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疾病

 

      关于疾病的问题,有几件事,是我们在神面前要看的:

 

疾病与罪的关系】人没有犯罪之先,人没有疾病,人不生病;人犯罪之后,人才生病。所以,按普通来说,疾病和死亡一样,是从罪恶来的。因一人犯了罪,罪和死就进入了世界。死如何因着罪临到众人,照样疾病也因着罪临到众人。众人虽然没有犯像亚当一样的罪,但是因着亚当犯了罪,众人也像亚当一样──死了。有了罪就有死。在罪和死之间,有一个东西,我们称它作疾病。这是普通的疾病的来源。可是等到疾病临到个人身上的时候,却有两个原因。

      一种疾病,是从罪恶来的;一种疾病,不是从罪恶来的。以人类来说,疾病是从罪恶来的;以个人来说,有的疾病是从罪恶来的,有的疾病不是从罪恶来的。我们要把这两个分开。没有罪,定规没有疾病,就像没有罪就没有死亡一样。世界上若没有死亡,就也没有疾病,有了罪,就有死,有了死,就有疾病。但是在个人身上,有许多人生病是因为犯罪;也有许多人生病,不是因为犯罪。所以,我们要把个人生病与犯罪的关系,有一个清楚的分开。

      你们记得:在旧约里(利未记和民数记),如果以色列人肯顺服神,行神的路,不违背神的律法,不犯罪,神就要保护他们脱离许多的疾病。在那些地方,神明显的给我们看见,有许多疾病,是从违背主而来的,是从犯罪而来的。到了新约,我们也看见,有的人生病乃是因为犯罪。

      保罗告诉我们说,有一个人犯了罪,他要将他的身体交给撒但(林前五4~5)。这是明显给我们看见生病是从犯罪来的。轻的是疾病,重的是死亡。凭哥林多后书来说(9~10),保罗是叫他病,不是叫他死。因为那一个人后来懊悔,生出永不后悔的懊悔来。保罗说,你们就应当赦免他(林后二6~7)。哥林多前书是说要将这一个人的身体交给撒但,不是将他的生命交给撒但。将他的身体交给撒但,是叫他生病,不是叫他死。这明显的给我们看见,这一个人因犯罪,所以生病。

      保罗又告诉我们说:在哥林多教会有人不分辨身体而吃主的饼,喝主的杯,所以在他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,与患病的,死的也不少(林前十一29~30)。可见违背主,乃是他们生病的原因。

      我们有够清楚圣经的话,就是说,有许多人所以生病,乃是因为犯罪(不是所有的人)。所以,生病时,第一要查考的,就是我有没有得罪神。有许多人,能找出来是因为得罪神,所以生病。

      按我个人所认识,所知道的弟兄姊妹,我能够引一百几十个人的事来证明说:他们在主面前查考他们到底为什么缘故生病,结果找出来都是因为有罪。因为有一次专一的悖逆,因为有一次专一的不遵守主的话,走错了路。等到把那一个罪找出来,承认了之后,疾病也就过去了。许多弟兄姊妹有这样的经历,我也有许多同样的经历。在神面前一找出原因,病立刻就可以过去。这是医学所没有法子解释的。

      疾病,不一定是从罪来的;但是许多疾病是从罪来的。以疾病这一个问题来说,像死一样是从罪来的。但是疾病在个人身上,不一定是从罪来的,不过许多时候,也是从罪来的。我们承认,有许多病,能找出它天然的原因。但是我们不要把病都推到天然的原因里去。

      我们必须承认这一件事,许多时候,有疾病,明显是因为有罪在里面。我记得:有一个弟兄,是一个医学教授,他在重庆上海医学院教授的时候,曾对学生们提起:我找出很多的疾病都有它天然的原因。像葡萄球菌、链球菌、肺炎球菌,都长出了多少病。一种菌,就有某几种的病生出来,有各种各样的菌,就生出各种各样的病。不错,我们作医生的人,能够找出什么种的菌,生出什么种的病,但是我们没有法子定规为什么这一种菌,这一个人不被传染,而那一个人被传染了。十个人同时进到一个房间里去,大家都和这一种菌接触,结果有的人身体很好反而传染了,有的人身体不好,反而没有传染。按理是身体不好的人,容易传染,身体好的人,不容易传染;但是事实是身体不好的人,没有被传染,身体最好的人,反而被传染了。也许条件够的人不被传染,条件不够的人反而被传染。这是没有法子解释的!他说,我们承认在天然的原因之外,还有神的支配。我想这是一句很好的话。许多时候,各种的防范都齐备了,但人还是会生病。

