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朋友

 

读经:

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哪,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神为敌吗?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,就是与神为敌了。(雅四4)

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,不要同负一轭。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?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?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?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?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?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,就如神曾说: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,在他们中间来往;我要作他们的神,他们要我的子民。又说: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,与他们分别,不要沾不洁净的物,我就收纳你们。我要作你们的父,你们要作我的儿女。这是全能的主说的。(林后六14~18)

不从恶人的计谋,不站罪人的道路,不坐亵慢人的座位;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,昼夜思想,这人便为有福。他要像一棵树,栽在溪水旁,按时候结果子,叶子也不枯干。凡他所作的,尽都顺利。恶人并不是这样,乃像糠秕,被风吹散。因此,当审判的时候,恶人必站立不住;罪人在义人的会中,也是如此;因为耶和华知道义人的道路,恶人的道路,却必灭亡。(诗一)

你们不要自欺;滥交是败坏善行。(林前十五33)

 

      今天我们要提起朋友的问题。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问题。

 

圣经不注重朋友】圣经里有一件顶特别的事,就是对于神的儿女,一点都不注重朋友。圣经里不是不用朋友这一个字。圣经里是用过许多次。创世记用过,箴言亦用过。旧约里有许多,新约马太福音里特别多,路加福音里也特别多,都用过这字。我们要给初信的弟兄们注意这件事,就是圣经里所说的朋友,大多数是指着人在基督之外作朋友说的。在主里面作朋友的并不多。请你们记得一件希奇的事,我如果记得不错的话,就是使徒行传里有两次:一次是在亚西亚的首领中,有几个是保罗的朋友,劝保罗不要到戏园里去(十九31)。一次是犹流宽待保罗,准他往朋友那里去,受他们的照应(廿七3)。关于基督徒的朋友,还有一次,就是约翰三书十五节:众位朋友都问你安,请你替我按着姓名问众位朋友安。凭着我所记得的,在新约里,除了保罗这二处,和约翰三书这一处,别的地方就没有了。你看见在圣经里对于朋友的问题不大注意。

      圣经为什么对于朋友的问题不注意?乃是因为在圣经里,是注意弟兄姊妹的关系,是注意在主里面作弟兄、作姊妹的关系。这一个是基本的,是最主要的。所以注意这一个,而不注意朋友的问题。

 

什么是朋友】什么叫作朋友?特别对于信徒,什么叫朋友?老年人和少年人可以作朋友,丈夫和妻子可以作朋友,父亲和儿子也可以作朋友。弟兄和弟兄之中可以作朋友,姊妹和姊妹之中可以作朋友。作朋友乃是能相爱又能相交,不讲别的关系。人所有的关系都是讲血的关系。所谓的血亲,是从血统而生的亲属。朋友就不一样,乃是因为相爱所以相交。所以,朋友的问题,乃是把一切其它的关系都放在一边,因为爱,所以论交。许多时候,在夫妻之中又加上朋友的关系,在父子之中又加上朋友的关系,在母女之中又加上朋友的关系,在师生之中又加上朋友的关系。同等的人,同年的人,同时的人,都能有朋友的关系。

      今天我们要特别对初信的弟兄说的,就是这一个:当我们没有相信主耶稣之前,当我们没有接受主耶稣作救主之前,每一个人因为没有主里面的弟兄的关系,也没有主里面姊妹的关系,所以,在世界上,朋友就变作是最重要的一个制度。今天在我们中间,朋友不是最重要的问题。所以,在新约里是寥寥无几的,不过只提起三次而已。我们所注意的,是在弟兄姊妹身上,因为什么?因为在主里面有弟兄姊妹的关系。所以,那一个亲密的、特别亲爱的,在主里面的朋友反而变作不重要。那一个重要性减少许多。朋友的关系,在神的儿女中是不重要的。

