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消遣

 

读经:

凡事都可行,但不都有益处;凡事都可行;但不都造就人。(林前十23)

凡事我都可行,但不都有益处。凡事我都可行,但无论那一件,我总不受它的辖制。(林前六12)

所以你们或吃或喝,无论作什么,都要为荣耀神而行。(林前十31)

 

先决的问题】消遣这一个问题,在所有奉献的人身上,从来没有难处。凡是对于消遣的问题会有难处的,都是因为这一个人对于奉献不够完全。在一般奉献给神的儿女身上,消遣的问题根本不发生。

      消遣的时候,你们第一要给他们看见,你们如果要解决消遣的问题,你们要先解决奉献的问题。奉献的问题若没有解决,就消遣的问题怎么作都不能解决。如果要问消遣该不该,就要先问奉献的问题解决了没有。如果奉献的问题没有解决,讲消遣没有用。如果奉献的问题没有解决,神所以为不应该的,你要以为可以。所以奉献的问题必须先解决。

 

消遣的目的】奉献的问题解决了之后,我们就要提起消遣的目的在那里。

      第一,是为着家里的人。我们提起消遣不是为着你自己,乃是为着你家里的儿女,为着比你小一辈的人。在你身上消遣是非常小的事,在奉献的人身上消遣根本不成问题。但是,在家庭里不只为我们自己,还有我们的儿女,还有我们的子弟,还有我们的弟弟妹妹。在我们中间,也有年纪轻的人交在我们手里要教养。那些人如果也是奉献的人,也一点难处都没有。但是,许多时候,这些人虽然是自己的儿女,虽然是自己的子侄,他们可能不是奉献的人,那么我们的态度就与他们有大关系。我们应许他们有什么种的消遣,和不应许他们有什么种的消遣是有大关系。所以,我们提起消遣的问题,乃是不只为着他们自己,也是为着他们家里的人来着想,为着比他们小一辈的人来着想,来叫他们给他们家里的人有正当的引导。

      第二,是为着自己。但有的时候,一个信仰徒得有一点调剂,到底这一个调剂到什么地步为止才是对的。有的时候,我们自己也需要有一点调剂。这一个调剂,到底到什么地步是对的呢?不只孩子们有要求,连作大人的人也需要调剂。

      那么这一个调剂,到什么地步是基督徒可以作的,什么种的消遣是基督徒不可作的,我们在神面前要寻出一个基本的原则来。对于我们自己还不是太难的事。是特别为着有需要的人,和孩子们。你们作父亲的人,对于你们家里的孩子,许可他们有什么种的消遣,才是合乎基督徒体统的呢?我们要每一个作神儿女的人自己清楚。因为在这里面一有漏洞,马上看见世界到家庭里面来。世界一到家庭里面来,等一等你要把世界从你儿女身上赶出去,就非常不容易。为着要保守你的家庭属乎主的缘故,所以,我们就得在神面前注意消遣的问题。

 

消遣的原则──人有消遣的需要】消遣的原则,合乎圣经,合乎主旨意的原则,乃是第一要承认人需要消遣。作基督徒的人,总不应该走极端的路。人是有消遣的需要。因为有许多人,事情相当忙,也许是相当的多,你们如果不给他有一点调剂,你们就看见这样的人很容易生病,身体的健康很容易坍下去。所以,调剂乃是消遣基本的原则。特别是那些年轻的人,你们的儿女、孩子,你不能一天到晚要他们读书,你必须让他们有另外方式的玩。你不能一天到晚只把一件事情给他们作,你必须给他们另外的一种事情作。这是一个原则,是我们作工的人必须知道的。

      主说孩子们在街上吹笛、跳舞。这一个跳舞,不是舞场里面的跳舞,是快乐了跳起来,吹起笛来。这是对的。的的确确有那一个需要。不过我们提起消遣,基本乃是为着调剂,就是我今天作了五个钟点的事、六个钟点的事、八个钟点的事,都是作一件的事,那很容易叫我累。一直作一件事,神经感觉到痛苦,身体容易感觉到疲乏。所以,我需要换一件事情来作,来调剂,好叫我不觉得疲乏。换一件事情来作,就能除去我的疲劳。

