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蒙头的问题

 

读经: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二至十六节

我称赞你们,因你们凡事记念我,又坚守我所传给你们的。我愿意你们知道,基督是各人的头;男人是女人的头;神是基督的头。凡男人祷告或是讲道,若不蒙着头,就羞辱自己的头,因为这就如同剃了头发一样。女人若不蒙着头,就该剪了头发;女人若以剪发、剃发为羞愧,就该蒙着头。男人本不该蒙着头,因为他是神的形象和荣耀;但女人是男人的荣耀。起初,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;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。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;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。因此,女人为天使的缘故,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。然而照主的安排,女也不是无男;男也不是无女。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;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;但万有都是出乎神。你们自己审察,女人祷告神,不蒙着头,是合宜的么?你们的本性不也指示你们,男人若有长头发,便是他的羞辱么?但女人有长头发,乃是她的荣耀,因为这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。若有人想要辩驳,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,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。

 

      今天我们要提起的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,就是蒙头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二至十六节,没有一次提起弟兄的问题,也没有一次提起姊妹的问题。在这几节圣经里,你所看见的,乃是男人和女人的问题。在这里,你根本寻不到在基督地位的问题。这里乃是提起神在创造里安排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不是说我的父和我是一个(约十30),乃是说神是基督的头。在这里并不是父和子问题,乃是神和基督的问题,神和祂的受膏者的问题。这不是父和子中间的问题,这不是神格中三而一的父神和子神的问题。这乃是说到被神差遣而来到地上,受神膏油,作神的基督的那一位,神和祂的关系的问题。这不是神格中的事,这乃是神和祂的受膏者的事。蒙头的问题,乃是神和祂的受膏者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蒙头的问题,也不是基督和祂教会的问题。不是说基督乃是教会的元首,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,所以要蒙头。请你们记得,根本不是这个问题。在这里是说,基督乃是各人的头。在这么多人之中,基督是头。虽然是这么多的人,但是,基督是头。基督的作头,不只是指基督作教会的头;基督的作头,乃是指基督作各人的头。所以,根本不是指基督和教会的关系,乃是指基督和各人的关系。所以这不是指神的儿女和神的儿女中间的关系,不是指弟兄姊妹的关系,不是指教会里弟兄什么种的情形,姊妹什么种的情形。这里乃是说男人作女人的头。我们要把根本的问题解决了,才能知道什么叫作蒙头。

 

神在宇宙中的两个制度】我愿意把问题带到相当远的来看。不然,就不容易明白哥林多前书十一章。这一章,需要认识神的人,和认识圣经的人,才能明白。因为这一章相当难读。在这里,有一件事,我们要先看清楚,就是神在祂的宇宙里,有两个制度:一个制度是恩典,一个制度是政治。

 

恩典制度】我们所说的教会,我们所说的得救,我们所说的弟兄姊妹,我们所说的作神儿女,都是神恩典制度里的东西。一切关于教会的,一切关于圣灵的,一切关于救赎的,都是恩典制度里的东西。你看见说:在神面前,百夫长蒙恩典,腓尼基的女人也蒙恩典;彼得蒙恩典,马利亚也蒙恩典;拉撒路可以复活,马大和马利亚可以事奉。在恩典的制度里,男女的关系是这样的。

 

政治制度】在圣经里,还有一种的制度,我们称它作神的政治。这一个政治制度,根本和恩典的制度不一样。神政治的制度是独立的,是另外一个制度。在这一个制度里,神随着祂自己的意思而行事。

      () 造男造女:神创造世界的时候,祂创造男人,也创造女人。这是神政治里的东西。神创造世界的时候,先造男人,后造女人,这也是神政治里的东西。神要怎样作,神就怎样作了。这是独立的旨意。神要这样作,神就这样作了。神后来定规说,所有的人,都作女人的后裔,连主耶稣也作女人的后裔,这也是神的政治。没有一个人和神商量这件事。

      () 赐食物给人:在伊甸园里的时候,神将果子赐给人作食物,这是神的政治。在洪水以后,神将动物赐给人作食物,这也是神的政治。

      ()变乱语言:人的语言,本来只有一种。人造了巴别塔,为要显出人联合的能力来。所以神在巴别的地方,就变乱了人的口音,不要人说同样的话,这是神的政治。等到五旬节的时候,神把祂的灵赐下来,叫人说起方言来,这也是神的政治。