      我还记得:我有一个同学,他说当他在协和医学院的时候,有一个教授,脾气顶大,但是学问非常好。他考试时,问题总是很简单的。有一次他出一个问题,是很简单的,可是许多人都不能答。他问说,为什么缘故人生肺病?许多同学都答说:因为有结核的菌。凡这样答的,都被他打ה。他说:世界上充满结核的菌,那么全世界的人,都要生结核病了!他说:结核菌要在合式的条件之下,才会长结核的病,你不能说光有结核的菌,就能长结核的病。学生以为有菌就长病,忘记了要有合式的情形。所以基督徒也是这样。虽然世界上有许多天然的理由,但是需要在那一个合式的条件之下,神才让这件事发生,才生病。不在那一个合式的条件之下,神就不让这一件事发生。

      我们绝对相信天然方面疾病的原因。我们有够多的理由,够多科学上的根据,说疾病是有天然的原因的。但是我们承认,有好些的病,在许多神的儿女身上,的确是因为犯罪,的确像哥林多前书十一章所说的,是因为得罪神,所以生病。所以你们要在神面前求医治,倒不如在神面前求赦免。人应当在神面前先求赦免,然后求医治。

      许多时候,一病就能找出来,我是在那里得罪了主,我是在那里没有顺服主,我是在那里不听主的话,我是在那一件事情上,没有听主的话。你祷告主,一找出那一个罪来,你的病就好了。我看见许多人,都是这一种情形。在主面前的问题一解决,病就过去。这是一件很希奇的事。所以,第一件事要清楚的,乃是罪恶与疾病的关系。因为以普通来说,疾病是从罪来的;以个人来说,有的疾病也是从罪来的。

 

主耶稣的工作与疾病】以赛亚书五十三章四至五节:(基督)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,背负我们的痛苦;我们却以为祂受责罚,被神击打苦待了。那知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,为我们的罪孽压伤。因祂受的刑罚,我们得平安;因祂受的鞭伤,我们得医治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我愿意你们注意的点,就是说:以实亚书五十三章在新约里引用的次数,以一章来说,是引用得最多的。都是给我们看见说,这一章是指着主耶稣基督说的。这一章圣经,特别讲到主如何作我们的救主。第四节说:祂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,背负我们的痛苦。这一节话,在马太福音八章十七节是这样说:祂代替我们的软弱,担当我们的疾病。

 

基督承担疾病】这是另外一个翻译。旧约是说祂担当我们的忧患,背负我们的痛苦。在这里,是圣灵指教马太说主耶稣来到地上的时候,祂是一个人来代替我们的软弱,担当我们的疾病。我们要特别注意:主耶稣来到地上的时候,当祂还没有死在十字架上之先,祂就在那里背负我们的痛苦,代替我们的软弱。就是说,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,把医病当作祂的负担,把医病当作祂的事情。祂不只在那里传福音,祂也在那里医病。祂不只在那里传福音,祂也在那里叫软弱的人刚强,叫枯干的手好了,叫长大痳疯的洁净,叫瘫痪的人起来走回家去;祂也在那里医治各样的疾病。主耶稣在地上是以传道为事,也是以行神迹为事。是以行善为事,是以栽培基督教中心的人为事,也是以医病赶鬼为事。我们要看见主耶稣的工作,就是要推翻从罪来的疾病。主耶稣来到地上,是来对付罪,是来对付死,也是来对付病。

      有一节圣经是许多神的儿女顶熟的,我自己也喜欢常常念它,就是诗篇一百零三篇。大说:我的心哪!你要称颂耶和华;凡在我里面的,也要称颂祂的圣名。为什么缘故呢?我的心哪!你要称颂耶和华,不可忘记祂一切的恩惠!什么恩惠呢?他说: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,医治你的一切疾病。

      我愿意弟兄姊妹们都看见,疾病有两个配偶。

      一个是把疾病配在死亡里,一个是把疾病配在罪恶里。疾病和死亡是一个配偶,疾病和罪是另外一个配偶,疾病和死亡的配偶,我们在第一段里已经看见:犯罪的结果是死,因着要死,所以有病。那两个都是结果。疾病和死亡的性质是一样的,都是从罪来的。从诗篇一百零三篇里看见疾病和罪又是一对。他说: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,医治你的一切疾病。因我的灵魂有罪,所以我的身体有病。主对付我灵魂的罪,把我灵魂的罪赦免了,所以身体的疾病也得了医治。身体上的难处,一面是罪在里面,一面是病在外面。今天主把这两个都替我除去了。不过我们要分清这一点,就是说:神赦免我们的罪,和神医治我们的病,有一个基本的不同。

 

