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禁欲主义

 

禁欲主义的来源】一个人在没有得救的时候,自然而然有一种的理想。他虽然还是堕落在罪里面来作人,但他自然而然有他自己的理想。他以为有某一种的生活,就是圣洁的生活。自己虽然达不到,可是以为自己如果能够达到这一个标准的话,这就是一个圣洁的生活。有一件事是非常希奇的,就是在外教人中,虽然有许多人的生活是充满了罪,充满了情欲,可是他们都有一个理想的圣洁的生活。他们以为有一天我能够达到这一个地步的的话,这就是圣洁,这就是清高。

      我们要记得,在稍微有一点思想的人中,都有他理想的圣洁的生活。就是那些不是属乎主的人,在知识上不是太好的,或者教育程度相当低的人,他们也有一个观念,就是:能够达到某种的地步,就是好的,是非常高尚的。

      但是,这一种的思想,在我们得救的时候,我们就把它带到教会里面来。我们就有一个思想,以为我今天已经是一个基督徒,我从前没有达到的理想的生活,我今天能够达到了。从前我是活在罪里面,我是长在情欲里面,我没有能力胜过我肉体的软弱。现在我已经信了主,我能够活出我那一个理想的生活来了。但是,基本的难处是在这里:人在那里以为他能够活出他那一个理想的生活来。但是他忘记了他那一个理想,根本是世界里面的理想,不是基督教的理想。所以,请你们记得,有许多人虽然人是作了基督徒,但是他的标准,许多时候还是外教人的标准;他生活的理想,还是外教人的理想。这就叫基督徒遇见相当困难。好像人把哲学拿到教会里来。所以,初信的弟兄,对于这一个问题,必须在他们的身上有清楚的解决。

      到底人所有的这一个理想生活,是什么种的情形呢?简单的说,当人还活在世界里受罪捆绑的时候,他是充满了各种的情欲,和各种贪婪东西的心。人虽然自己是无能的,但是人总是羡慕能够超越过自己的情欲。所以,虽然自己是喜爱物质的东西的,也就自然地在那里羡慕有人能够超越过物质的东西。人的理想,都是凭着仙自己所不能的。自己越是受什么东西的辖制,越欢喜那一个与它相反的。人的情欲越重,他的理想就越要脱离情欲。人物质的贪婪越重,他的理想也就越想脱离物质。因此,全世界的人自然而然都有一种禁欲的思想。请你们记得,禁欲主义在这一个世界里,不是给世人遵行的,而是给世人一个理想。因为有这一个理想,人就能够安慰自己。有了理想,自己就有一个目标。有了理想,自己就也忘记了自己的程度。把程度摆在那里,把目标摆在那里,自己给自己看见说,我能够达到这一个地步,就是最高的。这就是禁欲主义的来源。

      所有不信的人,差不多他所追求的都是情欲里面的东西,都是情欲里面的事。但是,他心里所佩服的,乃是脱离情欲的东西的人。他们心里所重视的,乃是一个人是能够脱离物质的捆绑的。所以,禁欲主义,乃是没有信主的人,在基督之外的人,往上望他们的那一个标准的时候的理想的生活。

 

基督教里没有禁欲主义】今天你们就看见,人信主之后,在他不知不觉之中,就把这禁欲主义带到教会里来。以往的时候,自己虽然没有禁欲,但是佩服禁欲的人。外教人是放纵情欲的,但是佩服禁欲。外教人是爱物质的,但是佩服脱离物质的人。他们自己没有达到,但是心里佩服。他们信主之后,就把他心里所佩服的禁欲主义带到基督教里来,以为一个人得救以后应该实行禁欲主义。

      到底禁欲主义的意思是什么呢?禁欲主义,在许多人身上,就是禁止我自己使用外面物质的东西,总是越少使用外面物质的东西越好。因为怕外面物质的东西满足了他里面的情欲。所以禁欲主义的人承认说,情欲是在人的里面,各种各样的情欲都在里面。从饮食起,一直到性欲为止,各种的情欲都在里面。这些情欲,乃是世人所共同实行的。但是,我如果要作一个圣洁的人,我就得胜过这些。所以,禁欲主义,在外面是轻视物质,在里面是学习克制自己的情欲。盼望说,我如果能够不把机会给情欲,我就可以作一个圣洁的人。

