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教会的道路

 

读经:启示录二至三章

你要写信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,说:那右手拿着七星,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,说:我知道你的行为、劳碌、忍耐,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。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,看出他们是假的来。你也能忍耐,曾为我的名劳苦,并不乏倦。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,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。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那里坠落的,并要悔改,行起初所行的事。你若不悔改,我就临到你那里,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。然而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,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,这也是我所恨恶的。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,凡有耳的,就应当听。得胜的,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。

你要写信给士每拿教会的使者,说:那首先的,未后的,死过又活的,说:我知道你的患难,你的贫穷(你却是富足的),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,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,乃是撒但一会的人。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。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,叫你们被试炼,你们必受患难十日。你务要至死忠心,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。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,凡有耳的,就应当听。得胜的,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。

你要写信给别迦摩教会的使者,说:那有两刃利剑的,说:我知道你的居所,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;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,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,你还坚守我的名,没有弃绝我的道。然而有几件事我要青备你,因为在你那里,有人服从了巴兰的教训;迄巴兰曾教导巴勒将绊脚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,叫他们吃祭偶像之物,行奸淫的事。你那里也有人照样服从了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。所以你当悔改;若不悔改,我就快临到你那里,用我口中的剑攻击他们。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,凡有耳的,就应当听。得胜的,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,并赐他一块白石,石上写着新名;除了那领受的以外,没有人能认识。

你要写信给推雅推喇教会的使者,说:那眼目如火焰,脚像光明铜的神之子说:我知连你的行为、爱心、信心、勤劳、忍耐;又知道你末后所行的善事,比起初所行的更多。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,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,引诱他们行奸淫,吃祭偶像之物。我曾给她悔改的机会,她却不肯悔改她的淫行。看哪!我要叫她病卧在床。那些与她行淫的人,若不悔改所行的,我也要叫他们同受大患难。我又要杀死她的党类,叫众教会知道,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肠的,并要照你们的行为报应你们各人。至于你们推雅推喇其余的人,就是一切不从那教训,不晓得他们素常所说撒但深奥之理的人;我告诉你们,我不将别的担子放在你们身上。但你们已经有的,总要持守,直等到我来。那得胜人遵守我命令到底的,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;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,将他们如同户的瓦器打得粉碎,像我从我父领受的权柄一样。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。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,凡有耳的,就应当听。

你要写信给撒狄教会的使者,说:那有神的七灵和七星的,说:我知道你的行为,按名你是活的,其实是死的。你要儆醒,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;因我见你的行为,在我神面前,没有一样是完全的。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样领受,怎样听见的;又要遵守,并要悔改。若不儆醒,我必临到你那里,如同贼一样。我几时临到,你也决不能知道。然而在撒狄你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,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,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。凡得胜的,必这样穿白衣,我也必不从生命册上涂抹他的名;且要在我父面前,和我父众使者面前,认他的名。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,凡有耳的,就应当听。

你要写信给非拉铁非教会的使者,说:那圣洁,真实、拿着大的钥匙,问了就没有人能关,问了就没有人能开的,说:我知道你的行为,你略有一点力量,也曾遵守我的道,没有弃绝我的名。看哪!我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敞开的门,是无人能关的。那撒但一会的,自称是犹太人,其实不是犹太人,乃是说谎话的,我要使他们来在你脚前下拜,也使他们知道我是已经爱你了。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,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,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。我必快来,你要持守你所有的,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。得胜的,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,他也必不再从那里出去。我又要将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(这城就是从天上、从我神那里降下来的新耶路撒冷),并我的新名,都写在他上面。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,凡有耳的,就应当听。

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使者,说:那为阿们的,为诚信真实见证的,在神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,说:我知道你的行为,你也不冷也不热;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。你既如温水,也不冷也不热;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。你说:我是富足,已经发了财,一样都不缺;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、可怜、贫穷、瞎眼、赤身的。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,叫你富足;又买白衣穿上,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;又买眼药擦你的眼睛,使你能看见。凡我所疼爱的,我就责备管教他;所以你要发热心,也要悔改。看哪!我站在门外叩门,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,我要进到他那里去,我与他,他与我一同坐席。得胜的,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,就如我得了胜,在我父的宝座上与他同坐一般。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,凡有耳的,就应当听。

 

      启示录二至三章里有七个教会。这七个教会,都是当约翰写启示录时在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。那时在小亚细亚有很多的教会,是神从小亚细亚这么多的教会当中,特别拣选出这七个教会来。神的目的乃是要将这七个教会拿来作预言的教会。因为一章三节告诉我们说,这一本书是预言。所以神就拣选这七个教会作预言的教会,预言教会的道路在地上到底是怎样的。

      我们为什么要特意读启示录二、三两章呢?这有很大很深的缘故。因为神在这里给我们看见教会二千年来到底要经历什么?也给我们看见什么种的教会是祂所定罪的,什么种的教会是祂所喜欢的。所以,我们非明白启示录二章三章不可。因为只有当我们明白启示录二章三章之后,我们才知道到底教会的道路要如何?才知道我们该在什么种的教会里作什么种的人,才能讨主的喜悦?启示录二章三章是说教会的道路,注意教会的事要怎么作才能讨主喜欢。如果我们不明白启示录二章三章的事,我们就不能作一个好的基督徒。

 

第一个教会:以弗所】在这里有七个教会。第一个教会是以弗所,乃是指着第一个世纪末了的时候的教会,就是写启示录时候的教会。约翰写启示的时候,教会的光景就像第一个教会──以弗所──一样。

