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主题目录 |

 

祭司的职分

 

      在圣经里,有一个职分,称作祭司的职分。这一个职分没有别的,就是有一班人,从世界里完全分别出来,专门以事奉神为事。这一班人除了事奉神之外,再没有其它的职业,再没有其它的本分。这样的人,在圣经里称他作祭司。

 

祭司的历史】从创世记起,神已经有祂的祭司。麦基洗德,是神的第一个祭司。麦基洗德在亚伯拉罕的时候,就已经把自己完全分别出来,专门为着事奉神。

      从创世记起,一直到以色列国立国之后,都有祭司。从主耶稣来到地上,一直到主耶稣离开世界之后,还是有祭司。祭司继续在地上,是这样长久的时候。圣经还给我们看见说,主耶稣升天之后,乃是在神面前作祭司。换一句话说,主耶稣乃是在那里完全事奉神。

      在教会的时代里,我们看见,祭司的职分,仍是一直的继续,并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  到千年国起头的时候,第一次复活的人,他们是作神和基督的祭司,并且要和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(启二十6)。换一句话说,在一千年之中,神的儿女还是在那里继续作神的祭司,也继续作基督的祭司。对于世界方面乃是作王,对于神方面是作祭司。这一个祭司的职分没有改变,他们乃是为着事奉神。

      到了新天新地的时候,祭司的字眼才不存在。到那一个时候,所有神的儿女,所有神的仆人,他们所作的没有别的,就是事奉祂,在新耶路撒冷城里,祂的仆人们都是事奉祂。换一句话说,神的儿女还是在那里事奉神。

      所以,在这里,你们看见有一件事,是相当奇妙的。就是祭司的职分,是从无家谱,无始终,无历史的麦基洗德起头,一直到千禧年。而在意义上,是一直到永世。

 

祭司的国度】按我们从圣经里所看见的,好像只有麦基洗德一个是祭司。但是,神的目的,不是只要一两个人作祭司,神的目的,是要祂所有的子民都作祭司。

      当以色列人出了埃及,来到了西乃山,神要摩西对以色列人说,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,为圣洁的国民,这些话你要告诉以色列民(出十九6)。神告诉以色列人说,你们乃是祭司的国度。这一句话,好像有一点不大容易明白。神为什么说你们是祭司的国度?没有别的缘故,意思就是说,全国都是祭司。意思就是说,在这一个国家里,没有普通的人,全国都是祭司。我告诉你们说,这是神的目的。

      神拣选以色列人作子民的时候,神只有一个目的摆在以色列人面前:这一个国与全世界的国不一样,这一个国乃是祭司的国。就是说,在这一个国里的人,都是祭司。意思说,每一个人,都有一个职业,就是为着事奉神。神欢喜在地上挑选人事奉祂,神欢喜在地上有人专门为着祂的事活在地上。神要祂所有的儿女都作祭司,都事奉神。

      以色列人到了西乃山,神通知他们说,我要设立你们作一个祭司的国度。我告诉你们,这是非常好看的事。我们称英国为海军国,称美国为金圆国,称中国为礼义的国,称印度为哲学的国。但在这里有一个国,称为祭司的国,这是非常好看的。这一个国里,没有一个人不是祭司,男人是祭司,女人是祭司,大人是祭司,小孩是祭司。这一国的人,除了事奉神之外,不作别的事。这一国的人,除了献祭,除了以事奉神为职业之外,大人小孩都没有别的事,这是希奇的事。

      在神告诉他们说,我要设立你们作祭司的国度之后,到了下一章,神就对摩西说,你到山上来,我要将十条诫写在两块石版上面,给以色列人。摩西到山上去有四十天之久,神在石头上亲手写十条诫,就是第一条不可敬拜别的神,第二条不可造偶像,好像神把诫命一条一条的在那里写。

      摩西在山上的时候,在山底下的百姓,见摩西迟延不下山,不知道他遭了什么事,就对亚伦说:起来,为我们作神像,可以在我们前面引路。亚伦听他们的话语,就收集许多的金子,造了一只金牛犊。百姓就拜金牛犊,说:以色列阿,这是领你出埃及地的神。