      我们要给初信的弟兄姊妹们看见,基督教从起头到末了,绝不提倡禁欲主义。如果基督教也是提倡禁欲主义,你就看见基督教是何等的浅薄。我们要和他们稍微读一点圣经。我盼望你们在神面前,先把所谓的禁欲主义,给初信的弟兄们看见,就是许多人在饮食上,在情欲上,或者在其它物质的东西上要压制自己,以为这就是基督教,这就是基督教理想的生活。但我们要给他们看见,圣经里给我们看见基督教里没有禁欲主义。

 

同死的人是脱离了世上的哲学】歌罗西书二章二十至二十三节:你们若是与基督同死,脱离了世上的小学(或者说哲学),为什么仍像在世俗中活着,服从那不可拿、不可尝、不可摸等类的规条呢?这都是照人所吩咐、所教导的。说到这一切,正用的时候就都败坏了。这些规条,使人徒有智慧之名,用私意崇拜,自表谦卑,苦待己身,其实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。二十节的小学,应该是哲学。在英文里胆子大一点,就把它译作哲学。中文竟译作小学。其实这是相当清楚的是哲学。

      我们要花一点工夫,把这一段圣经一句一句在神面前看下去。

      同死是基本的事实:保罗在这里告诉歌罗西的信徒说,你们若与基督同死。保罗在这里是把这一个当作基督徒的基本事实。就是说,我们作基督徒的人,乃是与基督同死的人。全部新约给我们看见,每一个作基督徒的人,都是与基督同死的人。在罗马书六章也告诉我们,我们的旧人已经与祂同钉十字架。加拉太书二章也说,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。加拉太书五章也给我们看见,我们的肉体和属乎肉体的,都已经与祂同钉十字架。圣经里都是说,我们基督徒已经与基督同钉在十字架上了。换一句话说,各各他的十字架。就是基督徒的十字架。基督徒的起点,都是从十字架起的。不只是从基督的十字架起点,也是从自己的十字架起点。当我们接受基督的十字架的时候,基督的十字架已经成功作我们自己的十字架。人没有接受十字架的事实,那一个人就不是基督徒。人如果是基督徒,就已经接受基督十字架的事实变作自己的事实。换一句话说,我在祂里面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  保罗在这里,他对于基督十字架的事实是毫无疑惑,毫无疑问的。他以这一个作他辩论的根据。他说,你们如果是与基督同死的,下面就有问题发生。这就像什么呢?就像丁老弟兄坐在这里,我们说,你如果是姓丁,问题就发生。你是不是姓丁。你那一个姓丁的事实是十分可靠的。现在我要靠着这一个事实来说话,是毫无疑问的。你如果是姓丁,下面就怎样、怎样。换一句话,保罗在这里,是靠着这一个事实,来给他们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  是脱离了世上的哲学:你们若是与基督同死,就脱离了世上的哲学。没有一个人能在坟墓里作哲学家。要讲哲学,都是活的时候讲。我们必须看见哲学是死的。是在十字架上的,是不该活的,是完全解决了的。一切讲到情欲和物质的,都是在哲学范围里的东西。人在那里注意情欲如何,物质如何。我要如何把物质脱掉,才能圣洁,我要如何把里面的性欲克制,才能圣洁,这完全是世上的哲学。所以,保罗在这里说,你们如果与基督同死,就脱离了世上的哲学。这问题就根本不发生了。

      为什么仍像在世俗中活着?保罗在下面说:你们若是与基督同死,脱离了世上的哲学,我就再问你:为什么仍像在世俗中活着?你如果死了,死如果是一个事实,你就不能像世界里的人一样。作基督徒的人,那一个基本的地位就是死。

      要对初信的弟兄说,你如果不是死了,你为什么去受浸?你们可以顶直的问他们一句话说,人是先死,还是先埋?你们要给他们看见,人是先死,后埋。如果是先埋,后死,那是活埋。必须先死了,然后才埋。你们去受浸,受浸是埋葬。乃是因为我与基督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了,所以今天要去埋。同死,是事实。埋,是我自己要去埋。死是主把我包括在祂的死里面。埋,是我自己今天看见我是死的,我知道我是死的,所以我要求人把我埋。要给初信的弟兄们看见,你们已经是死了的人,所以你们才埋、才受浸。你们既然已经死了,已经埋了,你们怎么能够还在世俗里活着?