      什么叫作消遣?消遣乃是为着调剂。比方说,读书读了八个钟点,回家去玩一玩,这一个玩不是生活。换一句话说,一个小孩子读书读了八个钟点,去玩一玩是对的,那是他的调剂。如果一天蹦蹦跳跳八个钟点,那不是调剂。一个小孩子在学校里读书,读了八个钟点,到园子里去跑半点钟,或者一点钟回来,这是对的,这是调剂。如果一天到晚跑,那不对。我们承认调剂的存在,若是把消遣当作生活就不可以。人在疲劳的时候,换一件事情作可以。人一天到晚的玩就不行。在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错误:比方,有的人夏天的时候,喜欢到水里去游泳,这里我们寻不出有错。在疲劳的时候到水里游泳半点钟、一点钟,没有错。如果一个人像鸭子一样,一天到晚喜欢浸在水里,这不是消遣。我要你们看见,将来遇见对于消遣出问题的人,要看见他们不是消遣出问题,乃是生活出问题。

      将来你们出去作工时候,有人反对我们基督徒没有消遣,请你们记得,他们不知道他们所说的到底是什么。一天一夜沉在里面,这叫作消遣吗?他们是颠倒在里面,这不叫消遣。实在说起来,消遣出问题的人很少。有问题的是谁呢?是那些颠倒在里面的人。有的人是三天三夜沉在里面,把消遣当作生活的,这样的人,才能说我作基督徒是难的。事实上一点难处都没有。那样的人,是极端的人,是以消遣当作生活的人。我们作工的人,必须看得准,有调剂的需要,没有颠倒的需要。有调剂的需要,没有活在里面的需要。人一活在里面,就不可以。凡事都可行,但不都有益处。凡事都可行,但无论那一件,我总不受它的辖制。你一天到晚倒在里面,你就受它的辖制,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。

 

消遣的方式】第二,消遣是为着调剂,这里面有许多方式。基督徒可以有几方面的消遣:

      1.休息:基督徒最好的消遣就是休息。我今天累了,我就去歇一歇。主耶稣和门徒作累了,就对门徒说,要到野地里去歇一歇。不过我们要注意主的歇还有消遣的意义在里面,所以,主耶稣不是说歇一歇,而是说到野地里去歇一歇。许多时候,另外寻一个地方,或者是山旁,或者是水边,我们去休息一下,这的确能除去我们的疲劳。这是基督徒最普通的消遣。

      2.换工作:有的时候,你觉得说太消极,不够积极,可以掉换一个工作与方式的次序。我本来作八点钟的事,现在我拿出一点钟、两点钟来换一个工作。你本来都是坐着作事,现在你站起来。本来都是劳心的作,现在劳力的作。你马上看见你能够除去疲劳。我们没有世界上人的那一种消遣,我们只要更换我们的工作,已经能够除去我们的疲劳。这一件事在我们身上很可以有安排。你们觉得一件事过分的疲劳的时候,你可以作别的事,作它一点钟,或者两点钟。所以,消遣的原则是个调剂的生活,把工作更换一下,就已经有调剂。

      3.喜好:另外一方面,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里,也可以有许多正当的喜好。有的弟兄,也许喜欢拍几张照。有的弟兄也许喜欢养一两只鸟。有的弟兄也许喜欢种一点花。有的弟兄也许喜欢画一两张图。这都是合法的,是在基督徒范围之内的。有的人喜欢一点音乐,弹弹琴。有的人或者喜欢写几个谱,或者写写字。这都是合法的消遣。