      ()分成多民:到巴别塔的时候,地上的民,分作许多的民。多民的民,是民族的民,不是国民的民。这也是神的政治。后来神在这么多的民中,又挑选一个单独的民,就是以色列族来属乎祂,这是恩典。但是在人类中间有民的分别,这是政治。

      ()国家出来了:过些日子,这许多民,变作许多国。圣经里的历史给我们看见,国的起头,比民的起头慢。先有民族,后有国家。每一个国家。有一个王管理他们。这也是神在政治里所许可的,这也是神在政治里所设立的事。

      ()以色列人立国:当以色列人在士师记的时候,还不过是一个民族,还没有成为一个国家。到撒母耳的时候,还是一个民族,像其它的民族一样,因为还没有王管理他们。等到有一天,以色列民也要有王,像其它的民族一样,他们要从恩典里出来到政治里去。他们说:我们也要有王,像别的民族一样。神警戒他们说:如果有王,将来那王要怎样管辖他们(撒上八9)

      ()扫罗作王:后来,神拣选扫罗作他们的王。扫罗一被拣选,神政治的制度,就在以色列人的身上起头。不是说神的恩典不存在,乃是说以色列人专一的把自己放在政治的底下。以色列人就不能随便的抵挡他们的受膏者,因为他是国王。所以,虽然扫罗在恩典方面离开了神,但是在政治方面他还是王。你们要看见两条不同的路,才能看见两种不同的情形。以恩典来说,扫罗是失败了;但是,在政治方面,他还是王。所以大不能抵挡神所设立的权柄。

 

恩典与政治制度的合一和成全】这一个一直继续到主耶稣。你自然而然的看见,在那里有神这两方面的工作。神恩典的制度,一直继续在世界上。同时,也有神政治的制度,继续在这世界上。祭司和先知,乃是站在恩典的这一边,来维持恩典的制度。以色列的王,以色列的领袖,乃是站在神政治的这一边,来维持神政治的制度。

      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,一方面,祂是作救主,来拯救人脱离了罪,这一个乃是在恩典制度底下的工作。另一方面,神是要主耶稣来到地上,借着十字架的工作,来设立祂自己的权柄,来设立祂的天国,来叫诸天在地上掌权。一直要把鬼魔的势力毁灭,一直要把国度带进来,一直要把新天新地带进来。那一天,恩典和政治的制度,要联合成为一个制度。就是说,到新天新地的时候,恩典制度和政治制度,要联合成为一个制度。就是说,到新天新地的时候,恩典的制度和政治的制度,两个要合一在主耶稣身上。祂就是两面的作工,一面祂站在恩典的制度方面作工,另一面祂又站在政治的制度方面作工。

      神的政治,不是从造人才起头,神的政治是从造天使就已经起头了。这在圣经里是相当清楚的。撒但在那里作晨星的时候,撒但在那里掌权的时候,这一个政治的制度已经起头了。一直到了人被造,婚姻是神政治制度里的东西,丈夫和妻子是神政治制度里的东西,家庭的设立是神政治制度里的东西,父母和儿女的关系,也是神政治制度里的东西。这些基本的机构,都是神在祂政治制度里所设立的。

      现在我要弟兄姊妹看见一件事,就是一切在这一个世代里蒙恩的人,有一个基本的功课要学,就是说,决不让恩典打岔神的政治。我要很严重的说这句话,决不让恩典在我们身上来打岔神在政治里所定规的。神是叫人来尊重神的政治,不是叫人来废弃神的政治。如果我们不知道神的政治,我们在神面前就要是一个不法的人;我们根本没有看见一个教会之外,还有一个国。所以,你们必须看见政治的制度。恩典的制度,乃是为要成全政治的制度。不是政治的制度来为着恩典的制度,反而是恩典的制度来成全政治的制度。

      许多人有一个基本的错误,就是糊里胡涂,以为能够藉恩典来把政治摆在一边。神在恩典里的工作,你没有方法用它来改变神的政治。我们在神面前所得的恩典的赦免,不能改变神政治的赦免。你在恩典的赦免里,不管得着多少,都不能改变政治的赦免。

      神的政治是另外一个原则!从起头到末了,神总要带进祂的政治制度。恩典就是与政治相配的。今天,因为人在政治的制度底下不服,在政治的底下反叛,所以才有恩典制度进来。恩典制度,使你被拯救,被挽回,叫你能够顺服神政治的制度。恩典反而是为着辅助神政治的制度的。

 