      保罗告诉我们说,那一种实行禁欲主义的人,乃是仍然在世俗里活着的人。所以,他就在这里说:为什么仍像在世俗中活着,服从那不可拿、不可尝、不可摸等类的规条呢?请你们记得,这就是禁欲主义的人的主义。许多东西不能尝、不能吃。许多东西连拿都不能拿,许多东西连摸都不可以摸。许多人因为怕他自己里面的情欲的缘故,所以有许多东西他不敢拿,有许多东西他不敢摸、不敢尝。歌罗西是禁欲主义相当厉害的地方。在他们中间,有许多规条。人因为怕情欲发动,所以禁止一切能激动他的情欲的东西,有的不可拿、有的不可摸、有的不可尝、有的不可听,有各种严格的规条,盼望物质和情欲分开。欲离开物,就能克欲,这是当时的哲学。如果没有东西来摸,欲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  但是,保罗在这里给我们看见一件事:为什么仍像在世俗中活着,服从那不可拿、不可尝、不可摸等类的规条(禁欲的规条)呢?在那里屡行这些规条的人,就是不相信基督同死的事实的人。如果相信你已经死了,禁欲禁什么东西?你没有死,你才能够在那里履行不可拿、不可摸、不可尝的规条。禁欲主义的需要,就是在那些还活着的人身上。禁欲主义在那些已经死了的人身上没有需要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我们乃是将我们肉体和肉体的邪情私欲,和祂一同钉死在十字架上了(加五24)。你在那里,如果想用人这一种离开物质逃避欲的思想来捆绑你自己,你就站在不是基督徒的地位上,你是站在没有死的地位上。没有一个人没有死,是能作基督徒的。人如果没有与基督同死,不能作基督徒。人如果没有把自己都包括在十字架里面,这一个人不是基督徒。你们千万不要弄错了。

      虽然我们传同死的道,但许多人不知道什么叫作同死。一九一九年下半年起,我们传同死,我们不懂。一九二三年我们也讲同死。同死是事实,不是一个道。同死是摆在这里的一个事实。但是,今天还有许多人在那里追求同死。你们要给初信的人看见,同死是我的起点,不是我的终点。把同死看作终点来追求,这是奥秘派的行为,这不是基督教的教训。同死是我们的出发点。因为已与基督同死,所以作基督徒。我如果没有与基督同死,我就不作基督徒。请你们记得,没有一个人能追求同死。追求同死,乃是一个愚昧的行为,根本没有看见光。人如果看见光,遇见同死的真理,能够赞美,不是追求。就像看见主耶稣基督的代死,我们会赞美,不是追求一样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保罗给我们看见,基本的教训乃是基督徒是已经与基督同死的人,也是脱离世界哲学的人,并且也是脱离世界一切禁欲的规条的。我们姑且用比方对这些初信的弟兄们说,今天,你把一个人埋在坟墓里,他本来是偷东西的。你可以站在那里说,他再也不会偷了,同死的人是脱离了偷,也脱离了不可偷的命令。你这一个人是最多话的人,因为你是已经与基督同死的人,你就脱离了多话。今天如果我们没有死,禁欲主义没有用,基督如果把我们钉死了,禁欲主义来,已经太迟了。我是神藉着基督把我同钉在十字架上,我已经脱离了世界的哲学,所以我也脱离了世界一切的禁欲。

      是人所吩咐所教导的:二十二节:这都是照着人所吩咐,所教导的。这些规条,这些禁欲主义的要求,都是人作的、人教导的。都是人头脑里出来的东西,完全是出乎人的东西,和教会没有关系,和基督没有关系。人以为说,我这样不可吃,我那样不可摸。请你们记得,这些东西都是人的道理,人的命令。这不是神的道理,也不是神的命令。

      保罗在这里说一句非常严重的话,给我们看见,这些命令和道理完全是出乎人的,不是出乎神的。这是人理想的生活,这是人的观念,这是人理想的规条,而不是出乎神的。但是,希奇,世界上的人的确欢喜禁欲。因为他们觉得说,普通的人都吃,有一个人不吃,这是何等的高尚。普通人的都喝,有一个人不喝,这是何等的高尚。普通的人好像都受物质的支配,在这里有一个人好像说什么东西都不能支配他,并且连使用都不使用,他这样作是何等的清高。请你们注意,禁欲主义乃是天然的宗教,而不是启示的基督教。天然的宗教是人的道理、人的命令。这一个道理,是完全在人的里面。没有照亮,没有启示。这乃是人对于情欲的反应。请你们记得,禁欲乃是人对于情欲的反应。人因为知道情欲的污秽,所以反应到禁欲。这样一个道理,我们看见是出乎人的、天然的,不是属乎神的。