      他们就起首拜偶像,他们坐下吃喝,起来玩耍。他们在那里大大的快乐。因为,今天他们能够有看得见的一个金子打成的神,摆在他们面前。摩西所带领他们认识的神有一点不便当,因为不知道祂住在那里,要找祂不容易。今天连敬拜祂的摩西也找不到了。现在很好,有一个看得见的金牛犊可以敬拜了。换一句话说,神设立他们作祭司,而他们在没有作神的祭司以先,他们已经作了金牛犊的祭司。神要他们作祭司的国度,他们没有作神的祭司的国度,他们就起首事奉偶像,事奉金牛犊。他们在神之外另外有神,在神之外另外有敬拜。

      人对于神的观念,都是这样。人总是要想办法自己造一个神,自己在那里敬拜。人欢喜敬拜自己手里所造的神,人不接受神造物的权柄,人不接受神造物的地位。

 

祭司的支派】摩西还在山上的时候,神对他说,你下去吧。摩西转身下山,手里拿着两块法版,就是十条诫。摩西下山挨近营前,一看见他们的情形,就动烈怒,把两块版摔碎了。摩西站在营门中说:凡属耶和华的,都要到我这里来,于是利未的子孙,都到他那里聚集。他对他们说,你们各人把刀跨在腰间,在营中往来,从这门到那门,各人杀他的弟兄与同伴,并邻舍。不管是谁,只要是你所遇见的人,都要杀。因为他们拜偶像,因为他们拜金牛犊。不管他们对你个人的关系是如何,总要拔出刀来就杀。

      许多人觉得这一件事太严重。谁能够忍心下手杀自己的弟兄?谁能够忍心下手杀自己的朋友?十二个支派里十一个支派都不动。他们觉得说,这一个代价是太重。结果呢?只有利未支派,他们拔出刀来,从营这一边,一直杀到那一边,再从营那一边,一直杀到这一边。那一天被杀的约有三千。这些人都是利未人的弟兄,利未人的亲戚,利未人的朋友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,请你们特别注意:在这一个金牛犊的事发生了之后,神就立刻对摩西说,从今以后,以色列国不能再作祭司的国度。话虽然没有这样说,但是,从此,神是把祭司的职分赐给利未的支派。本来祭司的职分是赐给以色列国的,今天祭司的职分,只给利未支派的亚伦家。

      从此以后,以色列国里就有两种不同的人。一种人乃是神的子民,一种人乃是神的祭司。神的目的,本来是要每一个神的子民都作祭司。神没有意思把神的子民和神的祭司分开。神是要全国都是祭司。神的子民和神的祭司是一个。谁是神的子民?谁就是神的祭司?你只要是神的子民,你就是神的祭司。作子民就是作祭司。没有一个人作了子民而不作祭司。可是因为许多人贪恋世界,顾念人情,放弃忠心,事奉偶像,结果神的子民和神的祭司就分开了!人如果不爱主胜过爱父母、妻子、儿女、弟兄、姊妹和一切的,就不配作主的门徒。许多人不能应付这个条件,不能付上代价。所以从那一天起,在以色列国里,神的子民和神的祭司分开了!

      本来是祭司的国,从今天起变作祭司的支派。本来是祭司的国,从今天起变作祭司的家。祭司是一家的事,而不是一国的事。在利未支派里面,神的子民和神的祭司是合一的,神的子民就是神的祭司。但是在另外的十一个支派里面,神的子民就是神的子民,他们不能作祭司。这一个是非常严重的事。一个人相信了主了,一个人作了神的子民了,而这一个人不作祭司,乃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。

 

祭司的制度】从出埃及起,一直到主耶稣来到地上的时候为止,除了利未支派以外,没有一个支派的人能够作祭司的事,连他们要献祭给神都不能,还得请祭司替他们献。连他们到神面前去认罪都不能,认罪都要祭司替他们认。连他们要从世界里分别出来都不能,他们没有权柄可以用一个手指头摸着膏油,只有祭司能用膏油替他们抹,才能分别。一切属灵的事,他们都不能办,都得请祭司替他们办。