      但是,无论是休息也好,或者是换一件事来作也好,或者是有一点喜好的事来作也好,都有正当的原则,就是你必须拿得起来,放得下去。放不下去,就有了病。例如拍几张照,研究一点也好,你学一点,作一点无所谓。我们所反对的是它影响你太厉害。你如果属灵的路走得越长越久,这些事无所谓。你如果非拍不可,那就不行。必须要拿得起来,放得下去。年轻的弟兄拉一点梵哑令也行,如果放不下就出事情。难处在这里,特别是才作基督徒的时候放不下。放不下,就要把它卖掉。不卖掉,基督徒作不来,给它扣住了。今天无所谓,拉也行,不拉也行,不受它的辖制,那才是消遣。这是原则。必须要他们记得:我如果要消遣,无论是正当的喜好,或者是刚才所说的那两样。总是我不应该受它的辖制。

      比方有的年轻的弟兄喜欢集邮,这也是可以的,这不是一个错,这也有益,能够叫他们学习认识世界各国的地理,认识世界各国的历史,这都是好事。问题是不能给它扣住。凡是为着帮助你们自己能够有调节而不被扎住的这一类的消遣,都是合法的。

      你们作父母的人,要教你们的儿女往正当消遣的路上去,不叫你们的儿女因着没有正当的消遣而去寻另外不正当的消遣。我看见有许多非常严格的父母,把儿女带坏了。他们在家庭里是像一个工厂,不像一个家庭,结果,孩子们偷着到外面去玩,都是些不正当的消遣。所以你们要看准了,儿女必须有消遣。我们是有玩也行,没有玩也行,孩子们是非玩不可的。你如果不给他们玩,他们觉得在家庭里枯燥,没有味道,他们就把上学的时间偷了去玩。

      4.玩耍:有许多的玩耍,像下棋、打球、骑马,这是有技术的玩耍,也行。虽然里面有输赢,但这是正当的,因为这一个输赢是技术上的。所以有的时候,有的孩子多打几次乒乓,也很好。或者打篮球、网球,或者去骑马,或者下棋,都可以。请你们记得,这都是正当的事,因为这里面没有罪。虽然有输赢,但是那一个输赢完全是根据于技术,而不是根据于其它的。作父母的人,对于这样的事要宽大,要把儿女带到正当消遣的路上来。年长的弟兄,我们没有工夫作剧烈的运动,我们不应该去拦阻年轻的人。不错,我们要他们尽量拿出时间来为着主。什么时候他们如果有需要,我们不是不乐意,并且是很乐意的让这些弟兄有一点调剂。

      我们把这四类的消遣给弟兄们看,休息也可以,改换工作也可以,有喜好也可以,玩耍也可以,从休息一直到玩耍为止,这四种不同的消遣,都是基督徒可以作的。可是,基督徒不应该受辖制。如果受辖制就有错。我这样提起,越是初信的人越要他们注意。这问题,在我们身上根本不发生问题。你今天弹一点琴也好,不弹琴也好,毫无分别。但是,请你记得,初信的时候那一个分别非常大。你如果多作一次,你良心里多不平安一次。但是,今天这都已经过去了。起初的时候,的确那些事一多作就受它的捆绑。一受捆绑,就不能作。

 

目的是要帮助工作】第三,你们必须注意,为什么要有这些消遣?要有消遣,乃是要叫我的工作作得更好。消遣有一定的目的,消遣不是我消遣了就了了。不是我今天好打球,所以我去打它。乃是我打了一下球,我的工作能够作得好。不是我贪睡就去睡,乃是睡了一下,我的工作能够作得好,所以我不肯省去睡。不是我为着花去种花,乃是种一点花,我的工作也能作得好。所以,这些事必须是帮助我们的工作的才可以,必须是帮助事奉神的才可以。不是打扰的。你看见,有的人一天到晚都在作一件事,也许两个礼拜、三个礼拜,头脑就不行了。有的人体力也不行。这样的时候,你宁可让这些弟兄,让这些姊妹在主面前有一点调剂,我作了七个钟点、八个钟点、十个钟点之后,我换一件事作。或者我弹弹琴、打打球。这样的作,不是为着别的,乃是为着恢复。完全是为着加增效率,不是减少效率。因为我消遣,我能够工作作得更好,我能够事奉神更多。如果不是这样,人就要坍下去。