      正用的时候都败坏了:保罗在这里说它的功用怎样?说到这一切,正用的时候就都败坏了。禁欲主义,听起来是很好听,讲起那一个哲学来是很好的哲学,但是,你试试用看,这就像一辆汽车在家里不抛锚,一到马路上就抛锚。也就像一件衣服挂在橱里很好看,穿在身上这里破了一个洞,那里也破一个洞,你试试看,没有一个人能够藉着祟欲主义把情欲除去。

      你越要禁它,越证明你里面东西多。或者世界上有几个清高的人、高尚的人,但是,你看见人越逃避的时候,越证明他怕他自己的心是多大。所以他连说都不敢说,谈都不敢谈。今天所谓清高的人,我也遇见过几个。但是我能够作见证,他可以口里不说话,但是他的谈话证明他离不了这些欲念,所以他一直在那里逃,在那里躲。他越逃的厉害,越证明他的感觉深。有许多人跑到旷野里去,关在一个地方,不与世界接触。因为世界的能力是那么大在他身上,他只好躲,他只好到山上去。

      但是,世界也跟他到山上去,世界也跟他到旷野去。里面没有胜过,就外面怎么躲都躲不掉。保罗在这里说一句非常特别的话:正用的时候,就都败坏了。他们的情欲,没有法子脱离。一遇见情欲的时候,他们就倒下去。他在那里立了许多规矩说,不可摸、不可吃、不可拿、不可看。他要逃避,要隔离,要远离世界的东西,要脱离自己的情欲。但是在事实上,那些东西根本还在那里。越是怕的人,越是证明说,这一个人对于这些东西没有得着真实的拯救。

      使人徒有智慧之名:保罗在二十三节就明显的说:这些规条使人徒有智慧之名。凡是想禁欲的人,不是普通的禁欲者,乃是那些说禁欲主义的人。都是有智慧之名的人,在世界上要智慧之名,讲起来似乎头头是道,满有智慧。也的确有许多人,以为这一个人有智慧。

      是意志的崇拜:保罗就在这里批评,简直是审判说:是用私意崇拜。这些是什么情形?事实上乃是以私意崇拜。私意或者翻作意志。保罗说,这些规条是从禁欲主义来的崇拜,乃是意志的崇拜,不是从为着主而来的敬拜。神是一个灵,拜祂的人要用灵。他们没有灵,他们是用意志来管理自己,他们是意志的宗教。保罗说,私意崇拜,就是意志的宗教。这一个宗教是根据意志产生的。我要不吃,我要不摸,我要不听,我要不说。完全是我要,总得以意志使自己来崇拜。换一句话说,是意志的宗教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这不是我们基督徒的路,基督徒的路是以灵与神接触。我们的特点,不是我们的意志强,来克制情欲。我们的特点是灵强,来摸着神的灵。我们的敬拜,是我们的灵摸着神的灵。他们的敬拜,是意志克制情欲。你们看见有一个是完全出乎神的,有一个是完全出乎人的。用私意崇拜,是意志的宗教。

      人工的谦卑:自表谦卑。向着自己也是谦卑的。好像在那里是相当谦卑的人。多少事情不可摸,多少事情不可拿,多少事情不可听,多少事情不可看,都是很谦卑。好像是很谦卑。但是,这些谦卑乃是出于自己,还是人为的谦卑。换一句话说,你用意志来崇拜,意思就是意志的宗教。自表谦卑,乃是人工的谦卑,自造的谦卑,而不是属灵的、自然的谦卑。

      苦待己身:对于自己的态度呢?不过是苦待己身。对于自己的身体,也不注意如何吃,也不注意如何穿。不给它看,不给它摸,不给它听,不给它拿。好像说是相当谦卑的人,事实上不过是在那里苦待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  禁欲主义的人,是承认身体是污秽的。从希腊起一直到印度,从印度又转到中国来。中国人没有印度人厉害,更没有希腊人厉害。不是所有的希腊人都如此。是有一派的希腊人,后来传到印度,也传到中国,说:身体是罪的根源。人如果能够脱离身体,人就能够脱离罪。这是佛教的基本思想。身体是罪的根源,脱离身体就脱离罪,这是异教的思想。我们要给初信的人看见,这是世界的哲学。他们认为人的身体是罪的根源。因为身体会产生这么多罪的缘故,所以要苦待它。叫它经多少苦,就可以少犯罪。这是人的宗教。以为身体要觉得苦才是对的。不给它享福,要给它苦,越苦越好,苦了就不犯罪。这是人意志的宗教所作的工作──苦待己身。