      可是,我们在没有信主之前,没有这一种弟兄姊妹的关系,在世界上只有父子、母女、师生、主仆,还有各种其它的关系。所以,在没有信主之先,朋友的关系就变作是一件要紧的事。因为在父子之中有不同的立场,在母女之中有不同的立场,在夫妻之中有不同的立场,在主仆之中有不同的立场,他们各有各的立场。其余亲属的关系不会有许多,并且亲属的关系也许有三个、五个、十个、八个就不得了。除此之外,所有的接触都是在朋友里。

      人不能满足于家庭的关系,人不能满足于师生的关系,人不能满足于社会中其它的关系,人需要有朋友的关系才有满足。因此,在我的亲属之中另外有一个关系,是根据于相爱而论交,而不是根据于血统的关系。你看见,许多的关系是从生而来的,这一个关系乃是自己挑选来的。所以,朋友就变作是没有信主之先最大的问题,最要紧的问题。人总是有三个、五个朋友,十个、八个朋友。社交厉害的,也许有几十个、几百个朋友,在那里相熟、相爱、相交。在没有信主的时候,朋友的确是重要的成分,的确是重要的地位。

      人如果一个朋友也没有,在不信的人中定规不是很好的人。因为那一个人的性情,定规是反常的、有病的,所以作到一个地步,一个朋友都没有。或者因为他的品格不可靠,所以没有朋友。或者因为他的性情古怪,所以没有朋友。以普通来说,人定规有朋友。

 

神命令我们停止朋友的交情】人一相信主耶稣以后,神的定规,是要停止他们对于这些朋友的交情。要劝初信的人,要停止所有的友情。

 

与世人为友就是与神为敌】与世俗为友(雅四4),这里的世俗是世界,或说世人。与世人为友,就是与神为敌。如果我们爱这些世人,请你们记得,爱神的心,就不在他里面了(约壹二15)。与世人为朋友,就是与神为敌。

      对于初信的弟兄,你们要很重的说这话:你一作基督徒,第一件事(我们有好几个第一件事,比方说,事奉神是第一件事),要把你的朋友掉过来。我从前常常对人说,你今天相信了主,你要把你的朋友完全的换一套。像人相信了主,衣服要完全的换一套,东西要完全的换一套,有的东西要烧掉,也照样,朋友要完全的换一套。你们要很重的对他们说,我今天对你们说的这些话,我知道我说的什么话。如果一个初信的人,朋友没有掉换过,这样的人,属灵的前途浅得很,不会好到怎样地步。人一信主,应当把他以往一切老的友情完全丢掉。希奇的事!主的爱一进来,人的爱就出去。主的生命摆在我里面的时候,世界上的人就没法子和他们再作朋友。

      我们的主,不是说要与世人为仇才是爱神,不是说我们从今以后不要理他们,走在路上连点头也不点。不是这一个意思。是说,凡与世人为友的,就是与神为敌。不是我们待世人要像仇敌一样。乃是从今以后,那一个深的交情没有了,以往以爱论交的那一个情形没有了。你也许还爱他,但是目的是盼望他会得救。你也许还把他们当作朋友,但是目的不过是把他们请来听福音,像哥尼流一样。彼得到哥尼流家里,哥尼流请两班人等他,一班人是亲属,一班人是密友。其实密和友是两个字。你把亲属带来,你把朋友带来。这是我的朋友,我请他来听福音。神要我请彼得来,我把亲属和密友都请来听福音。目的在这里。不是要继续以往的关系。一个人认识的,不能不认识。一个人是朋友的,不能不是朋友。一个人和他有交情多少年,不能一刀两断,不交通。乃是说,我们在主里面有一个改变,那一个从前的关系不存在。这话要说得相当清楚。从前的那一个关系不存在了。从今以后看见他,我们还是说话,有事情还是寻他谈。不过我是得着生命的人,你没有得着生命,我们中间的那一个关系不能越过这一个,我们是站在这一个地位上。神的儿女和世人作朋友,是相熟以后相爱,相爱以后相交。如果这样的关系一继续,你就和神为仇,你自然而然不能走前面的路。