基督对付罪与疾病的不同】神对付我们的罪,和神对付我们的病不一样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当主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,祂担当了我们的罪。我要问你们:有没有留下一个罪不赦免?没有。因为神的工作是那样完全,完全到一个地步,罪完全被抹煞,完全被除去。主耶稣还活在地上的时候,就担当我们的疾病,代替我们的软弱。但是,祂担当我们的疾病的时候,并没有把一切的疾病都除去;祂代替我们的软弱的时候,并没有把一切的软弱都除去。并且保罗反而说:我什么时候软弱,什么时候就刚强了。保罗没有说:我什么时候犯罪,什么时候就圣洁了。你看见罪是彻底的、无限的被除去;病却不是彻底的、无限的被除去。所以疾病在主救赎里的那一个情形与罪不一样。罪是无限的被除去,疾病是有限的被除去。

      提摩太的胃还是软弱的。在这里有一个主的仆人,主客让那一个软弱留在他身上。在救恩里,在救赎里,罪是完全被除去的,但是疾病没有完全被除去。对于主耶稣的工作,有一班人以为主耶稣只是对付罪,没有对付病;有一班人,以为主耶稣对付罪的范围有多大,对付病的范围也有多大。但我们不是这样看法。因圣经明显的给我们看见:主耶稣的工作,对付罪,也对付病;不过对付罪是无限的,对付病是有限的。你必须看见主对付罪的问题,乃是无限的,是把整个罪的问题都解决了!神的羔羊,背负了任何人的罪;羔羊的血,除去了全世界人的罪。罪的问题都解决了!但是,在神的儿女中,还是有病。

 

信徒当求主医治】我们今天可以在神面前这样看:神的儿女实在是不必有这么多的病人,因为主耶稣的确也担当了我们的病。主来到世界的时候,祂的确注重医病的事。虽然主不是在十字架上那样的担当我们的病,但是在祂的工作里也包括了病。因为以赛亚书五十三章的应验,乃是应验在马太福音八章。是应验在马太福音八章,不是应验在马太福音二十七章;乃是在各各他山上之前的应验。祂不是到各各他山上才担当我们的疾病。如果是在各各他山上担当我们的疾病,那就是无限的担当。乃是在各各他山上之前,在地上,祂就担当我们的疾病。所以,担当疾病的事,没有像担当罪那样的无限。这是相当清楚的。信主的人有生病的原因。恐怕有许多人失去疾病得着医治的机会。

      因为他在主面前,没有看见主替他担当疾病。或者我再多说几句:除非能有把握像保罗那样,一次、两次、三次求过主,好像那一个疾病留着是与他有益处。否则,你们还是求医治的好。保罗是祷告到第三次,清楚了,主是给他看见说:软弱对于你更有好处,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,你的软弱正好能够叫我的能力更彰显,所以保罗就接受那一个软弱。所以一个人若没有清楚看见神要他背负那一个软弱,背负那一个疾病的时候,他可以大胆的向主求,求主背负他的软弱,求主背负他的疾病,他可以求医治!神的儿女活在地上,不是为着生病,乃是为着荣耀神。如果生病能够荣耀神,乃是顶好的事。但是许多的疾病,不一定能荣耀神。所以当生病的时候,在神面前要学习倚靠,要学习知道主耶稣是一位担当疾病的救主。许多病人,当主在地上的时候,主也医治他们。主乃是昨日、今日、一直到永远不改变的主,所以我们可以求祂的医治。我可以将我的病,托在主的手里。

 

信徒对于疾病的态度──清楚找出疾病的原因】每一次,一个信徒一生病,就应该在主面前先寻找这一个疾病的原因,不是很急的在那里寻求医治。现在我们要说到一个疾病的过程。每一个人,一有疾病,保罗的病,保罗自己非常清楚,这是一个很好的榜样。神要我们清楚对于疾病的看法,知道那一个疾病的原因在那里。找看你有没有违背主?找看你有没有犯罪?找看你有没有亏欠人?找看你有没有违背什么天然的律?找看有没有什么事情特别被你忽略?请你们记得:许多时候我们违背了天然的律,也是得罪神。因为这些律是神所造的,是神所定规的。神管理宇宙,就是借着这些天然的律。有许多人,一生病就怕死,一生病就去找医生,一生病就急切的盼望得医治。这不是信徒所该有的态度。每一个人一生病的时候,要先找出生病的原因。许多弟兄姊妹,一点忍耐都没有。他们一生病,第一件事就是想法子求医治,很急的找医生。但这不是我们所该有的态度。你是怕这一个宝贝的性命会丢,一面祷告好像要抓住神来医治你,一面又去找医生吃药打针。你就是怕,就是宝贝你那一条命。这是明显给我们看见说,你是如何充满了自己!