      毫无功效:保罗给我们看见,在信主的人的地位上看,这是怎样的呢?其实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,是毫无功效。其实,这是实在的。在事实上,人若在那里以为这样作能够克制自己的情欲,没有这件事。因为什么?因为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已经替我们有一个最好的预备,将我们的肉体和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在十字架上了。今天我们站在十字架的前面,抓住十字架所已经成功的工作,下手来对付我自己肉体的情欲。这和人的对付情欲不一样。我们是承认主耶稣十字架的事实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人如何得着罪的赦免是藉着主耶稣的流血;也照样,人的脱离自己的情欲,是藉着主耶稣的十字架。流血是主作的工作,十字架也是主作的工作。我们必须看见,在流血之后,在你接受十字架之后,就立刻有受浸。因为主把我钉死了,所以我拿去埋。受浸就是:主说,我死了;我说,我去埋。主说,祂把我钉死,不再活了;我说,我对于死没有疑惑,所以我请求埋。受浸就是我们接受主耶稣的死的表示。今天我如果还有禁欲主义,我就没有站在死的地位上。

      当求上面的事:三章一节:所以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,就当求上面的事,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,不要思念地上的事。因为你们已经死了,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。保罗所提起的,是从十字架起首,到复活结束。你们是天上的人,不要管他上的事。你如果注意这些不可摸、不可尝、不可拿,你是思念地上的事。保罗在这里接下去说,你们是复活的人。复活的人,要求天上的事。你如果管天上的事,地上的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。你们作基督徒的人,应该想天上属灵的事,不必想这些不可吃、不可摸、不可拿的事。

 

禁欲是鬼魔的道理】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?我们基督徒为什么不注重这一种禁欲主义?我愿意你们自己清楚,你们就能够带领初信的弟兄。因为这是一种错误,是基督教里面的人,要把它异教里面的道理带到基督教里面来。我们必须彻底的对付它。

      我们还要读提摩太前书四章一至三节:在末后的时候,必有人离弃真道,听从那些鬼魔的道理。他们禁止嫁娶,又禁戒荤食。这也是禁欲主义。在世界末了的时候,禁欲主义要大大的复兴。也许这一个时代里人都倾向物质,下一个时代里的人对于物质又有一个反应,去注意禁欲主义。禁欲主义是什么?就是不许结婚、不许吃荤。这是禁欲主义中发出来的东西。要把食物和性欲拿走。在末了的时代里,这一切又要回头。

 

天性与情欲的分别】我们作基督徒的人,必须明白天性和情欲有什么分别,人的天性和人的情欲到底有什么分别。我们把这两件事姑且提起一下。

      欲是神所给的:神给我们规定有饮食的时候,神就给我们有食欲。食欲在那一个时候没有罪,也没有情欲。人有食欲,人吃,能保全自己的生命。神喜欢人保全自己的生命,所以神给人吃的时候,神给人一个欲欢喜吃。神给人吃东西,不是给人平淡无味的吃,乃是给人欢喜的吃。因着欢喜吃,就好叫我们得着养活,保全生命。也照样,神给的性欲,叫我们生育,能延长人类的生命。神也给人有一个欲,欢喜来延长人类的生命。请你们记得,不管食欲也好,性欲也好,在创世记二章里没有罪。一直到今天还是没有罪。我们必须清楚的看见,神对于欲的看法。这些都是神自己造的。

      情欲:什么叫作情欲呢?今天我肚子饿,我能够吃,我吃的时候觉得好吃,这不是情欲,这是食欲。我肚子饿,我没有东西吃,我看见人吃,我就想去偷来吃、抢来吃,或者说乱吃,这是情欲。想要吃,这是食欲。想偷来吃,乱吃,这是情欲。食欲和情欲是有分别的。食欲,就是要吃,并且吃的时候有快感。情欲,是要偷来吃、抢来吃、乱吃。