 

第二个教会:士每拿】第二个教会是士每拿,乃是在约翰去世之后,从第二世纪起,到第四世纪起头的时候,教会被罗马十次大逼迫的情形。士每拿是教会受逼迫的情形,从使徒以后一直到康士坦丁接受基督为止。在那一段时候,我们看见教会大大受逼迫。士每拿教会是预言那一段教会的历史。

 

第三个教会:别迦摩】第三个教会就是别迦摩教会。第四世纪起头,就是主后三百十三年,康士坦丁起首接受基督教作国教那一段时候的教会,叫作别迦摩。别迦摩这一个字,是指着结婚说的。那一段时候,教会和世界结婚,和世界联合在一起。本来世界是逼迫教会;现在呢,世界欢迎教会,结果世界到教会里来了,教会的性质改变了!懂得英文的弟兄知道Pergamos这一个字,gamos是结婚的意思。比方说,Polygamy意思是二个以上的多妻结婚制。英文的这一个字,就是根据于希腊文的gamos。迦摩就是结婚。别迦摩的意思,就是注意阿!现在结婚了。

      这七个教会,头三个都已经过去了,从第四个起,是一直在那里产生。第四个已经产生了,第五个、第六个、第七个也已经产生了!不过所不同的在这里:第一个过去就是第二个;第二个过去就是第三个;第三个过去就是第四个。第四个不过去,而有第五个。第四个和第五个接在一起。从第四个产生第五个,可是第四个还存在。从第五个产生第六个,而第四个、第五个还是存在。第六个产生第七个,而第四个、第五个、第六个还是存在。

      启示录二章三章的七个教会,头三个和末了四个分作两段。头三个已经过去了;末了四个,今天都存在,一直等到主耶稣再来。

      所以,对于推雅推喇有这样的预言说:直等到我来。二章二十五节:但你们已经有的,总要持守,直等到我来。所以,推雅推喇的教会要继续到主来。撒狄的教会也要继续到主来。三章三节:所以要回想你是怎样领受,怎样听见的。人要遵守,并要悔改!若不儆醒,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。我几时临到,你也决不能知道。这就告诉我们说,撒狄的教会要继续到主耶稣再来。非拉铁非的教会,也要继续到主耶稣再来。因为三章十一节说:我必快来!你要持守你所有的,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。老底嘉的教会,是末了一个教会,是教会在地上的末了一个教会。三章二十一节:得胜的,我要使他在我的宝座上与我同坐,就如我得了胜,在我父的宝座上与他同坐一般。你看见说,这一个教会,自然而然是末了的一个教会,继续到主耶稣再来。头三个教会没有主再来的应许,后四个教会有主再来的应许,定规是继续到主耶稣再来!

      所以,今天我们在神面前要好好的把这四个教会看一下。因为这样,才知道说,我们作神儿女的人的路到底如何?如果今天有四种不同的教会在地上,都一直继续到主耶稣再来,那就该怎么作?一个神的儿女,他对于教会的关系,到底该如何?该从这四个里很小心的去拣选才可以。不然的话,你在一个教会里,而那一个教会是主所不喜悦的,是主所定罪的,那么你在主面前就有很大的亏损。所以,我们要特别的注意下面的四个教会。头三个已经过去了,所以我们简简单单的提一下就过去了。现在我们要来看下面的四个教会。

 

第四个教会:推雅推喇】第四个教会是推雅推喇。当罗马的该撒接受基督教作国教的时候,他就高举基督教,他就用政治的力量来扶持基督教。从前是用政治的力量压迫基督教,现在是用政治的力量扶持基督教,作基督教的后盾。结果基督教不只与世界结婚,并且在世界上被高举。推雅推喇这一个字,有一个意思是高楼,或者高塔。她现在变作在世界上被人看见,被人敬仰,被人崇拜的一个高楼了。

      所有读圣经的人都公认说,推雅推喇教会就是罗马教(天主教)。罗马教就是教会与世界联合,结果教会在世界里得着地位,得着相当高的地位。这里面的难处在那里呢?就是出了一个女先知。这一个女人叫作耶洗别,她在那里教导神的仆人,教会受她的辖管,教会受她的支配。所以罗马教的困难,就像马太福音十三章第四个比喻所说的:一个女人,把面酵藏在三斗面里。圣经是把这一个女人拿来代表罗马教。

 

行奸淫】这一个女人怎样作呢?二十节说: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,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,教导我的仆人,引诱他们行奸淫,吃祭偶像之物。这乃是耶洗别基本的两个大罪:一个是行奸淫,一个是吃祭偶像之物。这两个都是该革除的罪。耶洗别的教训,是主所责备的。

      二十一节至二十三节:我曾给她悔改的机会,她却不肯悔改她的淫行。看哪!我要叫她病卧在床,那些与她行淫的人,若不悔改所行的,我也要叫她们同受大患难。我又要杀死她的党类,叫众教会知道,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肠的,并且照你们的行为报应你们各人。推雅推喇的教会,跟从耶洗别的教训,有两个特点:一个是行奸淫,一个是拜偶像。奸淫,在圣经里的意思,就是混乱。人混乱就犯奸淫。在这里,你看见说,罗马教和世界混乱。