要学习认识神的政治】亚当被赶出伊甸园 你们记得亚当犯罪的事。神造了伊甸园之后,就造亚当和夏娃,神叫他们看守,这简直是把伊甸园完全的给了他们。伊甸是快乐的意思,他们住在快乐的园子里,但是他们两个犯了罪。犯罪之后,神给他们一个应许说,有一位拯救的主要来,就是女人的后裔要来。虽然有一个救赎的应许,但亚当和夏娃还是被赶出离开伊甸园。你看见,拯救是主的恩典,但这并不拦阻神赶出的政治。

      神不只把亚当赶出伊甸园,并且用基路伯守住伊甸园,叫他们两个不得回去,这是神的政治。神的政治和神的恩典是两个东西。恩典给人救主的应许,政治把人赶出伊甸园。人从今天起,不能再在伊甸园里,这是相当清楚的。

      以色列人不得进迦南 以色列人到了加底斯巴尼亚,他们不肯进迦南地去,结果,神就不给他们进去。以色列人懊悔了,自己要进去,一天之中,被迦南人杀死了许多。以色列人在那里哀哭呼叫,但是神不能让他们进去(民十三至十四)。曾有一次不进去,就不得进去。神在政治上,不让人随便作。神有祂的政治。

      摩西的事:摩西用杖打了盘石两次,没有尊耶和华为圣,结果就不得进迦南地(民廿7~12)。虽然神怜悯他,把他带到毘斯迦山上,但是,他不能和神的子民一同进到迦南地。虽然他能够和神一同在毘斯迦山上看迦南地,但是不得进去(申卅四)。从山上看迦南地的范围,是神的恩典;但是,不得进迦南地,这是神的政治。

      的事:大犯了罪,神恩待他,怜悯他,赦免他的罪。并且神还恩待他,叫他从这件事以后,和神有特别的交通。可是刀剑永不离开他的家(撒下十二7~14)。这是神的政治。

      巴拿巴和保罗分开:巴拿巴与保罗分开,是为着马可的缘故(徒十五37~39)。马可是巴拿巴的亲戚(西四10)。马可在半路上不顺服,不听话,巴拿巴还是愿意带他,明显是因为有亲属的关系。从此巴拿巴与保罗分开,把马可带到居比路(居比路是他们的家)去。在这里,完全是肉体的关系在里面作工。我承认巴拿巴到后来也许还被神用,还作了好的工作。但是,从那个时候起,圣灵从圣经里把他的名字取消。他的名字还在生命册上,但是不再记在使徒行传上。这是神的政治。在神的政治里,不能让人行走他自己的路!

      恩典的制度是一件事,政治的制度又是一件事。人越谦卑,在神政治的制度里越上进。千万不要以为说,你因为进入了神恩典的制度,你就能废弃神政治的制度。

      恩典没有法子废弃政治,并且恩典是叫人能顺服政治。我严重的说这话,恩典乃是给我们能力,叫我们能顺服政治。恩典不是叫我们造反来推翻政治。神的这两个制度,是互相成全的。恩典不能废弃政治。只有愚昧的人才说:我蒙了恩典,我可以放松,可以随便作。这是愚昧人作的事!

      一个人在恩典之下看得越清楚,他作仆人,就更像仆人;他作主人,就更像主人。也照样,一个人在恩典之下看得越清楚,他越会作丈夫,越会作父母,越会作儿女,越会作国民,越会服在权柄底下。人越接受神的恩典,越会知道说,我怎样来维持神的政治。我没有看见一个真认识神恩典的人,反而是毁坏神政治的人。

 

蒙头和神的政治发生关系】蒙头的问题,是属乎神政治的问题。蒙头,乃是与神的政治发生关系的。你们若不知道神的政治,我没有法子劝你们蒙头。如果不知道什么叫作神的政治,就不知道蒙头的关系是何等的大。如果看见神的政治,知道在神的话语里所启示的,有一个叫作神的政治制度,就要看见蒙头和神的政治发生极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  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二至三节:我称赞你们,因你们凡事记念我,又坚守我所传给你们的。我愿意你们知道,基督是各人的头,男人是女人的头,神是基督的头。所以,这里乃是神的政治里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不是父亲和儿子的关系,乃是神与基督的关系。如果用一句今世代人的话来说,基督就是神的代表。不是说父和子的关系,因父和子的关系是神格中的关系。这里不是说在祂神格中有什么种的性质;乃是说在职分上,在神的安排上,在神的政治上,神是神,基督是基督。基督乃是神所差来的。约翰福音十七章三节说:认识你独一的真神,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。神是神,主耶稣是被差来的基督。这一个神和基督,就是神政治里的一件事。基督本来是和神同等的,是祂甘心乐意作基督,作被差遣的。神乃是高高在上作神,基督乃是被差遣来作神的工作。这是神政治里的第一件事。