      我们作基督徒的人,有就吃,没有就不吃。我常常觉得,我们不只不抢、不偷,是连想都不想。这是马太福音五章的教训。马太福音五章的教训是说,我不只情欲不行,乃是连这一个感觉也没有,是连这一个思想也没有。比方说,我看见东西的时候想吃,吃的时候觉得很有味道,这是食欲。这是神造的,一点没有罪。毛病在什么地方?是在没有吃的时候,遇见有东西,想偷来吃。这就是因着有食欲而产生情欲。我们看见人有吃的,我们想去偷来吃。或者看见有的人吃,我去抢来吃。这是情欲,这是从食欲而生出来的情欲。把食欲拉长一点,变作去偷,去抢,就是情欲。旧约里说不可偷盗,但是到新约的时候,今天所有的基督徒,肚子饿,要吃而没有得吃的时候,不只是不可偷、不可抢,而是连那一个思想都没有。这是马太福音五章的原则。旧约是不可偷,新约是不可想。偷是情欲,抢是情欲,想偷想抢也是情欲。

      对于性欲也是这样。这乃是为着这一个世界的情形。饮食乃是为着保全个人的生命,性乃是为着延长人类的生命。世界里的人,没有的时候,要抢、要偷,或者想抢、想偷。有的时候他们放肆、放纵,有的时候他们就大吃、大喝。这都叫作情欲。我们要知道,食欲、性欲,都能变作情欲。

      十字架对付了邪情私欲:性本来是好的,食也本来是好的,但是,都有变作情欲的可能。情欲,就是说,有另外的要求,有另外的思想。这一个,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时候,已经对付了。祂已经把我们的肉体和肉体的邪情私欲对付了。这是很大的事。这是很大的福音。十字架对付了我们的邪情私欲。所以,没有一个基督徒需要偷、需要抢、需要想偷、想抢。我们每一个人,不只能够在行为上清洁,也能够在思想上清洁。基督徒虽然常常说有肉体的存在,但是,最少我们在思想上是清洁的,在行为上也是清洁的。因为主已经在十字架上作了这一个工作。

      神的生命是完全积极的:今天,我们基督徒不是说不去对付情欲。基督徒乃是说,主给了我们一个新的灵,一个新的生命。新的灵叫我们能摸着神,新的生命叫我们能显出神的生命。神的生命,乃是完全积极的,不是消极的。不是只对付情欲。是因为看见那积极的,是因为新的生命显出神的生命来。有新的灵在我们里面,能摸着神的灵。有这些积极的在那里叫我们满足。所以作基督徒的人,就不在这里注意不可吃、不可摸、不可尝这一类的规条。因为有积极的,就不去注意这些消极的东西。我们要给弟兄姊妹多摸着积极的东西、荣耀的东西,一直摸着荣耀的灵、荣耀的生命。这些积极的一摸着,那些不可吃、不可摸、不可拿,是极小的事,每一个在主里面的人,对于这些事,能够完全得着释放。

      问题不是在身体上像在世界里许多人在那里禁欲(也有一些基督徒在那里注意)。请你们记得,他们没有那一个积极的。你们把他那一个禁欲主义一拿走,他就没有宗教。他们只能一天到晚在那里这一个也不看,这一个也不拿,这一个也不吃,这一个也不摸,这一个也不听。你们把这些从他们身上拿走,就把他们整个天地都拿走了。这就是他们的天地,这就是他们的世界,这就是他们的乾坤。这一个乾坤被人一拿走,他们就没有世界了,就了了。

 

基督徒的生活是两可的】在圣经里,对于我们的食物等等的东西,是非常两可的。为什么说你吃也行,你不吃也行?因为从神的眼光来看,是没有什么,是小事,不是大事。你们看见么?从圣经的眼光来看,这是小事。因为要注意那积极的。神儿子的生命,基督的生命在我们中间,这是要紧的,这是大的。有这一个荣耀在我们中间,有这一个大的在我们中间,就这些吃穿都变成微小的。所以,对于基督徒生活的问题,圣经给我们看见是两可的生活。