      有的时候,像主耶稣一样,到野地去歇一下,旅行一下,转一转回来。或者和你家里的孩子打打球也是好事。你看见,这不是一个缠累,乃是帮助你工作作得更好。如果能叫你的工作作得更坏,这一个原则不对。总是那一个消遣是变作你工作的帮助。一天到晚作一件事容易累,宁可跑跑路,种种花,去玩一下。我们不是提倡他们去作,我们是许可他们去作。因为这样作,反而能够帮助你的工作作得好,不会叫你的工作作得不好,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。如果你有消遣的需要的话,你就看见,这些消遣会叫你的工作作得更好。凡是叫工作作得不好的,不能。

      如果天天是放假,这不是放假,如果两个月、三个月有一次假期,是对的。我作工作了一个月、两个月,放一天两天是对的。如果天天放假,是懒惰,不是放假。所以,基督徒要学习在地上作工,不懒惰。我们许可用消遣来增加工作的效率,但是,这些事我们不给人批评,特别对于年轻的人,不给他们随便批评。年轻人有年轻人的需要。不过,我们不要作过分的事,不能让神的名字在我们身上得不着荣耀。

 

玩耍必须没有巧遇】第四,在玩耍的事情上,特别有一个要求,凡一切玩耍的事都必须在里面有技术,没有机会。或者说,有技术,而没有巧遇,那一个玩耍才是对的。任何的玩耍有技术在里面,而又有巧遇在里面的,那一个玩耍是赌博,而不是玩耍。光是巧遇,而没有技术的,那更是赌博,更是基督徒所不能作的。任何的巧遇,都是赌博。一切的巧遇都是赌博。在基督徒的玩耍里不能有巧遇,只能有技术。像掷骰子,这完全是巧遇的问题。这不是基督徒所能作的,这完全是赌博。年轻的人可以下棋。因为下棋是技术的问题,不是巧遇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所有的玩耍有两种,一种是技术,一种是巧遇。你要去碰巧,你去掷骰子,不管你多有本领,这是巧遇,不是我自己定规的。一切的赌博,基督徒绝对不应该有,因为有巧遇。有的人在没有得救之前叉麻将,这是赌博。这是技术的,又加上巧遇。这三种是不同的,一种是技术的玩;一种是完全巧遇的玩;像叉麻将是另外一种,有技术在里面,也有巧遇在里面。下棋,光有技术,没有巧遇。有技术也有巧遇的,不能。没有技术,光有巧遇的,更不能。

      打弹子也完全是技术的。

      叉麻将就是不下钱也是巧遇的,叫我自己有另外的一个希望,另外一个祷告。你的那一个希望不对,希望机会来帮你的忙,就是不赌钱都不可以。

      打弹子就是有输赢也是对的,有钱就是错的,那是赌钱。

      所以,有的事情本身就是赌博,有的事情的性质不是赌博,而拿来赌钱是另外一件事,就像吃饭也能赌钱。像掷骰子,就是不下钱,它的本身就是赌博,那是基督徒所不可以作的。我们基督徒断定一件事是有原则的,我们说这个可以,或者不可以,都是有原则的。以技术来作的是对的,以巧遇来作的是不对的。任何的技术是可以的,任何的巧遇是错的。巧遇就是赌博。技术是你自己的事,巧遇是你自己和你所想的两样,一有巧遇就不行。

      凡人所以为是赌博的东西,我们不摸。我们基督徒必需有原则。我们要寻出来什么叫作赌博,什么叫作巧遇。巧遇就是赌博。分析到底的时候,赌博就是巧遇。

      有弟兄问:打猎、钓鱼、养鸟可不可以?打猎在圣经里好像不大欢喜,它的起头是从宁录起的,所以是主所不欢喜的事。

      钓鱼这是可以的,原则如果拉住,下面的事还有许多。光是技术,没有错。有巧遇就不对。赌博我们根本不提。如果问基督徒应该不应该赌博,那是不知道跌到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  有的鸟可以养,因为三百年、五百年一直是人养牠,放出去活不了,变作好像是家鸟一样。能活的当然应当让牠去。鸽子也有家鸽、野鸽。这一类的事,我们只能有一个原则。