      神的目的是什么?神是要设立基督作头,所有的人都得顺服祂。祂是万有的元首,祂在万有之先,万有都是借着祂造的,又是为祂而造的,所以祂是各人的头,众人都要顺服在祂底下。这一个,在神的政治里,也是基本的原则。基督是各人的头,不是恩典制度里的东西,乃是神政治制度里的东西。照样,男人是女人的头,也是神政治制度里的东西。神在祂的政治里设立男人作头,和神在祂的政治里设立基督作头一样,和神在祂的政治里设立祂自己作头一样。这乃是整个制度的问题。

      神在这里自己作头,神设立基督作头,神再设立男人作头。这是神政治的三个大的原则。

      神是基督的头,不是说神大、基督大的问题,乃是在神的政治里,神是基督的头。在神的政治里,基督是各人的头。在神的政治里,男人是女人的头。这是神所设立的,这是神所定规的。

      腓立比书二章是够清楚的,主耶稣在祂基本的性质上,祂是与神同等的。但是,在神的政治里,祂乃是基督。因为祂是基督,所以,神是祂的头。所以在约翰福音里,祂承认说,我所作的一切,都是父告诉我的(约五19)。我来不是行我自己的意思,乃是行差我来者的意思(约六38)。我不过是基督,我不过是被差来的基督。我不敢凭自己说话,我乃是听见了才说话。我不敢凭自己作事,我乃是看见了才作事(约八26~28)。祂今天是站在政治的里面。神所定规的是:神是神,祂是基督,基督要听神的话。虽然子神不必听父神的话,因以基本的位格来说,子神和父神是同样大小的,是同等的,也是同尊的。可是在政治里,祂不站在子神的地位上,祂是站在基督受差遣的地位上。

      神的政治,要有一天被认识,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基督是他的头,这是神在政治里的定规。基督要作各人的头,今天只有教会知道,世界的人不知道。有一天全世界的人都要知道基督是头,祂是造物中的第一个。在受造之物中,祂是初熟的果子,所有受造的人,都要服在基督的权柄下。照样,神定规男人是女人的头这一件事,也是在教会里才知道的。你们看见这一点么?今天只有教会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,也只有教会知道男人是女人的头。

      我们已经看见,恩典不能推翻神的政治。我想我们所学的功课,越过越清楚,恩典是为着扶持神的政治,不是为着破坏神的政治。没有一个人能愚昧到一个地步,利用神的恩典来干犯神的政治。神的政治是不能干犯的!神的手,一直要在那里维持神的政治。今天,人不能因相信了主,就推翻父亲的权柄。今天,人不能因相信了主,就推翻主人的权柄。今天,人不能因相信了主,就推翻政府的权柄。今天,我们不能说,我是基督徒,所以不必纳税;我是基督徒,所以不必完粮。没有这件事!你越是基督徒,越要维持神的政治。

      今天我们在世界里,是要维持祂的见证。所以祂在这里,给我们看见三种不同的元首:神是元首,基督是元首,男人是元首。根本不是弟兄姊妹的问题。根本是政治里的东西,不是恩典里的东西。恩典是说弟兄姊妹,但是,在政治里神另有定规。这是神的旨意,这是神独立的心意。神定规祂自己作元首,基督作顺服的。神定规基督作元首,各人作顺服的。神定规男人作元首,女人应当有顺服的记号。

 

蒙头的意义】四至五节:凡男人祷告或是讲道,若蒙着头,就羞辱自己的头。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,若不蒙着头,就羞辱自己的头;因为这就如同剃了头发一样。在这里,我要给弟兄姊妹看见什么叫作蒙头。

蒙头的意义是说,我服在神的政治底下,我接受那一个地位。我绝不敢说,我蒙了恩典,我可以取消神的政治。我连想也不敢想,我反而接受这一个。基督如何接受神作头,各人也如何接受基督作头。照样,在代表上,女人也如何接受男人作头。蒙头的意思就是说,好像我没有头一样,我把头遮了,好像没有头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在实行上,女人蒙了头。但在实际上,基督在神面前是蒙头的,各人在基督面前是蒙头的。可是在实行上,神只要求女人在男人面前蒙头。这是一件希奇的事!这是相当深的原则,发生了极大的关系,并不是小事情。