      你在平常的时候,如同充满了自己,等到一生病,就赶快求医治,更是充满了自己。不会平时充满了自己,而到生病的时候,就不充满了自己。平时充满了自己的人,一生病,就必定焦急的在那里寻求医治。

      我告诉你们说,焦急也没有用处。因为在这一种的情形里,你是一个属乎神的人,得着医治,没有那么简单,就是这一次得着了医治,下一次病还会来,还有另外的病要来。人必须先解决在神面前的问题,然后才能解决身体的问题。在神面前的问题若没有解决,就身体的问题也没法解决。所以,有疾病的时候,先要在神面前找出那一个原因在那里,然后求医治。

 

接受疾病所要给你的学习】不错,碰着急症的时候,你也能够对付这一个问题。你如果能在神面前对付的话,你看见许许多多这样的问题,主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给你解决。许多时候,你能找出你有罪、你有错,所以你就病倒了。所以你就在神面前认罪,求神赦免,然后你在神面前才可以盼望得着医治。或者你在神面前走得稍微远一点的时候,你要看见,在这里不只有罪的问题,还有撒但攻击的问题。有的时候,是神管教的问题。为着要叫你这一个人,在神面前能够更圣洁,能够更柔软,能够更降服。有许多的原因,你在神面前要一一的对付。当你对付的时候,你就看见说,你的疾病到底是为着什么缘故?有的时候,神让你有一点天然的帮助,有一点医药的帮助。但是许多的时候,神也许不要你有医药的帮助,神能一下子就医治你。我们在这里必须看见,医治总是在神的手里。

      我们要学习仰望医病的神!在旧约里,神有一个名字:我耶和华是医治你们的。这个神的名字,是一个动词,是一个特别的名字(出十五26)。所以你们要学习仰望医病的耶和华!祂会在那里恩待祂自己的儿女。

 

圣经给病人的命令】一个人生病的时候所该作的第一件事,是把生病的原因找出来。原因找出来之后,有好几个作法,有一个是请教会的长老来祷告、来抹油(雅五14~15),这是圣经对于疾病唯一的命令。

      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,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;他们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,为他祷告;出于信心的祈祷,要救那病人,主必叫他起来;他若犯了罪,也必蒙赦免。你们有病的时候,你们就必须在神面前先有对付,不必急于求医治。但是当你对付的时候,其中有一件事,就是你应该请教会的长老来替你抹油,意思说元首的膏油,能流到你这一个肢体上来。亓首所抹的膏油,能带到身体上来。你是身体上的一部分,盼望说,元首的膏油能流到你这一个肢体上来。生命从你身上经过的时候,有的疾病就过去了。抹油的目的,乃是要得着元首的膏油。因为你在那里有悖逆的事,有犯罪的事,或者有任何其它的事,使你这一个人离开了身体的保护,离开了身体的循环。所以你请教会的长老来的时候,是请他们把你摆在身体的循环里,摆在基督的身体里,有生命的流通,像这一个肉体的身体,有它生命的流通一样。无论那一个肢体,他在那一个地位上一出事情,有了病,身体的生命在他那一部分就不流通。膏油的涂抹,就是把那一个流通恢复。所以你们要把代表教会的长老请来,他们在教会里是代表,是地方身体的代表,让他们代表身体替你抹油,让元首的膏油流到你这一个不能流通的肢体上。生命不能流通的肢体,让元首的膏油临到你!以我们的经历来看,这样的抹油,也能叫很重的病人,立刻起来。我们看见许多的事,按着人看是没有办法的,但是主很快的叫人转过来,人就得着了医治。

 

生病的原因】这一件事,我盼望你们能够看见。总要学习在有病的时候,找出生病原因到底在那里?有的时候,能够找到有一个原因是个人主义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:个人主义是一个人生病最大的原因。有的人有个人主义,随自己的意思行事,什么都是一个人来,什么都是一个人干。神的管教如果在他身上,他这一个人马上生病。因为身体的供应,不能临到这一个肢体。如果一个人生病,是因为这一个原因,他就需要身体的供应从他身上再通过。