      我们要告诉初信的弟兄,跑路的时候,越轻越好。多对付罪,就轻得多。多赔偿,就轻得多。多离开几个朋友,就轻得多。你多几个朋友,就把你压瘪了。有的时候,我看见许多弟兄,许多姊妹给朋友压瘪了。他在神面前的路,总不能彻底的走,很不容易好好的作基督徒。无论如何,不信的人,他们的行为道德,总是不信的人的标准。他们虽然不会把你拖下去,但是,总不会把你拉上去。

 

不要同负一轭】哥林多后书六章十四节:你们和不信的人原不相配,不要同负一轭。许多人以为这光是讲到婚姻的问题。我承认同负一轭,是包括婚姻的问题,但这不只是讲婚姻的问题,这里面是包括所有信主和不信主的中间一切交情的关系。在这里,你所看见的,是信主的人和不信主的人,两方的关系到底是如何?

      1.不能同负一轭: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,不要同负一轭。这一句乃是总结的一句话。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,不要同负一轭,这是什么意思呢?你如果要懂得这一句话,最好在轭字旁边加上:号。意思是说,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是什么意思。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?这是第一个问题。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昵?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?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?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?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;就如神曾说,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,在他们中间来往;我要作他们的神,他们要作我的子民。你们看见这些问题就是从上面一句话出来的。上面是总纲。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,不要同负一轭,这是正面说的,这是总纲。根据这一个总纲,下面发出五个问题来,给我们看见:信和不信的不能相配,也不能同负一轭。

      我盼望你们看见,今天我们和人同属在某一个社会里,一同作买卖也好,一同作朋友也好,结婚也好,我们没有亲密的关系。把一个信主的人,和一个没有信主的人,摆在一起,定规出事情。信主的人有信主的人的标准,不信主的人有不信主的人的标准。信主的人有信主的人的道理,不信主的人有不信主的人的道理。信主的人有信主的人的看法,不信主的人有不信主的人的看法。你把他们两个摆在一起的时候,你就看见这并不是祝福,乃是痛苦。因为看法也不一样,主张也不一样,道德的标准也不一样,是非的标准也不一样,一切都不一样。你看见,一个人他拉着他往东边走,一个人他拉着他往西边走,两个人摆在一个轭底下,这一个轭很容易就折断了。如果不是轭折断,就是你跟着他跑。

      所以,我愿意你们给初信的弟兄看见,所有信的和不信的人相交,都是我们信的人不上算。千万不要以为我们能够拖他。你要拖他,不必作朋友来拖他。我告诉你们,我也拖过我从前的朋友,但是我没有和他们作朋友。许多人可以不必和他们从前的朋友再作朋友,你就能够把他们拖过来。你如果和他们作朋友,你必定被他们拖过去。

      你们记得司布真的那一个比方,是很好的比方。我常常想,这是很聪明的一件事。有一个年轻的女子来见司布真,问他说,她要和一个不信的青年人作朋友。她说,我要拖他信主,并且不久我要和他订婚。他就叫那一个年轻的女子爬上一张很高的桌子。她没有办法,只得爬上去。那时,司布真年纪已经相当大。他就说,你拉我的手,尽力量把我拉上去。那一个女子就拉他,但拉不上去。司布真说,我现在把你拉下来,他一拉,就把她拉下来了。他就说,拉下来容易,拉上去不容易。这一位姊妹的问题就解决了。请你们记得,拉上去总是不容易的,拉下来容易。你是可以劝初信的弟兄姊妹说,你们要把他们拉上来,这是难而又难的事。他们要把你拖下去,便当得很。许多人都在这里被拖下去。今天你要我念出名字来,我可以念许多名字。许多初信的弟兄,初信的姊妹,都是因为朋友的问题不能解决,后来给他们都拉过去了。