      全世界所有的宗教,都有它特别的女神。佛教有它的观音;希腊人拜金星(Venus)。罗马人继续于希腊之后,也相信女神。他们在基督教里找不到女神,所以就把童贞女马利亚当作基督教的女神,名字是马利亚的名字,其实是希腊的女神。这就是行奸淫、混乱。

      罗马人有许多是相信太阳的,是拜太阳的,他们每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替太阳作生日。因为十二月二十二日,乃是一年当中最短的一日,就是冬至。过了那一天,就起首日长夜短。所以拜太阳的人,就把十二月二十五日当作太阳的生日。这是他们一个大的节期。许多人相信主之后,看见那些不信主的朋友,很热闹的过节,而基督徒冷冷清清的没有事情作,就出了一个花样,说主耶稣是真的太阳,所以就说,十二月二十五日是主的生日,这一日就变作圣诞节。以名字来说,圣诞节是基督教的;以事奉来说,这一个日子是太阳教的。请你们记得,这一个在神面前是行奸淫,混乱了!把太阳教里的东西,拖到基督教里来了。

      教会乃是神的殿。在旧约的时候,神的殿乃是用木头,特别是石头造的。到了新约之后,你就看见说,神自己把那一个殿拆毁了,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。今天这一个殿呢?乃是一切相信主的人──你们的身体就是圣灵的殿。这是基督教。但是,今天罗马教又去盖高大的房子。希腊人对于美术的建筑,是有特长的。罗马人继续在希腊人之后,对于建筑,也是非常好,非常会造美术的建筑物,他们觉得所有的神,都有他的庙,只有基督徒没有殿,没有可以给人参观的,所以就离开了使徒的教训,去造大的房子。全世界没有第二个建筑物比得上基督教的礼拜堂。他们称它作神的殿。不管是米兰的礼拜堂也好,不管是罗马的圣保罗堂也好,不管是巴黎的大礼拜堂诺所单(Nortre Dame)也好,都是大的建筑,而说是神的殿。请你们记得:那一个思想是从外教来的,从外教的庙转过来变作基督教的殿。话是用基督教的话,事实上是外教人的东西。基督教跟着外教人起头行淫乱。

      新约里所有神的儿女都是祭司,儿女就是祭司。凡一切相信主耶稣的人,都在神面前作祭司,事奉神。罗马教看见犹太教里有祭司作居间的阶级,一边是神的子民,另一边是神所设立的祭司;所以他们就将罗马的信徒分作两等,把犹太教旧约圣经里祭司的制度,带到教会里来。有一等人就穿上祭司的衣服,戴上祭司的帽子,圣经里祭司所有的一切,都挂在神甫的身上。旧约的祭司怎样打扮,他们也照样打扮。当然,他们还加进去许多例外的东西。不只效法犹太教,并且把希腊教、罗马教庙里许多的东西,也加到基督教里来了。他们把神所规定的改了。这是奸淫。奸淫,在圣经里的意思是混乱。

      不只这样,还有香烛、灯台、香炉等,都是旧约的东西,他们都拿来。就是外教的东西,他们也拿来。这没有别的,这是犯奸淫。他们把外教的东西、拜偶像的东西、迷信的东西,罗马人所说奥秘的东西都拿来,加上一个名字,叫作基督教的东西。这不是你的丈夫,这不是你的妻子,这叫作淫乱!这不是基督教,这是大混乱。

 

教会里拜偶像】不只是混乱,神还指责他们拜偶像。你觉得希奇么?神指责教会拜偶像!的的确确的,教会是在那里拜偶像。旧约的时候,人拜铜蛇。在罗马教里,拜主耶稣的十字架。他们告诉人说:那个十字架被找着了,就用那一个十字架的木头,作了好多小的十字架,他们就在这里拜十字架。主耶稣是神。神是没有形像的,但是他们作出神的形像来拜。他们作出马利亚的形像来,作出彼得的形像来,作出马可的形像来,全地上充满了形像。当然偶像的好看不好看,是因着文化高低的关系,文化高的,偶像涂得好看;文化低的,偶像涂得不好看。但偶像总是偶像。在他们的礼拜堂里充满了偶像。天主教的人祷告的时候,不是祷告给天上的神听,乃是在偶像面前点蜡烛之后画十字架。父,有他们所作的偶像;主耶稣,有他们所作的偶像;马利亚,有他们所作的偶像;保罗,有他们所作的偶像;彼得,有他们所作的偶像。历世历代以来受苦的信徒,殉道的信徒,都有他们的偶像。历世历代以来,一直到今天,教会里如果有突出的人死了,他们就对他作圣徒,也有偶像。这些偶像,是他们所作所拜的。

      还不只,许多殉道者的骨头,也是他们敬拜的对象。有一个殉道者的一只脚,有一个殉道者的一根骨头,埋在那里,他们就来跪在他们面前拜他们。你们如果不认识罗马教,你们就不知道罗马教的偶像有多少。你们如果认识罗马教,你们就知道罗马教里,完全充满了偶像。

 

被神定罪的教会】推雅推喇的教会就是代表罗马教。推雅推喇的教会有两个基本的罪,一个是犯奸淫,就是把许多外邦人的东西拿到教会里来;还有一个罪是拜偶像,就是在教会里造出许多偶像。