 

应该合乎需要】第五,我们的消遣,都应该合乎我们的需要才可以。我们有这一个需要,才有这一个消遣。没有这一个需要,就不应该有这一个消遣。有许多弟兄相当忙,反而不需要消遣。有的弟兄一天之中没有什么事情作,反而有消遣的需要。越是需要有调剂的,越不需要调剂。越不需要调剂的,反而需要调剂。所以,我们不必把调剂告诉他们。在我们中间,我们不愿意把许可给神的儿女,好像给他们普遍的许可说,你们都可以有消遣。乃是要对神的儿女说,你自己秤你自己,看有没有需要。原则上总是这样:叫我怎样能够活着为主,我的时间就是主的。

      你们要看见,生命如何是以时间来计算的。生命当然不只是时间,但是生命是以时间来计算的。生命当比时间丰富得多。人在神面前不能没有时间。度过一个钟点的时间,就是度过一个钟点的生命。度过两个钟点的时间,就是度过两个钟点的生命。如果你有时间,你花一个钟点去消遣,这一个钟点总得回来帮助你的工作。如果没有那一个需要,就是浪费时间,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。我如果多出一个钟点来为着主,就多有果效。我如果花了时间去消遣,这一个消遣是投资,在消遣的投资里,叫我的工作能够作得更好,那就不是浪费。请你们记得,需要就不是浪费,不需要才是浪费。

      所以,调剂是根据于你的需要而作的,或者是凭着年长的弟兄的感觉,或者是凭着医生的话。有的时候年长的弟兄能够告诉你说,你这样太紧张,要有一点调剂。有的时候,医生要说,你不要这样作,这样下去要吃亏。消遣是因为需要而有的,不是为着玩而玩。我不是为着我要消遣而消遣,乃是我的消遣要叫我的工作作得更好。忙的人也许需要消遣,也许不需要。总是有需要的人要有消遣,没有需要的人不必有消遣。

      对于年轻人,我们承认有需要。对于你家里十几岁的孩子,我们看他们有需要。你们作父母的人,你们没有需要而说他们也没有需要,结果就要弄到不正当的路上去。他们的需要我们承认,我们的需要反而不敢说。原则是有需要就得有消遣,没有需要就不必有消遣。

 

必须与体格相合】第六,所有的消遣,必须和自己的体格是相合的才可以。在消遣里,第一个成分乃是身体的成分。总是在每一个人消遣的时候,都得记得我是盼望我的身体能得着益处,绝不应该因着消遣的缘故而叫我的身体吃亏。这如果叫身体吃亏,就反而叫我们把基本的问题推翻了。我们是要叫身体更好。如果有一点消遣,反而叫我们的身体变坏了,这一个消遣就有病。比方,有的人有肺病,他的消遣,必须是不会加增他的肺病的才可以。比方,有的姊妹有心脏病,也许有的时候需要有一点消遣,但她的消遣必须是能除去她的疲劳,而不摸着她的心病的才可以。

      我年轻的时候,有一个朋友,本来是很不好的人,相信主之后,变作非常好,是道学校里的一个学生。本来他是喜欢打球的,得救了之后,他觉得不大好。所以他想,我末了再打一次篮球,这一次打了就再不打了。岂知道就是这么一打,当天就吐血,后来就死了。这不是消遣,这完全与他的体格相反。他以为今天大大的消遣一次,后来出去传福音,那知这一次的消遣就丧了命,这是相当可惜的事。