      所以你们作工的人,我顶直的对你们说,你们自己先下决心,你们才能够劝他们下决心。你们要劝他们说,你们今天信了主,你们要去告诉你们所有的朋友,我已经相信了主耶稣,像我们从前所说的,向他们开口作见证,承认我已经信了主。从今以后,你和他见面的时候,你总是把主带去。我从前在学校里有许多朋友,当我信主之后,我每一次到我的朋友那里去,总是把圣经拿去,坐下来就讲主的故事。我承认我不行。那一个时候最少赌钱也学会了,看戏也学会了,给他们一拖就去。但是,信主后,一坐下来,就把圣经拿出来。后来变作牌子作出来了。他们有事情不来通知你了。这样作的话,有一个好处,他们不来通知你了。不然的话,你只有被他们拖去。宁可你在以往的朋友里变作不被欢迎的人,免得你自己给他们拖走。能够保留相当的友情,这是最好,千万不要有亲切的友情。大家都客客气气,很有礼貌,不失去友情,而不是深交。我是属乎主的人,我总是把主带到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你如果忠心的事奉主,你如果把主带到他们面前,你迟早要看见他们如果不归主,就是不要你。只有两个可能,第三个可能很少。如果他们不是完全跟你走同样的路,就是大家都预备好,有什么事情都不通知你。这有一个好处,能免去初信的人许多的难处。你如果和他们同负一轭,就给他们拖去。总得有一天违背了你的主,你才能够和世人好好的作朋友。

      2.五种不和:第一,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?你们今天已经信主,你们知道什么叫作义,他们不知道什么吽作义。前几天有弟兄见证说,他到公园里去的时候,看见借长期券是错的,是不义。你们要带领初信的弟兄看见什么叫作义,什么叫作不义。你们要把从前不义的事去对付,从前亏负的事去对付。你们看见,世界上就是顶有道德的人,也不知道什么叫作公义。根本两个起冲突,义和不义不能相交。你们看见,在顶小的事上,我们也不能作上算占便宜的事。也许有的人他老在那里占便宜,你从前觉得他很好。但现在觉得这是不义了。你用什么方法叫义和不义相交。对于事情的看法根本不一样,你用什么方法能够相交。只有义的变作不义的,才能相交。义和不义不能相交。

      第二,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?许多时候,你看见你是蒙了光照,是看见的人。他是黑暗,是看不见的人。请你们记得,一个神的儿女,走路走得远,走路走得深的人,碰着一个肉体的基督徒,活在黑暗里,和他都觉得难相通,何况一个人根本活在黑暗里,什么光都看不见。你至少是蒙神光照的人。请你记得,这里面也是基本的冲突,光明和黑暗不能相通。许多的事,在他们身上都行。他们的哲学和你的哲学不一样,他们的伦理和你的伦理不一样,他们的看法和你的看法不一样,他们人生的目的和你人生的目的不一样。你是在光中的人,他是在黑暗里,你怎么能和他们相通相交?你看见,和他们在性质上就不同。

      第三,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?你们知道,彼列是指着撒但说的,彼列是指着下贱的说的。撒但的确是下贱的。我们是属乎主的人,他们是属乎彼列的人。我们是贵重的,他们是便宜的。我们是用血买回来的,我们是用重价买回来的,不是用能坏的金钱买来的,是用神儿子的血买来的。我们有基督徒的身分,我们有圣徒的体统,有许多事情我们不能作。我如果走到路上去和一个人力车夫讲价钱,相当的价钱能够讲,讲过了一点不能讲。我们觉得我们是基督徒,过了一点就不行。我们和人争,过了分就不对。我们不要失去基督徒的体统。我比那几个钱还值钱。我不能降卑到一个地步,像市侩那样的情形。我要站在基督徒的地位,我有我基督徒的体统。

      有的人是属乎彼列的。你看见许多事情他们能够作,许多便宜的事他们能够作,许多上算的事他们能够作。我们不能。我们有基督徒的荣耀,我们有基督徒的地位。我问你,这两个人怎么能相和?你看见他往那一边拉,你往这一边拉,两个不能同负一轭。这两个摆在一个轭之下就不行,这一个轭定规要折断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今天也是这样。有许多人是卑贱的,或者是卑鄙的,有许多人是基督徒,是尊荣的,两边根本不一样,不能同负一轭。你告诉他们说,你们作了基督徒,你们就不能与不信的人有深的交情,因为你们和不信的人不相配。