      所以这一个教会乃是神所定罪的教会,所以主就对罗马教里的人说:我的民哪!你们要从那城出来,免得与她一同有罪,受她所受的灾殃(启十八4)。神不悦纳人在罗马教里。

      按启示录二章三章来说,推雅推喇乃是第四个教会。这一个教会乃是继续在别迦摩底下。以弗所过去了,士每拿也过去了,别迦摩也过去了!推雅推喇来了,但是没有过去,一直要继续到主耶稣再来。她是第四个教会,但是她要继续到主耶稣再来,她不停止。我们相信神的人,作神儿女的人,要尽力量不去摸罗马教的东西。千万不要摸这些不洁净的东西。你摸它,你要受它的影响。我记得潘汤先生(D. M. Panton)说了一句话:因为他们的书里面的错误是这么多的缘故,所以你读的时候,就不觉得是错的。因为这么多都是错的,一件一件都是错的,所以你没有法子来分别,你的头脑弄胡涂了!所以,我们不能跟从罗马教。

 

第五个教会:撒狄】第五个教会是撒狄。撒狄这一个教会,是恢复的教会,或者说是余剩的教会。That remains也可以说这是一个剩下来的教会。这一个教会,乃是继续在推雅推喇之后。不过推雅推喇没有停止。撒狄继续在推雅推喇之后,并不是代替推雅推喇。

      撒狄的情形乃是这样:我知道你的行为,按名你是活的,其实是死的。你要儆醒,坚固那剩下将要衰微的;因我见你的行为,在我神面前,没有一样是完全的然而在撒狄,你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。撒狄的特点就是说:按名是活的,其实是死的。

 

撒狄代表更正教】继续在罗马教之后的是更正教。撒狄代表所有的更正教。撒狄虽然包括改教,但不代表改教,撒狄是代表更正教。

      当罗马的势力还存在的时候,罗马变作非常专制,非常残暴,结果欧洲各国受不了罗马的压迫,因此发生改教的运动。改教的时候,你看见有两种不同的势力出来,一种是出乎神的,一种是出乎人的。

      出乎神的,你看见路得马丁出来,一个人站在那里反对教皇,反对神甫,反对所有的主教,也反对整个的罗马教。你看见说,神在那个时候,神让人有一本公开的圣经可以读,神给人看见因信可以称义。在那一个时候,有许多爱主的人,在各地站起来改教,用他们的性命来作自己所见证的道的印记。他们受罗马的压迫,残害,但是他们相信主所要作的是恢复。所以,他们在那里牺牲一切,在那里作所谓改教的工作。圣灵在那时大大的工作,叫人忠心,叫人事奉,圣经被解开,叫人能够看见光。得救的人加增。那时宣告说:不必凭着自己的行为,不是靠着祭司,乃是倚靠神。这实在是圣灵一个大的工作。

      同时,有许多政治家因为和罗马反对的缘故,就利用改教达到他们的政治企图,以致改教不只是一个宗教的改教,并且变作一个政治的改革。这也是因为罗马教不只有宗教的势力,也是有政治的势力,因当时罗马辖管了整个的欧洲。改教本来是宗教的问题,可是因有各国的君王、各国的大臣、各国的政治家,要趁着这个机会摆脱罗马的辖管而变作独立的国家,所以就有了政治的改革。本来他们所在的国家的教会是罗马管的,他们所在的国家的政府也是罗马管的。今天他们所在的国家的教会脱离了罗马,他们所在的国家的政府,就也脱离了罗马。

 

国立教会产生】所以,更正教变成是教会和世界联合起来打倒罗马的一个运动。不光是教会反对推雅推喇,也是政治反对推雅推喇,利用同一个机会来发动。结果你就看见说,有所谓的国立的教会产生。德国有信义会,瑞典有信义会,英国有安立甘会,何兰有所谓的荷兰更正教会等等,都是国立的教会。

      当时有许多神的子民,是完全为着要脱离罗马的这一个奸淫,要脱离罗马的这一个拜偶像而出来的。可是今天因为有了人帮助他们,有了政治的力量帮助他们,叫他们改教改得更容易。他们当时接受了这个外来的力量,乃是无知的就接受了,所以新的教会设立的时候,就效法罗马。罗马是政治和宗教合在一起的教会。今天更主教所设立的教会,也是政治和宗教合在一起的教会。这是历史,人没有法子造出来。

      罗马管属灵的事,也管政治的事。比方说,德国的一个信徒脱离了罗马,他们如果要回到新约的圣经里去,他们就要看见说,教会乃是神的子民,在地上是一个贫穷无倚无靠的团体。因为他们的光不够,同时,那个时候有许多人又利用他们,结果德国就设立了一个国家的教会,变作德国的教会,完全和罗马没有关系的一个教会。德国的教会就是说,凡是德国的人都是这一个教会里的人。英国设立一个安立甘会,那一个范围多大呢?凡人生下来是英国人的,他们可以请英国的牧师来替他施洗。按国立教会的规矩,国的范围有多大,教会的范围也有多大。不只信主的人能在教会里,就是所有那一个国家的国民,都能够受洗在教会里。所以,国立的教会名字是活的,其实是死的。这话就是这样来的。

      撒狄的特点,就是按名是活的,其实是死的。更正教的特点,就是世界和教会还是混在一起。本来乃是普遍的混在一起;现在乃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混在一起。本来是罗马管理了整个世界;今天有了一个国家,一个国家独立的教会。一个国家,有一个国家的教会。所以你就看见说,神的子民在里面,非神的子民也在里面,两个调和在一起。按名你是活的,其实是死的。这是更正教的光景。

 