      所以在旧约里,以色列人有一个特点:神是远离的,神不是每一个人所能接触的。在旧约里,你看见一个祭司制度成功了。我给它起一个名字,叫作居间的制度。人不是直接到神面前去,神的子民要到神的面前去,需要经过祭司。神的子民不能直接和神来往。神是藉着祭司到人这一边来,人也得藉着祭司进到神面前去。神和人中间,要经过一个居间的阶级。人不能直接到神面前去,神也不能直接到人面前来,神和人中间,有了一个居间的阶级。

      神本来的目的,没有这一个需要。神本来的目的,是要直接到祂子民的中间来,他们也是直接的到祂面前去。今天却变作三种的人──子民经过祭司到神面前去,神经过祭司到子民中间来,神和人不能直接的来往,都变作是间接的。

 

祭司的更改】从摩西的时候起,一直到主耶稣来的时候,差不多一千五百年之久,神的子民不能直接到神面前去,只有一家的人作祭司,人总得经过他才能到神面前去。人如果直接到神面前去,马上就死。在那一个时期里,祭司的职分是非常大的职分。人不能直接到神面前去,需要经过祭司才能。这一个祭司的职分,是何等高贵的职分!是何等大的职分!没有祭司,人不能到神面前去。忽然新约来了,人也能得救了,人也能蒙救赎了。忽然间我们听见有话说:你们来到主面前,也就像活石,被建造成为灵宫,(或者说殿,因为在原文是同样的字,)作圣洁的祭司,藉着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(彼前二5)

      彼得告诉我们说,整个教会的根基,是基督。祂乃是匠人所丢弃的石头,变作房角的石头。你们也都是活石,被联络建造起来,成为属灵的宫。而你们呢?你们是神圣洁的祭司。这里忽然从天上来了一个声音,告诉我们说:所有蒙恩得救的人,都是神的祭司。凡是活石,凡是与属灵的殿有关系的人,每一个人都是神的祭司。

      你在这里忽然看见说,神有一个应许,是一千五百年来放在一边的应许,今天把它拿起来了,以色列人所失去的,就是教会所得着的。普遍的祭司职分,是从以色列中丢掉的。今天到了新约的时候,忽然从天上有一个声音,告诉我们说,又有普遍的祭司职分,就是所有蒙恩得救的人,都叫他们作祭司。

      到启示录一章,也有同样的话。六节:又使我们成为一个国(原文),作祂父神的祭司。(是成为一个国(Kingdom),不是国民。)本来整个以色列国都是祭司,后来没有了。今天呢,教会是一个祭司的国。以色列人在金牛犊面前所失去的,教会从主耶稣又完全的得着。今天教会全体都是祭司。神所定规的祭司的国,完全恢复了。

      神在以色列人中所得不着的,神在教会里要得着。今天教会乃是祭司的国,教会全体都是祭司。这是什么意思呢?这乃是说,全体蒙神恩典的人,只有一个职业,就是为着事奉神。我曾对年青的弟兄说过这话:一个人没有信主的时候,作医生的人,医生是他的职业;作护士的人,护士是他的职业;作教员的人,教书是他的职业;种地的人,种地是他的职业;作买卖的人,买卖是他的职业。请你们记得,你作了基督徒,你的职业就完全改过。所有的基督徒只有一种职业,就是为着事奉神。从今以后,我变作神的祭司。不一定我都是在外面忙碌劳苦,我是在神面前事奉神,都是为着属灵的目的。

      所以,每一个作基督徒的人,只有一个职业,就是事奉神。本来作医生的,从今以后,不能盼望作有名的医生,作医生不过是为着维持肉体的生活,但是实在的职业,还是在神面前作祭司。一个作教授或是作教员的人,不能盼望作有名的,特殊的教授,或者教员,乃是要追求,好好作神的祭司。我教书不过是副业,我主要的职业乃是要事奉神。所有作工的人,作买卖的人,种地的人,作任何事情的人,都不是为着这些事,实在只有一个职业,就是事奉神。

      所有的弟兄,都得当天把那一个职业打破了。从你作基督徒起,盼望你在里面没有雄心,没有大志,你不能说,我盼望从这里作一个特殊的人。我盼望在那一条线,那一个范围里作一个特殊的人。你作基督徒之后,要像保罗一样,只有一个雄心,就是要讨主的喜悦。除了这个,没有别的。世界上的职业,就是这样打碎了,我没有意思作出人头地的人,我只预备在主面前,作一个事奉主的人。

 