      我不敢说就是这样简单。因为疾病的问题,原因有许许多多。有的是因为违背主的命令,有的是因为主叫他作一件事,他没有作,有的是因为犯了一个罪,有的是因为个人主义。有的人有个人主义,神让他去,不管教。但是,许多人,特别是认识教会的人,一有个人主义,立刻就起首病。不认识教会的人,或者说反而少病,越认识教会的人,越在与教会有团系的情形之中的人,主把他摆在这一种情形里,他一有个人主义,主就不让他过去。有的时候,也许是因为你污秽了你的身体。凡人污秽这一个身体的,神就毁坏这一个殿。许多人病,是因为他污秽这一个身体,所以,神就把它拆毁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有许多原因,我没有法子来给你们作出一个方案,只是给你们看见说,定规是有原因的。所以如果你生病的话,你总是要找出原因来。也许有一个原因,也许有许多原因。你把原因找出来,就要一一的承认。再要把教会的负责人请来,在神面前一同认罪,一同祷告,请他们替你涂抹膏油,把身体的生命再恢复。生命一流通在你身上,你看见,疾病就除去。虽然我们相信天然的原因,但是另一面,我们看见属灵的事,胜于天然的事,属灵的一对付,就是这样,疾病就全然好了。

 

神的管教与疾病】在圣经里有一件顶奇妙的事,就是外教人有疾病顶容易得着医治,基督徒却不那么容易。新约圣经给我们看见,差不多的外教人去寻找主的时候,疾病马上得着医治。圣经里也给我们看见医病的恩赐,叫我们医治弟兄的病,也医治外教人的病。但是圣经里给我们看见,有的基督徒没有得着医治。

      最少特罗非摩是一个,提摩太是一个,保罗是一个,这三个都是新约里最好的弟兄。保罗把特罗非摩留在米利都,因为他生病,没有办法。另一面,提摩太生病的时候,保罗劝他喝一点酒,因他的胃口不清,没有得着医治。保罗自己,不管是眼睛的病也好,是其它的病也好,总是相当苦,相当软弱。不然的话,他不会说在肉体里有一根刺。大家都知道刺总是扎人的。不要说是大的刺,就是顶小的刺,不要说是扎在肉体里,就是扎在手指头里,都使人觉得非常的不舒服。保罗所受的,不是根小的刺,乃是根大的刺。这根刺,是叫他整个身体都不舒服的。他是用软弱的字眼,就可知这病是何等的叫他软弱!这三个人,我们看见他们都是最好的弟兄,但是,他们都没有得着医治,他们都忍受了疾病。

      所以你们看见疾病与犯罪不一样。犯罪没有圣洁的果效,但疾病有圣洁的果效。

 

寻找病患中的教训】有的人把疾病与犯罪合在一起看,这就错了。疾病与犯罪,有的地方是不一样的,也有的地方是一样的。人犯罪,是越犯罪越污秽;但人生病,却不是越生越污秽,乃是越生越圣洁。因为疾病有神管教的手在他身上,疾病在一个人身上,会产生管教的结果。所以在这一种情形之下,神的儿女要学习服在祂大能的手下。

      人如果有病,人就应当学习在神面前一一的对付。对付完了之后,如果看见是神的手加在你身上,免得你骄傲,免得你放肆,免得你和罪人一样随便,你就要记得说:你不只要接受这一个疾病,你还要接受这一个疾病的教训。

      生病没有用!生病必须接受那一个疾病的教训才有用。不是疾病能叫人圣洁,是接受疾病的教训能叫人圣洁。你越生病,越建立你的自己,这一个是相等的。我告诉你们,你越生病,你在神面前越不行!所以你必需看见说,在这一个病里面到底有什么果效。或者有神的手在里面,要叫我谦卑,像保罗一样,免得我因着所得的启示太大而自高。或者因为我个性太强,神把一个疾病放在我身上,叫我软下来,叫我学习软,所以不立刻医治我。生病没有用处,软才有用处,你如果不软,生一辈子的病也没有用处。许多人的病,都变作没有用处。生了一辈子的病,而主要他对付的那一点他没有学。如果是这样,就这一个疾病是白白的临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  也许有的时候,经过了一个时期病也会好了,虽然病是过去了,但是主不放松,也许还有别的事情发生。所以,我们一有病,必须到主面前去,看主在这里要说什么话。

 

疾病操在神手里】许多时候,你能够看见主有管教。有的人,神是特别借着疾病管教他,特别要摸着他的某一点。你千万不要以为疾病是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  因为这一把刀,不是在别人手里。我告诉你们说,如果是一位弟兄替我们修面,就是用一把大的刀,我们也不怕。如果是你的仇敌,他替你理发,就可怕。我们要问说,这一把刀,是在谁的手里?如果我和某医生有仇,他要替我施行手术,我怕。如果这一把刀是在弟兄的手里,我不怕。请你们记得:疾病是在神的手里。有许多生病的弟兄姊妹,那么急他自己康健的情形,好像疾病是在敌人的手里一样。请你们记得:神把疾病都量过了。