      第四,信的和不信的有什么相干呢?这是重复上面的话。我们相当明显的看见,这里也有一个比较。你是有信心的人,他是没有信心的人。他是不信的人,你是信的人。请你们记得,在信心里面,你认识神。他不信,他不认识神。在你的生活里,你能信。在他的生活里,他不能信,他没有信心。你有倚靠,他没有倚靠。你是仰望神,他是仰望自己。你是说,一切都是在神手里。他是说,一切都在他自己手里。你们看见,这两种情形,是基本的不一样。有许多时候,就是和挂名的基督徒都没有相干,都没有用。他们根本不信,这怎么办?你马上看见有一个难处发生。他说,他是基督徒,但是他没有信。不只行为不同,信心也没有。行为的不同,就是因为信心不同。这样大的不同,非常困难。信的和不信的没有相干。在这里有极大的困难。你在什么事情上觉得相信神是自然的事,像呼吸那样自然的事。但是,在他们身上可难了,连信心他们都以为没有兴趣。他们要说,你们是保守的,是退后的,是愚昧的。所以,在我们中间没有法子有不信的朋友。你们看见,他要把你拖下去,拖得相当厉害。

      第五,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?我们要注意什么叫作神的殿?什么叫作偶像?我想这是指着身体的圣洁说的。因为下面说,我们是永生神的殿。在前书里面,我们看见是以身体为神的殿。所以,请你们记得,在这里有一班人,他们是拜偶像的。在这里有一班人,连他们的身体都是神的殿。我不能污秽神的殿。你们和你们的朋友,一同出去的时候,有许多时候所作的事,是要摸着你们的身体。就像人喝酒,人抽烟,都是用他们的身体,都要摸着他们的身体。因为你们的身体是神的殿,你们不能毁坏这一个殿,你们不能污秽这一个殿,从今以后,你们要保守你们的身体像神的殿一漾。永生的神住在你们里面,你们不要毁坏它。因为你们是神的殿,与偶像有什么相同呢?他们是偶像的殿,与偶像有关系的,无论是有形的偶像,或者无形的偶像。他们不要求身体的圣洁。我们是要求身体的圣洁。你们看见吗?所有的人,他们是马马虎虎的,不管身体的圣洁。我们要尊重我们的身体,保守身体圣洁,两个怎么能够合在一起呢?

      所以,不信的人,你们不能和他们作朋友。如果和他们作朋友,只有一个结果,那一个结果,我们很清楚的知道,就是你被拖了去。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说,我是一个很刚强的人,我是一个站得住的人,所以多交几个不信的朋友不要紧。我告诉你们,我们虽然信主多年了,但是对于不信的朋友很怕来往。因为和不信的朋友来往几次,你就吃亏。乃是或者带领他去聚会,或者向他作见证。你去找他,除了带领他聚会,和作见证之外,其它的接触,你要知道是很危险的事。因为你一到他们中间去,你总得降低你的标准。你一到他们中间去,你很不容易维持你作基督徒的标准。

 

滥交是败坏善行】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三十三节:你们不要自欺,滥交是败坏善行。滥交,就是交不正当的朋友。滥交两个字,应该翻作不正当的交通。或者翻作失当的来往。怎样呢?败坏了善行。败坏两个字,英文翻作朽坏。这一个字在英文里是朽坏的意思。像木头一样,朽坏了,生虫了。滥交朽坏善行。

      善行这一个字,轻一点可以翻作好的礼貌,重一点翻作善行。意思就是在这两个中间。你说它行为是太重,你说它礼貌又太轻,两个折中一下。意思就是说,我们在神面前有我们好的外表,有我们好的行为。我想或者翻作外表好一点。这比行为轻一点,比礼貌重一点。这里可以这样说,失当的交通,败坏了我的好外表。本来你们在神面前是很敬虔的。碰着一个不信的人,讲一句笑话就笑起来了。有的时候,有的笑话是不应该笑的。但是,许多时候,在他们中间,你觉得约束自己是不需要的,放松是他们欢迎的。你看见失当的交通,败坏了你好的外表。