      我盼望我们看见,整个身体是主的,有调剂也是为着主,没有调剂也是为着主,都不是为自己。你有调剂,还得记得我这样调剂是为着主。你没有调剂,也得记得我没有调剂也是为着主。调剂也好,不调剂也好,总以不伤身体为原则。调剂也好,不调剂也好,叫身体受伤,总是不上算的事。我们不只不该作不正当的事以致毁坏我们的身体,连我们作正当的事来毁坏我们的身体也不应该。神的儿女的身体不是他自己的。所以要有调剂的时候,总要记得,我作这件事,到底与我的身体是不是有益?总要问自己。有益的就作,没有益的就不作。不是因为喜欢就去作。在这里,有的姊妹有心病,你看见外头有弟兄打球。你如果也去打一下,就要打出事情。打球在弟兄身上没有错,在有心病的姊妹身上就有错。所以,盼望神的儿女注意,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为着事奉神。就是我今天有一点调剂,目的还是叫我事奉神事奉得更好。

      我绝不盼望信主的人年轻的时候就去世。我总是盼望在教会里有老年的弟兄,有老年的姊妹。请你们记得,世界上的老年人和教会里的老年人不一样。世界上越是老年人越退化,越年纪轻越进步。但在教会里越老年是越进步。在世界里是老年的不死,新的不来,新的发明不来,都给他们挡住了。但是在教会里不是这样,越老越新,越摸越高,越摸越深。如果教会里缺乏了年老的弟兄姊妹,教会里反而贫穷,反而失败。所以,我实在不盼望教会里有弟兄姊妹不顾身体,而早年去世,变作主在你身上给你所有的学习不能变作供应。没有变作供应之先,就去世了,教会不应该有这一个损失,教会背不起这一个损失。

      就是有游戏的事,不是为着纪录,好像运动家一样。他们不是为游戏,是为纪录,是为了要打破纪录。我们是为着游戏,为着要身体好。

 

要挑选性情所近的】第七,消遣不只有身体的成分,还有性情方面的成分。你所喜欢的事你去作,更能叫你的脑子恢复,更能叫你的情感放松,神经舒服。你所不喜欢的事,那些可以变作工作,而不是消遣。在这里有一个姊妹顶喜欢花,你给她半点钟去浇浇花,她应当有些累的,但是浇了半点钟的花,她反不觉得累。本来神经相当紧张,现在神经放松了。本来情感相当紧张,现在情感放松了。但是在这里有一个人看见花讨厌的,根本不喜欢花,你要叫他浇半点钟,在他变作是重担。所以,消遣乃是有性情的关系在里面。一个人消遣的挑选,必须是叫他们的神经是放松的,情感是放松的,那才是对的。就像刚才我们所提的好些消遣,每一个人所要的不一样。有的人浇花是消遣,有的人浇花不是消遣。有的人喜欢小狗、小猫,有的人看见猫狗就怕,不是消遣。有的人看见有的东西就觉得高兴,有的人看见有的东西就紧张。我们要他们学习看见什么东西叫他自己欢喜的,什么东西叫他自己紧张的。那就能够帮助他们的工作作得好。如果不是这样,你就看见反而不能帮助他的工作。

      比方,我自己,你如果叫我到海里去,我就不能消遣,到江里去我能消遣。史百克弟兄就不一样。浪越大越好,船在海里面侧过来,侧过去,他就非常欢喜。可是,我们的弟兄一年之中没有一次在海里,也许五六年没有去一次,因为太忙了。有的事情你去作,你不只没有不欢喜,并且是高兴的,精神就好起来。这里面有性情的问题。所以人挑选消遣的时候,必须挑选是你性情所近的,那才能恢复你身体的力量。你如果挑选一个是你性情所不欢喜的,你马上觉得累,你宁可不作更好。

 

要顾到会不会绊倒别人】第八,我们是基督徒,所以我们所有的事都应该是作人的榜样,就是在消遣的事情上,我们也不要作别人的绊脚石。我们活着是为主,但也是为着弟兄。我们活着不是为着自己。你们要记得,我们基督徒在神面前乃是作传染的人,所以,你们不能只顾到自己而不顾别人。每一个基督徒,神今天都是叫他们作传染的人,像医学上的传染的人。所以,你不能在那里好像自己埋怨说,他们为什么要看我。请你记得,他们不看你,看谁?当然他们要看你。城造在山上,谁能够不看见。光照在山上,谁能不看见。当然要看见。不管你自己的感觉如何,我们还得顾到到底年轻的弟兄看见我这样作,会受什么影响。有许多事,我在这里作,到底会不会绊倒别人。你是神的儿女,已经相信了主,从今以后,要深深地弄细你们的感觉。你必须感觉,我不只对神负责,我对许多年轻的弟兄姊妹们也要负责。