单独有属灵大汉】但是,这一个并不拦阻在更正教里出来许多伟大的人,因为在更正教里还有许多人的确是有名的属灵人,是神所用的。所以主说:然而在撒狄你还有几名是未曾污秽衣服的,他们要穿白衣与我同行,因为他们是配得过的。这一个也是更正教的历史,这一个也是更正教的特点。就是说,一面名是活的,一面其实是死的。一面一直出伟大的属灵人,是单独的,不是团体的。乃是说有几名,一直是有几名。有几名,这就是更正教的特点。

 

教会从国立到私立】更正教起头的历史,乃是国立的教会。更正教后来的历史,娈作私立的教会。所谓的Dissenters(对国立教会意见不同者),起首看见在国立的教会里,人是借着受洗进入的,人不是借着相信进入的。信徒不用信心作成的,信徒乃是用受洗作成的,信徒不是信心所产生的,教徒乃是受洗所产生的。所以,有许多人就觉得国立的教会不对,因为人应当在神的面前有信心,他才能作神的儿女。

      或者说,他们因看见新的真理,他们就特别的注意某一个真理;而国立的教会,除了要维持国立这一个机构之外,没有意思要事奉神。所以,自然而然,神在这里,神在那里,兴起一个人,兴起几个人,兴起一班人,让他们看见某一个真理,让他们看见某一个罪,让他们定规某一件事情为罪,而在那里自然而然设立了所谓独立的教会,或者说私立的教会,就是英文的Dissenting Churches──意见不同的教会。这些人经过许多的逼迫,经过许多的反对。像本仁约翰的故事,就是一个例子。像长老会在苏格兰所受的逼迫,就是一个例子。后来清教徒因受逼迫,就到美国去,也是一个例子。后来斯理和怀特腓这一班人起来,也是一个例子,神在那里兴起一个人来,兴起两个人来,叫这些人看见特别的真理,来定许多事为罪,而脱离了许多的罪,结果就与国立的教会分开了。

      当他们起头与国立的教会分开的时候,这些分开的人都冒着一个名字,叫作分门别类。这些意见不同而出来的人(dissenters),他们都得着一个名字说,他们是分门别类的。实在说起来,分门别类的不是他们,乃是因为国立的教会所包括的太多了!所以神的儿女要跟从主的话,就只得从他们中间分别出来。

      所以,我愿意你们看见,合一,并不在容留罪;合一,乃是在审判罪。今天有人告诉我们说,什么叫作合一?合一,就是说,大家都容让一个罪。在这里有一个罪,我也容让,你也容让,他也容让,所有的基督徒都容让,这是合一。大家都容让罪,一点难处都没有。在国立的教会,有许多东西不是出乎神的。但是,今天如果有一个人的良心被圣灵摸着,起首有感觉,就拒绝罪,其它的人不拒绝,这一个拒绝的人,就背着一个名字说,他是分门别类的人。实际上,难处不在看见的人身上,而在看不见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  如果神的儿女都审判罪,神的儿女就合而为一。神的儿女合而为一,不是在大家马马虎虎。我们要与主合而为一。神的儿女如果马马虎虎的不审判罪,结果神的儿女是有合而为一,但是与主不合一。

      今天在更正教的历史中,神一直兴起一个、两个人来,叫他们学习认识神的心意,审判某一件事。其余的人或者不看见,或者不要看见,结果,这一个看得见的人,为着顺服神的缘故,就被人称作分门别类的人。今天如果神的每一个儿女,都审判罪,都对付不是出乎神的,大家都能合一,而且也都能与主合一。请记得,审判错误,审判罪,乃是真实合一的根基。

 

更正教历史的特点】今天在更正教的历史里,还有一种的情形,就是神兴起了一个人来。有一个人蒙了恩典,得着更大的祝福,在第一代里的确是荣耀的日子,在第二代里的确光景还不错。但是到了第二代末了的时候,人就在那里注意说,我们蒙神的恩典有了这么多,应当想法子来保存这一个恩典,应当有一个组织来继续这一个恩典,应当有一个组织来维持这一个恩典。所以第二代、第三代、组织就进来了。有的时候,在第一代的末了,组织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  他们能相信神给恩典,他们不能相信神保守恩典。他们能相信神给祝福,他们不能相信神继续祝福。结果就有人的信条出来,结果就有人的规矩出来,结果就有人的办法出来,维持他们所已经得着的祝福。当泉源关的时候,大池只会越过越干,不会越过越高。到第三代,结果相当死,像他们所出来的教会一样。从那一个时候起,神又得抓住一个人,抓住几个人,叫他们又有新的看见、新的祝福、新的分开、新的恩典。这又是一个复兴的日子。第一代又是充满了祝福,第二代又是起首组织,第三代又是起首堕落。这就是更正教的历史。

      本来是离开教会,离开国立的教会;现在自己也得给别人离开。本来是承认说,那一个是死的,我们应该离开;现在是说自己也是死的,也得给别人离开。更正教全部的历史就是按名是活的,其实是死的。一直是在生和死的分界上,有活过来,又有死。不是一直死,因为有几名没有玷污的人,有几个突出的人是神所特别拣选、特别使用的人。这些人,乃是更正教里的伟人,配穿白衣与主同行的人。这是全部更正教的历史。

      推雅推喇是被责备的教会,撒狄也是被责备的教会。那么,信徒的路,到底在那里呢?