      这一个字,英文里翻得很好:Evil communication corrupt good manners。你们看见,失当的交通,和好的外表,是对峙的。一有不好的交通,就败坏了好的外表。两个是相对的。一个是好的,一个是不好的。你看见这一个不好的要败坏好的。你们要给初信的人看见,我们在神面前因为有好的主的生命住在我里面的缘故,我们有好的习惯。你们要花许多工夫养成好的习惯在主面前,约束你的自己在主面前。逐渐的学作一个敬虔的人,作一个谨慎的人,作一个自约的人,作一个不放松的人。

请你们记得,每一次和不信的人的来往,有了一次不正当的交通,就花了你许多工夫,实在是一个大损失。你和一个不信的人,一次来往之后,也许需要三天五天的工夫,才能恢复你的地位,要拆毁你的以往,解决你的将来。这实在是不上算的事。因为他们能影响你作人的外表,影响你作人的习惯,影响你作人的行为。这话要相当严重的给初信的人看见。

 

不从不站与不坐】诗篇第一篇告诉我们应该怎么作?不从恶人的计谋,不站罪人的道路,不坐亵慢人的座位,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,昼夜思想,这人便为有福。

      你们知道,不信的人,他们有许多的计谋。最可怜的,就是许多神的儿女碰着事情的时候,去问不信的人该怎么办。我碰着有许多神的儿女遭遇困难的时候,他们反而去问不信的人说,我该怎么作。我告诉你们,他们所出的主张,都是你所不能作的。我也有许多不信的朋友,我告诉你们,有许多事情,你都不必去问他,他们会来告诉你该怎样作。你一听就知道,他们所有的思想都是怎样叫你自己上算。不是问这一件事对不对,不是问这一件事是神的旨意不是神的旨意。他们只有一个目的,要叫自己上算,一个人专门是要自己上算,这一种情形,我们能作吗?还不只要自己上算,还要叫别人损失。有的人不过是利己不损人,他们乃是利已也损人。这一种的情形,信的和不信的怎么能够相交?

      信的和不信的一亲密,他给你许多计谋的时候,你不容易推辞。作到一个地步,你的地位给他拖去。一件事,有五个朋友在一起,你不容易推辞,你不容易摇头,你要摇头也摇不去。他们是你的朋友,他们一同的意见是这样,他们是这样的主张,这是上算的事。你和他们交通,就要跟从他们的计谋。这不过是他们的思想,你不应当听从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有许多地方,是你们所不能去的。罪人有罪人的路。罪人有罪人的地方。罪人不会到礼拜堂来赌钱。他们有他们的地方,他们有他们的路,他们要走。今天,你和不信的人一交通,最难的事,就是你不到他们中间去,但你是走在他们的路上。你的朋友走到了门口,你回来,你是走在他的路上。一个不信的朋友他要走到一个地方去,是你所不能去的。但是,你已经走他的路。虽然你和他告别,但是你已经走在他的路上了。神要我们不从恶人的计谋,不站罪人的道路。神不只要我们不在他的地方,神要我们连他的路也不走。神要你与他完全隔离,完全分别,所以他们的路你不能走。你不能和他们作朋友。你一和他们作朋友,你总得走他们的路,最少要碰着他们的地方。

      不坐亵慢的人座位。在这里发生一个问题,他们口里很容易说,他们口里要说,你是相信耶稣的。我很难得看见一个弟兄碰着朋友,朋友不寻他的开心,不把主的名字拿来开玩笑的。当我自己信主头几年的时候,我碰着许多不信主的人,一碰着,就把主的名字拿来开玩笑,他们就亵渎主的名。你坐在他们中间,就是给他们笑,主的名字就在那里多一次被亵渎。也许在他们中间,从来不提起主的名字,也许在他们中间,没有意思要亵渎主的名字,但你一来,他们的机会就来了。就讲起主怎么样,耶稣怎么样,基督教怎么样。他们能够一直在那里讲笑话。这一个座位不能坐。你要不坐亵慢人的座位,你要不听亵慢人的话,就得不和亵慢人来往,就得不和亵慢人相交,就得不和他们作朋友。