      我常常觉得说,有的弟兄,有的姊妹,根本没有法子和他讲蒙头的问题。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神的政治。你要明白什么是神的政治,你才能明白蒙头。问题是说,基督在神面前是蒙头的,所以我在神面前也蒙了头。我把头遮了,看不见了,不显露了,神是我的头。在事实上,神是要每一个人的头都蒙起来。基督是我的头。我的头要不出来,我的头要不看见,我的头要不显露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我要对作基督徒的女人说,神定规男人是女人的头。今天在不认识神权柄的日子当中,只有在教会里,主要求这样的事。所以,这变作是作不作基督徒的问题。神在教会里,要求基督徒接受神在政治上所定规的制度。

 

姊妺们的责任】所以姊妹们的蒙头就是说,她在神面前,是站在基督在神面前的地位上,也是站在各人在基督面前的地位上而蒙头的。神叫女人蒙头,乃是要把神的政治在地上彰显出来。也只是女人,神才叫她蒙头。女人的蒙头,不只为着自己,乃是为着代表。有许多事情是为着自己,有许多事情是为着代表。为着自己,是因为我是女人。为着代表,是因为代表各人,代表基督。在基督面前我是代表各人,在神面前我是代表基督。所以在神面前,女人蒙头,就是等于基督在神面前蒙头一样。在各人面前女人蒙头,就是等于各人在基督面前蒙头一样。

      所有的人,在基督面前都应该没有头,都应该把头遮盖起来,都应该让基督作头。一个头不蒙,就是两个头。有了两个头,总得把一个蒙掉。神在这里,基督在这里,要蒙一个头,像男人在这里,女人在这里,也要蒙一个头一样。基督在这里,各人在这里,也得蒙一个头。不蒙头,意思就是说,有了两个头。在神的政治里,不能有两个头。神是头,基督就不能作头;基督是头,各人就不能作头;男人是头,女人就不能作头。

      神是叫姊妹作代表。姊妹,是要显出神这一个政治的制度。姊妹乃是负责在头上有顺服的记号,要显出神政治的制度。神特别要求这一件事,就是在女人祷告和讲道的时候,要她们蒙头。因为她们来到神面前的时候,就得知道神的政治。她们为着神到人面前去讲道,为着人到神面前去祷告,或者是祷告,或者是讲道,或者是为着神出去,或者是到神面前去,凡与神有关系的,都得蒙头。目的是为要显出神的政治。

男人不许蒙头,男人如果在女人面前蒙头,是羞辱自己的头。男人是代表基督。男人蒙头反而是认说,各人不该在基督面前蒙头,基督反而该在各人面前蒙头。

 

姊妹要怎样蒙头】第六节:女人若不蒙着头,就该剪了头发;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,就该蒙着头。换一句话说,神对姊妹说,你该彻底!

      没有一个人可以不蒙头,而把头发留在那里!人如果不蒙头,就得把头发剪掉剃掉。如果你觉得剪发剃发是羞愧的,你就得蒙头。这是保罗的意思。女人如果不蒙头,就该剪发剃发。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,就该蒙头。要彻底,不要只作一半。

      七节:男人本不该蒙着头,因为他是神的形像和荣耀。你看见男人是代表神的形像和荣耀,所以不该蒙头。但女人是男人的荣耀。所以女人该蒙着头。女人若不蒙着头,就不能显出男人是头。

      八节、九节是相当清楚,都是讲到政治的问题。所以我说,不知道政治的问题,根本不必读哥林多前书十一章。起初,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。这是神作的事。创造的时候,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,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。创造女人的时候,是从男人身上拿出一根肋骨来造的。所以你看见,头是亚当,不是夏娃。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;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。所以为着创造的缘故,也要服。

      十节:因此,女人为天使的缘故,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。圣经里没有怎样的规定要用什么来蒙头,就是说要把头蒙住,要把头发所在的头蒙住。为着什么要这样作?它说,为着天使的缘故。

      我常常觉得,这是非常奇妙的教训。姊妹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,是为着天使的缘故。我们都知道天使犯罪的历史。撒但是背叛的。撒但如何背叛?乃是要高抬自己与神同等。以赛亚书十四章说他在那里要高抬自己,要升到天上与神同等。换一句话说,天使在神面前出了头,不服在权柄之下。每一个读以赛亚书十四章的人,都知道撒但在那里一直说,我要,我要;我要升到天上,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之上,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,我要升到高云之上,我要与至上者同等(赛十四13~14)。撒但,就是要作这样的事。你们在这里所看见的,乃是说,天使长堕落了!启示录十二章给我们看见说,撒但堕落的时候,拖了三分之一的天使,一同堕落(启十二4)。换一句话说,在神面前没有服在元首的权柄之下而想出头,这是天使的堕落!

