上,是要裁、要缝、要染,就叫这些东西加增价值。

      加增丰富是好的事,加增价值也是好的事。比方说,一块木头,我把它作成椅子,这也是好的事。因为我这样作,我是加增木头的价值。虽然我不是从大自然加增丰富,但是世界也因着我多了一张椅子。因着我这样作帐棚,就多加增了一个帐棚。这也不是只叫自己得利,而损害别人的。我能够作帐棚,我能够叫便宜价值的布,变成贵价的帐棚。布变作帐棚,帐棚加增了,这是叫世界的东西加增。这也是神所许可的一种职业,就是说,我加增价值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我再重复的说:初信的弟兄,从今以后,在我们中间,要看见我们的职业,是两个标准。我们要加增世界的丰富,我们也要加增那一个东西的价值。实在说起来,织帐棚也是加增世界的丰富。因着我的手这样作,所以帐棚增加了。所以加增帐棚是对的,加增世界的丰富,也是对的。这是神为着人安排基本职业的原则。我要叫东西加增。我也要叫东西丰富,我就得着粮食,我就得着养生的材料。那一个时候,我不叫任何一个人吃亏。

 

纯商业的对付】我也读过一点经济学,作买卖也有它的需要。但是,我是基督徒,我不是经济学家。不错,主耶稣也说,我们要作买卖,直到祂来。但那一节圣经的意思,是要我们作工像作买卖的那样专心。你们知道,作买卖的人,是非常的专心。只要有钱赚,什么地方都钻进去。这一个地方有钱好赚,他就钻进去。主的意思是你有机会就得钻进去,有空的洞就得钻进去,是要这样专心的来作工。

 

作买卖是从推罗起头的】我想大家都知道,作买卖是从推罗起头的。结果是到那里?结果是到巴比伦。从以西结书二十八章起,一直到启示录十八章止,你们看见说,发起作买卖的人,是推罗的王。在以西结书二十八章给我们看见,推罗的王是撒但的代表。你因贸易很多,就被强暴的事充满,以致犯罪。所以,请你们记得,这一种的思想,叫人吃亏,叫我自己赚钱,叫世界的财富减少,这不是神所定规的职业,这是撒但所有的职业。这一个原则不对。

      作买卖的原则,是我口袋里的钱加增的时候,人口袋里的钱就减少。你们不要想世界上只有我们这一百个人。今天有二十一意亿人在世界上,或者说,只有二百一十亿元的钱。人如果一有赚钱的思想,结果很简单,这一个人的钱一多,那一个人的钱就少。总是谁的钱增加,就一定有人减少。全世界假定说只有二百一十亿元的钱。你富的时候,还是二百一十亿,你穷的时候,也是二百一十亿。你只有一块钱的时候,也是二百一十亿。世界上钱的数量,是有限的。可是我把别人的钱拿起来,叫我的钱加增,这就叫作纯商业。我不是说,把鱼打得来不卖。我也不是说,把麦子收来不卖。我也不是说,羊生了小羊不卖。我也不是说,保罗把帐棚织好了不卖。我乃是说,帐棚也好,羊也好,麦子也好,鱼也好,那不是纯商业。那是把我的生产来换钱。我所得的利益,是大自然给我的。我的那一个丰富,是大自然给我的。是大自然给我那一个丰富,而不是我把别人弄贫穷了来给我丰富。

 

基督徒要有一个思想──我不赚人的钱】初信的弟兄要看见,这是我们的基本的原则。对于职业,我们千万不要有任何的思想,叫任何的人吃亏。你们要想想看,这一件事情该如何。我们作神儿女的人,那个地位是那样的高,我要去赚世界上那样低的人的钱,那实在是不好看的事。比方说,一国的元首到鼓岭来,看见一个鼓岭人害疟疾,就把奎宁丸卖给他们。他们问说,这能医这一个病吗?回答说能。要多少钱?回答说,我买来是五万一颗,现在我卖给你是六万一颗。你们想,有没有这样的事?那里能有这样的事呢?你们看见,一个国家的元首,来赚挑夫的一万块钱,这一个身分不对。作元首的人,怎能赚挑夫的钱。这不对。我告诉你们,在这里有一百个基督徒,你赚任何人的钱,都比一个元首去赚挑夫的钱更可耻。因为我们的地位和他们不同。我们没有法子去赚任何人的钱。