祭司的荣耀】当我信主不久的时候,一直觉得说,我如果要劝一个初信的人,好像要花相当的力气,好像我要请他们,我要求他们,我要劝他们,在这里好好的事奉神。我告诉你们,神的眼光和我们的眼光,完全不一样。当以色列人犯罪的时候,神把祭司的职分,从他们身上拿走。从神的眼光看,事奉祂是最大的利益,也是最高的荣耀。人如果失败,人如果跌倒,神就将祭司的职分从他们身上拿走。神没有意思要劝人,要求人,要讨人的喜欢。人能够作祂的祭司,是人的荣耀,不是祂的荣耀。

      所以请你们记得:有人在那里献上凡火的时候,就死了。有人在那里走到圣所去的时候,就死了。有人在那里献祭的时候,就死了。换一句话说:除了祭司之外,神不让第二个人到祂那里去。从神的眼光来看,作祭司是祂的信任,作祭司是祂加荣耀给人,作祭司乃是祂高台人,高举人。如果有人在那里凭着自己的意思,以为说,我也要试试看,结果一碰就死了。当约柜倒的时候,人的手去扶持,马上就被击杀。

      有许多人以为说,我如果奉献自己来为着神,好像高台了神似的。这十几年来,我看见了许多复兴会,我难受,好像是求人来事奉神似的。有许多人拿出一点钱来,他们好像是优待了神似的。有许多人奉献自己出来作工,也好像是优待了神似的。有的人把世界上一点地位丢掉,好像是高台了神,好像说,像我这样的人也来事奉神。有的人放弃了一个小小官职,好像是高台了主,好像说,像我这样的人也事奉主。我告诉你们,这是瞎眼,这是愚昧,这是黑暗!

      如果天上的神呼召你作祂的祭司来事奉祂,我们爬都要爬到祂面前,因为这是我们极大的荣耀,是神高举了我们。这不是说,世界上有人能够把什么给神,这乃是说,神肯悦纳,神肯接受,就是我们的荣耀。像我们这样的人,也可以事奉神,这是极大的荣耀。这实在是恩典!这实在是福音!福音不只是主耶稣救我,福音是说,像我们这样的人,从今天起也能够事奉神。这是福音,这是极大的福音。

 

祭司的持守】所以今天在教会里,不再有限制的祭司职分,只有普遍的祭司职分。以色列国有一个失败,今天教会不能再失败。以色列国已经有一次失败,就是神的子民与神的祭司分开。我们要求神怜悯说,今天在教会里,不能再将神的子民和神的祭司分开。今天在教会里,神的子民就是神的祭司。有一个子民,就得有一个祭司,在我们中间有多少位弟兄,就必须有多少位祭司,个个都得到神面前去献上属灵的祭,个个都得到神面前去献上赞美的祭,个个都得到神面前去办属灵的事。这不是一个挑选的职分,是个个都得到神面前去事奉神。一个教会如果不是个个都到神面前去的,就不是教会。

      今天如果弄到一个地步,祭司的职分不普遍,请你们记得,就没有教会。以色列国的人失败了,教会不应该再失败。二千年来祭司的职分,从来没有大过子民的地位。这二千年来在教会的历史中,许多时候,你看见,子民的地位,又和祭司的职分分开。在神和祂子民的中间,又有一个居间的阶级出来。这一个就是尼哥拉党的行为和尼哥拉党的教训。

      我盼望弟兄姊妹能够看清楚,再不能有一个居间阶级的存在。你不能在这里接受一个阶级,就是许可神的儿女和神之间,有祭司作居间阶级。这一个绝不能接受。你必须看见说,什么叫作教会?教会,就是说,每一个神的儿女都是祭司。不是说,有一个人,有几个人,我们请他作委办,办理属灵的事;就是说,神藉着他们对我们说话,我们要藉着他们到神面前去办属灵的事。这种居间阶级,是教会所不能接受的。

请你们记得,我们和公会的争执,不是形式的问题,乃是基督教内容的问题。今天你看见,在这里有一个居间的阶级,这些人是事奉神的,所有其它的人都是教友。他们是专门事奉神的,其余的教友,虽然是神的儿女,却要藉着他们到神面前去。今天在外面许多组织里,根本许可这一个居间阶级的存在。但我们不能接受居间阶级。因为新约里所给教会的恩典,我们不可像以色列人那样把它来丢掉。