      今天女人在头上有服权怲的记号,就是要作给天使看!今天,只有教会里的姊妹才有,整个世界的女人没有。今天姊妹们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,就是说,我把我的头蒙起来,我没有头,我不作头。我的头不显露,我接受男人作头,就是说,我接受基督作头,我接受神作头。但是,你们天使却背叛了。这叫作为天使的缘故。

      我在头上,有服权柄的记号。我是一个蒙头的人。这一个,乃是对堕落的天使一个最好的见证。这一个对于没有堕落的天使,也是一个好的见证。怪不得撒但是一直在那里反对这蒙头的事。因为这一个乃是羞辱牠。牠在神面前所不作的事,我们作。神在天使所得不着的,神在教会中得着了。天使有一部分不服在神的权柄之下,不服在基督权柄之下,弄到全世界都乱起来。堕落的天使,堕落的撒但,弄出了这么大的难处来。撒但的堕落,比人类的堕落问题还大。神在堕落的天使身上所不能得着的,神在教会里得着了。

      在教会里,有许多姊妹站在女人的地位上,学习蒙头,你就看见,在这里有一句说不出来,也是不必说出来的话,就是她有一个见证给空中的天使看见说,神在教会里得着了祂所要得着的。因此,女人为天使的缘故,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。

 

极端的问题】但在这里,有人会极端,以为说男人就是作头,女人就得顺服男人的权柄。若是这样,女人在凡事上都站在盲目顺服的地位上,就没有多大的用处了。人的难处,要么就不走,一走就走极端。所以保罗说,不是那么简单。然而这不过是外面的见证。外面的见证是这样,在事实上,在里面的怎样呢?十一节说:然而照主的安排,女也不是无男,男也不是无女。因为有的人问说:什么叫作女也不是无男,男也不是无女?保罗就接着解释说: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,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。

      在伊甸园里的时候,女人是从男人而出。今天呢?从伊甸园以后,男人需要从女人而出。没有一个男人不是女人生的。在实际上,男也不是无女,女也不是无男。男人也不能说他有特别,女人也不能说她有特别。但万有都是出乎神。蒙头这一个要求没有别的,就是要你们在头上有一个服权柄的记号。说来说去,万有都是出乎神的。在实际上,男人是从女人生的,女人是从男人出的。没有一个人可以骄傲,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自暴自弃。

      十三节:你们自己审察,女人祷告神,不蒙着头,是合宜的么?保罗在这里问姊妹,特别是问姊妹。你们听见了这一句话之后,你们知道了神的政治之后,你们知道了神是基督的头之后,你们知道了基督是各人的头之后,你们知道了男人是女人的头之后,你们也知道了神设立女人来代表各人之后,你们也知道了神设立女人在神面前代表基督之后,那么你们想看,女人祷告不蒙头是合宜的么?

      十四节:你们的本性不也指示你们,男人若有长头发,便是他的羞辱么?保罗在这里用教会的感觉,来断定这一件事。注意:你们的本性,不也指示你们。十五节:但女人有长头发,乃是她的荣耀;因为这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。整个世界的女人,都宝贝自己的头发,都看自己的头发是可贵的。头发是她的荣耀。女人就是欢喜把自己的头发留在那里。我没有看见女人轻易把她的头发丢在垃圾里。头发总是站在宝贝的地位上,不在头上,也是在另外的地方。头发是女人的荣耀,头发是可宝贝的。换一句话说,神就是将长头发给女人作盖头的。

      我愿意在这里向你们指明两件事:因为神是给女人以长头发当作遮盖,保罗就在这里指明说,神的旨意既然是叫我们遮盖,女人就该在这遮盖上加上蒙头。神既然给你长头发遮盖了头,所以你也要把人工的东西遮上去。你要把十五节和第六节合起来读。六节说:女人若不蒙着头,就该剪了头发;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,就该蒙着头。十五节说:女人有长头发,乃是她的荣耀;因为这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。你把这两节圣经合在一起读,是相当清楚的。神把女人的头用头发蒙了,所以接受神权柄的人,就应当再用东西把头发蒙了。如果你不蒙,倒不如把神所给你的都剪了。换一句话说,你如果接受神的,你就要加上你的。你如果不接受神的,你就要把神所给你的取消。圣经不是说要留长头发,圣经是说长头发,不够,要加上蒙头。