 

第六个教会:非拉铁非】在这里有第六个教会,名字叫作非拉铁非。非拉的意思是爱,铁非的意思是弟兄,非拉铁非的意思是弟兄相爱。

 

回到弟兄相爱】在七个教会里,只有这一个教会,主没有责备。罗马教受责备,更正教受责备,非拉铁非没有受责备,在非拉铁非里只有称赞,没有责备。

      非拉铁非的特点到底在那里?三章八节:我知道你的行为,你略有一点力量,也曾遵守我的道,没有弃绝我的名。非拉铁非的特点,就是这一个。推雅推喇的特点,是女人的教训。撒狄的特点,是与死亡的挣扎。教会与世界合在一起,要一直的脱离,死亡和生命要一直的挣扎,这是撒狄。但是,非拉铁非乃是弟兄相爱。在这里乃是回到弟兄相爱的地步来。在这里没有世界,因为是弟兄。在这里根本不是要挣扎,不是要脱离尸首,不是要脱离死亡,乃是在神面前要回到当初弟兄的地位去,在这里乃是要相爱。

      撒狄如何是从推雅推喇出来的,非拉铁非也照样是从撒狄出来的。更正教是从天主教出来的,非拉铁非是从更正教出来的。我们不能指明说,某一个团体,是所谓的非拉铁非。不过,这是相当明显的是圣灵的一个新的运动。这个新的运动,乃是把人从死亡的撒狄里拉出来,让人站在一个地位上,就是弟兄相爱。换一句话说,就是站在身体的地位上,不承认有其它的关系,只承认有弟兄的关系。不承认有其它的交通,只承认有爱的交通。这乃是非拉铁非。

 

遵守主道】非拉铁非有两个特点:一个就是他们遵守主的命令,一个就是他们不弃绝主的名。这里有一班人,被神带到一个地步,学习遵守主的话,遵守主的道。神在他们中间把话解开,叫人能明白神的话。在他们中间,没有信条,只有话语;在他们中间没有道理,只有话语;在他们中间没有遗传,只有话语;在他们中间,没有人的意见,只有话语。自从有教会以来,除了使徒的教训以外,这是第一个教会为主所称许的。因为到了非拉铁非的时候,你才看见有一班人完全回到主的话语里去,任何的权柄都没有用,任何的道理都没有用,任何的信条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  请你们记得,人能够传道理,人也能够明白道理,但是人不能明白圣经。人能够念信条,人也能够接受信条,但是人不能明白圣经。这是希奇的事!教会如果需要有信条,主老早就给了我们。人今天把圣经分析了,人今天把圣经综合了,叫他变成功作一个信条。那是专一的,但是,圣经是无限的,不是专一的,信条是简单的,但是,圣经是无限的,不是专一的。信条是简单的,但是,圣经是复杂的。那是愚昧的人一读就能知道的,但是,圣经不是愚昧的人一读就知道的。圣经的话,只有某一种的人才能够知道。需要某一种的情形,才能够明白神的话。圣经,不是为着所有的人懂得的,信条是给愚昧人懂得的。信条是把门开得这么大,谁都可以进去;神的话是只开得这么大,只有有生命的人才能进去。信条的门是开得这么大,只要头脑好的人,一读就明白。但是,读神的话,就没有这么容易。如果不是有生命的,如果不是在主面前,眼睛是专一的,就看不见,就没有法子明白。

      人因为看见这一个范围太窄,所以要弄得宽一点,把人带进去。但是非拉铁非的人,拒绝了任何的信条和道理,他们只回到主的话语里去。主说:你遵守了我的话。在教会的历史里,没有一个时代明白神的话,像非拉铁非那样明白神的话。在教会的历史里,只有在非拉铁非里面,神的话得着了当得的地位。在其它的时代里,你只看见人接受信条,接受遗传。非拉铁非,就是除了神的话之外,什么都没有,只回到神的话语里面去走路。在教会的历史里,没有一个时候有这么多话语的执事像非拉铁非一样。

 

弃绝许多分开的名字】主说:没有弃绝我的名。这也是非拉铁非的特点。历世历代以来,教会的历史这么长,主耶稣的名字反而变作是最末了的名字。基督的名字,反而是变作最末了的名字。人所注意的是许多信徒的名字。彼得的名字、使徒的名字,人都在那里注意。人在那里也特别注重人自己所挑选的名字、道理的名字、国家的名字。许多人很骄傲的说:我是一个路得的人(Lutheran)。许多人很骄傲的说:我是一个斯理的人(Wesleyen)。哦!人的名字!许多人很骄傲的话:我是柯柏铁的人(Coptic),这是一个地方的名字。许多人很骄傲的说:我是一个安立甘的人(Anglican),意思就是英国的人。这是国家的名字。许多的名字,把神的儿女完全分开了!好像那一个名字,不够把我们从世界里分别出来。

      有的人如果问你说,你是谁?你回答说:我是基督徒。他定规不满意,他一定要问你说:你是基督徒,你是什么种的基督徒?我记得,有一次我在外国的时候,有一个人问我:你到底是什么?我说,我是一个基督徒。他说:这是毫无意义的。

      主觉得说,祂的名字,在祂的儿女身上已经够了。只有到非拉铁非来的时候才以为主的名字已经够了。用不着那么许多分开的名字,祂的名字已经够了!请你们记得,主在这里注意这一件事,你没有弃绝我的名。这是祂所注意的事。

      没有一个时候,在教会里那样的弃绝别的名字,像非拉铁非的。只有回到非拉铁非来的时候,所有其它的名字都被弃绝了!让所有的名字都丢掉,只有基督的名字被高举起来!请你们记得,主注意这一件事。主把这一件事,当作称赞的根基,这是叫祂悦纳的。所以不要把你自己轻看,不要以为这是随便的。主看见他们承认祂的名字,不弃绝祂的名字,祂注意这件事,祂赞美这件事!