      撒但是疾病的创造者,我相信撒但会叫人生病。但是读约伯记的人,都知道这是经过神的许可的,这是经过神的限制的。约伯记很清楚的给我们看见,没有经过神的许可,牠不能叫你生病,没有经过神的限制,牠也不能叫你生病。在这里有神的许可,有神的限制。你看见约伯的事,神许可他病,但是神不许伤害他的生命。所以请你们记得,每一次病临到我们身上,不要那样的绝望,不要那样焦急,那样觉得说我非好不可。不要以为拖得太长了,就那样怕死。请你记得:疾病是在神的手里,是量好的,是有限制的。等到约伯受试炼到够了的时候,疾病就过去,因为疾病成功了神的目的在他身上。我们看见约伯的事,神对付他有结局(The end of God,雅五)。我告诉你们:有许多人生病而没有结局,而没有学功课。要知道所有的疾病都是在主手里,所有的疾病都是主所给我们的。许多时候,你只要一认罪,事情就过去。主让许多的病留在我身上,乃是要我们学习功课。

 

对付自我】那一个功课越早学习,那一个疾病就越早过去。有许多人非常的爱自己。我能够顶直的说,有许多人生病,没有别的缘故,就是因为他爱自己。有许多人爱自己爱到一个地步,非生病不可。主如果不是把你爱自己的心挤出去,你在神的手里没有多大的用处。所以要学习作一个不那么爱自己的人。有的人一天到晚所想的,都是想到他自己,整个世界都是为着他的,他是地的中心,他是宇宙的中心,全世界的人都应当替他活着。他一天到晚所想的,都是他自己,每一样东西,都是围绕着他的。神在天上是为着他的,基督是为着他的,教会是为着他的,全世界都是为着他的。我告诉你,神没有办法,神需要把他这一个中心打掉!有许多人的病,不容易好,是什么缘故?因为他盼望得着人的同情。我知道:好些姊妹,都有这样的经历。许多时候,是拒绝了人的同情,疾病才好起来。

      有许多人生病,因为他喜欢病。因为只有在生病的时候,人才爱他,所以他欢喜病。不生病,人就不爱你,所以你就要常常的生病,好叫人常常的爱你;你就要侵入的生病,好叫人侵久的爱你。我曾看见这样的事实,一直要等到人到他面前去重重的责备他一下,告诉他说,你这样生病,是因为你爱你自己,是因为你要人爱你,是因为你盼望借着病得着人的注意,借着病人来看你,借着病叫人来体谅你,所以你在那里老是病。他如果在神面前是受对付的,他一看见这个原因,病就立刻好了。

      在这二十多年中,我能够写出几十百件事来,告诉你们,许多人生病,有许多的原因,但是人如果在那里有对付,把那一个原因找出来,把那一个原因一除去,疾病就立刻得着医治。那一个原因不除去,就得不着医治。

      我姑且提起一件事。我知道有一位弟兄,是一个寻找人爱的人,盼望人爱他,盼望人向他说好话,盼望人来看他,盼望人特别温柔的对待他。所以无论谁问他好不好的时候,他总是说,昨天晚上怎样怎样,今天早晨怎样怎样,他能很仔细的说,差不多从几分钟到几分钟发热,从几分钟到几分钟头痛,从几分钟到几分钟呼吸多少次,从几分钟到几分钟心跳多少次。他就是在那样一个长的时间里常常不舒服。他总是把他的不舒服告诉人,他要得着人温柔的同情。你去问他,他别的话都没有,天天都是那些长病的故事。他自己也希奇,一直地问我说,为什么我得不着医治?

      我告诉你们说,许多时候,人说直话不是那么便当的事,是要出代价的。有一天我里面有了力量,就对他说:你长病没有别的原因,就是因为你欢喜病。他说:没有这件事。我说:疾病不是你所爱的吗?你就是怕这一个病离开你,你爱它。他否认。但我说:你就是欢喜人的爱,你就是欢喜人的照顾,你就是欢喜人待你好,你不能用其它的方法得着这一切,所以你就用病来得着。如果你在神面前要得着医治,就这一个非除去不可!你必须学习在人问你好不好的时候,要回答说:好,很好!看看是什么结果!人问你昨天晚上怎样,你说:好!他说:我的心是很诚实的,我不能撒谎,我是觉得不好,如果昨天晚上真是不好,怎么办?我说:我念一节圣经给你听,书念妇人的儿子死在床上,她去见以利沙,以利沙问他说:你平安么?孩子平安么?她说:平安!但是她孩子已死,已经放在床上了。为什么他说平安呢?因为她信。她信神要将她的儿子救活过来。今天你也能够信。人问你昨天晚上好么?你说好,死了也是好的。要相信好。他没有话说。我告诉你们说:等他除去他自爱的心,等他弃绝人的表同情,等他弃绝盼望人来安慰他的心,他的病就是这样去掉了!