      因此,我们要取消居间的阶级。要取消居间的阶级,我们就得个个都作那一个阶级。个个都作那一个阶级,那一个阶级就自然取消了。怎样能把三个阶级变作两个,怎样能把三方面变作两方面?神、祭司、子民,这三个怎样能变作两个呢?没有别的,只要你跪下来说:主,我愿意事奉你,我愿意作祭司。所有神的子民都作神的祭司,三方面就变作两方面。

      居间的阶级,是从属世来的,是从肉体来的,是从拜偶像来的,是从爱这世界来的。如果所有的弟兄们,从起头就能拒绝世界,就能拒绝拜偶像,就能把自己奉献给神说:从今天起,我活在世界上,就是为着事奉神。这样,居间的阶级,就自然取消了。如果弟兄们个个都看见说,我的职业没有别的,就是为着事奉神。大家的职业,没有别的,就是为着事奉神,所有的子民都事奉神的时候,居间的阶级就出去了,就了了!

      所以我盼望你们能看见,一起头就不应该让一个居间的阶级存在。只有失败,跌倒,跟从自己的意思行事为人,才会有居间的阶级出来。自然而然,就有一部分的人是事奉主的;有一部分的人是不事奉主的。不事奉主的人,就料理属世的事;事奉主的人,就料理属灵的事。不事奉主的人至多向料理属灵的事的人捐几个钱而已。有的人或是作买卖去,或是教书去,或是作医生去,都是各管各的事,各走各的路,对于事奉神,好像根本与他们没有关系。有的人要作一个好基督徒,怎么作呢?一个礼拜划出一点时间来作作礼拜。如果有钱,就捐上一点钱。你看见有这样的人,就将神的子民和祭司分开了!今天我们要看见,不作基督徒则已,要作基督徒,就得一切都拚上。要作基督徒,就得作祭司。

 

祭司的复兴】请你们记得,以色列国的危险,在这二千年之中,都是教会的危险。从主耶稣离开世界不久的时候,一直到写启示录和启示录之后的时候,所有神的儿女都是神的祭司。是儿女就是祭司,是子民就是祭司,一点难处都没有。从第一世纪到第三世纪都没有难处。虽然有零碎的难处,但是没有团体的难处。虽然零零碎碎的有人是儿女而不作祭司,但是以团体来说,是儿女就是祭司,没有多大难处。

      一直到罗马接受基督教之后,许多人就混了进来。相信了主有属世的好处,因为和皇帝是同道,和该撒是弟兄。本来的命令,是该撒的物要归给该撒,神的物要归给神,今天乃是说,该撒的物和神的物都归给神。这的的确确是基督教的大得胜,因为康士坦丁相信了主。结果,从那一个时候起,教会逐渐发生大改变。有许多人相信了主,不像从前那样了。从前有罗马的逼迫,十次的逼迫,基督徒殉道的有多少万。这个时候要假冒作基督徒不大容易。今天两样了。今天相信主是时髦的事,因为一信主就与皇帝同道,当今在朝的,是我的弟兄了。这一个情形一改变,许多人都陆续进来了。在这里,你看见子民增加,而祭司并未增加。要混进来作基督徒,能;要混进来事奉神,绝对不能。

      所以到第四世纪的时候,教会就有一个极大的改变。在那一个时候,因为这些人进入了教会,好像是不信的,又好像是半信的,也好像是信了。但是又把世界的权柄拿在手里。这样的人到教会里来,他们并没有意思事奉主。最多是得救,事奉主是不可能的。自然而然就有几个属灵的人起来,办教会的事。一般人就说:你们去办吧!你们去事奉主。我们乃是属世的人(Seculars)。这一个字,是从第四世纪才起首用的。我们作属世的事务,你们去作属灵的工作。结果就变作有许多人是事奉神的,有许多人是不事奉神的。

      在第一个世纪里,在使徒的时候,每一个信主的人,都是事奉主的。到这时候,是说我们是神的子民,我们到世界里去,我们作我们的事,我们在社会上的地位仍然保守。有的时候,我们拿一点钱出来,这就算作基督徒了。让这些属灵的人,去办属灵的事。从那一个时候起,教会也像以色列国一样也拜了金牛犊,也有了一个居间的阶级。神的子民不都是祭司,有一些人,虽然作子民,却不作祭司。