 

以教会的弟兄代替朋友】讲到这里的时候,你们要对他们说,人一信了主之后,头几天,头几个礼拜,就得解决他朋友的问题。所有的朋友,都得掉换一下。所有的人,都得告诉他说,我今天是怎么一回事。虽然和他们有相当的友情,但是,绝没有那一种深的交情。所有的朋友,全套都得换过。从今以后,学习在弟兄中间作弟兄,把教会里的弟兄,拿来代替以往的朋友,把教会里的弟兄,拿来代替以往一切的关系。

      我们不愿意作极端的事,我们一点不恨他们,一点不是不理不睬。不过我们今天是站在另外一个地位上和他们来往。学习作见证,学习把主带到他们面前,和他们在一起五分钟、一刻钟就走,半点钟、一点钟就走。不一直的坐在他们中间,不讲世界的事。要学习站自己的地位,尽可能的把他们带到主的面前来,把他们带到教会里向他作见证,向他传福音。请弟兄到他的地方去传福音,尽可能的把他带到我们的地方来一同作弟兄姊妹。不在弟兄之外加上朋友,加上友情。

      有一件事我能够这样对你们说,一个信主的人,不信的朋友一多,你定规知道这一个人失败。你们作工的人,在外面看见,总是这一种的情形。你看见一个人信主了,是一个弟兄,不信的朋友一多,就失败。不是犯罪,就是属世。绝对没有一个人爱主、事奉主、忠心的向着主、不放松,而能够有那么多世界的朋友。那些嘻嘻哈哈的人能彀多,就是证明你自己有病。

      嘴唇不洁净是错的,住在嘴唇不洁净的人中也是错的。在神面前,不只嘴唇不洁净有错,连住在嘴唇不洁净的人中也有错,也要叫我们认罪。不只我们自己有罪不对,我们住在罪人之中,也是不对。我们要学习在神面前求神给我们恩典,叫我们不只是自己不犯罪,并且我们不愿意和有罪的人作那样有深情密交的朋友。如果今天有人说你是贼,你觉得很生气。如果有人说,某人和贼很有交情,某人是贼的朋友,也不见得是高抬你。

      你们要学习在神的面前看见,一个人头一个问题就是说,我自己在神面前如何。第二个问题是我的交通如何。请你们记得,一个人除了他自己之外,第一件事能够代表他的,就是他的交通。人如果在神面前要保守自己刚强,他就不放松他的交通、他的友情。你一放松你的友情,你就失败。要给初信的人看见,你不能随便,要严格的脱离以往的朋友,学习在教会里寻到你所欢喜交通的人。应当在主里面有来往,应当把主里面的来往拿来代替以往个人所有的来往。在这里,我们盼望这些弟兄能够好好的走一段的路。

 

教会里朋友的意义──朋友是超越过地位的】朋友是一件很特别的事,你们看见吗?朋友是一种的关系,那一种的关系,是不讲地位的。朋友乃是有一个关系,是不讲正式,不讲正经的。是一种的交通,是超越过地位的,那一个叫作朋友。这是我们给他的定义。我曾说,有的父亲,和他儿子作朋友。有的一辈子都是父亲是父亲,儿子是儿子。我也知道有的母亲和女儿从来没有作过朋友,好像母亲和女儿都是正经的在那里作母亲,都是正经的在那里作女儿,没有作过朋友。还有许多人,在家庭里,夫妻没有作朋友,丈夫是正经的作丈夫,妻子是正经的作妻子,不是朋友。也有许多的人,上司的地位很高,下属的地位很低,就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,他们从来没有作朋友。虽然也有人作朋友,但是,并不多。作朋友意思是说,没有那一个正经的关系,乃是两边在正经的地位外有交情。

      为此,人能够和神作朋友。你们看见,亚伯拉罕是神的朋友。因为人如果在那里是正经的作人,神如果也是在那里正经的作神,人和神根本不能作朋友。亚伯拉罕忘记了他自己的地位,神也把祂自己的地位摆在一边,亚伯拉罕就能和神作朋友。