      你愿意在主面前穿得穷一点也很好,你愿意在主面前吃得差一点也很好。今天如果有一个人多给你吃一点,你觉得也行,你多吃一点也好。今天你如果觉得说,为着主的缘故我不嫁、不娶,顶好。你如果觉得这样作亏待你自己,要嫁、要娶,也好。有的人,在里面没有基督丰富的人,你把嫁娶的问题一拿走,他的世界没有了。在这里有一个人,有基督的丰富,他能够往下去。不娶、不嫁,顶好。也娶、也嫁,也好。因为那一个积极的是太大,是那么荣耀,所以这些问题是极小的问题。如果有一个人把这些事当作极大的,我们就知道他对于基督的感觉有多少。这些都是很小的事。婚姻的问题也好,食物的问题也好,是非常小的事。在基督徒身上,一个人欢喜多吃一点也好,一个人欢喜少吃一点也好。这不是那么大的问题,不是基本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所有的问题就在这里:就是属灵的那一个实际要在我们身上彰显。那一个荣耀彰显得完全,这些事就自然而然都会摆在正当的地位上。这些都是太小的事,但是都是相合的。如果基督的荣耀没有得着,这些小的事就都变作大事。要藉着禁欲主义来对付,这是不认识主的人作的事。在一个认识主的人,这是相当简单容易过去的事。

      不是不吃不喝,也不是也吃也喝:马太福音十一章十六至十九节:我可用什么比这世代呢?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说,我们向你们吹笛,你们不跳舞:我们向你们举哀,你们不捶胸。约翰来了,也不吃,也不喝,人就说,他是被鬼附着的。人子来了,也吃也喝,人又说他是贪食好酒的人,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。但智慧之子,总以智慧为是。在这里你看见,主耶稣自己,对于基督教外面的生活,并没有严格的规定。他在这里说,约翰来的时候,不吃不喝。祂自己来的时候,也吃也喝。这就是基督教。因为基督教不注重外面吃喝的问题。也吃也喝也好,不吃不喝也好。这不是基本的问题。约翰,住在旷野里。主耶稣在迦拿赴婚姻的筵席。你看见,约翰不吃,也是基督教。主耶稣吃,也是基督教。因为我们有基督荣耀的事,这些事不是厉害的问题。所以,我们的思想要完全转过来。不要一直在那里注意这些事,把不吃不喝当作真实的生活。请你们记得,基督教不是不吃不喝,基督教也不是也吃也喝。

      是圣灵的管制,凡事都能作:腓立比书四章十一至十三节说:我无论在什么景况,都可以知足,这是我已经学会了。我知道怎样处卑贱,也知道怎样处丰富,或饱足、或饥饿、或有余、或缺乏,随事随在,我都得了秘诀。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,凡事都能作。请你们记得,基督徒也不一定是饱足,也不一定是饥饿,也不一定是有余,也不一定是缺乏,也不一定是卑贱的,也不一定是丰富的。丰富也行,卑贱也行,我们是接受圣灵的管制。主安排我们,叫我们饥饿也行。主安排我们,叫我们饱足也行。主安排我们,叫我们缺乏也行。主安排我们,叫我们有余也行。换一句话说,不管什么事,这一边也行,那一边也行。总是在我身上,主在那里加我的力量。这是积极的。其它的,不是大事,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  我盼望你们在神面前学,这一个叫作两可的生活。在基督徒身上,不是禁欲,也不是放肆。基督徒不禁欲,也不放肆,基督徒总是两可的生活。基督徒外面的生活,总是随着圣灵的安排,不是自己所拣选的。

      是超越,不是禁欲:哥林多前书七章二十九至三十一节,保罗说的话非常特别。他说我们基督徒该怎么作呢?有妻子的,要像没有妻子;哀哭的,要像不哀哭;快乐的,要像不快乐;置买的,要像无所得;用世物的,要像不用世物。这是基督徒。因为主住在你里面是这么大的缘故,外面的东西无所谓。人是要去压制它,去禁欲。这是证明说,这一个力量是多厉害。越是禁欲的人,越是充满了情欲的人。只有充满了基督的人,禁欲的问题不存在,情欲不存在。有妻子,好像没有妻子;没有妻子,也不求妻子。哀哭,也无所谓;快乐,也无所谓。置买,好像没有所得着,用物,好像不用世物。基督徒是超越过了一切。所以,基督徒的生活不是禁欲,乃是超越,是超越过了它。

 