      我自己觉得自己可以吃肉,这不发生问题。但是,我吃肉若叫他们跌倒,我就宁可不吃。我吃肉叫他们跌倒,不是我吃肉错,是我叫人跌倒就错了。吃肉是不错,叫人跌倒是错。我吃肉是对的,但是如果叫弟兄姊妹们跌倒,我就不对了。不是消遣有错,是我叫弟兄跌倒就有错。

      所以,有许多事情要注意,到底软弱的人要以为怎么样?我不要作软弱的人的绊脚石。请你们记得,主不是说,不要作刚强人的绊脚石。主是说,不要作软弱人的绊脚石。许多人,他们的良心很软弱,他们以为不要到庙里去,虽然不是说,不可以去,因为我知道偶像算不得什么。可是为着弟兄软弱的良心的缘故,我不去。按着这一个原则,你们要对初信的弟兄姊妹们说,如果一个行为能够绊倒弟兄,我就不作这件事。

      你们作的时候,良心是平安的,但是有别的人良心不平安,去作怎么办?你不要只顾你自己良心的平安。请你记得,还有人因为你作这一件事,他良心不平安,这怎么办?你要为着他们会跌倒的缘故,就不作。你不能说,我不跌倒,你还得记得人会跌倒。你不能说,我良心平安,你还得记得人会良心不平安。你不能说,我不会因着这件事犯罪,你还得记得,人会因着这件事犯罪。你对于这一件事不出问题,人要出问题,怎么办?所以,要为着别的弟兄的缘故,有许多消遣的事不能作。许多的事我们都可作,但是,请你们记得,不一定都有益处。所以,对于年轻的弟兄,我们必须要带领他们看见,所有的行为必须谨慎,越谨慎越好。总是学习走在正当的路上,学习小心的走。但是,我想,有许多时候,我们许可弟兄姊妹有一点消遣,消遣并不是不可以。但是,有的时候会叫人跌倒,这样的事,这样的东西,请你们记得,还是不作。特别是在那些容易跌倒的人身上要小心,特别在那些容易受捆绑的人身上要小心。有的人是容易受捆绑、受影响的,你要小心。有许多容易跌倒的人,你稍微不小心一点,他就跌倒了。这一件事要注意它。

 

外教人所以为不可的都不可】第九,凡一切外教人所以为不可的消遣,我们都不可以。凡是外教人所以为可以有的消遣,我们不一定可以有。这是和外教人发生关系的两个原则。他们以为可以的,我们不一定都可以。他们以为不可以的,我们定规不可以。清楚吗?有许多的误乐,外教人以为可以,但是我们不可以。他们以为看戏可以,赌钱可以,跳舞可以,这是他们基本的消遣,他们以为可以,但是我们不可以。可是,有许多外教人所以为不可以的,我们定规不可以。

      我们犯不着用消遣来和人辩道,那是不值得的。比方说,在一个地方的人以为说打球是不可以的,我们的见证是为主作,不是为球作,我们不在那里讲一个道理,为球作见证。我们用不着为球作见证。所以,请你们记得,最少我们的程度不能低于外教人。如果有一个地方的外教人以为说,不能下棋。以原则来说,象棋可以,围棋也可以,但是我们不替象棋、围棋作见证。我们不必花一点钟两点钟来讲一篇下棋的道理。因为这是可有可无的事。我们要作主的见证,不要维持这些细微的行为,不要为着这些细微的事,和他们争辩。有许多的事,他们许可,我们就作;他们不许可,我们就不作。