      今天人对圣经的两个命令,都不遵守。今天如果有一个姊妹不蒙头,把头发剃得光光的,也是听圣经的话。今天,人两个都不作,头发不剃,也不蒙。六节是说不蒙头就得剃头;不要剃,就得蒙。十五节是说,神既然给我蒙了,所以我自己也要蒙。

      顺服神的人,要怎样作呢?是说你既然给我蒙了,我自己也来蒙。你是用天然的方法给我蒙,我是用记号来蒙。所以认识神的人,总是在神作的事情上,加上自己的。顺着那条路走,不是走与那条路反对的。

 

关于辩驳的事】十六节:若有人想要辩驳,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,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。我想保罗说的话相当重。保罗很认识哥林多人。哥林多人不只住在哥林多,哥林多人住在许多地方!哥林多人也住在福州!

      保罗说,若有人想要辩驳。辩驳什么呢?从一节到十五节是讲什么问题呢?从一节至十五节是讲什么问题,当然要辩驳的人,就是要辩驳什么。绝不会从一节至十五节是讲一个问题,忽然到了十六节,保罗又换了一个题目,以为好辩是错的。保罗乃是指人若辩驳一节至十五节所说的问题就是错的。

      保罗在这里乃是说蒙头的问题。所以,人如辩驳蒙头乃是错误的,并不是指人如何好辩,乃是错误的。蒙头乃是一个特别的题目,好辩乃是一个普通的题目。使徒绝对不会讲了一个这样长的特别题目之后(一连十五节),却在结束的时候,忽然去指责好辩这个普通的错误。使徒不能如此的换题目。十六节所说的,仍旧是继续上文的题目。就是人如果要辩驳蒙头的问题,那是不能随便辩驳的。

      若有人想要辩驳。许多人想要辩驳说:女人不必蒙头!辩驳说:神在作基督的头,是哥林多的事,不是宇宙的事。辩驳说,基督作各人的头,是哥林多的事,不是宇宙的事。辩驳说:男人作女人的头,是哥林多的事,不是宇宙的事。但是,感谢神!作基督徒是宇宙的事,不是哥林多的事。感谢神!基督作各人的头,是宇宙的事,不是哥林多的事。感谢神,神作基督的头,也是宇宙的事,不是哥林多的事。也照样,我这一个神末了的小仆人,在这里说:男人是女人的头,也是宇宙的事,不是哥林多的事。

      若有人想要辩驳。若有人以为说,姊妹不必蒙头,反对保罗所说的话,反对他所定规的,反对他从主所领受而传给他们的。保罗怎么说?他说: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。我们是指着保罗和使徒们,在使徒们中间没有这样的规矩,在使徒们中间,没有姊妹不蒙头的。若有人想要辩驳,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。你没有法子辩驳。如果人再想要辩驳,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。就是说,这是你没有法子辩驳的。

      保罗在这里给我们看见,当时神的众教会的规矩是如何。按着当日的风俗。犹太人进入会堂,是要蒙头的。但是女人蒙头,男人也蒙头。犹太的男人和女人都得将一块蒙头的布叫作他利司蒙了头,才能进入会堂,否则根本不能进去。当日希腊人的风俗(哥林多是希腊的一地)无论男人女人进入他们的庙宇,都不蒙头,都露着头。世界上没有一种民族,或者一个国在保罗的时候,是男人不蒙头,而女人必须蒙头的。当日的犹太人是全要蒙头,外邦人是全不要蒙头,而神的儿女是男人不蒙头,女人要蒙头。

      所以,男人不蒙头,女人要蒙头,这一个命令乃是神的使徒所独给的。这一个规矩乃是神的众教会所独有的。这一个规矩和犹太人的规矩不一样。这一个规矩和外邦人的规矩也不一样。这一个规矩是教会所独有的。因为这一个规矩是使徒所命令的;所以是新的,是神的。

      所有的使徒都是相信女人该蒙头的。有一个使徒若是不相信女人该蒙头,他就不是我们中间的一位,定规是在我们以外的。在我们中间没有这样的规矩。如果有的教会不相信,保罗说,神的众教会也没有这样的规矩。所有的教会,都没有这样的规矩。所有地方的教会,所有使徒们所经过的地方的教会,都没有这样的规矩。所以谁想要辩驳,保罗说:没有这样的规矩。保罗到了这里不讲理了!保罗的道理,讲到十五节为止,到十六节,保罗不讲道理了。若有人想要辩驳,保罗说没有一个使徒赞成你的意见。若有人想要辩驳,没有一个教会赞成你的意见。你是使徒之外的,你是教会之外的。所有的使徒,所有的教会,都是这样相信,你不能辩驳。