 

得胜者的问题】有一个问题,好些弟兄问过我,就是:非拉铁非的得胜者到底是得胜什么东西?你们看见这里的难处么?以弗所的得胜者,自然是胜过离弃当初的爱心。士每拿的得胜者,自然是胜过外面死亡的恐吓。别迦摩的得胜者,自然是要得胜世界的捆绑和引诱。推雅推喇的得胜者,自然是要胜过那女人的教训。撒狄的得胜者,是要胜过按名是活的,其实是死的──属灵的死亡。老底嘉的得胜者,是要胜过不冷不热的光景和撒谎的骄傲。但是非拉铁非这些得胜者,胜过什么东西?主在全封的书信里,给我们看见,他们所作的一切,都是主所悦纳的。在这七封书信里,只有这一封书信是完全蒙悦纳的。主如果完全悦纳了,还要得胜什么呢?都悦纳了,是最好了。非拉铁非是合乎主心意的教会。但是,在非拉铁非的教会里,主也有得胜者的应许,是要得胜什么呢?我说:没有什么事要特别得胜的,因为那一个教会没有别的难处。

      但是,主在这里也有警告。十一节:我必快来!你要持守你所有的,免得有人夺去你的冠冕。全封书信,只有这一个地方,是一个警告。这里要叫非拉铁非的人注意,你要持守你所有的。换一句话说,你所有的都行,可是不要丢掉。不要作到一个时候,以为作惯了,就把他改一改。不要作到一个时候,以为作了这么多年了,就把他换一换。要持守你所有的,不要丢掉!这是非拉铁非唯一的警告。主对非拉铁非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要持守你所有的。你所作的没有错,可是还要再作。你所作的你觉得有神的祝福,你还要再作。

      非拉铁非的难处,乃是在若不持守已经有的,结果神要兴起别的人来夺去你的冠冕。本来冠冕是赐给你的,若是你放弃你的地位,别人就要来夺去你的冠冕。这一个是非拉铁非唯一的警告。非拉铁非的得胜,乃是在不要失去他所已经得着的。这和其余的六个教会都不一样。所以,我们要注意主的话。只有一个教会,就是非拉铁非,是合乎主的心意的,特点是遵守主的话,不弃绝主的名。千万在这两件事情上不要放松。

 

第七个教会:老底嘉】在七个教会里,有五个教会受责备,一个教会没有受责备,一个教会完全被称赞。完全被称赞的乃是非拉铁非。罗马教、更正教、非拉铁非,都要继续到主耶稣再来。那最末了一个教会,就是第七个──老底嘉,也要继续到主耶稣再来。如果撒狄是从推雅推喇出来的,非拉铁非是从撒狄出来的,就老底嘉是从非拉铁非出来的。看见么?一个生一个。

      所以,今天的问题在这里,非拉铁非如果失败的话,非拉铁非就变作老底嘉。千万不要弄错了,以为说,更正教是老底嘉。没有这件事。更正教是撒狄,不是老底嘉。请你们记得,今天的更正教,他们只会作撒狄,不会作老底嘉。读圣经的人,不能胡涂的在那里说,他们是老底嘉。不,他们是撒狄。他们不是老底嘉。需要非拉铁非堕落才能成功作老底嘉。撒狄乃是推雅推喇的进步。撒狄是从推雅推喇出来的,是进步的。非拉铁非是从撒狄出来的,也是进步的。老底嘉是从非拉铁非出来的,但是,是退步的。四个教会都要一直继续到主耶稣再来。

 

老底嘉是变相的非拉铁非】老底嘉乃是变相的非拉铁非,走了样的非拉铁非。有一天弟兄相爱失去的时候,就马上变作众人的意见。这就是老底嘉的意思。老底嘉是一个城的名字,是因的荷格斯(Entiochus)、罗马的一个王子所起的名字。他有一个妻子,名字叫作老底奥斯(Laodios),他就把他妻子的名字称她,把奥斯拿掉,加上细亚,或作嘉,变成老底细亚(Laodicea),或作老底嘉。老这一个名字,在希腊文的意思,就是众人。细亚或者嘉的意思,就是意见。

      当非拉铁非堕落的时候,结果,弟兄就变作众人,弟兄相爱变作众人的意见。爱心变作意见。弟兄相爱,那是活的东西;众人的意见,那是死的东西。什么时候弟兄相爱一没有,身体的关系一取消,生命上的来往一没有,所剩下的,就是大家的意见。没有主的意见。大多数通过,投票,举手而已。非拉铁非堕落的时候,就变作老底嘉。

 