      比方,有的地方认为不可以钓鱼,你就接受当地人的看法,你就避免那一个。我们的见证是基督,我们的见证不是钓鱼。我们的一切都牺牲掉了为着主,何只这一点消遣的事。我盼望你们散在世界各地,不要因着消遣给当地的人有什么特别感觉。无论什么地方认为错的,这一类的事不应该作。我们的程度总不该比外教人低,特别在消遣的事情上。

      有的人在消遣的问题上与人争,是非常愚昧的事。我知道有的西国教士为着建立他的消遣,结果与本地的人弄得非常不好。我想,为着一点消遣的事,叫他们的工作作不好,这是不对的。我们是要注意主要的问题,其它的事无所谓。比方,有弟兄要到回教的区域里去,他们是不吃猪肉的。你到他们中间去,以为我们基督徒可以吃猪肉的,就大吃起来。这对于那个地方就不对,你在他们中间就什么都不能作。这对于我自己是非常清楚的,但是为着工作的缘故,不要在这些小事情上有了难处。

      今天,也许有人到西康去,西康是不钓鱼的。他们一生一世都没有钓过鱼。你如果去钓鱼,和当地的弟兄出事,就不对。有的英国的教士到印度去,为着消遣的事,叫印度不舒服,这不值得。

      这九个原则要摆在初信的弟兄面前。关于外教人所提起的那几个消遣的问题,我们连提都不提起。外教人有三种主要的消遣,像跳舞、赌博、看戏,我想,我们根本不提它。我们只是在积极方面把这九个原则提起。这九个原则要好好的对付,你们总不应该放弃这九个原则。

 

消遣绝不妨害属灵】末了,讲一个简单的故事给你们听。开西的聚会算作英国很大的一个聚会,可以说是世界的特别聚会。每一年只有一个礼拜,从世界各地来的人不少,总是有五六千,每年都有。我想,开西是神所特别用的。在那些人中有慕安得烈,有梅尔,这都是最好的。还有一位比慕安烈还早的,就是爱文霍浦金,他们称他作开西的神学家。霍浦金是最早看见与基督同死的事实的。他是哈拿施密斯的丈夫。《信徒快乐的秘诀》是哈拿写的。当时有三个人,在德国是司督克梅尔,在法国是马尔登,在英国是霍浦金。慕安得烈是在荷兰的。在英国就是霍浦金。你们看见霍浦金是开西的神学家,换一句话说,当初宾路易师母传同死的道,如果没有霍浦金的帮助,不能出去。因为英国对于女人讲道是不欢迎的,都是霍浦金帮助她。霍浦金在主面前非常好。但是,他有他的喜好。他有空的时候,会画图。他本来是画规规矩矩的图。后来他有了孙女了,他就替他们画兔子。他讲道完了回来,就替孙女画兔子。一生总画了几千个。后来出版家把它印出来,印了一本《霍浦金的兔子》。你看见霍浦金是聪明的人,每一个兔子的脸都不一样。霍浦金还喜欢写小字。在一个先令上,把整篇主祷文写上。我不是要你们学他,我是愿意你们看见,消遣与一个人的属灵绝不妨害,并且你反而摸着这一个人的人的成分。请你们记得,神的仆人们都不是那样好像是呆板的,那是天主教,不是基督徒。作基督徒的人,乃是天真的人,简单的人,相当自然的。

      你们记得,莫勒是会祷告的人。但是一个小女孩子亚比该,要他祷告一个花色的绒线球的时候,莫勒也为她祷告,后来她就得着,后来亚比该变作英国最好的人。你读她的传,就知道她在主面前所受的教育有多少。我盼望你们记得,消遣如果作得好,它不会把他们拉下去。如果你在神面前守住消遣的原则,消遣反而会把你带上去,它能够叫你的身体、思想,都摆在正当的地位上。

      我承认,我们中国的家庭制度有过于严肃的可能,好像中国人的性情欢喜严肃。请你们记得,特别年轻的人,如果一严肃,马上会落到不正当的地步去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