      你们必须看见:有许多的疾病都是有内在的原因,也有在疾病之外的原因。所以,人要在神面前学习信,总是在神达到祂的目的时候,疾病就过去。

 

认清疾病的原因】神在你身上,在属灵方面,能达到祂的目的的时候,疾病就过去。

      像保罗、提摩太、特罗非摩那样的人,我相信到写提摩太后书的时候,疾病还是继续着。但是他们承认这一个和他们的工件有益处,为着神的荣耀在他们身上,他们在那里学习照顾自己,不敢随便。保罗劝提摩太喝一点酒,在吃的事情上要有照顾。但是另一方面,为着事奉神,不能不工作。当然主是给他恩典,叫他胜过他的软过。保罗虽然带着病,但是他仍然工作。我想我们读保罗书信,他所作的,恐怕能抵得上普通十个人所作的。神用他这一个软弱的人,能够胜过十个刚强的人。虽然他身体软弱,但神给他能力,给他生命来作。

      不过像保罗、提摩太、特罗非摩这样继续病的,在圣经里不多。神所特别要造就的人,神才给他有这样的情形。至于普通一般的弟兄,特别是初信的,一有病,就要看有没有罪?你承认了那一个罪,把那一个罪一除去,你就很容易的得着医治。

      末了,我愿意你们在主面前看见,有的时候,撒但有忽然的攻击,有的时候,是因为你违反了天然的律,不一定有属灵的原因。这一切都可以带到主的面前来。加果是仇敌的攻击,奉主的名一责备就过去。有一位姊妹,有一次生病,热度一直不退,什么别的原因都没有,后来找出来是撒但的攻击。她奉着主的名一责备,病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  有的时候,是因违背了天然的律。手摆在火里面,定规会烧掉。应该照顾自己的地方,不要等到生了病才来认罪。我承认,你如果认罪,你定规能得赦免,但是不要等到犯了罪,身体出了毛病,才盼望神给你医治。平日该照顾的总得照顾。

 

求医治的路】当人在神面前求医治的时候,那一条路到底如何呢?我想这一件事也得稍微花一点工夫来说一下。因为有许多弟兄要学习从神面前来得着神的医治。

      我想在新约里,特别是马可福音里,有三句话,我是花了许多工夫在那里学的。我觉得那三句话有特别的用处,最少在我身上特别有用处。第一是主的能力的问题,第二是主的旨意的问题,第三是主的行为问题。

 

主的能力──神能!我自己有一次生病的时候,读马可福音,看见有的话特别有用处。第一段是在马可福音九章,英文改订本翻得非常好,和希腊文完全一样。中文的也好,不过我愿意你们加上标点就好。九章二十二节:你若能作什么。在你若能三个字旁边都加上双圈。二十三节的信字边有,意思说这一个字在原文里是没有的。你再把二十三节的你若能加上引号,又加上惊叹号。你们听我读:耶稣问父亲说,他得这病有多少日子呢?回答说:从小的时候,鬼屡次把他扔在火里水里要灭他,你若能作什么,求你怜悯我们,帮助我们。耶稣对他说:你若能!在信的人,凡事都能。你们懂得这一句话么?那一个父亲对主耶稣说,你若能作什么,就求你帮助我们。主耶稣说:你若能!怎么说你若能?主耶稣所说的你若能这三个字,就是那一个父亲所说的你若能。主耶稣是重复说那一个父亲所说的。父亲说:你若能作什么,就求你帮助我们。主耶稣说:你若能!在信的人凡事都能。在这里不是你若能的问题,在这里是信不信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第一个问题,在生病的时候,是充满了疑惑,不相信神的能力。好像说细菌的力量比神的力量大,好像说在显微镜底下看细菌的力量比神的力量还要大。当有大的试炼来的时候,你看见细菌是那么大的从你身上显出来。但是当一个人生病而疑惑神的能力的时候,你看见主耶稣责备他。请你们记得,在圣经里很少看见主耶稣有一次说话像这一次这样打断人的话。主在那里说你若能!好像说主在那里气了!(主原谅我说这话。)好像说,当那一个父亲说,你若能作什么,就求你帮助我,主耶稣听见这话,就说:怎么说你若能?什么你若能?在信的人凡事都能!不是你若能的问颢。有病,是你信不信的问题,怎么问我能不能?所以,神的儿女一生病,第一件事要学习仰起头来说:主!你能。

      你们要记得:主耶稣那一次医治瘫子的病的时候(我常常欢喜主盺说的话,因为主耶稣每一次说的话,用的字都是非常准)。祂对法利赛人说,是对瘫子说,你的罪赦了,或说,起来,拿你的褥子行走,那一样容易呢?法利赛人的思想定规是说,你的罪赦了容易。你说一句话,当然是容易的,随你说好了,谁都看不见。要说起来走就不容易。但是主耶稣所说的话,是证明说祂能赦罪,祂也能医病。你们仔细的来看主耶稣的问题。你们想看,这样说好不好:是说小子,你的罪赦了难呢?或者是说你的病好了难,起来拿你的褥子行走难呢?可是主耶稣换一个字来说,是说你的罪赦了容易呢?或者说起来,拿你的褥子行走容易呢?