不冷不热而有属灵的骄傲】三章十五:我知道你的行为,你也不冷,也不热,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。这就是老底嘉的特点。十七节:你说我是富足,已经发了财,一样都不缺。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、可怜、贫穷、瞎眼、赤身的。这就是老底嘉的特点。老底嘉的特点,就是不冷不热,而在主面前有属灵的骄傲。我是富足,说一句就够了,但是他又说:我已经发了财。说了两句就应该够了,但是他又说:我是一样都不缺。你是困苦、可怜、贫穷、瞎眼、赤身的。这是主的看法。这一个从那里来的呢?这些属灵的骄傲从那里来的呢?这些属灵的骄傲是从以往的历史来的。曾有一次他们是富足的,他们以为他们今天自己仍然是富足的。曾有一次主怜悯他们,他们记得那一个历史,而今天不摸着那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  今天在更正教里,难得有一个人夸口自己属灵的富足。我在外国曾遇见多少更正教的首领,连在中国的更正教牧师也是这样,他们都说,我们不行!我们不行!你不能在撒狄里面遇见骄傲的人。只有一般的人,从前是非拉铁非,神的话是遵守的,神的名是没有弃绝的,可是以往的生命,今天没有了。以往的故事,今天还记得,但是以往的生命没有了。以往的历史,今天还记得,记得我是富足发了财,一样都不缺,但是现在是贫穷、瞎眼的。我告诉你们,只有一般的人,能够夸口他们的富足,就是堕落的非拉铁非!失去了能力和生命的非拉铁非。

      所以弟兄姊妹们!你们要记得,你们如果要继续在非拉铁非的道路上,你们就得学习在神面前谦卑。有的时候,你听见有的弟兄告诉我们说:神的祝福在我们中间。我承认这话,但是说这话的时候,特别要小心。一不小心,你就觉得说,那一个味道是老底嘉的味道。我们是富足,我们是已经发了财,我们是一样都不缺。我告诉你们说,如果有一天你站在那一个地位上,你是很近老底嘉了。

      要记得没有一样不是接受来的。四围的人可以充满了死亡,但是这并不需要你知道你自己是充满了生命。四围的人都可以贫穷,但是用不着你知道你是财主。只有活在主面前的人,是不觉得自己富足的。只有从主面前出来的人,是富足的,但又不觉得自己富足。愿神怜悯我们,叫我们这些人学习活在主的面前,可以富足,但是又不知道自己是富足的。所以我们才说,摩西脸上的光,自己不知道,这是更好的事。一知道,就变作老底嘉。一知道,结果就是也不冷,也不热。一变作老底嘉,就是说起来样样都知道,事实上没有一样在神面前是热切的。说起来,样样都是有的。但是没有一样在神面前是能够把命拼上的。记得以往的时候的光荣,但是今天在神面前的光景,他们忘记了。已过的非拉铁非,但是今天是老底嘉。

 

要挑选教会的道路】我今天把这四个教会摆在你们面前。自从罗马教之后,有四种的教会产生,这四种教会,要一直的继续到主耶稣再来。罗马教、更正教、非拉铁非、老底嘉,都要继续到主耶稣再来。那么今天每一个神的儿女,都得挑选自己的教会的道路,我是要作罗马教的人呢?我是要作更正教的呢?我是要跟从罗马教的合一呢?我是要跟从更正教那么多的宗派呢?或者我是要行走非拉铁非的路?或者我曾有一阵是非拉铁非,而今天活在以往的荣耀里、以往的历史里,来夸口我以往的荣耀,作一个老底嘉的人?请你们记得,当人在神面前起首骄傲,离开生命,不重实际,只记得以往的历史、以往团体的历史,看见自己的富足,在这一种人的里面,就是大众的意见,只能大家商量事情。好像是民主,但是不能有身体的关系。不认识身体的捆绑,不认识身体的权柄,不认识身体的生命,弟兄的相爱就也不能认识。

      这四种不同的教会,要一直继续,所以,我们要忠心的继续在非拉铁非的里面。不要好奇去问看罗马是怎么一回事。好奇的人,常常要受亏。不要去摸更正教的各宗派,这不是神的路。圣经够清楚的给我们看见,整个更正教的运动有神的祝福,但是有许多定罪的,有许多责备的,用不着你去查考,和去问。

      我们要学习站在非拉铁非的地位上。总是遵守主的话,不弃绝主的名。站在弟兄的地位上,千万不要骄傲!不要在罗马教面前骄傲,不要在更正教面前骄傲,不要在各宗派面前骄傲。你一骄傲,你就是老底嘉,不是非拉铁非!什么时候,你在他们面前骄傲,你就不是非拉铁非,你是老底嘉。你们要在那一条路上走。求神赐福给祂的儿女,给弟兄们在教会的事情上,能走一条正直的路。

      主所定规的教会的道路,是非拉铁非。我虽不能有千万的凭据来说,我能够有百千的凭据来说,许多神最好的儿女,都讲这一个话,都走这一条路。更正教整个问题解决了,就不要去找那些细的。罗马教整个问题解决了,也就不要去找那些细的。罗马教有二十一个公会在中国,不要加入罗马教,也就不必问到底要加入那一个公会?罗马教整个问题过去了,二十一个公会也过去了。也照样,更正教整个问题都解决了,所有一千五百个宗派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  主的道路只有一个,就是非拉铁非。要走在这一条道路上。但是要小心,不要骄傲!一走非拉铁非的路,最大的试探是骄傲。我比你好!我的真理比你清楚,比你懂得多!我们只有主的名字,和你们不一样。一骄傲,马上落到老底嘉去。跟从主的人,没有骄傲。骄傲的人,就被主吐出去。求主怜悯!我警告你们,要不说骄傲的话。人要不说骄傲的话,只有一直活在神面前。也只有一直活在神面前的,才不会看见自己富足,才能不骄傲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