      所以我们要让姊妹们在教会里,在聚会的时候,就是说在讲道的时候,在祷告的时候,要他们在头上蒙头。为什么缘故要这样?那是要显出在教会里,神要得着祂在世界里所没有得着的;要显出在教会里,神要得着祂在宇宙里所没有得着的。祂在天使中间得不着的,祂在教会里已经得着了。祂在世界里得不着的,祂在教会里已经得着了。所以,姊妹们该知道这一件事。第三节的话,是一个清楚的教训。神是基督的头,基督是各人的头,男人是女人的头,所以,女人要蒙头。这就是全段基本的教训。

 

代表的原则】圣经里面,有一个原则是非常重大的,就是代表的原则。这话我曾提起过,今天在这里再重复。

      我们在这里作基督徒,有两个不同的原则:一个是凭着我们个人的原则在神面前作,一个是凭着代表的原则在神面前作。我们不只个人在神面前作基督徒,我们并且是代表着在神面前作基督徒。如果这是不错的话,将来我们受审判的时候,我们不只为着个人受审判,我们也要为着代表受审判。

      ()作主人的例子:比方说,在这里有一个主人,他家里有几个佣人。这一个主人,是一个弟兄,可是待那几个佣人非常不公道,非常不公义,非常苛刻,非常没有道理。我告诉你们,他的没有道理,他的不公义,他的苛刻,将来在神面前要受审判。可是还不只,他还得受第二个的审判。因我们的弟兄不只和佣人有关系,他还得在神面代表主如何作主人。所以每一次你作主人的时候,要代表主作主人。你怎样待你的佣人,就是代表主也是怎样待佣人。你个人犯了罪,你又犯了代表的罪,你把主代表错了。我如果不错的话,要说,将来你在神面前受审判的时候,你要为着你自己的罪受审判,你也要为着你把主代表错了受审判。

      ()作仆人的例子:比方说,我不作主人,我作仆人。我怍仆人的时候,我偷东西,我懒惰,我撒谎,我只有眼前的事奉,我欺骗我的主人,我犯了这些的罪,我这些犯罪的行为要受审判。但是还不只。因为我作仆人,我是代表所有的仆人顺服天上的主。我如果在人的面前事奉,我可以欺骗,我可以偷,我可以懒惰。但是,每一次茌圣经里提起作仆人的时候,总是说我们还有一位主在天上。所以你不只是在这里作仆人,你并且是代表所有的仆人。你不只是个人作仆人,你并且是代表所有的仆人在地上。这是另外一个关系。

      ()摩西的例子:摩西在米利巴那里,因为以色列人试探神,就在以色列人面前发怒,用杖击打盘石两下。神就立刻责备摩西。摩西发脾气,摩西错,如果是摩西个人的事,是一个以色列人的领袖的事,也许还可以赦免。因为摩西有一次发脾气,比这一次还要大,就是因以色列人在山下拜金牛犊,他把神亲手所写的两块石版都摔破了(出卅二19)。但是神没有责备他尥。因为他那一次发脾气,反而是代表神的怒气。那一次是代表神发怒,那一个代表是对的。这一次摩西发脾气,把盘石打两下。神说什么?神说:你在以色列人面前没有尊我为圣。换一句话说,你没有把我分别出来,你把我代表错了。以色列人还以为是神发怒,其实神没有发怒。

      所以个人的罪是一件事;代表的罪又是一件事。今天,我们读了第三节,每一个姊妹,每一个女人(这样的女人在世界里寻不到),要看见我有我个人的地位,还有我代表的地位。神是基督的头,基督是各人的头,男人是女人的头。所以女人要蒙头。女人要看见上头还代表了人,最少代表了各人。

      姊妹在讲道的时候蒙头,在祷告的时候蒙头,在神的面前,就是宣告说:全世界的人在基督面前,没有一个可以作出头的人。乃是在那里宣告说:任何的人,不能在神面前露出他的头来!没有一个人,在基督面前可以出头。没有一个人,在基督面前可以出主意,出主张。所有的人,在基督面前,都得把自己的头蒙起来;都得把自己的主意、主张蒙起来。对主说;你是我的头。你个人是蒙头的,你代表的地位也是蒙头的。你乃是在宇宙里作代表。姊妹乃是在这里向着世界宣告说:世界所有的人在基督面前是如何的!

      蒙头虽是小事情,却是大见证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