      我们基督徒是高贵的。我们作基督徒,有基督徒的尊荣。作基督徒,有基督徒的地位。作基督徒,有基督徒的体统。我赚了任何人的钱,都是可羞耻的事。我不能这么作来加增我的财富。我宁可去作农夫,去耕,去种,这比我去赚钱,要荣耀得多。因为神是安排大自然,为我效力,这比我自己去赚钱,来得荣耀得多。总是要有一个思想,我不要赚人的钱。你们看见那一个原则吗?叫人贫穷而我在那里赚钱,总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  我们的路,是在那里呢?我们要加增那一个物质的数量,我们要加增那一个物质的价值,那样的职业,在神面前是蒙悦纳的。纯商业,不是神所悦纳的事。你们特别要注意以西结书二十八章。请你们记得,贸易取利的原则,是从推罗的王起头的。主在那里责备说,因着贸易众多,你里面就有罪。所以要给弟兄姊妹看见说,这一个来源就不对了。这么多年代,一直下去,到了启示录十八章,世界快要结束的时候,国度要起头的时候,你们看见巴比伦在那里受刑罚。作买卖这件事,是一直到巴比伦结束的时候。你在那里看见,地上所有的商人。都在那里为她哀哭。你也在那里看见,有许多的商品,第一样是金子,末了一样是人口。人口就是灵魂,这是同样的字。从金子到人口,没有一样不能作买卖。什么东西都在那里作买卖。人总是在那里想赚钱,人总是在那么想发财,人总是在那里想要变作富的人。所以,要劝弟兄姊妹逃避这一个最下等的职业。

 

要分别纯商业和生产商】所以,我盼望你们能够分别纯商业,和生产商的不同。麦子可以卖,牛羊可以卖,帐棚可以卖,鱼也可以卖。这一个不叫作买卖。今天世界上,所谓的买卖是什么呢?就是说,我今天到下面去,向人去买一百担面粉,我摆在那里,等价钱高了再卖出去。我在那里买五十篓油,摆在那里,等价钱高了再卖出去。不会因着我的缘故,麦子多一斤,也不会因着我的缘故,油多一斤。油没有加增,麦子没有加增,可是我的钱加增了。我没有加增世界的东西,却一直加增我的资产,这是可耻的事。这是我们信主的人,应该要尽力量逃避的事。我能够以这样的话来告诉你们,如果可能,在各地不选作纯商业的弟兄来作负责的弟兄,宁可挑选种地的弟兄。

      为着生产而有买卖是可以的。若光是买进卖出,那是绝对不可以。如果有一个弟兄,把种地所得的拿出去卖,这是好的。如果有一个弟兄把米买进来,再卖出去,这是不好的。虽然两个都是卖,但如果种了地把麦子收进来,把多余的卖出去,这是好的。这和你把麦子买进来,再卖出去,根本不一样。把帐棚十个买进来,再把十个卖出去,这可和保罗不同行。我晚上织帐棚,白天卖出去,这和保罗是同行。你看见这是绝对两件事。你作了工,去卖钱,这是神祝福的。你买进又卖出,你心里只有一个思想,就是盼望要赚钱,除此之外,再没有第二思想。这不只是从基督徒看,是最低的职业,就是从外教人看,也是最低的职业。因这和国计民生,都没有益处。除了你自己赚钱之外,没有别的。

 

盼望教会在地上少受许多试炼】所以,作纯商业的弟兄,不能作负责弟兄。有一个原因,是因为这样的人,对于钱不得着释放。因为我们从今以后,这一条路越过越清楚,神的儿女应该完全脱离钱的势力,才可以事奉神。所以职某要挑选得好。如果他们在那里受钱的捆绑,教会就没有路走。我们是盼望说,我们不愿意有人在那里作纯商业的事。如果弟兄姊妹是已经在那里作纯商业的事,我盼望你们看见。我们不能勉强人,也不能轻看人。这一件事,是有很大关系。应当帮助他们的忙,想办法把职业换过来。但是,有的人,店开了几十年,不能马上就关。到这一个时候,该用爱心劝他们,如果可能,在最短时间掉过来。能够在那里种地也好,牧羊也好,打鱼也好,织帐棚也好。要他们看见,他们的职业要对,他们的存心也要对。

      有的人,在那里从早到晚想钱,他是充满了贪财的思想。你们要看见,我的目的是要加增价值,加增丰富。我如果有意思去得着一点作我养生的,而不是说,一直在那里想有所得着。初信的弟兄对于这件事,如果能够特别的注意他的职业,我告诉你们,再过十年、二十年,主回来,这些事都停了。主如果不来,教会在地上可以少受许多的试炼。如果过十年、二十年,在我们中间,没有作纯商业的人,我告诉你们,这一件事是好事。因为在弟兄姊妹中,那一个思想,就完全改变,不是进来多少钱,乃是在这里我作神所喜悦的事。因为是拿我的工作,来换我所需要的。

 

最高的职业】牧羊的人,种地的人,是生产的人。作买卖的人,是另外一种人。又有一种人,是夹在这两个中间的,就是作工的人。像作医生的人,也是这样。他们是把他们的工夫拿出来。这在圣经里,也是一个好的职业。他们虽然不生产,但是,他也无所取于人。他不从天然里有所得,但是他也不从人身上有所得。你看见吗?他乃是用他们自己的时间,用他自己的体力,用他自己的脑力,去换他所该得着的养生之物。作工的得工价,是应该的。这也是神在圣经里所欢喜的一个职业。最高的职业,是生产的职业。其次是作工。花脑力或花体力,是一样的花力气来得着报酬。