      一直到今天,罗马教的神甫还称作祭司。在中国是称作神甫,实在他们是称作祭司(Priest)。这些国家的教会,继续在罗马教之后,也称他们的牧师作祭司。你们管属世的事的人,是子民;管属灵的事的人,是祭司。又再一次,在教会里把祭司和子民分开。

      我愿意弟兄姊妹们看见一件事,就是在末后的时候,神要作恢复的事,也要走恢复的路。我相信在这末后的时候,神要把祂的众儿女都带到这一个地位,神要在这里恢复,神要走这一条恢复的路。在教会里,基本需要恢复的那一段路,没有别的,就是神的儿女全体都能作祭司。神是子民,就是祭司。在今天有祭司,就是有一天到了国度的时候,还是有祭司。神还是要祭司,要祂的子民全体都作祭司。

 

祭司的事奉】所以,我盼望弟兄们看见,你们一来作基督徒,就是作祭司。要作基督徒就得这样。不要盼望有人替你作祭司,你自己要作祭司。在我们中间,没有居间的阶级,没有人替你作属灵的事,没有人替你作工。不要在我们中间,生出工人的阶级来。

      神如果怜悯我们,自然而然看见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在那里作工,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在那里传福音,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在那里事奉神。祭司的职分越普遍,就越看见有教会。祭司的职分一不普遍,我们就失败了,我们的路就走得不好。

      像我们这样贫穷、软弱、瞎眼、残废的人,主如果肯接受我们作祭司,是我们的荣耀。在旧约的时候,这些人是不能作祭司的。所有残废的人,瘸腿的人,有任何疾病的人,都不能作祭司。今天我们这些人是下贱的,污秽的,黑暗的,残废的,像我这样的人,神也能叫我作祭司!祂是主。我曾说一句话:我爬都要爬来,我跪都要跪来。我要用膝头走路,说:主!我乐意事奉你,我甘心乐意作你的仆人。我能到你面前来,是你高抬了我。我告诉你们说:作祭司,就是说亲近。作祭司,就是说没有距离。作祭司,就是说能够直接进来;作祭司,就是说不必等别人;作祭司,就是能摸着神。

      如果有一天,在各地的聚会里,全体的弟兄姊妹都在那里事奉,在那里就的确有神的国,有祭司的国,因为全国都是祭司。我想这是最荣耀的事。盼望说,偶像从我们中间彻底的除去。在神面前,任何的代价都付上。利未人乃是付上了代价,忠心,不管自己的感情。这样的人,才能够得着祭司的职分。

      弟兄姊妹们!要明白祭司的职分,总得明白旧约里神怎样看待祭司。神容让你来,神不叫你死。我告诉你,这就是极大的事。陈设饼,只有祭司能吃;祭坛,只有祭司能事奉;圣所,只有祭司能进去。只有祭司能献祭,别的人一进去就是死。所以神的悦纳是祭司职分的根基。神今天肯悦纳我,难道我今天不进去么?当初有人进去会死。今天神说:你可以来!而我们不觉得要来么?这是希奇的事。

      我们在神面前要看见:我能蒙恩来事奉神,乃是神给我最大的恩典。我想认识神的人,都要说我能蒙恩来事奉,比我蒙恩得救更妙。桌子底下的狗,可以吃桌子底下的饼,但是不能事奉桌子上面的主人。蒙恩得救是简单的事,但蒙恩事奉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的。今天在教会里,一个蒙恩得救的人,也可以来事奉,而你不觉得是多蒙恩典的话,我告诉你们,这是愚昧的事。

      今天的基督教,乃是承认有居间阶级的存在。今天流行的基督教,把神的祭司和神的儿女还是分了阶级。我告诉你们说,盼望在我们中间没有任何的阶级。如果在那里有一个人,有两个人失败,但并不是有那一个原则。今天在流行的基督教里,那一个原则是被接受的。在原则上,今天基督教是落到像以色列人一样,子民和祭司是分开的。愿意我们不要落在以色列人的制度里。盼望神恩待我们。―― 倪柝声《初信造就》