      主耶稣也能够和罪人作朋友。如果主耶稣是正经的站在他的地位上,就不能作朋友。是说离开了那一个地位,才能作朋友。不然的话,只作救主不作朋友。我愿意你们看见,什么叫作朋友。罪人和主是不能相合的。祂是审判者,我们是被审判者;祂是救主,我们是蒙恩得救的人。但是把一切的地位都摆在一边,主来作罪人的朋友。所以,人称祂作罪人的朋友。能够带领他们,叫他们接受祂作他们的救主,这一个叫作罪人的朋友。

      我相信,乃是当一个神的儿女作弟兄作得相当久了,在主面前看见得相当多了,你就看见,也许在教会里,他们在一起,看见在弟兄中有的人是他的朋友,你自然而然看见,他是超越过那一个正经的地位。保罗在那里,你看见他有朋友。那一个意义还是明显的。因为那一个不过是说到亚西亚的几个领袖劝他的话,我们不必到那一个范围里去,约翰三书是够清楚的。约翰三书乃是约翰好像不作使徒了,是在那里作长老的事。

      我要你们注意的是这样,约翰三书是约翰很老的时候写的,离开保罗的时候恐怕有三十年。当他写的时候,老彼得去世了,保罗也去世了,十二个中没有一个在。他写作长老的写信,他真是老了。我就欢喜他的约翰三书。约翰三书和别的书信两样。约翰一书说父老、少年人、小子、我的孩子们、我的儿子们、我的少年人和父老。好像说,他在那里的话还是很正经的在那里说。到约翰三书末了一节,约翰是到了一个地步,站在很特别的地位上,好像是到离世不久的时候,很老、很老的人,就是六十岁、七十岁的人,都可以称他作我的儿子。他年纪很老了,恐怕是九十岁,在那么老的时候,在主面前懂得那么多的时候,神的路走得那么多的时候,而他写信的时候,不说弟兄,不说姊妹,不说我的孩子们,不说少年人,不说父老们,却说,请你替我问众位朋友安,众位朋友都问你安。你们不觉得那个味道么?请你们记得,读神的话要觉得那一个味道,你要进入那一个灵,才知道那一个意思。不然的话,没有用。你们看见,在这里有一个人,老到一个地步,一个朋友都没有。彼得死了,保罗死了,但他还能够说,请你问众位朋友安,众位朋友也问你安。在这里,有一个人是那样丰富,可以说是最丰富的时候。是跟从主那么多年,不知道摸着多少事情,不知道摸着多少东西,是那么老、那么长的人,就是六七十岁的人在他的旁边,他都可以摸摸他的头说我的孩子啊,但是,他不这么说,他说众位朋友。我不知道你们懂得这个意思么?这一点不正经,一点不是讲地位,一点不是在正经的地位上说话,乃是在这里把许多人都抬高了。主能够作罪人的朋友,神能够作亚伯拉罕的朋友,约翰也能够和那么多小孩子、老孩子、年轻的人作朋友。但那是另外一件事。

 

教会里所着重的是弟兄】有一天,这些年轻的人,也许也可以到那一个地步。今天,你们还要劝他站在教会里弟兄的地位上。朋友这个东西,是教会很高的地位。有一天,你自己到很高的时候,你能够和小孩子作朋友。那一天,你超过了他们,你能够高抬他们作朋友。在那一天没有到之先,在教会里所着重的是弟兄姊妹,在教会里所着重的不是朋友。

      这是顶希奇的事,就是在教会里什么东西都注重,却不注重朋友。因为那是超越过地位,超越正经,是站在另外的地位上,是一个大人学习在那里高抬某某人作他的朋友。到了有一天大到一个地步,可以把那一个人提起来说,你是我的朋友。这不是普通的弟兄姊妹。年轻的人,才信主的人。总是要学习在那里维持在主里面弟兄姊妹的关系。盼望他们把老朋友隔绝,在教会里能够和弟兄姊妹彼此有来往,有交通。如果这样,在这一条道路上走的时候,定规能够省去许多难处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