      生产的人,是从大自然里有所得,而无所取于人。劳力的人,是从大自然里无所得,也无所取于人。作买卖的人,是从大自然里无所取,而有所取于人。你看见这三个完全不同。生产的人,是从大自然里有所得的人,而同时对于人是无所取于人。这是圣经里最高的职业。作工的人,是卖力的人,不管脑力也好,体力也好。是无所取于自然的人,也无所取于人的人。我卖我的力气,我得着我所该得的,我花我的时间,我花我的力气,来得着报酬。我不会叫你变作更贫穷。你付给我这么多钱,我给你这么多任务,两个能够抵消。作买卖,是无所得于大自然,而有所取于人,这在圣经里是最低的职业。

      今天这一条路,是相当明显。这一个原则,也是相当的明显。作工的人,应该尽力量,按着我所赔上的力气来养活我自己。这也是无所取于人。我能够得多少,我就得多少,这一个是神所许可的职业。至于那些纯商美的事,初信的弟兄能避免最好。因为在这一个里面,人的心坏了,除了想要赚钱之外,没有别的目的。那一个基本的目的不对。总是要往神那里,从天然里面去取。那一个取是对的。那一个基本的原则是对的。

      所以,如果年轻的弟兄耕种,是好事。或者几十个人合起来去耕种,也是好事。总是要劝他们这样作。打鱼也是好事。畜牧也是好事。作些工业的事,加工的事,像保罗那样,那也是对的。把卑贱的变作高贵,把便宜的变作贵重,都好。或者就卖你们的力气去赚钱,是脑力也好,是体力也好。不过,经商总是不行。以世界的眼光来看,这是普通的职业。但是,买卖的原则,在圣经里,是被定罪的。盼望弟兄们。尽力量能够在职业上有转变。

 

今后我们的路】但我愿意你们,不走极端的路。千万不要一碰著作买卖的人,就一下子定他们的罪。因为他们没有机会拣选职业。盼望他们以后不作买卖。按着我所认识的一个弟兄,从学校里出来的时候,是相当好。后来到买卖场中去,并不多久,心就变坏了。一天到晚,都在那里想赚人的钱。有许多地方,相当困难。如果要他买东西,他就要赚你的钱。他总是在暗中要赚你的钱。这实在是不好看的事。我说,这是心术败坏了。我们盼望,能够拣选职业的弟兄,千万不要进到纯商业的里面去。已经在里面的弟兄,我们要帮助他,叫他看见,叫他改过来。但不要和人为难,最少这一条路得叫他清楚。

 

要把不作买卖变作一个风气】无论如何,纯商业不是好事。总是盼望过十年,过二十年,把不作买卖变作一个风气。这是好事。在我们中间,能有不作纯商业的风气,盼望将来各处的弟兄姊妹,都有这一个风气。我们作神儿女的人,不作纯商业。我们宁可教书,我们宁可替人家写写信,我们宁可去替人家挑担,总是不作纯商业。我种一块地,把麦子,把米卖出去。我的羊生了几个小羊,拿去卖。我的鸡生了蛋拿去卖。我的牛有牛奶,拿去卖。我把布织成功,拿去卖,这些事都可以作。你看见,作了一些东西,拿出去卖,是对的。如果是这样,人的努力越多,下手所作的事越多,神所赐的祝福也越多。最怕的是过了十年、二十年,我们中间的弟兄姊妹,光是把钱赚来了许多。这是最不好看的事。

 

不要变作有钱的人】今天,我们和各公会比,我们是最贫穷的人。如果我们不小心,我们要变作最有钱的弟兄姊妹。因为我们比人老实,因为我们是受了教训不撒谎,因为我们比人殷勤,同时,没有一个地方花费比我们更少的。我们又不吸烟,又不喝酒,又不住好的房子。这样一来,过不多时,各地的弟兄姊妹都要发财了。你们记得,在斯理约翰没有死的时候,他说,我替理公会的人担心。他们又诚实、又勤劳、又不花钱,将来要变作世界上最有钱的人。今天这是事实,各地的斯理公会的人,都是最有钱的人,结果就完了。

      今天,我们盼望初信的弟兄,要劳力的去赚钱,而不是一手进来,一手出去的那样赚了许多钱。我们的原则,总是卖力气的在那里赚钱。是加增丰富,不是加增钱。如果这样,我告诉你们,进来的钱,是清洁的,奉献到神那里的钱,能够有祝福。每一块的钱,能够有好的结果。假定说,有一个弟兄作了一个篮子拿去卖,然后拿来奉献。比一个弟兄买来了十个篮子再卖出去,把利钱拿来奉献,要好得多。这里面是大有分别。虽然奉献的数目是一样,但是那一个钱不一样。我们盼望许多弟兄姊妹能够看见这一个原则。要就是劳力,要就是生产,这两个原则都是对的。买卖,我不能禁止,我也不敢禁止。不过我说要尽力量不要作纯商业的事。无论如何,这是卑鄙的事,是拖基督徒下水的。我对于初信的弟兄,盼望他们的职业,都能够有改变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