      主耶稣是说那一样更容易。因为从主的眼光看来,两样都是容易的。赦罪是容易的,叫瘫子起来走路也是容易的,所以说那一样更容易?实在说来,问法利赛人的问题是那一样更难?以法利赛人来看,赦罪是难的,叫瘫子拿着褥子走也是难的,两样都是难的事,不过要比较看那一样更难?但是主耶稣说那一样更容易。

 

主的旨意──神肯!不错,祂能,但是我怎么知道祂肯医治我?我不知道祂的旨意,也许主不要医治我,怎么办?这是另外一个故事。马可福音一章四十一节:耶稣动了慈心,就伸手摸他说,我肯,你洁净了吧!所以,第二个问题就是说,一个人生病的时候,光是学习知道神的能力还没有用,要神肯才有用。

      祂的能力无论多么大,若祂不肯医治我,有什么用?这里的难处,不是说神能不能的问题,乃是说神肯不肯的问题。神如果没有意思医治我的病,祂的能力无论多么大,都与我没有关系。所以第一个问题要解决的是神能,第二个问题要解决的就是神肯。在这里你们看见一件事,主耶稣对长大痲疯的人说:我肯。全世界没有第二种的病,像大痲疯那样污秽。所有的病在旧约里都是病,但是大痳疯是污秽,因为长大痳疯的人,你一摸他,你也要长大痳疯。主耶稣如果摸他,主耶稣也要长大痳疯(这是按着人来说的)。但是祂的爱心非常大,所以祂说:我肯!

      主耶稣伸手摸他,他就洁净了!长大痲疯的人,主也肯叫他洁净,我的病,主不肯医治么?所以你能说神能、神肯。所以光知道神能不够,还要知道神肯。

 

主的行为──神曾!神愿意医治还不够,祂还得作一件事,这要看马可福音十一章里面所说的话:我实在告诉你们,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: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,他若心里不疑惑,只信他所说的必成,就必给他成了,所以我告诉你们,凡你们祷告祈求的,无论是什么(疾病也在里面),只要信是得着的,就必得着。这里是讲到神曾。现在我们看见了神能、神肯、神曾。什么叫作信心?信心不只相信神能、神肯、也是相信神已经作了。

      神已经成功了。你如果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。你如果能信,有把握知道神能、神肯。神如果给你话,你就能够感谢神:神医治了我的病,神已经作了!许多人就是在这里模糊了,病得不着医治。因为他一直在那里盼望得着医治。盼望是将来的事,相信乃是已过的事。我相信神定规医治我,可能还在二十年以后。我相信神定规要医治我的病,可能还在一百年以后。一切真实的信心都是能爬起来说:感谢神,祂医治了我的病!感谢神,我得着了!感谢神,我洁净了!感谢神,我好了!所以信心到了完全的时候,不只说神能不能,神肯不肯,乃是说神曾作了没有?神曾了!神已经作了!神曾听了我的祷告,神曾用祂的话医治了我,神已经作成功了!凡信是得着的,就必得着。许多人的信心都是要得着的信心,所以老得不着。我们应该有是得着的信心。我们的信心都是讲是的,不是讲要的。

      我引一个简单的比方:你们都是传福音的人,今天如果你们传了福音,有一个人听了福音,明白了,悔改了,他说:我相信了。你问他你信了主耶稣没有?他说信了。你问他你得救了没有?他说,我会得救。你知道这不行。你问他:你得救了没有?他说,我必定得救。你知道也不行。你问他,你真的必定得救么?他说,我想我定规会得救的。我告诉你,你总觉得那一个味道不对。他说要得救、会得救、一定会得救,那一个味道不对。你问他,相信主耶稣没有?得救没有?他说得救了!你知道那一个味道对。人相信了,就是得救了。照样,所有的信心,都是已过的,都是与得救的信心一样的。不是我相信了,定规会得着医治,定规会好,定规要好。这不是信心!人一相信,就要说,感谢神,我得着了医治。

      你们要把这三个抓牢:神能、神肯、神曾。人的信心一摸着神曾的时候,疾病就过去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