不要降低基督教】你们千万不要有一个错误的思想,以为基督教是禁欲的。不要弄错了,千万不要把基督教降低下来,把它拖到禁欲主义的地步。

      从前我讲过撒杜孙达尔,他到开西去过了半年,我也到那个地方,他们告诉我,他所住的那一个家,被他弄得相当的困难,他们为他预备好了床。那时天气还相当冷。但是他天天晚上睡在地板上,的的确确像印度人。所以我盼望说,我们要学习,记得圣经里的生活,乃是睡在床上也行,睡在地板上也行。有许多人里面没有东西。他如果睡在床上,基督教就没有了。他的基督教是不睡在床上。一睡在床上,基督教就完全丢了。在中国,异教的思想也一直加进来。我们要给初信的弟兄看见什么是基督教。睡在床上的作基督徒,睡在地板上的也作基督徒。睡在泥土上的作基督徒,睡在弹簧的床上的也作基督徒。千万不要注意这些外面的事。一注意这些外面的事,就把基督教降低了。就把荣耀的、属灵的生活拖到规条里去了。我们要看见我们荣耀的东西。我们不能在那些规条里面转。所以,初信的弟兄一走路,就得把他们带得对。

      有一个弟兄,也是作工的弟兄,他也的确有一点相信禁欲主义。有一天,他和一个姊妹订婚,今天订婚,刚好第二天是主日。有一天我遇见他的时候,他说了一句话很好笑,他说,我讲道完了,我觉得很快乐,因为我希奇,我昨天订了婚,今天还能讲道!我说,你想订婚了,就不能讲道么?你看这一个人的思想。他以为昨天订婚,今天就不能讲道。他还是我们中间相当好的弟兄,不知不觉禁欲主义进来了。你们是看门的人,禁欲主义不能让它进来。许多荣耀的事让我们能够摸着。我们的主已经从死里复活,现在坐在天上。如果这个光在他身上越过越大。这些事情在他身上,就越过越小。在这样大的生命之下,这些事是非常小的。

      有一个年老的牧师,在好几个地方,称赞山东的一个牧师,说他相当好,结婚之后两个月没有遇见师母的面。当天结了婚就出去传福音,两个月没有看见过师母的面。这是禁欲主义。我们如果读旧约,一个人结婚,头一年不能当兵。你看见圣经是相当注重这一个日期。在那里绝对不是情欲。基督教绝对不是禁欲主义。基督教注重的地方,不是在这些事情上,不是吃喝的问题。神的国不在乎饮食。饮食少一点、多一点不是问题。神的国是在乎圣灵的大能。你没有那一个圣灵的大能,若去在那里追求这一个不可吃、那一个不可摸,你是与世界接触,专门注意世界的事。我们要记得,保罗在那里定这些事为罪。我们也得定这些事为罪。

      头一次从上海派了两个姊妹到江北去作工,穿了大衣。江北就有人说,我们疑惑女人穿了大衣还能作工?许多人以为神的道理是在大衣上,人穿了大衣就不能讲道。基督教不在大衣上。在这里有一个人,问题是在大衣上,穿衣服能摸着他,他整个基督教是在大衣上,我想这是最可怜的。

 

基督教是超越过了一切】现在我们要说到什么叫作圣经里的受苦。受苦不是辛苦劳碌。如果这一个是受苦的话,所有拉车的人都要进国度了,因他们比我们受苦得多。千万不要把这些东西拖进来。异教的思想不能进来。每一个敬畏神的人看见这些事要生气。要觉得人把我主的荣耀扔到泥土里去,扔到灰尘里去,一直要偷主生命的荣耀。我盼望你们能够在神面前注意,基督教不是这些饮食吃喝的东西。

      如果基督教不过是在吃上、穿上、衣服上、床上,我们传基督教就一点没有味道。这像世界上的人传的一样。但是,今天我能够站在山上去喊说:我的基督教和你们的穿也不同,和你们的不穿也不同;和你们的吃也不同,和你们的不吃也不同;和你们的喜乐也不同,和你们的哀哭也不同;和你们的用世物也不同,和你们的不用世物也不同。我的基督教是超越过一切。主耶稣基督,神的儿子,荣耀的生命住在里面,我天天被带到天上去,摸着宝座上的荣耀,这是基督教。我告诉你们,神把这一个积极的在我们身上显得够大的时候,这些事都过去,都看不见。盼望你们带领初信的弟兄,给他们看见,基督徒不是禁欲主义,乃是两可的生活。因为在我们里面的,根本是太大、太荣耀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